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求不错付情衷 主角: 霍臣, 李不思

她是花心坏女人,男人敬而远之,女人眼红妒恨,可偏偏到了人人畏惧的高冷boss这儿,却成了心尖宠,掌中宝,别人碰不得,更伤不得。,“霍总,我想请个假。”立刻,整个集团歇业一周,他带她环球度假。,“霍总,我想回家睡觉。”旋即,飞机开到了他的海滨豪宅,他将她温柔的抱上床。,她吓得花容失色:“霍总,我……我还不困……”,他却眯眸软语:“没事,我们一起愉快的玩耍。”
只求不错付情衷 主角: 霍臣, 李不思

第1章 只是霍少的工具

酒绿灯红的酒吧,迷乱癫狂的男女,这是暗夜里的天堂。

李不思从嘈杂的摇滚乐中醒来,身边已空无一人,她缓缓起身,胃里一阵焦灼,翻江倒海!

正想离开,却有一男一女突然拦路而来。

“哟,这不是李不思吗?”

她抬头看着面前的两人,酒吧里闪烁的灯光衬的女人画着浓妆的脸宛如妖魔,这女人有些面熟,但她想不起是谁了。

迷糊中,李不思听到女人冷笑:“怎么?不认识我了?李不思,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当初那么会巴结霍少,我还真以为你能飞上枝头做凤凰呢,谁知才五年不见,你就被抛弃了,低贱的连狗都不如!”

听到"霍少"二字久违的称谓,李不思的心像猛地被针扎了一下。

那个男人,是她曾经喜欢的人。

女人说的没错,他太高不可攀了,所以,她五年前就被甩了。

“怎么不说话了?当初你不是很得意吗?天天死皮赖脸缠着霍少,仗着有霍少谁也不放在眼里……我还以为霍少有多喜欢你呢,看来,你不过是个玩物罢了!不,说玩物都抬举你了,充其量,你只能算个……工具。”

“是吗,我自己都不知道呢,谢谢你帮我分析的如此透彻。”李不思绕过两人,不想过多纠缠,但拦路的女人好不容易逮到一个能嘲讽她的机会,不想轻易放过。

此时,他们口中的霍少,漆黑的双眸正在紧盯着几人的动向,他不会认错的,只要是那个女人,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他都能准确无误的认出来。

几年过去,没想到他的‘前女友’已经沦落到这样被人欺负的地步,他的手,握紧成了拳。

“臣哥,我保证,就看一眼女神我就回家!”对面他的弟弟霍明远还在求饶,要不是今天他来酒吧里抓人,他还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踪迹。

“你的女神是李不思?”他眼底的玩味一闪而过。

“对啊,就是我们T大的校花学姐,可惜,已经毕业了……”

“她的爱慕者倒是不少。”霍臣声调骤寒,精镌的五官顷刻泛出令人胆战心惊的阴鸷。

“啊?”

“给你两分钟,离开,别让我说第二遍!”霍臣的口吻震心摄魄,霍明远吓了一跳,犹豫了几舜觉得虽然没打上招呼,好歹也是看过了,迫于堂哥的淫威,他认怂的乖乖离开。

李不思脑袋越来越昏沉,可眼前的男女仍不打算让路。

女人挑眉道:“想走吗?好啊,只要你亲口承认,你是贱货,配不上霍少,我就让你走。”

“我是贱货,配不上霍少……”呵,这倒是真的,所以她说的几乎不假思索,李不思说完,就带着胸口翻涌的巨浪,往外冲去。

可还没冲出去,就被男人一把掐住下颌:“别急啊,霍少不要你,我要你啊……”

“你?”李不思看了眼男人,一口酒气狠狠喷在对方脸上:“不……行!你这样的本小姐看不上……恶心!反胃!”

“不识抬举……”

男人扬手,却突然,手臂不听使唤的朝后折了下去!

“你,你是谁?放开老子!”男人惊恐的回眸,只见身后一个高大宏伟的身影,遮蔽了所有的光。

来人西装革履,尊贵凌人,但却如地狱修罗,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极其骇人的杀气。

一声骨裂的脆响!

男人话音刚落,手就被松了下来!

顾不得剧痛,男人像见鬼了般,立刻惨叫着逃离了酒吧,身旁的女人看清了来人,也倒抽一口冷气!

眼前的男人,不正是叱咤商圈、霍氏财团的第一继承人……霍少,霍臣?!


第2章 你刚才欺负的,是我的女人

“霍……霍……”女人结巴着说不出话来。

霍臣微微侧目,冷鸷的目光让女人浑身一凛:“你认识我?”

“霍少,我……我们高中的时候……同班……”女人小心翼翼的说着:“我还给霍少你……写过情书……”

“过来。”霍臣将她看了一会儿,才面无表情的开口。声音清寒,简短,却慑人。

女人满面红云,没有任何犹豫就走到霍臣身边:“霍少……”

但下一刻,喜悦便成了恐惧!

霍臣的大掌掐上了她不堪一握的细颈,神情冷得蚀骨:“那你该知道,你刚刚欺负的,是我的女人。”

他一字一句,口吻听着云淡风轻,却好似能将她生吞活剥。

“对,对不起,我,我还以为……以为……”

女人惊得语无伦次,被男人掐着颈子,恐惧一瞬便从脊背钻上头皮。

霍臣轻颤的尾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得癫狂,如地狱爬出的魔鬼,斥满了杀戮和血腥的味道……可怕至极!

“滚。”

半晌,霍臣才极其缓慢的咬出一个字,再放手的时候,女人已经和刚刚的男人一样,魂飞魄散般逃了出去。

见人走远,霍臣这才移目,看了眼身后的女人。她已经掐着胃部,狼狈得在地上缩成一团。

“你怎么样?”霍臣声音仍旧冷得掉冰碴,但语调,明显比之前,多了几分温度。

“难受……”李不思的答话是下意识的,她此刻胃里燃火,浑身浸冰,什么也思考不了。

犹豫了下,霍臣一把将她抱起,可不想,刚挨上自己的身子,这女人就势便靠在了他的怀中,手还很自然的勾住了他的腰!

蓦地,霍臣心里一动,沉寂已久的身体,竟迅速有了反应……这女人,难不成是故意的吗?!

“李不思,你老实点!”

霍臣忍不住低斥一声,边说边将她往自己车上扶。

李不思闭着眼,迷迷糊糊就回道:“你怎么知道……额……我的名字啊?”

霍臣一怔,她竟没认出他?

“你朋友说的。”顿了下,霍臣沉声:“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

“我……我还没结账,不能……不能走……”突然,李不思浑浑噩噩的叫了起来,一边叫,一边推搡着霍臣精壮的胸膛。

女人酥软的击打让霍臣浑身一抖,好不容易压下的燥热再次燃起,他真恨不能把这女人直接丢在路边!

“我去结,你老实待着!”说完,霍臣便打开车门,将李不思强行塞了进去。

谁知李不思手脚不老实,立刻又扯住了他的衣领,突兀的一拉,霍臣还来不及站稳,便就势压上了她凹凸有致的娇躯……

这女人!

霍臣眉心一皱,如此近的距离,全是滔天的酒气,她究竟是喝了多少!刚要起身,可一看到她潮红的脸庞,他却是心乱如狂,从不出错的理智,也仿佛开始失控……

他竟想,吻住眼前薄软的红唇!

“好重,你压得我好难受……”

突然,就在霍臣差一点鬼使神差吻下去的时候,李不思痛苦的皱眉。

霍臣猛然起身,只见李不思脸颊病态的通红,神情也越发难看。

可对霍臣来说,女人微微颤抖的躯体,不断揉抓衣角的纤指,都像是某种药物一样不断勾诱着他……


第3章 他到底在想什么!

他到底在想什么!

霍臣一惊,赶紧关上车门,去结了账。

十分钟后,霍臣开车到药店给李不思买了药。

李不思已经在后座睡得不省人事,霍臣叫不醒她,便也不管她死活,捏开她的嘴就将药给灌了下去。

李不思咳嗽了半天,也还是不睁眼。

“告诉我,你家地址。”霍臣冷声。

李不思摇了摇头,似乎嫌吵,还将头扭到了一侧。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到马路上?”仍是冷鸷的口吻,只不过多了几分咬牙切齿。

可李不思却睡得更香了,任凭霍臣阴沉的眼光将她生吞活剥,她都一概不知不畏。

霍臣伸手,想将她狠狠摇醒,可片刻,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家没人,也不是不能……将她带回去将就一晚。

但车子开到了半路,还是渐渐停了下来。

霍臣将李不思送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开好房后亲自扶着她进去。

因为李不思全程都紧紧搂着霍臣,他的胳膊被她狠命压着,怎么扶都扶不开,连他昂贵的衬衫也被扯得不能再穿。

“霍臣。”

突然,李不思推开了他,摇摇晃晃指着他开了口。

霍臣心中一惊,她,认出他了吗?

可李不思只是叫了这么一声,就自顾自走向了床边,坐下,开始脱衣服。

她单薄的衬衫本已开了好几颗扣子,现在被轻轻一扯,白皙的脖颈和锁骨就完全暴露无遗,甚至……连同浅粉的bra也一并清晰的进入了霍臣的视野……

“李不思,你做什么!”霍臣全身一个激灵,这女人,难道想玩火不成!

“……”

李不思晃了晃头,她脑袋天旋地转,根本看不清眼前人是谁,只是听到声音,便凭着本能朝其走了过去。

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女人,霍臣心中百味交杂。

他虽对这女人厌恨入骨,但早就下定决心,若再见她,只会扭头而去……

可如今,看到她这副样子,他竟忽然不甘心就这么放过她了。

“呕……”

就在霍臣走神时,一股酸臭的味道,竟冲身而上!

这女人!不但根本没认出他来,还把他当做垃圾桶……吐了个一干二净!

霍臣气的面无血色,眼神简直能够杀人。可李不思吐完之后,却很舒服的倒了下去,再也不省人事……

翌日,中午。

李不思突然被响个不停的手机吵醒:“喂?”

杨小志一听李不思软的令人发指的酥音,立刻火冒三丈:“你不会是忘了吧?”

“什么?”李不思含混不清得问。

“面试!!”杨小志叫道:“你忘了你今天有个重要的面试吗?我等了你一早上了!”

李不思觉得头很疼,脑子很乱,随口便道:“呃……我还有点事,晚点再找你。”

说完,也不管那边在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看着刺眼的阳光,李不思开始整理思绪。

她只记得昨晚在酒吧喝多了,有人送她回家……虽然记不清了,但这个房间,应该是那个送她的“雷锋”开的?

看来“雷锋”很有钱啊。

李不思想着,又懒懒躺回了床上,她还没住过五星级酒店呢,既然有人买单,她就满怀诚意的享受下吧。

等等……

突然,李不思一低头,蓦地,惊叫出声!


第4章 是霍躲不过

天!她……她怎么是光着的?!

李不思像触电般从床上弹起,可找遍了房间也没自己的衣服!

她遇到的才不是“雷锋”,而是色魔!还是个偷女人衣服的变态色魔!

报警!

李不思拿起电话,可却想起来,她连那个色魔的长相都记不得!

虽然她李不思自认花心,可身体却一直都很坚贞,要让她找到了那个天杀的色魔,她一定,要将其碎尸万段!!

…………

“退房。还有……这件浴衣我很喜欢,买了。”一小时后,李不思裹着酒店的浴衣默默退房。

“好的。您一共消费1598。”前台小姐道。

“什么?”一怔,李不思觉得自己简直是day了dog了。那个变态色魔……竟然还没结账?!

…………

面试大楼外,大排长龙。

“李不思!你疯了吗?!”看到对面的人,杨小志顿时就疯了,迟到也就罢了,这个女人,竟还穿着拖鞋和浴衣?

“我遇到了点小麻烦。”李不思将头低得很低,见了杨小志,二话不说就伸手:“能不能先借我点钱,我回家换衣服……”

“可面试马上开始了!”

“这种大公司,我去了也是白去!”

无奈,杨小志只好乖乖掏钱。

不远处,这一幕,很恰巧的被某个刚从大楼侧门走出的男人,尽收眼底。

男人身材颀长,气场强极,浑身上下,都透着无比尊贵的味道。

他身边的人顺其目光看去,忙没话找话:“啧,现在的年轻人真是随便,穿这样也来面试!”

“面试?”

“是的霍总,那边等着的,都是今天来我们公司面试的。”

“……”

…………

片刻,李不思要到了钱,转身刚想打车,一个人影便快她一步,拦住了她。

“您是李不思小姐吧?”西装得体的男人殷勤的笑道:“到您面试了。”

李不思一怔,看了眼黑漆漆的队伍,不敢置信的指了指自己,可还不等她开口,几乎是强行的,男人便将她连拉带扯得给带走了。

李不思肯定,这绝对是她这一辈子经历的,最科幻的面试。全程,还只用了不到一分钟。

“名字?”

“李不思。”

“有男友吗?”

“没有。”

“恭喜你被录取了,下周一入职报到,没问题吧?”

“……”

录取?

她没听错吧,还是她脑子出问题,真产生幻觉了?

可对此,杨小志却一点不惊讶:“定是你的美色诱惑了HR,你想想,你穿浴衣这么性感,哪个男人能不心动?”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李不思却怎么想也还是觉得不对劲。

“别想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祸?霍?霍臣?

蓦地,李不思惊出了一身冷汗!

她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人,赶紧忘掉,忘掉!

…………

周末,早上。李不思的短信响个不停。

“不思学姐,听说你找到工作了,要不要出来庆祝一下?”

“不思学姐,今天天气挺好,不如我请你吃个饭吧?”

“不思学姐……”

这几个月,有个叫霍明远的人,自称是她学弟,经常给她发短信,起初她并没在意,但渐渐地,短信却从每天一条,发展成了每天无数条。

拉黑不管用,换号也没用,简直阴魂不散。

“学弟,你想追我吧?可我已经毕业了,我现在不想恋爱只想结婚!”

终于,李不思起床,拿起手机冲动的回了一句。


第5章 麻烦大了

见一条短信过去,手机没了动静,李不思的气才顺了顺。

呵,结婚,不敢了吧?想调戏她,还太嫩了点!

可就在她想继续回笼觉时,短信再次亮起:

“好!不思学姐,我们结婚吧!”

卧槽!这人有病吧?!

李不思吓得一把将手机丢了出去,回过神来,立刻又拿过来关了机!

与此同时。

“在看什么?”霍臣冷漠的声音传来。

霍明远收起手机,勾唇:“我女神发来的短信。”

“李不思?”想起那个女人,霍臣脸色骤然一变。

霍明远点头,不禁微微一笑:“臣哥,我喜欢不思学姐,我想和她结婚。”

“你说什么?”霍臣一怔,冷鸷的声色顿时吓人一跳。

霍明远惊了惊,纳闷的盯着霍臣。

他这个堂哥,哪怕泰山崩于前都从面不改色,可今天,怎么像是吃了火药?

但霍臣很快就恢复如常,随手,将一叠资料撇给了霍明远。

今早,霍臣顺手查了李不思在T大的“光荣事迹”,大学四年交了三十多任男友,暧昧过的男人无数,旷课无数,补考无数。

简直是声名狼藉到了极致。

“你和这种女人结婚,会绿。”霍臣的话冷幽默,可不阴不阳的音调,却实在让人笑不出来。

“不思学姐才不是那样的人,她只是……没遇到对的人!”霍明远看都不看那些资料,就极力辩驳起来。

“你以为遇到对的人,那女人就会变痴心了吗?”霍臣蓦地勾唇,脸上闪过一丝讥讽。

“为什么不会?”霍明远道。

霍臣一言不发,但无比森冷的目光却让他心下一凛。

“既然这样,让她去你家吃次饭吧。”忽然,霍臣又道。说完,便头也不回起身离开了。

翌日,下午。

李不思一边和杨小志在家打游戏,一边拿起不停震动的手机,准备关机。

“谁呀?”杨小志问。

“T大的一个学弟,发短信说要和我结婚,还让我今晚就去他家见父母……”李不思想起就一阵头痛。

杨小志口水差点喷出来:“谁这么神啊,说来听听,T大没有我叫不出名号的人物!”

“霍明远。”

“怎……怎么是他?!”

一听这三个字,杨小志惊得面无血色,而看着杨小志的表情,李不思的心也猛地一沉。

她,好像摊上什么麻烦了。

确实。霍明远是T大很有“名”的大麻烦。

据杨小志说,霍明远极其缠人,他缠上谁,那是甩都甩不掉。加上他家大业大,缠起人来,功力可掘地三尺。

咽了咽口水,李不思又看了眼手机。

躲,应该是躲不掉了吧?

…………

傍晚,一辆纯黑兰博基尼停在了李不思家楼下。

虽然听说了霍明远长得还是不错的,可见到时,李不思还是惊了下。没想到这家伙,长得还极其棱角分明,面俊皮白的。

当然,霍明远见到李不思,也惊诧了下。

“不思学姐,你……就穿这样?”

夏末初秋的天气,虽然是可以穿清凉点……可眼前人穿得,也太清凉了吧?

没错,李不思特地穿了一身透心凉,一看就不正经的吊带背心,外搭一条超迷你短裤。别说霍明远。就是霍明远父母看了也得哆嗦一下。

“我们是去你家吧?”李不思问霍明远。


第6章 惹了他二叔

“没错。”霍明远点头。

“那不就行了,”李不思挑眉:“又不是什么大饭店,在你家吃饭,这样穿没问题吧?我平时就这么穿,好看吧?”

“好看……”霍明远强行扯出笑容:“只是晚上了,外面冷……”

可他话还没说完,李不思已经上了车。她伸手,还不悦的敲了敲窗:“喂,再磨蹭我可不去了啊!”

一听这话,有些尴尬的霍明远只好赶紧上车。可没想,他刚坐稳,又听一道颐指气使的声音,李不思说:“我要听歌。”

霍明远连忙打开CD包,殷勤又道:“不思学姐想听什么歌?我这有英文,日文……”

“有凤凰传奇吗?”

霍明远怔住:“这个……没有。”

“看你品味就不怎样,”李不思轻轻翻个白眼:“随便吧,广场舞金曲就成。”

“也……没有。”

看了一会儿霍明远吃了苍蝇一样的脸色,李不思才慢条斯理的掏出自己的手机,点开一首小苹果,将音量放到最大:“我有。”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陡然间,歌声轰轰烈烈,随着炫酷奔驰在街道上的兰博基尼飘扬而去…… 

一路上,偷瞄着灰头土脸的霍明远,李不思简直憋笑到内伤。不过出乎她的意料,霍明远竟能忍到下车,都没发一言。

看着她随歌声摇摆的身姿,他还时不时的微微一笑。

果然,缠人的人都不简单啊。李不思继续白个眼,心道。

四十多分钟后,车子驶入山顶一望无际的欧式别墅。

下了车,霍明远立刻去帮李不思开车门,岂料李不思动作贼快,他还没走到跟前,就听砰地一声,门已经关好了。待回过神来,李不思已经神速按响了门铃。

听到门响,霍天立刻带着妻子陈丽出来迎接,没想,门刚开,就冲进来一个黑影,他们被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猛地撞开!

李不思是故意的,这一撞,刚好让她借机发挥出来:“哟,这就是伯父伯母吧?不好意思,我走路一向不看人的!”

“爸,妈!”霍明远见此也赶紧上前。

霍天和陈丽都是一脸尴尬,尤其是霍天,他显然对李不思的第一印象差到极致,可在儿子再三恳求的目光下,还是铁青着脸道:“进来吧。”

“不好意思,我时间宝贵,还是先把话说清楚再进吧。”可李不思却站在门口不懂,突然说道。

霍天一怔,旋即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他瞪了一眼霍明远:“这是怎么回事?”

霍明远也被吓了一跳,忙道:“学姐,晚饭都准备好了,要不,咱们先吃饭吧?”

“不急,”李不思微笑,很无赖的道:“谈完条件再吃。”

“条件?”霍天声色猛地一沉。瞪向霍明远。

“没错。”李不思觉得气氛差不多了,这才慢条斯理的说:“你儿子想和我结婚,不过伯父应该能看出来,我是没什么钱的,结婚的话,我想要一套别墅,一辆豪车,再加上少说一百万的彩礼,哦对,别墅写我一个人的名字就行……”

“你……你说什么?!”大厅静了几秒,霍天一瞬脸色涨红,就连霍明远也被吓得面无血色!

“我说……”

“二叔。”

李不思还没来得及接话,一道突然出现的身影,便让她嘴巴里的话一股脑全咽回了肚子里!

眼前的男人一身阿玛尼西装,高大颀长的身躯,从内到外都透着一股至高无上的尊贵和傲慢,只是一动不动的站着,便气魄如王,震天,慑地,睥睨苍生……

不,可能更多的是震她,摄她,睥睨她李不思!

这个男人,她就是瞎了眼也不会认错的,他就是霍氏大少霍臣,五年前抛弃了她的那个尊贵男人!

李不思一瞬不瞬盯着霍臣,感觉心跳都要停止了,可霍臣走来,却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停在了霍天身侧。

她心中一凛。

不会吧,她怎么这么倒霉?她刚刚敲诈的人……竟是,霍臣的二叔?!


第7章 一言不合就拖走

霍天完全明白了李不思的话,一时间气的不行,抖着嘴唇连话都说不出来,更顾不上来到身边的霍臣。张望了几秒,他一把抢过佣人手中的扫把,就朝李不思身上打去!

“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也……也敢来勾引我儿子!”

还没反应过来,李不思便结结实实挨了打,霍天看上去并不算强壮,没想力气却大的惊人,一下就让她没骨气的直冒热泪。

所有人都被霍天此举吓愣了,都不敢来帮李不思,可就在她一边鼠窜一边以为自己死定了的一瞬,扫把突然停在了半空!

她蓦地抬眸,只见,是霍臣一把擒住了霍天的手。

眼前人高大的身躯像一座巨不可攀的山峰,严严实实的挡在了她身前。

兀地,李不思心中百味交杂。

这背影她该最熟悉的,但此一瞬看着,竟觉得那么陌生,遥远。

“二叔,我来吧。”霍臣沉声,他话说的毕恭毕敬,可口吻却完全庸置疑,冷酷,又霸道。

霍天虽未泻火,但见霍臣出了手,也只能强行咽下怒气。霍臣是霍氏的当家,主家的面子,他不敢不给。

只能继而瞪向霍明远:“你,跟我进屋!”

见一场惊心动魄的风暴,就这么被霍臣一语解决,李不思半晌都没回过神,待霍家人散去,她反应过来想跑,却来不及了……手臂,已被人牢牢攥住!

他的手很冷,却让她心尖滚烫了一下。

“想走?”旋即,男人低沉的声音响在耳边。

李不思一惊,只见霍臣微微颔首,消尖的下巴缓缓抵在她光洁的额前,像遮蔽日月的深霾一样,让人畏惧又绝望:“闹了事就逃,你当我霍家是什么地方?菜市场吗?”

几年不见,男人身上的气场越发威慑迫人,李不思不由浑身一凛。

她就知道,他锱铢必较,才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放过,一个诈骗他二叔的犯人。

李不思泄了气,忍不住颤声道:“打也挨了,脸也丢了……那你还想怎样?”

“我想怎样?”霍臣嘴角噙起一丝讥嘲,他缄声,气息越渐沉重,让李不思的心也提上了嗓子眼。

她不敢看他,可他却不依不饶,一把捏过她窜避的脸,凑上去细细瞧了瞧,才冷笑着说:“你都敲诈到我家门口了,竟还大言不惭的问我想怎样?”

对上霍臣冷鸷的目光,李不思的心像是被针狠狠扎了一下,她愣了愣,脱口就道:“这好像不是你家门口吧……不会吧,难道,你和你叔叔住一起?”

可不料,话音刚落,霍臣本来就没多少血色的脸一下白透了,似乎被噎住般,半晌都没接话。

李不思想对霍臣笑笑,缓和下气氛,不料,他却先狠狠瞪了她一眼!那眼光,仿佛将她剥皮拆骨都不解恨!

她心里咯噔一下,再不敢乱说话,却突然,霍臣攥住她的手腕,将她粗暴的拽出了门外,沿着寂静的街道一口气狂走了十多分钟。

霍臣力气大的惊人,李不思挣脱不开,只能被他拖着疾走,可是夜凉蚀骨,一口气吸了太多冷气,她胃里立刻刀绞一般疼了起来。


第8章 知道是你,我不会来

李不思体力不支,霍臣似乎察觉到了,两个人刚一停下,她整个人就扶着墙角,软倒了下去……

但看到眼前人痛苦的样子,霍臣却无动于衷,神情反而越发冷酷:“五年不见,你现在的样子可真丢脸。”

李不思这会儿根本顾不上理会霍臣,只捂着嘴巴拼命呕出几口酸水,旋即,身子也缩成了一团。

突然,眼前多了一张纸巾。

她抬头,只见霍臣面无表情盯着她:“收起你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因为……只会叫人更厌恶!”

男人不轻不重的口吻没有一丝起伏,却仿佛冷血残忍的怪物,在将她啖肉饮血。

李不思的胃此刻疼的要命,可稍有喘息的力气,她也绝不想在霍臣眼前失态。

于是,她缓慢接了纸巾:“谢谢。”

“谢我什么?没报警抓一个敲诈犯,还是……”

“对不起。”打断了霍臣的话,李不思小声的道:“今天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你不痛快的。”

霍臣沉默片刻,陡然,他粗暴的抓了李不思的手:“我送你去医院。”

毋庸置疑的口吻,霸道,却又极其冷漠。

“不用了!”触电一般,李不思迅速的抽开自己的手,踉跄的站起来,就朝前走去,仿佛身边的男人是什么豺狼虎豹,让她避之不及。

见李不思这种反应,霍臣脸色兀地一沉,陡然,他迅速上前,将她的手再度抓起,力度大的让她凭何挣扎都无法逃脱,大步就朝着行车的路口而去。

“霍、霍臣!我真的不用去医院!”

李不思吓了一跳,十分惊愕的叫起来。

“我帮你叫车。”可霍臣头也不回,只冷冷丢下一句,便再也不理她的任何反应。

他扯着她的手,大步走到路口,强行拦了一辆出租车。

李不思无奈,她本不想浪费钱打车,可如今也只能这样了……这样,也就结束了。

但当她坐进车内,正犹豫要不要道个别,下一刻,霍臣竟也跟着坐了进来!

李不思惊得浑身一个哆嗦:“霍臣……你,你这是干什么?!”  “我送你回家。”看都不看她一眼,霍臣冷冷咬出几个字来。

“送我?”李不思眨眨眼,“那个,我们关系还没有好到……需要相送的地步吧?”

“就是因为关系差,所以才必须送你。”霍臣清寒的语调简直刺骨:“万一你路上死了,我会被怀疑。”

“……”

李不思嘴角抽了抽,噎了半天才道:“司机师傅,麻烦前面停下车,有人要下车。”

“去x街707号。”

显然,霍臣的气场远远压过了李不思,司机很听话的没有停车。

李不思的下巴生无可恋的脱了会儿臼,终于,她鼓起勇气,一本正经的问霍臣:“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儿?”

霍臣面不改色:“明远说的。”

李不思惊了惊,猛地反应过来:“那么说……你早就知道他约的人是我?!”

见霍臣没有回答,李不思低声像是自语:“那你该告诉我一声,早知道是你……我怎么也不会来的。”

听着旁边人郁闷的嘀咕,蓦地,霍臣的心像被深夜冷风吹过的水潭,漾了一下。


小说

重生之异能庶女 主角: 吕云歌, 欧阳轩

2021-1-2 6:37:09

小说

阳光下的手牵手 主角: 莫小言, 宁霖川

2021-1-2 6:40:1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