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跑千金保卫战 主角: 程婻, 林向北

高冷大小姐一意孤行来到荒岛之后,父亲死因不明,自己惨遭追杀,孤立无援之时,他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放弃一切,只为一句:城南向北,未有归期...
%title插图%num

第1章 城南岛

“小姐,小姐,你再等等,等老爷回来你再走也不迟啊。”

偌大的庭院,停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敞篷跑车,车旁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生,一双黑色的长靴,身着简单的牛仔外套,手里拉着一个粉红色的皮箱,冷若冰霜的表情一直停留在她的脸上,睫毛很长,但是那长睫毛下的眼睛却总是带着冷漠的光芒。她就是赫赫有名的moonshine珠宝公司的总裁程力申唯一的女儿,程婻。

“程叔叔,我走的事情已经和我的父亲说完了,您现在就派人送我离开就可以了。”程婻还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让管家老程也是很为难。就在老程不知道怎么和程婻解释的时候,程力申回来了。

在一阵刺耳的鸣笛声过后,一辆黑色的悍马霸气十足的停在了程婻的身边,这个时候,程婻立即放下了眼里的高傲,对着车里的人,十分的敬畏。

车里的人下来以后,看着程婻这个样子,心里很不痛快。

“拿着行李箱,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说这话的正是程婻的父亲,程力申,管理着程婻的外公留下的珠宝公司,也一直是行业中的翘楚,程婻5岁的时候母亲因病去世,但是这些年,程力申也还是一直没有续弦,就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不受欺负,但是没有想到就是这样的溺爱,反而使得程婻更加的肆无忌惮,虽然不作出什么过分事情,但是还是不愿意按照父亲的安排做事,这一点确实是让程力申也挺为难的。

程婻看到父亲在这个时候回来,就知道是管家做的好事,自己这样一来,怕是又走不成了。

“父亲,我要去外公留给我的城南岛,我和你说了的。”程婻在回答父亲的问题的时候,格外的小心,生怕惹了父亲不高兴自己的计划就会全盘落空。

程力申摇摇头,这个丫头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竟然还自作主张,自己根本就没有允许她这样做的。

“你是和我说了,但是我允许你这样做了吗?”程力申在说这句话的事情,表情异常的严厉,眼神似乎是出现了一道寒光,直逼程婻的内心,让程婻不敢再看父亲。但是这一次程婻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了,不管父亲怎么样反对,自己也还是要去的。

“父亲,我应该有我自己的生活了,你知道的我并不想管理什么公司,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写我的书,父亲您就不能满足我的要求吗?”程婻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和父亲这样说了。

“可是你是我唯一的女儿,要是你不继承这家公司,你外公,你母亲留下的公司要怎么办?”程力申也很想让女儿自由自在的生活几年之后再接管公司,但是现在也是大势所趋,程力申不得不这样做。

听到程力申再次这样说,程婻真是绝望了,每一次,当自己拒绝父亲的要求的时候,父亲都会把外公和母亲搬出来,但是这一次,程婻不打算继续屈服了。

“不是还有您呢吗,我不管,这一次我是一定要去的,要是您不答应我,我自由办法让你永远也找不到我,公司你愿意找谁接管就找谁接管吧。”程婻的小脾气让程力申很难过,已经是一个大学毕业的大姑娘了,但是做起事来还是这么任性,这让程力申怎么可以放心的下呢,但是毕竟还是自己的女儿,程力申无可奈何只能答应了她。

“好,这一次我可以答应你。”

程婻听到了自己一直期望的回答竟然真的从父亲的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有一点不可思议。

“您说的是真的?”程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是程力申也是条件的:“但是我要给你约法三章。第一:这一次我只能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之内我不管你是否完成了你的梦想,你都要回来接管公司。第二:回来以后,必须和段氏集团的公子段林恒订婚。第三:照顾好自己。”程力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一些哽咽,程婻也发现了父亲的不对劲,尤其在父亲在说出第三个要求的时候,程婻竟然也觉得自己的鼻子酸酸的。这个时候,程婻再也忍不住走到父亲的身边,抱住了父亲:“爸,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放心。”

说完,程婻转身上了车,因为程婻害怕自己再不离开这里的话,就会犹豫。

看着程婻还是走了,程力申对管家说道:“小姐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管家点点头,但是表情却是很难过:“程总,真的让小姐走?”

程力申无奈的点点头:“不让走又能怎么办呢。”

“可是医生说了,你的病,只有三个月,要是,,,,,,”管家的话没有说出口,但是程力申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希望我的女儿活的快乐,我的病情一定不要告诉她,让她好好度过这三个月,如果她回来的时候我真的不在了,你一定要帮她。”程力申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真是担心自己等不到女儿回来的那一天了。

“程总,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一定会出现奇迹的。”

程力申摇摇头对管家说道:“好了,不说这个了,带着小姐去城南岛吧。”程力申不想再提起这件事,只能是找一个理由避开,看着管家老程也带着程婻需要的东西随车而去,程力申一个人回到了房间。从包里拿出了那张化验单,上面的每一个字都在深深刺痛着程力申的心。“胃癌晚期。”不是因为程力申害怕死亡,而是因为他放心不下程婻。

一个人骄傲了一辈子,最后也还是被这四个字打败了,医生对程力申说他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但是程力申却用自己生命中最后的三个月帮助女儿完成梦想。程力申来到了程婻母亲的房间,对着挂在墙上十几年的照片,脸上还是满满的宠爱:“佩娴,我让女儿走了,不过等到她回来,我就去陪你。”


第2章 孤岛初见

程婻如愿以偿的去往城南岛,这个城南岛是程婻的外公为程婻买下的,是给程婻的18岁生日礼物,外公在岛上给程婻修建了公主的城堡,小岛四面环海,从陆地到岛上需要5个小时的时间。

程婻站在船头,心情无比的舒畅,自从外公送给自己这个生日礼物以后,程婻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呢,想起来心里还有一点小小的激动。

“小姐,你一个人真的可以吗?”管家老程确实是很担心程婻的安全,毕竟这是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岛不大,但是万一出现了危险,管家还是不敢想象的。

但是这些在程婻的眼里都不算什么,因为此时她满脑子都是对未来三个月美好的畅想,当然对于管家的建议更是不会理会了。

“程叔叔,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要是真的有危险外公也不会送给我这个礼物了,我不害怕,你只要让他们把发电机给我安装好,你们就可以离开了,食物就一周送一次吧,也不用太麻烦。”程婻倒是乐的清闲,在经历了5个小时以后,程婻终于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小岛上了,程婻的心一下子就被这个梦幻的地方收买了,因为这个地方,让程婻知道了什么才是公主的城堡。一个大大的别墅都是按照城堡的概念设计,走进别墅,里面的设施也是应有尽有,华丽的装饰,高贵的装潢,让程婻深陷其中,推开窗子,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碧绿的青草,伴随着淡淡的花香和阵阵的海风,程婻宁愿一辈子也不要再回去了。

管家老程看到程婻这个样子,不由的叹气,这个天真的孩子还在这里享受,却不知道他的父亲正在为了她的梦想和死亡作斗争。

城南岛的一切设施都已经安排完了,这个时候的程婻还在屋里屋外的欣赏这个如同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这个时候管家走了过来。

“小姐,所有的设施都已经安装完毕了。”

程婻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和他说话了,看到这个地方这么美,程婻已经是忘乎所以了。

“好,你们赶紧离开吧,我要在这里继续实现我的梦想了。”程婻拥抱着海风,闭上眼睛,她从来没有觉得大海的气息是这么的舒服。

管家摇摇头离开了,因为他知道,现在的小姐,不管和她说再多的话,她也还是不会听进去的。

终于在城南岛上,只剩下了程婻一个人了,她走进房间,这个地方哪里都好,唯一的不好就是没有电,但是还好管家安装了大型发电机,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个时候,程婻打开了电脑,在电脑上写下了:“我的海岛一百天。”外面的海风还在吹着,可能因为夜幕降临的缘故,风也越来越大,程婻自己做好了一顿简单的晚餐,来到了窗口,窗帘被海风的肆意妄为下狂妄的飘着,让程婻不得不把窗户关上,说实话这样的天气确实是让程婻有一点害怕,但是谁让都是自己的选择呢,即使咬牙也要坚持这100天的。

在这样可怕的夜晚,程婻只能带上耳机,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感受不到外面的风声,海声。然而,这只是开始,只是一会的功夫,外面的风声海浪声逐渐变大,接踵而来的还有雨声雷声,当第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的时候,程婻吓的赶紧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用被子紧紧的蒙住了自己的头,程婻是最最害怕雷雨天的,以前每次下雨打雷的时候,程婻都会跑到父亲的房间,要是父亲不在家,程婻一定会缠着阿姨一直在自己的房间的,但是现在是在城南岛,城南岛上,除了她自己没有任何人。

这个时候的程婻开始有一些后悔了,但是后悔也没有办法啊,这个地方没有通讯工具,更没有信号,所以,即使等人来,也要一周以后才可以。

在这样的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夜晚,程婻躲在被子里一声也不敢出,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风平浪静,程婻才慢慢的从被子里出来,大大的黑眼圈已经很明显的抗议程婻一个晚上都没有合眼。

程婻看到外面终于恢复了平静,这个时候,她才放心,一个晚上,程婻都是在惊恐中度过的,推开门,程婻看到外面的风景依旧,天空也好像完全忘记了昨天晚上的任性,程婻散步在城南岛的每一个角落,同时也是有一些担心管家帮助自己安装的设施有没有被损坏。

就在这个时候,程婻看到在花园的方向好像是有一个什么奇怪的东西,虽然程婻才来到城南岛一天而已,但是已经把城南岛走个遍了,那个地方原本不是这个样子的,于是程婻还是大着胆子向那个方向走去,越走越近,那个东西的形象也越来越明显,程婻心里还在得意,自己果然看的没错,一定是昨天的暴风雨不知道把什么东西损坏了。

带着这样的心情,程婻快步走到那里,但是当她距离那个东西只有两米的时候,程婻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几乎是被吓晕过去,但是还好程婻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走到了他的身边,原来这个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被风刮下来的设施,而是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浑身湿透,穿着破旧的牛仔短裤,上身是一个简单的背心,头发很短,脸上虽然是满是泥土,但是从他的轮廓中还是可以看出是一个帅气的男人的。

程婻无疑是惊讶的,在这个岛上明明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但是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出现另一个人呢。

“喂,你是谁?”程婻吓的大喊,手里拿着从花园里拿出来的小铲子,但是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并没有什么反应。程婻大着胆子,用小铲子推推他,也还是没有反应,这个时候一个可怕的想法浮现在程婻的脑海中,这个人该不会是已经死了吧。想到这点,程楠几乎是要疯了。


第3章 城南?向北?

程婻一直盯着他,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用手轻轻碰了他一下,就赶紧把手收回来,紧接着,程婻又屏住了呼吸,把手放在他的鼻子下面。万幸的是还有鼻息,他还活着。程婻终于松了一口气,既然是活人,那么程婻也不能看着他一直躺在这里的,所以还是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试图把那个人先带进屋里再说吧。

可是这个人实在是太重了,程婻费了自己好大的力气,那个人也还是一动也不动,气的的程婻一把甩开了那个人的手,嘴里说道:“怎么这么沉啊。喂,你醒醒啊。”

但是结果还是一样,没有任何反应。程婻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找来了花园里用来运草的小车,把他带回了房间。

因为他满身的泥土,程婻实在是看不过去了,最后只能直接把他扔进了浴室的浴缸里,冲洗干净之后,又拖到了床上,因为只有程婻一个人,也没有医生,所以程婻只能给他吃了一片退烧药,回到了客厅。

这个时候,程婻打开了电脑,写下了自己小岛生活小说的第一章:“花园里的陌生人。”自从昨天晚上开始,程婻就一直在得到不一样的惊喜,惊讶,惊恐,直到这个人来了,程婻有了说不出的想法,首先是有一丝恐惧的,因为程婻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如果这个人一旦是坏人的话,那么程婻无疑陷入了危险,但是要是好人的话,这也是一个好事,程婻也不用害怕了。原来这个小岛其实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毕竟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海岛上,还是很可怕的。

程婻在电脑上飞速的诉说着自己的心情,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陌生人醒过来了,看着是在一个华丽的大房间里,还很好奇,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呢,摸摸自己的头,他才知道,昨天是遇到了暴风雨。

他慢慢的走出房间,首先看到的就是在诺大的客厅里的一个小电脑上的程婻,这个女孩就应该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

他一步一步走向程婻,程婻此时已经是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自己的小说创造中,所以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人接近。那个人走到了程婻的身边的时候,程婻也还是没有发现,最后,那个人也没有了办法,只能是和她说了一声:“你好。”

虽然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把程婻吓的魂飞魄散,快速的离开自己的位置,然后和那个人保持着距离。惊恐的两个大眼睛紧紧的盯着他。

看到她的表情,那个人知道她可能是害怕自己了,于是他赶紧笑着说道:“我不是坏人。”同时继续向前走,但是却被程婻给阻止了。

“不要过来,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坏人啊。”程婻的呼吸都已经因为恐惧而不平稳了。

听到程婻这怎么一说,那个人果然是不在向前走,而是用手叉着腰,眼睛向窗外看了一眼,随即又看着程婻说道:“如果我是坏人,你为什么还要救我呢?”同时温暖的目光看着程婻,嘴角的微笑也随之浮现了脸颊,他很帅,头发因为已经干了的缘故乖乖的摆好了自己的造型,长睫毛在阳光的照耀下那么长,那么美,黑色的瞳孔,白皙的皮肤泛着迷人的光泽,脸上如同雕刻般的棱角分明,程婻忽然觉得他就像是自己小说中的男主角一样,慢慢的放松了警惕。

但是这个也不能代表他就是一个好人,程婻还是要认真的审问他的。

“你叫什么名字?”程婻傲娇的撅着小嘴,手里不知道又从什么时候拿起了一把水果刀,这个样子的程婻让那个人不由得想笑。

“我叫林向北。你呢?”在林向北说每一句话的时候,脸上都是带着阳光帅气的微笑。

程婻也毫不避讳的告诉林向北:“程婻。”

听到程婻这两个以后,林向北再次笑起来,让程婻觉得很不自在:“你一直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看到程婻有一点小愤怒,林向北收起了自己的笑容对程婻说道:“你是程婻,我是向北,城南向北,故人未归,凉城残巷,伊人红妆。”

听到林向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程婻想了想说道:“好像是真的是这样呢,不过这也还是不能证明你是一个好人的。”程婻依然不敢放松警惕。

“那要我怎么样你才会相信我呢?”林向北问道。

“我觉得没有必要证明了,你现在只有离开这里就好了。也许你毫不清楚,这个小岛是我的外公送给我的礼物,所以,你之前不知道,也就算了,但是现在我来了,你就必须要离开了。”程婻说话的时候还是一副骄傲的样子,但是现在这里一个船也没有,让林向北怎么走呢。

林向北也很为难:“其实我也很想离开,但是你这里有船可以借我一下吗?”

程婻听到这个人竟然向自己借船,要是有船的话自己也就离开了吗?这个小岛虽好,但是自己一个人确实是有一些害怕的。

“没有船。”程婻没好气的说道,因为程婻是真的没有耐心和他讲下去了,现在程婻唯一的希望就是让这个人赶紧离开这个小岛上,为了自己的安全起见。

但是没有船让林向北怎么走呢。林向北也是皱起了眉头:“可是,没有船的话我要怎么走呢。”

“你怎么来的就怎么走呗,我还没有问你呢,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来的?”程婻是真的被吓到了,连最最关键的问题都没有问呢。

“这个说来话长了。”林向北笑着说道。

“那就长话短说。”程婻是最最讨厌这样的了。

“我的职业是渔民,常年跟着船队一起在外打鱼,昨天本来是我们回去的日子,但是遇到了暴风雨,我所在的渔船被强大的海浪充斥,渔船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了这里的。”林向北很认真的回答了程婻的问题。


第4章 这个男人不走了

程婻这才知道,为什么开始见到林向北的时候他的全身都是湿漉漉的,而且还有着鱼腥味了,但是现在看来好像是真的没有办法让他走了。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你不是说你是渔民吗?那么你自己不会做一个小船吗?”程婻天真的问道。

林向北笑笑,这个女孩还真是有一点可爱。

“我做的渔船,应该只能行驶在小河里吧,可是你看看外面。”说着,林向北看看窗外,程婻也跟着看看窗外,海浪虽然没有昨天那么大,但是依然让人感到畏惧,确实是自己想的太过于简单了。

“那怎么办啊,给我送物资的船还有一周才会来呢,那你岂不是要等一周?”程婻想到这里就很不舒服。

“貌似只能这样了。”林向北无奈的看着程婻,希望她可以收留自己了。

但是程婻却不愿意了:“那怎么可以呢,你是男的,我是女的,这孤男寡女的,我不放心。”程婻已经和林向北说了这么久了,手里的水果刀还是一直没有放下,林向北当然是知道程婻的担心了。

“这个你尽管放心好了,我虽然留在小岛上,但是我是不会打扰你的,也不会在你的房子里,只是麻烦你,在你的物资船队来的时候,让他们把我带走好吗?”林向北知道自己一个男生在这里确实是会让人害怕的,于是为了让她可以不再担心,自己答应程婻不会打扰她的生活。

程婻看到他这么诚恳,于是也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那好吧,一周以后就会有船来了,到时我会叫你的。”程婻看着他,这个时候也放下了自己手里的刀。

“谢谢你。”林向北说完了就出去了。这个时候的程婻忽然觉得有一点气氛怪怪的,因为在这个小岛上除了一个别墅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屋子了,所以,林向北这个时候要是出去的话,要住在哪里呢。程婻这边还想着出去看看,但是因为和他也不熟,还是忍住了。

回到了自己的桌前,程婻的心情还是久久不能平复,自己就这样让他在外面好吗?而且刚刚还在发高烧,这个时候再出去住的话,算了,还是去看看吧。最终程婻还是没有忍住,出去看看,但是这个时候,外面已经没有了林向北的身影,奇怪的程婻不甘心的四处走走,也还是没有看到,最后,程婻干脆回来了。

这个林向北,到底去了哪里呢。就在程婻还在担心的时候,外面想起了叮叮咣咣的声音,像是在钉什么东西,这个岛上除了自己,那就是林向北了,这个林向北到底在干嘛啊。

想到这里,程婻再次出去一看究竟,原来是林向北在利用废旧的木头在做什么东西,好奇的程婻走进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林向北看到是程婻来了,抬起头说道:“是帐篷,对了,你可以给我一些食物吗?我看了看四周,好像是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东西。”

程婻点点头,管家虽然是给程婻带来了很多的食物,但是好像是只有方便面是程婻的最爱的了,所以这个时候林向北提出来要吃的,陈楠就没有拒绝了。

“这个帐篷会管用吗?”程婻还是有一点好奇,只是几个木头就可以做一个帐篷吗?

林向北笑了笑:“当然没有问题了,我是渔民,每天不知道会在船上过夜还是会在哪个小岛上过夜,因此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对于你来说可能是不行的,但是对于我来说确实很管用。”

程婻看着这个大男孩,认真的用手量着每一根木头的尺寸,头发在海风的吹拂下那么肆意妄为,程婻忽然很享受这样的画面,也许这个可以成为自己小说的素材呢。

林向北看着程婻一直在自己的身边,笑着看着她说道:“你是做什么职业的?”这还是林向北第一次主动问自己问题呢,但是程婻觉得还是不能和他完全说实话的:“我是写小说的。”程婻回答的时候脸上都是幸福的微笑。

“你很快乐?”林向北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让程婻有一点摸不到头脑。

“为什么这么说?”

林向北一边手里熟练的摆弄这那些的破木头,一边对程婻说道:“因为你的外公既然可以送一座小岛给你,那么就说明你家境殷实,而且你刚刚说自己是小说家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是很幸福的,说明,你很爱这个职业。现在你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难道你不是快乐的吗?”

程婻听完点点头,好像是确实是他说的那个样子,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也有着烦恼的,那就是三个月过后,自己就要离开这里了,从此告别自己的梦想。但是这些事,程婻是不会和林向北说的。

“你说我快乐,难道不是每个人都应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吗?”程婻问道。

林向北笑笑,这个世界的无奈,看来这个大小姐是不会理解的。

“当然不是,有很多人因为无奈,所以只能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林向北说的其实就是自己。

“你难道不是在自己喜欢的事情吗?”程婻反问道。

“算是这个样子吧。”林向北回答的时候确实是充满了无奈。

“那么你真正的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程婻还很好奇的。

“我的梦想,也许就是可以重新回到学校好好的上学吧。”林向北说自己的梦想的时候脸上都是满满的无奈的表情,这个倒是让程婻更加的好奇了。

“你没有上过学吗?”程婻好奇的问道

“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我的父亲因为渔船失事失踪了,家里一下子就没有了经济来源,那个时候妹妹还在上小学,母亲的病每个月都要去医院,所以我不得不放弃学业,去父亲的渔船继续为了家里的生活努力,而且为了赚更多的钱,我几乎是常年在海上没有办法回家的。”


第5章 同床共枕

听到林向北这么一说,程婻的心里还是有一些酸酸的,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去生活的。

“那么,你现在快乐吗?”

“我当然快乐了,因为我现在可以帮助我的家庭减轻很多的压力,而且现在,我的妹妹也快要上大学了,所以我很开心。”林向北是一个很乐观的人。看着他那么忙,程婻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小岛上的一天其实是过的很快的,到了晚上,就像是习惯一样,外面又开始起风了,程婻只能再次带上耳机,只是不一会,屋里的灯忽然闪啊闪的,连自己的电脑也是一样,程婻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程婻有一些害怕,但是也还是淡定的去发电机那里看看是不是发电机的问题,就在她打开发电机的时候,屋里全部的灯都灭了,很明显是发电机的问题,但是这个发电机在外面,没有了灯光,一切都变得的那么的可怕,外面因为阴天,没有一点光亮,程婻的脑袋突然开始疼痛,心里也很难受,程婻知道是自己的幽闭恐惧症,程婻赶紧回到房间去找药,可是屋里也是一片的黑暗,程婻只能是凭借着自己的印象摸索着前进,这个时候一个大闪电,让程婻的心一下子跟着紧张起来,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果然,一个大雷霹雳而下,让程婻的心理到了极限。

程婻不知道怎么办,只能通过大喊来缓解自己的恐惧,只是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大,心理的恐惧也是越来越大,没有丝毫的减少,程婻在屋里四处摸索着,大喊着,但是却什么也没有,她绝望了,就在这个时候,程婻听到了开门和关门的声音。自己的恐惧无疑是又加深了一倍。

“什么东西?啊!”程婻抓狂的大叫,自己的幽闭恐惧症让她无法安静下来。

“是我,林向北,我在外面听到你的声音,你怎么了?”原来是林向北,程婻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林向北,发电机坏了,我有幽闭恐惧症,我找不到我的药,我现在很害怕。”程婻说着说着,竟然哭起来了,因为外面的风声越来越大,电闪雷鸣,已经让程婻彻底的没有了可以承受的底线。

林向北听到了程婻的声音,正在根据外面闪电的光和声音辨识着程婻的方向:“好了,程婻你不要害怕,我这就过去帮助你找药,你的药在哪里,我帮你找。”

程婻也不记得这个药到底是放在了哪里,只是一个劲的扶着自己身边的不知道的什么东西,就一动也不敢再动了。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啊。”程婻很恐惧,哭声也是越来越大,这个时候的林向北也很着急。

终于,林向北来到了程婻的身边。一把握住了程婻的手,程婻吓的大叫:“啊。”

“程婻是我,你不要害怕,我来了,你握着我的手,我不会离开你,我和你一起找药。”林向北紧紧的握住了程婻的手,就是为了程婻不再害怕,果然,程婻的心情也慢慢的平复,但是心里压力也还是一点也没有减少,程婻用力的站起来,拉着林向北的手慢慢的走着。

“我记得我的药是在我的包里的,但是我的包在哪里我也忘记了。”程婻很着急。

“不要着急,我们慢慢找。”林向北很有耐心,因为他知道现在的程婻是很没有安全感的,唯一可以依赖的大概也就只有自己了,终于在程婻的努力下找到了自己的药,吃过药后,林向北才把程婻送回了房间。

“好了,药找到了,我给你放到了你的床头柜上,以后就直接可以来这里拿了,我就先出去了。”林向北对程婻说道,因为担心程婻多想,所以转身就要离开。

但是程婻却叫住了林向北:“等一下,你别走,我害怕。”程婻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孤男寡女了,因为自己的恐惧感还是一直存在,让程婻无法抵制。

“可是我?”林向北有一点不好意思,其实这个时候要是林向北出去的话,外面的雨那么的大,自己的小帐篷根本就遮挡不了什么,但是自己真的留在这里的话,又担心被程婻误会,所以林向北的顾虑还是很多的。

“你怎么了?外面的雨那么大,你的帐篷一定挡不了的,这样吧,你就在客厅里吧,这样我就不害怕了。”程婻这样说道,林向北也只能是答应了下来,

“好的,我就在客厅,你要是有什么事就随时叫我。”林向北摸摸程婻的头,意思是让她放心。

“好,你就在我的门口那里,好吗?”程婻确实是太害怕了。

林向北在黑暗中笑笑说道:“好,我不走远。”

外面雨了下了一会,本来以为会趋于平静了,程婻也慢慢的开始进入了梦乡,这个时候,第二批的暴风雨又来了,一个雷鸣过后,连林向北都被震醒了,何况是程婻呢。

程婻被吓的从床上坐起来了,这个时候的程婻大声喊着:“林向北,林向北。”

听到了程婻的叫声,林向北也赶紧来到了程婻的身边。

“我在。”程婻紧紧的握住了林向北的手。

“对不起,我又打扰你,但是我真的。”

“我知道,你放心,我一直都在就一直坐在这里陪着你的,你睡觉吧。”林向北看着程婻这个样子,就想到了自己的女朋友,也是和程婻一样,幽闭恐惧症,但是后来因为林向北退学,两个人终究还是没有走到一起,所以,林向北是知道程婻的感受的。

就这样,到了第二天的早上,程婻觉得自己睡的从来没有这么踏实,刚刚想伸个懒腰,却发现自己的胳膊好像是挡在了什么地方,程婻歪头一看,林向北就这样躺在自己的床上,而且上身还没有穿着衣服。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因为害怕让他进屋,但是怎么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啊。”程婻的声音足以响彻整个别墅了。


第6章 海岛上强盗一般的男人

程婻的喊声让一边还在沉睡的林向北也醒了过来,看着程婻正在用极其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林向北却露出了阳光般温暖的笑容:“你醒的这么早啊,昨天不是很晚才睡吗?怎么没有再多睡一会呢。”

但是程婻却对林向北的笑容不为所动,她的心里还在担心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为什么林向北会没有穿衣服躺在自己的床上呢。

“你怎么会在这里?”程婻的表情很严肃,让林向北都有一些害怕。

“我怎么在这里,难道你不记得了?昨天晚上的暴风雨,你一个人在屋子里大喊,我才会进来的,你难道都忘记了吗?”林向北还是笑呵呵的看着程婻。

“我知道,但是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程婻有一些不好意思问,但是没有办法,自己还是要清楚的知道自己有没有和他发生什么。

林向北笑了笑,说道:“也是你让我进来的啊,而且你昨天还一直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的,你不会都忘记了吧。”

程婻当然没有忘记,但是此时的程婻真是后悔死了,她用手使劲的拉着自己的头发,在怪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愚蠢的事情啊。

“林向北,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看着林向北得意的样子,程婻其实就是想问问自己有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但是却怎么也问不出口。

林向北依旧还是以前一样的表情看着程婻,眼神似乎在告诉程婻,你随便问吧。

但是程婻却还是一直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一句话憋的脸都红了,最后也还是没有问出来。还是林向北看着程婻笑着说道:“你是想问我们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吧。”林向北一边说着,一边起床找到了自己的衣服,穿上,整个过程程婻都是把自己的眼睛捂上的,不去看。

看着程婻这个可爱的样子,林向北笑的更加开心了:“至于吗?你又不是没看过。”

程婻听到了这句话立即把手拿下来了,看着林向北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又不是没看过。”程婻的心里开始紧张了,难道自己真的和林向北发生了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吗?天啊,我这是做了什么啊。

看着程婻的样子林向北特别喜欢,于是在离开程婻的房间的时候还不忘回头挑逗的对程婻说了一句:“我什么意思,你自己想吧。”说完,林向北就出去了,程婻还在好奇这个问题,但是林向北并没有告诉自己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

“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到底是什么意思啊?”程婻还在追着问,只听见从房间的外面传来了林向北的声音:“难道一定要我说的那么露骨吗?”

程婻听到了这句话就已经知道了,难道自己的清白就这样被一个陌生人玷污了吗?程婻真是被气疯了,这个该死的林向北,自己好心帮助他,但是他却这样对待自己,程婻走到了门口把房间的门关上了。

回到了自己的电脑前,但是因为发电机坏了,电脑也没有办法使用了,而且没有电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的,要是等着管家他们来的话,也还要好几天呢,这几天没有电的话,程婻的晚上还是没有办法度过的,程婻对于黑暗有着无法言语的恐惧,所以要是没有电她真是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度过,毕竟自己的幽闭恐惧症还是很严重的。

没有办法,程婻还是出去了,她打算自己去修理一下这个发电机,本来程婻是不愿意再和林向北相见的,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程婻永远都不会原谅林向北的,但是当程婻走到发电机那里的时候,却看到林向北已经在那里了。

看到林向北程婻就气不打一出来:“你在干什么?”程婻不知道林向北在干嘛,还以为他在搞破坏。

林向北抬起头看到程婻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知道她是对自己很生气的,但是林向北还是很淡定的和程婻说道:“我是在帮助你修理发电机啊,为了你晚上不再害怕。”

不知道为什么,程婻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竟然会觉得无比的温暖,应该是和程婻的家庭原因吧,以前母亲早逝,父亲也忙于事业,家里只有阿姨,管家。

但是程婻还是不能因为林向北帮助自己修理发电机就原谅他的。

看着程婻一直看着自己不说话,林向北知道程婻还在生气,在弄好了一切之后,林向北终于可以起身走到程婻的身边说道:“还在生气吗?”

程婻看着他只是说了一句:“你不要以为你帮助一个忙,我就可以原谅你了,如果你可以在我的管家来到这里在之前走的话,那么我没有任何办法,但是如果你走不了,那么对不起,我不会让你就这样得逞的。”程婻对于这件事的心结很大,所以她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他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要和我决裂吗?你知道的,要是你这么说的话,那么我也许在你的管家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让你消失了。”林向北其实只是想吓唬吓唬程婻,但是程婻却对林向北的这种行为感到无耻。

“如果你一定要这么做的话,那么我也无话可说。”程婻是不会畏惧他的。

林向北笑了,他看到程婻的这样一张真挚的脸,知道这个女人远远没有自己看到的那样简单。

“好了,发电机已经修好了,你可以进屋去试一试了。”说完,林向北回到自己的小房子那里去了,一夜的暴风雨,它应该也是不复存在来了吧,但是即使是这样,林向北还是第一时间去帮助程婻修了发电机。

但是程婻却没有感谢林向北的意思,而是气冲冲的直接回到了房间,看到房间的灯已经全部都亮了,程婻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电脑前,还好自己的作品都还在,程婻安静的坐下来写下了新的篇章:海岛上强盗一般的男人。


第7章 海盗真的来了

时间过的很快,一周转眼就到了,这些天,因为程婻还在怪林向北那天晚上所做的事情,所以一直都没有搭理林向北,无奈林向北只能是自己通过自己的手段抓到一些海鱼作为食物。程婻也一直期待着管家来可以把这个林向北带走,因为她实在是不愿意再看见他了。

果然,有一只海船出现了,程婻知道一定是自己的管家来给自己送食物的,程婻开心的跑出房间,这个时候,林向北也也站在海边,看着那只船。

这个时候,程婻终于和林向北说了这些天来的第一句话:“恭喜你,你可以回家了?”但是林向北的脸上却没有一丝的喜悦,反而有了一丝担忧。

林向北的沉默让程婻很不理解:“你怎么不是很高兴的样子。”看着林向北的头发被海风吹得凌乱,以至于看不到林向北的眼睛。

林向北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望着那艘船,程婻见林向北不再说话,自己也不理会他了,而是往回走,随着渔船的慢慢接近,林向北终于看清了这艘船的真面目,这个船根本就不是什么给程婻送物资的船,更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渔船,而是海盗的船。

林向北风一般的冲到了程婻的身边,拉着程婻就往屋里跑,程婻被林向北突然的举动弄的不知所措。

“林向北,你在干什么?”程婻很紧张,不知道林向北为什么要这样,而且还在一直挣扎着。

这个时候林向北没有办法给程婻做更多的解释了,只是简单的告诉了程婻:“这个船根本就不是什么给你送物资的船,而是一个海盗船,这一带的海岛残忍无比,我们没有办法,必须要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你知道哪里有藏身的地方吗?”林向北带着程婻一边跑一边问着,但是程婻根本就不相信,还以为是林向北是在欺骗自己呢。

“林向北,你在说些什么,你以为你说这些我就会相信吗?什么海盗啊,你以为这是在拍电影吗?拜托你不要幼稚了好不好。”程婻用力的挣扎着,最后林向北实在是忍不住了,因为要是他们两个再不藏起来的话,就一个也跑不了了。

“好了,这不是在拍电影,我也没有心情和你开玩笑,我是渔民,对于海盗船实在是太了解了,具体的我们藏起来以后我再和你解释,但是现在我们真的没有时间了,你快点想一想,我们到底应该去哪里躲起来。”林向北这一次是真的着急了,眼里的眼神就像是一头狮子一样,让程婻有一些害怕,也不敢再去怀疑他了,一切都等着他们找到了藏身的地方以后再说吧。

“阁楼上有一个破旧的储物室,应该不会有人上去,我们暂时去那里吧。”程婻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林向北也只能跟着程婻一起上去了。

林向北看了看阁楼的四周,果然是可以藏身的地方,而且还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看着海盗船还没有上岸,林向北赶紧下楼了。

“你去哪里?”程婻有一些害怕了,看到林向北一个人下去,不知道他到底要干嘛。

“我去取一些食物,这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走,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林向北是话让程婻很紧张,难道自己真的遇到了很大的危险吗?一直生活在蜜罐里的程婻根本就没有什么危机意识。所以只能是听林向北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不一会,程婻就看到那群海盗已经上岸了。但是林向北却还是没有回来呢,程婻着急的下楼却看到了正在上楼的林向北,林向北看到程婻要下来,赶紧神情紧张的看着程婻对她说道:“赶紧上去,海盗已经靠岸了,快点。”

程婻听话的回去了,林向北也跟着上来了。抱着一堆吃的,程婻看着这么东西对林向北说道:“抱这么多,我们能吃完吗?”程婻根本就不知道有多么的危险。

“你要向老天祈祷他们早日离开了,因为一旦他们在这里驻扎了,那么我们也许就没有食物可以吃了,这些东西也只能够我们吃几天的。”林向北和程婻说道,程婻这个时候才知道又多么的危险。

“那要是他们一直都不走的话,该怎么办呢。”程婻紧张的看着林向北。

“小点声儿,他们应该是已经进来了,如果他们一直不走的话,就等着你的人来看到这个样子回去求救了,但是即使他们来了,活着回去的几率也会很小。”林向北很淡定的说着,但是此时程婻的心里已经是波澜暗涌了,难道自己会死到这里吗?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好好的听父亲的话,不来这个鬼地方了,可是现在已经晚了,自己不仅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啊,现在恐怕连性命也不保了。

程婻一个人躲在储物室的一角,此时的她觉得特别的无助,因为她不知道要通过什么办法还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时候林向北看出了程婻的心思,他走到程婻的身边,看着她,脸上依旧是阳光般的微笑。

“害怕吗?”

程婻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这个时候任谁都会害怕吧。

“难道你不害怕吗?”程婻反问林向北。

“我也不知道我怕不怕,因为从我被刮到这个岛上,这个世界上就已经没有我这个人了吧,我的家人会因为我的消失得到一大笔保险公司给的赔偿金,我觉得她们这一辈子应该是衣食无忧了,所以即使是我死了,我也放心了。”林向北对程婻说道。

程婻听着林向北这么说,自己确实无比的悲凉,在这个时候,程婻竟然很想很想自己的父亲,以至于眼泪就在眼边打转不肯落下来。

林向北知道程婻的心情,于是他对着程婻说道:“放心,只要我在这里,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保证,你不要担心了。”

可是现在不管是什么样的话都不会让程婻安稳了。


第8章 相依为命

程婻不知道林向北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但是程婻是真的崩溃了,她不顾一切的抱住林向北,趴在他的肩膀上哭起来,林向北知道程婻这是因为恐惧,但是这个时候即使是再恐惧也还是不能让她哭出来。

“程婻,你看着我,我知道你害怕,我也害怕,但是我们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哭知道吗?要是被他们听到了,我们就真的没有命了。”林向北轻轻的拍着程婻,程婻才慢慢的安静下来,不是因为不害怕,而是因为更加的害怕了。害怕的不敢说话,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甚至不敢大声喘气。

林向北知道自己不管说什么程婻都不会改变的。只能是静静的陪着程婻,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林向北只能自己一个人去了最接近下面的那个地方,听着那些人说什么。

但是看了一眼,这些海盗都是一群老外,看着他们说着英语,林向北虽然只是会一些简单的英语,但是具体他们说的什么,林向北还是听不明白的。

“哎,你听到什么了?”程婻看着林向北一直在门口那里听着,于是好奇的问道。

林向北摇摇头:“哎,他们说的都是英语,我这个高中的英语水平啊,实在是听不懂啊。”这个时候,程婻没办法只能是走到了门口,和林向北一起坐在门口听着楼下的声音。

看着程婻也儿过来了,林向北笑笑:“你懂英语啊,你们有文化的人可真好。”林向北像是一个大男孩一样,看着程婻满满的都是羡慕,佩服。

这个时候,程婻笑笑:“你怎么什么都羡慕啊,我还羡慕你呢。别说话,扰乱我的思维。”程婻听的很仔细,林向北也就不再说话了。

过了一会,程婻离开了门口,神色也很紧张的样子,说道:“你这个英语水平是很一般啊。”

林向北笑着说道:“是吧,我一句话都没有听懂,你听出了什么啊?”林向北好奇的来到了程婻的身边问道。

程婻看着林向北无奈的说道:“你之所以一句话也没有听懂,是因为他们说的根本就不是英语,而是法语,从他们的对话中,我听得出来,他们至少还要在这里待半个月,大约人数有十多个人,而且我发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程婻果然不是一般的人,听的还很仔细的。

听到了这个消息,林向北有一点难看,毕竟半个月时间可不短,而自己拿上来的吃的和喝的,都是不够几天的,所以两个人在这里确实是很难坚持那么多天啊,看到了林向北面露难色,程婻知道了这个事情的严重性。

“我还听到了,他们的船长应该现在还没有来到这里,大约半个月后船长才会来到这里,而且我听他们说他们的武器也所剩不几,但是这是不是说明现在还是有武器的,这样我们应该怎么办啊,是不是他们发现我们以后,我们就死定了。”程婻说完这句话,林向北就知道什么是大家千金了,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让林向北无法理解。

“就算是他们的手里现在没有武器,我们被他们发现也还是死路一条了。”林向北知道那些海盗的凶残,曾经他们一船人遇到海盗的时候,就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而且那个时候,整个渔船都被他们控制,还在那一次是他们幸运,最后被国家解救,但是那一片也还是不敢再去了,因为就是被他们控制的那一个月里,他们经历的事情就像是噩梦一样,有的时候,就算是现在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林向北想想还是觉得可怕的。所以看着程婻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林向北倒是很庆幸,因为至少这样,程婻不会那么恐惧了。

“林向北,我们怎么办,要是一直在在这里的话,我们应该挺不过半个月的。”程婻开始担心了,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而且今天本来就是自己家里的管家送东西的日子,但是这样的情况,程婻开始为家里的人担心了。

林向北还好,因为他对于这些海盗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可是现在屋里的东西确实是挺不了那么多天,只能是自己想办法了。看着程婻开始担心了,林向北安慰她说道:“别担心,有我在呢,我不会让我们饿死在这里的。”

不知道为什么,程婻每一次看到林向北的时候都有一种安全感,让程婻没有理由的相信他。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海边的晚上还是那么的不安静,每天都会起风,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程婻和林向北为了不被海盗发现,所以他们现在不能开灯,程婻也开始担心自己,随着天色越来越暗,自己的幽闭恐惧症又要开始了,她是不能在没有光的地方待着的。慢慢的开始发汗,开始发抖,让程婻不敢再动。

林向北看出了程婻的担心,于是他走到程婻的身边,试图用手抱着程婻,但是程婻却表现出了抗拒,因为在程婻的心里一直都是认定着林向北和自己发生关系了,所以,尽管这个时候他们是相依为命的,但是程婻从心里还是不愿意林向北碰自己的。

林向北看出来了,也就不再向前了 ,只是小声的对程婻说道:“要是实在害怕的话,就喝点水吧,来。”说着,林向北递给了程婻一瓶水,但是这个时候,程婻还是推开了。

林向北很不理解,程婻为什么连自己递给他的水都不喝了呢。

“你到底要干嘛啊,我是看你害怕才这样做的。”林向北觉得这个大小姐是有一点难搞定了。

程婻看着林向北说道:“我不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而是我担心我们的水坚持不到半个月以后,所以还是节约一点为好,这下你放心了吧。”程婻一个人抱着自己的腿一动也不敢动。

“程婻,我知道你害怕,但是你相信我,我会保护你的。”林向北看着程婻说道。

程婻这才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林向北,慢慢的伸出自己的手。


小说

旧缘未了 主角: 米珈珈, 金贤宇

2021-1-2 3:30:16

小说

逆天成凤 主角: 叶凌萱, 轩辕离

2021-1-2 3:33:1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