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色眷恋,深情尽负 主角: 叶薇薇, 秦谦

前世,不过是一缕温暖,就让她将一颗真心轻易交付,最终输的一败涂地。许是苍天垂怜,又给了她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再次踏进娱乐圈,她步步为营,机关算尽,只为重回巅峰,将奸夫淫妇狠狠踩在脚下。,谁知,她却遇到了他,宿命的轮回将她再次置在棋局一侧,千算万算,却唯独算不到他要的筹码是她的心。明知情深不寿,却依旧泥足深陷。只因这是一场专门为她摆下的棋局,只待有人棋行先手。,“秦谦,于你而言,我是不是也是你手上的一颗棋子?”长廊下,灯影摇曳,碎了这一室的春光,也照亮了那人脸上的一片颓唐。,“不,你是我的整个天下。”
灯色眷恋,深情尽负 主角: 叶薇薇, 秦谦

第1章 噩梦(一)

清晨的阳光缓缓的落在叶薇薇的身上,叶薇薇皱了皱眉,没有睁眼,转身下意识的将自己埋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言祈,起床了。”软糯的声音如同沁了蜜水一般,带着恋爱中女人独有的甜蜜。

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叶薇薇迷迷糊糊的靠着躺在自己一侧的男人身上,忽然砰的一声巨响,叶薇薇一下子被惊得坐了起来,铺天盖地的闪光灯亮的叶薇薇几乎睁不开眼,叶薇薇急忙抓过一旁的被子遮挡住自己,“你们怎么——”

不等叶薇薇开口,连珠炮般的问题就涌了上来。

“叶薇薇小姐,请问你跟李山导演在一起多久了?”

“请问你背叛宋言祈的原因是什么?”

“宋言祈知道这件事么?你们的婚礼是不是还要继续举行?”

“你这样做有没有考虑过宋言祈的感受?”

“您肚子里的孩子是宋言祈的还是李山的?”

最初的惊慌过后,叶薇薇的脸上凝结了一层寒霜,封后多年,哪次记者看见了自己不是毕恭毕敬?自己已经有多少年没被像现在这样被人质问过了,叶薇薇的声线冷了几分,一字一顿道,“我有权告你们诽谤,请你们立刻出去。”

“李山导演,是您主动找的叶薇薇么?”

李山,叶薇薇猛然意识到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是宋言祈,对,为什么宋言祈一直没有出声,某些事情似乎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叶薇薇缓缓的转过头,身边躺着的哪里是什么宋言祈,只有李山。

娱乐圈最臭名昭著的导演,一向十分好色,据小道消息称,李山戏里的每一个女演员,大到女主角,小到路演,都被李山睡了一遍。

叶薇薇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脑海中一片轰鸣,怎么会这样,昨晚的庆功宴后,跟自己回房间的明明是宋言祈,为什么变成了李山。

“都人赃并获了,叶薇薇小姐你还要否认么?”

巨大的冲击,一连串的质问让叶薇薇几乎昏厥过去,“出去,都给我出去。”叶薇薇喊得歇斯底里,满脸都是泪,狼狈至极,完了,一切都完了,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王国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酒店的保安很快赶过来,将记者强行赶出酒店,李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只留下叶薇薇绝望的躺在床上,小腹一阵阵疼痛,言祈,言祈,叶薇薇似乎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手忙脚乱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拨了宋言祈的电话。

“喂。”一个甜美的声音接了电话。

叶薇薇努力压制住自己的哭声,没有理会为什么接通宋言祈的电话是韩穗,只是低声哀哀的问道,“言祈,言祈他在哪?”

“是薇薇啊,言祈他正在洗澡,我让他等打给你好不好?”韩穗将额前的一缕头发拨到耳后,清纯的脸上却带着一丝恶毒的笑意,“啊,瞧我这记性,都险些忘了,你做了这样的事,言祈又怎么还会理你?”

“你们——”叶薇薇身上剧烈一震,七月份的天气已经十分炎热,但叶薇薇却只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

韩穗轻声笑道,“薇薇,如果你不是影后,你以为言祈还会跟你在一起么?影后,呵,真觉得讽刺,如果不是你运气好,这影后的位置,你以为你能从我手里抢走,不过,没关系,兜兜转转,这些还是回到我手中了,叶薇薇,你就是个笑话。”

第2章 噩梦(二)

叶薇薇脸上的血色尽数褪去,小腹越加疼痛, “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设计的?”

“不,是我们。”韩穗恶毒的笑道,“现在你是不是感觉小腹有些疼痛,哦,忘了告诉你,昨晚我给你的那杯饮料不小心在里面落了点东西,我也不想,可言祈,似乎不怎么喜欢孩子呢。”

叶薇薇身子一软,几乎瘫倒在了地上,最好的朋友,最爱的男人,被这两个人一同背叛,韩穗说的没错,叶薇薇,你就是个笑话。

身下一股股热流涌出,小腹疼的越加厉害,叶薇薇整个人却似乎麻木了一般,浑然不觉。

一声尖叫,一阵错乱的脚步声,叶薇薇由着人将自己抬上了救护车,冰冷的手术室,冰冷的机械,连医生脸上的神情都似乎是冰冷如霜,叶薇薇如同失去了灵魂的木偶,只是呆呆的盯着头上的无影灯。

三天后,叶薇薇拔掉了手上的输液管,回到那个自己曾经以为载满了所有的美好与温暖的家中,梳妆镜前的女人苍白如纸,憔悴至极,叶薇薇拿起梳妆镜前,为自己化好妆,推开衣柜,最显眼的地方挂着一条火红的裙子,那是宋言祈拿到第一笔演出费的时候为自己买的。叶薇薇换上衣裙,站在镜前,漆黑的长发,火红的衣裙,美艳至极,却带着决然的味道。

“宋言祈,十点,老地方见,你要是不来,我会等到你来为止。”

夜风呼啸,叶薇薇站在高高的天台上,远处有脚步声逐渐响起,风中夹杂着熟悉的香水味道,脚步声停下。

“为什么?”叶薇薇转身,轻声问道。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付出了整颗真心,却得不到回报,为什么付出了所有,却得到这样一个结局?

“呵。”宋言祈冷笑一声,看着眼前绝望的女子,脸上浮现一丝冷酷的笑,“叶薇薇,你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对你,你不妨问问你自己,没错,我想成名, 但我不想站在你的背后,我要钱,但我要办的公司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手,叶薇薇,你从来都只是一厢情愿。”

他受够了,受够了外界的风言风语,受够了媒体的冷嘲热讽,他也努力过,也追求过,可无论获得了什么,别人只会说是“看,那就是叶薇薇的男友。”

他有名字,他叫宋言祈,他是个男人,凭什么外界将他放在一个女人的背后,不是没想过分手,但只要分手,所有人都会骂他白眼狼不识好歹,舆论一定不会站在自己这边,对于一个演员而言,失去了观众的认可度,失去了人脉,他的一生就全毁了。

他不能毁掉自己的人生,也不能一直站在一个女人的背后,所以,他只能毁掉叶薇薇。

叶薇薇煞白的脸上一片凄凉,那双如同雨后晴空般干净清亮的眸子此刻满满的都是绝望,曾经那些美好的过往在脑子一点点的浮现。

这个圈子,太冰冷, 一个人,太过孤单,所以,不过是一点点温暖,就让自己如飞蛾扑火般用尽了毕生气力。

“原来,一切,一切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叶薇薇喃喃道,“宋言祈,你当真不曾爱过我?”

宋言祈却只是沉默,沉默,有时候就是最好的默认。

一定是天台上太过安静了,不然,自己又怎么会听到心死的声音。

叶薇薇恍恍惚惚的想起媒体曾对自己的评价,叶薇薇,是一个时代的奇迹,她将娱乐圈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可叶薇薇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哀,有她在,其他的女星永无出头之日。

可惜,终究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只是,没想到的是,亲手毁掉自己的竟然是自己最爱的人,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第3章 噩梦(三)

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是叶薇薇的歌——爱情来过。叶薇薇讽刺道,“韩穗?”

宋言祈没有否认,径直挂断了,铃声有些不甘心的再次响起,宋言祈直接关机。

“到了这一步,你也没有瞒着我的必要了,反正我已经毁了,我只想知道,你们两个开始多久了?”

宋言祈沉默良久,终究是说道,“快一年了。”

一年了,叶薇薇不禁为自己感到悲哀,一年了,不是没有发现蛛丝马迹,只是自己选择了信任。

“你喜欢她哪里?”叶薇薇轻声问道,到底是不甘心。

宋言祈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温柔的神色,“她很单纯柔弱,需要人保护,站在她身前的时候,我会感觉到自己像一个真正的男人。她跟你不一样。你总是一副强大到无所不能的样子,我跟你在一起,很累,真的感觉很累。薇薇,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欠你的我下辈子会还。薇薇,退出娱乐圈吧,你就当成全了我们。”

“成全?哈哈哈哈。”叶薇薇笑的不可自抑,笑出了眼泪,可笑声却无比苍凉。

好一个成全。因为别人的强大,所以就可以作为自己懦弱的理由,因为想成全自己,所以就可以毁掉别人。明明是劈腿的一方,却还理直气壮的要求原谅,宋言祈,你当真是好不要脸。

长长的睫毛垂下,遮住了眸中的失望跟绝望,叶薇薇勾起唇角,脸上犹挂着泪痕,可声音却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清冷,带着深秋的寒意,“你要名,我给你,你要钱,我也给你,你要我的命,我也给你,我叶薇薇对自己所爱之人从来不吝啬,只是宋言祈。”叶薇薇伸手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那里曾经孕育过一个生命,“你再讨厌我,孩子终究是无辜的,你当真是对他一点都不内疚?

宋言祈张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沉默半晌。

一手创建的王国在万人唾骂中轰然倒塌,所有的娱乐报刊都在疯狂的记录着自己的不堪,原来,身败名裂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最爱的男人背叛了自己,最信任的朋友也背叛了自己,就连自己唯一的希冀——孩子也失去了,宋言祈,韩穗,是你们,将我的生路全部封死,是你们,让我再也无路可走。

“宋言祈,你到底是让我恨了你,恨不得啖你之肉,食你之骨,宋言祈,你会后悔的。我会让你这辈子都记住我,这辈子都摆脱不了我。就算是化作厉鬼,我也不会放过你。”叶薇薇讽刺的弯了弯唇,转身,再也不看宋言祈一眼,张开双臂,迎向这深秋的夜风。

五十米高的天台上夜风呼啸,火红的衣裙,漆黑的长发,随着夜风扬起,红裙黑发,佳人如玉,叶薇薇犹如一只浴火的凤凰一般,美得惊人,“路是我自己选的,人是我自己挑的,我从来不曾后悔过,可若有下辈子,宋言祈,我情愿上穷碧落,下至黄泉,生死不见。”

往事如同电影般在叶薇薇的脑海中一役浮现,很多已经忘记的事情在这最后的关头却又重新记起,当最后宋言祈的脸出现的时候,叶薇薇却只觉得解脱,这一场情伤就如同自己的人生一般,终究是到头了。

一声巨响过后,大朵大朵的罂粟花在叶薇薇的身下盛开,叶薇薇努力勾起唇角,缓缓的闭上眼睛。

宋言祈下意识的向前伸手,似乎想要抓住那长长的裙摆,良久,手无力的垂下,脸上的冷漠一点点的断落开来,“薇薇——”声音轻的几不可闻,似惋惜又似解脱。

第4章 初醒

“啊——”

叶薇薇从床上刷的一下坐起,苍白的脸颊上毫无血色。又是这个梦,重生后的这半个月自己几乎从未安安稳稳的睡过,前尘往事如同梦魇一般狠狠地纠缠着自己,还未愈合的伤口又被重新揭开,露出那些鲜血淋漓的过往。

“薇薇,你怎么了?”一个长相清纯的女孩子走了过来,担忧的看向眼前面色惨白如纸的女子,“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擦了擦额上的冷汗,良久,叶薇薇才勉强笑道,“没事,可能是这两天太累了,老是做噩梦。”

转头看着满脸担忧的女孩,一时间竟有种恍若隔世之感,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沈翩然对自己都是这般,可笑的是前世竟然听信了宋言祈的话,最终,让自己落得这般下场。所幸,苍天有眼,让自己重活一次,一切,也将重新开始。

“虽然训练很重要,但是身体更重要,我替你去跟双姐请一天假,你留宿舍里好好休息一天。”

“薇薇,薇薇?”

回过神来,接过沈翩然递过来水杯喝了两口,笑道,“双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事。你快去化妆,我也收拾一下。”

洗了把脸,梦中的场景再一次在头脑中闪过,叶薇薇站直身子,看着镜中年轻的女孩,下意识的伸手抚上自己的脸,这张曾经被媒体誉为天姿绝色的脸上此刻一片冷漠。“宋言祈,韩穗,前世,你们所欠我的,今生,我会一点点的讨回来。”

将一头及腰的长发打理仔细,又从衣柜里选了一条不常穿的纯白色连衣裙,配上得体的挂饰,检查了一遍,从衣服到妆容,挑不出一点错处,方才跟沈翩然出了门。

刚进公司就碰到了双姐,叶薇薇弯唇,“双姐早。”

唐双是星辉公司的高层从H国花了大价钱挖过来的,一向是严于律己,也严于律人,对手下这一批训练生不论是演技还是发型,着装要求都十分严格。

扫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女孩,满意的点了点头,“裙子不错。”叶薇薇的长相本来是属于偏妖媚的类型,美艳至极,但这张脸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她的戏路,而今天,着一身纯白的连衣裙,漆黑的长发简单的束在了脑后,将脸上的魅气遮住几分,倒是平添了几分清纯。等她走远了,沈翩然惊喜道,“薇薇,双姐竟然夸你了哎。”

“不过,薇薇,你不是不喜欢白色的么?怎么今天转性了?”

“只要适合自己,管他什么颜色?”

曾经很自负的认为最重要的是演技而不是这些外在的东西,直到在参加真人秀的时候栽了一个大跟头,方才意识到这些对一个艺人而言的重要性。娱乐圈本来就十分残酷,对于新人而言,更是如此,现在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来凭借个人喜好挑三拣四。

乘坐电梯上了九楼的训练室,刚打开门就看见一个人影急急忙忙的冲了过来,跟自己撞在了一起,手里的一杯咖啡悉数泼在了衣服上,“对不起,对不起,薇薇,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第5章 遇仇敌

看着眼前这张清纯可人的脸,叶薇薇不由得皱了皱眉,往事一幕幕的重演,当初在这一批的训练生里,自己不是最出色的,但却是运气最好的。

还没出道,就接下了“趣Q”的广告,据说当初这个广告本来应该是韩穗的,但却不知道为什么,最终定下的是自己。

韩穗对此一直怀恨在心,可当初自己因为心怀愧疚,再加上她一向柔柔弱弱的样子,竟然真的相信了她不会在意,将之当成了自己的好朋友,如今想来,真的是太天真。

“没事。”

韩穗咬了咬唇,眼眶里的泪似乎要落了下来,但却被死死忍住了,这幅模样更分外的招人怜爱,“薇薇,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还带了一身别的衣服,不如你先穿我的。”

她比自己要矮七八公分左右,她的衣服自己怎么可能穿的下去,但眼下并不是发作的最好时候。“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等上完课我回宿舍换一身便是,韩穗,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叶薇薇笑的一脸温柔。

韩穗闻言愣了,这要是放在平时,她早就发作了,怎么今天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沈翩然拉着叶薇薇坐到了一边,低声道,“薇薇,你的衣服怎么办,这韩穗也太毛手毛脚了。”

冷冷的瞥了一眼韩穗的方向,“她是故意的。”

“故意的?那薇薇你怎么不?”

摸了摸自己衣服上浅褐色的印记,叶薇薇笑的意味深长,“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谁说倒霉的一定是我呢?”

看着叶薇薇镇定自若的脸,一时间沈翩然竟觉得有些陌生,薇薇,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呢。

训练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了,进来了一个干净利落的年轻女子,栗色的长发垂到腰侧,烫成了大大的波浪卷,米白色的裤子包裹着纤细修长的长腿,浅色的衬衫露出精致的锁骨,下摆处打了一个简单的蝴蝶结,增添了几分朝气。

“双姐。”星辉的训练生都三三两两的站起来打了招呼。

唐双点了点头,锐利的目光在训练生的身上逡巡了一圈,最终落到了叶薇薇的身上,白色的连衣裙上面咖啡的痕迹看上去分外刺眼,与整个环境看上去都有些格格不入。

但表情却无比自然,一双清亮的眸子隐隐含笑,就那样大大方方的站在那儿任由人打量。

她心中不由得有些诧异,星辉开的训练课训练的除了演技之外,还包含了舞蹈课,声乐课等一系列的课程,这些课程的开设不仅仅是为了训练艺人的气质,形体,更重要的是要练出艺人的气场。

艺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应该在大众的面前保持一个光鲜亮丽的形象,这也是自己为什么这么严格的要求训练生着装的原因所在,但也难免会发生一些意外,而这时候就需要艺人内心的强大。

叶薇薇也不过是个新人,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泰然自若实属难得,不过,就这一会的工夫,一件好好的衣服就能成了这样,未免也太不小心了一点。

“剧本等会我已经发下去了,大家先自己揣摩一下,等会我会抽人上来。”

第6章 焦点

大体扫了一眼剧本,果然跟自己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就是在这堂课上,韩穗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而现在,叶薇薇的唇角噙上了一抹冷漠的笑意。

剧本的内容很简单,简单到只有一句话,出轨的时候被发现了。越是简单的内容越不容易把握,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很快,五分钟的时间到了。

唐双站在台上,犀利的目光扫了下面围成一圈的训练生一眼,“沈翩然,你先来。”虽然一直以来有些缺乏自信,但她演技却不错。

上台后,沈翩然有些拘谨的看向站在一旁的唐双。

“Action。”

不过是一瞬间的工夫,台上的沈翩然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眼泪瞬间就涌了上来,有些慌张的嗫嚅道,“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沉默良久,脸上的血色一点点的褪去,手虚虚的往前一伸,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却又什么也没抓住,随即身子一震。

虽然什么声音也没有,但是众人却仿佛听见了砰地一声,是关门的声音。

手最终无力的垂下,眼中一片空洞,右手无意识的抚摸着左手的无名指处,那里空落落的一片,什么也没有。

“不错。”唐双满意的点了点头,眼中满是赞赏,刚刚这一段虽然剧情拓展的平淡无奇,但难得的是细节的处理上十分出彩,无论是那身子一震还是最后抚摸无名指的动作,都把握的十分精准。

“下一个谁来?”唐双的目光落回到台下,但台下却一片静默,沈翩然珠玉在前,没人想要成为铺垫。

“韩穗,你试试。”许佳辰推了一把身边的韩穗。

许佳辰本身学的是声乐,从未接触过表演一类的,但现在市场上的唱片整体很不景气,很多歌星都纷纷开始瞄准了影视圈,想要走两栖路线,她算是个空降生,但却心高气傲,只与韩穗的关系不错。

韩穗低头,脸微微一红,低声道,“翩然演的那么好,我就不上去献丑了。”

“韩穗,你就别谦虚了,你的演技是咱们公认的。”

嗔怪的看了许佳辰一眼,心中却颇有些欢喜,这个三流小歌星虽然头脑简单,但还是有用的。

果然,唐双的目光跟了过来,刚要开口,就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双姐,我试试。”

唐双诧异的转头,发声的不是别人,正是叶薇薇。这下,有些为难了,表演课的时间有限,自己的本意是选两个女生,两个男生分别来进行表演之后再进行详细讲解,如果多增加一个人,时间很有可能就不够用。

平心而论,自己更想看韩穗的表演,这个韩穗,天赋着实不错,看上去也十分乖巧懂事,总能带给自己惊喜,可既然有人开了口,总不能出尔反尔。

略一思忖,“这样,你们两个对戏,叶薇薇,你演一个第三者,韩穗,你来饰演原配。”

跟剧本截然相反的剧情,受害者角色的转换。叶薇薇随即上了台,韩穗本以为唐双至少会留给自己一分钟的思索时间,但现在她既然已经上台,一咬牙,也跟了上去。

“开始。”

第7章 演技

坐在桌子的一层,细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桌子,一下比一下重,漆黑的眸子淡漠的盯着空气中的某一处,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她隔绝了。

唐双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坐在台上的女孩,虽然她的演技也一直不错,但却太过率真,这在这个圈子里似乎并不是件好事,而现在,明显感觉到有一些东西在她身上改变了。

站在桌子不远的地方,韩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上满满的都是悲伤,在伸手做了一个推门的动作后,脸上的悲伤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坚决。

直直的走到桌子的对面,坐下,仔细的审视了一番

“你就是叶薇薇?”

停下手,淡淡的扫了韩穗一眼,转而移开了目光。

不过是一瞥,但却能让人感受到那里面的嘲讽,同情,但更多的却是不屑。

对,不屑,韩穗只觉得心中陡然升起了一股怒火,“你这个狐狸精,不要欺人太甚。”

“哦?”不过是一个语气词,却明显的感受到了说话人的傲气。

心中不自觉得一阵慌张,眼前的女孩似乎是变成了一个恶魔,但面上却强装镇静。

“你老公也喜欢喊我狐狸精,”脸上迅速浮起一抹恶魔般的笑意,极轻极快的说道,“不过可不是在这里。”

韩穗气极,涨红了脸,手往前一握,一空,才陡然惊觉,这是在台上,身子一僵,长时间的训练已经能让她迅速反应过来,做了一个泼咖啡的动作,随即扭头离开。

一直看着那道背影消失在门口,脸上始终带着属于胜利者的微笑,拿过桌上的纸巾,动作极其缓慢的开始擦拭身上的污渍,偏着头,灯光在她的脸上打下一层淡淡的暗影,唇角带笑,但泪却一滴滴的落 在那褐色的咖啡印上,最终双手捂住脸,泣不成声。

沉默,一片沉默,直到叶薇薇浅笑着在台上鞠了一躬,下了台。众人才反应过来,随即而来的是雷鸣般的掌声。

唐双看似脸上一片平静,但心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刚刚在场的新人可能看不懂,但自己却明白, 韩穗的气场彻彻底底的被她压制住了,甚至连刚刚泼咖啡的动作都是下意识的进行的。

能够将别人也一同带进戏里,这种人,要么是几十年的老戏骨,要么就是不世出的天才,而叶薇薇,无论从年龄还是资历上而言,都明显属于后者。

“韩穗,你觉得叶薇薇演的怎么样?”唐双淡淡的开了口。

韩穗神情一震,明明自己才是唐双的得意门生,刚刚的表演在场的人都看到了,胜负已分,她有必要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给自己难堪么?

“演的很好,动作虽然不多,但对人物心理的把握,情节的过渡都展现的十分到位。”韩穗笑容十分勉强,“薇薇,以后还要向你多多学习呢。”

瞥了一眼她紧握成拳的双手,白皙的手背上青筋隐隐有些凸起,叶薇薇心中冷笑,到底是太年轻。

“叶薇薇,你觉得韩穗演的如何?”唐双的目光带着几丝的探究的意味。

“韩穗演的也很好,对——”

“我让你们去点评挑的缺点而不是优点,这些废话以后可以不用说了。”唐双不冷不热的打断了她即将出口的话。

第8章 难看

试探么?

“入心。”垂了眸子,勾起唇角,“演戏最重要的是入心,这靠的不仅仅是技巧,更需要的是情感。”

“哦?那你觉得自己演的如何?”

韩穗已经渐渐维持不住脸上的笑意,真的有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给自己难堪么?

如果说之前没有叶薇薇跟自己演对手戏,那么,自己就算胜不过她,最起码也会胜过沈翩然,让自己去点评一个演技明显高过自己的人已实属难堪,而现在,她竟然也这般嘲讽自己。

其实,她真的是想多了,唐双本来就是性情率真之人,一开始是顾虑到课堂的时间而没有给其单独表演的机会,让其互相点评,也是给了他们自己一次重新审视角色的机会,毕竟一千个人里面一千个哈姆雷特。

而现在,她是想看看,这个新人,又能带给自己怎样不一般的惊喜。

叶薇薇脸上笑容不变,转头看向韩穗的方向颇有些意味深长。 “这要多亏了韩穗。”脸上的笑容愈加温和,“若不是刚刚韩穗将咖啡洒到了我身上,我也不会演的这么顺利。”

一语双关。

“叶薇薇,韩穗又不是故意的,你干嘛紧咬着这点不放。”许佳辰忍不住大声的质问道。

韩穗心中暗骂一声蠢货,唐双并不知道咖啡的事情,若是她不多嘴,那么她只会认为叶薇薇说的是台上的表演。

但事已至此,也只能按捺住心中的怒气,毕竟许佳辰对自己还有用,“佳辰。”

没有理会这短暂的骚乱,叶薇薇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但是最后对灯光的把控上还欠缺,这点,我会继续努力。”

唐双赞许的点了点头, “你在这个年纪能做到这点,已经很不错,至于灯光这一方面,我会跟公司申请单独给你安排个摄影师训练光感。”

周围训练生的目光一时间都集中到了叶薇薇的身上,或嫉妒,或羡慕,泰然自若的接受了这些目光的审视,向其道谢。

“演戏需要全身心的投入,那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课堂上。”唐双声音一冷,一个一个的扫过这些训练生,“不然,就请滚出我的课堂。”

韩穗的脸刷的一下白了。许佳辰还想要开口争辩些什么,却被其死死拉住。

叶薇薇却只是浅笑不语,刚刚唐双的话敲打的不仅仅是韩穗,也是自己,只不过,目的已经达到了。

唐双本身也是表演系出身,也曾红极一时,但因为厌倦了这个圈子里的尔虞我诈,在事业的巅峰期选择全身而退,去了H国当起了老师。此前之所以对韩穗一直青眼有加,除了演技不错外,也更是喜欢她的乖巧懂事。

而现在,韩穗苦心在唐双面前营造的假象已经打破。

那杯咖啡如果是故意的,那便是她欺侮新人,若不是故意的,星辉公司的训练一向十分辛苦,为了保持体形和最自然的状态,唐双一直要求这些训练生在训练的时候只喝清水。韩穗一向听话,现在却泡了咖啡,说明她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无论是哪一点,都是唐双所不喜,这就够了。

小说

我可能不会爱你 主角: 池晓雅, 秦桦川

2021-1-2 3:07:38

小说

朱颜改:有凤来仪 主角: 碧游, 楚宣

2021-1-2 3:10:3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