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老公请自重 主角: 楚晚宁, 陆言译

他说,“你不是很讨厌你的前男友吗?嫁给我吧!从今以后,但凡见面,他都得客客气气叫你一声舅妈!”,她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接受了这场商业联姻,本以为过的应该是相敬如宾的生活,却不想,三十岁的男人如狼似虎,她感觉自己被榨干了!她要离家出走!,结果,行李箱还没收拾好,某人悠然出来,一脸无辜,“亲爱的,你这是在怪我爱的太克制吗?”
契约老公请自重 主角: 楚晚宁, 陆言译

第1章 酒壮怂人胆

酒壮怂人胆!!

这已经是楚晚宁今晚喝的第二瓶红酒了……

虽然,她不胜酒力,平常只是小酌一杯,就上脸上头,浑身不舒服,但是,人生要有仪式感!

在这个既是二十二周岁生日,又要交出自己第一次的重要日子,放肆一把又如何?

楚晚宁摇晃着杯子里猩红的液体,第无数次看手机上的屏幕,已经七点五十九了,离她和莫航飞约定的时候,还有一分钟……

“叮咚——”

门铃响了。

也太准时了吧!

楚晚宁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尔后,深呼吸一口气,直接把房间的灯给关了!

因为平常她在莫航飞面前,为了保持淑女形象,都是很害羞腼腆的,这突然展现自己热情开放的另一面,她……她也有点不知所措。

毕竟,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一番准备,莫航飞会不会喜欢……

“Surprise!”

楚晚宁打开门,颤抖着声音说出这句话后,就陷入一个炙热的怀抱之中,力道大得像是要把她直接融入骨血之中。

唔……

看来,莫航飞很喜欢她精心准备的惊喜?

楚晚宁内心有点雀跃,便想着打开灯,好好看看莫航飞的脸,人突然感觉一轻,竟是莫航飞直接打横抱起她!

哇!看来偶尔主动是有用的!

恋爱三年,这还是第一次,莫航飞这么抱她……

楚晚宁内心雀跃,感觉此时此刻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所以,被幸福冲昏头脑的她,对于男人这猴急地近乎有些粗鲁的动作,也没有狐疑太多。

只以为这是正常状态,哪怕感觉身体像是被硬生生拆成两半,也咬着嘴唇隐忍着没有叫出半点声音。

因为心理的满足感凌驾在一切之上……

她终于是莫航飞的人了!

从今以后,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航飞,我爱你!”这是楚晚宁在即将陷入昏迷之前,用尽一万分深情,最后说出口的话。

身上的男人却是蓦然一愣……

像是突然被泼了一盆冷水,他清醒过来,打开灯,看着身下这张过分清秀的脸,以及床单上的刺眼的红色,男人好看的眉头紧紧拧在一起。

刚才进门的时候,他其实就有感觉到不对劲……

但是今晚的药实在太厉害了!

他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全面崩塌……

所以才会在怀里钻进一具柔软的身体时,脑子还没反应回来,身体已经做出了行动……

陆言译拧着眉头,侧目看见床头柜上还放着一张贺卡,娟秀的字体写着三周年快乐,再看看着明显精心装扮过的房间,心里莫名涌上一股连他自己也不曾察觉到的愠怒。

显然,床上的人还不知道,在恋爱周年这么重要的日子,她被放鸽子了……

陆言译目光复杂,抓起床头上的贺卡,想也不想地扔到垃圾桶里,尔后,似乎想起什么,他撕下酒店的便签纸,龙飞凤舞地写上自己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他有那样的自信,相信等她醒来,看见他的留言,一定会来主动找他。

殊不知……

在他离开后,空调吹出的风,悄然地把这张便签纸吹到地上。

而楚晚宁,在第二天醒来后,看着旖旎的房间,脑海里闪过昨晚的片段,满脸害羞,根本没有分出多余的心思观察地上,穿好衣服后,脸都没洗,匆匆忙忙跑回了家……


第2章 谁更好啊

原来这就是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感觉……

一路上,楚晚宁捂着发胀的胸口,想到昨晚,脸上的热度就没有退过。

看来,可以把结婚提上日程了?

二十二周岁,是个可以订婚的年纪了!

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一个合法的关系,可以公告全世界。

虽然,家里人并不看好她和莫航飞的这段感情……

想到这件事,楚晚宁轻叹一口气,掩去眼底淡淡的失落后,又重新打起精神,不要紧!她相信,只要坚持下去,家里人总会改变看法的——

日久见人心!

楚晚宁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强迫自己屏除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现在急需休息。

昨晚折腾一晚上,感觉腰都像是快断了……

楚晚宁红着脸,努力不让自己回忆脑海中关于昨晚羞人的片段,输入门锁密码,转动门把手——

“航飞哥哥,我和楚晚宁,谁的技术更好呢?”

“她都不让我碰,哪有你迷人!”

“啊?可是你们都住一起了……不睡觉,你们难道天天晚上盖被棉被纯聊天啊?”

“嘁,我们聊天都不怎么聊的!她就是一块木头,哪怕脱光了躺我旁边,我也不会有任何反应!哪像你,只是这么跟我说句话,我就恨不得死在你身上……”

“你讨厌~”

晴天霹雳!

楚晚宁站在客厅,听着尚未关紧的次卧门传出来的声音,耳朵一记轰鸣后,瞬间,浑身血液都开始倒流了!

对她来说,这两道声音都实在太耳熟了。

一个她最爱的男人,一个她关系还不错的好朋友!

太狗血了吧?

楚晚宁紧紧攥住拳头,想保留最后的体面,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听到转身离去,卧室里传来的对话却越来越过火……

三句不离她,仿佛把她踩在地下,贬低地一文不值,就能把他们衬托的多高尚一样!

楚晚宁忍无可忍,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直接把原来只是留着一条缝隙的卧室门给砸开了,露出两具交叠着的丑陋身体。

“晚宁……”

“宁宁!”

真不错,脸上还有惊慌的表情,她以为他们已经不要脸到无波无澜了呢!

楚晚宁站在门口,本来不想这么丢脸的,眼泪却怎么忍也忍不住,扑簌扑簌流下,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可以!!

“你们从我的房子里滚出去!”楚晚宁心脏难受到麻木,这个男人,昨天晚上还在酒店和她颠倒凤鸾……

现在却和她闺蜜厮混在一起,他都不会觉得恶心吗?

楚晚宁想要吐!

莫航飞突然冷漠地开口了,“该走的是你……”

“我早就想跟你分手了,你无趣又寡淡!跟你谈恋爱真是糟糕的要命!一点情趣都没有!我都不知道这几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熬……

他竟然用了熬这个字眼。

楚晚宁吸了吸鼻子,感觉自己比被人当面打了一耳光还要难受,“既然我这么糟糕,你为什么不跟我不分手?就这么蹉跎我三年时间,很有成就感吗?”

“楚晚宁,你现在的意思是怪我咯?拜托,就你这寡淡的长相,无趣的性格,你应该谢我,丰富了你这几年无趣的人生才对!”莫航飞毫无愧疚之心,挥了挥手,如同赶走一只讨人厌的哈巴狗,“你走吧,反正这个房子三室一厅你一个人住也太大了,那就留给我和蕾蕾。”

“钥匙你放在玄关就好。”莫航飞大概忘记了,这房子是楚晚宁租的。

当初是他以和舍友不和为由,死皮赖脸搬进次卧,之后也没有付出过什么,房租以及日用品开销一直都是凭楚晚宁一己之力支撑。

楚晚宁失望地看着莫航飞,这一刻,她竟然都不感觉难过了,只有从脚底而起的失望,让她再也不想再多看一眼这一对狗男女!

“你们立刻!马上!从我家滚出去!!”

楚晚宁转身去浴室接了一盆水,一点情面也没留,直接往床上泼。


第3章 傻子的绝招

哗!

一盆冷水,把莫航飞和庄蕾两个人都浇了个透心凉。

“晚宁,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忘记了吗,我们是好朋友啊!”庄蕾不愧是大学学表演的人,话还没说完,嘴唇颤抖着,眼泪就跟打开水龙头一样哗哗哗往下掉。

楚晚宁却由衷觉得有点好笑,好朋友???

好到连带着男朋友也一起共享的朋友?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句话楚晚宁今天算是领会到了。

然而,莫航飞偏偏就吃庄蕾这一套,心疼的搂住庄蕾后,就开始用眼神瞪楚晚宁,“我和蕾蕾是真心相爱,你别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楚晚宁深深看了一眼这个她认识了八年,喜欢了三年的男人,背过身,把那已经到了眼眶的眼泪给逼回去,“我给你们十分钟时间,你们再不滚,我就报警了!”

“我说到做到!不信你们试一试?”

楚晚宁听着背后窸窣窸窣穿衣服的声音,目的达成,不想再在这个充满恶心气息的房间呆下去,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却不想,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敲门声音响起——

莫航飞搂着庄蕾,大概是咽不下这样被楚晚宁扫地出门的气,一副用鼻孔看人扯高气扬的模样,“楚晚宁,今天我和你就算是正式分手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

哈?纠缠?

他配吗?

楚晚宁正是气的头顶冒烟,莫航飞这么往枪口撞,一点面子也没留,冷淡地道,“你放心,我对你这种公交车一样的烂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晚宁,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莫航飞还没想到合适的话反驳楚晚宁,庄蕾已经抽抽嗒嗒哭了起来,“我知道,这件事是我和航飞不对在先,但是你有必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吗?感情又不是我们能控制住的,你怎么可以把责任全部都推到我们身上?”

别的不说,庄蕾本身长相就是清纯挂,再这么泪眼汪汪的一哭,的确配得上楚楚可怜四个字。

但这些和楚晚宁没关系。

此时此刻,她只闻到一股浓浓的绿茶味,嗯,是熟悉的绿茶的感觉了……

又当又立,恶心谁呢?

楚晚宁吊起眼角,由于持续被刷新三观,以至于她现在真的没有一开始那种天塌下来一般难过的感觉了,讽刺地道,“要我的祝福干嘛?”

“如果是要录音录下来,一日三餐蔬果供奉着,那我考虑用我的播音腔给你们祝福一段,不然还是别了,怕你们两无福消受折了寿,”楚晚宁紧紧攥住自己拳头,拼命控制,才成功控制住自己没有冲上去撕烂这对渣男贱女的脸。

殊不知,自己这平淡的反应,伤害到了莫航飞强大的男性自尊,戳心窝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楚晚宁,你不用假装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其实我知道,你爱我爱的要死!只可惜,在我心里,你连蕾蕾的头发丝都比不上!”

“这三年,我就是跟你玩玩而已,不然昨天三周年,我……”

他还有脸提昨天!!

楚晚宁被迫回忆自己昨天愚蠢的献身行动,气的拿起面前的书直接砸了过去,“你闭嘴!!滚!”

成功吓走了莫航飞,恢复了安静,但楚晚宁自己心里却是越想越觉得怒火难息。

莫航飞算是哪根葱啊?

还真以为她离了他,她就找不到男朋友是不是?

不好意思,她楚晚宁不仅仅能找一个比他优秀一百倍的男朋友,还能立刻找到结婚对象,原地结婚!

“奶奶,你之前不是说过有个不错的联姻对象吗?现在我同意了!”

楚晚宁打完这个电话,就后悔的不得了,果然,傻子最大的绝招,就是把你的智商拉到和他的同一水平线,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

靠,她一不留神就中招了!


第4章 中间有什么误会

是夜,

伴蓝别墅区,伫立在半山腰,最幽静也是视野最开阔的独栋别墅还没熄灯。

楚晚宁浑身发毛……

这样过分安静的环境,很容易就让她联想到电影里的吸血鬼城堡,瞬间,感觉客厅那亮堂堂的大吊灯,也充满了诡谲的气息。

她现在是真的后悔了……

当时为什么脑子发热要打那个电话?

这场联姻,是她母亲千方百计推掉的,据说对方年纪和楚晚宁差的有点大,并不是一个好的对象,结果,她一个昏了头的电话,又主动把那倒霉的差事接过来。

幸好母上大人这段时间出国游玩了,不然知道楚晚宁做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她能被活活气出心脏病来。

不管,等会见面,她就找个借口拒绝!在母上大人回国之前把这件事彻底解决了!

楚晚宁端直后背,坐在沙发上,余光撇着墙上的石英钟,忍不住又想,这个男人未免也太失礼了……

明明约好八点钟,现在都已经迟到整整一个小时了!

“咔擦——”

门传来一记细响,楚晚宁下意识扭过头,就看见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带着一身寒霜从外面进来。

他好高啊!

从楚晚宁的角度望去,他的脸不甚清楚,但是投射在地上的影子,把他高大的身形暴露无疑。

也好有气场……

楚晚宁下意识地放慢了呼吸的节奏,第一印象告诉她,这个男人并不好相处。

果然,他像是压根没有看见楚晚宁似的,脱下自己风衣外套挂在门口衣架上,露出西装包裹下,越发充满力量的身体。

楚晚宁完全被这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惊住了……

明明先前脑海中预演过一万遍类似场景,此时此刻都卡了带,根本不知道作何反应。

陆言译却是在准备上楼的时候,总算是注意到了沙发上小小的身影,以及这张前几日才见过熟悉的脸,他讶异了一秒钟,很快恢复自然——

“航班晚点,登机前我已经通知改天见面。”

“抱歉,我……我好像没有接到通知。”楚晚宁本就颤巍巍的心,在听见陆言译着毫无温度的声音后,颤地更厉害了。

“那中间可能是有什么误会。”陆言译失笑地看着楚晚宁微颤的身子,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一个多有亲和力的人,为了照顾涉世未深的小女孩,颇有几分艰难都放柔声音,“你在这里等很久?”

“也……也还好,没多久。”

怂货楚晚宁已经完全忘记了,几分钟前自己还在埋怨对方失礼,现在却连抬起头直视对方的勇气都没有。

无他,只因为他真的看着就很不好惹!

楚晚宁欲哭无泪,感觉此时此刻的自己,就像是放在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哪还有先前要拒婚的雄心壮志?

陆言译在楚晚宁对面坐下,随手地松了松领带,瞬间整个人就从原本禁欲范变成了慵懒风,“你叫楚晚宁对吧?”

“对……你怎么知道我名字?”楚晚宁心里的疑惑还没得到解答,门又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小舅,你终于回国了!快把你上星期新提的车借我溜一圈!”

小舅?

楚晚宁看看门口的莫航飞,再看看面前气质沉稳的男人,一时间,脑子有点没转过弯来。


第5章 恋爱一周年

莫航飞站在门口,在他的角度,刚好能够看见楚晚宁的侧影,楚晚宁下意识把背挺得更直,然,在一起三年,莫航飞竟然没从这个侧影认出楚晚宁,疑惑道,“小舅,你这么晚还在和人谈事情呀?”

“那我就不打扰你,直接上楼去拿钥匙了哈!”莫航飞神态自若地说完,走到楼梯口,才发现楚晚宁的存在,顿时,像是被一道天雷劈中,整个人从原地蹦了起来:“楚!晚!宁!!”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不是说好分手后好聚好散吗?”

莫航飞从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个只大他八岁的小舅舅,唯恐楚晚宁在陆言译面前胡说八道,脑子一转,决定先声夺人,“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以为阴魂不散地找到我小舅这里,我就会回心转意了吗?”

“你别做梦了!”

“我说过,我跟你已经结束了。”

“你别对我死缠烂打了,没有用的!”

“还有,今天上午你泼了我和蕾蕾一身水我还没跟你计较,你别太过分哈!不然以后有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莫航飞每说一句话,楚晚宁搭在膝盖上的拳头就攥紧一分,到最后,指甲陷入肉里,生疼生疼,她却没有反驳半句——

她不愿在人前失态。

哪怕,因为气愤,她整张脸憋得通红,整个身躯也因此在颤抖,但她控制住了自己。

她发过誓,这辈子,她绝对绝对不会再为莫航飞失控半分!

“小舅,这人肯定打扰到你吧?我去叫保安过来把她赶走!”莫航飞抓了抓头发,讨紧紧皱起眉头,烦躁地抱怨,“这都什么事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本来好好的心情,因为她的出现,我现在什么心思都没了!”

从今天上午发现出轨到现在,莫航飞在楚晚宁面前已经说了很多刺耳的话,这几句其实不算什么……

但莫名其妙的,这一刻,可能是有旁人在场,被这么践踏着自尊,楚晚宁心里涌上从未有过的委屈,让她眼前的视线瞬间变得模糊起来。

不用搞得这么难看,还叫保安赶……

她自己走就行了!

楚晚宁轻轻吸一口气,努力把眼泪逼回去,便打算站起来走人,一直围观着这一场闹剧的陆言译总算是开口了,“你要的车子送去保养了,没在这儿。”

“啊!!为什么新买的车又要去保养!那小舅你把别的车子借一辆给我,今天是我和我女朋友恋爱一百天纪念日,我想开辆好车带她兜兜风!”

恋爱一百天?

陆言译侧目看了一眼颤抖着双肩的楚晚宁,他可没有忘记,前几天酒店房间的便签,还清清楚楚写着恋爱三周年。

这是双线并行?

陆言译抬眸,懒懒洋洋扫了莫航飞一眼,“想开?”

“挣钱自己买去。”陆言译超门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语气不容置啄,“现在,消失在我面前。”

干嘛这么小气!

不就借辆车?

他又不开,一排豪车都停着积灰,还不如借给他出去溜溜!

莫航飞心里埋怨,但碍于陆言译的强大气势,不敢说出来,只能恹恹地道,“那我走啦……”

“等会顺便去把保安叫过来,帮你把这个烦人精赶走。”莫航飞心里认定,陆言译今天对他没有好脸色,绝对是楚晚宁刚刚说了什么,一边说,一边狠狠瞪了楚晚宁一眼。

却不想,自己先被陆言译狠狠瞪了一眼。

嗯???

为什么要瞪他?

莫航飞一哆嗦,对陆言译长年累月的顺从以及自己心底最深处的心虚,让他那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只想落荒而逃。

却在成功跑出去后,被夜晚的冷风一吹,更加觉得匪夷所思,刚刚自己到底为什么被瞪?


第6章 择日不如撞日

“谢谢你……”

直到莫航飞的脚步声远到听不见,楚晚宁才敢抬起头,脸上没有泪痕,但是眼睛却红得跟兔子一样,“让您看笑话了。“

“我真不知道,你们是舅甥……不然今晚我就不会来。”楚晚宁把头低得低低的,虽然陆言译最后十分具有绅士风度地帮她解围了,但今晚依旧让她感觉到了屈辱。

以至于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止不住颤抖……

她得多失败,才能让一个男人在明明犯了原则性错误之后,对她不仅仅没有半丝愧疚,反而口出恶言,恨不得把她踩在尘埃里。

楚晚宁仰起头,眼眶再一次发热,在一起三年,她甚至都不知道,莫航飞原来也是有背景的富家公子!

她之前还不敢告诉莫航飞自己的真实身份,唯恐他想太多。

现在想想,真是讽刺。

“不早了,我得走了……”巨大的负能量突然袭来,像是黑洞,能够把人完完全全吞噬其中,楚晚宁不敢再呆,怕一不小心情绪就彻底失控。

站起来的时候,却被陆言译抓住手腕。

“怎么了?还有事?”因为对方是莫航飞的舅舅,自然而然,楚晚宁也把她当成了一个长辈,眼神之中满满的恭敬。

陆言瞬间译哑然,松开手,看着楚晚宁发红的眼圈,想起之前她也是这般红着眼眶在他身下求饶,犹豫了大概一秒钟,当机立断,“我这里有关于明年两家合作之后专项投入项目计划书,你要看看吗?”

“不用了,”说实话,楚家的家业,对楚晚宁来说,并没有多大的诱惑力,如果不是为了让母亲过更好的生活,她甚至可以放弃继承权。

她讨厌那个冷冰冰的家,讨厌唯利是图的奶奶。

所以之前那个电话,她大概是真的疯了才会打出去。

楚晚宁从沙发上站起来,揉了揉因为保持一个姿势太久而酸胀的膝盖,抬脚就打算离开。

陆言译看着楚晚宁孱弱的背影,心里那根许久未动的弦突然被轻轻地波动了一下,未经细想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你不是很讨厌莫航飞吗?”

“嫁给我!从今往后,他见到你,就必须恭恭敬敬叫你一声舅妈,不错吧?”未经思考的话往往都是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想法,陆言译抿着唇,说完后整个人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其实早就应该这样。

他的人,就应该由他自己光明正大地护着。

却不料,楚晚宁止住脚步,久久没有回答。

陆言译失笑,看来,还是有点操之过急了……

毕竟,对于那一晚,楚晚宁心里的记忆可是0。

于是,为了说服楚晚宁,他随口扯了个理由,“我现在刚好处于事业上升期,这个时候跟你结婚,对我帮助很大……”

如果此时此刻他的助理周慧在,估计会笑个半死,接手ST集团已经十年,并成功带着ST登上无数个新巅峰的陆言译,事业上升期??

那就好比国家一级歌唱家在说自己节奏感很一般,这不是瞎扯淡嘛!

偏偏楚晚宁脑袋嗡嗡作响,尚且还在冲动中,她没有精力细想那么多,听陆言译这么说,觉得好像是这么个道理,点了点头应声,“好!”

“择日不如撞日,等明天民政局开始上班,我们就去把证领了。”


第7章 陆太太

陆言译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现在是晚上十点,民政局隶属机关单位,正常上班时间是九点整。

这中间,整整相隔十一个小时。

太久了。

陆言译并不是一个很愿意等待的人,当即决定当一个万恶的资本家,拿出手机,直接按下快捷键,“联系民政局的人,我现在要登记结婚。”

“哈?”周慧正在泡澡,听见这话,还以为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手一抖,手机直接掉进了浴缸里。

幸好,现在的手机防水,她捞出来,擦了擦上面的水,竭力保持语气的淡定,“陆总,我可能刚回国,时差没倒回来,所以有点幻听,您再重复一遍刚才你说的话。”

“我说,我现在要登记结婚,给你三十分钟时间,你安排好人,”陆言译大概知道自己这句话的威力,说罢不给对面人任何反应的机会,直接了当地挂了电话。

楚晚宁则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陆言译刚刚去厨房给她热的牛奶,现在稍稍有点冷静下来的,觉得自己这么草率地决定了自己下半生,似乎是有一点点冲动。

于是,抬头看陆言译一眼,欲言又止,低头喝一口牛奶,嗫嚅着,继续抬头看陆言译……

如此反复,傻子也知道她这是有话要说,陆言译坐到她旁边,温柔得看着她,“你有什么话直说就好。”

铺天盖地袭来的木质男香,不强势,但萦绕在你的鼻尖,让你根本没办法忽视它的存在,楚晚宁咬着嘴唇,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说话不算是的小人。

支支吾吾半天,才勉勉强强说出一句算是完整的话,“我……我觉得这件事还需要慎重考虑……”

“还要考虑?”陆言译很明显并不是一个演技好的人,惊讶的表情微微有些浮夸,“你也听到了,我刚打了电话……”

“人都安排好了,却让他们空跑一趟,这不是耍人玩吗?”陆言译轻叹一口气,摁了摁眉心,“算了,这种事也强求不来。”

“你先考虑吧……稍后的麻烦事,我一个人应付就好……”

如果陆言译强行要楚晚宁留下来,楚晚宁肯定是不顾一切也要走的。

可偏偏他这么温柔,这么善解人意,楚晚宁心里的愧疚感越来越重,重的几乎要把她整个人吞噬,垂下眸子,思考大约一分钟时间,楚晚宁重新鼓起勇气,讪讪一笑,“刚刚我开玩笑的。”

“这么严肃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没考虑清楚就答应下来……”楚晚宁掐着自己的指尖,心里其实仍旧存在着疑惑和不安,陆言译突然伸手,手指搭在楚晚宁的肩膀。

天,太暧昧了吧!

楚晚宁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

因为这样远远看去,就像是她靠在陆言译怀里在看电视,更要命的是,此时此刻电视里播放的电视剧刚好是一个接吻镜头。

楚晚宁整张脸爆红,感觉周围的空气都要停止流动了,门铃响了——

陆言译的助理浩浩荡荡带着一群人进来。

救星啊!

为了以示谢意,拍照、填写协议,一系列事情,楚晚宁无比配合,不出半小时,所有流程完成,手里被强塞进来两本红红的小本本,楚晚宁还有点没回过神。

“祝陆总和陆太太新婚快乐!”

这群人就像是夏日里的雷阵雨,完成任务送上祝福后,半分钟也不逗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楚晚宁却被这个称呼惊得越发坐立难安。

陆太太……

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楚晚宁红着脸,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打破这份突如其然安静,陆言译低声开口了,“既然证都领了,这么晚了,干脆留下来住?”


第8章 主卧or客卧

留……留下来……

楚晚宁咽了咽口水,她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拒绝。

但是,低头看着手里这红彤彤的结婚证,似乎并没有什么拒绝的立场。

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

楚晚宁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带着豁出一切的绝然,“行!”

“我们上楼吧,”人一旦有了豁出一切的决心,那前方哪怕是万丈深渊,也会义无反顾的前进了。

楚晚宁蹭蹭蹭走在前面。

陆言译憋笑地看着楚晚宁风风火火的背影,他知道楚晚宁想歪了,却坏心思地没有提醒,只是闲云漫步地跟在她后面。

“接下来往哪走?”楚晚宁停在楼梯口,楼梯两边都有房间,她不知道该往哪边走了。

“左侧是主卧和衣帽间,右侧是书房和客卧……”

陆言译话音刚落,楚晚宁丝毫不考虑,就打算往左侧走去,被陆言译一把扣住手腕,“你这是打算跟我睡?”

“啊?”难道不应该睡一起吗?

虽然是各取所需的假结婚,但也应该做足面子工程吧?

楚晚宁疑惑地看着陆言译,只见陆言译倏地朝她走近一步,双臂虚虚地搭在她的腰间,尔后,靠近她耳边,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朵低笑着道,“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漫漫长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可不敢保证什么事都不发生……”

轰!!!

伴随着陆言译那一记漫不经心的轻笑,楚晚宁感觉自己整个耳朵都炸开了,脸瞬间爆红,“那……那我还是回家吧!”

说罢,楚晚宁就要慌不择路地逃走。

却被陆言译一把捞回来,“我这里有客卧。”

客……客卧……

她刚刚怎么没想到?

楚晚宁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陆言译却并不打算轻易地放过她,向来毫无表情的脸罕见地出现笑容,“我刚刚就说了,客卧在右边。”

“你却丝毫不考虑地朝着左边走。”

“倒是真没看出来,原来你这么期望跟我睡一个房间。”

“没事,以后总会有机会的。”

陆言译每说一句话,楚晚宁脸上的红色就重了一分,到最后,连带着耳尖都是粉色的,压根不敢抬头看陆言译一眼,“我……我明天还要上学,我要去睡了!”

说罢,又要逃走,又又没成功——

因为陆言译有力的手臂还搭在她的腰肢,她一动,几乎是下意识的,陆言译就收紧了手臂的力量。

这回真真正正是胸膛贴着胸膛的温度。

楚晚宁好不容易降了点温的脸颊,再次开始升温,并且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连带着脖子都是红的,额头突然感觉到一丝凉意。

竟是陆言译低头亲了她的额头!

“你……你……”

“晚安吻。”

陆言译轻笑了一下,堵住楚晚宁到了嘴边的疑问后,垂眸,看着楚晚宁那俨然如同烧红的龙虾一般瑰艳的脸颊,胸腔震动的幅度明显更大了。

他说:“都已经是陆太太了,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害羞了。”

这是楚晚宁第二次听到这个称呼。

显然,从陆言译嘴里说出来,比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杀伤力强一百倍。

楚晚宁感觉自己的心脏噗通噗通,跳动声一声强过一声,简直像是要跳出胸口!


小说

夏妍沈文斌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夏妍沈文斌是哪本小说主角

2021-1-2 5:04:14

小说

陆清染霍少祁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陆清染霍少祁做主角的小说

2021-1-2 5:04:2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