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婚盛爱宠入骨 主角: 木绾绾, 封邢

“木绾绾你这女人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成?”封邢总想不通为什么他明明备受A市追捧,可却屡屡在木绾绾的跟前栽倒。,后来封邢也不打算想通,直接将木绾绾娶回家门,就算她是石头心,日久总能生情,他还就不信他堂堂封家大少耗一辈子的时间在木绾绾身上,她这个石头还不开花!孙猴子都能喜欢紫霞仙子,木绾绾也能喜欢他封邢!,木绾绾本来打算三年本本分分的过去,结果封邢这男人跟个牛皮糖一样,缠着她三年连抱了两崽子,这两小没良心的崽子还帮着他爹看着她,生怕她改嫁……
甜婚盛爱宠入骨 主角: 木绾绾, 封邢

第1章 我以为我们可以爱一辈子

酒是个好东西,能让人宿醉,也能让人忘记一些不该再想起的人,可为什么她这么想忘记的那个人,偏偏在她眼前没办法消失?

“苏廷安,你真的好狠……”眼泪再一次从眼眶中滑落下来,滑进木绾绾的唇瓣里,那味道……真咸呐。

从青春年少时,她第一次看到那个少年,再到即将迈入社会至极,看着他一夜成长,她爱了那个男人整整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足够她挥霍?

可换来的,却不过是一句,“木绾绾我恶心你,恶心你们整个木家。”

“呵呵……”木绾绾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端着酒杯晃着杯中的酒,弯起了一抹苦涩地笑容,“我也恶心我自己呢。”

恶心那么喜欢你的自己,恶心那么卑微的自己,恶心生存在木家的自己,可这一切她有选择吗?她能选择吗?

情非得已,荷尔蒙要爆发时,她管不住自己,投生在木家她更是无力选择,所以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是什么……

嘭——

酒杯被木绾绾砸落地上,惊了一屋子的人,她却笑得雍容淡雅,“手滑了,我去一下厕所。”

说完,木绾绾走出了房门,离开房门之际却听到耳侧传来旁人的讨论声。

“木大小姐怎么了?”

“还不是今天苏廷安跟林家的千金订婚了?上学的时候谁不知道,木绾绾喜欢苏廷安到痴迷的状态?只可惜,当时苏家已经被木家搞垮了,听说人家父母都被木家逼得进了监狱。”

“还有这事?”

“……”

木绾绾握着房门的手一顿,悠悠转过头看向了那几个讨论的女人,优雅地走了过去,拿起了桌上的那瓶红酒直接砸在了中间说话的女人身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那你一定听过,我木绾绾脾气不好,就喜欢打人,而且不讲理。”

说完,木绾绾又拿起一旁的凳子直接砸在了桌上,走出了房门对着酒保说道,“账记我头上,反正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

这话落下,木绾绾也不管屋里的人什么脸色,直接走出了房门,却在走出房门之际,遇上了她最不想碰到的男人,苏廷安。

“木绾绾,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跋扈。”苏廷安轻蔑地看了一眼木绾绾,擦过她身边朝着刚从厕所间走出来的女人,笑道,“阿音,我们回去吧?”

林子音疑惑地看向了苏廷安,苏廷安还没解释,就被一靠在墙上的男人抢了话,他斜了一眼僵硬地站在原地的木绾绾,拉着木绾绾转过了身,对着林子音说道:“呐,木家大小姐可在这里。”

林子音了然地点了点头,望着苏廷安笑颜如花道:“好的,我们回去吧,明天可是我们的订婚宴呢。”

苏廷安点了点头搂着林子音离开了酒吧,木绾绾眼睁睁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却没有再追上去,人傻一次就够了,犯贱一次也够了,多了那就显得廉价了。


第2章 你还要我怎么样?

“怎么旧情难忘?”耳侧传来温热的呼吸声,有几分痒使木绾绾转过头去,却被眼前的男人困在了他的怀里中,背后紧贴在墙上。

木绾绾抬起脚直接朝着对面的男人胯下踢去,怒吼道:“封邢,你他么发什么疯?”

“木绾绾,苏廷安就有那么好?好到让你爱了整整十年?你的眼里就不能容下别人了是吗?”封邢双腿微拢夹住木绾绾踢来的腿,一手抓住了木绾绾想要挣扎的两只手,一手握住了她的下巴,凤眸中划过了一抹冷冽。

木绾绾被迫地看向了封邢,一双星眸彻底地暴露在了封邢的眼前,那双眸子中含着泪水,红唇早已被她咬地血迹斑斑,她苦笑一声,眼眶的泪再也制止不住落了下来,哑着嗓子嘶吼道:“对啊,我木绾绾就他么犯贱,喜欢一个全心全意恨着我的人,封邢,你他么满意了吗?”

若说对苏廷安她是爱到无可救药,那对封邢就是恨到想让他死,可偏偏封邢是帮助苏廷安唯一的退路,也是苏廷安最好的朋友。

可就是这么一个最好的朋友,睡了她,也是因为这样苏廷安更恨她,那时她是苏廷安的女朋友啊!可她不能让苏廷安也进监狱,木家根本帮不了他,唯有封邢才可以。

“木绾绾,我要你忘了他。”封邢伸出手轻轻地擦拭着木绾绾脸上的泪珠,凤眸中晦暗不明。

木绾绾偏过了头,一口口水朝着封邢的脸上吐了过去,道:“封邢,我这辈子都只会爱他苏廷安一人!”

“木绾绾!”封邢擦了脸上的口水,盯着木绾绾的眸子格外深沉,低下头吻住了那张红唇,大力地抱紧了木绾绾,不给她留任何退路,哪怕血水顺着两人的唇瓣留下,封邢依旧不肯放开木绾绾。

十年,木绾绾为苏廷安发疯,而他封邢又何尝不是为了木绾绾发疯?

可这女人的心是用铁做的吗?

“唔……够了!”木绾绾一把推开封邢,一巴掌打在了封邢的脸上,怒吼道,“封邢,我们已经两清了,你还他么的想要干什么?我都已经跟苏廷安分手了,你还要我怎么样?你真的要把我逼死吗?”

眼眶的泪水如同决堤了一般,流了下来,她再也受不住,转身朝着门外跑去,封邢见此连忙追了上去将木绾绾抱在了怀中,语无伦次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

“我……早就没有资格去插足在你们之间了,封邢放过我……求求你了……”木绾绾只觉得身子有千斤重,一点点地滑落了下去,双手掩着面。

她永远记得,在封邢夺走她初夜那时,对她说的话,那时她的自尊就已经亲手被她自己给砸碎了,她就是一个没人疼爱的婊子。

封邢看着空了的双手,望着跪坐在地上的木绾绾,低垂下眸子将她抱了起来,带出了酒吧。

在两人走后,苏廷安从侧门走了进来,端着一杯酒,半靠在墙上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嘴边勾起了一抹嘲讽地笑,“兄弟?封邢,你可真他么是个好兄弟。”


第3章 我的少年你终是变了

“木绾绾你再不回来,木氏不会再存在于A市。”电话那头传来的暴怒声,令木绾绾瞬间清醒了过来,就在她想要回话的那刻,从旁伸出了一只手直接掐断了电话,将木绾绾重新揽在了怀中。

木绾绾在看到熟悉的脸庞时,一脚将封邢踹在了地上,惊恐地抓住了被子,不可置信地看着还有些懵的男人,失声尖叫道:“封邢,你怎么会在这里?”

封邢站起身来,抬起脚跨到木绾绾面前,半跪在她的跟前,对上了她的脸颊,似笑非笑道:“自己送上来的人,不吃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说完,封邢快速地闪进了洗漱间里,躲开了木绾绾丢来的枕头,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笑了笑。

不过一想到刚才木绾绾接到了电话内容,凤眸中多了分冷然。

门外木绾绾站起了身子,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松了一口气,还算封邢有人性,没有真的碰她,只是一想起昨天晚上自己与封邢喝醉后的画面,木绾绾脸上就是一阵燥红。

见人还在洗漱间洗漱,连忙拿起了自己的包跟手机,快速地离开了房间,打车回到了木家,等到封邢走出时看着空荡地房间,叹了一口气,背靠在门上,点燃了一支烟。

许久打了一通电话,“哥,我想你帮我办一件事,对……谢谢。”

挂完电话后,封邢掐灭了烟,穿上了衣服,拿起了放在桌上的钥匙,走出了房门,开车经过木氏,盯着木氏看了许久,沉默地驱车离去。

木绾绾,最后我们再赌一把,如果我输了,我促成你跟苏廷安,如果我赢了,这辈子你只会是我封邢的!我会赢的,对吧……

……

木家

当木绾绾刚走到家门口时,一个东西就飞了过来,直接砸在了木绾绾的头上,一瞬间木绾绾的额头血水淋淋,而她的目光却呆滞地看着地上落下的茶杯。

“木绾绾,你还有脸回来,你知不知道你昨天砸的人,今天他们公司就跟我们家断了合作?你说你除了花钱你还会做什么?木家快倒闭了你知不知道!”木中青气的抖了又抖,看着木绾绾的眼神凶狠异常。

木绾绾微微抬起头,一步步走向了木中青,“木家倒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你别忘了你是木家大小姐,如果木家倒了你也会一无所有!”木中青看着木绾绾这一脸无畏的模样,一巴掌狠狠地甩了上去。

木绾绾偏过了脸,抬了抬唇角,眼底划过了一丝嘲讽,“我是木家大小姐?我算什么木家大小姐?木中青扪心自问,从我母亲死了后,你把那对母子带进来,你的眼里还有我这个女儿吗?怎么现在反过来质问我?”

“一个小集团跟我们断了合作,也能被你闹到这地步,木中青我看你是怕被苏廷安报复吧?毕竟……可是你跟我的好继母亲手制作了罪证,让他们一家锒铛入狱,甚至将他们苏家夫妻二人害死在监狱中,咯咯……”


第4章 愧疚不能当饭吃

这时站在一旁的木听风走了过来,对着木绾绾说道:“绾绾你在木家我们平日待你也不薄,从没亏待过你,现在木家有难你难道不该做点贡献吗?苏廷安你也熟,只要你说一句话……他必定不会对付我们家的。”

“是啊,绾绾,苏家如果倒了对你也没有好处。”站在一旁的继母附和道。

木绾绾掩着唇笑着,眼中闪烁着的泪花,却让她觉得自己有多可笑,她爱的人被她的家人亲手设计,可笑这一个个都想要榨干她的利用价值。

“你们脸呢?”木绾绾看着笑的理所当然的母子二人,就想起他们当日在苏家倒闭时的神情,“苏伯父苏伯母是怎么死的,你们心里头难道不清楚?苏延安现在看我就像是杀父仇人一样,你们难道就没有半分愧疚?”

“愧疚能当饭吃?当务之急,是摆平木家如今的危机,绾绾这木氏你母亲也有一半的心血,你难道要看着你母亲的心血付之东流吗?你忍心吗?”继母上前走到了木绾绾面前,柔声劝慰道。

木绾绾一巴掌拍开了继母的手,转过身朝着门外走去,木中青的声音在身后传来,“木绾绾你敢走?我今天就跟你断绝关系!再不管你的死活。”

“好啊,反正这个家,我从来不想要。”木绾绾甩开了房门,大步地走了出去,屋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雨水打在木绾绾的身上,而她却挺直着脊背从木家走了出来。

嘀嘀嘀——

车鸣声在木绾绾耳侧响起,一把雨伞为木绾绾遮住了雨水,但当木绾绾抬头看去时,整个人却瞬间冰冻在原地,沙哑着嗓音苦笑道:“你来,做什么?”

苏延安,你还来做什么?

“木绾绾看看你现在可怜的模样,还是当年我认识的木绾绾吗?”苏延安握住了木绾绾的下巴,好似一眼就能将木绾绾看清一般。

木绾绾木然地伸出手推开了苏延安,站在大雨之下望着他缓缓地笑出了声,道:“我可记得,今天是你的订婚宴,这么把新娘独自留在现场,好吗?我认识的苏延安也不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

“木绾绾,想要木家留下来吗?”苏延安站在原地望着木绾绾,微微启唇,“求我啊,木绾绾求我放过木家啊!”

木绾绾眼眶因苏延安的一句话瞬间红了,她看着眼前的男人,笑的越发娇颜,却也越发地苦涩,没心没肺地说道:“好啊,我求你,你放过木家好吗?”

“木绾绾做我的情妇吧。”苏延安笑着走到了木绾绾的面前,低下头吻住了那张红唇,眼底划过了一抹落寞,极快却又被恨意冲昏了头,“做我的情妇,我就放过木家。”

“苏延安你想睡我?”木绾绾后退了一步,笑容更深了一分,终于她的少年,与她背道而驰,朝着那个她不愿意看到的方向走去。

“苏延安,我十五岁遇到你,如今已经二十五了,十年时间你不再是那个笑的干净的少年,而我也不再是张扬而无所顾忌的木绾绾,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好吗?我……求你了。”


第5章 你是不是爱上封邢了

“木绾绾,你是不是爱上封邢了?”苏延安眼底隐隐压着一丝疯狂,盯着木绾绾脸色越发的阴沉。

木绾绾不可置信地看着苏延安,气的浑身发抖,“苏延安你可以恨我,可你凭什么这么贬低我的感情,我生来就是被你这么糟践的吗?呵……你走吧,木家怎么样我管不着,也不想去管,至于你麻烦你从我的世界里彻底地离开,好吗?”

说完,木绾绾扭过身子,跑进了大雨之中,一边狂奔着,一边流着泪,她委屈,她恨,可那个她真正能诉说的人,已经永远躺在了墓地里,她的母亲。

木绾绾缓缓地跪在墓碑前,看着墓碑上与自己有七分相似的头像,哭的不成样子,“妈妈,绾绾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封邢看着坐在地上的木绾绾,心头不禁一扎,上前将她抱在了怀中,眸中多了一丝心疼。

木绾绾看着眼前熟悉的人,轻声嗤笑道:“怎么连你也来看我的笑话?封邢,我脸上是不是写着‘随你们欺负’这几个大字?一个个都当我木绾绾是好欺负的对不对?”

木绾绾一把推开了封邢,赤红着双眸盯着眼前的人,一巴掌甩在了封邢的脸上,手指攥紧,道:“封邢有时候我真恨不得杀了你,你知道吗?”

“木绾绾你现在又是什么模样?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站在你母亲的前面,你对着她问问,这是她想要看到的你吗?木绾绾我知道你恨,那就拿着你满腔的恨意,去对付你该对付的人。”封邢上前握住了木绾绾的手,双眸紧紧地盯着她,道,“我可以帮你。”

“可我,不需要!”木绾绾拍开封邢的手,扭过身朝着园林外头走去,第一次她让封邢帮她,却丢了她的第一次,跟最爱的人。

这第二次,她更不想再找封邢,这个男人他浑身上下,都是毒。

封邢站在原地看着木绾绾离去的身影,不禁攥紧了拳头,冲着木绾绾喊道:“木绾绾,我等你电话。”

其实他自己清楚,当初的事早就将木绾绾伤的头破血流,如今怎么还会来找他,可他不甘心。

不甘心将木绾绾让给别人,更不甘心失去这唯一的机会,唯一一个站在木绾绾身边的机会。

木绾绾听到封邢的话,却并没有回头,只是一步步地朝着门外走去,大雨浇的她浑身发凉,更加无力就在她感觉大脑一阵昏暗时,世界也终于在她眼前变成了漆黑。

“呵……”木绾绾倒在地上,听着加粗的呼吸声,目光落在了天空上,恍惚间看到了她的母亲,那个总是含着笑的女人,她笑着说,“绾绾,过来。”

“……好。”

封邢看着倒下的木绾绾,心头一阵慌乱,连忙上前将木绾绾抱了起来,带上了车子对着司机吼道:“去医院!”


第6章 为什么是我

三日后,清晨的气息透着一丝微凉的风,从窗外袭来,木绾绾望着放在桌上的结婚协议,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她不知道华宇盛世为什么会来帮她买下木氏,但她确实不想丢弃这木氏,虽然她在木家时装作无畏的模样,但那确实是她母亲的心血,她不能丢弃。

只是,却要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想来是个挑战吧?不过也好,时陌生人,只是形婚三年,三年结束就好了。

“木小姐,虽然你跟BOSS形婚三年,但还是希望您这三年别闹出什么丑闻,BOSS不喜欢沾花惹草的人,也比较喜欢迁怒。”华宇盛世的助理收起了结婚协议书,对着木绾绾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去。

木绾绾见人离开,对着他问道:“为什么是我?”

“BOSS的决定我们做下属的只能服从。”助理对着木绾绾点了点头,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木绾绾将脑袋靠在墙上,吐了一口气,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就这么把自己嫁出去了,不由地回想到了两天前醒来的场面。

两天前,她刚醒来看到的不是封邢,而是这个拿着结婚协议书的助理,他以整个木氏做筹码,也就只给了她三天的时间去考虑。

当天下午木家那头就来电话了,告诉他苏延安要彻底收购木氏,苏延安她是绝对不会去求得,而封邢她更不愿意去跟他有任何的碰触,这就让她想到了上午拿着结婚协议的助理。

这才有了今天的一幕,想到这儿木绾绾笑出了声,她居然结婚了。

可真够荒唐的,还是一个不认识的人……

“你在笑什么?”封邢不知什么时候从门外走来,看着靠在床上笑着的木绾绾,微微垂下了眼睑。

闻言,木绾绾抬头看向了那男人,道:“我结婚了。”

封邢的手一顿,抬头看向了木绾绾,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恭喜你。”

“所以……你还不滚?”木绾绾斜了眼眼前的人。

封邢并没有理会木绾绾的话,拿起了一旁的苹果跟水果刀,坐在木绾绾跟前削着水果,接着道:“从早上开始,木氏被华宇盛世收购,到现在法定人已经成了你,木绾绾为了一个木氏,你拿自己的婚姻做赌注,值得吗?”

“值不值得,不重要,我只在意我母亲的心血会不会被人玷污。”木绾绾扫了一眼封邢,良久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

“就你现在的身体状态,你还想杀回木氏?也不怕被人榨干?”封邢上前将木绾绾带了回来,按在了床上,“既然你不想见我,那我也没有办法,我现在就走,但是你必须好好地休息。”

说完,封邢将苹果放在了桌上,转身出了门,看着不远处站在等着的助理,走到他身边接过了那份结婚协议书,又看了眼木绾绾所住的病房,这才乘坐着电梯。

哪儿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不过是早有预谋而已。

“喂,舅舅,我要结婚了,对……是那个女孩,所以到时候麻烦你,帮我主持婚礼。”封邢弯着嘴角看着那娟丽的字迹,眼底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

等了这么久,木绾绾终究还成为他的了。


第7章 送木听风去监狱

病房里,木绾绾躺了一会儿依旧觉得躺不住,就穿上衣服退了病房,走出了医院。

结果还没走几步,木中青的电话就过来了,依旧是那副必须服从的语气,“木绾绾,你现在立刻来公司,把股权全转过来,你一个女孩子哪有能力管木氏!”

“……呵,木先生三天前您不是说跟我断绝父女关系?怎么今天就变卦了?”木绾绾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把玩着手机,目色凉凉地看着周遭的人群,看着那些夫妻二人带着孩子一同出游的画面,心头只剩下无尽的羡慕。

她何尝不想做父母眼中的乖孩子,当他们手心的宝贝,可谁给过她机会?既然如此……木中青你就别怪她,不念及父女之情了!

木绾绾扭身走去了商场,既然要打一场硬仗,怎么能少了一套战服。

下午一点,董事们陆陆续续的走进了会议室中,木中青跟木听风就是其中一员,董事们互相看了一眼,问道:“总裁,这次把我们召集起来是做什么?”

木中青一脸雾水,刚想回话,会议室的大门却在此时被推开,女子娇柔的声音在此时想起,“是我让大家来的,来谈谈关于木氏未来董事长的位置,以及发展方向。”

木绾绾脚踩着高跟,一袭红衣长裙勾勒出完美的身材,及腰的长发微卷垂在身侧,一张不大小巧的脸颊露在了众人的眼前,那双明亮的星眸中却透着自信与张扬,一如往昔张扬,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花,却格外刺人。

“木绾绾你凭什么站在这里,别忘了我可是你的父亲!”木中青拍案而起,指着木绾绾,一口一个“不孝女”的咒骂着。

木绾绾微微扫过木中青的眸子,缓步走到了木中青面前,一手撑着桌子,弯下腰身对上了木中青说道:“如果您不说,我都忘了您是我的父亲大人!诶,我以为这年头已经没有宠妾灭妻的事情,可是您在正妻没走的时候就领着这比我大三岁的‘哥哥继母’登堂入室,木中青你的脸呢?如今还要我认你这个父亲?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木绾绾说完,后退了一把,看着木中青想要打下来的一巴掌,目光冷冽的盯着来人,道:“木中青这巴掌你要是敢打下来,我保证木家以后永无安宁之日!我木绾绾说到做到,你可以试试!”

“木绾绾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而这整个木氏,又岂是你拿来当过家家的玩具,这关联着木氏所有人的生存!”木中青到底没有把这一巴掌打下去,确实也被木绾绾说的有些发虚。

木绾绾看着木中青嗤笑了一声,“木氏什么情况您该比我更清楚,我想这份文件,您该好好看看,毕竟这可是你的好儿子,做的好事。”

说完木绾绾将一份文件丢到了木中青的面前,却被木听风先夺了过去,当他看到文件里面的种种罪证,心瞬间被提了起来,一张俊容格外的狰狞,质问道:“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我从哪里拿到的,这与你无关,而你只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你彻底完了。”说完,门外走进了几个警察,一把抓住了木听风,将他按了下去。


第8章 你拿什么来求我

木听风见此连忙把罪证撕成碎片,有些甚至塞进了嘴里,一边反抗着一边说道:“没有罪证了,我是被设计的!”

“忘了告诉你了,我拷贝了很多份,你要看看嘛?”木绾绾望着木听风笑颜如花,但那双眸子却冷得致命,三年她一边醉生梦死,一边却收集着木氏的证据,她没有想过要木氏彻底倒下的念头,只是想要一个保护自己的手段,只是……他们都在逼她。

木中青自然不能让自己唯一的儿子被抓进监狱去,这样哪儿还有世家小姐愿意嫁给他,而木氏也要靠他撑着,木中青舔着脸走到了木绾绾面前,对着她和颜悦色地说道:“绾绾,别闹了,瞧把你哥哥吓得,你赶紧跟这些警察同志说一声,都是误会,你哥哥哪儿会干那些坏勾当。”

“你拿什么来求我?”木绾绾笑着看向木中青,眼眶微微发红,这场面让她想到了三年前的时候,她为了自己的母亲跟苏延安跪着求自己的父亲时,他的话与刚才她说的一模一样,而这画面真是相似的嘲讽,“但凡你三年前肯让步,我们父女何至于走到这个地步?木中青我恨你。”

“木绾绾你是我的女儿!你凭什么恨我,我是你老子,你就该什么都听我的!赶紧把你哥放了!”木中青见软的不行,立马就暴躁了起来,自从从了木氏总裁后,又与木绾绾的生母结婚,整个A市就没有人敢给他甩脸,木绾绾这逆女!不孝!

木绾绾对着警察点点头,警察直接将木听风带了出去,木中青一见此还想说话,却听木绾绾说道:“把他带出去,不是木氏的人,没有资格……进来。”

说完,保安将木中青架了起来,木中青一边被拖着,一边对着木绾绾破口大骂,那言语槽的根本不像是一个上位许久的成功人士。

哦,也对,他如今只是个失败者。

“大家好,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是木绾绾,也是这个公司手持百分之八十股权的人,更是木氏以后的……”木绾绾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人打断,打断的却是苏延安与封邢二人。

苏延安一如往昔带着温和的笑容,只是那笑却假的很,而封邢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皮的不行。

“木大小姐,作为手持百分之五股份的我想来是有机会参与这股东大会吧?”苏延安放下手机落坐在一旁,而封邢翘着二郎腿,说道,“我的股份不多更延安一样,你们有事继续说,我就凑个热闹。”

木绾绾斜了两人一眼,对着有些不安的董事浅浅一笑,安抚着众人,继而说道:“据我了解如今的木氏,已经走下坡路,而且账面亏空将近三亿,至于这三亿怎么亏空,相信大家刚才是已经看到了,如今我给大家两个选择,一与支持我继续走下去,二卖出股份我平价收购。”


小说

此爱时光难渡 主角: 林爱, 秦临

2021-1-2 7:13:57

小说

总裁的专属设计师 主角: 时尚, 乔之言

2021-1-2 7:17:4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