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甜妻初养成 主角: 杜子腾, 茉莉

农学院天才少女茉莉穿越到了苦哈哈的农村,成为了一名地道的村姑,而且还是村花。咳咳咳,侬家追求的是内在美,花不花的都是浮云。某天,村花被第四任未婚夫退亲了,前三任未成亲就翘了辫子,同时她是断掌克夫命的传闻像瘟疫一样传播开来,一直传到了邻村邻邻村邻邻邻村!村花从此成了黑寡妇,连村里缺胳膊断腿的老男人都不敢要她,尤其是那些极品的三姑六婆,更是唯恐天下不乱。她才不管这些,用现代的智商和手段,她照样能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带领全家致富奔小康,改造渣男成贤郎,宠她上天!而她的身世也开始揭开冰山一角。
%title插图%num
第1章

“还有一分钟了,我的天卷百合就可以顺利地偷到手了。”

沈茉莉坐在宿舍的电脑前,眼看QQ农场里面最新出现的金土地植物天卷百合就要成熟了,她激动无比。为了偷取某师兄就在天卷百合成熟的时候,某人兴奋种植的天卷百合,她可是望眼欲穿啊,现在终于等到了这最关键的一刻。

地猛敲鼠标,咦,怎么好像死机了呢?

这么重要的,激动人心的时刻,怎么能死机呢?!

就在她盯着屏幕,使劲敲击鼠标的时候,电脑的屏幕突然裂开了。

不错,是真的炸裂了开来,一道白光从电脑的屏幕上迸射了出来,击中她的脸庞。

天啦,这是要干嘛啊?

茉莉同学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更谈不上躲避,瞬间被被白色的光芒击中,整个人顿时脑海中一片空白,有着无数的念想充斥其间,在她的脑海中不停地闪现。

痛!浑身撕裂般剧痛!

仿佛有一种力量钻进了她的身体里面,并且正在将她的灵魂从身体里面抽离出来

茉莉挣扎着,想要从那股力量的控制之下逃离,但是,仿佛有双形的大手将她的灵魂生生抓住,并且继续地抽离。

她的身体更加地痛苦,有如脱胎换骨一般。

“啊……”

无论她怎么样的挣扎,都不能逃离那双大手的束缚。

终于,她觉得浑身都轻松了,接着就完全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睁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个充满了阳光照射的温暖的地方,边上还有一方清澈水塘,虽很小,却荡漾着丝丝涟漪。

咦?这是在哪里啊?

茉莉的心里面一阵嘀咕,不过,仔细看了看,还是有点眼熟的,这里怎么好像是……

QQ农场?!

难道,她被那一道强烈的白光给强行地将灵魂带进了QQ农场里面了?

OMG,太恐怖了吧?!

茉莉在农场里面东奔西跑,转了半天,还是没有能找到出口,这个空间不小,但是也不大,除了农场的那几块光秃秃的地之外,还有一些长满了青草的空地。

而且,边上的池塘里面也是空的。

不对啊,如果是进了QQ农场的话,那看见的情景就不应该是这样的啊,应该是地里面长满了珍惜的植物,鱼塘里游动着各种奇奇怪怪的鱼。

可是,为什么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难道,全部枯萎了?还是说,她穿进来的是最原始的时候?也就是说,她还要亲自挖地开荒?

天啦,她虽然出生在农村里面,也从小就开始做农活,但是,现在种子没有,工具没有,她还没开荒,就已经饿死了估计。

正在她痛苦的时候,一道闪现,白胡子的老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咦,你是谁啊?”

“你可以叫我村长爷爷。”

“村长爷爷?”

“不错,我是QQ农场居委会的,你每天在农场里面辛勤的耕耘,就让你体验一下种田的快乐。”

茉莉耸耸肩膀,无奈地说道:“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想种田也没法中啊。”

村长爷爷说道:“这个不用怕,你肯定不会在这里种田的,你会被穿越到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朝代,去那里,你会有新的生活,而这个农场,我会赠送给你,你可以用自己的意念,进入到这里,在这里种你自己想要种的东西。”

茉莉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已经被白光卷起,接着再次失去了知觉。

花国。米罗镇。望水村。

沈家本是望水村不错的人家,但是,自从沈家的老爷子病逝,沈家的主母沈梁氏当家之后,就发生了很大的变故。

沈梁氏毫不留情地将自己的儿子全部赶出了家族,并且在族谱之中将他们除名,上报县衙,逼着他们另立门户。如今的沈家,只剩下沈梁氏自己,当然,她的女儿沈红叶却是三天两头回娘家来住。村邻们对着一切感到很奇怪,不知道她为何做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沈家的长子,在很小的时候,就掉进了水中淹死了,如今只有二儿子和小儿子健在。自从被沈梁氏赶出家门之后,真正的沈家越发地衰败了,两个儿子都算孝顺,虽然不明白娘亲的所作所为,却也不愿意与其争论,只能出门打打短工,租种几亩薄地了,聊以度日,该给沈梁氏的粮食和银钱,每年都不会少一毫半点的。

这天,一大早,沈家老二的破旧院子里就来了两个人,前面的是一个五大三粗,头上戴着一朵大红花,脸上擦着胭脂香粉的婆娘。

“王媒婆,你来我们家有什么事情?”

沈家二儿媳妇何小婉看着这么多的人,并不惊慌,只是微微皱着眉头,略带狐疑地说着。

那王媒婆脸上堆着万般无奈的神情,可是,她的眼神骗不了人,那狡黠的目光中分明藏着丝丝压抑不住的笑意。看着何小婉仓促无助的样子,王媒婆假装叹息道:“沈家嫂子,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你家茉莉姑娘的亲事我要帮牛家退掉了,你赶紧将两家之前签下来的文书拿过来。”

何小婉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眉头皱得更深了,惊道:“什么?难道你们是来退亲的?”

王媒婆一指身边的一个白皙的俊秀书生,说道:“这就是牛家的哥儿,人家亲自上门退亲,所以沈家嫂子,还是将文书拿来,省得我这一大早的浪费口舌了。”

“这好端端的,怎么要退亲呢?”

“好端端的?沈家嫂子,你们家姑娘可是断掌!这可是不吉利的,难怪她之前的那三个未婚夫都好端端就死了,原来是被她这个扫把星给克死的。”

“你胡说!”

何小婉已经被王媒婆的话,给气得脸色煞白,她冷冷地看着王媒婆和牛云轩,心中难受之极。

牛云轩将手里面的一锭银子丢在了何小婉的怀中,不屑地说道:“我既然来退亲,自然也不会亏了你们家,这锭银子就算是给你们家的赔礼,还劳烦婶子将文书拿来。”

何小婉将银子丢了过去,冷冷地说道:“我们家虽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也比不上你们牛家有钱,但是,我们绝对不会要你的银子,只是,现在茉莉的爹正在病中,退亲一事,能不能等到她爹病好了之后再说呢?”


第2章

牛云轩一挥手,不屑一顾道:“本公子刚刚中了秀才,现在可是很忙的,每天去家里提亲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既然今天来了,就一定要将这亲事退了。”

何小婉的脸色非常难看,她冷笑了一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你稍等。”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娘,怎么了?”

茉莉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面装的是早上打到的猪草,家里面养着猪,但是,家里面为了给她爹看病,已经花光了所有的银钱,好不容易她爹沈少云的病情有了些好转。

“茉莉,你跟娘进来。”

何小婉冷着脸,对茉莉说着,茉莉虽然已经十四岁,但是穿着非常破烂,人也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而变得很憔悴不堪,这样的人丢在了人群里面,怕是怎么也找不到了,无任何的风采可言。

“娘。”

茉莉跟在了何小婉的身后,走进了房间里面去,印象中,茉莉总是跟着爹娘在外面漂泊,打工赚一些银钱,他们很少回家,后来,沈少云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刚好她爷爷去世,就一家人回来居住。

分家后,他们用所有的积蓄,盖了现在的房子,没想到,没有多久之后,沈少云就根本不能走动了,卧床不起。

每日抓药,导致了她家境日益贫穷,懂事的茉莉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地帮着何小婉做着田里面的农活。何小婉看在眼中,疼在心头,心里头寻思着,等沈少云的病好起来,一家人在一起好好生活,等茉莉长大之后,能嫁去已经定亲的牛家,过得幸福,自己也就无憾了。

而如今,牛家的人竟然上门退亲来了!

屋内,沈少云躺在床上,虽然才四十岁不到,但是,疾病已经折磨得他骨瘦如柴,两眼凸起,脸色苍白得跟纸一样。

他靠在了床头上,气得大口地喘气,何小婉赶紧扶住了他,说道:“他爹,你别激动,注意身子。”

沈少云喘得更厉害了,他颤抖着,用手指着外面,说道:“他们……他们……是要……退亲……”

茉莉听了,心里面很难受,外面那么多的人,居然是要来退亲的!她的眼泪再也不能忍受,哗啦啦地滚落了下来,她说道:“娘,是不是真的?他们真的是来退亲的吗?”

何小婉看着她的样子,心里面疼得几乎要窒息,她的茉莉,她比命还要重要的茉莉,在被人如此地羞辱,一个女孩子,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名节更重要。

还有什么比被未婚夫亲自上门退亲还要恐怖的事情呢?

更何况,这还是茉莉的第四任未婚夫了,前面的三任在刚定亲后不久,就莫名其妙地死翘翘了。

如果这一任未婚夫再退亲,再加上她是断掌这个事实,怕是再也不会有人来提亲了。

何小婉含着眼泪点点头,说道:“是的。”

沈少云听了,突然哭嚎了起来,浑身颤抖着,双手朝着外面指着,说道:“他们太过分了!”

茉莉抱着沈少云,哭着说道:“爹,你保重身子啊,这门亲事,本就不该定下的,女儿自知命苦,不敢高攀,早就该退了才是,爹娘,就当是女儿求你们,把这门亲事退了吧,退掉之后,女儿就自由了。”

何小婉含着眼泪点点头,说道:“也好,这门亲事,走到今天,也早就已经不是亲事了,我这就去退了。”

沈少云的情绪依旧是非常激动,茉莉扶着他,一边哭泣,一边说道:“爹,你要保重身体啊,你可不能出什么事情啊。”

“茉莉啊……爹对不起你啊,爹真的对不起你……”

父女两人抱在一起,痛哭不止。

何小婉将文书和一块玉佩交给了王媒婆,王媒婆交给了牛云轩,说道:“牛公子,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牛云轩拿在手中看了一眼,说道:“不错。”

说着,将文书撕毁了,顺便将自己一方的文书和一枚戒指给了王媒婆,王媒婆接过来,给了何小婉,何小婉看了一眼,撕毁了。

王媒婆笑眯眯地说道:“她婶子,现在这门亲事也就算是结束了,以后,有合适的人家,我还是会给你们家茉莉介绍的。”

何小婉冷笑了一声,说道:“这就不必劳烦王媒婆你费心了,我们家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心。”

牛云轩说道:“那我就告辞了。”

茉莉站在了门边,看着他们走远了,依稀听见牛云轩在外面说道:“王媒婆,幸好退了这门亲,看她那个样子就是黄脸婆,瘦弱不堪,病怏怏的,这要娶回家去了,还不天天往怡红楼里跑!这锭银子就当时给你的谢礼,快点走,看见她我就恶心得想要吐。”

王媒婆一边笑眯眯地收了银子,一边说道:“听说她爹还病着,已经病了很久了,说不定哪天就挺尸了,到时候,你这个女婿还要给他收尸,太不吉利了!”

两人跑得飞快,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何小婉过来对茉莉说道:“茉莉,娘对不起你,让你受了委屈了。”

这时,房间里面传来了“咚”的一声,两人赶紧过去一看,就看见沈少云躺在了地上。

“少云!”

“爹!”

两人慌忙将他扶着坐了起来,沈少云眼泪汪汪地说道:“茉莉啊,爹真的对不起你啊,以后你要跟你娘好好活啊。”

茉莉哭着说道:“爹,你别这么说,你的身体就要好了,大夫都说了,你要好了啊。”

沈少云心疼无比,再也压抑不住自己,一口逆血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整个人就昏迷了过去。

“爹!”

“他爹啊!”

三个人抱着,哭做了一团。

将沈少云抬到了床榻之上,猛恰人中,过了好半晌,他才悠悠醒来,羞愧道:“茉莉,爹动不了了,爹给你磕头了!”

茉莉颤抖着,哭得跟泪人一般,她说道:“爹,你为什么要给我磕头啊?爹,女儿不孝啊。”

“这么多年,爹娘一直带着你东奔西跑,没有给你一天安宁的生活,爹不行了,爹只能给你磕头谢罪啊!”

沈少云说着,脸上有了一丝淡淡的红晕,整个人看起来更精神了一点,那是回光返照,是必死的征兆啊。

何小婉知道这一点,所以也就没有阻止他,让他将心里面的话都说出来。

她知道,他们夫妻都对不起茉莉,因为心里面藏着的那个秘密,她不能说,沈少云也不能说,只能用磕头来谢罪了,他们对不起她,没有将她好好抚养成人,没有给过她快乐幸福的生活。


第3章

沈少云说道:“茉莉她娘,你我恩爱十余年,没想到,最后竟落得这般田地,这些年苦了你了,以后,茉莉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待她,好好待她啊。”

何小婉点点头,眼泪簌簌地落下,说道:“她爹,我会的,我会好好待茉莉,一定会好好待茉莉,这是我的责任。”

“还有……还有,我放不下的就是我娘,我死了之后,你要对我娘好一点,虽然这些年,她对我们很不好,但她毕竟是我娘,你要待她好一点啊。”

“她爹,我知道的,我虽然是一个女流,但也不是懦弱之辈,娘平时对我们太过苛刻,我嘴上不说,但是心里面都是清楚的,你是孝子,我怎么能让你为难?”

她却不知道,仅仅是因为这样的一个承诺,却给她后来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以至于,连茉莉都以为她是一个很懦弱的人,但是,她的懦弱,仅仅是对沈梁氏一人。

“那我……就放心了……”

说罢,他的头偏了一下,气绝身亡了。

“她爹!”

“爹!”

茉莉喊着,撕心裂肺,但是,沈少云已经魂归九重天了。

何小婉和茉莉将沈少云的尸体停妥当之后,说道:“茉莉啊,守着你爹,我出去借点银子,给你爹安葬了。”

茉莉哭着说道:“娘,都是我不好,是我害死了爹!”

“跟你没关系的,娘去去就回来。”

何小婉出去了一天,直到天黑的时候,才回来,她疲惫不堪地坐在地上,呆呆地望着沈少云的尸体,眼中已经没有泪了。

“娘,是不是没有借到银子?”

“没有人愿意借银子给我们。”

茉莉眼泪汪汪,说道:“那娘,我们要怎么办?我们要怎么办啊,娘。”

何小婉起身,说道:“明天,娘去想办法。”

娘俩跪坐在床边,守了一夜,眼泪已经哭干,茉莉从来没有见过何小婉这样的伤心过,也从来没有见过她这般的坚强过。

第二天一早,何小婉找到了村长,村长是一个很和善很有威严的人,见着他们家这样的情况,也不由叹息了起来,说道:“这件事真的很不好办啊。”

何小婉沙哑着嗓子,说道:“村长大叔,能不能帮我将这房子卖了,我一个女流之辈,怕是没人谈不好。”

村长皱皱眉头,说道:“我帮你问问,不过,这屋子里面死了人,怕是不好卖啊。”

“谁家的屋子没死过人吗?就拜托大叔了。”

“好,我马上去问问。”

中午的时候,就有人来看,但是,一看见屋里面还有个死人,马上就摇头,结果将价格一压再压,压到最后,只够买一副棺木了。

这样,才勉强地将沈少云给安葬了,何小婉和茉莉两个人就去后山搭建了一间茅草屋,母女两个人勉强地住着了。

反正,家里面值钱的东西已经全部变卖干净了,只有几件衣服和几床废旧的棉被。

茉莉每次想到她爹是被她退亲给气死的时候,她的心里面就很难受很难受。

如此这般艰苦的日子,他们已经过了月余。

这一晚,雷雨交加,茉莉家的草棚子竟然被风刮飞了,母女俩在黑夜中瑟瑟发抖,又惊又怕,躲在了树底下。

“娘,我怕。”

“茉莉,不怕,娘陪着你。”

“娘,你说我们怎么命苦?”

何小婉看着茉莉,心里面真的像是刀子插了一般,她的心里面有一个秘密,一个很大很大的秘密,她不敢说,她和沈少云东躲西藏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这个恐怖的秘密。

命苦,真正命苦的人是她的茉莉。

她有时候真的很想将这个秘密告诉茉莉,但是,她不能,她真的不能说,万一泄露了,那她们可能都要死。

这一晚,如此的漫长,天亮的时候,一轮红日升起,照破山河万里。

茉莉正在发烧,昨晚那场雷雨,让她受到了惊吓,又染上了风寒,何小婉急得赶紧去找大夫。

“二嫂,你在这里?”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何小婉回头看了过去,就看见沈家的老三沈俊峰和他媳妇走了来。

“他小叔,他小婶。”

何小婉仿佛看见了救星,说道:“你们回来了?”

沈俊峰一家常年在外面打短工,很多天才回来一次,日子过得也是非常的清贫。

莫小小说道:“二嫂,真对不起,我们也是回来之后才知道你卖了房子,住在了这里。”

两人说着,心里面都是好惭愧,面上带着忧伤。

沈俊峰哽咽着说道:“真的没有想到,二哥,就这么去了。”

“没事了,人都去了那么久,现在,茉莉又病了,我正要去请大夫过来看看。”

沈俊峰一惊,说道:“茉莉病了?”

何小婉点点头,说道:“是啊,昨晚淋了雨,这会子,在发烧,一直说着胡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走,还愣着干嘛,去我家住。”

说着,就将茉莉背了起来,几个人急急忙忙地就往沈俊峰家赶去。

将茉莉安顿好之后,沈俊峰赶紧去请大夫来,大夫摇着头,叹息了一声,说道:“这副药你们煎了给她喝了,若是不行,也就没有法子了。”

何小婉听了心里面顿时就凉了半截,她手脚僵硬,还是莫小小将药接了过去,煎了后,喂茉莉喝。

勉强地喂完了药,茉莉依旧沉沉睡去,而高烧依旧不退。

何小婉从来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打击,她坐在地上,哭着喊着,心已经碎掉了。

“老天爷啊,为什么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啊!”

莫小小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二嫂,你别这样,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的。”

三人就这样守着,一点也不敢马虎,何小婉握着茉莉的手,就觉得她的手越来越凉,她的心也就跟着越来越绝望了。

“茉莉,茉莉,我的茉莉啊。”

何小婉紧紧地握着茉莉的手,一边轻声呼喊着她的名字。

莫小小看着茉莉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也渐渐停歇了,也赶紧喊了起来:“茉莉,茉莉,你看看我啊,我是小婶啦。”

就连沈俊峰也痛苦万分,再也不能抑制住自己的眼泪,失声痛哭了起来。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是,就在茉莉的灵魂渐渐从身体里面消失的时候,另外一个茉莉正被他们的呼喊声吸引了过来。

茉莉……茉莉……


第4章

沈茉莉钻进了这个已经死去的少女的身体里面,一阵恍惚后,她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穿越了!她很快就适应过来,将脑中纷乱的思绪理清了,整理着前主人的记忆,以便更快地将两人的记忆融合了一下,只有这样,她才方便了解这个身体的主人,是什么样子的,有着怎么样的家庭背景,有没有很好相处的爹娘。

她在进入这个身体之前,一直呆在QQ农场里,早就绞尽脑汁地想着村长会给怎样安排她。魂穿?重生?看过无数本穿越小说的她,有着无数的期待。因此,当那双无形的手再次拉扯她的灵魂,并附在这个刚刚断气有着同样名字的可怜小女孩身上的时候,她立刻明白过来,这就是村长爷爷给她的安排!所以,她并没有很惊讶,而是迅速接受了这一切。只是,这个村长爷爷也真是的,她不过是喜欢上种QQ农场而已,又不是真的想要做一个村姑,真是命苦哦。

想起以后要拿着锄头下地干活,她的心,就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唉,想她一代农学院的天才学生,就这样沦落成了一个村姑,想起来就伤心哦。

但是,当茉莉将两人的记忆融合了之后,就有一种想要去撞墙的冲动了,这个姑娘的命怎么能苦成了这样?

想她已经够命苦了,家境贫穷,但是,从小也在父母的关心照顾下,过得很开心,至少没有颠沛流离,没有饱经风霜,而且还能成为农学院的天才学生,兼校花。

感叹之后,她又将这边的这些亲戚想了一下,天啦,极品亲戚如此之多,她感觉有点掉进狼窝里面去的感觉。

不过,没有关系,她可是从现代来的,有着极强的斗争和反斗争能力。

茉莉平息了一下 身体里面的气息,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她微微侧目,看了看身边的这几个人,之前的那个茉莉的记忆告诉她,只有这三个人才是她最亲的人。

小叔沈俊峰虽然常年在外面打短工,但是,每次回来,都给她带好吃的,顺便给他们家一点银钱,给她爹买药。

小婶莫小小也是一个非常通情达理的女人,虽然不是多漂亮,但是心地却是很善良,最难得的是,她当茉莉如亲闺女,她有一个女儿荷花,还有一个儿子沈雨落。

荷花十一二岁,而小雨落只有五六岁,两人非常的乖巧懂事,非常讨人喜欢。

“娘……”

茉莉喊了一声,这一声,让何小婉立刻就怔住了,她赶紧握住了茉莉的手,无比惊喜地说道:“茉莉,茉莉啊,你终于醒过来了,娘在啊,娘在!茉莉啊!”

沈俊峰和莫小小也擦擦眼泪,赶紧凑了过来,莫小小说道:“茉莉,我是小婶啊,你还记得我吗?”

茉莉点点头,她现在非常虚弱,根本就不能移动自己的身体,不过既然之前的茉莉已经死亡了,这病自然也就消退了,现在,只要好好调养,把这憔悴不堪的身子养好了,她就彻底恢复健康了。

莫小小说道:“二嫂啊,这下你可以放心了,茉莉醒来了,昨天大夫说,只要熬过去,醒来了,就不会有事了,你就只有茉莉这么一个闺女,她要是有什么不测,你可怎么办啊。”

何小婉点点头,一边用手擦着眼泪,一边紧紧握住了茉莉的手,怎么都不松开,生怕一松开,茉莉又不见了。

茉莉的手,被她捏得生疼,只好说道:“娘,我没事了,你捏疼了我。”

“知道疼了!”

沈俊峰开心地说道:“二嫂,茉莉知道疼了,她真的没事了。”

茉莉很虚弱地说道:“娘,我好饿,我想喝点汤。”

莫小小说道:“汤?”

哪里有汤啊?家里面已经被茉莉的病给弄得一团糟,哪里还能想到去做饭做汤?

好在,荷花这个丫头还是挺乖巧伶俐的,煮了一锅的稀粥,等着给大人们吃。

莫小小赶紧盛了一碗过来,何小婉颤抖着,用勺子慢慢地喂着给她吃,一勺子,接一勺子的,一边吹着,一边喂,一边还让茉莉吃得慢一点,千万别急。

茉莉的心暖暖的,虽然穿越到了这里,她的心里面很不甘心,又对这里那么多的极品亲戚感觉到很郁闷,但是,上天终究没有彻底让她死心,她拥有了一个疼她的娘亲,还有真心对她好的小叔小婶。

莫小小说道:“二嫂子,现在放心了吧?呵呵呵。”

何小婉开心地点点头,说道:“刚才还觉得我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如果茉莉丫头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也不活了,我对不起她,我活在这个世上也是多余的,不如我们娘俩一起死了算了。”

莫小小叹息了一声,说道:“二嫂,你可幸好没有做傻事。”

不然的话,茉莉醒来了,可哪里去找娘哦。

等茉莉吃了一些稀饭下去,精神好了一点,就躺着跟何小婉说说话。

因为茉莉的身体好多了,何小婉他们也才开始吃饭,生活很清贫,只有一锅稀饭配着几根的咸菜。

荷花和雨落两个人也端着碗站在床边吃,茉莉看着面前的这个情景,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也是这样跟村里面的大人们在一起吃早饭。

尤其是冬天的时候,村里的人都喜欢端着稀饭,夹着几根咸菜,聚集在一起,一边晒太阳,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八卦,那样的日子真的好开心,可惜,这一辈子都再也不可能再去经历了。

因为大家的心情都好,所以,聊天的时候都是开心的。

茉莉看着何小婉那肿得跟核桃一样的眼睛,心里面真的很心疼,她真的很喜欢这个家,虽然这个家里面什么都没有,连房子都没有了,但是,她真的很喜欢。

她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让这个家富裕起来,要让所有对她好的人都能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这是她这一世重生的最大的奋斗目标。

这般地过了几天,茉莉一直躺在了床上,何小婉也将山上的那些破烂收拾收拾了,或扔掉,或留下,总之,两人都在沈俊峰的家中住下来了。

这天,沈俊峰见茉莉的病情好了很多,就说道:“二嫂,之前因为茉莉的病刚好,担心油腻吃了不好,如今,见她好了很多,我去找虎老大买点瘦肉,你做碗汤给茉莉喝吧。”

何小婉赶紧谢了他,说道:“他叔,我们娘俩在你这里住了这么久了,已经非常不好意思了,如今,你还要花银钱买肉给我们,这可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


第5章

沈俊峰说道:“哪里的话,二嫂,如今大哥早已不在,你的闺女不就是我的闺女吗?”

何小婉叹息了一声,非常不好意思地说道:“那就真的多谢你了。”

茉莉说道:“小叔,谢谢你,你是好人,以后我会报答你的。”

沈俊峰笑笑,说道:“这孩子,跟小叔还有什么报答不报答的。”

“那可不行,仙鹤尚且知道报恩,何况是我们为人子女的,自然是更要报恩了。”

“你好好休息吧,小叔去买肉去。”

“小叔路上小心哦。”

莫小小看着茉莉,笑着说道:“要是我们家荷花能有茉莉这么乖巧伶俐,就好了。”

何小婉走到了床榻边,伸手将茉莉的面庞轻轻抚摸了一下,说道:“以前,这孩子也是不喜欢说话的,这几天病好了,倒是喜欢说话来了。”

莫小小说道:“而且人也越发的水灵了。”

茉莉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小婶,你们这次回来是收稻子的吗?”

莫小小点点头,说道:“是啊,今年雨水好,虫子也少,看来要多收不少稻子。”

茉莉听着很开心,之前,在现代的时候,她爸爸也经常这样说,说到丰收脸上总是带着很多的笑容。

聊着聊着,莫小小就说道:“二嫂,你知道不,这次回来我可是很生气的。”

何小婉一怔,说道:“怎么了?”

她指了指隔壁的那户人家,说道:“还不是沈明堂他们家,我们刚回来就遇见了陶春花和她的女儿沈小桃,真不是东西。”

茉莉听了在自己的记忆中仔细地搜索着这两号子的人物。

沈明堂是寸里面最游手好闲的人,平日最多就是种种稻子,连麦子和油菜都是懒得种的,更不要说去学人家出去打短工了。

而他的老婆陶春花更是好吃懒做的主,人称坐地炮,谁要是招惹上了,那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他们的女儿倒是没有太多恶劣的事情,但是这样的人家教育出来的孩子,自然就不可能太优秀,蛮不讲理肯定是第一名。

何小婉听了,说道:“她们娘俩说什么来着啊?”

莫笑嘴巴一撇,不屑地说道:“还不是说什么二哥的死,是被茉莉给克死的,说茉莉是断掌,叫我把你们赶紧赶走,这样我们才知道你们原来住在了山上的草棚子里面了。”

何小婉听了很伤心,陶春花这个人她是知道的,但是,他们家一直恪守己份,从来不会去说别人家的是非,也从来不参与任何的八卦事件。

这样,也倒是从未与陶春花有过正面的交集。

茉莉说道:“这样的人,你不去理会她,她自然就不知道得瑟了,你要是去理会她,就会越来越得瑟,要么,你就狠狠地抽她一顿,要么,你就当她是空气。”

说着,她在心里面冷笑,如果陶春花遇见了她,她一定一砖头敲烂她的脑袋。

沈俊峰拿着猪肉回来了,说道:“幸好走得快,晚一点的话,就只剩下肥肉了。”

何小婉赶紧将肉接了过来,说道:“我去做罢,他叔,你歇一会儿。”

莫小小则是跟着何小婉后面去生火,沈俊峰出去劈柴了,荷花和小雨落就在房间里面陪着茉莉,给她说说话,解解闷。

荷花的绣活很好,这里未出阁的姑娘,都是很会绣一些东西的,因为将来是要绣自己的嫁妆。

茉莉是不会的,她只会画画,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她的画可是非常厉害的,能临摹出各家之长。

“荷花,堂姐给你画一些小花,你能不能绣出来?”

“能啊,堂姐,我的绣活是村里面姑娘里,最好的。”

茉莉说道:“那不如,你就做一些小手帕啊,小香囊啊,小背包啊,拿去镇上卖。”

荷花叹息了一声,说道:“之前也有去卖的,但是卖得不好,没有什么人要。”

茉莉笑着说道:“以后,堂姐帮你,一定可以卖掉的。”

你卖的东西都是千遍一律的,都是别人用剩下的,那肯定是卖不掉的,但是,如果你卖的东西是别人都没有卖过的,那自然就是不一样了。

因为茉莉很懂得这一点,所以她对自己很有信心,女孩子们喜欢什么,她也是知道的。

当年,日本的一个设计师不就是因为在某钱包上画了一只没有嘴巴的猫,然后成为了该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吗?顺便让这家公司,赚了个满盆,老板数钱都数得手抽筋了。

这就是世界上最赚钱的猫,Hollekitty。

如果在那些小香囊啊,小背包啊,小手帕上面也加上这些小动物的卡通画像,那怎么可能卖不掉呢?

【二】人至贱则无敌

肉刚端上来的时候,家里面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闻到过肉的香味,所以荷花和小雨落都咽着口水,看着那碗肉,却一点也不会苦恼,更不会过来抢夺。

莫小小说道:“荷花,雨落,你们过来,锅里面有给你们一人留了一点,那碗是给你们的茉莉堂姐的,她身子弱,需要好好补补。”

茉莉接过了肉汤,对何小婉说道:“娘,你也喝一点吧,这些天你照顾我,已经很辛苦了,你的身体也好重要。”

何小婉笑了笑,她在茉莉的面前永远都是这么的这么慈爱,但是茉莉知道,她的娘何小婉,并不是一个肉包子,她虽然表面上谦顺了一点,不喜与人拌嘴争斗,但是,骨子里面透着的依旧是清傲,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哟,这都在喝肉汤啊?”

一个尖利的声音传来,就看见从院子里走过来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穿着花短袖,很稀松平常的布料,但是,穿在了她的身上,就跟花蝴蝶一样,很招摇。

莫小小冷着脸,说道:“陶春花,你来做什么啊?”

陶春花的眼睛一直在茉莉的身上溜达来,溜达去,说道:“我怎么就不能来了?虽然咱们不是一家人,但是,好歹也是邻居嘛,你们家做什么,我们家可都是看得见的。”

何小婉和茉莉是不吭声的,毕竟这不是在他们家里面。

莫小小冰冷冷地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家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家的事情吗?”

陶春花说道:“没有没有,我就是过来看看,早上见着俊峰兄弟买了肉回来,我就想着肯定是要给茉莉补身子的,哟,这是谁做的啊,真香。”


第6章

她一边说,一边使劲地吸着鼻子,那样子让人感觉……

好像一条闻见了肉骨头香味的狗。

茉莉有种不祥的预感,这条狗很想抢她的肉吃,所以赶紧一把将肉汤端在了手中,哼,她就不信,这个恶心的女人,难道还能从她的手里面把肉汤抢去喝吗?

何小婉慢慢地说道:“是我做的,手艺不精,让春花婶子笑话了。”

陶春花干笑着说道:“哪里哪里,我们家可是一年也吃不上一次肉的。”

茉莉看着她那么吐沫横飞,眼冒绿光的样子,就很恶心,说道:“不干活,哪里有肉吃啊?肉又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说着,就用勺子将碗里面的肉汤给舀了起来,一口一口地喝着,一边喝一边夸赞何小婉的手艺好,一边还不忘记给何小婉也来个一两口。

陶春花的眼睛都要瞪瞎了,她笑眯眯地说道:“看样子,茉莉娘做的肉汤好好喝啊,能不能给我也尝一口啊?”

茉莉一听赶紧说道:“那怎么可以啊?你要喝的话,自己去买,如果你想尝到我娘的手艺也可以。”

陶春花眼睛瞪得蓝汪汪的,说道:“怎么样?”

“自己去买,买来了给我娘做,顺便分我们喝一碗。”

“这个……”

她要是舍得买的话,哪里还会拿到这里来做?她就是舍不得买,但是又好想吃,才会这么说的嘛。

茉莉笑了笑,耸耸肩,说道:“那就没辙了。”

说着,将拿碗肉汤给喝了,陶春花很生气,但是又不好说出来,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窝囊,刚好小雨落端着碗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喝,陶春花赶紧扑了过去,一把将小雨落的碗抢了过来,咕咚就是一大口,但是肉汤很烫啊,她被烫得嗷的一声,哇哇叫了起来。

小雨落一看自己碗里面本来就少得可怜的肉汤,就这么被陶春花给咕咚了一口,就没了,气得哇哇哇地哭了起来。

陶春花捂着嘴巴,痛苦地说道:“这么烫,算老娘倒了八辈子的霉!”

然后,就飞快地跑了。

茉莉说道:“这都是什么人啊?要不要脸啊,一个那么大年纪的人了,还来跟一个孩子抢吃的。”

莫小小说道:“她可是村里面有名的破落户,惹上她就算是倒霉了,成天在你家哭天喊地的。”

茉莉将自己碗里面剩下的肉汤,给雨落喝,说道:“堂姐的给你喝。”

小雨落摇摇头,说道:“堂姐你要补身子的,我不要。”

茉莉摸摸他的小脑瓜说道:“堂姐保证以后,每天都让你吃上肉,好不好?”

小雨落仰着小脸,眼睛里面都绽放着光芒,说道:“真的吗?”

“当然,堂姐是不会骗你的,你可是我们家的希望,所以,堂姐要像照顾自己的弟弟一样,来照顾你,给你吃好的,穿好的,让你每天衣食无忧,过着快乐的童年。”

“谢谢堂姐。”

小雨落开心地拍着小手,笑嘻嘻地跑到了莫小小的身边,跟莫小小说道:“娘,你都听见了吗?”

莫小小抱起了他,说道:“娘都听见了,娘相信你堂姐,一定会做到的。”

其实,她的心里面却不是多相信,毕竟茉莉的家里面穷了这么多年,母女两个都要去山上盖草棚了。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农忙了,这里的水稻是种两季的,有早稻和晚稻之分,现在是金桂飘香的季节,自然是要收割晚稻的。

晚稻收割了之后,就要种小麦或者油菜了,油菜是用来压榨菜籽油的,一般自己家吃,也可以送一点给庙里面。

农忙自然是三个大人的事情了,两个孩子就在家,跟茉莉玩,茉莉身体还是有点虚弱,就一直躺在床上休息,生病的好处是,每天有鸡蛋吃。

但是茉莉很讨厌吃鸡蛋,就将自己的鸡蛋分给小雨落和荷花,三个人一起吃。

这样躺了几天,茉莉觉得身体好了很多,就跟小雨落说,这里有没有蘑菇采摘,小雨落说,后面的山上有很多的蘑菇,但是太深的山里面是不能去的,有野兽。

茉莉说道:“那好啊,我们去采蘑菇。”

她说着,心情非常好,今天,茉莉姑娘要化身成为一个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当然,她不会光着脚丫,鞋子还是要穿的。

尽管那鞋子已经破了好几个大窟窿了。

这个季节蘑菇虽然不是特别的多,但是树林里还是能找到一些,三个人就在树林里面采摘着一些能吃的蘑菇,小雨落还小,有些分不清楚,但是,茉莉和荷花是知道的,就帮他看,能吃的就留下,不能吃的就丢掉。

但是,茉莉在采摘蘑菇的时候,还发现这小山上有很多的小树苗,她是学园林业的,所以,对这些小树苗非常感兴趣,如果挖回家,她养上几天,就能变成各种各样,形态各异的小动物出来。

当然,茉莉今天是不会来挖这些小树苗的,她的任务是要来捡蘑菇,然后好好地补补身子,等这副虚弱的皮囊养好了之后,她就完全可以去大展拳脚,想办法赚钱了。

只要能赚到银钱,嘿嘿,这一家几口的生活可就是能改善很多了。

她有信心,一定能赚到很多很多的银钱。

茉莉的心里面雄心壮志,小宇宙熊熊燃烧啊。

这样采摘了两三天的蘑菇,不知道是因为蘑菇很补元气,还是茉莉出去走动散散心呼吸了下新鲜的空气,反正她的身体是好起来了。

家里的大人们都去忙农活了,他们三个就在家里面做饭,每天都吃蘑菇,茉莉不由感叹,古代真好,随便都能吃到这么营养丰富的美味。

要是在现代的话,可就真的很难吃到了。

有空的时候,她就教小雨落和荷花识字,小雨落学的很开心,荷花倒是不怎么想学,她就喜欢绣花啥的,女孩子对识字不是很讲究的,只想着赶紧绣点东西拿去卖钱。

这期间,茉莉很少出门,但是还是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她是断掌,并且克死了三个未婚夫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十里八乡,传到了邻村邻邻村邻邻邻村,这样一来,在信息不发达的古代,这样的姑娘基本算是嫁不出去了。


第7章

他们在家除了写字,其实也是有活的,就是要帮忙晒稻子,稻子晒着晒着,就要翻一下,好早一点晒干,还有刚收回来的黄豆也要勤翻。

今年是一个很好的年头,稻谷丰收,豆子也丰收,除了交租子之外,要比往年多余一点。

茉莉看着那一大堆的豆子,就问道:“小雨落,这里有没有卖豆腐的?”

“豆腐?”小雨落好奇地说道:“姐姐,豆腐是什么?”

“哦,看来是没有。”

因为茉莉的记忆中好像是搜索不到关于豆腐的任何信息,那就是这时候的人似乎还没研制出豆腐来。

等有机会的话,她就做一些豆腐出来,改善下生活,如果成功的话,也可以拿一些出去卖赚点零钱补贴家用。

不过做豆腐要很多的材料,现在的条件,家里面除了刚收的这些谷子怕是再也拿不出来银钱了,不如先做点别的东西出来。

茉莉的眼光还是停留在豆子上,做不了豆腐,可以做豆芽菜先,这个不需要什么本钱,有豆子就好。

想到了这里,她的眼睛里面现出了一丝笑意,赶紧找来了一个砂槽,虽然不大,但是也不小,做几斤豆芽菜差不多是可以的,而且这个东西做起来简单,只是浪费一点时间而已。

跟那两个孩子将砂槽放在了阴暗潮湿的房间里,铺了一层豆子,加了一些水,上面覆上了一块棉布,就不用管了。

小雨落和荷花不由问道:“姐姐,这是在做什么?”

茉莉神秘兮兮地说道:“过几天你们就知道了,不过,这是我们的秘密哦,谁也不能说的。”

“嗯。”

两个小家伙点点头,齐声应着。

接下来的几天,茉莉特别细心地给豆子换水,观察豆子发芽的情况。

在第二天,就能看见冒出了白白的芽子,第三天芽子就长长了很多,照着这个速度怕是要不了多久,就能生出漂亮的豆芽了,如果成功的话,就可以多做一些,然后拿去卖,镇上应该有一些高档点的饭店,多少能卖一些银钱。

想着想着,她的眼睛里面都不由冒着红心心,希望能走出脱贫致富的第一步。

小雨落拽拽她的衣服,说道:“堂姐,堂姐,你又想起红烧肉了啊?”

“呃……没有啊……”

“可是,堂姐的样子,怎么就跟想起红烧肉一样呢?眼睛里面都在冒着绿光。”

拜托,人家那是幻想着一大堆的银子,然后应景的两眼冒泡泡好不好?

接下来,大人们继续种着小麦和油菜,忙完之后,还要种些菜,很忙碌的,所以家里面的事情基本就要靠着三个孩子去忙。

期间,茉莉又用黄豆制作了一坛子的黄豆酱,腌制在了那里,还有一坛子豆豉,这些,将来都可能会成为她发家致富的来源,所以,她现在一定要研究制作好。

幸亏,在现代的时候,她是一个超级吃货,跟着老妈的屁股后面学过不少东西,没想到在这里居然用上了。

黄豆芽终于长成了,居然有十厘米长,鲜嫩嫩,脆生生,看着就好有食欲。

拿着小剪刀剪下来一些,又从后面的菜园子里面割了一些韭菜,晚上给大家炒了一盘子韭菜炒豆芽。

这没有任何污染的豆芽菜,味道非常好,吃起来清爽香脆,带着淡淡的韭菜的芳香,让大人小孩都赞不绝口。

除了炒豆芽,茉莉还做了韭菜豆芽的卷饼,味道也是一级棒。

而何小婉他们居然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做的,就更让茉莉友成就感,看不出来就好,要是一眼就看出来了,那还得了?

得到了家里人的认可之后,茉莉让大家都不要声张,她将沈俊峰家里的砂槽,还有自己家的砂槽都找来了,继续培植豆芽菜,而自己在第二天一早,就将之前培植好的豆芽菜剪了下来,装在了篮子里面,居然有五六斤重。

一大早,茉莉就提着篮子往镇上走去,到了村口,看见村里面的大叔赶着牛车,看样子也是要出门,见了茉莉就说道:“茉莉姑娘,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茉莉看了看他,印象中,他是很不错的一个大叔,并没有因为自己是断掌就吓得不敢靠近自己。

“明叔,我要去镇上。”

明叔看着她单薄的身子提着篮子,看样子篮子还挺沉的,就说道:“要不要做牛车去?我也刚好要去镇上。”

“可是,我没钱付不起车的钱,不过我去镇上帮娘卖一点青菜,如果卖掉了,我回来给明叔车钱怎样?”

篮子是用布遮住的,所以从外面是看不出来是什么。

明叔笑着说道:“没事没事,我是自己有事去镇上的,顺路帮你带一下,跟平日里送人去不一样的。”

那意思就是,没有钱也没关系,反正是顺路。

茉莉听了很开心地上了车,心想着等豆芽菜卖了就给他来回的车钱,即便人家是顺路,自己也不想欠人情。

印象中好像一趟是五文钱,来回就是十文钱。

这些豆芽菜不知道能赚到多少钱。

一路上,明叔也没有多问,到了镇上之后,两人约了时间和地点,就各自办事了。

茉莉提着篮子,走到了人多的地方,就在路边蹲了下来,将盖在篮子上面的布揭开,露出了里面白生生的豆芽菜来。

但是,来来往往的人群,却没有人看一眼,更没有人来问一声了。

茉莉姑娘就坐在路边,双手撑着脑袋,很忧伤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这么多的人,怎么就没有人来买一点呢?

难道这镇上的人都不要吃饭吗?

心里面突然有种挫败的感觉,原本,在来的时候,她的心里面可是充满了雄心壮志的,但是,现在,这些雄心壮志都被无情的现实给浇灭了。

“算了,还是换个地方吧,估计是没摆对地方。”

刚起身,就看见几个人围了过来,茉莉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几个男人,好像……不像是出来买菜的家庭妇男……

“呃,几位大哥,你们是要买菜吗?”

为首的男子长得倒是一个妖孽样子,手里面拿着一把折扇,用扇端在她的小脸上轻轻挑了一下,说道:“买菜?”

他后面的那几个男人都笑了起来,好像是觉得这两个字是多么的刺耳和不切实际啊。

茉莉顿时有种不大好的感觉,怎么好像遇见了电视里面常有的情节?


第8章

恶劣的富家公子带着几个狂奴,当街调戏良家妇女……

“你们想干什么啊?”

茉莉有点心虚,初来乍到,一个铜板没有赚到,就遇见了这样的一群“匪类”,真的是太背了,看来,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真的是大错而特错。

“干什么?你到这里来摆摊卖东西,知道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啊?”

“谁的地盘?这里不是公共场合吗?自然是百姓的了。”

茉莉暗暗想着,完蛋了,真的是遇见地头蛇了,肯定是要来收保护费的。但是,真的想不通啊,这个有钱人家的少爷,生得这么人模狗样的,居然会出门收保护费!

那个妖孽美男眼眸子里面闪动着一丝流光溢彩,却是能让人心神一震,好让人惊艳的感觉。

不过,茉莉却一点也没感觉到惊艳,她在想怎么样才能摆脱这些地痞恶少们的纠缠。

“喂,几位大哥啊,小女子刚到贵宝地,一根豆芽菜都没卖掉,哪里有什么银钱啊?”

装可怜,茉莉姑娘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那眼睛里面都要挤出水来了,但是那几个人却是一点也不依不饶。

一个家丁说道:“少爷,我们搜她的身看看,怎么可能出来卖东西,不交保护费的呢?”

靠,真的是要收保护费的啊,茉莉不得不再一次地审视了一下面前的男子。

长得真好看,唇红齿白,眼角眉梢里面带着一丝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邪气,那抹邪邪的气息并没有影响到他整个人的气质,反而更让人觉得魅力无限。

浑身散发着淡淡邪气的坏坏少爷,是多少女孩子心目中那个骑着白马的王子啊。

但是,在茉莉姑娘的眼中,面前这个不是王子,是披着王子外衣的巫师,是画皮里面的穿着人皮的恶魔。

茉莉说道:“我真的没有银钱,你看我穿得这么破烂,篮子里也仅仅是一点菜而已,你们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啊。”

没办法啊,对方人多势众,自己要是不软一点的话,可能会吃亏的,如果吃亏了,后果会很惨。

那个恶少的眼睛微微地眯了一下,说道:“今天是少爷第一次上街收保护费,你,就是本少爷的第一个被收保护费的人,居然一文钱都没有,实在是太可恶了,赶紧把钱交出来。”

茉莉见他一直这样蛮不讲理,也就生气了,叫道:“喂喂喂,你这个衰男,姑奶奶说了,没有钱就是没有钱,你再怎么叫也还是没有钱!哼,渣男,衰货,杀猪佬,香蕉你个臭芭拉,别以为自己站在路灯杆子下面,就可以冒充夜明珠!信不信姑奶奶一巴掌把你啪到墙上,怎么抠都抠不下来!”

“呵呵呵,我杜子腾还从来没见过你这样泼辣的女孩子,没钱交保护费,居然还敢这么嚣张跋扈,看你是皮痒痒了吧?”

那个叫杜子腾的家伙,一挥手,身后的几个家丁就冲了上来,对着茉莉姑娘的篮子,就一顿猛踩,顺便飞起一脚,将篮子踢飞了,并且几个人还当成了蹴鞠(古时候的一种球)在踢着玩。

不是吧……

茉莉姑娘的心都碎了,这……

这可怎么好啊?她的豆芽菜,她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自己都舍不得多吃的白玉翡翠芽啊……

就这样被这一群无良的恶少给糟蹋了!

“呀!”

茉莉大喝一声,飞扑了过去,她学过几天的跆拳道,虽然功夫不咋地,完全不可能对付这几个人,但是,好歹也是能打一个够本,打两个赚一个的。

杜子腾回头一看,哇靠,真的像是一只凶猛彪悍的母老虎啊。

“好凶啊,快跑吧。”

茉莉大叫了一声:“不要跑!给姑奶奶站住!你们这群王八蛋!”

但是,那几个人已经跑得连影子都没有了,真是背,太背了!

茉莉看着被踩得已经破烂不堪的篮子,还有里面已经被蹂 躏得根本看不出来是啥的豆芽菜,心里面难受死了。

她咬着牙,使劲地吸着鼻子,坚决不让眼泪滚落下来,心里面那个恨,简直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

拖着疲惫的身体,茉莉将篮子拾了起来,将豆芽菜放进了篮子里面,用布盖好了,往家里走去。

今天肯定是大凶之日,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遇见这么倒霉的事情呢?

茉莉的心里面真的是在滴血啊。

一篮子的豆芽菜,就这样没了,挑挑拣拣估计都挑不到一盘子好的了。

嗯,那个杜子腾,她是记住了,下次再遇见他,一定要把他打到肚子痛为止。

可恶的家伙!

茉莉走到没有人的地方,振臂怒吼,嗷嗷嗷……

她真的很伤心,很想把那个村长爷爷给抓出来,狠狠地KO一顿,为什么别人穿越,就算是穿越到了贫穷落后的农村,也会遇见一个冤大头,然后一口气买光她们手里面所有的东西,并且价格高得令人咂舌的吗?

她以前可是看过一本穿越的小说,女主居然用半个皮蛋换了一百两银子啊银子,白花花的雪花银。

这样的店家,她怎么就遇不到了呢?

神啦,赐给她一个冤大头吧,让她也能好好地享受一下穿越女的快乐,用她那颗充满了智慧的脑瓜,将这一大群的古代人全部KO掉吧!

但是,我们的茉莉姑娘不是一个容易被打击到的人,她已经练就了一身跟小强一样的功夫,怎么打都打不死。

闷闷地坐着明叔的牛车回去了,因为脸色实在是太难看,所以赶牛车的明叔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到了村里面,茉莉说道:“明叔,今天的路费就先欠着吧,等过两天我去镇上的时候,再一起给你。”

明叔笑了笑,说道:“没事没事,反正也是顺路带着的。等我专门送你的时候,你再给我银钱好了。”

茉莉笑笑,没有说话,她知道明叔就是专门靠这个为生的,他没事的时候,就会在村头等着,等去镇上的人来了,就一起赶着车子去镇上,再约好时间,将人送回来,收取几文钱的路费。

因为明叔赚到的银钱本来就不多,所以,茉莉也不好意思总不给钱,她想着下次还是自己走着去,等豆芽菜卖掉了,她再坐牛车去好了。

回来之后,何小婉看着她的脸色不对,又看见带去的豆芽菜不见了,连篮子都被踩得破烂不堪,就紧张地问道:“茉莉,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坏人啊?”


小说

余生情未眠 主角: 尹思琪, 夏斯涵

2021-1-2 5:48:33

小说

你的爱侵略如火 主角: 陆铖, 卫小晗

2021-1-2 5:51:2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