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少夫人要离婚 主角: 裴初九, 墨北霆

她是上京上层圈子里”恶迹斑斑“的裴家大女儿。,为了救弟弟,她只好妥协,替同父异母的妹妹顶罪。,为了报复,她睡了墨氏总裁。,可没想到,这一睡就睡出了一个孩子。,两年后。,“要我把孩子给你养,也不是不可以,嫁给我!”,“……”,“嫁给我,以后我跟你结婚后,就算对你做什么事,也是天经地义的,比如——家庭暴力。”,“……”,可是没想到,结婚之后,他睡她成瘾,宠她成灾。,她怒,”你这个骗子!“
墨少夫人要离婚 主角: 裴初九, 墨北霆

第1章 抓奸在床

酒店房门被敲得Duang Duang作响。

裴初九睁开眼睛。

一下就对上了一双阴森冷寒的眸子。

“裴初九,你以为你用下药这种下三滥的伎俩爬了我的床,我就会大发慈悲的让你少坐两年牢吗?你是不是太天真了?”墨北霆裸着上半身,一双如鹰隼般冷厉的眸子眯起,浑身散发着冰凉生人勿进的寒气。

他的那一双凤眼都因为怒火而染上了一层绯红,眼睛死死的盯着她,手上那燃着的香烟都因为愤怒而颤抖了两下,火星子飘落下来。

她楞了片刻,躺在床上半分钟后,所有的记忆才回炉。

想到昨晚的事时,她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她光着身子,慢条斯里的走下床,一件一件的捡旁边散落了一地的衣服,丝毫没有被门外那敲得震天响的声音影响到,自在得就像是在自家的小公寓。

“墨先生,给你下药的,可不是我。”

“在说了招数下三滥不要紧,重要是管用就行,那么多女人想爬你的床没爬上,可偏偏…就我成功了。”裴初九穿好衣服,转过脸,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嚣张,又得意。

怎么会是她下药呢,她裴初九想睡一个男人,用得着下药吗?不过是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裴晓月下了药,恰好她来找他解释车祸的事,恰巧就撞见了。

墨北霆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不是你是谁?十分钟前,我已经报了警,这个时候,门口应该堵满了警察。”墨北霆冷冷开口,“你死心吧,我可不会因为昨晚而改变主意,你把她撞成了植物人,留你一条性命已经是我最大的仁慈,你求我也没有任何作用。”

墨北霆满脸的冰冷,眼眸里满是厌恶。

求他?

裴初九不屑一笑,昨天晚上之前,她的确是想和墨北霆说清楚的,可今天…,裴初九脸色一沉,今天恐怕是说不清楚了。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裴家所有人都说是她撞的,而昨天晚上她一来,恰好撞上墨北霆被下药。

怎么解释?

巧合吗,谁会信?

她动作优雅的用红艳的色彩遮掩了她那颜色苍白的唇,而后忽然转过了头,嫣然一笑,“墨先生,谁跟你说…睡你是为了让你改变主意了?我只是想让你体会一下,被仇人睡了一晚的感觉而已,怎么样,被开车撞了自己未婚妻的女人睡了,生气吗?生气就对了,呵呵。”

她眼波流转,媚态横生,“对了,顺带提一下,昨天晚上你很卖力,我很满意。”

床上男人的脸色猛然间阴沉下来,“裴初九!”

他忽然起身,薄被滑落,露出了那比模特还要完美的身形,他如雷霆之势的猛的抓住她的手腕:“裴初九,你信不信我让你永远在牢房里出不来!”

他从来没见过,把人撞成植物人之后,竟然还能这么心安理得的女人,墨北霆的脸色阴森而冰凉,眼神如刀似剑,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在他眼神瞪着她的时候,她从他眼神里感觉到了杀意。

他是真的想杀她。

裴初九眨了眨眼,靠近他,“墨先生,哪怕你是墨氏总裁,光靠一条交通肇事事故的罪名,最多也不过判五年刑,除非……”

她的话一顿,跟女流氓似的摸了一把他的脸,“除非在加一条强迫罪,你告我昨天晚上强了你墨大总裁,只要你丢得起这个脸,我是无所谓的。”


第2章 就是为了报复才睡了你

眼前的男人墨北霆,墨氏总裁,是全国女人最想嫁的男人,没有之一。

亚洲人,行事作风果敢冷血,成立墨氏集团,旗下涉猎各个行业,似乎就没有他做不成的事情。

裴初九舔着唇,笑得漫不经心。

墨北霆不怒反笑,眸子骤然变暗,房间里的温度又在下降了几分,“好,我倒是不知道你这么有种,我倒是要看看这种愚蠢的骨气你还会维持多久!”

他脸上的笑容阴森严寒,冲着她那一笑的时候,竟然让她哆嗦了几分。

冷面阎王。

这称号果然没错,不笑的时候吓人,笑的时候……更吓人。

裴初九红唇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我不仅有种,说不定昨天晚上肚子里还有了你的种呢,墨大总裁!其实,我这是在帮你,你那青梅竹马的韩小钰妹妹要知道她喜欢的男人被我睡了,说不定就能从那半死不活的状态气活过来。”

她捂着嘴,嫣然一笑,“是不是,墨先生?”

提到韩小钰这几个字,墨北霆的脸色瞬间又冷了几个度。

他呵呵的冷笑,看着她的眼神恨不得杀了她,“你不配提她的名字,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活着比死了还痛苦。”

*

门终于被人从外边撞开了。

乌泱泱的一大片人堵在了门口。

裴晓月第一个冲进来,在看到眼前这一切的时候,尖叫出声,“裴初九,你们…

裴晓月看着眼前那被子凌乱的模样,一眼就知道里边发生了什么事。

她只觉得浑身所有的血液都从脚底冲到了头顶,整个人一阵阵的晕眩。

“裴初九,你这个贱人,你怎么这么贱!”

为什么会是这个裴初九跟墨北霆睡在了一起!

跟墨北霆睡一起的女人明明应该是她才对!

裴初九看着裴晓月那面色发白大受打击的模样,冷笑,“我为什么在这,你不清楚吗?”

她似笑非笑的开口,“不是你昨天下的药吗,怎么,想睡个男人还要靠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来睡?你是对自己的肉体没有信心吗?”

裴初九满脸鄙夷和不屑,红唇勾起了一抹讥讽的笑。

裴晓月的脸一下就惨白如纸,她晃了晃神,对上了墨北霆那幽深淡漠的眼神时候,下意识尖叫的反驳,“我下药?我怎么可能下药,裴初九你自己下的药为什么还要栽赃在我身上?”

裴晓月哆哆嗦嗦的,满脸的委屈。

她的手攥成了拳头,手背的青筋都爆了起来,面上委屈,心底却早已掀起了滔天巨浪。

韩小钰成了植物人,墨北霆未婚妻的空位就空了出来,这个时候如果她跟墨北霆生米煮成熟饭了,说不定就能成为墨北霆的未婚妻,可这一切…竟然被裴初九给破坏了。

裴晓月浑身发抖,不知道是害怕的,还是气的。

“初九,你真是太过分了,撞了北霆哥哥的未婚妻不承认,现在还想把事情都栽赃在我身上,我怎么可能对北霆哥哥做出这种事!”

“初九,如果你真的那么不想坐牢的话,我可以替你坐牢的,我们都是裴家人,小钰姐姐现在躺在医院里,我也很自责。”

裴晓月一脸真挚,站在那都快哭出来了。

裴初九满脸冷色,替她坐牢?

呵呵。


第3章 被警察带走

韩小钰的哥哥韩孝林冲了进来,在看到眼前的香艳场景时候,眼睛瞬间变得赤红,仿佛要吃人。

“裴初九,到现在了,你怎么还想把事情都推在别人身上?”

“我妹妹被你撞成了植物人还躺在医院里,你现在还下药勾引她的未婚夫,我妹妹到底跟你有什么血海深仇,你要这么对她!?”

韩孝林名贵西装裹身,长身玉立,此刻却已完全没有了往日在外人面前那温润如玉的气度。

他惯来疼爱韩小钰,如今在知道韩小钰被裴初九撞成了植物人的时候,心底恨不得将裴初九千刀万剐。

裴初九抬起了头,满脸的不屑,“不管你们信不信,这药可不是我下的。我的脸就是最好的春药,我还需要下药吗?开什么玩笑。”

她素着一张脸,却是依然艳丽逼人。

韩孝林气笑了,“京城谁不知道墨北霆是我妹妹的未婚夫,裴初九,用了下药这种下三滥的伎俩,除了你,还会有谁这么不要脸?”

“就算我妹妹醒不过来,这未来的墨夫人是谁都可以,就是不能是你,裴初九,你就不要做白日梦了,就算墨少同意,我也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韩孝林气得身体都发抖,脸色铁青。

裴初九坐在梳妆台前,神色自如,啧啧感叹,“哟,这墨北霆娶老婆还要你来同意,你是他什么人,前男友吗?”

她眨了眨狐狸眼,笑得花枝乱颤,眼波在墨北霆和韩孝林身上徘徊,眼神里的意思十分明显。

“你!!”韩孝林气得说不出话来,呼吸一起一伏的,已是气急。

“……”

裴初九的爸爸裴锦程见到房内情况,冲上来抬起手就想给她一个耳光,“裴初九,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以前以为你只是小孩子心性顽劣了一些,却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要脸的勾引墨少,墨少是你能高攀得起的吗?赶紧跟墨少还有韩少道歉!”

道歉?

她讽刺一笑,眼疾手快的躲开,“为哪句话道歉,前男友吗?”

她说罢,立马转过头笑着对着韩孝林开口,“对不起,我也觉得我是该道歉,我这个人,就是太心直口快,有时候说话太直,太实诚了。”

“……”

“……”

场上人无语,你这他吗是道歉呢,还是骂人呢?

有这么道歉的吗?

大家看着裴初九那笑容,娇艳得像朵花一样,哪里是道歉的样子。

韩孝林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白,几乎吐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裴晓月咬牙想开口,却被裴初九一句话堵死,“妹妹,你也知道我心直口快,这万一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后果…你应该知道?”

裴初九满脸的讽刺,她的开车技术这么牛逼,又怎么会是她撞的人?

不过是裴家人拿着子辰的性命来威胁她替裴晓月顶罪而已,原本昨天她也只是想来跟墨北霆把这事说清楚,可却没想到……出了这样的意外。

这下,可真是在怎么说也说不清了。

……

裴晓月的脸瞬间变了变颜色。

裴晓月:“裴初九,你…!”

“呵,我怎么了?”

“没……没什么。”裴晓月一脸土色的低着头,咬着牙,不在敢说话。

裴锦程脸色一黑,咬牙威胁,“裴初九,你不道歉的话,以后就不要在回裴家了,我们裴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裴锦程说完后,不等裴初九说话,立马转过头,等不及的开口,“各位,裴初九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我们实在是对她很失望,屡教不改,小小年纪到处勾引男人,这样的人我们裴家要不起!不管她要坐几年牢,我们裴家一律不包庇,在这里我宣布,以后裴初九就不在是我们裴家人了,我们裴家没有这样道德败坏的女儿!”

那话说得要多理直气壮就有多理直气壮,要多有底气,就多有底气。


第4章 谁算计谁

高攀不上墨北霆?

裴初九听到裴锦程的话,不屑一笑,看着那边冷面看戏的男人,一个转身,优雅熟练的坐在他身旁,猛的俯身吻了上去。

一个吻过后,她微笑开口,“怎么高攀不上,我不仅高攀了,还亵渎了了呢!”

众人一下愣住了。

韩小钰的哥哥韩孝林的脸色气得铁青。

裴晓月气得说不出话来,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一双眼睛都像是要喷火,像是要从胸腔里爆出来一般。

裴锦程气得身体发抖,“我们裴家没你这样不要脸的逆女!”

后边的警察也终于没在耽搁,冲上来给她拷上了手铐,“裴初九,你涉嫌肇事逃逸,现在依法逮捕你,请你配合。”

冰凉的镣铐铐在了她的手上,衬得她手腕格外纤细,皮肤苍白得连血管都能看见。

裴锦程在看到裴初九手上被铐上了手铐之后,长长的松了口气。

裴初九被带走,她在走过裴锦程和裴晓月旁边的时候,停了一下,低声开口,“啧啧,亲爱的妹妹,我给你做了这么大牺牲,记得经常来看我,你不来看我,我可是会不高兴的,这一不高兴……呵呵。”

她俏皮的眨眨眼,满脸的冷意。

裴晓月被她的眼神看得一紧张,哆嗦了一下,差点咬到舌头,而后裴晓月的脸色臭到了极点。

裴锦程被她的眼神看得心脏猛的跳了一下,他看到警察回头看着他的时候,心底有些心虚,咬牙恼怒开口,“裴初九,做人要记得自己的本分,子辰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们会好好照顾他的!”

照顾两个字,咬得极重。

裴初九眼神幽深冰凉,音色淡淡的开口,“爸,我都要去坐牢了,你就不用在提醒我了,不过…爸你可别忘了带着弟弟来看我,我有话想和他说,我这些话如果不说出来,心底是不舒服的,说不准哪天我就去找警察叔叔说了。”

裴锦程气得呼吸一窒,“你…你敢!”

裴初九冷笑,“你看我敢不敢?”

她带着手铐,在那高大魁梧的警察旁边,显得身形更为瘦弱,可偏偏她站在那,却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全部人的焦点。

就连恨她入骨的韩孝林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很美。

墨北霆抽着烟站在窗边,冷眼看着她被带走,从头到尾没有出一句声,就像是……昨天晚上跟她在一起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他。

他看着她的背影,脑海中却忽然浮现昨天晚上她的模样。

他烦躁的把烟头一扔,冷着脸走出了酒店。

……

在拘留所呆了一周后,裴锦程才终于带着裴子辰来看她。

在见到裴锦程旁边的那个俊秀而温和的翩翩少年时,她提起的心才缓缓放下。

没事就好。

迟早,她会把这一次的仇,连同以往的仇全都报了。

裴子辰坐在她对面,满眼的担心,他马上跑过来,拿起了墙上的电话,“姐姐,我看到网上说你撞了人,是不是真的啊?姐姐你真的要坐牢吗?”

裴初九脸色柔和了些,她点头,看向玻璃隔板对面的裴子辰,缓缓开口,“子辰,姐姐这一次可能要坐几年牢,你放心也就几年而已,你乖乖等着姐姐出来。”

裴子辰一下就着急了,“几年,为什么这么严重!姐姐,我有钱,我可以赔钱吗?我存了好多好多的钱。”

裴初九笑了,脸上的笑容瞬间绽放。

她即使穿着那最破旧的牢服,头发随意的扎成了一个马尾,却也依旧挡不住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美。

“子辰,你放心,钱不用你赔,你乖乖的按照姐姐的安排搬出裴家,后续的事姐姐都给你留过言了,你要记得看。”

“姐姐…”裴子辰满脸不舍,“我会来看你的姐姐。”

“嗯,乖,把电话给他吧。”裴初九脸色一冷,眯着眼撇了旁边等得不耐烦的裴锦程一眼。

裴子辰不情不愿的把电话递了过去。

裴锦程脸色阴沉的接过电话,压低了声音,满是威胁的开口,“裴初九,你又想耍什么花样?我们已经把裴子辰从精神病院给放出来,你还想耍什么花样,你乖乖坐牢,以后我们会善待他的!不然!”

裴锦程的眼神里闪过几丝阴狠。


第5章 谁威胁谁

裴锦程都没想到,裴初九竟然会愿意为这个亲弟弟的安危竟然愿意牺牲这么多,连杀人这样的罪名都愿意顶。

裴初九微笑,亲切的叫了一声,“爸,你这是把我当傻子呢?信你们会善待他,还不如信母猪会上树。”

裴锦程皱眉,“那你想怎么样。”

她不屑的嗤笑一声,懒洋洋的开口,“裴子辰的监护人必须是我,还有我们的断绝关系的声明书,都必须签好字。”

裴锦程盯着裴初九的眼睛,“监护人是你,开什么玩笑,你才多大,我们是一家人,你难道就……”

裴初九面无表情的打断,“警察,我有事想说,我其实是帮人顶…”

裴锦程脸色一变,咬牙,“行!”

裴初九话猛然停下来,脸上忽然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子辰的生活费加学习的抚养费,一百万。”

裴锦程脸色一冷,“裴初九,你别太过分!”

裴初九冷嘲,“我过分?我给你宝贝女儿顶了这坐牢的罪,还要冒着得罪了墨北霆的风险,怎么样,要不我给墨北霆打个电话,告诉他其实撞人的是裴晓月?给墨北霆下药想睡他的也是裴晓月?”

裴锦程看着裴初九那嫣然微笑的模样,心猛的一跳,竟然慌了一下。

他强自镇定下来,“你觉得墨北霆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大家已经认定你是才是肇事者了,连那辆车都是登记在你的名下。”

裴晓月最喜欢的就是霸占了裴初九的车,开着裴初九的车出去兜风。

乐此不疲。

裴初九却笑了笑,笑容慵懒又散漫,“当然是相信我咯,跟他睡过的人是我,又不是你。”

裴初九恶劣一笑,不怀好意的打量了裴锦程一眼,那女流氓的行径让裴锦程脸色瞬间难看了。

他一直知道这个大女儿很难搞,却没有想到这个大女儿这么难搞。

裴锦程气得额头上青筋突突的跳,“裴初九,你这个混账东西,你还有没有一点大家小姐的样子?真是丢了我们裴家的脸。”

裴初九听了他的话,却只觉讽刺,“啧,我这个混账东西只有混账才能生出来,当年你不来祸害我妈,不就生不出我了吗?”

裴锦程的脸色都气得铁青,只觉得心肝脾肺肾都被气得疼,“裴初九,你还有什么条件!我告诉你,做人不能太贪婪,要适度!讲道理!”

适度?讲道理?

裴初九觉得这两个词语在裴锦程的嘴里说出来变得格外的讽刺,她慵懒的玩着自己的头发,懒洋洋的开口,“你这种强奸了我妈,逼她就范结婚的男人,还有脸跟我说要讲道理?”

不仅如此,结婚后,裴锦程把她妈丢在乡下,一个人去了城里,攀上了高枝后,直接找人绑了她,逼她妈跳河自杀。

还对外宣称是她妈心思恶毒,给裴锦程下了药,所以才有了裴初九和裴子辰。

而大家都觉得…她妈这样的小门小户的农村女人,心思恶毒,配不上裴锦程,还妄想天开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所以事情就这么被颠倒了黑白。

而她的妈妈也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小三。


第6章 反败为胜

裴初九扫了他一眼,“你们不找子辰的麻烦,这件事我自然不会说出去,不过你们要找子辰的麻烦的话…那可就不一定了。”

裴子辰太单纯。

她们之前受困于裴家,裴父找理由把裴子辰送到了精神病院里,用来制衡她,她怎么找也找不到。

如果不是因为裴子辰,她才不会干这种帮人顶罪的蠢事。

她不在裴子辰身边,她总得给裴父一点心理压力。

“……”

“当然,裴子辰最少三个月必须来看我一次,他胖了瘦了,过得不好了,你应该知道后果的。”裴初九微笑,“我这里,可是离警察最近的地方,我保证第二天裴晓月就会被叫来警察局问话。”

裴锦程太阳穴突突的跳,只觉得裴初九的那张脸格外的讨厌,“好!”

“你在景江之星的房产必须给我和子辰住。”

“好。”

“明天,我必须看到这些事已经全部办妥。”

裴锦程咬牙,“裴初九,你不要太过分!”

裴初九无谓开口,“行,那我明天只能跟警察去说一说,聊一聊了,反正我是无所谓的。”

“行!”裴锦程咬牙,“你还有什么事。”

裴锦程此时看着裴初九的眼神都变了,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道行高深的女妖怪。

“暂时没有了。”裴初九微笑的看了后边的警察一眼,“我们聊完了。”

*

裴锦程回家后,把这些都告诉了裴家人。

裴家人个个气得发抖。

裴初九的小姑裴秀珍整个脸色都难看了,“哥,你不会真打算按照她说的办吧,她这样的贱人你还帮她想办法给减刑?这可是墨北霆盯着的事啊。”

恶魔之眼啊,那可是恶魔之眼!

他们家最值钱的东西!

裴晓月也脸色青黑的开口,“爸,裴初九那样的人你帮她干什么,为了她,拿恶魔之眼去赔值得吗?裴子辰我们要放走的话,以后都没法制住她了呀,倒霉的可是我们,她有多无赖多不要脸爸爸你是知道的。”

裴晓月一提起裴初九,脸色就一阵青一阵白。

一想到她坐在墨北霆身上和墨北霆接吻的那副校长模样,她就恨不得把她的嘴脸都给撕碎。

贱人,就该一辈子关在牢房里出不来!

这样,看她还怎么勾引男人!

裴晓月一想到的时候,气得都快发疯了。

裴锦程抽了口烟,扫了她们一眼,“按照她说的做吧,不然这个疯子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她要真和墨北霆一说,不管墨北霆信不信她,总是会影响晓月和墨北霆的发展的。”

裴晓月咬牙,“爸,裴初九那个小贱人还打算去和墨北霆说吗?她怎么这么贱啊,她就应该被关在里边关一辈子!!”

现在墨北霆青梅竹马的小妹妹韩小钰成了植物人,大家的心思自然也就活泛了,而如今因为裴初九的事,她裴晓月也有了借口去接近。

迟早,她一定会是墨夫人。

裴锦程皱眉:“不答应怎么办,总不能让她真坏了你和墨北霆的事,以后等她出监狱了,我们有的是机会。”

裴锦程自然也是不敢赌的,毕竟赌注是裴家。


第7章 自取其辱

裴晓月回了房间之后,越想越不爽。

他爸竟然还要想办法给裴初九那个小贱人减刑?

一想到裴初九不过只是关个两年就出来了,她的心底就跟火烧火燎似的难受。

想了想,裴晓月拿起了包就出门了,去了墨北霆最常去的场所—墨渊阁。

墨渊阁是墨氏的地盘,是一个只接待高官权贵子弟的场所,一到墨渊阁里,随便抓一个人都是外边女人梦寐以求的黄金王老五。

也是所有女人钓金龟婿最好的选择场所之一。

裴晓月走进了墨渊阁,一眼就看到了墨渊阁里坐着的墨北霆。

墨北霆安静的坐在那,一派的从容矜贵,他黑色发丝下的脸俊美得找不出一丝瑕疵,凤眸斜睨了一眼裴晓月,又平静的收回了眼神。

裴晓月看到墨北霆,脸一红,走路的步子都细碎了些,她走到了墨北霆旁边,一脸痴迷的看着墨北霆。

“北霆,我是晓月啊。”

“……”

墨北霆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北霆,你不知道吧,裴初九竟然威胁我们,说让我们想办法给她减刑,她做出这样丢脸的事,还好意思让我们来帮她减刑,她撞得小钰姐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她连一点悔过之心都没有。”裴晓月言语戚戚的抹了把眼泪,委屈的看着墨北霆。

旁边坐着的高干子弟脖子一个伸得比一个长,耳朵全都竖了起来。

裴初九啊。

在上流社会里名气可是大得很。

出了名的刺头,出了名的不要脸,出了名的会勾引男人,每每都能把人撩得面红耳赤,自己却片叶不沾身。

可最出名的……却是美。

一个极品尤物。

在坐的不少人,一听到裴初九这个名字,酒杯都放了下来。

“北霆,我们真的是没办法了,我也真的是看不过眼,她做的事实在是太可恶了。”裴晓月委屈兮兮的看着墨北霆。

墨北霆眉头紧了几分,可却依然没看她一眼。

“北霆,我们全家都希望她能多做几年牢,为她所做的事赎罪,我知道你一向和小钰姐姐关系好,这一次小钰姐姐被撞成了植物人你也一定很难过,初九坐牢了,其他的我可以补偿您!”裴晓月眼神痴迷的看着墨北霆,那话语里的意思谁都明白。

旁边人脸上迅速浮现了几丝鄙夷。

补偿?

那不是明摆着说要用身体补偿吗?

墨北霆脸色瞬变。

砰——杯子砸在了桌子上。

他冷眼开口,“把经理给我叫过来。”

“是。”

两分钟后,经理弓着背跟孙子一样到了现场。

“墨总,您叫我?”

墨北霆听到声音,回头,一双凤眼冰冷如寒霜,“现在我这个墨渊阁是什么样的人都能来了?”

他的声音语速平缓,可声音里散发出来的冷气却让在场的众人都打了个哆嗦。

那边的高干子弟全都自觉的转过头,不在看向这边。

裴晓月整个脸都一阵白一阵红的,被打脸打得啪啪响。

经理看了一眼旁边傻站的裴晓月,秒懂。

“裴小姐,请您离开,我们这只接待贵宾。”

裴晓月脸色屈辱至极的捏着包离开。

而后边甚至还能听到夸张的大笑声。

似乎是在笑她自取其辱。


第8章 她是一个女妖精

呆了几天后,她等来了一个她意想不到的人。

她被警察带出来的时候,一眼看到玻璃墙对面坐着的那个眉目冷峻严寒,气势万千的男人时候,唇瓣勾起了一丝玩味的笑。

墨北霆。

墨北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仿佛要把她盯穿。

那眼神,阴沉森冷,冰凉如水。

她坐下来,拿起了墙上的电话。

“哟,墨先生,怎么跟我睡出感情来了?”裴初九眨眨眼,“居然屈尊降贵的来这种地方来看我。”

她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冷艳入骨的微笑,坐在那气定神闲得没有一丝作为囚犯的自觉。

墨北霆眯了眯眼,“裴初九,我倒是小瞧了你,裴家为了给你减刑,连恶魔之眼都给拿了出来。”

裴初九挑眉,恶魔之眼吗?

裴家的镇宅之宝之一,啧啧,裴锦程还真是胆子小,随便吓吓他,他就乖乖就范了。

裴初九满脸不屑,要是她手上真有实锤证据,早他吗吧他送进牢房了,还等现在?

就他这点道行,要当年不是她妈,而是她的话,早被她弄死了。

墨北霆坐在那边,眼神冰冷。

裴初九嘲弄一笑,“那当然,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爸爸帮女儿减刑那不是应该的吗?”

“裴初九,说这样的话,你也不嫌恶心。”

“恶心的反正是你,又不是我。”

“裴初九,你真以为少坐几年牢,出来以后就万事大吉了吗?”

“是啊,至少可以出来强奸你了。”裴初九笑眯眯答话。

墨北霆眼神一暗,眼神瞬间凌厉,他眯起眼睛扫了她一眼,扫过她那张不施脂粉却又艳丽至极的脸,撇到了她那张唇。

此刻,她的唇没有任何的颜色遮盖,甚至有些干,可偏偏,他的脑海里却不自觉的浮现出了她那红唇艳丽吻上来的样子。

那唇很软,很甜。

这几天他竟然都会见了鬼的偶尔想到她那妖娆的模样。

不过是个女人而已。

墨北霆的脸冷了几分,“两年后,你就会知道,在外边的日子会比在牢房的日子难捱得多!”

裴初九甜甜一笑,“好,我很期待。”

……

一个月后。

京城最高法院。

她站在被告席上,穿着囚犯穿的灰红色的简单长袖,和一条宽松的橘色裤子,衣服上还用白色的大字印着她的名字—裴初九。

她的头发简易的扎起,一张小脸素面朝天,唇上因为太干,嘴皮都翻飞起来。

可却依然不损她的美感。

经过了一番唇枪舌战后,她终于要等待属于她的判决了,她的美眸轻扫了一眼底下坐着的人。

裴家人,韩家人,墨家人,全都来了个整齐。

裴晓月满脸的阴狠得意,挑眉挑衅的看着她。

裴锦程也似像是松了口气。

韩孝林依然是满脸愤恨的看着她。

韩家人和墨家人看着她就像是看着瘟疫一般,满脸的厌恶。

可唯独一个人,他脸上却是明晃晃的担忧,担忧得连眼眶都红了。

她看着裴子辰,干涸的唇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她没事。

她可是打不死的小强,她妈妈的仇还没报呢,裴家人一家人都没死,她怎么能有事。

站久了,她的头竟然有些眩晕,肚子咕噜咕噜的狂叫,口中干渴黏腻得她连话都说不出。

警局的警察在听说她得罪了墨北霆之后,连水和饭也没好好让她吃过,每天都要把她绑到审讯室,用头顶的强光照射她,逼她承认她是酒驾。

嗤——她怎么可能承认是酒驾。

她又不傻,如果是酒驾,判刑可严重多了。


小说

婚劫不休:情纵前男友 主角: 苏子语, 何绍庭

2021-1-2 3:24:42

小说

前夫大人别来无恙 主角: 陈梓茁, 顾洛凡

2021-1-2 3:28:1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