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踪凤舞 主角: 墨安然, 君流凌

二十一世纪杀手,一朝身死,穿越东霓国。,是前世之缘的召唤,还是今生幸运巧合?,继母姐妹陷害,她一一破解,让你们自作自受!,不长眼的前来冒犯?想死?那好,成全你们!,天材地宝,灵宠异兽,尽在囊中,妖孽殿下,死缠烂打,她不为所动,可一个不小心还是被偷了心……,妖孽夫君邪魅一笑,“娘子,还想跑吗?”,内忧外患,且看他们如何携手共进!
凰踪凤舞 主角: 墨安然, 君流凌

第1章 牢房

是夜,万籁俱寂。

牢房里满是腐烂之气,阴暗不堪。

看守犯人的狱卒也都爬在桌子上睡着了。

“唔,头好疼……”最靠里边关着的狼狈不堪倒在地上的女子突然睁开眼睛,半起身,开始迷茫的打量四周。

“这是……啊,头怎么会这么疼……”不会这么倒霉吧,怎么看上去像个牢房?

脏兮兮的,还有老鼠蟑螂……

她还没死么?被敌方抓了?

突然,脑中闪过一些信息……

海天大陆,以武为尊,每个人都修炼灵力,灵力的高低,决定了一个人的地位!

这具身体的主人名为墨安然,是东霓国四大家族之一的墨族大小姐,天赋迟钝,是典型的一枚废物,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废物当然是只能被人唾弃的,所以平常在府中也非常不受自己爹爹的宠爱,经常遭姐妹们戏耍。

这次更是被人陷害,毒害太子,然后锒铛入狱,在狱中受狱卒欺凌,鞭打,又没有及时医治,以至于香消玉殒。

而二十一世纪的她,任务失败,不幸身死,大概是时空错乱正好魂穿在原主的身上……

“唉,可怜的孩子,才十六岁便受了这么多苦楚。”墨安然怜惜的摇头,方才在原主的记忆中清楚的看到她这些年是怎么受尽欺辱的!

便连自己的母亲都没保住,在两年前,母亲安茹,被诬陷偷了妾室刘氏的玉佩,而她的好父亲明显偏袒妾室,将安茹交给刘氏,最后被活活打死!

试想,一国大将军府的小姐怎会偷一个妾室的玉佩?

安茹的父亲,也就是墨安然的外公,东霓国的大将军,这辈子也就娶了她奶奶一个,也就生了安茹一个,安茹未曾嫁过来的时候全家将她当公主一样,想要什么没有?

可是,他的好父亲就是这样偏袒妾室,随其陷害母亲,在母亲死后,他还跟大将军痛心的说安茹是病死的!连尸体都没让他们见着过!

想到这里,墨安然不由握紧拳头,在心里暗暗发誓。

从今往后,她便是墨安然,欺负过她的,她墨安然一个都不会放过!

如今,她处于劣势,身体也受了多处伤,还很虚弱,为今之计,只有是养精蓄锐,待明日审判的时候再想办法出去!

想通这一切,她便靠着墙壁,沉沉睡去了。

凌晨三四点的样子,墨安然敏锐的听到有人进来了,脚步偷偷摸摸的,绝对不是牢房里的狱卒!

顿时睡意全无,这么晚了,谁会来呢?

她靠在墙边,装着正在熟睡,接着,便听到关自己的这个牢房,锁悄然落下。

“大小姐,快醒醒,家主派我们来救你了。”黑衣人站在墨安身边,焦急的喊着她。

墨安然唇角微微勾起。

若是原主,那必定是觉得爹爹还是对她好的,然后感恩戴德,屁颠屁颠的跟她们逃走了,可是,接下来呢?

凭她手无寸铁又没有一丝灵力,就连唯一的依靠——外公,也守护着东霓的国土而不在帝都。

第2章 离开?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只要她一出这个监狱,到时候的罪名可就不止陷害太子的嫌疑犯这么简单了!

如今她的罪还没定下来,最多还是个嫌疑犯,可她若是逃走了那就是畏罪潜逃!毒害太子是什么罪?

她的好父亲只要跟皇上说家族早就放弃她了,早就将她逐出家族了,皇上顾忌墨族的势力自然不会问他们墨族的罪?到时候就是她墨安然一个人的事了,她可不认为她的父亲会这么好心肠的救她!

墨安然装作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见到他们两个似乎吓了一跳,蜷缩在墙角。黑衣人对她有些鄙夷,还真是个废物,胆子这么小,但是他们还是装作很友好的样子。

“大小姐,我们快走吧,你毒害太子,已经是死罪了,家主派我们来救你。”

果然不出所料。

“父亲,父亲他叫你们来救我?真是太好了!”墨安然状似高兴的跳了起来。

暗自掐了掐自己的手臂,勉强挤出一滴眼泪出来,哇,好痛!

黑衣人心里虽鄙视这位大小姐,嘴里却是恭敬的说道,“小姐,快走吧,晚了就走不了了。”

其实,光是他们的态度,就让人怀疑了,平时墨安然在墨府,下人对她都是戾气指使,这几个人现在对她如此恭敬,若没有什么原因,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墨安然害怕的说道,“可是……如果被抓回来,那就是死罪……”

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心中不免有些烦躁,他们也太倒霉了,这么晚了,还被夫人派出来就为骗这么一个废物!

还是加大说服力度,耐着性子说道,“小姐不必担心,家主和夫人早就为你准备好了退路,不会被抓到的,快走吧,难道你想死在这里?”

他说的夫人是刘氏,自从安茹死后,她就被抬为平妻,真是不知道她父亲是怎么想的!为了一个烟花之地出生,阴狠毒辣的女人,竟如此对待一心喜欢他的安茹!

墨安然立刻蜷缩了一下,手足无措的说道,“不……不……可是……”

“没时间了,快点吧!”黑衣人催促。

“我……我有些怕,你们走在前面吧……”话都有些说不清,好像真的是被吓到一样,这让两名黑衣人对她的鄙夷更深一层。

他们对自己眼中的废物没什么戒备,想着完成任务就快点回去睡觉,只要能让她出去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所以便听墨安的走在前面。

“砰。”人体落地的声音。

另一名黑衣人感觉不对劲,回头一看,自己的同伴已经倒在地上了,立刻返身查看,这时候的他,并未看见墨安然然讽刺的笑容。

“柳明,你怎么了……”还没来的及说完,墨安然朝着他的肩膀一手劈下去,他的身体也直直倒下去,瞳孔里带着深深的不可思议。

墨安然并未杀了他们,呵呵,他们死了,谁来给她当人证?

这一掌劈下去,他们得睡两三个时辰,到时候,该是审判她的时候了。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两个黑衣人拖到墙角,牢门是开着的,她也并未刻意去上锁,而是任由它来着。

她现在被这么一闹,也没有睡意了,接下来,便是等待天亮。

第3章 进宫

太阳渐渐升起,当第一缕阳光打在阴暗的地牢里的时候,牢房来了一群官兵,个个带着刀剑。

为首的是皇上身边的侍卫统领洪磊,三十多岁的样子,精神抖擞。

“墨安然被关在哪?”他一出声,嗓音浑厚,牢头跟在后面?

牢头卑躬屈膝的说道:“大人请随属下这边来。”

一路进来,牢房里关的其他犯人都使劲的拍打牢门,喊着:“放我出去……我没罪,放我出去!”

洪磊眉头微皱,牢头生怕惹怒了洪大人,连忙用手上的鞭子狠狠地抽了那些个乱声喊叫的犯人。

笑哈哈的解释:“大人请见谅,墨安然就在那边最后一间。”

洪磊不做声。

穿过宽敞的牢道,弯弯绕绕的,来到最后一间。

“你就是毒害太子殿下的罪犯墨安然?”看着坐在墙角,面容狼狈,却让人丝毫感觉不到她此刻正是阶下囚的女子,沉声问道。心里实则有些暗暗惊佩。

墨安然慢条斯理站起来,对上洪磊审视的目光。

“我确实是墨安然,但是毒害太子这罪名,小女可不敢当。”

气势不能输,否则就输掉大半了,这是墨安然前世做杀手得来的经验,所以面对不知来人是谁的人,她还是要做到面色如常,心中无愧。

洪磊也是皇上身边的侍卫统领了,见识自然不少,见墨安然面与惧色,心下也不由有些佩服了,冷声道:“是不是你,待会就知道了。”

墨安然双眸微眯:“怎么?还想用刑?”

洪磊打量了她全身两眼,身上的白色囚服,大半都被鲜血染红了,看了看身后跟着的牢头:“这是怎么回事?”

墨安然是墨族的人,未定罪之前居然就这样被人打了,而且打的这么惨。

牢头诚惶诚恐的跪下,一个劲的磕头:“大人恕罪,属下也不知……”这时候当然不会承认了。

“不知?那她身上的伤是如何来的?墨安然尚未定罪,你居然敢屈打于她?”

“属下……属下知错,属下有眼无珠,冒犯了墨小姐,属下罪该万死,还请大人看在属下也是想尽早抓出谋害太子的真凶为大人解忧的份上绕属下一命吧……”

洪磊并未理会牢头的磕头认错,直接向自己带来的侍卫吩咐:“将他拖出去。”

然后又道:“墨小姐,如今可随本大人走了么?”

“当然可以,不过还请大人帮小女一个忙……”

墨安然隐隐感觉,为什么这他像是故意在护着她一样,可是自己并不认识他啊。

“请问我现在。会被带到哪去?”墨安然一边走着一边问道。

“皇宫。”

“皇宫?”墨安然暗暗心惊,难道自己刚穿越过来就要去见识一下古代的皇宫了么?

“墨小姐在想什么?”洪磊看了她一眼,问道。

墨安然淡笑:“我在想,大人带我进宫做甚?犯人审判,不是应该被待到衙门里去么?”

“一般犯人审判,自然是在衙门,墨小姐,你可是尊圣王爷亲点进宫的。”

“请大人透露一二。”尊圣王爷她自是知道的。

东霓国人人都想攀附的存在!

可是,他又为何亲点一个世人皆知的废物入宫?

第4章 问罪(1)

洪磊略带同情的看了她一眼:“皇上已经请了尊圣王爷为太子医治,可是尊圣王爷想见见犯,从中找出能解毒的蛛丝马迹。”最后,他还是提醒道:“墨小姐,在宫中千万不可乱说话,即便你是毒害太子的凶手,相信皇上也不会将你赐予死罪的。”

墨安然想了想,也是,就算她在墨族,再怎么不受宠,可终究是东霓国大将军的唯一一个外孙女,皇上如果不想失去安博嵘这个爱将,就不可能杀了墨安然。

况且,在原主的记忆中,并没有毒害太子……

“谢谢大人提醒。”墨安然真挚的向洪磊道谢。

“不过是看在安将军的面子上。”洪磊冷冰冰的说了句,然后加快脚步走在前面了。

墨安然恍然大悟。

难怪,想必这位大人应该跟自己的外公交情不浅,所以方才才会明显的向着自己。

皇宫离这座大牢还是不远的,没多久,便到了传说中,恐怖的皇宫。

确如书中所言,皇宫到处肃静,金玉交辉,巍峨壮观,充分体现出了皇室的尊贵!

就连铺地的砖,都用海外的青玉石而制造而成的。

墨安然心中嗤笑,这座尊贵的皇宫,不过是牺牲了老百姓的人力物力而成。

或许是在二十一世纪长大的,看不惯这些皇权,面对此等景象,她心底没有一丝肃然起敬,反而有些深深地鄙夷。

洪磊被墨安然眼底的鄙夷吓了一跳,连忙道:“墨小姐,这是皇宫,待会见了皇上,可千万不要露出丝毫的不敬之意!”

墨安然也知自己如今没有靠山,又没有实力,自然还是尽量少惹些祸为好,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大人提醒。”

见墨安然虽没有灵力,却还算乖巧,洪磊叹了口气:“若是你能够修炼灵力,哪怕天赋不好,只要能修炼,墨族也不会对你如此不闻不问啊……”

毕竟她才是墨族名正言顺的嫡长女!

墨安然淡笑:“那又如何,世间之事,岂能尽如人意,安然只求不必处处被陷害便好。”

“说得好,世间之事,岂能尽如人意,墨小姐此番话说的有理。”洪磊将这句话重复一遍,深觉墨安然也不简单,这放在普通人身上,面对这种境况,也绝对做不到如她这般淡然。

“大人谬赞了,还有多久到啊?”一路上的气氛还算好,墨安然也没有被绑起来,只是跟在洪磊后面,偶尔还跟他说两句话,所以她也问的轻松。

不过,皇宫真心大啊,从进了皇宫,到现在,有的速度虽不能说的上是很快,但是也不慢了,就这样,都走了快一个小时了,可见皇宫到底有多大。

“不远了。”

墨安然哭丧着一张脸,这句话都说了几遍了?

难怪天刚亮就去牢房了,原来加上这路程,怕是到了金銮殿后,大臣们也才刚上完早朝。

穿过长长的宫殿走廊,终于到了金銮殿!

只有洪磊和墨安然两人进去。

金銮殿果然金碧辉煌,皇上君临威坐在皇位上,一袭龙袍加身上,头戴皇冠,面容威严。

“属下参见皇上,犯人墨安然已带到。”

君临威摆了摆手:“嗯,你退下吧。”

“属下告退。”洪磊下去的时候,向墨安然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好生说话,不要惹恼了皇上。

墨安然投以一个放心的眼神,心里确实有些感动。

第5章 问罪(2)

“墨安然,见到朕,为何不下跪?”皇帝君临威四五十岁的年纪,面容还算俊朗,一看就知道年轻时候也不会差到哪去,声音充满威严,这是上位者的霸道!

“臣女没有做错事,为何要跪?皇上英明神武,在没有查清楚事实真相之前便将臣女打入大牢,遭狱卒毒打,臣女如今身体不适,不宜下跪,还望皇上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了才好。”一席话说下来,讽刺之意不言而喻。

话刚出口,在一旁旁观的墨浩立刻跳出来,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墨安然说道,“逆女!见到皇上不下跪还敢顶撞皇上!”

墨安然愣了一下,一时没想出来这人是谁。

随即才从记忆里找到墨浩的存在。

墨族的家主,墨安然的‘好父亲’!

墨安然巧笑嫣然:“父亲,谋害太子这一罪名尚未查清,而且女儿身上又受了严重的伤,如今你要女儿跪下,是想让天下人认为当今圣上是个昏君么?”

“我……为父只是在教导你不要罔顾礼仪!。”墨浩被憋的无话可说,他平常的确不重视这个女儿,旁人欺负她的时候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墨安然也一直识趣的没告状,安博嵘在外守护国家,一般三五年回来一次,而这期间,自然要接墨安然过去住几天的。但是墨安然从来没有说过墨族的半点不好!这也让那些欺负她的人,更加肆无忌惮!

说着,又对皇上抱拳,“皇上,老夫待小女赔罪。”

墨安然呵呵了,她懒得跟这个她所谓的父亲说话,朝皇上说道,“想必英明的皇上必不会怪罪臣女的,是吗?”

一直听多了奉承的君临威被墨安然这么暗着指责心里自是不爽,可又无法反驳,只能咽下这口气,“也罢,你就站着听审吧。”

君临威又说道,“墨安然,太子在寝宫中毒,侍卫发现时正好抓到你了,你为何在太子寝宫出现?你有什么话可说?”喜怒不辨。

墨安然轻笑一声,“我也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太子寝宫出现。”

在她的记忆中,自己被二妹墨遥和三妹墨妍叫去,说是姐妹之间交流感情,善良的原主以为姐妹几个关系终于有机会得到缓和,便去了,然后莫名其妙晕倒,再然后醒来就在太子寝宫了,最后被抓入狱。

皇上重重的拍案而起,整张紧绷着,有山雨欲来的趋势,“谋害太子,人证物证具在你还想狡辩吗?若你认罪,朕看在墨家主和安将军的份上饶你一命!”

墨安然无辜摊手,丝毫没有被皇上的怒气影响到。

“皇上这是想威迫臣女承认吗?世人皆知我墨安然是个废物,又怎么能不惊动任何人而入宫,到太子的寝宫并且给他下毒?臣女平常在家足不出户,这毒,又是从何而来?还有,为何我下完毒后不马上逃跑而是晕倒在现场?等着你们去抓吗?我墨安然还没那么蠢!皇上如此定罪臣女可是有违明君之道啊!”墨安然说的条条是道。

不怕在这个世界的皇权吗?不不不,墨安然当然怕,只不过她知道自己怕也没用,而且有个大将军外公呢,只要她表面没做错什么,皇帝也不会拿她开罪!

第6章 问罪(3)

朝堂大臣一听也确实如此,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或许不止这么简单。

墨安然出声,回忆道,“臣女只记得,那天,我家二妹妹和三妹妹邀我去喝茶聊天,不知怎的就晕倒了,醒来后便在太子的寝宫了,皇上不如把我家二妹妹和三妹妹叫来询问?”

君临威想了想,吩咐身后的太监,“传墨族二小姐和三小姐入宫。”

墨浩一脸心惊胆战,虽然他没有参与这件事,但是他猜的到,绝对是他的两个女儿所为,不过一直以来,他也乐见其成,毕竟墨安然的存在为整墨族蒙羞了不少,即便皇上认为是墨安然所为,大不了他将墨安然交给皇上处理便好,可如今……

“爹爹怎么出这么多汗?这大清早的也不热啊。”墨安然突然疑惑的问道。

“我……为父这是在担心你,”墨浩擦了擦汗,心虚的说道,“小然,如果真的是你做的就主动承认了吧,为父一定尽力帮你向皇上求情!”

墨安然故作伤心,“爹爹竟这般不相信女儿?若今天站在这的是妹妹们和弟弟呢?这可是杀头的大罪,爹爹又当如何处理?”

明摆着的指控!

墨浩“……”他确实无话可说,墨安然一字一句都直指他内心深处!还是硬着头皮说道,“爹爹自然会秉公处理。”

“是吗?”

接下来,谁都没有说话,朝中大臣都有些失望,怎么不说话了?

任谁都听得出,他们父女两方才说话所蕴含的火药味。

要知道,这里的人除了修炼,根本没有什么好娱乐的,因此八卦也是他们的乐趣,更何况,八卦之心,人人有之。

没多久,墨遥和墨妍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她们的娘亲,刘氏。

“参见皇上。”三人向君临威行礼。

君临威在高位上坐着,并未叫她们起来,“太子中毒,如今昏迷不醒一事,你们可知道?”

刘氏脸色有一丝僵硬,而后伤心的回答,“昨日太子中毒一事,闹得帝都人人都知,可是,真凶不是抓到了吗?唉,也怪民妇,没有好好教导安然,出了这种事,安然任凭皇上处置,墨族绝对不插手此事!”

身为墨族家主夫人,这种事她还是有权利做主的。

墨浩也没有说什么,很显然是默认了。

她两个女儿定力可就没这么好了,在皇上的威亚下,在朝廷群臣的注视下,墨遥和墨妍目光有些闪躲。

墨安然心里嘲讽,首先认定她墨安然是凶手,然后表明墨族的立场,不愧是墨族的家主夫人,好心机,真是一字一句将她往死路上逼,而且是不留活路的那种!

如果墨安然还是以前的墨安然,如果她没有一个身为大将军,在朝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外公,如今,怕是早就死了好几次了!

“呵呵,是谁干的谁心里清楚。母亲倒是来跟我解释解释,为何安然被二妹妹和三妹妹约去,醒来后,却是在太子寝宫,还成了害人凶手?”

第7章 是谁谋害了太子(1)

“安然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疑是你的妹妹们毒害太子嫁祸给你不成?”刘氏反应很激烈,痛心的指着墨安然说道,“我没想到一直以来对你的纵容养成了你如此卑劣的性格,姐姐,妹妹对不起你啊……”

说着,竟然还哭了出来,把墨安然的亲娘搬出来说话。

墨安然脸色一凌,眼神凌厉的直直射向刘氏,“你没资格提我母亲!”

“我……”看着她如此锋利的眼神,刘氏不由一怔,她真的是墨安然吗?一个眼神竟会让自己感到害怕……

不不不,一定是她的错觉,墨安然可是连状都不敢告的废物!

这样想着,心里略微有些底气了。

“墨安然你不要嚣张,人就是你害的还想狡辩吗?早点认罪,交出解药,医治好太子,你也不用受太多的罪了。”三妹墨妍首先忍不住对着墨安然呵斥,好像她真的看到了现场一样。

墨安然嗤笑,对这一家子都无语了,毫不留情破口大骂,“你凭什么认定人就是我害的?我还说是你们害的呢!没有证据就不要在这里逼逼!”

“你……”墨妍被墨安然吼了一通终于被吓住了。她的印象中,墨安然无论怎样被她们欺负都不会还口的。

“好了,你们都别吵了!”皇帝发话,“墨安然,不论如何,你是目前最有嫌疑的人,太子没事了还好,若是有事,你也逃不了关系!”

“嫌疑吗?竟然皇上说道嫌疑犯一事,安然也找到几个嫌疑犯。”墨安然说话的时候眼神漂向刘氏母女,果然,发现她们面色不对!

洪磊是皇上的贴身侍卫,自然等在金銮殿外侯着,他带墨安然从牢房里出来的时候,墨安然就让他把昨天抓的两个犯人都带来了。

看着跪在地上的人,刘氏母女面色很是难看,脑袋嗡嗡作响,怎么会这样,不仅没成功,还被抓住了!

接着,只听墨安然说道,“皇上,这几人昨晚潜入臣女所关的牢房,还说……”

“还说什么……”刘氏迫不及待的问道。

墨安然笑道,“母亲这么紧张做什么?莫非这人是母亲派来的?”

刘氏咽了口口水,“当然不是!”

“那你这么紧张干嘛。”

“我……我只是担心你有没有事……”

“哦,这样啊,那母亲不必担心,这几人据说是有人派来救我的,所以并没有伤害我。”墨安然说着还很细心的观察刘氏的表情。

看到她这么心虚的样子,除了她们母女,谁还会这么想要她一个废物死?

“那就好……”

“可是母亲不想知道是谁处心积虑让他们放我出去的吗?”墨安然又道。

“这……只要你没事就好,母亲知不知道无所谓了。”刘氏说的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又漏了什么破绽,墨安然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可怕!

“哦~这怎么行呢?幕后之人是否查出,可是关系到女儿的清白呢。”墨安然慢悠悠的走到黑衣人身边。

第8章 是谁谋害了太子(2)

“你们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黑衣人看了看刘氏,刘氏狠狠的登了他们一眼,又收回视线。

“没……没有人,不知道!”这几个黑衣人只是刘氏随便找的人,她以为对付墨安然一个废物是绰绰有余了,没想到,还是她失算了!

“真的吗?昨天在牢房你们是怎么说的?真的不记得了?没关系,为了找出真凶,会有很多种刑法等着你们的,皇上是吗?”

君临威还是点了点头。

“你们确定不说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那种感觉,可是鲜少有人能够体会到的,我想你们应该不会怕的,对吗?”墨安然继续威胁。

黑衣人有些招架不住墨安然身上的气势,“我……我说,我说,是……”

还没说完,那名黑衣人直直倒了下去,另一名黑衣人也倒地,眸中满满的不可置信!

整个大殿乱作一团,谁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居然能在皇宫朝堂上堂而皇之杀死两个犯人!

墨安然检查了一下尸体,暗器直刺眉心!

究竟是谁!

君临威脸上乌云密布,这可是在他的地盘!人就这么死了!

可是,朝堂上,竟找不出任何可疑痕迹!

尸体抬走后,大臣们没有那么惊慌了,朝堂恢复安静。

“墨安然,如今人死了,你要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君临威皱眉。

“皇上不如让臣女去看看太子,或许从中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呢?”现在也只有这样了,她前世做杀手接触过医学方面,对中医也有些研究,即便不能找出幕后黑手,若是能治好太子的病也好。

君临威看向下方的一名俊秀男子。

墨安然也随着君临威的目光看去,这一看,惊住了,只见那人身形如玉,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好像感觉到墨安然正在打量他,他微微偏过头来,深邃的瞳孔一瞬不瞬的望着她,竟让她感觉寒气逼人!

墨安然不由的后退了两步,发现背后早已是虚汗一片!

此人绝对不简单,光是一身气质,就能让殿中一干男子自行惭晦!

那男子收回视线,朝着皇上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君临威这才应下:“好吧,流凌,你随着朕一同去看看。”

皇上所说的流凌,就是方才与墨安然对视的男子,东霓国的大皇子,自十岁表现出他的修炼天赋和炼药天赋后,皇帝便将他封王,赐给他无比荣耀的封号,是历史上唯一一个十岁便封王的王爷!

君流华是无数女子仰慕的对象,天赋异禀,如今十八岁的年纪就已经是名宗师天阶炼药师!

炼药师本来就少,整个东霓国不会超过十人,更何况是宗师天阶炼药师,整个东霓国也就这位圣尊王爷一人了!

相传他与皇帝的关系并不好,鲜少入宫,这一次,不知为什么,居然主动入宫,救治太子!

“退朝,摆驾东宫!”

皇上一下令,太监尖着嗓子说了声退朝众大臣走后墨安然也随着皇上去了东宫。

东宫是历代太子所住的宫殿。

皇宫到处巍峨,肃然之气,一到东宫,墨安然发现,宫内的摆设很普通,里面的每一件家具什么的没有一丝昂贵之气,由此可见,这太子不注重贵饰,并非是那种纨绔子弟,还是有资格当这个太子的。

小说

腹黑boss落魄妻 主角: 韩瑟, 华宇扬

2021-1-2 7:58:33

小说

婚情陷阱 主角: 楚瑜, 蒋乔婚恋情感

2021-1-2 8:01:3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