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间事无休 主角: 苏韵, 陆知行

出差回来发现相恋四年的男朋友出轨,为了报复他我将自己送上了陆知行的床上;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愚蠢,可是陆知行却开始在我的世界里面来来去去;我一直都知道我和陆知行之间的距离,我是海底泥,他是天上月,我就连他的影子都碰不到;但是偏偏陆知行要拽着我不放……
情间事无休 主角: 苏韵, 陆知行

第1章 发现

今天是我和谭浩宇恋爱四周年纪念日,他发短信说要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收到短信后,我就坐不住了。带着精心准备很久的礼物提前到了公寓。

站在公寓门口,想着他会陪我怎么渡过难忘的一晚,我的内心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和甜蜜。我正打算拿出钥匙开门,却发现门没有关紧。

推门走进去,就看到餐桌上摆放着的烛光晚餐,还有一旁火红的一束玫瑰花。

我正疑惑着谭浩宇怎么不在,突然听到卧室传来奇怪啊的声音,连忙抬腿跑过去。刚走几步,我就听到里面女人的娇媚的声音——

“嗯,快一点,浩宇,快一点——啊!”

这声音,我就算没有经历过,但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怎么可能!我和谭浩宇已经准备结婚了,我们婚房都已经买好了,他怎么可能干这种事呢!不可能!我不相信!

我抬手碰了一下门,没有关紧的门露出一条缝,里面的一切让我奔溃!

谭浩宇正在和一个女人在床上滚床单!

我没想到,我满心期待赶回来,看到的是自己相恋四年的男朋友出轨的一幕。

我气得发抖,抬腿一脚踹在了门上:“嘭!”

谭浩宇迅速拉过被单盖在两人身上,然后回头看向我,惊了一下,但是很快恢复过来,愤然地盯着我:“苏韵,你是不是有病!”

我死死地盯着他:“我是有病,那么你们呢?你们在干什么,谭浩宇!”

我以为他会有半分的愧疚,可是他只是看着我冷笑:“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们分手吧!”

“分手?谭浩宇你要跟我分手?”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了四年的男人,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出些恻隐,可是除了绝情,我什么都找不到。

“没听到吗?浩宇要跟你分手!”

女人的嚣张和谭浩宇的冷漠彻底激怒了我,我冲上前对着那个女人扇下去。

“啪!”

可是我没有打中那个女人,手就被谭浩宇捉住了,那个女人借机打了我一巴掌。

“想打我?也不掂量掂量你自己什么身份,你够格吗?”

她一边说一边戳着我的额头,脸上全都是不屑。

“你滚吧,苏韵!”

谭浩宇甩开我的手,然后拉过那个女人的手,问她手疼不疼。

这一幕就好像是针一样刺进我的双眼,我咬着牙忍着眼泪转身离开。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出去的,脸上那个女人打的一巴掌正火辣辣的疼。

回家之后我在床上哭了一整晚,凌晨三点多谭浩宇发了一条短信给我,他让我放手,姚丹丹能给他我无法给的。

看到谭浩宇的短信,我不甘心地打开电脑百度了一下姚丹丹,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发现她竟然是丰恒总裁陆知行的外甥女!怪不得她会这么嚣张地对我!

看着电脑上陆知行帅气的脸,想到姚丹丹给我的侮辱,我决定勾、引陆知行,这样不仅当姚丹丹舅母,去报复她,还可以让谭浩宇叫我舅母恶心他!就算是勾、引不成功,我也算是追求了一个帅哥!

我跟踪陆知行将近一个月都没有办法接近他,直到公司有个庆功宴,我才得以靠近陆知行。

陆知行作为合作方丰恒的总裁,在今晚的庆功宴上被灌了不少酒。

我一直在暗暗地观察着他,见他起身走出包厢,我连忙捉紧机会跟着他出去。

他显然是喝多了,从包厢出去转了个弯之后就靠在墙上没再动了。

我看着他,从来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但是想到姚丹丹那一天给我的耻辱,我还是咬着牙一步步地走了过去……

第2章 这是你该得的

“陆总,你喝醉了。”

我试探性地扶了他一下,他没有说话,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我带你去房间休息。”

这一次,他终于睁开眼睛看着我了。

一双黑眸里面沁着冷冽的寒意,惊得我手抖了一下,完全不像是喝醉的人。

但是下一秒,他身子一歪,直接靠在我的身上。

我连忙将他带到房间里面,门刚关上,他突然就压了下来,黑眸里面好像烧了一团火。

我被他看得人也跟着发热起来,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眼睛一闭,伸手勾着陆知行的脖子,趁着他没反应过来,踮起脚直接就吻了上去。

他滞了一下,但很快,就扣着我吻了下来。

他的吻霸道而直接,没一会儿我整个人就软在了他的身上,只能双手勉强勾着他才没有让自己摔下来。

在我恍恍惚惚中,他突然之间抱起我的双腿……

我没有反应过来,惊叫了一下:“啊——”

他低头看了我一眼,呼吸有些不太稳:“闭嘴!”

说着,就这么抱着我扔到床上,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压着我低头又吻了下来。

“唔——”

我呼吸被他一点点地抢了过去,整个人被陆知行掌控着,就连什么时候衣服被脱了也不知道。

紧要关头,我清醒了几分,压着他的手:“陆总,我——”

他的动作停了停,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我:“怎么,你不就是想让我这样对你吗?”

他的话狠狠地刺了我一下,我伸手用力拉着他的手:“陆总,麻烦你放开我!”

“呵,晚了!”

他冷哼了一下,一只手扣着我的手,另一只手从我的大腿顺上去……

“放开我,我不要!我不要!”

我后悔了,我和谭浩宇在一起四年都没有做到这一步,现在却为了可笑的报复把自己搭进去,根本就不值得!

可是陆知行根本就没有给我后悔的余地,他一只手就把我压在床上,另外一只手直接就将我身下的裙子也脱了……

疼痛让我几乎奔溃,可是陆知行一点怜香惜玉都没有,动作凶狠得仿佛要将我撕开,可是慢慢的,身体竟然有了几分愉悦……

我不知道陆知行到底要了我多少次,最后我是晕过去的。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陆知行已经起来了,我看着被单上那一抹红血,气得整个人都在发颤。

刚穿好衣服,陆知行就围着毛巾就从浴室出来了,他看了我一眼,然后弯腰不知道从他的衬衫上拿了什么,几秒后他递了一张支票给我:“苏小姐,我很不喜欢麻烦,收下这十万,以后有什么事情请你不要找我。”

我低头着那张支票,只觉得好笑,十万块就买了我的初次?

我是不是该说自己的第一次太值钱了?

我伸手抽过那张支票,伸手拿过一旁的包包,打开钱包从里面拿出所有现金,连带着支票往陆知行的手上一塞:“不用了陆总,你昨晚的服务不错,这是你该得的!”

他脸色顿时就青了,伸手拽着我不让我走:“你什么意思?”

我看着他冷笑:“字面上的意思!”

说完,我抽回自己的手,抬腿跑出了房间。

那天之后,我请了三天假在家休息,但是等我准备回去销假的时候,却接到经理的电话说要辞退我……

第3章 苏韵,谁给你的胆子

我只是请了三天假,公司就要辞退我!

我没有办法接受这个裁决,于是挂了电话我就去公司讨公道。

刚到公司我就听到同事在议论我,一个比较熟的同事告诉我,因为昨天我和陆知行的一些艳、照在网上流出来了,对公司名誉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我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等我拿手机去看的时候,才发现照片已经被删了,网上基本上我和陆知行的事情都被屏蔽了。

我谢过同事,进去找经理,跟他说辞退的事情。

经理看了我一眼,直接就把离职申请表递给了我:“苏韵,网上的事情已经对公司的名誉造成很大的损失了,你把这份离职申请填了吧。”

我心有不甘,开口想要为自己争取:“经理,这件事情上我也是受害者!”

“行了,不要说了,那天晚上小林说她看着你自己跟着陆总出去的。”

听到经理的话,我脸色一白,我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办法辩驳,只能伸手拿过离职申请表填写。

刚填完,经理就让我收拾东西走人了。

我没想到不过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我的世界就天翻地覆了。

我抱着从办公室收拾的物品站在马路边上准备拦计程车回家,却没想到一辆轿车突然停了下来。

“请问是苏韵小姐吗?”

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从车上走下来问我。

我点了点头:“我是,请问你是?”

“我叫李至,是陆总的助理,关于照片的事情,陆总想跟你谈谈,麻烦苏小姐跟我走一趟。”

正好我也打算问陆知行这件事情,也没有拒绝,就跟着男人上了车。

半个小时之后,李至将我带进别墅。

陆知行从楼上走下来,脸上依旧是带着面无表情的冷意:“苏韵,你应该知道我找你过来是为了什么。”

“陆总是什么意思?你觉得那些照片是我发出去的吗?”

他看着我冷笑:“这话不应该是我问你吗?对我下药,又勾、引我,还拍下那样的照片……”

他说着,顿了一下,走到我的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苏韵,谁给你的胆子?”

我被他的气势吓住了,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连忙否认:“不是我!我也是受害者!”

“呵——你那天晚上凑上来的时候可不是受害者的姿态!”

他的话让我十分的难堪,但是我知道,这个误会不解释清楚,陆知行不会放过我的。

“真的不是我,陆知行,我承认我是想勾、引你,但是下药的事情还有那些照片,根本就不是我做的,我有什么理由做这样的事情?”

“你当然有理由!你的男朋友被姚丹丹抢了,于是你恼羞成怒想要把怨恨都报复在我的身上,为什么没有理由?”

他冷言冷语,一字一句地开口。

我却几乎奔溃:“我没有,我又不是傻,我报复你对他们一定伤害都没有!我要是要报复他们,我难道不应该是勾、引你然后让你娶我当姚丹丹的舅母吗?”

“所以你勾、引我是想嫁给我?”

“是,不然你以为我是吃饱了撑了吗?!”

“你倒是有意思。”

他眉头突然皱了一下,脸色有些难看。

我愣了一下,看着他额头上紧绷的青筋,到底还是不忍心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第4章 你这是在拒绝我?

陆知行没有再回答我,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就让我走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底有些怒火,转身就想走,但是想到刚想骂他,却发现他靠在墙壁上,紧闭着眼眸,一只手正覆在自己的小腹上,面无表情的脸上更显冷冽。

我惊了一下,连忙走过去,“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胃疼?”

他睁开眼睛看着我,却没说话。

我有些气急,“你要是不说,我给你打120了!”

“胃疼!”

陆知行终于从口中挤了两个字给我,此时他额头上已经沁了不少汗水,看来是疼得要紧。

“你家药箱在哪儿?”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会儿才开口:“厨房壁柜上。”

“你等着,我给你拿药!”

都这么大一个人了,胃疼了都还不会找药吃,我真的怀疑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本来打算把药找给陆知行我就走的,但看他的脸色不太好,我忍不住又问多了一句:“你是不是没吃午饭?”

陆知行看了我一眼,径自走到沙发上,才开口:“我很忙。”

虽然只有三个字,但我也清楚他是什么意思了。

理智上告诉我我应该离开的,但是想到他刚才靠在墙上皱眉的样子,我最后还是进去厨房打算给他做些吃的。

陆知行的厨房里面东西不多,但是做起来费时间,他刚才那样子,想来胃疼得挺厉害的。

想了想,我最后还是给他下了一碗鸡蛋番茄面。

“你虽然吃了药,但是还是吃点东西比较好一点。”

我把面端到他跟前,他脸色突然变了一下。

西红色搭着鸡蛋的香味让人食指大动,我自己闻了都想吃,但他却这样的反应。

我不、禁皱了一下眉:“你不喜欢?“

他没说话,只是抿了一下唇。

我以为他嫌弃,觉得自己的心意被糟蹋了:“算了,陆总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看得上一碗面,不喜欢我倒掉就是了。”

“你敢!今天可是我生——”

陆知行的动作很快,我手一下子就被他捉在手上了,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他的掌心厚实温热,和他周身的冷漠全然不一样。

我愣了一下,连忙收回手,讪讪地看了他一眼:“那你吃吧,我先回去了。”

说着,我站起身准备走,他突然之间抬头看向我,神色难测:“等等,我让李至送你。”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那麻烦了。”

他没说话,低着头正在吃面。

陆知行吃东西的动作十分的好看,我在一旁看着,本来不饿的,看着他吃,也觉得有些饿了。

“听说你被辞退了?”

他刚吃碗面,正拿着纸巾擦着嘴角,冷不丁的一句话让我愣了一下:“嗯。”

“丰恒最近刚好在招策划,你可以来入职。”

我想了一下,还是拒绝了陆知行的好意:“谢谢陆总赏识,我的能力暂时还不能胜任丰恒的工作。”

陆知行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了,“你这是在拒绝我?”

客厅的气压一下子就低了下来,我抿着唇,还没有想好措词,就听到李至的声音:“陆总,苏小姐。”

我连忙站了起来:“李助理来了,那我先回去了,陆总再见。”

说完,我抬腿就走出了别墅。

身后的李至不明所以:“陆总,这——”

“送她回去!”

陆知行冷硬的声音传来,我颤了一下,却还是没有回头。

第5章 不让我碰,让谁碰?

回家之后,我马上就在网上投简历,不到一天的时间我就收到好几份面试通知了,最后选择了两个公司,一家是外资公司,一家是珠宝公司。

早上面试完外资公司之后我匆匆吃了个午饭就赶去珠宝公司面试了,上那家外资公司对我的态度不太好,我对这家珠宝公司的期望就大了许多,只是没想到面试我的经理居然提出潜、规、则的要求!

他的要求让我愤怒无比:“刘经理,我发现我和贵公司的理念并不相符,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没想到自己会碰上这样的事情,有些难堪,更多的是愤怒。

经理压过来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抬腿踢他,他早有防备,躲开之后脸色突然狰狞起来“苏韵,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你今天从这里出去,你以后都别想在A市里面混了!”

“放开我!滚!”

“啊——你别跑!”

我用力咬在他捉我的手上,又抬腿对着他的下档踢了过去,趁着他吃痛,拉开门就往外跑。

“陆总,我们这边——”

我刚跑出去,突然就觉察到气氛有点不对,一抬头,发现陆知行正看着我。

愣了一下,我假装什么都看不到地继续往前走。

“苏韵?”

他突然开口叫住了我,我还是没有停下来,甚至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你给我站住!”

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僵了一下,想到刚才的事情,觉得难堪又委屈。我并不想理会陆知行,趁着电梯门打开直接就冲了进去。

陆知行走过来的时候门刚好关上,他站在门口,看着我,脸色阴郁一片。

我在电梯里面慢慢地冷静了下来,仔细想了想那个经理的话,突然觉得恐怖。

我得罪的人中,能让我在A市混不下去的,除了陆知行,我根本想不到别人。

我没想到陆知行是这么小气的人,就因为我拒绝了去丰恒上班,所以他就要在A市封杀我?!

我越想越难受越委屈,所以电梯门打开,看到陆知行的时候,我下意识就跑。

谁知道他竟然一把拦腰就将我抱了起来,我惊慌失措地挣扎着,可是他抱着我就往前走,拉开车门,直接就将我塞进了车里面。

“嘭!”的一下,车门被他用力关上,我整个人被吓得颤了一下,一抬头,正对上他眼底的阴郁:“不让我碰,让谁碰?刚才那个经理?”

他的话让我脸色一白,抬头看着他,只觉得心口好像被人扎了一刀一样。

我突然发现,我竟然对这个男人产生了几分感情。

可是他却这么冷漠狠心,明知道我刚才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居然还这样说我!

我忍不住抬起手向他挥过去,手腕却被他直接扣着,他身体突然向我一倾,我们两个人的距离只剩下不到十公分。

“你干——唔!”

我不断地挣扎,他干脆整个人压在我的身上。

“嘶——”

身上的白衬衫突然被他撕了下来,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放开我!啊——”

第6章 我真的误会陆知行了

“啪!”

打完一巴掌,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看着陆知行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张了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可是他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把我拉到车里面想要对我用强的!

难道就因为我那一天晚上,所以就判定我是个随便的女人吗?

车厢里面的气压低得很,他的脸色太恐怖了,我不敢看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听到他开口:“我送你回去。”

我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不用,我自己回去。”

“苏韵!”

他突然伸手拉着我,皱着眉,眼底里面一片冷意。

我惊了一下,不想惹怒他,只好耐着性子:“陆总,我觉得我说得很清楚,我们两个是不同世界的人,我不希望我们再有什么接触。”

他看着我冷笑了一下:“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不过招惹了我还想全身而退,你去打听打听,A市有没有这样的人?”

他的话彻底激怒了我,我也忘了激怒他的后果,抬头跟他对峙着:“我当然有自知之明,不然下一次,我怎么死的我都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苏韵?”

陆知行眼眸一动,黑眸里面的阴戾让我下意识地颤了颤。

但是我知道我今天要把话说清楚:“我知道我不应该去勾、引你,但是这件事情我也付出了代价了,还请陆总高抬贵手,让我在这个城市能够继续残喘下去!”

“你把话说清楚苏韵,我说了什么让你在A市待不下去了?”

见他还不承认,我也激动了起来:“难道不是你放话让我在A市混不下去的吗?陆总又何必惺惺作态,如果不是你,我今天会碰上这样的事情吗?我做错的事情我也付出了……”

“你以为我在针对你?”

他看着我,脸上的冷漠让我怔了一下,心底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人了。但是A市有这个能力的人,除了他,还有谁?

“不是你,还有谁?”

我话刚说完,陆知行脸色就彻底阴沉下来了:“滚!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从今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我张了张嘴,看着他,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对上他的黑眸,最后还是放弃了,转身拿起自己的包包在陆知行的怒视下离开了。

那一天之后,我又面试了好几家公司,最后在一家新媒体公司入职。

一个月后,我不小心碰到那天对我动手动脚的经理,发现他正缠着姚丹丹,姚丹丹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听到了他们提到了我,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正想追出去问清楚,姚丹丹已经上了一辆车走了,剩下当初对我手动脚的经理站在那儿。

我连忙跑出去,抬手拉了一下那个经理:“刘经理,还记得我吗?”

他看到我的时候脸色僵了一下,转身就要走,我连忙拉住他:“等等!你之前说的,放话让我在A市混不下去的人是谁?”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不愿意说,我最后搬出了陆知行,他终于松了口:“是姚丹丹,苏小姐,当初是我鬼迷心窍,我现在已经没了工作了,在A市也待不下去了,你千万不要再跟陆总提我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手一松,原来我真的误会陆知行了,怪不得那一天他那么生气。

想到这里,我心口竟然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第7章 你怀孕了?

自从知道是我误会了陆知行之后,我失眠了好几天,导致那几天工作的时候频频出错,如果不是我的上司比较宽容,我可能又得再找工作了。

我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子下去了,不管怎么样,我和陆知行其实不应该有什么关系的,他是天上月,而我是海底泥。

这几天因为忙一个展会,我已经好几天在加班了,食欲不佳睡眠也不太好。

这一天在布置会场,我突然之间就吐了出来了。

同事突然问我是不是怀孕了,我浑身一僵,突然意识到,我好像这个月的月经还没有来……

想到这里,我心慌意乱,但是明天就是展会了,我只能努力忍下自己的环路安把场地布置好,一下班,我就吩咐同事把会会场再检查一次,自己跑去药店买验孕棒。

“苏韵。”

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陆知行,听到他的声音,我心虚地抖了一下,手上的袋子摔在了地上,那验孕棒露了一截出来,“验孕”两个字十分的明显。

“陆总,真是巧。”

我一边说着一边弯腰将袋子捡起来,却不想陆知行的动作比我还要快,直接就拿起袋子,将里面的一根验孕棒捏在了手上,抬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我:“你怀孕了?”

他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我,深不可测的,我被他盯得有些心虚,但是还是硬着头皮撒谎了:“不是我,是我的朋友。”

“朋友?”

他又低头看了一眼验孕棒,若有所思的样子让我越发的慌乱,我生怕他再问下去,只好假装愤怒,趁他不注意一把抢过验孕棒和袋子:“抱歉陆总,这是我的私事,我还有事,先走了!”

但是陆知行显然是不让我走,我还没走出几步,他就伸手将我手腕拉住了:“我让你走了吗苏韵?不是说了再也不出现在我的面前吗?”

“陆总你放心,我说到做到,但是有时候意外这些事情,谁也没有办法保证,从今天起,我以后见到你都会绕路走的,绝对不会让自己——”

“闭嘴!”

他没有让我说下去,拖着我就走。

我想起一个多月的事情,还有自己不确定是否怀孕的身体,有些慌,忍不住大叫:“你又要干什么,陆知行!”

他却仿佛听不到我的话一样,故技重施,将我塞在车上,又将我带到了上一次的公寓里面去。

不过这一次,他没把我往墙上压,松开了我之后,伸手一边松着自己领带一边冷声道:“进去验。”

我知道我反抗不了,最后还是进去验了。

“没有怀孕!”

我把验孕棒递到他跟前,陆知行神色复杂地看向我。

过了两秒,他突然之间又拉着我:“验孕棒不准,去医院。”

我脸色一僵,本来就是撒谎的,自然不可能跟他去医院,只好佯装生气:“陆总你放心,虽然那一天你没有做措施,但是我吃了避孕药,我不可能怀孕的!我明天有个展会,没有时间陪陆总折腾,失陪了,陆总!”

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了,是外婆的号码,我也不管陆知行了,直接接了电话。

“外婆,这么晚了你——”

“请问是机主的亲人吗?机主出了事,现在在市一医院里面,希望你赶紧赶过来。”

我只觉得脑袋好像被什么炸了一样,“轰”的一声,整个人都懵了。

第8章 唯一的一根稻草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站在手术室外面,我整个人都是冰冷的。

我在这个世界上的亲人就剩下外婆和我哥了,外婆从小拉扯我们大,我还没有让她享福,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

我根本不敢想下去,正巧这时候手术室的灯暗了下来,我连忙冲上去问医生情况:“医生,我是病人家属,我外婆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看向我:“你外婆暂时已经抢救回来了,但是这一次晕倒导致她脑中风了,需要做手术!”

我愣了一下,连忙开口:“那医生你赶紧帮我外婆安排一下,手术费大概需要多少,我现在想办法凑钱!”

“前后期加起来的话,我建议你准备三十万以上,毕竟你外婆年纪大了,后期的康复的话,还是需要时间的。”

听到“三十万”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了。

我才毕业三年,唯一的积蓄都拿去买和谭浩宇结婚的房子了,我现在别说三十万,我就连三万块都拿不出来。

“苏韵?”

一旁的陆知行突然之间叫了我一下,我侧头看向他,努力将情绪稳住:“陆总有什么事吗?”

“拿去。”

看着他递过来的支票,只觉得无比难堪,我看着他脸色也冷了下来:“不用麻烦陆总了,我自己能够解决。如果陆总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麻烦你陆总离开吧。”

他听到我的话,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你这是在赶我走?”

“陆总误会了,医院不是我家,你想呆着就呆着吧,我要去看我外婆了。”

说完,我不再理会陆知行,转身跟着医护人员离开。

我知道我应该接受陆知行的支票的,可是只要一看到支票,我就忍不住想起那一天,他将十万块的支票递到我跟前的时候。

自尊心让我无法接下来,尽管我知道三十万对我而言,是一个天文数字。

进电梯前,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陆知行,他还站在那儿,脸色隐晦不明地看着我。

对上他的双眸,我惊了一下,连忙收回视线进了电梯。

这两天我不断地打电话凑钱,可是凑上的钱也不过是杯水车薪,问了好几个好朋友,借到的钱也不到五万块。

有个朋友告诉我,夜色的酒托一晚上多的能挣五千块。我犹豫了一下,辞了职打算去试试,但是站在夜色门口时,我还是后悔了。

夜色是A市最大的销金窟,里面形形色色的人,早之前就听说了好几个酒托被人强、暴,最后连维权都无门的小道消息。

我刚转身离开夜色,医院的电话又打过来了,护士又一次提醒我外婆要尽快手术,所以手术费要尽快交上。

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绝望过,第一次觉得钱是个好东西,可是我没有钱。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痛苦和压抑让我前所未有的难受。

在马路边上站了一会儿,我最后还是决定先去医院看看外婆。

到医院的时候我却发现外婆的病房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问之下才知道今天早上李至过来把我外婆换到单人病房里面去了。

李至是陆知行的助理,他过来帮我外婆换了病房,这明显是陆知行的意思。

陆知行,这是我现在唯一的一根稻草了。

犹豫了半响,我最后还是拿手机拨通了陆知行的电话。

按下拨号键之后,我呼吸都急促起来,拿着手机的手心全是汗,只要一想到我之前拒绝他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开口。

“是我,陆知行。”

冷冽的声音从手机传来,我脑袋却在一瞬间直接空白了。

小说

莺归解罗衣:苏莹, 叶予灏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2021-1-2 8:17:14

小说

爱若尘埃 主角: 苏清泠, 慕白

2021-1-2 8:20:5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