萌宝三只:这是我爹地:喝错酒,睡错人。

大乔:“情况不妙,发现两个目标人物,长得都很像我们爹地。”,小乔:“这次听我的,我要长得更帅的那个做爹。”,二乔:“笨蛋,长得都一样。”,小乔:“也是哦,那就让妈咪来选!”,喝错酒,睡错人,叶思诺意外生下了三胞胎。,三个小家伙成天到晚想着找爹地,一找还找了两个。,叶思诺懵逼了,她睡过的到底是谁?,男人直接把她按住:“既然不记得了,那我就来帮你好好回忆回忆!”
萌宝三只:这是我爹地:喝错酒,睡错人。

第1章 睡错了人

洛城,云庭酒店二楼。

叶思诺端着酒杯在走廊站了许久,最终还是把手伸向了门把手。

不等她开门进去,里面传来的话却让她身形慕然僵住。

“老李啊,你可真有福气啊,听说这次来的是个雏呢。”

“老高啊,我今天把大家伙请到这来你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吗?当然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不过可说好了,我要第一个上。”

……

叶思诺狠狠咬住嘴唇,端着酒杯的手忍不住颤抖着。

本以为,堂姐苏雨涵明明说只要她去陪客户喝酒,就给钱让她弟弟能够做手术,没想到是打着这个算盘。

这是要彻底毁了她啊!

她想逃,可是双脚却一阵阵发软,浑身开始没有力气。

该死,苏雨涵给她的这杯酒有问题!

而她还天真的,听苏雨涵的话,为了充胆喝了一大口!

还好她没有进去。

叶思诺收回手,强撑着意识转身想要离开。

就在这时,她听到里面有声音说:“这么久没来,我出去看看是不是迷路了。”

叶思诺心脏一紧,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因为手无力,手一松,酒杯忽然掉落在地。

嘭的一声响,吓得叶思诺一个激灵,拔腿就跑。

“出来卖还立牌坊,臭丫头你给我站住,别跑!”几个老男人听到声音就追出来,还喊着要封锁酒店。

叶思诺急的全身冒汗,见电梯门开着,她想也不想,直接往里面钻。

因为跑的太急,她控制不住的撞进男人怀里。

不等她求救,男人伸手将她提起来,往地上狠狠一扔。

这是他本能的反应,因为他讨厌陌生女人靠近自己。

男人下手不轻,叶思诺疼的意识都清醒了几分。

可当她看清楚那人是谁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厉司珏?

怎么会是他!

直到电梯门叮的一声响缓缓打开,叶思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她现在中了药,如果不找地方躲起来,被那些人找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她咬了咬唇,在男人抬脚踏出电梯门的那一刹,蹭地一下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抱住了男人的大腿。

“厉司珏。”

“帮帮我……好吗?”她低身下气祈求,几乎是放下了自己所有的尊严。

陆司琛本想甩开她,可听到“厉司珏”三个字的时候,动作微微顿住。

看来,自己和那个人的确是长得很像呢。

他低头看向叶思诺,在看清楚她的面容之后,唇角微扬,眼眸露出一抹深意来。

他伸手托起叶思诺的下颚,直视着她通红的双眼,暗哑低沉的嗓音随之落了下来:“怎么帮?”

叶思诺意识已经很不清楚了,她只是觉得,男人的手好像一块冰,可以融化她内心的火苗。

她身体不受控制地朝他贴近,声音也充满欲念:“帮我……我就躲……躲一下。”

嘴上说着只是躲一下,手却不自觉放到男人腰上游走。

“只是……躲一下么?”

“呵,还是身体比较诚实。”

男人只犹豫了片刻,便伸手捞起她直接往电梯外走,“让我帮忙的代价,希望你能承受得起。叶思诺!”

一夜旖旎。

叶思诺醒来的时候,浑身痛的连动都动弹不得。

发现自己浑身赤裸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她差点尖叫出声来。

侧眸看到身旁那一张如此熟悉的侧脸,她很快就镇静了下来。

厉司珏,还好是你……

叶思诺眼眶瞬间泛红,想伸手去摸那张日思夜想的俊脸,但怕吵醒他,只好小心翼翼下床,从地上捡起几件能穿的衣服,慌乱的穿上后离开了。

走出酒店后,叶思诺第一时间打车往医院赶。

她很担心因为自己昨天逃离,苏雨涵会做出伤害弟弟的事情来。

可还没到地方,就接到护士打来的电话。

“叶小姐,您电话终于通了,是这样的,苏幕丞小朋友前天去世了,请您节哀,您弟弟这种情况,心脏配对确实难……”

轰——

叶思诺瞬间觉得五雷轰顶,头晕目眩差点晕过去。

“前天就没了?怎么可能?昨天不是说我弟弟还有救吗?!我不信!”

叶思诺以最快速度赶到医院,却只拿到了死亡报告单,连弟弟的遗体都没看到!说是被苏家带走了。

她狠狠用力,恨不得把手上这张纸捏碎。

带着满腔恨意和绝望,她又气喘吁吁的赶回苏家,却被管家拦在了别墅外。

苏雨涵趾高气昂的走了出来。

“你还有脸找回来?”

叶思诺直接把手上的报告单摔她脸上,红着眼眶质问:“我弟弟去世,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

还要挟她去酒店,差点被人凌。

如果昨天她没有碰到厉司珏,那她就彻彻底底毁了!


第2章 一走就是六年

苏雨涵看着叶思诺脖颈间的红痕,脸上得意起来,“你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呢?明明是你自己去和野男人鬼混,连自己亲弟弟的葬礼都不来参加,怎么,穿着野男人的衣服来质问我?”

叶思诺昨天穿的是衬衫加短裙,自己的衬衫被撕的不能穿了,她无奈只好穿上“厉司珏”的衬衫,心想都差不多。

不过男士和女士,还真有区别,苏雨涵这种见识多的,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叶思诺气得咬牙切齿:“如果不是你们一家夺走了属于我弟弟的股份,我弟弟能没钱做手术吗?如果不是你给我的酒里下药,我也不会被人……苏雨涵,你良心都被狗吃了!”

爸妈出车祸后,她被查出不是苏家血脉,被赶出苏家无可厚非,可弟弟是正儿八经的苏家人,应该继承到老爷子留下的股份,却被苏大伯以监护人名义夺去,就连做手术的救命钱都要她三番五次恳求才同意拿出!

若是早做手术,小慕肯定还有救……

叶思诺越想越生气,偏偏苏雨涵还在得意洋洋道:“你自己蠢怪谁,什么话都信,难怪轻易就被厉夫人把你和厉司珏给拆散了。”

她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深呼吸一口气,忍无可忍抬手扇在苏雨涵脸上。

啪——啪——

她连续打了两巴掌,非常用力。

“叶思诺,你竟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苏雨涵张牙舞爪要去跟叶思诺拼命。

叶思诺一把抓起她的衣领,恶狠狠看着她道:“拼命是吧,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以为我会怕吗?有本事同归于尽啊,你敢吗?”

以前因为弟弟,她连说话都不敢太大声,现在弟弟不在了,叶思诺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了。

她一直就不是个软弱好欺负的人。

苏雨涵被叶思诺这凌厉的眼神,和视死如归的气势给震慑到了,她大声喊道:“管家,快喊保安过来,把这个贱女人赶出去!快啊!”

“别碰我,我自己会走!”叶思诺甩手就走,没有半分停留。

……

云庭酒店最豪华套房内。

男人醒来后,大床上早已没有了叶思诺的身影。

他勾唇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睡了他就跑?

不过正合他意,省的他再花力气解释自己的身份,万一再赖上他,更麻烦……

但不得不说,睡了厉司珏念念不忘的女人,这感觉还真不错。

尤其是,在发现那女人还是第一次的时候。

陆司琛起身,下床。

发现叶思诺把自己上衣给穿走之后,唇瓣勾起一抹更深的弧度。

这女人真是不客气呢。

他拿起手机,给助理发微信,让他送套衣服过来,与此同时,把昨天拍下的照片发过去:“在他订婚前,把这张照片发到那个女人手机上。”

助理以为,自家boss如此丧心病狂,偷拍厉司珏和前女友的照片发给厉司珏现在的未婚妻,来破坏他的订婚宴。

直到,他把衣服送到酒店,知道自家boss睡了厉司珏的前女友之后……

整个人更凌乱了。

“那这个女孩,boss打算怎么处理?”

“现在的女人,有几个不爱钱?给她一笔钱让她暂时离开洛城,最好三个月内别回来。”

陆司琛并不知道,他口中爱钱的女人,现在已经买了最近的一趟航班准备离开洛城。

而且这一走,就是六年。

六年后。

S国临城某豪华酒店。

三个五岁左右的小不点在酒店大堂的角落坐着,探着头同时看着一个ipad。

手拿着ipad的小男娃眉头微蹙,小奶音露出几分惆怅来:“情况不太妙,我发现两个目标人物,长得都很像我们爹地。”

旁边和他长得一样的小男娃转过头来,疑惑地问道:“怎么会是两个呢?我看看。”

他一把抢过哥哥手上的ipad,看完后小脸也微微蹙起来:“还真是两个不同的人,名字都不一样。难道跟我们一样是双胞胎吗?”

旁边眼睛超大超可爱的小女孩不满道:“我们是三胞胎,二乔你怎么能把我给忘了!”

小女孩托着腮,圆溜溜的大眼珠子转了转,倏地眼睛一亮,开口道:“不过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自由选择谁做我们爹地?那我要长得更帅的那个。”

大哥叶乔瑾伸出食指往妹妹叶乔熙脑袋上轻轻一敲,开口道:“笨蛋,长得都一样,哪有谁比谁帅。”

叶乔熙撇撇嘴道:“也是哦,长得都一样。”

过了一会,鬼灵精怪的她又提议道:“那不然,我们让他们比赛吧,谁赢了谁做我们爹地。”


第3章 到底谁是爹地?

二哥叶乔熠鄙夷道:“我说小花痴,你干脆弄个选秀节目,现场招聘爹地好了。”

小乔妹妹十分欢快地点头:“这个提议不错耶!”

她这一脸花痴表情,受到了大哥二哥同时的鄙视,两人的内心os都是:这花痴妹妹没救了……

“真的好帅啊,可明明是一个人嘛,大乔二乔,你们怎么说是两个人?”妹妹小乔盯着两张照片一头雾水,拿着ipad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怎么都看不出来是两个人。

二乔伸手夺过妹妹手中的ipad,开口道:“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不认识字也就算了,明显两个人眼睛不一样啊。你看,一个是桃花眼,一个是丹凤眼。”

小乔不解地问道:“什么叫凤眼,什么叫桃花眼?”

大乔略有耐心地指着图片上的两个人,解释道:“这个叫陆司琛的,眼睛是桃花眼,另外一个厉司珏就是丹凤眼咯。”

小乔小脑袋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她微微偏头,盯着自家大哥二哥看了好一会,惊叹道:“哇,大乔的眼睛是丹凤眼,二乔的眼睛是桃花眼耶。”

妹妹这话一说,大乔二乔两个小萌娃突然互相看向对方,同时道:

“大乔你还真是丹凤眼。”

“二乔,你还真是桃花眼。”

这下他们算是彻底懵逼了。

“到底谁是我们爹地啊?”

小乔托着腮想了想,忽然又问:“那他们两谁更有钱呀?我们应该找更有钱的当爹地,这样妈咪就不用这么辛苦啦。”

大乔从弟弟手中拿过ipad,开始进一步查资料:“这是个不错的主意,我来查一下……”

二乔这个时候伸出小手晃了晃大乔,小声道:“大乔,别查了,好像是他来了。”

三张小脸同时往门口的方向看过去,看到的就是厉司珏风尘仆仆从酒店大门走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好帅啊!”叶乔熙盯着那身材笔直而修长,五官如冰雕般棱角分明的男人,一脸花痴状,就差流口水了。

她像是认定了厉司珏似的,站起身来,大声道:“我就要他做我爹……唔……”

不等她把话说完,大乔二乔两个人一人捂着她的小嘴,一人扯住她的手把她按在沙发上。

“小乔你小声一点……不能确定他就是我们爹地之前,我和大乔不能暴露。”因为大乔二乔两个人,和他们查到的那两个人实在是长得太像。

小乔葡萄大眼转了转,疑惑地问道:“既然不能暴露,那我们过来干嘛?不是来找爹地的吗?”

他们从懂事以来,就一直想要知道自己爹地是谁,可无奈妈妈对此闭口不言。

幸好他们看到了妈妈手机里,爸爸的照片!

而就在今天上午,他们从电视上看到厉司珏的专访,查到他会来这里才过来的。

可他们到这里深入查了一下才发现,竟然有两个长得一样的爹地。

说那两个是双胞胎吧,偏偏两个人又不同姓,所以他们的计划就完全被打乱了。

听着妹妹这么一问,兄弟俩也惆怅起来。

过了仅仅几秒,兄弟两十分有默契地对视一眼。

二乔桃花眼微眯,开口对着自家妹妹说:“我们不行,小乔你可以啊。”

大乔也附和道:“是啊小乔,你长得像妈咪,不会暴露的。”

“好哇好哇!”小乔一脸高兴的答应,可转眼又问道:“可是我找他要问什么呢?问他是不是我们爹地?”

“笨蛋,当然不是……”二乔想了想,凑到小乔耳边,对她说了几句话。

只见小乔熙那张圆嘟嘟的可爱的小脸微微蹙了蹙,最后一脸凝重地点头:“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快去,他们快进电梯了。”二乔说着,推了小乔熙一把。

小乔熙小短腿往前跑,在厉司珏上电梯前,成功跑到了他面前。

大乔有些担心,小眉头微蹙道:“二乔,小乔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应该不会吧……小乔这么激灵,遇到危险会求救的,而且这里是豪华大酒店,很安全的,而且那个人如果是爹地,肯定不会伤害小乔的。”

“可如果他不是爹地呢?”

叶思诺完全不知道自己两个儿子带着妹妹偷偷溜出来找爹地,更不知道这两腹黑的哥哥,还坑了妹妹一把。

她此时正在六年前睡了某人的云庭酒店,喝了差不多一瓶洋酒后,成功签下合同,拿下了一个大项目。

时隔六年,故地重游,叶思诺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第4章 肇事司机逃逸了

“通过今天的这顿饭,我对叶总算是刮目相看,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啊。”被称作王总的男人很客气地把手伸向叶思诺,眼神也从刚开始的轻挑,变成了真正的尊重,“合作愉快!”

叶思诺习惯了这样的态度转变,淡淡地伸出手,和男人相握,“承蒙王总这么看得起我,我就不送您了,王总您慢走啊。下次有机会去洛城玩啊。”

……

送走那些人,叶思诺去卫生间吐了一会,这才慢悠悠地走出云庭酒店。

虽然签了几百万的大单子,但她仍然舍不得住这么好的酒店,而是订了离这不远的一个小酒店。

要养三个孩子,她连几百块的衣服都舍不得买,又怎么会住这几千上万的豪华大酒店。

不过,六年前拖某人的福住了一晚,她现在都心有余悸,所以当那几个项目合作人说要帮她订这里的房间时,她骗他们说,自己去亲戚朋友家住。

呵,哪来的亲戚朋友啊……

唯一的好闺蜜,现在在洛城帮她看三小只,至于亲戚……早在六年前那一晚之后,就已经恩断义绝了。

想到这,她回头又多看了一眼这高高耸立的豪华大酒店,门口的招牌像是镶了金一般,亮的刺眼。

她举着手提包,对着那刺眼大照片大声喊道:“等我暴富,我一定收购你们酒店……”

刚下车准备走进酒店的男人,听到这话后,忍不住回头多看了叶思诺一眼,“呵,收购我酒店?简直是异想天开。”

男人身边的助理也忍不住捂住偷笑:“的确是异想天开,能收购咱们家酒店的人,估计还没……”出生呢。

助理话还没说完,只见刚要进入旋转门的自家大boss,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大步朝刚刚说话的那女孩走去。

因为喝多了酒,叶思诺走路都有些不稳,听到包里电话响,好一会才拿起来接通。

“喂,月月……什么?!小三只不见了?”电话那头楚月的一句话,让叶思诺瞬间酒醒了一大半。

“是,我今天没通告,就让阿姨回去休息了,他们三在家看电视,我就自己出去买了个菜,谁知回到家他们都不在。”

“家里有没有异常?”叶思诺蹙眉问道。

“没有,家门好好的,家里也没有任何外人进来过的痕迹。”

“月月,你先别急,听我说,你现在去楼下找找,看看是不是去楼下公园玩了,如果楼下公园没有,去对面那个科技园看看。”

电话那头的楚月急得快哭了,“楼下我找过了,科技园我没去,我现在马上去看看。”

楚月急匆匆出门,并没有看到餐桌上他们三留下的纸条。

“我有叮嘱他们,要好好待在家里的,他们明明也答应的好好的……诺诺啊,你说会不会是坏人骗他们出来……”

“不会的,如果是熙熙一个人可能会开门让人进来,但大乔二乔都在,他们不可能开门,你也说没有任何撬锁的痕迹,应该是他们自己出去玩去了。”

虽然这么说,但叶思诺也有点慌,毕竟这种事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她一个人带三个孩子,刚开始还小的时候,真的快熬不住了,但等他们到了三岁后,她觉得轻松很多。

大哥成熟懂事,二哥虽然皮一点,但也很聪明,最小的妹妹大大咧咧,有点没脑子,但平时也是古灵精怪的,加上有两个哥哥的保护,他们三从成长的很好。

她偷偷找人试探过很多次,扮演陌生人诱导他们随之离开之类的,他们没有上过当。

而他们自己从家里出去,这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先别急,你去科技园看看,同时打电话给徐阿姨,问问她是不是回来过。我现在订最快的一班飞机赶过去。”

叶思诺有些慌张地挂了电话,查看了一下护照什么的都在包里,也不打算回住的酒店了,直接伸手拦车去机场。

因为太过着急,她没有看到拐角处有一辆黑色的车直接朝她驶过来。

“小心!”跟在她身后的陆司琛心脏一紧,大步奔向前想去拉叶思诺。

可到底还是晚了几秒。

叱——

刹车声彻响天际。

司机看到女孩在车前倒下,吓得魂飞魄散,愣了三秒后,竟然倒车逃逸了。

陆司琛脸色铁青,他蹲下身子抱起地上已经昏迷的叶思诺,朝后面的助理喊:“季萧,把车开过来!”

季萧很快把车子从酒店停车场开了过来,与此同时过来的,还有酒店的保安人员。

车子一停,季萧就听到自家大boss冷静低沉的声音:“本地车,E6688,不是辆普通的车,马上让人先把这条路断的监控截下来,然后报警。”

“哦,好。”保安点头记下,然后拿手机打了报警电话。

季萧见自家大boss把被撞的女人抱上车,愣了片刻,不确定地问道:“那现在,先送这位小姐去医院?”

嗯。

不等陆司琛点头应声,他怀里的女人突然喃喃道:“不要……”

“不去医院?”陆司琛低头看着她问了一句,但并未得到叶思诺的回答。

能说话,看来身体并无大碍。

陆司琛眸光微敛,最后道:“回辰山别墅。”

这话一出,季然惊得下巴快掉下来。

这还是他所认识的那个,铁面无私,冷漠无情的大boss吗?


第5章 陆司琛的心病

“没什么大碍,腿上有轻微擦伤,处理一下就行。”说话的是陆司琛的专属医生沈知白,也是他的死党好友。

“那怎么不醒?”陆司琛瞥了一眼床上躺着的女人,沉声问道。

“应该是喝多了酒,加上撞击受到刺激导致昏迷,不出意外,明天早上就能醒过来。”沈知白说道这里,挑眉看向陆司琛,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表情。

“如果我没猜错,这是六年前那个姑娘?”作为好兄弟,沈知白很清楚,陆司琛不可能随便带个女孩回这里。

这是第二个,也很有可能是最后一个。

“身份是有点尴尬。”沈知白知道叶思诺是厉司珏的前女友。

他凤眼微眯看着叶思诺,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长相没得说,怪不得那晚之后,你那就正常不起来,原来是因为这么一个尤物……”

陆司琛伸手把沈知白手中的药水棉签夺过来,薄唇轻启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滚!”

这件事,算是陆司琛的心病。

除了沈知白,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在遇到她那晚之前,他算是洁身自好,不碰女人,但那晚之后,他发现,他对其他女人,再也没了兴趣。

刚刚在酒店门口,他只多看了一眼,就认出了她,追出去是出于本能。

而看到她被车撞的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一种,紧张到仿佛要失去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的感觉。

“好,我滚,滚得远远的,反正从今天起你陆大总裁也不需要我了……我算是彻底失业咯……”

门口正要进来汇报工作的季萧,听到沈知白这话后,嘴角忍不住一抽:沈大医生要是失业,那些挤破头找他看病的人,岂不是都得回家等死了?

“你家小助理在门口。”沈知白本来想收拾药箱离开,瞥见门口的季萧,突然又止住了动作。

瓜不吃完,他怎么舍得离开。

“进来。”陆司琛头也没抬地开口,有些笨拙的帮叶思诺处理着膝盖上的伤口。

“boss,经查已经把那个人给抓到了,是秦家二公子,酒驾逃逸,正如您所想,他正想办法扣下监控,不过晚了一步。他的意思是私了,多少钱都愿意出。”

不等陆司琛开口,沈知白疑惑地问:“是那个挤走楚柿长上去的秦家么?”

秦家在洛城,不是什么小豪门。这个秦二公子,父亲是前几年上任的柿长,母亲经商,在洛城也能排上前十,听说舅舅还是副句长……后台的确是不小。

就连沈知白都觉得,这事不掺和比较好。

结果,陆司琛依然头也没抬,很认真处理着叶思诺的腿上,悠悠地传出声音:“不管花多少钱,告他到牢底坐穿。”

“嘶……”沈知白听后直接倒吸一口凉气。

他伸手拍了拍兄弟的肩膀,朝他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我兄弟,有魄力。”

陆司琛已经帮叶思诺受伤的地方消好了毒,上了药。他伸手把她长裙轻轻拉下来,盖住她纤细白皙的右腿,然后缓缓起身看向沈知白,对他说:“你知道该怎么做。”

“行行行,病例我会负责,能多严重就搞多严重,好了吧。”沈知白说完看向叶思诺,补充道:“不过你得问问人家愿不愿意告吧,毕竟这是她自己的事。以后那家人要报复的是她,肯定不是你。”

“这个无须你操心。”既然他插手管这事,就自然没打算留后患。

“红颜祸水啊……”沈知白叹了口气,提着药箱离开了。

不过,他并非真不懂自家兄弟打的是什么算盘。

明面上是帮了叶思诺,但心底还是藏了私心的。

因为,秦家确实是块不错的肥肉。

临城,三个小家伙这边,叶乔熙按照计划,摔倒在厉司珏面前,趴在地上抽泣了起来:“呜呜呜!”

厉司珏把人扶起来:“小朋友,没事吧?摔疼了吗?”

酒店大厅是光滑的大理石地面,小女孩穿着漂亮的公主裙,两个膝盖已经摔红了。

叶乔熙放下手,一双大眼睛里面还藏着泪花,一眨眼眼泪就掉了下来,委屈地瘪了瘪嘴,“疼!”

她五官精致,漂亮得如同一个瓷娃娃一般,泫然欲泣的样子任谁看了都会心疼。

厉司珏却有一瞬间的恍神,仿佛在小女孩的身上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这孩子和她好像!

“你的爸爸妈妈呢?”

叶乔熙狡黠地转了转眼珠,顺势扑到了厉司珏的怀里,可怜兮兮地开口道:“我没有爸爸!妈妈不在这里!叔叔,我跟你走好不好?”


第6章 爸爸有妻子了?

厉司珏一愣,似乎有些意外,转头示意助理报警。

“那叔叔先带你去处理伤口,等会儿带你找妈妈好吗?”

小女孩乖巧地点了点头,被厉司珏抱了起来,顺势趴在了他的肩头,朝不远处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大乔,小乔成功了!”二乔一直留意着那边的动静。

但是说完,大乔却一点反应也没有,目光一直停留在ipad上。

“怎么了?”

二乔凑过去,就看到页面上巨大的新闻标题。

“厉氏总裁厉司珏即将大婚,洛城再少一黄金单身汉!”

“这男人要结婚了?”

大乔点了点头,手指翻到下面的评论,失望地开口道:“而且这个男人早就已经订婚了!”

二乔摇了摇头,小奶音透着一丝严肃,“那不行!这个男人不能当我们的爸爸!”

“哎呀,坏了!小乔已经跟上去了!”

这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叶乔熙被厉司珏带回了房间,她有些着迷地看着厉司珏的侧脸。

这个叔叔太帅了!完全够格当她的爸爸!

厉司珏转头就看见小女孩的星星眼,笑了起来。

叶乔熙更开心了,双手托着腮帮子,直勾勾地盯着他。

哇塞,笑起来更好看了!

厉司珏没照顾过小孩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相处。

叶乔熙倒是很自来熟,伸手拉过厉司珏的大手,奶声奶气地开口道:“叔叔,你长得真好看!”

厉司珏不禁失笑,还从来没有被一个孩子这么夸过。

“叔叔,你有宝宝吗?没有的话可以当我的爸爸吗?”

小姑娘很开心的样子,坐在小凳子上晃着小脚丫。

厉司珏蹲下来和她平视,笑着开口道:“叔叔没有宝宝,但是叔叔也不能当你的爸爸!”

“为什么?”

“叔叔有自己的妻子,以后会有自己的宝宝的!你也有自己的爸爸!”

晴天霹雳!这个爸爸候选人之一竟然已经有妻子了!

厉司珏看着小姑娘脸上的表情瞬间僵在了那里,还有些奇怪。

上一秒还兴高采烈的小姑娘,下一秒瞬间哭了起来,“哇哇哇,坏叔叔!我不要你当爸爸了!我要回家!”

“别哭!别哭!”

被她这么一哭,厉司珏倒是有些手忙脚乱了起来,有些笨拙地帮她擦着眼泪,小声地安慰了起来,不明白小姑娘怎么突然情绪变化这么大。

“厉总,已经跟经查局那边打过招呼了,不过暂时还没有家长过来认领孩子!”

酒店大厅的角落,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两个小男孩却是满脸的惆怅。

“大乔,你说怎么办啊?”

大乔一副沉思的模样,小大人般地开口道:“我暂时还没有想到,现在只能希望小乔机灵点,别被美色给诱惑了!要不然到时候有她难过的!”

二乔叹了口气,把脸埋进了手掌里。

“有了!”大乔眼睛一亮。

“有办法了吗?”

叶乔熙还是哭个不停,厉司珏急得额头都出汗了!

“厉总,前台小姐过来说有人在找这个小女孩!说是她的哥哥!”

一听到哥哥,叶乔熙收住了眼泪。

任务完成了,这个人不能做她的爸爸,她要赶紧去告诉大乔和二乔。

“走吧,叔叔送你去见哥哥!”

“哼!不要你送!”小姑娘从凳子上跳了下来,跑到门口牵住了前台小姐姐的手,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

厉司珏揉了揉眉心,小姑娘的哭声似乎还在耳边环绕。

“去查一下这个小姑娘的身份!”

助理点了点头,不明白老板怎么突然对这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感兴趣起来了。

厉司珏走到窗边,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

她已经走了有六年了吧!

思绪不断翻滚,那孩子太像她了,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那双灵动的眸子格外惹人爱。

大乔二乔在楼下等了片刻,终于见到叶乔熙被带了下来。

叶乔熙看到两个哥哥,赶忙说道:“不行!他不能当我们的爸爸!他有妻子了!”

大乔二乔点了点头,把新闻给小乔看,“我们已经知道了!任务失败,赶紧回家吧!”

而叶思诺,才刚刚从昏迷中醒来。

睁眼入目的是白色房顶,叶思诺还以为自己被送到了医院,意识还停留在出车祸的时候。

她赶忙爬了起来,这才发现这是一间很大的卧室,简约却不简单,透露着深沉的气息,明显是一个男人的房间。

“嘶!”不小心扯到伤口,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叶思诺还记得,她晕过去的前一秒,是一个男人抱着她,说要送她去医院。她拼尽最后一口气拒绝了,看来那个男人是把她带回家了。

“对了!孩子!”

叶思诺慌忙寻找自己的手机,但是她随身带的那个包根本不在这里。

正想出门,房门就被人打开了。

陆思琛手里拿着水和药走了进来,“醒了就把药吃了!”


第7章 一定要离开

叶思诺整个人僵在了那里,瞳孔收缩,带着一丝慌张。

怎么会被他救了!

“厉司珏,你。。。。。。”

陆司琛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手上的动作一僵,但是很快恢复正常。

六年前没有认对人,六年后这女人依然没认出来!

叶思诺根本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慌忙站了起来。

膝盖受伤,下床的时候正好碰到痛处,疼得她腿都软了。

眼看着就要摔一跤,下一秒就落到了男人的怀抱。

陆司琛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握着她的手腕,淡淡地开口道:“受伤了就别乱动!”

叶思诺站稳了,顺势推开了他的手,面无表情地开口道:“谢谢你救了我!麻烦把我的东西还给我,我很快就走!”

陆司琛就跟没有听到她说话一般,直接把手里的药递了过去,冷淡地开口道:“把药吃了!”

“不用了!我要离开!”

他也没有去辩解自己根本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干脆将错就错下去。

陆司琛一动不动,似乎她不吃药,他就不会放她走一般。

叶思诺只知道要离眼前这个男人越远越好,她快速把药吞了下去,微微侧过头,不去跟他对视。

“药我已经吃了!谢谢你!”

说完她抬脚准备离开,经过男人身边的时候,直接被握住了手腕,一股力量把她扯了回去。

叶思诺才醒,又刚经历了车祸,整个人的元气都没有恢复过来,脚下一软,整个人就往后倒去。

“啊!”

下一秒倒入柔软的大床,男人坚硬的胸膛将她笼住,一个手臂牢牢地箍在她的腰间。

叶思诺抬头正对上了那一双桃花眼,还有仿佛上帝精心雕刻过的坚毅脸庞。

这个男人曾经是她的最爱,但是。。。。。。

沉浸在往事回忆中的叶思诺根本没有发现,曾经的那个男人是丹凤眼,和眼前的这个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胸口传来的温热让陆司琛也微微失神,原来真的只有这个女人能够引起他的兴趣。

两个人对视片刻,暧昧的温度不断上升,还是陆司琛先反应过来。

他轻咳一声,一手伸进她的腿弯,直接把她公主抱了起来。

叶思诺下意识抬手挽住了他的脖子,生怕他把自己给扔了。

陆司琛小心地让她躺好,动作轻柔的是从来没有过的样子。

但是下一秒直起身子,又恢复了往日的淡漠,仿佛刚才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今晚就留在这里!”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离开!”也不知道孩子有没有找到,她还要赶紧回去。

而且,她和厉司珏已经完了,在他和那个女人订婚的时候……

“那你走吧!这个时间点,你走十公里恐怕也打不到车!你觉得你有这个体力吗?”

叶思诺低头咬唇,有些纠结的问:“那你能让人送我离开吗?”

陆司琛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早点休息,明天就送你离开!”

看男人准备离开,叶思诺赶忙开口道:“那能不能先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有了手机,她就可以自己叫网约车,可以和楚月联系上,问问三个孩子找到没。

陆司琛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直接开门离开了,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但是过了一会儿,就有女佣把叶思诺的整个手提包都拿了过来,顺带还有新的换洗衣服。

拿到手机,叶思诺就看到好几个楚月的未接来电,赶忙回拨了过去。

在嘟声中,她还期盼着是楚月弄错了,孩子们只是出去玩了。

电话好久才接通,楚月传来的声音带着哭腔,叶思诺心里暗道不好。

“诺诺,孩子还没有找到!”

“你都找过了吗?怎么会呢?”叶思诺心里也着急了起来。

“我都已经找过了!不管是小区游乐场,还是科技园,甚至连他们经常去的游乐园也去过了。但是。。。。。都没有!”

叶思诺手捂着胸口,心脏刺痛了一下。

都说母子连心,孩子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楚月心里也万分愧疚,连忙道:“诺诺,我已经报警了!但是现在还一点消息都没有,都怪我,不应该把他们单独留在家里的。。。。。”

叶思诺揉着眉心,满脸的疲惫:“你别想这么多!先陪着经查继续找找看,我买明天最早的航班,立刻回来!”

挂了电话,叶思诺在落地窗前坐了下来,把脸深深地埋进双腿间。

脑海里全是三个宝贝嬉笑打闹的样子,只要想到可能会失去他们,叶思诺感觉自己都快不能呼吸了。

今天又见到了厉司珏,她才发现大乔和二乔长得有多像他,仿佛就是他的缩小版一样。

如果看到两个孩子,厉司珏恐怕一下子就会发现他们的关系的。

叶思诺不敢想象,如果到时候厉司珏跟她抢孩子该怎么办。

这更加坚定了她赶紧离开这里,和厉司珏划清关系的想法。

当然,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孩子!

就在离她不远处的书房,陆司琛翻着季萧刚传过来的资料,全都是叶思诺这六年在S国生活的点滴。

不过其中关于生孩子的那一段,叶思诺找楚月帮忙,已经全部抹掉了,季萧也没有想到,自然没有往深了查。

夜色已深,陆思琛从书房出来,路过主卧门口,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

沉默片刻,他打开了主卧的门。

屋里只有床头的台灯亮着暖光,床上有些凌乱,但是却屋里却没有人。

人呢?难道又跑了?

里面的洗漱间传来轻微的声音,陆司琛这才松了一口气。

经历了车祸,她身上的衣服都脏了,刚好陆司琛还贴心地给她准备了换洗衣服,叶思诺就准备小心地洗漱一下,但是没想到会这么艰难!

“咚咚咚!”

突然的敲门声响起,叶思诺被吓了一跳,顺手就把手里的莲蓬头给扔了出去。

“砰!”的一声巨响后,陆司琛急切的声音传进来:“没事吧?”

“我没事!你别进来!”叶思诺慌忙开口道。


第8章 还想知道更多

陆司琛在门外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再等会儿估计都要破门进去了,叶思诺才终于走了出来。

眼前的女人就穿着一件浴袍,湿漉漉的长发披在身后,脸颊红扑扑的。眼神有些惊惶地看着地面,不时小心地抬眼看他一下。

陆司琛只感觉自己气血翻涌,深呼吸了片刻才克制住。

“不好意思,我把你的浴室弄得有些乱!”

陆司琛直接伸手把她抱上了床,叶思诺也没有挣扎,她的腿确实有点疼。

放到床上,陆司琛第一时间去检查她腿上的伤口,看到那里纱布明显湿了,有的地方还有血色印出来。

叶思诺觉得男人好像有点生气,抿了抿唇,道歉:“对不起,等我的腿缓过劲儿,会把浴室收拾干净的。”

陆司琛抬眼冷冷地看着她,训斥道:“不知道伤口不能沾水嘛!自己行动不方便就叫佣人过来帮忙!”

叶思诺低垂着眼帘,没有说话,这里不是她的家,她怎么好意思喊别人帮忙。

陆司琛小心地帮她拆了纱布,重新消毒包扎好。

“厉司珏,你不用这么关心我!”叶思诺淡淡地开口道,“会让我有负担的!”

陆司琛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转身去浴室找吹风机。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

陆司琛也没有强求,把吹风机给她,看着她坐在床边,仔细地吹干长发。

而他慵懒地斜靠在门边,双手环抱,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暧昧昏黄的灯光,让他有一种错觉,仿佛他们真的如同夫妻一般生活着。

看她把头发吹干,陆司琛嘱咐了一句好好休息,就起身离开了。

叶思诺松了一口气,挨不住疲惫,沉沉睡了过去。

没想到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

她赶忙爬起来,给陆司琛留了一张纸条,无非是感谢他的帮助,然后准备悄无声息地离开。

整个别墅静悄悄的,叶思诺松了口气,还好,这样就不用再次面对他了。

走到大门口,刚想开门,身后突然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一大早跑什么!”

叶思诺被吓了一跳,一个激灵,忍住没有叫出声。

没想到还是被抓了个正着!

“厉司珏,昨天晚上谢谢你救了我,不麻烦你了,我先走了!”

“我允许你离开了吗?!”

男人倾身直接把她堵在了门板上,低沉暗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还带着晨起的慵懒。

温热的呼吸就这样打在她的耳边,叶思诺赶忙撇过头去避开,感觉自己耳朵都在发烫。

她伸手在包里掏了半天,最后扯出了一张支票。

“这是我对你昨天救了我的感谢费,谢谢你收留我!我们算两清了,从此以后不要再有联系了!”

陆司琛冷笑了一声,直起身子甩了甩那张支票,冷笑了一声。

他活到这么大,还没有被一个女人甩过支票!

“如果我说不呢!”

叶思诺有些焦躁:“厉司珏,你到底想干什么?!既然我们有缘无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就当陌生人不好嘛!”

“好!很好!”

听到女人这么想跟厉司珏撇清关系,陆司琛还是非常满意的,但是他还想知道更多。

他捏住叶思诺的下巴,强迫她抬头望着他,一双桃花眼里似乎藏着漩涡,把她深深地吸住。

“留在我身边,如何?”

叶思诺听到这话,惊吓地瞪圆了眼睛,伸手用力地推向了陆司琛的胸膛。

这一次陆司琛没有再强迫她,顺着她的力道直起了身子,看着她一幅似笑非笑的样子,薄唇微动,没有把那句到口的‘我不是厉司珏’说出。

虽然两人除了一双眼睛外,面容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但叶思诺认不出来厉司珏,说明他在她心中,也不过如此……

“你疯了吗?!”

叶思诺轻叹了一口气,转头狠狠地瞪着陆司琛:“厉司珏,早在六年前,我们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没有兴趣当别人的小三!这一次回来也只是为了公事,很快就会回S国了。就当我们从来没有相遇过!这对彼此都好!”

听到S国,陆司琛挑了挑眉,却没有吭声,他心中已然有了决断。

这在叶思诺看来就是默认了,她开门离开,这一次陆司琛没有再拦着她。

他转头示意了一下管家:“找个人送她!”

“是,先生!”

陆司琛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微微勾起唇角,你想跟厉司珏撇清关系,正合我意!但是想和我划清界限,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叶思诺紧赶慢赶,顺利登上飞机。

前后脚的,三个小宝贝也终于回到了家里。

“说!你们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跟月月阿姨说!”

三个小宝贝乖巧地在沙发上坐成一排,低垂着脑袋,把自己缩成一小团,认错态度非常良好的样子。

叶思诺感觉火冒三丈,又气又急,她都不知道这一路是怎么熬过来的。

“妈咪,我们错了!”大乔从沙发上跳下来,上前拉住了叶思诺的手,晃了晃,乖巧地认错。

“是我不好,没有看好弟弟妹妹,你别怪二乔小乔,要怪就怪我吧!”

叶思诺叹了口气,大乔是三个孩子中最乖巧的,平时极其懂事听话,让她有点不忍心责备。

“那大乔能不能告诉妈咪,你们去哪里了?”

大乔低垂着脑袋,明显是一副不愿意开口的样子。

她逼问了很久,但是三个孩子都不愿意说到底去哪里了。

“妈咪,我们错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带着弟弟妹妹胡闹了,再出门也会告诉月月阿姨,保证没有下次了!”大乔采取迂回措施,拼命认错,但是对于她最在意的问题,却不愿意回答。

“好了,诺诺,孩子知道错了!”楚月对着叶思诺眨了眨眼睛,打破了僵局。

叶思诺了解孩子们的脾气,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东西了。

大乔带着两小只去洗手,楚月凑到叶思诺身边,小声开口道:“诺诺,我刚才也问了他们,但是他们怎么都不肯说,而且回来的时候明显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叶思诺点了点头,抬脚直接去了孩子们的房里,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桌上的ipad。


小说

冷情暖爱安若雪:安若薇, 冷祁然精彩章节阅读

2021-1-2 9:57:56

小说

重生之夫人是大佬: “霍少,你怕是眼瞎?!”

2021-1-2 10:01:0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