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大人宠妻入怀:顾小莫, 秦晟精彩章节试读

母亲被父亲抛弃惨死,一身设计天赋却被继姐全部盗用。,这样的生活顾小莫坚决不从!,跳窗逃走竟然跳进某个boss怀里!,“我带你走,你帮我做事。”,“好”顾小莫满口答应。,刚进公司就要陪着Boss出差,关键是还要和boss一起住在情侣套房。,顾小莫彻底傻掉:“总裁,这……不合适……”,转头想溜却撞进某人的怀里。,“跑什么,我又不吃人,留下来给我暖床!”
boss大人宠妻入怀:顾小莫, 秦晟精彩章节试读

抓住她

“抓住她!”

炫彩的灯光来回照射在酒吧内,女人娇小的身影站立在那儿,清丽的脸蛋儿,秀眸紧盯着眼前男人的动作。

她的小手交搓在一起,焦急的张望着远处追来的人,她忙催促着眼前的人,“你快点!”

见男人掏出东西,顾小莫忙抓起眼前的文件袋,仓皇的向着里面窜去。

偌大的酒吧里,她往着人多的地方逃去,却硬生生的被堵截在了中间。

她垂眸看了眼手中的文件袋。

只要能逃出这里,她今晚就可以拿着这假的身份到黑市去,偷渡出国!

眼见着快要成功了,她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放弃!

双方僵持了片刻,顾小莫却眼疾手快,抢过身旁载着酒水的托盘服务生,泼向保镖,趁着他们慌乱之际,她拔腿就跑!

看着前方的拐角,她快跑过去,一个一个的包厢并列在眼前,她想也没想的冲进去,“砰!”

她的脑袋重重的砸上一堵肉墙,抬头,对视上那讳莫如深的眼眸,她一颗心提起,也顾不得害怕了,“抱歉,我在这儿躲躲就走。”

顾小莫背在身后的手小心翼翼的将门关紧,冲着男人笑笑。

感受到那道紧束的视线,她错开,脚步刚迈开,就被男人一把拽了回来。

她的后背紧紧的贴合着墙壁。温厚的大掌瞬间抵触在她脸侧的墙壁上,同时也触碰上了灯光的开关。

骤然,整个包厢亮起。

顾小莫看着眼前的男人,心蓦地一空,僵持在原地,“秦……晟?”

秀眸里略带着些许的惊诧,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再见面!

他一如以往那般英俊,却褪却了印象中的那股青涩,取而代之的是成熟稳重。

英挺的鼻梁,以及那讳莫如深带着打量的眼眸,盯着她的小脸。

秦晟胸口微微起伏,修长的手指微微收拢了几分,耐不住内里动荡的异样情绪。

他的眸仁渐渐紧迫的盯着她,下一秒,陡然变得清冷,刚才灯光昏暗,视线不清楚,他以为他看错了,没想到竟然真的是她!

“给我仔仔细细搜!一定要将人带回去!”黑衣人的声音正在他们的这所包厢外面,听得真真切切。

“抓你的?”秦晟眉头微蹙,盯着她精致的脸蛋儿询问着。

顾小莫愣怔了半晌才慌慌的点头。

她紧张地屏住呼吸,听见外头的那些人正在一间一间的搜索着包厢,那双澄澈的眸仁里带着慌张跟哀求。

“砰!”

门外的黑衣人将门打开的瞬间——

“唔!”唇上一凉,顾小莫瞪大双眸,下一瞬却被男人紧揽在怀中,小脑袋搁置在他健硕的胸膛上,鼻息间萦绕着满是他身上的清香。

“滚!”一声冷呵,吓得怀中的人儿忙紧闭上眼睛。

“秦、秦总?”带头的黑衣人认出是秦晟,忙堆叠起笑脸,“多有打扰抱歉,抱歉。”说着,还不忘往着他怀中的女人看去,只看见黑压压的脑袋,什么都看不清。

秦晟眸子眯起,锋利的迸射在眼前人身上,“还杵在这干什么!滚!!”

带头的黑衣人猛地一哆嗦,连忙点头哈腰,带着一伙人离开。

顾小莫听见脚步声渐行渐远,忙将脑袋从他的怀中撤出来,注视着男人的英俊的面庞,眸中包含着太多的情意,却只能她匆忙道谢,“谢谢!”

接着匆促离开。

秦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娇小的身影已然消失在门外。

他攥紧拳头,狠狠的朝着墙壁砸去!

拳头依附在墙壁上,冷峻的面庞,墨色的眸仁夹带着复杂,接着,蔓上一层幽怨……

顾小莫边看手腕上的钟表,边拦截出租,赶往码头。

到达码头,看着偌大破旧的船只,她松了一口气,向前走去,跟人交涉好后,坐在船舱里。

这并不是载人的船舱,而是装运输货物的。

昏暗的仓里,载满了货物,没有能让她插脚的地方,腥臭味更是充斥着整个仓内,却依然掩盖不掉她内心的喜悦。

她坐在货物的箱子上,倚靠在船身,感受到船动漾了下,她内里欢喜极了。

自由了!她终于自由了!

顾小莫激动极了,丝毫未发现身后慢慢靠近的人,男人拿起棍棒,敲打下去,“砰!”

下一秒,她的身子倒了下去。

……

顾小莫动了动脑袋,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眸,一盆冰冷的水却泼了过来,“咳咳!咳咳……”

剧烈咳了几声,顾小莫也彻底的清醒过来。

手腕酸疼的厉害,她动了动手,这才发现自己被一条大锁链拷着,而她整个人倚靠在墙壁上。

呵,这还大有着审犯人的架势。

黑衣人手拿盆恭敬的站在一旁,眼前站立着的是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陈晓琪,还有她那所谓的父亲。

陈父负手背立的,倏冷的站在那儿,凛冽的眼神看着她,那里不带丝毫的温情,“竟然学会了逃跑,谁给你的胆子?!”

她眼底浸着冷笑,身子向前挣扎了下,拷在手腕上的锁链跟着响动,更是扯痛着她的手腕。

顾小莫冷眼的看着男人,倔强的小脸上忽然嗤笑出声,“我妈已经不在了,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你陈镇雄不止我一个女儿。”


她终于等到了

“你怎么能直呼爸的名字!没有一点规矩!”陈晓琪的话刚落,陈父眼神凛然的看向一边的黑衣人,黑衣人似是早有准备似的,将满盆的冷水狠狠泼向她。

“咳咳……”她呛咳着,呼吸着,倔强的不肯服输。

“呸!”顾小莫口中残留下来的水喷向她的脸,陈晓琪向后撤退,伸手捂着脸,一贯平静的脸瞬间变得阴狠狰狞。

陈晓琪伸手指着她,“你,你这个疯女人,来人,她关押的这段时间,每天只给清水馒头!”她的脸色难堪至极,“我倒是要看看你会不会求饶!”

当所有的人都走掉,顾小莫整个人松软下来,两条手臂坠得生疼,她只得又挺直了身。

一连几天的时间,门外有黑衣人看守着,而她被锁链拷着,每天只吃馒头清水。

顾小莫没有放弃,她每天活着都在等待着可以逃跑的时机。

而她终于等到了。

一个礼拜后,是陈父的寿辰。

外面守候着的黑衣人早已被调遣离开,自然是没有人管她,顾小莫小心翼翼的拿起一根细针,艰难的撬着锁眼。

约莫撬了十分钟,终于,手铐跟手腕分离,掉落在地上,她欣喜的又撬开另外一个。

打开地下室的门,她东张西望了几眼,发现空无一人,便疾步跑了出去。

偌大的陈宅内,来来往往的宾客,顾小莫特意找了一条无人的小道向着门口跑去,眼见着快要到达门口,却看见了那抹熟悉的身影。

走道内,陈晓琪搀扶着秦晟,甚至于脑袋都搁置在了秦晟的胸膛口,一脸娇媚。

秦晟没有拒绝,只是脚下有些踉跄。

顾小莫远远的看着亲密的两人,心中却有种说不出的异样。

就像是有人拿着一根刺,哽在喉咙口,咽不下吐不出。

忽地,她嘴角扬起自嘲的笑,她何德何能可以让堂堂的秦大总裁记挂一辈子?

为了防止三人照面,顾小莫躲避在二楼的休息室里。

鬼使神差的将房门打开一条缝隙,顾小莫看着两个人进了隔壁一间房门。

她的百般不是滋味,像是打翻的五味瓶,在她心底搅动着,手转动着把手,想要离去,房门却在这个时候被人打开。

顾小莫蓦地怔在那儿,跟男人对视着。

倏地,他抓住她的手腕,狠狠一扯,将她带上床。

温热的呼吸喷酒在她的脸上,有些粗重。看着压制在她身上的男人,顾小莫惊慌极了,只能小手推拒着他的胸膛。

“别动!”秦晟拧着眉,神情异常。

身下的柔软撩拨着秦晟紧绷的神经。

胸口积压的满腔欲火也在顷刻间爆发,攫住她的唇,“唔唔!”

顾小莫瞬间慌了,伸手去推身前的男人,却被男人禁锢的死死的,只得任由他在她的唇内索取,大掌沿着她的曲线来回一路抚下去,让她打了个哆嗦。

感受着男人的急迫跟渴望,她唇内的每一寸甘甜,全数被男人掠取了去,小手抓着他的肩头,狠狠的掐着,听见皮带扣解开的声音,她神色慌张起来,挣扎着,在他将她的身子压制下的那刻,她狠狠一推,将男人推倒。

“你、你想干什么?”顾小莫紧张的身子向后靠去,倚在冰冷的墙角,精致的小脸满是恐慌,这个男人另他陌生极了。

“干什么?”秦晟上下打量了下她,嘴角轻佻,眼底带着讽刺,“你在这里不是故意等着我的?”

他来参加陈老的寿辰,却没想竟然着了陈晓琪的道儿,被那女人下药,还企图跟他有染。

秦晟将陈晓琪反锁在了隔壁的房间里,结果却在这儿又碰到了她。

“我没有!”她反驳。

秦晟猛然向前,将她堵截在墙角跟他之间,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打量着她。

当年这女人一声不响的离开,连见都愿意见他,甚至将他的尊严踩在脚下狠狠践踏。

时隔多年,如果她还有点良心,见着他就该识趣的躲的远远的,而不是一而再的装出这副柔弱无助的样子!

凌厉的目光迸射在顾小莫的小脸上,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喷薄出来的热气。

秦晟靠近她,刚想吻住她的唇,却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动静。

“里面的人给我出来!”陈父声音在门外冷冷的传来。

“再不出来踹门了!”见里边没动静,陈父示意了一眼保镖,保镖领命,“嘭——”一声,门被打开的一瞬间,秦晟神色凛冽,却不忘将身旁衣衫凌乱的女人往怀里带。

“秦总?”陈父看见秦晟那张铁青的面庞,没敢往前,嘴角却有抑制不住的笑意。

可待视线触及他怀里的女人那一刻,却是神情一滞,意外的说不出话来。

秦晟怀里的女人,不是陈佳琪。

几人僵持了数秒,顾小莫见陈父不敢造次,她当下双手护住胸前,一副被人凌辱受伤的模样。

“我、我……”顾小莫眸里氤氲着雾气,像是委屈极了,还不忘看向一边的秦晟,“秦总要对人家负责……”

秦晟解开了皮带扣,她更是衣衫不整,这模样任谁看了也会想入非非。

顾小莫楚楚可怜的抱着自己,羞涩跟扭捏,而后凄惨的说着,“你要是不对我负责,我也没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了。”

她的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掉个不停!

今天她一定要从陈家出去!


你要什么补偿

秦晟将她圈揽入怀,挑起她的下颚,望进她委屈的秀眸,心底冷哼。

呵。

再一次的,他要被这个女人玩弄于鼓掌中了。

随即看向陈父,冷峻着面孔,骇人的眸子对峙着陈父,“陈老来的倒是及时。”

他语气清冷,这话,一语就道出了他被设计下药的事情。

秦晟原本是看中了陈家在业界的造诣,有意合作,却没想父女俩竟然会耍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想要逼他就范。

陈老脸色大变,忙低下头,“秦总,抱歉!我只是听人说这边有些动静,所以带人来瞧瞧,没想……”

秦晟懒得同他废话,揽紧顾小莫的腰肢起身,却遭到陈老的阻拦。

陈老一脸奉承,“这件事我会交待好,不过是个下人,就不劳秦总废心思处理了。”

听了陈老的话,顾小莫有些紧张,她小心翼翼的伸手拽了拽秦晟的衣角,带着些祈求的成分。

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儿,秦晟尖锐的目光迸射在陈父的脸上,“陈老舍不得?”

“不敢不敢。”陈父脸上挂笑,纵使心里有百般不愿,却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