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手牵手 主角: 莫小言, 宁霖川

因为一颗心,宁霖川娶了莫小言。也因为这颗心,宁霖川恨死了莫小言。莫小言跪在他的脚边,乞求他能看她一眼,看到她的真心。他轻蔑的看着脚下的女人,恶狠狠的说:“莫小言,你哪来的心呢?你的心,是你害死如若抢来的。”
阳光下的手牵手 主角: 莫小言, 宁霖川

第1章 如若的心脏

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不是我爱你,也不是在一起,而是——嫁给我。

世界上最绝望的语言却是——如果你不爱我,我宁愿拿我的生命,换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

四年了,莫小言爱了宁霖川整整一千多个日子,可每次面对她的却是无尽的冷酷。

夜,漆黑,宁静的有点可怕。

莫小言睁着一双眼睛,双眼空洞的望着天花板,脑袋一片空白。她的手中,紧紧的握着一根验孕棒,上面明显的两条清晰的两条红痕,红得就如沾染了血迹一般,刺眼的狠。

不错,她怀孕了。

四年来,那是宁霖川第一次要了她,事后,宁霖川逼着她吃避孕药。无奈之下,她只好妥协。

可等宁霖川离开之后,她吐掉了那让她无法怀孕的药。

莫小言抬手,盯着那根验孕棒,在白色的灯光下,她苍白的脸蛋,显得就如死人一般,绝望在心里蔓延着。

是惊亦是喜,她没想到一次就中标了。

可是,他知道后,一定会动怒吧。

她盯着验孕棒脑海里都是宁霖川看到之后的模样,他一定会抬着下巴,毫不犹豫的让她去把孩子打掉。

是啊,那个男人,什么时候在乎过她,在乎过她的感受?

他对她是那么的无情还有冷酷,在他的眼里,她是个木头人,永远不知道疼。

可是她真的很疼。

四年来,一千多个日子,她都觉得刺骨的痛。

今天宁霖川怕是不会回来了吧,已经一周了,他都没有回来过。明明是她的老公,作为他的妻子,却浑然不知他的行踪……

真是可笑。

莫小言捏紧了验孕棒,缓缓的闭上眼睛,脑袋里一片空白。

直到楼下响起尖锐的刹车声,她才一下子惊醒。

是他,他回来了。

莫小言激动的跑了出去,看见的却是他搂着另一个女人的缠.绵。

冷,刺骨的冷。她愣在原地,脸色失去血色,呆若的看着两个人。

“你……你们……”楞了半响,她艰难苦涩的开口,却始终没有把话说完。

宁霖川的目光落在莫小言的身上,嗜血,残忍,冰冷仿佛一把把最尖锐的利剑,一刀刀扎进她的心里,鲜血直流。

那一刻她忘记了呼吸,他冰冷嗜血的目光犹如强有力的手,直直扼制她的咽喉,无法呼吸。

“宁霖川,我、我怀孕了,我们……”

话还没说完,男人一把扔掉刚才还在热吻的女人,长腿一迈,掐住她的脖子,薄唇轻启:“打掉!”

看,他真的要拿掉孩子。

冰冷,残忍的话语,传进莫小言的耳膜,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着。

“额……我、我不!”憋红脸,无法呼吸的莫小言倔强的拒绝着。

宁霖川一把甩开她,眼底的厌恶跟憎恨无法让人忽视。他拿着手帕,擦拭着刚才碰了她的手,厌恶的开口:“你有什么资格拒绝?不要以为如若的心脏在你身上,就可以拒绝我!”

莫小言双手撑在地板上,大口的呼吸着,脸色煞白。

他恨她,恨她拿走他最爱女人的心脏。

可这件事情,她毫不知情。

如果她知道,绝对不会同意。

可那是一场意外,路如若要死了,而她只是需要心脏……

仅此而已……

第2章 孩子,没了!

她紧紧的咬着下唇,在白色的灯光笼罩下,显得她更加寂寞,悲伤。

她抬眸,倔强的盯着宁霖川,开口解释:“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我不知道那是路如若的心脏。”

顿了顿,她抬手摸了摸肚子,一脸痛苦的吼道:“他是我们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

宁霖川蹲下 身,用力的捏住她的下巴,嘴角一勾,阴翳布满他的脸庞。

“我无情?呵……莫小言,是你莫家逼迫路家把如若的心脏捐出来的,要说无情,最无情的应该是你……我只不过是,以牙还牙!”

莫小言呆若的坐在地板上,地上的冷,不足以宁霖川语气冰冷的万分之一。他的话就如大冰窖一般,冻得她无法动弹。

莫小言闭上眼,泪水划了出来。她以为,她的眼泪已经干涸,可……

宁霖川抬腿朝着站在门口的女人走去,她声音沙哑撕扯的开口喊道:“宁霖川……”

他站在原地,似乎今天很有耐心,听她把话说完。

“我们离婚吧!”莫小言忍着内心流血的疼意,不舍的开口。

离婚?一种不明的因素涌入男人的胸腔。呵,居然提离婚?她有什么资格,他还没报复够。

男人蹲下 身子,用力的捏住她的下颚,目光冰冷淬着毒,恶狠狠的说道:“离婚?做梦,除非我放手……”

说着宁霖川甩开莫小言,拥着门口的女人,离开了宁园。一阵阵寒冷的阴气,直袭她,她紧紧的抱住自己,身子瑟瑟发抖着。

她的心真的好痛,她不知道她能不能撑住。

隔日。

一群医生进入了宁园,而这些人都是宁霖川带过来的。刚睡醒的她,就被人钳制住,她呆愣的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是谁?放开我!”

“压住他!”领头的一个医生朝着护士使了一眼神,拿出麻醉剂直接注射进了莫小言的体内。

刚才还在挣扎的莫小言,意识瞬间涣散,耳边隐约传来医生与宁霖川的对话。

“先生,莫小姐真的怀孕了。”

“拿了!”

之后的声音,她在也听不见了。宁霖川你就真的这么狠心?他是你的骨肉啊,你怎么可以?

莫小言再一次醒过来,恍如做了一场梦。梦中宁霖川残忍的拿掉了她肚子中的孩子,下 身的痛,似乎在告诉她,那不是梦,是真的!

她浑身失去力气的躺在床上,额头渗出一层层汗水,目光涣散的盯着天花板。寒意一点点渗入她的心脏,就如她对宁霖川的爱,逐渐消失殆尽。

刚才做完手术她,脸色毫无血色,整个人虚弱的连手都抬不起。

四年前的事情恍然如梦,四年前路如若因酒驾与她同父异母的妹妹相继撞车,莫小安受了轻伤,却不知在那一夜,她彻底变了。

路如若死了,远在国外的宁霖川得知消息后,立马回国却说要娶她。

那个时候,她还沉浸在幸福之中,她十六岁的时候就爱上了宁霖川,根本就不知道宁霖川娶她就是报复。

尽管后面知道了缘由,她爱他,所以无论他怎么对她都无所谓,就这样,她带着脚链在这个炼狱之中度过了四年。

而他,也从来没有对她笑过,哪怕很短暂,都没有。

第3章 最后一点希望!

房门口响起皮鞋的声音,莫小言闭上双眼,不愿去看他。男人站在床边,久久的注视着,眼底划过一丝心疼,他自己都没发现。

许是被盯久了,莫小言倏地睁开眼睛,灿烂一笑:“宁霖川,你开心了?”

那一刻,宁霖川觉得那一抹笑是那样的刺眼,心里划过一丝不详的预感。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注视着。

“滚,欠你的,我会还给你!”说罢,别过脸,不去看他。

莫小言突然之间的转变,还有那突如其来的冷漠,宁霖川愣住了。胆子大了?居然敢这么对他说话?

不顾及她是否做完手术,宁霖川用力一掐,莫小言细小的脖子就在他的手中,就犹如他是她生命的主宰者。

“还给我?你拿什么还?”

“宁霖川……我只想问你一句。你、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哪怕一点点……”莫小言眼底带着一丝冀盼,如果,如果他能给她一丝希望,那么她不介意发生的这一切。

可,那还是如果……

“喜欢?莫小言,四年了,你还活在梦里呢?你这样的女人,我嫌弃还来不及,怎么会喜欢上你?”

莫小言只觉得心口一阵阵闷疼,像是要撕裂一般。她绝望的闭上眼睛,等待死神来临的那一刻。

果然,宁霖川从来没有喜欢过她,那么她就牺牲掉这条性命,换她从来没有爱过他!

看着她一心求死的模样,心底划过一丝异样。猛然间,他松开手,残忍的开口说道:“想死?你以为那么容易?如若的心脏还在你那里呢!”

“你就是……因为这个心脏才娶我的?”她苦笑着,心里的伤口,犹如一道道裂痕,被他狠狠的撕裂。

“不然呢?”他不可置信的冷笑着,眼里都是不屑。

新鲜的空气,涌入她的鼻腔之中。她感觉自己离死亡边缘不远了,她抓住宁霖川的手,目光冰冷:“不是要报复吗?动手啊,把这颗心脏拿回去啊!”

她笑了,嘴角的那抹笑格外的诡异。她紧紧的拽着宁霖川的手,朝着心脏位置靠去。

四年了,她做了一场荒唐而又可笑的梦。这场梦都是她在自导自演,她心心念念的男人,却是因为另一个女人才娶了她,多可笑啊,这场戏中,她注定独自一人。

现在的她像极了小丑,被他无情践踏的小丑。

她那卑微有可笑的爱情,就像一张蜘蛛网,牢牢的把她困住,窒息而死。

她说的那些话,犹如带着血腥味一样,从她的胸腔中爆发出来。

莫小言此刻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让他亲手结束她的性命,这样她就不欠他什么了,只希望来生可以不再与他相遇。

宁霖川脸色低沉,冰冷的眸子,略带着怒气。她这是疯了吗?他冷着脸,一根一根的掰开她的手指,嘴里冰冷的吐出几个字:“要死,别污染我的手!”

莫小言听到这几个字,无力一笑。污染他的手?在他眼里,她就那么肮脏吗?

四年前,她的妹妹也是这样,厌恶的看着她。

她不明白,她一直疼爱的妹妹,为何会那样对待她。

宁霖川走后,她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就像是被丢弃的玻璃娃娃,一碰就会碎。

第4章 你走开

宁霖川这一走,就是一个月。

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醉宿而归。

莫小言看见他,冷淡的越过他就要回房。

受不了她的冷淡,宁霖川带着醉意,一把拉住她。

莫小言被狠狠的甩在沙发上,男人什么话都没说,上来就撕破她的衣服。

莫小言紧紧的搂着自己,惊恐的注视着他。

“你、你走开,你不是说我脏吗?”莫小言抖着身子,带有疏离的语气阻止着宁霖川下一个动作。

他冷笑着,发出一声嗤笑:“脏?我也要侮辱……”

轰!

宁霖川的话刺激着莫小言,她挥舞着小手,不让他靠近半分。可最终这些举动都是无劳的,宁霖川扯掉领带,直接绑住她挥舞的小手,不带任何情绪的直接进入了她的身体。

她就跟没有灵魂的布娃娃一般,任由宁霖川摆弄,蹂.躏。

就这样持续到了凌晨一点,宁霖川就这样躺在她的身边,睡了过去。

莫小言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冷笑起来。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无比的凄凉,甚至有些贱。

一夜无眠,她睁着眼睛,等待着天亮。似乎这样,她就可以忘记昨晚发生的所有事情。

宁霖川醒后,直接去了浴室,连施舍的一眼都没给她。

她离开床,颤巍着双腿去了客房,清洗了一番。

宁霖川出来之后,见莫小言不在床上,黝黑色的眸子紧了紧,正预备去找她,便看到她已经穿戴好,路过房门。

那样的冷淡,好像他与她就是陌生人。

想到这里,心里闷着一股无名的怒火。他沉着脸,下了楼,发现莫小言根本就不在客厅,心里莫名的一股烦躁。

余光落在院子中,发现了莫小言的身影。她独自一人坐在秋千上,不知道在想什么,那双好看的眸子,失去光泽,目光涣散。

宁霖川轻轻的靠近莫小言,他不知道怎么了,看见她孤独的坐在这里,脑海里竟有一个想法,想要去陪着她。

不知是他的脚声太大,还是秋千上的女人太敏感,他才靠近一点,女人就像是受了惊吓一般,猛的站了起来,目光惶恐的看着他。

四目相对,谁都没说话。

受不了这样气氛的莫小言,落荒而逃,她拼命的奔跑会房间,重重的关上门,似乎后面又什么毒蛇猛兽在追赶她。

她靠着门,滑落在地上。她盯着前方,将头埋在膝盖上,紧紧的闭着泛红的眼眶。

该死心了,莫小言,他从来都不在乎你,你又何必为他掉眼泪呢?

以后,都不准为他掉泪。

宁霖川黝黑色的眸子,燃起一股怒火。随后,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霖川哥,我不小心把脚崴了,你能过来送我去医院吗?”电话那边传来传来清脆的女孩子声。

“小安你在哪里?我这就过去。”

宁霖川捏着手机,驱车快速离开,眼底的那股怒火也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一丝丝担忧。

听见车子发动离开的声音,莫小言那根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她拨通了律师的电话。

第5章 把心脏交出来

没多久,她的铃声再次响起。

“离婚协议订好就交给宁霖川吧!”她疲累的吩咐着,可……电话那头却不是律师。

“小言,你说什么?”

“额……没什么……”莫小言一听声音,发现不是律师,立马解释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这才出去一段时间,你们就要离婚了?”对面那边疑惑的问着,眼底却是兴奋的因子。

“陈皓,没什么,我还有事要忙,先挂了!”说完,莫小言就直接挂掉了电话。

她放下手机,将头深深的埋在手臂中,悄悄的哭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陈皓看着黑掉的屏幕,离婚了?那么说他就有希望了。

宁霖川回到家的时候,莫小言刚好拖着行李箱下楼。

四目相对,莫小言无声的叹了一口气:“离婚协议晚点我会让人给你送过来!”

离婚?莫小言爱他爱得死去活来,怎么会放手?

一定是在演戏!

宁霖川冷着脸,脸色铁青,他双手插袋,挑眉不屑的说道:“离婚?你觉得有可能吗?”

“宁霖川,四年了,我已经被伤的千疮百孔,你也达到了你报复的结果,这样不好吗?”

“呵……想要离婚,不可能!除非你把如若的心脏交出来!”宁霖川冷酷残忍的开口,语气中带着嘲讽。

“好,我会让律师把这条加上。”莫小言紧紧的捏着手柄,脸色冷淡,肩膀微不可察的颤抖着。

她……同意了?没了心脏她就活不了了,她说的是真的吗?

她愿意把如若的心脏交出来,他不是应该高兴吗?为什么觉得心在滴血呢?那样的刺骨的痛,胸口闷着一股怒气。

宁霖川用力一扯,莫小言手中的行李箱到了他的手中,他嘴角勾起一抹讽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没有我的允许,你就别想出去一步。”

说着他用力一甩,行李箱里面的衣服四处散落,就犹如她那颗四分五裂的心。

她直直的站在那里,她就不信,她出不去。

她迈着腿,快步的跑了出去,可门口守着七八个彪悍的保镖,根本就出不去。

她回到房间,一把揪住宁霖川的衣服,冰冷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宁霖川,你想要这颗心脏,就让我出去!”

“我后悔了,这颗心脏,还是寄存在你这里。”宁霖川脸上扬起一抹欠揍的笑,莫小言差点就要气炸了,她用力的甩开宁霖川,回到了房间。

宁霖川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领,他看着莫小言离去的背影,居然笑了……

莫小言回到房间就把门反锁上,接下来的几天,她都闹绝食,可宁霖川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并且还把房门给撬了。

莫小言想着,反正不是她家,随便他怎么。她就躺在床上,饭不吃,水不喝。整个人活生生的瘦了十多斤,嘴皮干燥的可怕,活活的脱了层皮。

看着她这要死不活的样子,宁霖川就一肚子气。这一天他找来了人,压制着莫小言,逼迫她喝下了一些粥。

刚喝了下去,她就吐了出来,微微还有血色的脸颊,片刻面如白纸。

他愤怒的遣散走所有人,用力的捏着她的下颚:“莫小言,不要忘了,如若的心脏在你那里,你最好给我活着。”

第6章 恶人先告状

“放我……离开……”她若有若无的吐出几个字,声音就如鸿毛那样轻。

“休想。”宁霖川薄唇动了动,狭长的眸子犀利的盯着她。

闻言,莫小言撇过脑袋,不去理会他。

宁霖川不恼反笑着:“信不信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比现在还要恐怖!”

“既然你恨我,现在放我离开,眼不见为净不好吗?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纠缠你不放了,从今以后,我们一刀两断,两不相欠!”

她的话没还没落音,莫安安的声音响了起来,失声的叫喊着:“两不相欠?你拿了我姐姐的心脏,你以为离婚就可以了?”

莫小言震惊的看着站在门口的莫安安,她姐姐的心脏?什么意思?

莫安安大步走到床边,高傲的撇了她一眼:“莫小言,如果不是你要我去拦截路如若,她又怎么会死?我又怎么会知道,我成了间接杀害我亲姐姐的凶手?”

莫小言愣住了,她什么时候要让莫安安去拦截路如若了?路如若是她的姐姐?这怎么可能?

“小安,不要这么激动!”宁霖川一把拉住失控的莫安安。

莫安安捂住胸口,痛苦不已:“霖川哥,如果不是我,姐姐也不会死!”

他紧紧的揪着宁霖川的衣袖,哭着喊着:“霖川哥,四年前,就是她逼着我去拦截姐姐的车,偷了姐姐的心,我成了杀害姐姐的凶手……”

莫安安的一席话,是要将她打入地狱啊!

震惊之余,莫小言没有忘记为自己辩解。

她努力强撑着身子,下床,步子缓慢的朝着两个人走去,在离他们两个还有三步之遥,她停住了脚步。

由于动了手术,没有好好休息,还闹绝食,她的脸色苍白的可怕,扯动干燥脱皮的嘴皮笑着说:“宁霖川,我从来没有逼迫她去拦截路如若。我当时根本不清楚情况,我只知道,有合适的心脏,便去做了手术。我不是有意取了她的心脏!”

“莫小言,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欺骗了大家?你偷了我姐姐心脏,还想把脏水泼到我的身上?”

莫安安疯狂的怒吼着,她的话,让宁霖川的眉头紧皱着。

莫小言还预备说什么,宁霖川立即冷声打断她的话:“莫小言,你给我闭嘴!”

莫小言一愣,宁霖川对莫安安的维护,让她心寒。

莫安安是什么时候跟宁霖川认识的?关系还这么好?难道他们两个……不,不可能!

“宁霖川,我刚才说的全是真的,你宁大总裁这么有能耐,为什么不去调查一下呢?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不会承认,你这样对我,知不知道,我会心疼?”

“那是如若的心在疼,为你的无耻的举动感到心痛!”宁霖川丢下这句话后,便一把将失控的莫安安,抱了起来,朝外走去。

临出门的时候,莫小言看到了莫安安挑衅的眼神。

她踉跄的后退了两步,跌倒在了地上。

那是路如若的心在痛!

她无耻吗?

莫安安明显就在陷害她,他难道看不出来吗?

第7章 不要告诉他

她不明白,她一直疼爱的妹妹,为什么会这样仇恨她,甚至陷害她。

趁着宁霖川不在家,她要逃,远远的逃离这个地方。

可A市天大地大,可就是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她不能回莫家,那她又能去哪里呢?

算了,先逃了再说。

莫小言在慌忙过马路的时候,体力不支,眼前一片模糊,脑袋晕晕的。

快速行驶过来的车子,却不知怎么硬生生的停在原地。

“吱……”长长的刹车声,地面与轮胎产生距离摩擦,造成了两条黑黑的长线。

噗通一声,莫小言倒地。

“小言……”车内的男人,飞奔而来,稳稳的接住了她。

彻底昏迷之前,莫小言看到了熟悉的脸庞,笑了:“陈皓,带我离开。”

莫小言再次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陈皓端着一碗温热的粥,一口一口给她喂,碗中的粥见底之后,她舔了舔嘴问道:“还有吗?”

“你等会,我过去给你盛!”陈皓帮她掖好被子,起身去盛粥。

他打算喂莫小言,莫小言却直接接了过去,狼吞虎咽了起来。这一刻,她觉得粥原来是这么的美味。

陈皓拧着眉头,忍着心里的疑问,看着她把粥全都喝完。

“还要吗?”

莫小言摇头,把碗递给了陈皓,抬手要去擦拭在嘴角的东西。陈皓前一秒伸出手,用大拇指擦拭掉嘴角的东西。

“一个月不见,你怎么消瘦成这样了?”

莫小言怔住了,目光躲闪着,她沉默的坐在床上,没有回答!

绝食了这么久,会不瘦吗?连陈皓都发觉了,宁霖川呢?

手下意识的摸上肚子,之前,这里还有一个孩子。现在这样的情况,他没在,少受了那么多的苦吧!

看着她的反应,陈皓诧异的皱眉,她怀孕了?

“还好孩子已经走了……”莫小言双眼空洞的望着肚子,自言自语的说着。

似乎是陈述一件事情,亦或是,再次提醒着自己。

“小言……”陈皓刚才喊出她的名字,她摇头,一脸悲伤什么都不肯说。

蓦然陈皓站起来,准备出门,她干哑着嗓子开口恳求道:“陈皓,不要去找宁霖川,也不要告诉他,我在哪里!”

只要他不知道,她就还能收住那颗卑微爱他的心。

只要他不知道,他就不能毁掉她对他那唯一的希望。

所以,不能让他知道她在哪里。

莫小言的恳求,陈皓一向是不可能拒绝的,就如,他爱了她八年。

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不过就是陈皓爱莫小言,莫小言爱宁霖川。

当年,莫小言知道宁霖川是恨她的,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从那一刻起,陈皓便知道了,爱情是不能强求得。

可他内心还是希望两个人分开,那样他就有机会,有机可乘。

可现在两人分开了,看到她如此的闷闷不乐,,他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陈皓将莫小言安排在郊外的一栋别墅内,整整照顾了两周,她的脸色才微微好转起来。

他每天陪着莫小言聊天,都尽量避开宁霖川这三个字。

莫小言每日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逗弄着那只可爱的拉布拉多犬,很多时候,看着看着,她便走了神。

“小言?小言……”

“嗯。”莫小言回过神来,看着陈皓。

“你跟宁霖川到底怎么了?上次电话里,你说离婚?”

第8章 找上门

陈皓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问她。

听到宁霖川三个字,莫小言的脸色失去血色,看得陈皓心生不忍。

空气一下子宁静了下来,纠结再三,陈皓打破了气氛:“算了,不想说就算了!”

沉默许久,莫小言开口了:“莫安安是路如若的妹妹……她说,是我指使她去拦截路如若的。”

陈皓惊讶的看着莫小言,莫安安是路如若的妹妹?她指使莫安安去拦截路如若?理由呢?

“宁霖川相信了?”

莫小言点头,是啊,在他心里,她的分量比不上一个莫安安。是不是很可笑,他现在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连他的心似乎也瞎了。

陈皓眉头紧皱,胸腔有着一股怒火燃烧着。

莫小言苦笑着:“陈皓,我是个狠心的女人对吗?”

“傻瓜,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女人,路如若的死与你无关,你不要背负这样沉重的责任。”

闻言,莫小言的泪珠啪嗒啪嗒的掉落。

宁霖川你听听,别人都说路如若的死与我无关,而你却因为莫安安的话,将我打入地狱?

无论我怎么解释,你都不相信,难道真的要我把这颗心挖出来送给你,你才能相信吗?

“可是,无论我怎么解释,他都不相信我。我知道,我当初不应该要她那一颗心脏,可但是的情况,不是我能逆转的啊。如果我知道那是路如若的心脏,宁愿死,都不会接受。”

“陈皓你知道吗?他把我的孩子,打掉了,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你说他怎么能那么狠心?那好歹是他的亲骨肉啊!”

闻言,面对莫小言的哭诉,陈皓震惊了。

他知道宁霖川恨莫小言,一直以来,对她也是冷冷淡淡的,却不知他竟然这么狠心。

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孩子拿了?这个世界上,谁的冷酷无情,能比的上他宁霖川?

陈皓愤然的站了起来,那架势就是要跟宁霖川打一架。

“混蛋,老子去揍死他!”

“不要去,陈皓!”莫小言急忙拦住他。

“他这样对你,难道还有理吗?”陈皓气得胸口上下起伏着,怒吼道。

莫小言吸了吸鼻子,深吸一口,让自己冷静下来,嘴角挂起一抹淡淡的笑:“陈皓,我不想再跟他扯上任何关系,我想要离开,去国外。”

“只有这样,我才能忘记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所以请你帮帮我!”

那天,宁霖川把莫安安送回去之后,发现莫小言并不在家中。

他找遍了她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她。

两周后,他找到了陈皓着这里。

“嘭……”门被狠狠踹开。

餐桌上的两个人视线都落在站在门口的男人身上。

陈皓站起来,把莫小言拉到背后。

这个动作,深深的刺痛了宁霖川的双眸。

“过来……”简单,简短的两个字,带着十足的威胁。

莫小言躲在陈皓的背后,猛烈的摇着头,眼底都是害怕跟恐惧。

宁霖川的心一窒,他从来没有想过,她原本那双总是带着爱恋跟着迷看着他的眼睛,会变成这样。

小说

只求不错付情衷 主角: 霍臣, 李不思

2021-1-2 6:38:42

小说

岁月是一朵情花:任晴溪, 穆烨绅的5万字小说

2021-1-2 6:42:2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