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溺宠失忆妻:主角: 楚盈汐, 赫连夜

五年前,赫连夜为了一个女人一掷千金,并和那个女人生下一个孩子,后人间蒸发,他至今未婚。,五年后。,“喂,爹地?我刚刚看到妈咪了,嗯,就在机场!”,他目光危险地眯起,嘴角带笑,“很好,我终于找到你了!”,但DNA亲子鉴定报告上,赫然写着不匹配三个字!
总裁溺宠失忆妻:主角: 楚盈汐, 赫连夜

第1章 私生子

A市机场。

熙熙攘攘的人群在附近涌动,人群之中,一个穿着十分时髦的小孩正茫然地张望着四周。他才转过头,便露出一张帅得惊天动地的小脸。片刻后,他才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父亲。

“喂,爹地?我刚刚看到妈咪了,嗯,就在机场!”

而此时此刻,一身休闲装束的简心拖着个沉重的行李箱,才下了飞机。她看着陌生而又繁华的都市,心中五味杂陈。

她终于到了这里。

正欲往前走,没想到迎面却撞上一个小肉球。她担心地低头,俯首便与自己身下的小奶娃撞了个四目相对。

空气似乎有瞬间的凝滞。

小孩帅得人神共愤,一抬头鼻子发酸,眼睛都红了,“妈咪……”

即便小孩模样可爱得让人心疼,泫然带泣的模样令人心碎,但简心还是皱了皱眉,为难而又勉强地应道,“小朋友,你认错了。麻烦让让好吗?”

简心声色清透,说话却有一种令人抗拒不了的力量。

她不喜欢小孩,也没功夫在这应付他。

然而她刚刚绕开,小奶娃又追了上来。他直接抱住简心的大腿,蛮不讲理地撒起了娇,“妈咪,不许走……”

简心的额头已经冒了汗,却怎么也甩不开脚边的小包子。她正准备将他拉开,没想到便迎面撞上一阵冷嘲热讽的声音。

“哟,简心,你在这还有私生子啊。这么熟门熟路的,还用我来接什么机?”

说话的人是简心姐姐赵雅如的好闺蜜白雪,说是来接机的,倒还不如说是帮着她姐姐来“监视”她的。此刻她双手环胸,视线冷冷地在简心身上游离,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鄙夷。

“我不是……”

简心话还没说完,白雪便冷嗤道,“少顶嘴!简心,你还真能耐啊,你要是砸了赵家和赫连家的婚事,你赔得起吗?!”

“我……”

简心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里却闪过一道精光。

在S市的时候,她拿赵家的“养育之恩”没有办法。但现在,已是S市了!

她不能任由白雪欺负,她得好好治治她,给她个下马威!

“白雪姐姐,你说得对,我不能砸了赫连家的婚事。不过,这个孩子真的不是我的。”

白雪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个机会,她得把事情闹大,毁了这桩婚约才好!

白雪和赵雅如从小就是好朋友,两人经常一起背地里商量怎么挤兑自己看不顺眼的同学。后来赵家来了简心,赵雅如便痛恨起了她。

赵家一直以来都有一桩娃娃亲,定在赫连家。但赫连家的两个儿子,一个荒唐至极,与名妓未婚生子,有个五岁大的儿子。一个双腿残废,终生不能下地。

赵雅如要是嫁过来,那无疑是把她推了火坑。因此赵雅如与母亲商量,马上给了“简心”一个表现的机会。送她来A市,让她代替赵雅如结婚。

可事实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赫连家的儿子再不堪,那在A市也是出了名的豪门。母女俩早就暗中想好,要把这桩婚事给掐灭。

当然,错得是算在简心的头上。且还得当众出错,让赫连家把婚退的“体面”一些。

这桩婚事,从一开始就是个大坑。

但简心却势在必得。

第2章 居然凶孩子

“不是你的?呵呵,那我怎么听见他抱着你喊你妈妈?好啊,你竟然背着赵家的人在外头有私生子,看我怎么替雅如教训你这个不要脸的!”

白雪冷冷说着,忍不住就想趁机“占点便宜”。 她从小就看着赵雅如她们欺负简心,现在,她也想趁机打她几下。好像若是能将简心打了一顿的话,她自己前些日子失恋的心情也能发泄一些。

她才举起手,哪里知道突然伸出一只小腿,直接绊倒了她。

“诶哟!”

随着一声尖锐的嗓音,白雪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她的声音引来了众人,所有人看着白雪发笑。

“多大的人了,还能摔跤!”

白雪气得不轻,抬头见还有人对着自己拍照,忙一眼看过罪魁祸首。她猛地瞪向了简心,见简心依旧面容淡漠,她再次狠狠瞪向她脚边的小奶娃,凶狠地骂道:“臭小子,你居然敢绊我!”

话音一落,小奶娃便紧紧抱着简心大声哭了起来。

“呜哇……有人欺负我……!”

随着小奶娃的哭声,不少人的注意力便投了过来。一转眼,就见白雪凶狠地瞪着孩子,周围的人已经开始路见不平。

“这么可爱的孩子,那个女人好凶!”

“是啊,居然这么大庭广众之下欺负孩子!”

简心看着周遭的“墙倒众人推”,忙不迭将脚边的小奶娃抱了起来,“宝宝,不哭不哭,是阿姨对不起你,阿姨要是厉害一点,绝对不会让你受欺负的……”

“呜哇……”

小奶娃继续大声哭着,所有人便又将矛头指向白雪。

“居然还一大一小一起欺负,还有没有王法了!”

白雪看着周围人指指点点,气愤道:“我凶别人,管你们什么事!”

“诶你这人,目无王法了啊?我告诉你,你这样的人在我们这里是要被抓去坐牢的!”

白雪才声音大了点,便即刻引起周围人的不满。她看着四周的人一时之间都站在简心的那边,更是负气地咬唇,“哼!简心,这笔账咱们日后再算!”

她跺了跺脚,正准备离开,迎面却撞上一堵坚硬的肉墙。

她抬头,却见到一个俊朗不凡的男人。男人脸色阴沉,轻蔑地俯视着她。

即便如此,白雪也忍不住红了脸。

“我……对、对不起……”

刚刚还凶悍的女人俨然变成了一个害羞的小女生。

而赫连夜却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沉声吩咐身后的保镖:“把她扔出去。”

“什、什么?!”

白雪简直不敢相信!

而事实已经由不得她相信不相信了。赫连夜轻哼一声,走向简心脚底的小奶娃,紧抿薄唇将他抱到了自己的身上。此时此刻,一大一小的两张脸横向展现在了一起……

简心这才认出来!这个白雪撞上的男人,正和刚刚喊着自己妈咪的小奶娃一模一样!

而现在,赫连夜眼皮微抬,沉沉的目光落在了简心的身上。他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看简心的时候仿佛穿过了她的衣服,直达内里。倏地,他目光危险地眯起,嘴角带笑。

“很好,我终于找到你了!”

第3章 亲自验身

“什么?”

简心微怔,她还未反应过来,赫连夜便已经拉住了她的手,不由分说直接将她带走。

“诶!你放手!”

无论简心怎么求救,都毫无作用。机场附近的人认识赫连夜,整个A市根本就没有人不认识他!既然如此,自是无人敢拦他!

他一路拽着简心,直接将她带到机场最近的酒店。一路风风火火,直接拉开酒店的大门,将她扔了进去。趁着简心趔趄之际,他反手锁门,连他儿子都扔在了外面。

“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这是非法监禁!”

简心话刚刚说完,赫连夜便朝她走近。他的气息实在迫人,那股子压力如影随形。简心下意识地开始后退。

他一个字不说,她便越来越心虚。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是赫连夜。”

赫连?想到机场那些人的表现,想着他这个独一无二的姓氏,简心极其机敏地就想到了自己要嫁的那个赫连家。

她微怔,下意识地问道:“你是我未婚夫?”

一提起“未婚夫”三个字,赫连夜脸色倏然一变。

绝无喜悦,只有难堪与受伤。

许是发了火,他拽起简心的手臂,狠狠将她往床上一扔!

事到如今,简心也不自觉地气愤起来,“你到底想干什么?提前履行结婚的义务吗?赫连家难道就是这样的家规吗?!”

赫连夜的面色爬满了恼恨,“楚盈汐,五年前你生下辰辰然后消失。五年后,你居然妄想嫁给我哥!”

“……”

什么?!

这信息量也太大了吧?

简心双眸睁大,随即反应过来,“诶,你搞错人了,我不是那个什么楚盈汐,我叫……”

赫连夜打断了她的话,“是不是,验验看不就知道了?你当年生下辰辰,还怕找不到你是楚盈汐的证据?”

简心怎么也没有想到,赫连夜所谓的验证方式竟然是——

嘶啦——

随着一阵清脆的布料撕破的声音,简心上身的轻薄T恤已经毁于一旦。简心诧异地看着自己只剩内衣的上半身,顿时羞愤地给了赫连夜一巴掌。

赫连夜头偏向一边,却即刻忽略她刚刚给自己的一巴掌,反而目光深邃地落在简心的肚子上。

她的肌肤白皙细嫩,偏偏腹部上有一道蜿蜒丑陋的伤疤。

他冷笑,又像自嘲,“楚盈汐,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简心看着他,一字一顿道,“这是我五年前做的阑尾炎手术,不是什么生孩子留下的疤。赫连先生,你真的搞错了人。我从来没有来过A市,更别说见过你。”

赫连夜依然不信,手已经扯向她的裤子。

简心见状,连忙用力抓住了他的手。她冷静下来,郑重其事道,“赫连先生,你的儿子就在外面,你真的要这样毫无顾忌地对我吗?如果你真的觉得那是我的孩子,我们也可以验DNA,不必用这样的方式。”

赫连夜松开了手,“好,就验DNA。”

第4章 监视

赫连夜派人给简心换了一套新的衣服,依旧是普通干净的T恤。她换衣服的时候,他竟一点避嫌的意思都没有,直到简心瞪着他,他才恍如回神。

楚盈汐的确不爱穿T恤牛仔裤,她是名妓,自然会穿最漂亮最亮眼的衣裙。

十分钟后,他带着辰辰,还有换好衣服的简心,到了自己的兄弟江新城处。

江新城医术高超,又是自己人,带她去他那做个亲子鉴定。一路过去,辰辰极其不安,即便如此,他仍然亲近并不喜欢孩子的简心。

“你真的不是我妈咪吗?”

辰辰黑漆漆的大眼睛里,泪眼汪汪的全是失望,就好像碎了的玻璃球。

简心也不忍说重话,“你的妈咪可能在其他地方,但应该不是我。”

“可是我喜欢你,我觉得你像我妈咪。”

简心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不喜欢孩子,根本不可能生孩子。无论她怎么说,都只会让这个五岁孩子的希望一次又一次地落空罢了。

半晌,三人已经落地。赫连夜的目光如监视一般落在简心的身上,寸步不离。入内之后,由赫连夜引见。江新城一身白大褂,见赫连夜“气势汹汹”前来,正欲调侃,冷不防见到赫连夜身后的简心,他犹如见了鬼似的。

江新城惊呼,“楚盈汐!”

简心上前一步,“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我叫简心,是赫连枫的未婚妻。”

她远道而来,就是为了嫁给赫连枫的。赫连枫,赫连家的大哥,是个残疾人。然而赵家人不知他的能力,只知他终生双腿不能痊愈,一辈子都只能坐轮椅。简心暗地里曾经调查过他,赫连枫的能力极其强劲,假以时日必然有所成就。

他可以帮助她,帮助她拿回自己的一切。

这一次,她对赫连枫势在必得。

而眼前的赫连夜,尽管他霸道凌厉,但他名声的确不好。据说他五年前为了个名妓一掷千金,并和那个名妓生下一个孩子,至今未婚。

江新城仍有些不信,目光在简心的身上打量着。

他看不出破绽。

赫连夜随即上前,挡住了他的目光。无论确定与否,她都与自己的女人长得太像了。如此,他便实在不愿意给江新城多看几眼。他沉声道,“给她鉴定。”

“鉴定?”

赫连夜抱起了辰辰,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柔声安慰道,“辰辰,一会进去不要怕。”

“好,有爹地在,辰辰不怕!”

简心眼皮微抬,见着眼前这对父子,心中冷不防五味杂陈。赫连夜虽然凶,虽然冷,对他的儿子却是极好的。

江新城从赫连夜的手里接过辰辰,又对简心道,“跟我进去吧。”

他的声音没有恶意,听上去却仿佛带了一根刺。简心本能地觉得,江新城并不喜欢自己。

入内之后,便是一系列的流程,之后便是等待结果。等待结果需要一天的时间,简心打算先回赫连家,可赫连夜却不肯相放。

“如果你真的是辰辰的妈妈,我绝对不可能让你嫁给我大哥!”

“好,等就等。”

简心预约了酒店,打算在酒店住一晚。没想到赫连夜却带着辰辰闯进了她的房间。

“你干什么?”简心无奈极了,“赫连先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不许我先去赫连家,我也答应你了,现在你又想做什么?”

“监视你。”赫连夜理直气壮。

辰辰连忙接口解释道,“妈咪,爹地是怕你又像五年前一样不打招呼就跑掉了。”

辰辰很早熟,也很聪明,半年前他为了寻找妈妈,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调查清楚了。直到赵家的人同意结婚,并且发来照片的时候,他机敏地发现和五年前自己母亲的旧照一模一样,便提前去了机场堵人。

路上,他才发了信息,把这些事告诉了赫连夜。

简心头疼,“宝宝,我不是你妈咪。还有,就算你爹地想监视我,也不用住在一个房间里吧。我是赫连枫的未婚妻,男女有别,这样真的很不方便。”

若是旁人看了,那是绝对要说闲话的!

第5章 生母

辰辰正准备戳戳父亲转告,转念一想,自己倒是有了个好办法,“是辰辰想和妈咪住在一起,辰辰想有妈咪抱着睡。呜呜呜,就一晚上……!”

宝宝说着说着,就卖起了萌,装起了可怜。

简心实在没有办法,她再不喜欢孩子,也不喜欢看孩子落泪。尤其那么可爱的孩子,眼泪一落下都像是落在别人心尖上。

“好,只有一个晚上。”

简心败下阵来。

不过,有辰辰在倒也好。有他在的话,想必赫连夜不会再做出什么发疯的举动。

从下午到达A市开始,简心就没有吃过东西。她肚子空空如也,便打电话叫了外卖。而那对在酒店房间里突出的父子俩,全都盯着她看,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他们这样,搞得简心都不好意思吃独食。

“你们想吃什么,自己点吧。”

简心没什么钱,所以叫的麻辣烫。两人吃都没有吃过这种东西,赫连夜看着手机,又看了看辰辰,显然是不放心自己的儿子吃这种东西。

“我让服务员送点餐点上来吧。”

赫连夜已经起身,酒店一般都会有食物送上来。

简心要不是怕在这里吃太贵,也不至于叫外卖。

可是辰辰看着简心点了麻辣烫,就也想吃吃看。

“爹地,酒店的东西辰辰吃过,但是妈咪的东西辰辰没吃过,辰辰想吃……”

赫连夜向来宠他,便只能应了下来,“可以,但是只许吃一次。”

“好的呢”

父子俩研究了一下,很快便聪明地将自己要吃的东西全部分类点好。简心接过手机,点了自己爱吃的,没过多久,麻辣烫便送上了门。

这家酒店住得起的都是贵人,附近的送外卖的都不敢怠慢。

东西到了之后,见包装如此,赫连夜更是一脸怀疑。他似乎连拆都不想拆开来,只是看着简心,疑惑地问,“你平时就吃这个?”

简心点头,“但也不经常吃,主要便宜。”

赫连夜心里一抽。

这些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以往的楚盈汐,她是从来都不会亏待自己的。只要她手里有钱,她恨不得吃最好的,用最好的。现在却……

辰辰已经将麻辣烫开了封,顿时香气四溢。

这个看起来很脏的东西,竟然还有这种味道。他黑漆漆的眼睛见简心无所顾忌地吃了一块小肉,他便也跟着吃了一块。

才尝了一口,他便睁大双眼,赞叹道,“好吃!妈咪喜欢吃的东西,都是最好吃的东西!”

赫连夜将信将疑,也吃了一口。

味道的确不让人讨厌。

三人吃过东西之后,简心便躺在床上玩手机。玩到八点左右,她起床。

现在要去洗澡了。

可尴尬的是,这个房间里还有其他两个男人。

“我要去洗澡了,你们先把头转过去。”

赫连夜唇角微钩,“你要在这里就脱衣服吗?”

简心满额头的黑线。

大哥,你儿子还在这里呢!可简心一转头,却见辰辰也跟着一脸疑惑。

好吧,这对父子是一个阵营的,她才是他们两个人的敌人。简心无奈叉腰,“我行李箱在这,我要拿换洗内衣。”

赫连夜不屑嗤笑,“你又没什么好看的内衣,还怕我们父子俩偷看。”

这句嘲讽算是戳到简心的心窝子了,今天下午,她的内衣就被他看到了!这个赫连夜,要不是他不由分说冲动地扯了自己的衣服,她能被他看光吗?

真是无语!

“那你更应该把头转过去了,以免不好看的内衣碍了你的眼!”

赫连夜冷声哼哼,“我们没有兴趣,你管你拿就是。”

话虽如此,但他还是遮了辰辰的眼睛,自己则低头玩手机,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简心松了一口气,她飞快地从行李箱里拿了自己想要换洗的衣物,随后便去了浴室。半个小时后,她浑身湿漉漉地出来,一道灼热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她清淡的面容上还泛着点点水光,一身清透的肌肤上仿佛天生就会晶莹闪烁。

赫连夜别开脸,她刚刚洗完澡的样子,太过诱惑!

以往的楚盈汐就喜欢在洗好澡后,趁着她身上水灵灵的,靠近他、诱惑他。她们都是一样的,每次洗完澡后便如出水芙蓉,晶莹得不像话。

赫连夜起身,去了浴室冲了一把冷水澡。

两人相安无事,辰辰则是睡在简心的怀里。

……

而此时此刻,鉴定科内。

江新城找了个教授帮忙一起鉴定,结果已经昭然若揭。

赫连夜的事情,他自然是优先安排。

“怎么样?”

“匹配度百分之九十九。”

江新城目光一紧,“这不可能!”那个女人说了,她不是楚盈汐。若她是楚盈汐的话,她绝无可能会同意嫁给赫连枫!

难不成,楚盈汐失忆了?

“新城,我已经测试过很多次了,匹配度就是百分之九十九。那个女人,就是孩子的生母,绝无意外!”

不,还是不会……

她怎么可能会是辰辰的生母呢?

江新城心里凌乱极了,他即刻打了电话,“喂?帮我调查一下简心。嗯,S市赵家的女儿,今晚就要,速度。”

第6章 女主人

翌日,三人一起去取鉴定报告。

江新城神色复杂,余光多次停留在简心的身上。他的样子,看得人实在很不舒服。

赫连夜开门见山,“结果怎么样?”

江新城恍若回神,他收回目光,言语哀切,“阿夜,我知道这些年来你一直想为辰辰找个妈妈。可是……”

“可是什么!”

他不仅仅是为辰辰找到妈妈,更重要的是,他放不下楚盈汐。五年前,她的离开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件事在他心里早已成为了一个死结。

他一掷千金买她初.夜,后来又与她时常在一起,半年的时间,两人足以培养起一段割舍不下的感情。他向她求婚,她却拒绝,声称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拖到一年后,生下辰辰,她便人间蒸发了。

五年来的日日夜夜,赫连夜一刻也没能忘了她的狠心。他从一个意气风发邪魅狂狷的少年,彻底变成了今日少言寡语冷淡肃穆的模样。

这一切,都是因为楚盈汐。

江新城不会让当初的往事重蹈覆辙!

他低头,沉声道,“对不起阿夜,我知道你的期盼,但事实未必能如你所愿。”

他将一份假的报告,递给了赫连夜。

鉴定报告书上,明显写着不匹配三个大字。并且在鉴定报告书上,还有权威教授的印章。

不匹配。

赫连夜心都停了一拍。

辰辰白皙可爱的面孔顿时皱了起来,如同揉烂了的一张白纸,“这么说……她、她不是我的妈咪?可是她和妈咪真的好像好像呢……”

赫连夜看着受伤的辰辰,呼吸都不住地凝滞。

辰辰从懂事开始,也一直跟着他怀念自己的妈妈。可是楚盈汐好像人间蒸发,怎么找都找不到。

简心看着这对父子俩,心里竟然也有些憋闷。

尽管最开始的时候,她明明期望的是得到事实。

“我送你回去。”

赫连夜话落,人已经抱着辰辰往外走。简心点了点头,忙跟了上去。

他送她回了赫连家。

三人一路无言,就连极其粘着简心的辰辰也没有说话。他坐在车子前排,时不时地透过后视镜里看着简心的样子。期盼而又失望的模样印刻在他稚嫩的脸上,实在令人心疼。

不多时,车已停在了赫连家的大门口。

赫连夜抱着辰辰,领着简心入内。

郊野别墅,周围虽是荒僻,可是这赫连家却装修得极为精致。极具现代感的欧式建筑,黑色的铁门栅栏。铁门栅栏能感应赫连夜的车牌,因而他停了两秒后,便长驱直入。

别墅的门口,两名女佣开了大门,便等在门口。

赫连夜停车,车钥匙扔给女佣身后的管家,管家会帮忙停车。

他入内,两名女佣恭敬迎接,“二少爷。”

简心跟在他的身后,却无人敢偷偷看她。她心里不自觉地有些压抑,好似这个赫连家,规矩似乎极其严格。一路入内,经过精心装修的别致的长廊,适才走到金碧辉煌的客厅,美艳的女主人叶宁美端庄地坐在那,喝红茶看报纸。

桌上整齐地摆放着一些进口水果和带着水珠的鲜花,看来这叶宁美生活得极为精致讲究。

简心上前,低声招呼道,“叶夫人。”

婚还没结,她不敢攀关系自来熟。叶宁美看着似乎端庄大方,但简心却提前做过功课。

她真的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叶宁美放下红茶,人却依旧坐在沙发上。她看着简心,嘴角含笑:“是赵家的姑娘?来来,过来坐。”

简心点头,走了过去。

“你这……”近看,叶宁美突然发现一件事。她忽而颔首看向赫连夜,再惊讶,她也有条不紊,举止优雅,“你真是赵家的女儿?”

“叶夫人,我的确是。”

简心心里有些不舒服。

她知道,这个叶夫人应当是见过楚盈汐的。她和楚盈汐长得一模一样,叶宁美绝对会讨厌她。

“不可能啊,我之前看过雅如的照片,不是你这个样子啊。”叶宁美声色疑惑,言语之间却全是试探,“孩子,你说实话,你到底是谁?”

“我是雅如的妹妹,因为从小寄养在舅舅家里,所以我跟我妈姓,姓简。”

叶宁美半信半疑,“原来如此。”

第7章 宴会

须臾,叶宁美又问道:“那雅如为什么不来?”

这话问的……

赵雅如嫌弃赫连家低调,A市与S市有钱的财阀更多,犯不着让赵雅如嫁给一个残疾人或者带儿子的人。她那样嫁过去,不是要照顾人,就是分不到家产,所以这事才落到了简心的头上。

但若是直接告诉叶宁美,叶宁美恐怕还以为简心是在挑拨离间。

思忖片刻,简心回道:“可能是舍不得家里人吧,我从小养在舅舅家,与父亲继母之间也没有太大的感情,他们便让我来。”

她的答案自然是满分,叶宁美心里头已经有了主意。

“你大老远来一趟,我总不能怠慢了你。我一会让吴妈带你去休息一下,你先在这住几天,之后的事情我们慢点再聊。”

“好。”

简心答应下来,便跟着所谓的吴妈去了一个干净的房间。

她人一走,赫连夜便带着辰辰也进去了。

招呼都不打一声,根本就没将她叶宁美放在眼里。

叶宁美倒也不恼,等吴妈回来之后,她这才低头看着自己的指甲,声音冷冷,“安顿好了?”

吴妈点头,“是。”

“我不喜欢这个简心,今晚我有个宴会,你通知她一起出席。”

“是。”

“宴会上怎么做,你应该清楚。”

“是。”

……

简心安顿好后,赫连夜经过了她的房门口。她扫了一眼经过的赫连夜,他丝毫没有看自己的意思。不知为何,她心里总觉得有些压抑。

迟了片刻,吴妈前来敲门,“赵小姐,今日太太有宴会,想带你一起过去。”

简心点头,“好,我会准备一下的。”

这几年,A市的经济发展早已远超了S市太多。叶宁美参加的宴会,应当奢华至极,全是A市的名流。简心才刚来,也没听叶宁美口头开出什么保证,她便带自己参加这样的场合。

一定有猫腻。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晚上,城市的霓虹闪烁,路灯如星光一般点缀在了地面。别墅虽在荒郊,到了晚上却依然灯火通明,看起来并不萧条。简心换了一身她所拥有的最名贵的衣服,化上了精致的妆容。

她虽然很喜欢穿休闲装束,但她同样也会打扮。

只是她极少打扮罢了。

整理好自己之后,吴妈已经过来敲门,“太太已经准备好了,赵小姐,你好了吗?”

“我好了。”

简心一身黑色礼服裙,精巧又不失体面。黑色给她干净的容貌多添了几分内敛,而她的妆容也恰到好处,不至于过于浓烈,却也令她平添了十二分的姿色。

只是这妆一画,她更像楚盈汐了。

当初那个名动A市,骗的A市所有太子爷纷纷砸钱想要包下的名妓楚盈汐。

叶宁美看了她一眼,心里更不适,表面却云淡风轻,“走吧。”

“嗯。”

简心点头,跟着叶宁美上了车。

宴会开设在别人的家里,似乎是叶宁美的朋友。A市名流本就不少,叶宁美的圈子基本都是贵妇,几个美艳妇人带着自己的儿子女儿,参加某个富豪太太的商业酒会。酒会上,有人敬酒“推销”自己的儿子女儿,有人则是夸夸而谈自己公司的新政策。

整个宴会觥筹交错,奢华极了。

叶宁美刚到,便有富豪太太亲自来接。据说是叶家的夫人,许是与叶宁美有裙带关系。

“姐姐,你来了。”钱莹莹亲自等在门口,见叶宁美的车一到,她亲自给她拉开了车门。见身后还有简心,她不自觉地微楞,“这位是……”

话说着,她却看着叶宁美的表情。

钱莹莹从嫁进叶家开始,就是个会看人脸色的。她此时看着叶宁美,不过就是摸不清喜好罢了。

叶宁美沉声回道:“赵家送过来要和枫儿结婚的女儿。”

赵家送来的,而不是赫连枫的未婚妻。

话里的意思极为明显,就是赵家想贴上来的,并非她赫连家想要的。

钱莹莹消化了她的意思,便直接无视了简心,领着叶宁美往里走。刚入内,几个女人便似乎接受到了钱莹莹的眼色,开始对着简心指指点点。

“这个女人好寒酸啊。”

“叶夫人怎么带这样的女人进来?”

叶宁美虽然是赫连家的女主人,但她却只让别人称呼自己为叶夫人。

钱莹莹则是称呼为叶小夫人。

“叶夫人身份尊贵,别是人家巴结上来的。”

声音层出不穷,皆是嘲讽。叶宁美回头,假装柔声安慰,“赵小姐,她们说的那些话你可别介意,这些女人来这里就是喜欢嚼舌根。”

简心可没有半分尴尬的意思,她微笑道,“嗯,别人的话,我从不放在心上。”

叶宁美笑容僵了僵,心中不自觉地冷笑。

果然脸皮挺厚,不过,这些话只是开始。

第8章 出丑

宴会开始响起了悠扬的小提琴声。舞池开在别墅院子的泳池旁,已经有人开始随着音乐跳舞。小提琴音宛转悠扬,泳池映着月光,波光粼粼。

名媛们争奇斗艳,在各个绅士的伴舞之下优雅地转着圈。

叶宁美突然停了脚步,冲身后的简心说道,“一会我进去有正事要谈,你就在这等我吧。若是无趣,你也可以找个男伴跳支舞。”

“好。”

简心点头,端庄地坐在一旁,她目光似是不经意,余光却始终盯着渐渐走远的叶宁美。

简心模样端庄秀丽,今日又化了清淡的妆容,此时在夜光中泛着一种幽冷的美。在这样的聚会下,这样独坐的女人总免不了要被搭讪。因此,片刻之后,便有男人站在简心的面前。

“小姐,能不能请你跳一支舞?”

简心摇了摇头,“不必了,我不会跳。”

男人却不依不挠,竟还强制地将简心拉到了舞池的中央。她刚刚走到那儿,便见一旁其中一个正在跳舞的女人目露精光,而后便用她丰盈的臀想要将她顶到泳池里头去。

这要是跳舞跳进了泳池里,必然被这些人统统笑死的。

简心却笑了笑。

呵呵,就这种把戏?

赵家的时候玩过不少次,她怎么可能上当?

她往边上一瞥,灵巧地躲开。随后她更是撇开陌生男人的手,轻声道:“不好意思,我人有些不舒服。”

随即人走开。

经过长廊,一路她寻思着叶宁美还有后招。想着一劳永逸,她便立刻在人群之中摸索。果然,很快她便见到了能帮助自己的人——赫连枫。

传说赫连枫从小双腿残疾,因此时常都是坐着轮椅。这样的聚会里,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自然十分瞩目。叶宁美没有带他儿子来,但是钱莹莹却未必不会叫他来。简心只想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见到了自己的未婚夫。

不远处的边上,赫连枫坐在一棵海棠树下,面容清冷孤立,宁静悠远,恍如与世隔绝。他不愧是赫连夜的兄弟,赫连夜肃穆霸道,他却清冷孤傲,眉眼相似,气质却极端地与众不同。

她笑了笑,上前一步。没想到身后的女人竟然追了过来,想拉着简心下水。

呵呵,想拉她出丑?她就给所有人都看一场好戏。

小说

风起云聚望君归 主角: 业冰菱, 翟天逸

2021-1-2 7:53:25

小说

腹黑萌宝小逃妻 主角: 艾小米, 云非夜

2021-1-2 7:57:1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