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小宠怡情 主角: 夏晴, 路皓南

某女在电视前面趴着看时装秀,突然爬起来,不情愿地掀起小嘴:“我看以后还是给你做情人算了,好歹那个时候你还每月给钱呢。”,某男不悦地从文件里面抬脸,危险地眯起眼,深邃的五官立体得如同雕塑一般:“你是在抱怨我没有给你钱花?”,感觉到他身上的危险气息,她利索地缩了缩肩膀谄媚凑上去:“当然不是啦,只是要是你愿意依旧定时给钱就更好了,我一个堂堂的总裁夫人出去老是没有钱多不好......”,“那好吧,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恶魔总裁:小宠怡情 主角: 夏晴, 路皓南

第1章 宠物罢了

路氏集团的策划部会议室里——虽然里面坐了二十多个人,但是一点声音都没有,所有人都低着头,战战兢兢。

而这个气氛的始作俑者——夏晴,正一脸严肃地坐在椅子上,不耐烦地一把将手里的文件扔在桌子上,清脆的声音让好几个人又瑟缩了几下……

“这个就是你们做出来的策划书?你们我拿这个给我们的客户,他们不会笑出来?重做!”她简单地说完,有人默默地把策划书拿回去,表面冷静,心理却在滴血啊……

“还有谁有什么事情吗?”看了一圈,夏晴压下心里的急躁,问道。

“总监……昨天那个合同,对方说签不了……”另外一个人小心翼翼地说。

“签不了?那公司养你们这些废物干嘛?要是明天我没有收到他们已经签了的合同,你们就等着回家吃自己吧。”夏晴冷冷地说。

于是,整个会议室都寂静了。

“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下班吧,今天的工作都记得做完。”最后,夏晴慢慢地说,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一般,做鸟兽状迅速地散了。

留下夏晴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静静地坐着,听着挂在墙上的表滴滴答答地走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出去。

先出去的几个人,仍然对夏晴的严格心有余悸,夏晴是他们最近几个部门里都出名的手段凌厉,不拖泥带水,而且说话非常狠,骂人从来都不带一个脏字……

只要她出马,基本上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据说无论多么难缠的客户在她的手里,都是小菜一碟。

不过这样的狠角色,却长着一副绝对秀色可餐的模样,身高算是一般,但是身材是绝对的好,尤其是那一双又细又长的腿,夏天的时候,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被人追着看的那种。

标准的瓜子脸,皮肤吹弹可破,眼睛是她脸上最大的亮点,是很少见的丹凤眼,眼里总是盈着流转的光,高挺的鼻梁,饱满的樱唇,怎么看都是一个绝对标准的大美女。

只是这个大美女……见了外表就会让人想入非非,见了真人就会想自己为什么想入非非……

表里不一,笑里藏刀,这些词语都是特意为夏晴准备的一般,有很多人都在想,为什么如此有冲突的条件为什么要在一个人的身上得到这么完美的体现……而且,她现在才刚刚二十四岁,标准的

他们都在议论,今天夏总监的火气不正常啊,明显是让人恨不得离她三尺远,杀气冲冲啊……

夏晴到地下停车场,打开车门坐进去,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全都是疼的,只是她知道,今天火气这么大的原因,绝对不是因为工作,而是……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有点烦躁地抓在手里,然后关了机。

晚上的夏城看起来要比白天漂亮很多,灯火辉煌将白天的机械化商业化都掩盖了一些。看起来温情多了。

红色的奥迪驶向高架,夏晴看着一路的红色车尾灯,忽然感觉胸口被什么压得喘不过气。

车子一路开到夏城小有名气的被称为“别墅集中地”的入口处,想着自己已经很久都是一个人在那里了,他今天应该不会回来吧,应该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她其实只是一个宠物罢了。

看到自己每天回去的那个房子,夏晴就莫名感觉自己像个漏洞百出的笑话,于是一脚踩上刹车,利索地掉头,往另外一个地方过去。

第2章 今天怎么回来了?

夏晴走到一个普通的小区里面,从自己的包里拿出钥匙,打开了门,自从自己搬出这里以后,就很少回来了,看得出来因为很长时间没有住,家具都落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手指碰到的时候会有一种涩涩的感觉。

今天就在这里凑合一个晚上吧,实在是不想回去了。

夏晴刚刚把包放下,门铃就响起来,她先是一愣,这里的地址不应该有人知道啊,但是立刻又想到什么,瞳孔逐渐收紧……除了他,还能是谁,不过都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来了,现在怎么……

想是这样想着的,但是还是迅速地过去开了门,只是刚刚打开,她就被一双手迅速地拽进一个怀里,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一个炙热绵长的吻已经压在她的唇上。

夏晴有点喘不过气,双手抓着他的领子,躲着他的唇:“今天怎么回来了?”

对方低沉地笑了一声:“怎么,你是在抱怨我这么多天都没有过来陪你?”

夏晴不轻不重地捶了他一下,娇嗔:“你怎么这么讨厌。”对于眼前的人,她早就已经知道应该怎么取悦他。

他心情大好地舔了一下她的耳垂,然后性感的唇一路顺着她的脸颊脖子往下。

夏晴慌忙推开他:“这里不行 ,好久没有回来了,床都没办法睡了。”

昏暗的灯光下男人不满地低声抱怨:“谁让你回来的。”随后抓着她的手往外面走。

夏晴这才算真正地看清了眼前的人,一个多月没有见到,他还是过去那副样子,在灯光下如雕塑一般深邃的五官仿佛浸在水里一般,线条分明。

其实和三年前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让女人见了就恨不得扑上去啃一口的那种……

而且比起来他的脸,他身上更吸引人的是他身上的光环——路氏的总裁。

只要是在商业圈里混过的,都知道路氏,当然也就都知道眼前的人——路皓南,二十几岁白手起家,然后迅速地发展,带着路氏几年里就发展起来,并且只要涉及哪个产业,就绝对会达到一个顶峰。

而能够做得到这样的人自然不是一般人,路皓南一直都是神话一般的存在,聪明,有商业头脑和敏锐的商业嗅觉。

夏晴知道,这些都没有错,但是她所了解的路皓南,除了“冷漠”这两个字能形容他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

一个月没见,她以为路皓南几乎都要把她忘了,最近他一定很忙吧,夏晴看了一眼专注开车的路皓南,翻开自己的手机,里面还静静地躺着一张今天早上她收到的照片,里面是一对男女正在拥吻的照片,女孩的身材火爆,但是此刻表情却温顺得如同猫咪一般。

而那个男人,就算是化成灰她也认得,不是身边正在开车的路皓南,还有谁?

照片角度刚刚好,其实看起来更像是一副唯美的风景画,她不认识给自己发照片的号码,也不知道给她发这个照片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让她十分肯定的是,有人知道她的身份了。

她知道,让自己一整天都不能安心的原因,就是这个照片。

路皓南车开得很快,夏晴收起手机,看着前面的路,手心微微地出了汗,路皓南最近,一定在跟照片里的那个女孩在一起吧。

其实她也是认识照片里的另外一个人的,唐恬,是阳城一家同样很有名的企业的千金,很早就传出来过她和路皓南的关系不一般,而门当户对才是重点,明显路氏和唐氏都有强强联合的意思,而这样一对金童玉女,自然被不少人看好……

只是,要是以后路皓南真的和唐恬联姻,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那么她就成了别人都所鄙夷的真正的破坏别人家庭的狐狸精了吧。

那么自己坚持了这么多年,最初的想法和愿望,也就要随着一起改变了。

即使是想要把真相全都说出来……她也想过把真相说出来,但是要是他都知道了,结果也一定不会改变的吧。

夏晴的手指渐渐收紧……指甲几乎都陷进了掌心里。

第3章 温情

大概真的是很久都没有过来了,路皓南的动作比以前都要急切一些,刚刚打开门进去他就回身抱住夏晴,将她抵在墙上。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一只手扶着她的腰,将她紧紧箍在自己的怀里。

夏晴被他勒得有些喘不过气,双手抵着他的胸膛,让空气能在她的胸腔里流动一些,要不然真的要被他勒死了……

路皓南的手很快开始不规矩起来,探进她的衣服,在她光滑的背上暧昧地画圈……她还是这么瘦,身上没有一点肉,他一手几乎就能把她的腰全都握住了,不过她的皮肤手感很好,丝绸一般。

路皓南的双手在夏晴的身上到处煽风点火,夏晴只能无助地抓住他的肩膀任由他为所欲为。

路皓南不断地撞入然后退出,夏晴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海上的一只小船一样,海浪不停地打上来,她不断地浮浮沉沉,一点抗拒的力气都没有。

早上的闹钟声将夏晴惊醒,她一向很有时间观念,只要不是太累,闹钟铃声一响起来,她立刻就会清醒。

坐起身,才感觉到下身的不适,一股冰凉的液体从身体里滑出来,夏晴心里一惊,慌张地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盒药,也不拿水,直接塞进嘴里,吞了下去。

出门的时候看到路皓南已经准备出去了,在对着镜子打领带,夏晴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领带,细细地给他系上。

路皓南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她:“送你的。”

夏晴打开看了一眼,嘴角勾起笑容,在路皓南的脸上轻轻啄了一下:“我很喜欢。”

因为昨天没有把车开回来,所以只能做公交车去公司,夏晴坐在有点空荡的车上,从包里拿出刚才路皓南给她的盒子,里面是一枚戒指,她认识一点,是tiffany的新款,装饰戒,限量版。

流转着漂亮的光的戒指却如同一根根针一样扎在夏晴的眼睛里,只有她知道,这个是在提醒她自己的身份,只要让路皓南开心,她就会有好处,他向来不是小气的人,在他眼里,她和那些爱慕虚荣的女人肯定没有什么区别吧……

戒指很漂亮,但是好像有点,不适合她。

第4章 好友赵岚

夏晴所在的公司也属于路氏,她担任策划部总监,别以为这是路皓南的作用,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夏晴在他旗下的分公司工作。

夏晴也不敢告诉他,夏晴甚至怀疑,如果他知道这件事,会弄走她。不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换做是谁,恐怕都会这样做,不说别的,就是如果有一天两个人翻了脸,不排除她把事抖落出去的可能,她的名誉不值钱,但路皓南可是全国人民的榜样人物。

尽管他对付人的手段比三十六计都多,摆平点绯闻轻而易举,但谁都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何况是路皓南这么精明的人。所以夏晴一直都没敢告诉他自己在他旗下公司上班的事。

其实夏晴在公司一直都算个狠角色,手段凌厉,办事干净利索,深得上级宠爱,进公司以来都是顺风顺水,三年就升到了如今的位子。

夏晴翻开桌子上的文件,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赵岚就笑着从门外走进来:“柳总监。”

夏晴放下手中的文件,倚上椅背,拿起桌子上的钢笔,笑着看她:“你又在上班时间摸鱼,小心被抓包。”

赵岚不以为意:“没事,来看看你这忙不忙。”

夏晴看着她搭在桌子上的手,想起什么一样,翻开自己的包,拿出那枚装饰戒:“呐,送你。”

赵岚拿起那枚戒指,惊叹:“tiffany的最新款限量版装饰戒欸,你怎么买到的?”

夏晴笑了笑:“他送的。”赵岚笑道:“倒真挺舍得,不过干嘛送我,让他知道还不得杀了我。”

夏晴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尖:“不会的,他也只是哄哄我,不会太在意的,更何况”,夏晴把戒指套到自己手上举到赵岚面前,“你看,我带不合适。”

赵岚看着眼前好友失落的样子,心中也对她失落的原因猜出大概,她伸出手摸了一把夏晴的脸:“你还没有和他说清楚你们的事?”

夏晴摇了摇头:“我有自知之明。”赵岚不知道如何安慰伤心的她,她不能给夏晴任何帮助,爱上路皓南是夏晴走上的一条不归路。谁都明白最后的结果,没人挑明,夏晴就假装不知道。

就如同被判死刑的人,知道迟早要面对枪决,却还是希望那一天来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赵岚拿起来桌子上的戒指递给夏晴:“还是你自己留着吧,不是所有的好东西都适合你,但也不是所有人能配得上珍贵的东西。”

夏晴扯起嘴角笑笑:“我看我是没福气消受了。”

两个人很久都没有再说话,夏晴许久才开口:“今天中午陪我去买衣服吧。”

赵岚回答:“好啊,”随后又神秘一笑,“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接着把手里拿的一叠纸递给她,顽劣的笑笑,“我要请几天假,公司要招新人,你帮我面试吧,我已经向上级请示过了,他们答应了。”

夏晴吃惊地看着她,震惊地比出中指:“你个禽兽啊!”

Chapter4

夏晴和赵岚是一起进的公司,因为两人是同一天面试,交谈之后又发现两人很有共同语言,所以很快成了朋友,总是一起在下班后逛街吃饭。赵岚也是很有能力的人,不过她走的是亲民路线,现在成了人事部的总监。

夏晴拉着赵岚进了全市最贵的奢侈品店,漫不经心的一件接一件地试衣服,赵岚瞄了一眼旁边明显已经不耐烦的导购员,又看了一眼满脸杀气腾腾的夏晴:“喂,试了这么多就没有一件合适的么?”

夏晴一边伸手从一排衣服里拿出一件衣服,一边拿眼斜了她一下:“怎么?不耐烦了?这只是让你帮我看衣服,你就喊累,你让我替你面试我还没有说什么呢,谁都知道面试新人是最累的事了。”赵岚自知理亏没有再说什么。乖乖跟在后面提意见。

夏晴拿起一件明黄色的外套举到她面前:“漂亮吗?”的确是很漂亮的衣服,颜色鲜明却不打眼,配上里面的吊带公主裙,穿上很是显得甜美,一点也不显年龄,将夏晴本来就很白的皮肤衬得更加晶莹。

赵岚偷瞄了一眼价格,倒抽一口冷气,那件衣服得是她半年的工钱了。夏晴从包里抽出一张黑卡,递给一旁的导购小姐:“把我试过的衣服全部包起来。”

那个女孩立马像回光返照一样红光满面,接过夏晴手中的卡,朝她露出从心底散发的笑容:“请您稍等。”赵岚若有所思地看着夏晴,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两人走到门口还能听到那个导购小姐清晰热情的“欢迎下次光临。”能不热情吗,光这次卖衣服的提成估计就抵得上一辆车了。

两人出了店门,赵岚才问她:“我记得你以前从来不花他的钱的,你今天很反常啊。”

夏晴叹口气:“我只是他的情妇,拿他的钱不是应该的吗?”

赵岚没有再问下去,只是拍了拍她的肩:“你自己选择吧。”夏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气氛一时有点沉重,正在这时,夏晴交给赵岚的包里的手机响起来,赵岚拿出来,看了一眼屏幕,将手机递给夏晴:“喏,咱们的总裁大人来查岗了。”

夏晴接过手机接通:“喂?”那头路皓南一贯有磁性的声音传来:“下班了怎么不回家?”

“跟同事去买衣服,我现在就回去。”夏晴回答。挂了电话,转身跟赵岚告别:“金主叫我,我得回去了。”

赵岚笑笑:“路上小心。别忘了面试的事。”看着夏晴钻进车里,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随后转身离开。

夏晴坐进车里,想了想,将那件黄色的外套换上,又对着后视镜擦了一遍唇蜜,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好一点,随后发动车子。

爱情是一件伤人的东西,令人伤神却不舍得丢弃,如同罂粟一样,轻易让人陷入其中不可自拔却能致命。它不是灵丹妙药,连最基本的感冒都不能治愈,但失去爱情之后却像不治之症,再怎么努力也不能消除它所带来的疼痛;就像是一个永远带痂的伤口,轻轻一碰就会鲜血横流。

第5章 浴室

夏晴回到家,将一堆袋子塞到衣柜里,挽起头发去洗澡,这个别墅里夏晴最喜欢的地方就是浴室,浴缸比原来她住的房子的浴室都要大。

当初她刚刚搬到这里的时候张着嘴吃惊地看着庞大的浴缸,站在她旁边的路皓南似笑非笑地合住她的下巴,随后随意地吻上来,在她的唇上模糊不清地说话,“那今晚就在这里好了。”

还没等夏晴弄懂他话里的意思,路皓南就把她抱进浴缸,随后就压上来,那一夜折腾得夏晴腰疼了好几天。

夏晴将自己全部浸在水里,直到憋得难受才冒出水面,睁开眼就看到路皓南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多大了还玩憋气。”

夏晴立即抱住自己的胸警惕地看着他:“你怎么进来的?”

路皓南一边解开自己的衬衣一边朝浴缸走来:“你忘了关门。”

夏晴不由得懊恼自己的粗心,随后被水的波动拉回思绪,浴缸虽然大,但路皓南体积不小,还是有了几分拥挤。夏晴不由得往后退:“我要洗澡……”

路皓南不悦地一把拉下她努力遮掩的胳膊:“遮什么遮,你浑身上下我哪儿没看过?”随后一把抓过她将她转过去背对自己,唇靠近她的耳际,缓缓吐出有点沙哑的声音:“我帮你洗。”

两个人很久没有在一起这样呆着,夏晴有点不习惯,不自在地扭动身子,却被他一把摁住,将她的脸转向自己,随后用忍耐的语气开口:“小妖精,你是在诱惑我吗?”随后不给夏晴回答的机会就狠狠地封住她的唇。路皓南很会接吻,夏晴很快就意乱情迷,伸手搂住他光裸的脊背。

夏晴最喜欢路皓南吻她,他的吻如同他的外表一样,总是非常温柔,只有这时候她才能觉得自己是幸福的。不过今天的吻似乎有点不同,他强力地吮着她的唇,用牙齿细细碎碎地啃着他,夏晴能感到轻微的疼痛,路皓南紧紧地抱着她,仿佛要把她吃进腹中。

一觉醒来,枕旁已经没有人,夏晴有一点失落,她撑起如同被汽车碾过一样酸痛的身体,到浴室去洗澡。

看着镜子里浑身青紫惨不忍睹的自己,掀起嘴叹了口气。随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

路皓南不在家,看样是已经出门了,夏晴换鞋的时候目光扫过鞋架,上面搁着两双鞋,男式和女式的大小差别很大,看起来却很协调,忍不住摸了一下他搁在架子上的拖鞋,随后打开门走出去。

第6章 不喜欢这里的味道?

虽然是星期天,夏晴却不得不因为面试的事加班,公司里人不多很安静,夏晴翻着手上的简历,叹口气。这些简历上的自我介绍五花八门,甚至有人写:“我是一个热爱孤独的人,每当夜晚降临时,我爱站在漆黑的窗口,想象自己是森林里的万兽之王。”看得夏晴差点没有一口咖啡呛死自己.

待到夏晴从那一堆简介中抽出几份还靠谱的,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收拾完文件,考虑着去哪吃饭,路皓南虽然也不定时地住在别墅,但是从来都没有吃过她做的饭,她通常都是自己做,但是忙时还是会到外面吃饭。

手机却在这时响起来,是路皓南,她接起来。“在家吗?”

路皓南的声音有些上扬,听得出来心情不错,夏晴不敢破坏他的好心情,老实回答:“在公司里”,想了下又补充一句,“临时有些事,在加班。”

“哦,那你忙完了吗,回家换件衣服,一起吃晚饭。”夏晴有点诧异,他很少带自己吃饭,虽然疑惑,却还是立刻会了家换了一件衣服,去了他告诉自己的地方。

夏晴看着桌子上摆的高档银质刀叉,有点尴尬。路皓南让她来的地方是夏城最好的餐厅,布置高档,跟她在电视里看到的高档餐厅一模一样,但是有一件事却戳中她的命门:这是间西餐厅。

夏晴不知道路皓南是不是故意的,她一直都是个餐具盲,活了二十五年连筷子都用得不太好,更不要说刀叉了。他看向对面娴熟地拿着刀叉的路皓南,心虚地拿起杯子,第无数次灌了一大口水。

路皓南抬起眼看着她面前一点没动的盘子,有点疑惑地开口问她:“怎么?不喜欢这里的味道?”

夏晴咬了咬下唇,犹豫了一下,还是靠近一点,低声红着脸回答:“我不会用刀叉。”路皓南明显愣了一下,随后低笑起来,笑声如同低沉的大提琴,把夏晴弄得更加尴尬。

路皓南端过夏晴面前的盘子,用刀子把盘子里的牛排分成小块,随后又推到她面前,夏晴想了想,拿起桌子上的勺子,往嘴里送盘子里已经被切成小块的牛排。

路皓南似乎心情不错,干脆放下刀叉,看着夏晴不雅观的吃相。夏晴也就自顾自地吃。吃完饭,看路皓南依旧盯着自己看,就摸摸脸,问他:“怎么,我脸上有东西?”

路皓南微微一笑:“有。”在夏晴反应过来之前,倾过身子,吻住她的唇,耐心的用舌尖一一扫过她的上颚。

夏晴瞬间怔住,紧张地一动也不敢动。任由他火热的舌头缠住自己的,闭上眼睛,渴求这一刻可以永远定格。两人不知道唇齿缠绵了多久,待到路皓南放开她时,夏晴满脸通红地大口喘气,垂着头不敢看他。路皓南似乎很满意她的表现,愉悦地拉起她的胳膊,凑到她耳边,低声诱惑:“回家再继续。”

第7章 相拥而眠

路皓南几乎是以开飞碟的速度回到住处,夏晴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任由自己的心跳频率飙升到一百八。

夏晴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了,床头的灯还亮着,路皓南的脸清晰地出现在她的眼里。暖黄色的灯光将他的脸照得特别不真实,他的睫毛很长,将合住的眼睛衬得非常好看,微微遮住眉毛的短发泛着光,不同于白天的严肃犀利,温柔的轮廓让人忍不住想触碰。

夏晴伸出手,试探了几次,最终还是轻轻地放下,将脸缓缓地贴上他的胸口,闭上眼,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慢慢坠入梦乡。

夏晴的呼吸变得有规律时,路皓南的眼却慢慢张开,眸子里一片清明澄澈。早在夏晴醒来时他就醒了,只是想看看她要做什么。她的眼神动作全部落在他微张的眼中。

她的行为让他疑惑,他也算个情场高手,能轻易地看出来,刚才她眼中写的分明都是爱恋。可是他还记得她当初跟自己说的话:“我做你的情妇吧,只要你每个月给我十万。”

既然当初是因为钱,为什么会有那种表情。而且三年来的相处让他有一种她和那些爱钱的女人并不一样的感觉,她向他要钱,却很少买很贵的东西,生活得粗枝大叶,很少像别的女孩那样极其重视保养美容。

他从来不会轻易地对女人有感觉,特别是因为钱接近他的女人。但是今天在餐厅看到她窘迫的样子心里竟会有一丝的轻痒,让他忍不住想将她抱进怀里。而且他的克制力一向很强,却总是在面对她是管不住自己的欲望。每当她对自己笑,就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想到这里,他摇摇头,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大概是很久都没有碰过别的女人了,一定是这样。他在心里这样劝慰自己,却下意识地将怀中的人抱得更紧。

落地灯微弱的灯光轻柔地洒在两个人的身上,两人相拥而眠,夏晴柔顺的长发散在两人中间,仿佛将两人连在一起的线。如果此刻有个画家将这个画面描绘出来,那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动人的画卷。

第8章 宠物

夏晴到现在还记得初次见到路皓南的情形,彼时的她还只是刚进公司的小菜鸟,刚进公司就碰到伟大的总裁要来巡视的消息,公司乱得如同大甩卖时的商场。

夏晴虽然刚刚进公司,却已经听到许多他们神一样的总裁的传说。十五岁就开始创业,手段了得,公司仅在两年内就一举成为全国最有实力的企业之一,随后经营范围一直拓展,最后几乎垄断了休闲、餐饮的经营。而据说这位总裁的长相也是惊为天人。

传言挑起夏晴的兴趣,在心中期待这位神一样存在的总裁的到来。他来视察那天,公司几百号人站在门口夹道欢迎。

当那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人露面时,夏晴能清晰地听到女同事们集体倒抽冷气的声音。夏晴不得不成人,那的确是自己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有吸引力的脸。英朗的面部线条,深邃的眼睛仿佛能把人吸进去,刀锋般的薄唇紧紧抿着,为他增添了一份严肃,更多的却是魅力。

夏晴心里“嘭”地一声炸开了,她能清晰地听到那动人的声音。虽然眼前的人身上有一种让人想退避三舍的冷酷,但夏晴此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克服困难。

夏晴想尽办法拿到路皓南的行程表,于是就有了她和路皓南在餐厅里的“偶遇”。

夏晴又一次拉了拉身上穿的抹胸,转向身旁的赵岚:“怎么样,还可以吗?”赵岚假装认真看了一眼:“嗯,够诱惑,”

她顿了一下,皱了皱眉,“不过这样真的好么?毕竟这种事……。”夏晴笑笑:“我知道,我不一定会得到他,但是如果我就这么错过,我怕我就再也遇不到真正有感觉的人了。”

赵岚握了握她的手:“这可是一条艰难的路,你要想好。”夏晴笑道:“干嘛说得我跟英勇就义去一样。”

随后推开赵岚的手,进了餐厅门,赵岚看着她的背影,喃喃道:“这本来就是一条绝路啊。”

夏晴一进餐厅就直奔重点,坐到路皓南的对面,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我叫夏晴。”

路皓南只抬了抬眼:“没兴趣知道你是谁。”夏晴并不气馁:“我做你的情妇吧,每个月给我十万就可以,怎么样?”

路皓南抬起头看着她不说话,一副“你说呢”的表情。夏晴摸摸鼻子,一副可惜的表情:“那好吧。”

路皓南看着她干净的脸心里竟然微微一动,在她将要越过自己的时候抓住她的胳膊,随后他看着小狐狸一样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的夏晴,听到自己鬼使神差的声音:“你说的是真的吗?”夏晴没有回答他,只是将自己的唇印上他的。对着还在门口等着的赵岚比出一个搞定的手势。

那天夏晴被他带到现在住的别墅过夜,第一次只有无尽的痛苦。路皓南在床上和他平时一样不近人情,不顾她初经人事和苦苦的哀求折腾了半夜,第二天夏晴醒来时没有见到他。

留在枕边的只有一张卡和要她以后住在别墅的纸条。从那天开始,夏晴就成了被路皓南秘密包养的人。也在那一天彻彻底底失去回头的机会。

小说

重生之玉色天香 主角: 百里月, 琉璃寻

2021-1-2 4:19:00

小说

天真有邪 主角: 方肆月, 顾止安

2021-1-2 4:22:0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