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霸总契约妻 :林郁娇, 龙盛全文精彩阅读

本是一场交易,,却不想意外失了心,,在爱情,亲情,友情的漩涡中挣扎无法自拔。,她花费四年的时间抹平曾经的伤口,,不料却掉入到更大的惊天阴谋当中。,“龙盛,我们两清了。”,“林郁娇,你这辈子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邪魅霸总契约妻 :林郁娇, 龙盛全文精彩阅读

第1章 你敢威胁我

“龙总,下面有个女孩拿着这个要见您。”刘卿恭敬地上一张烫金名片。

龙盛盖上手里的文件抬起头接过名片,丝毫不意外。“让她进来。”

林郁娇安静的等在大厅里,几个前台小姐的窃窃私语她都当听不见,看到刘卿走过来,才站起身来走过去。

“林小姐,请。”刘青将她一路总裁室的门口。“进去吧。”

林郁娇站在门口,才敲门进去。

那个男人站在落地窗前,长指间叼着烟,格外的优雅。

听到动静转过身来,走到办公桌前,灭掉指间的烟,拿出抽屉里的一张黑卡,薄唇微起,“两清了。”

看着男子食指和中指间夹着的黑卡,林郁娇并没有伸手接,抬头直视男人深邃的双眸。“我不要这个。”

“哦?”龙盛狭长的眼睛微眯,盯着眼前的女孩,清澈的眸子很是明亮。“那你想要什么。”

拉开座椅,慵懒的靠上去,宛如君临天下的王。似乎不管她提什么样的要求,对他来说都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

“我要你娶我。”林郁娇一字一顿的说道,声音不大,却很坚定。

龙盛妖孽般的脸上闪过错愕,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眼底翻滚的怒火。

眼前的女孩脸上没有一丝迷恋,仿佛只是一场交易。

龙盛将黑卡甩在桌上,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颚,迫使她抬起头。

“就你,也配?”嘲讽的话一字一字的砸在她脸上,毫不留情。“卡里的钱足够林氏暂时的运转了,识相的话拿着钱滚,不然…”

林郁娇没有闪躲,直视龙盛锐利的眸子。“我记得龙先生当时说的是可以答应我一个请求,怎么?龙氏集团的总裁也有说话不算话的时候。”

林郁娇轻笑,眸子里都是讥讽。

“激将法没有用,拿着卡走人。”龙盛用力甩开她的下颚,林郁娇踉跄几步跌倒,伸手卡扔在她面前的地上。

这个男人还有没有风度了,林郁娇感觉脚踝传来一阵疼痛,却咬着牙捡起地上的卡站起来替到龙盛面前。

“龙先生,我想你搞错了,我不是来求你的。如果我记得没错,阮小姐最近在准备竞选影后,一定不想传出不利的绯闻。”

卡里的钱是够林氏运转一时,却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林氏需要的是一个强大的靠山。

“你敢威胁我?”冷漠的面容再次染上一层霜,大掌这回直接掐上林郁娇纤细的脖子,窒息的感觉林郁娇眉头紧皱,却没有畏惧半分。

不是她不怕死,而是容不得她畏惧。

“是,我是威胁你。”林郁娇伸手将他摁在她脖子上的手指一根根扳下来,退后几步靠着门才接着说。“龙先生好好考虑一下。”

不等龙盛回到,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龙盛靠在桌子上,盯着林郁娇离开的方向。

敢威胁他的女人,她还是第一个。小小的林氏,早该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龙盛拿出手机,余光便看到刘卿走了进来。

第2章 这不是你希望的

“有事?”

慵懒的靠在桌上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一口。

“龙总,刚刚老宅打来的电话,说…”刘卿犹豫了一下,抬头看了眼龙盛不耐的脸色才接着壮胆说道。“说如果龙总这个月还不找个女人结婚,那么…阮小姐…”

刘卿终于还是犹犹豫豫没有说完,不过意思也已经清楚。

“要将心怡怎么?和她一样消失吗?”龙盛没什么表情,扶着桌子暴起青筋的出卖了他暴怒的情绪。

烦躁的将烟头丢在昂贵的地毯上,伸脚踩灭,目光触及刚刚掉在地上的卡,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光。

兴许,他刚刚应该答应的。

林郁娇从公司开完会出来,揉揉酸痛的肩膀,这次经济危机让股东们动荡不安,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挺多久。

一辆银白色的跑车停到了她的面前,刺耳的急刹声,听得人头皮发麻,车窗摇下来,他冷漠而妖孽的容颜出现,微薄的唇勾起。

“你怎么来了?”林郁娇双手揪着斜挎包的肩带,疑惑盯着车里的人,冲动的问出了声。

“你先前说的事,我答应了,上车。”

答应了?

其实,林郁娇并没有做什么希望,毕竟,只手遮天的龙盛确实不是她可以威胁的。

“龙先生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从车头绕到副驾驶上车,林郁娇才开口问道。

从上午到现在不过几个小时,她可不会认为是她的威胁起了作用。

“这不是你希望的?”龙盛发动车子剑一般冲了出去。

林郁娇连忙系上安全带,盯着男人完美的侧颜,不得不说他有让任何女人着迷的资本。

但,林郁娇并没有兴趣,她深知他就是毒药,沾染及猝,碰不得的。

“这是我希望的,但以后我们是合作伙伴,我总得要知道你需要我干什么吧。”她不喜欢糊里糊涂的做事。

“你不需要知道,只要做好你的龙太太就行了。而且…”龙盛侧头盯着副驾驶的女人,“你觉得你有拒绝的权利?”

她确实没有,林郁娇也不再多问。“她随便找个地方停下来吧。”

几分钟,车子稳稳的停在路边。

林郁娇掏出电脑霹雳吧啦打了起来,几分钟便将手里的电脑替到龙盛面前。“你看看,没问题到时候就打成合同,一式两份。”

龙盛眉头微皱,伸手接过,轻轻念了出来。

结婚协议:

1.男女双方结婚后,互不干涉自由。

2.协议有效期一年,一年之后和平离婚,各自娶嫁,互不干涉。

3协议期间,不行房事。

读到第三条,林郁娇脸上闪过一丝可疑的红晕,有些不自在的顺了下头发。

龙盛嘴角轻哼,视线顺着她微红的小脸落下,停留在她的事业线上。“就你这样,我会碰你?”

林郁娇抿着唇,顺着他的视线落在自己胸上,神情更加不自在,却嘴硬。“龙先生这样的我也没有兴趣。”

这在男人眼里无异于是种挑衅,龙盛竟有种将她撕碎的冲动。半晌,龙盛邪魅一笑,忽然靠近她的耳边。“最好是这样,但该怎么做,该履行多久,都是我说的算,听懂了吗?”龙盛温柔的语气就像主人对待宠物。

伸手按下删除键,龙盛对她邪魅一笑,看似温柔的他心底却藏着一只恶魔,让人不颤而立。

林郁娇下了车,回到家中,怎么也忘不掉他邪魅的容颜。

兴许…

招惹龙盛是个错误的决定,但为了林氏为了父亲他也只能将这个错误继续下去。

裹着浴巾倒在床上,想到今天在车里的情形,林郁娇觉得怎么也睡不着,转身坐起,换了衣服,拿起车钥匙去了附近酒吧。

嘈杂的音乐,昏暗的灯光,群魔乱舞。却能让人停止思考,沉浸其中。

两杯烈酒下肚,林郁娇便感觉头昏昏的,撑起身子准备离开,一时无力,差点摔倒。

窥视已久的胖男人立马上前,扶住林郁娇软下去的腰身。

“小姐,我送你去休息吧。”

胖男人拉着人往外走,油腻的猪蹄子还在林郁娇的腰身上揩油。

真软,果然是个尤物。从她进来,他就注意到了。

“走开。”林郁娇还没有完全醉,伸手推开旁边的男人。

胖男人怎么会让熟了的鸭子疯了,不但没松手,反而使劲将人拽向外面。

“唔!”刚到门口,被人迎面一拳,向后倒去,手自然也松开了。

“啊!”林郁娇正好用力挣扎,突然来的失力,差点摔倒在地。却被一个有力的臂膀带进怀里,顺势搂住。

惊吓过后,林郁娇也清醒了不少,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熟悉的面容,小脸上染上怒容,手比脑子更快,一巴掌甩在了俊俏的脸上。

清脆的响声引来众人的围观,邹奇逊平静的眸子瞬间乌云密布。“小娇,几天没见,你胆子倒是肥了。”

林郁娇推开他,厌恶的神情写在脸上,邹奇逊却早已习惯。

被打在地上的胖男人挣扎的站起来,凶狠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一旁的黑衣男人拉了下去。

“别叫我的名字,让我恶心。”林郁娇颠颠撞撞冲出门。

第3章 他娶的人是我

邹奇逊并没有去追,只是站在原地抚摸被她扇过的地方,黝黑眸子里的光闪过一丝幽深的光。

林郁娇,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慢慢耗。

“呵,龙少没想到你女人还挺抢手啊。”慕容赡不怕死的调笑。

靠在走道栏杆上的男人转过身来,一记冰冷目光打在他身上,慕容赡连忙举起双手投降。“OK,挡箭牌,你的挡箭牌。”

龙盛嘴角轻勾,眸子深不见底,回到自己座位上,端起酒杯一口干尽。

慕容赡不知从哪听到的消息,将他拖出来八卦,没想到到是看了一出好戏。

不过…

“挡箭牌也不是能窥视的,去查查。”

慕容赡有些惊讶,还未开口龙盛已经站起身子离开了。

快下班的时候,林郁娇手机响起,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

“到龙氏来。”那头冰冷命令式的声音响起,说完便挂了电话。

林郁娇讨厌这种口气,却不得不收拾东西赶往龙氏。

前台站着的还是上次那个小姐,显然认出了林郁娇,一脸不屑冷漠开口。“又是你?预约。”

林郁娇露出职业微笑,礼貌的解释。“没有,是龙先生让我来的…”

“噗!”林郁娇还没有说完,前台小姐已经很不给面子笑出了声。“总裁主动约你,我没听错吧。”

话语里充满嘲讽,让林郁娇也动了怒,压抑着怒火开口。“这你管不着,你的职责只用上报就行了。”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跑到这里想勾引他们总裁,还敢对她指手画脚。

“你…”

前台小姐气愤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道娇俏的声音打断了。“发生什么事了?”

林郁娇抬头,只见看阮心怡从外面款步走来,精致妆容的面上挂着一幅大框墨镜,脸都被遮住了大半。

见到阮心怡,前台小姐连忙恭敬的回答。“阮小姐,这个女人三番两次跑到我们想勾引总裁,还说总裁约了她,龙氏谁不知道阮小姐您才是我们准总裁夫人啊。”

听到她那么夸自己,阮心怡先是面上一阵娇羞,才低声呵斥。“不要乱说,确实是盛叫她来的,我带她上去,你先去忙。”

前台小姐听阮心怡这么一说,才横了林郁娇一眼,回到自己岗位上。

“林小姐,跟我来吧。”看不见她的眸子,嘴角勾起大方的笑容却透着不善。

如果拒绝,反倒显得她小气了,林郁娇跟着她进了电梯,电梯直接上顶楼,静谧的空间只有两人。“林小姐,奉劝你一句,盛不是你招惹得起的。”

林郁娇回眸,勾起一抹妖媚的笑。“可我已经招惹了。”

没想到她这么不识抬举,阮心怡暗自咬牙,眸子里透着一股狠厉。“你会后悔的。”

后悔?

“兴许会吧,但似乎与阮小姐没有关系。”

电梯已经到了,林郁娇淡淡回了句,便直接朝外走去。

无论她与龙盛是什么关系,都已经触及到了阮心怡的利益,她们注定是敌人关系,自然没必要客气。

阮心怡这么大,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忽视过,怒不可遏,忽然眼珠一转,跟上去在林郁娇迈开步子的时候抬脚一绊。

“哗”

林郁娇整个人栽向地面,狼狈不堪。

幸好总裁办公室这一层没什么人,不然都不知道多少人看热闹了。

“没想到光鲜亮丽的大明星是这种人。”林郁娇站起来,咬牙切齿中还透着一丝狼狈。

“我可是为了林小姐好,前面的路更滑,还不如摔在这儿,你说是不是?”阮心怡幸灾乐祸的看着林郁娇,漂亮的脸上还透着一丝恶毒。“盛是不会喜欢你的。”

“看不上我,娶的也是我而不是你不是吗?”林郁娇反唇相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也不是好欺负的。

第4章 没人敢为难你

一针便戳中了阮心怡的痛楚,她跟龙盛的绯闻不是一天两天了,在大家眼里她就是准龙太太,却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林郁娇给夺了先,叫她怎么不呕。

“你…”

阮心怡怒不可遏的抬起手,眸光却瞥见那个高大的身影,心头闪过一技,抬起的手使劲拽住林郁娇,嘴里大声喊着。“林小姐,我求求你了…让我见见盛。”

“你干什么啊?”林郁娇被突然来得变化镇住了,用力挣脱,却轻轻松松将人甩了出去。

“滚开”

林郁娇还没反应怎么回事,手臂被人一把甩开,力道大得将她整个身子甩出去,只感觉穿着高跟鞋的脚一扭,痛的失去知觉后摔倒在地。

“你没事吧。”龙盛大步走到阮心怡将人搂进怀里,语气瞬间温柔。

“盛…我知道你要娶林小姐为妻了,我只是想到公司看看你…”阮心怡搂紧龙盛的腰,白皙的小脸上挂满泪珠,完全不见刚刚的盛气凌人,不愧是戏子。

“公司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没人敢为难你。”龙盛许下承诺。

阮心怡高兴点点头,也没在乎双手被龙盛不动声色的从腰上拿下。

龙盛将人扶起来,交给一旁的刘卿,居高临下的盯着林郁娇,薄唇冷冷的吐出两个字。“道歉。”

林郁娇自嘲一笑,郎情妾意啊,是她不该插到中间去,不过她有什么办法了,忍着脚疼站起来,挺直脊梁。“对不起。”

龙盛错愕,怒火消散了大半,在他印象中她并不是这么容易妥协的人。锐利的眸子盯着林郁娇,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却一无所获。

阮心怡更是错愕,本来还想趁这个机会好好教训她一下,但她就那么低了头,这一肚子火都没地方发。

林郁娇自嘲一笑,眼眶有这个红。“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站住,跟我来。”龙盛不悦的开口。

这命令的语气让人讨厌,林郁娇却顾不得脚疼。跟上他的大长腿。

“盛…”阮心怡拉着龙盛手臂,一脸不舍。

“我还有事,让刘卿陪你去看医生,我晚点过去看你。”龙盛将手抽出来,直接走进电梯,林郁娇立刻跟了进去。

到了车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去哪里?”

“回老宅,我爸要见你。”

“什么?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想过要去见家长的准备,但是没想到这么突然。

“现在知道了。”不理会林郁娇的焦急,龙盛悠闲的开着车。

“我…”我都没有准备礼物,林郁娇有些窘迫。

车子在平躺的道路上飞速行驶,终于在一座古老的四合院前停了下来。

下车,一丝清凉的风袭来,沁透心脾,舒爽不已。

“愣着干嘛?提东西。”龙盛绕到车后,打开尾箱。

龙盛居然准备了东西?

提着礼物跟着进了门,客厅不大,都是竹木色的,含有一股墨香。

“回来了。”一个男人从楼上走出来,穿着居家服,随和平静,与生俱来的强者之气容不得人忽视。

林郁娇立马站直点头打招呼。“龙董事。”

虽然以前没有接触商界的事,但龙氏集团的创始人龙旭白手起家,纵横商场的事迹却是每个a市的人都知道的。

不过在三年前龙旭突然退出了董事会,一切事物都由龙盛来打理,那时候龙盛才23岁,刚大学毕业,大家都说龙氏怕是要完了。却不想龙氏在龙盛发展得更好了,甚至一跃成了a市鹤立鸡群的上市公司,再无人可以匹敌。

“嗯。”龙旭微微点头,刚满五十岁的年纪,两边的鬓发已经白了不少。

果然,龙盛的惜字如金是有遗传基因的。

林郁娇刚将东西放下,就被龙盛一把拉起来,朝门口走去。

“人你已经见过了,三日后我们会举行婚礼,希望你能信守承诺。”

三日后举行婚礼?

林郁娇惊讶的抬头看着龙盛,这么快…不过,快一点更好。

“我想和林小姐单独谈谈。”龙旭并没有直面回答龙盛的话,目光看向林郁娇示意她跟着上楼。

林郁娇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目光飘向龙盛。

龙盛抿着唇,却并没有反对,林郁娇只得抬着痛脚跟了上去,明天估计走不得路了。

楼上的格局与下面是一样的,和你都是木头做的,却让人感觉很结实。

进了书房,里面有一张大书桌,以及一套品茶的桌子。

第5章 争执

龙旭坐到主位上,示意林郁娇坐下来,给了她到了杯刚沏好的茶才淡淡开口。“我知道你和龙盛并没有在一起。”

林郁娇哑然,手里刚端上的茶成了烫手山芋。

刚刚上来就猜到他是在怀疑什么,她也做好了打死不认账的准备。但他那么直截了当的说出来,林郁娇反倒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得静静摸着茶杯身,听后下文。

龙旭喝了杯中茶,又沏上。

才靠到椅背上,盯着林郁娇的眸子里闪烁着精明的光。“相信你也知道他一直和那个女明星在一起,坦白说,我并不喜欢她。”

女明星?

阮心怡…

“所以…龙董您的意思…”嘴上这么问,林郁娇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破坏他们。”龙旭依旧神清气定模样,仿佛只是在说扔掉不喜欢的花草一样简单。

林郁娇心里却有一万只草泥马蹦腾而过,让她去破坏龙盛和阮心怡,这无异于在太岁头上动土。

她的目的只是想找个强势的依靠,并没有棒打鸳鸯的爱好。

“我想…”林郁娇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便被龙旭截断。“林小姐,我知道你在想说什么,林氏我们龙氏可以罩着,自然也可以与邹氏合作。”

什么?

林郁娇愣了一下便后恢复淡然,嘲讽一笑。也是,他可是白手创造了龙氏的人,有什么能满得过他。

她耸肩,“看来我没得选择。”

“不,林小姐是聪明人,已经做出了最好的选择。”目的已经达到,龙旭站起来就手扣在身后,率先走了出去。

真是入了贼窝了,林郁娇暗暗吐槽,也跟着出去。

楼下,龙盛他们下来,也站起身来。

“吃完饭再走吧。”龙旭看了眼腕表,开口说道。

龙盛脸上有些不耐,却还是坐了下来。

简单的三菜一汤端上桌子,龙旭夹了块鱼放到龙盛碗里。“我记得你喜欢吃红烧鱼。”

龙盛睨了一眼,直接将碗里的鱼丢到桌子上。“现在已经不喜欢了。”

龙旭脸上升起一丝不悦,好似漫不经心的开口。“那是不是以前的人也不喜欢了?”

“啪”的一声,筷子摔在桌上,“啪”的一声,凳子倒地,吓得旁边林郁娇小心脏一跳。

这吃饭比打仗还恐怖啊!

“她在哪里?”龙旭撑着桌子,盯着对面的人,眼睛已是火海。

当时她消失了,他四处查找不到,以为她已经被父亲解决了,但最近他却有了新的消息。

他发誓,对面的人如果不是他父亲,他早就揍得他什么都吐了。

林郁娇静静地坐在旁边,认识龙盛不久,却看得出他是个冷静深沉的人,是谁让他如此失控,身上的怒气让人有些害怕。

对面的龙旭却不当回事,将筷子放下,半靠着凳椅。“叫你的人不用浪费力气了,找不到的。”

“这么说,她真的没死。”龙盛有些激动。

“和死了没什么区别,你也找不到。”龙旭将话说死,眉宇之间却流露出一丝担忧。

“那我们走着瞧。”龙盛压抑着怒火,扯住一旁的林郁娇的手腕,拖着直接像门口走去。

林郁娇一时没反应过来,“啊!”脚上传来撕裂的疼痛。

第6章 挑衅

“怎么了?”龙盛冷着眸子,盯着满头大汗的女人。

“脚扭到了。”在不说出来,她怕脚都会断了去。

“麻烦。”龙盛脸上划过一丝尴尬,低头咒了声,却还是弯腰将人一把抱起,朝门口走去。

龙旭看着走出去的两人,眸底划过一丝期翼的光。

龙盛将人丢进副驾驶,才绕过车头走进车内。

“你手也受伤了?”龙盛侧目看着座位上的小女人,头发掉落几根,有些凌乱,比起之前呆板的样子有几分可爱。

“啊?”林郁娇茫然抬头。

“系好安全带。”

“哦。”林郁娇乖乖系上安全带。

真是…不毒舌会死啊!林郁娇忍不住暗自吐槽。

“老头跟你说了什么?”

要不要说实话,林郁娇有些为难。说实话,估计他得再掐她一次,但说谎瞒得过龙盛吗?

“不要说谎,你知道后果。”冷冷威胁。

她就知道,有其父必有其子,动不动就威胁人,林郁娇只得老老实实交代了,悄悄打量龙盛,车子早已发动,在林间穿梭。

大约来了半个小时,才回到市里。来的时候都没注意,有这么远,走路的话估计天亮都到不了市里。

车在林郁娇居住的小区停了下来,龙盛才按下解锁键。

林郁娇直接打开车门瘸着脚下车,本想去扶她一把的龙盛愣了一下,收回了手。

“婚礼定在三日后,你准备一下。”龙盛冷漠命令。

不需要她的回答,白色的车身已经击尘而去,估摸着是急着去看阮心怡吧。

林郁娇站在原地,嘲讽一笑,忽然觉得身子有些凉,拖着脚上了楼。

三天后,盛世婚礼在五星级酒店举行,记者也是当天才知道的,将酒店围了个水泄不通。

林父还在医院里,不能出来。

林郁娇独自走向台上的男人,曾经无数次梦想过结婚的场景,如今觉得有些天真得可笑。

男人温热的手掌牵着她的冰凉的手指,走到神父面前宣下誓言。

一切都那么真实,又那么虚无。

“哥,你快回来,林小姐嫁给龙氏总裁龙盛了。”

“你说什么?”飞机即将起飞,邹奇逊暴怒从椅子上站起来。“派车过来,我马上回来。”

挂掉电话,邹奇逊起身向机舱口走去,却被人拦了下来。“邹总,麻烦配合一下。”

“什么意思?”邹奇逊手靠在背后,悄悄拿起手机,目光冰冷的盯着眼前的男子。

“我说了,请邹总配合一下。”男子目光直视邹奇逊身后,意思十分明显。

见被发现,邹奇逊大方的拿出手机,勾起嘴角。“我要是不呢?”

男子掏出枪,邹奇逊脸色一变,瞄了眼周围,商务舱的人都站起来了,不甘心的说道。“我与龙氏一向井水不犯河水”

不用说,整个飞机都是龙盛的人,一开始就算计好的,他又说h市的生意怎么可能突然出了问题。

轰隆隆的声音传来,这边飞机已经起飞,而那边的婚礼也在如火如荼的举行。

林氏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公司涌入大家眼球,凡是有点沾亲带故的都不请自来,借着跟她打招呼的间隙和龙盛攀谈几句。

一轮应付下来,林郁娇因为穿的高跟鞋太高,脚底心生疼,只想找个地方将鞋脱下来。

趁着大家都围着龙盛,林郁娇转身躲到了角落里坐下,迫不及待的将鞋脱下舒缓脚趾。

“我们的新娘子怎么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阮心怡端着两杯红酒走过来,将一杯替到林郁娇面前。

第7章 意外遇袭

“我敬你一杯,祝你和盛百年好合。”

柔弱的声音含着咬牙切齿的味道,林郁娇柳眉一挑,接过酒杯站起来,没穿高跟鞋,高挑的身材气势不输分毫。

不管从哪个角度说,他们都不可能成为朋友,还不如痛快点,做敌人。

“谢谢。”一口喝下杯中的酒。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酒喝多了,这杯酒下肚感觉火辣辣的不舒服。

见林郁娇空了的酒杯,阮心怡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才喝下杯中的酒离开。

如日中天的事业她自然不会放弃,所以她甘愿让出未知的龙氏总裁夫人的位置,但是她会让她知道,龙盛人是她的,心也是她的。

她碰她的东西,她便毁了她。

感觉身体越来越不舒服,林郁娇连忙起身回了想回酒店的房间,肚子里火辣辣的感觉漫布全身。

才进电梯,旁边闪过一道黑影,一个瘦弱的男人跟了进来,林郁娇一心抵抗身体上燃起的火,并没有当一回事。

林郁娇靠在电梯墙上,冰冷触感让她感觉很舒服。电梯停在男人按的8层,电梯门打开,男人突然一把抓住林郁娇,将她拖出门外。

“你是谁?”林郁娇这才意识不对劲,想挣脱,却敌不过男人的力气,被拖着离开。

男人一直将林郁娇拖到开好的801房间里,将房门反锁,才松了手。“我是让你舒服的人。”

说完一脸淫笑的接近林郁娇,林郁娇突然反应过来,从阮心怡向自己敬酒,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她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林郁娇伸手狠狠掐了大腿一把,企图保持清醒。

“我现在只想享受美人恩。”男人并不买账。

他又不是不知道龙盛是谁,真的放过她,他怕是没命拿这个钱,还不如睡了她,到时候都赖在她头上,自己拿着钱走人。

没想到林郁娇中了药还能这么清醒,男人决定速战速决,直接扯过林郁娇,伸手解她的衣扣。

林郁娇惊恐的朝床头躲去,男人紧追不舍。

身体越来越无力,眼见男人扑过来的身影。林郁娇有些绝望,真的这样完了吗?

忽然,手指碰到一丝冰凉,是烟灰缸,林郁娇拿起烟灰缸像他头上砸去。

“呃!”

男人吃痛退开,林郁娇趁着这个间隙爬起来打开门锁跑了出去。

“贱.人!”

男人啐了一口,捂着鲜血涌出的头就去追。

同层楼,1801房间。

阮心怡算了下时间差不多,才拨下龙盛的号码。

“盛…我身体不舒服,你能不能送我去医院。”阮心怡努力让自己声音听起更加嘶哑。

“你在哪?”果然,龙盛立刻紧张起来,冲旁边的人给了个抱歉的眼神便放下酒杯。

“嗯…801”阮心怡模糊的说着,便挂掉了电话。

她相信这样龙盛很快会去801,到时候…漂亮的眼睛里划过一丝阴狠。

龙盛听到那边没了声音,立马进电梯按下8楼。

林郁娇疯狂的在走廊上奔跑,可以是脚却软弱无力,没跑几步就被猥琐的男人抓住。

林郁娇一惊,伸脚向男人下体踢去,男人却早有准备,向右一闪,没踢中,却惹怒了他。

“贱.人,既然你想当众表演,我就满足你。”一把夺了林郁娇的簪子,丢到一旁,伸手粗糙的扯下她薄薄外套,埋到了她的脖子上。

“啊…”羞辱感令林郁娇大叫。

第8章 无聊的把戏

“叮咚!”

电梯门开,龙盛修长强劲的大腿迈出电梯。

映入眼帘便是这样一副不堪入目的情形。

这个女人,究竟是有多不把他看在眼里,婚礼还没有结束,便迫不及待跟别的男人在这里乱来。

“你们在干什么?”满是怒火的声音冷然响起。

两人都是一惊,猥琐男人先反应过来,丢下林郁娇便朝楼梯间逃窜。

林郁娇松了一口气,望了眼龙盛。抿着嘴站起来,准备回房间,体内的欲火依旧翻滚得汹涌,她要去冷水里泡泡。

“你什么意思?”

被他抓奸在床,还敢这么嚣张。

一直冷静的龙盛感觉全身愤怒的细胞都被挑起,恨不得分分钟捏死她。

“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林郁娇继续朝电梯走去。

跟他解释,他会相信她吗?呵,恐怕是一个字都不会相信吧!

今天不给她一个教训,她以后会当他死了吧。

几个大步过去,直接将人扛上肩头,朝电梯走去。

打开总统套房的房门,顺脚踢上,两人一把甩在床上。

“说,怎么回事?”龙盛掐着她的下颚,迫使她抬头。

林郁娇闭上眼睛,刻意避开男人温热的身体,这样下去,她会忍不住的。

“说话!”

高傲的龙盛何时被这么无视过,他现在气的都想打女人了。

“呵,我们不过是合作关系,你凭什么质问我。”林郁娇睁开眼睛,嘲讽的望着龙盛。

她现在只想激怒他,让他赶紧离开。

龙盛的脸色更加黑了,盯着她的眸子里粹出了冰。“我好像说过,这场游戏的规则我说了算。”

猛的低头挫住了她漂亮的耳垂,一路向下划至胸前。

龙盛疯狂的撕咬她娇嫩的肌肤,他已经分不清是惩罚还是什么。

“不要…”林郁娇轻吟,手却不由自主抱住男人的头,将他压向自己,索要很多。

刺耳的铃声却突然响起,欲求不满的眸子闪着怒火,掏出手机,看到上面的备注,才微微一惊,接起电话。

“盛…你在哪里,我好难受…”哽咽的声音从那头传来,龙盛的情绪彻底清醒。

直接站起来,单手扣上刚解开的皮带。“我马上过来。”

躺在床上的林郁娇不满的轻吟,身体依然火热,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再她他一眼,林郁娇咬牙爬起来,在浴池里放满冷水,将自己泡了进去,火热的感觉慢慢褪去,神智已经完全清醒了。

他手机上跳跃的名字她是看到了的,林郁娇自嘲的笑了。他们不过是契约结婚,他凭什么要顾虑她呢。

退下热潮,林郁娇舒服的靠在浴缸里睡到了,直到被一阵铃声吵醒。

龙盛?

他打电话来干什么?

犹豫一会才按下接听键。

“盛……”淫秽的声音传来,是阮心怡。

真是无聊的把戏,将手机丢在一旁,扯过浴巾擦干身体。

她倒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顶着两个熊猫眼下楼吃完早餐,便直接去了公司。

才到办公室,电话铃声便响了起来。熟悉的号码令她心脏一跳,才缓慢接起。

“喂?”

“出来,我们见一面。”邹奇逊声音在那头响起,冰冷的如同一条毒蛇,穿过电话掐住了她的脖子。

摆脱了控制,他立马飞回了国,想找她却发现根本近不了身,这几个小时他都快抓狂了。

小说

盛宠豪门宝贝妻 主角: 米思萱, 穆少凌

2021-1-2 7:38:15

小说

情有所依夕如故:檬檬, 尤泽小说阅读

2021-1-2 7:41:4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