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欢不爱:前夫请左走三步 主角: 沈岩, 白恋

只因惊鸿一瞥,她疯狂的爱上他。,“沈岩,你若不娶了我,我便从这里跳下去!”年幼无知的她只知道这个冷漠俊美的男人是她的求而不得,却不知道她的每一次追爱是在将她的最爱往她身边推走。,“沈岩,你给我一个孩子好不好?行,你不给的话,我就告诉爷爷!”逼得男人娶了她,她夜夜守空房,却天天在屏幕上看着他跟各种各样的女人亲密,终于,她忘记上次的痛,再度威逼。
只欢不爱:前夫请左走三步 主角: 沈岩, 白恋

第1章 为何执子手,却泪上了眼眸

清风寂寥,初秋的夜晚,空无一人的江上,一身病服,病服手腕带着星星点点血迹的女人盘腿坐在防护栏边,旁边停着一辆大红色的宝马,驾驶座的车门敞开着,透过月光灯光看进去,副驾驶座上摆放着一箱红酒,有的开了瓶,有的碎了瓶子,红色液体渗透进干草里,染了酒的红。

咕噜一声,女人抬起腿边的酒就是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凌乱的长直发被风吹得更加凌乱,一块黏在了她的脸颊,看上去狼狈至极。

不久,车子行驶过来的声音传入女人耳边,女人看着远处的车灯,踉踉跄跄站起来,手里不忘抓着她的酒。

终于,开过来的是一辆黑色玛莎拉蒂,随着车子缓缓停下,自驾驶座里走出来一个身材颀长,面容俊秀的男人,他的皮鞋在女人眼里意外的铮亮,看着那双皮鞋发呆,女人突然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力道极大,女人嘴角竟然渗出血迹。

不为所动,静静的看着女人扇自己,男人双手依旧优雅的插在自己裤袋里,只有那双黑色的眸子,冷冷的看着女人,透着几分厌恶,几分的不耐烦。

“如果你从医院跑出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你扇自己一巴掌,那么我看到了,你还想做什么,请尽兴……”低沉的嗓音透着绝对的冷漠无情,男人说。

“沈岩,为什么,为什么事到如今,你还穿着我送给你的这双鞋?戏已经结束,你为什么要继续演下去?”自始至终除了沈岩下车那一刻,女人没再看过沈岩的脸,就是那张脸,似乎有魔力般让她迷失了自己,害了家人,害了,她第一个,也有可能是最后一个孩子。

抬起头,泪水模糊了视线,白恋终于再度对上那张脸,“我不是已经逼不了你,威胁不了你了吗?”她承认,就算沈岩伤她到如斯,她心底对他还是有几分幻想,毕竟,她对他那么好,她几乎将自己的心都剖出来给他看了,怎么说,他多多少少应该对她有几分情义的。

可惜,一切都不过是她自以为是,自作多情。

“你以为这双鞋是你送给我的那双?你买给我的,我早就扔垃圾桶里了,这双,是为了不让你怀疑,宁宁买给我的。对了,这半年来,你买给我的所有东西,宁宁都会再去买一份。”看了看腕表,沈岩有点不耐烦了,“如果你还要发酒疯,你可以自己报警让别人陪你玩自杀的游戏,这一年,你的表演我看够了。”

说完转身就要走,身后却传来攀爬的声音。

惊讶的扭头一看,女人果真爬过防护栏悬空了身体。

“白恋,我们都已经离婚了,白氏也被兼并,你以为你再这么威胁我还有人帮你?”一年多忍气吞声,沈岩再怎么脾气好性子温和,也在跟白恋的斡旋里早就耗尽,抬步就走,沈岩的手摸到车门。

“沈岩,我只问你一句话,这么久来,你真有这般恨我吗?以至于恨不得毁掉我白家,害死我们的孩子?”

阴沉的眸子一如既往,男人无视女人摇摇欲坠的身子下方是波涛汹涌的江水,薄唇轻启,“对,我真有这般恨你,恨不得你死!”

话落,车门被打开,随着车子呼啸而过的声音,一声重物落水的声音,也响起。

第2章 她跟沈岩的婚姻

都说,若不是很爱一个人,则不会很恨一个人。

可是,你不是从未爱过我吗?为什么这般恨?

画面几经转换,白恋看到自己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挽着爷爷的手腕,一步步走向花台上那个男人,他依旧一身修裁得体的黑色西装,依旧是没有多大情绪的一张脸,甚至是眸子里,也丝毫没有因为这是他的婚礼而生一丝喜庆的柔和眼神。

戴着白色手套的指尖在接触到那只宽厚的掌心瞬间,难以名状的幸福感充斥着她,那一刻,白恋是幸福的,很幸福,很幸福。

新婚当夜,他冷笑勾唇,甩下一句“你好自为之”便离开,她一个人局促的抱着枕头哭了一晚,婚后,她日日早起,为他笨拙的做着最营养的早餐,知道他中午不会回来,她还是会执着的去超市买菜,做饭,就为了他偶尔有事回来的一两次,顺道可能会在家吃个午餐。

晚餐,她守着电视,看着财经频道,就为了屏幕里可能出现的他的身影。

看到他出现,不管是他微微一笑,还是一个点头,一个坐姿,她都会为他心跳加速,不能自已。

晚上,紧张的侧躺在他们的婚床上等着他,可是,他给她的只有一次又一次晚归,渐渐的,甚至是不再踏足他们的婚房。

这些,她都可以忍,毕竟,他们的婚姻是她以死相逼得到的,她知道他娶她,心不甘情不愿。

本以为,婚后能够早夕相处,便能够让他感受到她那颗真挚而单纯的心,她或许不够聪明,追一个人用了威胁,她或许不够磊落,是利用她白氏,是利用了她爷爷对她无上限的宠爱,但在她对他的感情里,她爱得毫无杂质,爱得光明磊落。

他胃溃疡住院,她昼夜照顾他,他视察工地突遇山洪被困县城,她一个人开车冒着暴雨行驶十几个小时,就为了给他,给他公司的人送去棉被和食物。

一年相处,她除了开头跟之后,从未对他任性刁蛮,可偏偏就是一个开头,便成了他的不可原谅。

回忆太多,伤感太满,泪水覆上脸颊,她突然觉得很冷很冷,寒意在四周散开,最后抵达心房。

耳边有谁的声音,白恋想努力睁开眼,可心底有一个她不想醒过来。

“恋恋……”

是爷爷的声音,她听出来了,可是,她依旧不敢醒过来,她一意孤行求来的婚姻,最后却害的自己孩子流产,害得白氏被吞并,害的爷爷大病不醒。她对不起爷爷,对不起她的孩子。

“白恋,我恨你,恨不得你死!”耳边再度响起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几乎将她重击在地,白恋看着自己一点点消失,变成一个白光,最后,世界跟着变成一片白光。

第3章 失忆离开S市

醒来,旁边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好朋友夏芒。看着她眼圈的泪水,白恋咧嘴一笑,“小芒,你干嘛哭啊?还有,为什么我会在医院里?”疑惑着,白恋扫视了一圈医院,如果平时她住院,白世锦一定会陪在旁边的,这一次,为什么没看到白世锦?

眸子瞪大,不可思议的看着白恋,继而,夏芒哭声更大。

最后,再医生的鉴定下,白恋被诊断为选择性失忆。也就是说,她选择性将自己最不愿意记起来的记忆,全给忘掉了。

想到沈岩对白恋的伤害,夏芒狠狠咬牙。

“小芒,你很恨那个叫沈岩的人吗?嘿嘿,他是谁啊?”再没有遇到沈岩前,白恋便是一个爱笑的女生。

看着白恋的笑容,夏芒眸中不忍,但那些事情就算白恋忘记,她还是得继续生活下去,而一到了外界,她是会知道。

将她跟沈岩的婚姻告诉白恋,继而,白恋便浑身紧绷着冲出病房,恰好,遇到来看望她的方华。

也就是白世锦的秘书。

“方华,爷爷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爷爷出事这么久,病房外面都没有一个照顾他的人?白氏难道真的落魄到这般地步?”刚才的笑脸不复,白恋不明白为什么一觉醒来,所有事情都变了。

“白总心脏一直不好,这么多年也只有不到五个人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白总才想着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好好照顾小小姐,才会依着小小姐,强迫沈岩娶了小小姐,好将白氏,小小姐一道交给他。没料到……”

“没料到沈岩其实一直在做戏给爷爷看,背地里不仅将白氏贱卖给沈氏,还欺骗爷爷他喜欢我!甚至,断绝一切白氏可能联系到的朋友,让爷爷孤立无援!”

“小小姐……”

搁在玻璃上的五指紧握,白恋眉头紧蹙,继而,下了决心般,白恋再开口,“方华,我醒过来的消息暂时封锁住,我想出去学点东西,爷爷跟公司就交给你了,一年后我一定会回来。”

看着白恋,方华有过一瞬间怀疑白恋是否真的失忆,但想想以前开口闭口只知道沈岩的小小姐,再看着面前这个怎么看怎么不一样的小小姐,方华打消自己的怀疑,猜到白恋可能是要做什么,方华说,“好的,小小姐,不管发生什么事,我跟白总一定会熬到你回来那一天。”

当飞机自天际消失,S市未来一年里,只有扶摇而上的沈氏,白氏这个名号似乎都极少有人提及,偶尔有些见证过那场世纪婚礼的人,也只有偶尔才能缅怀一下当年的盛况空前。

第4章 一年后,M市重逢

一年后,M市市中心最昂贵的天河银座26层里,数百平米的办公大楼此刻气息极低,所有人都安静的听着视频里传来的总经理的声音。

不因别的,就因为公司丢掉了跟本市龙头企业沈氏的案子。安晨很清楚这次跟s市的沈氏合作意味着什么,所以公司推掉很多小公司的合作,花大部分时间精力,投入整个公司最杰出的人才,就为了一举拿下沈氏的合同。

不料,所有的努力还是化为泡影,这让人能不发火吗!

“白恋,你作为这次准备的重要岗位重要人物,你觉得公司这次滑铁卢最大的失败在哪里?”行政部部长在开完公司总会后淡然的关掉视屏声音,将目光落在角落的白恋身上。

这事是公司项目部的人负责,他们行政部不过是陪太子听训,柯碧这么看得起她拉她上来,不过是看她不爽公报私仇。

也不是头一次这样,拍拍屁股站起来,白恋沉默一会,正当柯碧幸灾乐祸准备教训她的时候,白恋开口,脸色肃穆,“其实公司的合作方案之所以没有被沈氏选上,是因为沈氏的内部矛盾,并不是方案本身。”

一听到白恋这么说,柯碧不管对不对,双手叉腰对白恋的解释嗤之以鼻,“呵,众人皆知沈氏这次挑中的可是我们对手的公司,就两个公司方案而言,我们公司的自然很好,可跟对手相比还是略输一点,你虽然是行政部,但公司荣我们荣,你也不能太不关心公司,连这个都不知道!”

没理会柯碧,白恋继续开口,“那些都是沈氏对外的遮掩,这一年来,沈氏外部扩张得厉害,沈岩触角伸得很远,但本质里沈岩是一个求稳的人,如今觉得外部扩展达到他的计划,他就自然要收一下,将目光定在内部。我们的方案是研究沈氏近期的拓展方向,是最贴近沈氏这一年的发展痕迹,但这些,并不是沈岩要的!”

行政部听完白恋的分析,集体陷入一阵沉默,柯碧没料到白恋能说这么多,一时恼羞成怒,“你怎么知道沈岩是一个求稳不急进的人?这一年他几乎蚕食s市大半江山,速度之快就算是随便一个人都知道,白恋,你平时工作勾三搭四也就算了,这时候竟然胡说八道,说得好似你有多了解沈岩似的,真是人如其名,虚伪的白莲花一朵!”

冷冷的勾唇,在这里大半年,这样当众被羞辱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淡淡扯下胸口的牌子,白恋将胸牌搁到桌面,转身走向门口。

“怎么?说你几句就耍脾气给谁看?白恋,别以为晨曦经理护着你你就鼻子朝天目中无人!”见白恋要走,柯碧拍桌子。

侧头,冷冷看了眼柯碧,带着不屑与讥讽,白恋起唇,“晨曦你喜欢你拿去,本小姐现在辞职了,恕不伺候!”

说完,不顾炸开锅的其他人,白恋按下电梯。

正此时,电梯门打开,看着里面依旧颀长俊美的男人,白恋发觉自己身子有点站不稳,好不容易稳住自己,那男人却视若无睹般自她身边走过。

就好似,他从未认识过她,就好像,他们不是前夫前妻的关系一般。

自嘲的勾了勾唇,白恋庆幸自己失忆,庆幸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他疯狂,为他着迷。自医院出来后,很多事情她都不记得了,为了更加了解沈岩,白恋翻阅无数报纸,这才将他们的一些盛况了解到,也才知道,曾经的自己到底有多么的愚蠢。

“白恋,你不是说你有多么了解沈岩吗?现在沈总现身了,你敢不敢跟沈总对峙?”从惊愕中回过神来,柯碧眼看沈岩快走进他们老总的办公室,被白恋羞辱的怒气一上来,也就忘了自己此刻到底有多么冲动。

被提名,沈岩旁边的助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征询的望了眼沈岩。

沈岩依旧笔挺的站着,永远给人一副温文儒雅的假象,只步伐一滞,瞥了眼身后白恋的背影,沈岩眸子幽深,给贺进一个眼神,便抬步走自己的路。

贺进收到沈岩的指示,意味深长的给了柯碧一眼眼神,便也跟上沈岩。

眼见没人理她,白恋也准备走进电梯,柯碧冲过去,一把拽出白恋,拉着白恋便往沈岩方向跑,恰好赶上沈岩走进朱行哲的办公室。

“总经理,这是我们行政部的白恋,她说沈总是一个求稳不急的人,这次之所以拒绝了我们的方案是因为沈氏准备处理他们内部,现在沈总也在场,正好可以让沈总亲自告诉我们这个白小姐,拒绝我们公司方案的真正理由是什么。”柯碧虽然是在安晨行政部,但实际的身份是晨曦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所以,在公司向来是颐指气使惯了,仗着朱行哲的宠爱这时候也不将朱行哲放在眼里。

朱行哲对沈岩的突然造访本来就很惊悚,刚接到前台的电话,还没收拾被沈氏拒绝的情绪,这柯碧便跟着沈岩一道冲进来,还扔给他这么一颗地雷。

看看沈岩,再看看柯碧手里拽着的白恋,朱行哲犹豫了一下。

“白恋,凭着如今的你,你还想玩什么?”率先出口,沈岩修长的腿一侧,对上白恋,端着白恋下巴,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白恋的下巴让白恋吃痛的蹙眉。

沈岩话落,不明所以的所有人大吃一惊。沈氏总裁怎么会对安晨一个无名小卒如此说话?而且,听沈岩的意思,他跟眼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好似认识很久?

不顾柯碧一干人等,涣散的眼神一点点聚集,精锐的对上沈岩的深眸,白恋踮起脚尖,红唇几乎凑到沈岩的下巴,对着沈岩,白恋轻轻吐气,“玩你!如何?”

第5章 前夫,烦请左走三步

不顾柯碧一干人等,涣散的眼神一点点聚集,精锐的对上沈岩的深眸,白恋踮起脚尖,红唇几乎凑到沈岩的下巴,对着沈岩,白恋轻轻吐气,“玩你!如何?”

漆黑的瞳孔危险的一缩,沈岩看着眼下跟以前很不一样的白恋,总觉得他的信息里有哪里出错,对了,他想起来了,在过去一年里,他的信息显示白恋和白世锦在医院里昏迷不醒,现在看着眼前生龙活虎的白恋,沈岩直觉在过去一年,他轻视了白家,低估了白世锦。

他认识的白恋,是一个只知道拿白世锦威胁他的可恶女人,逼他娶她,逼他行丈夫的义务,口口声声喊着爱他,其实不过是一个任性自我,拿他玩乐的一个娇娇女。

现在这个白恋,爪子锋利,眼神多了几丝成熟,不再像以前那般只有他。

怒极,勾唇一笑,沈岩后退一步,松开了白恋,“玩我?现在可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除了在白恋面前露出过真正的一面,在所有商界敌人面前,沈岩永远都是淡淡的,淡淡的情绪,淡淡的举止,似乎在他沈岩的世界里,情绪只是多余的东西。

下巴得到自由,白恋揉着自己被沈岩掐红的下巴,也后退了一步,现在她跟这个男人近一点,都觉得浑身的恶心。

“现在没人敢这么跟你说话?那以前呢?”意有所指,白恋相信沈岩一定知道她的意思,见男人眸子再度阴沉起来,白恋知道沈岩曾经被她指使被白世锦威逼的往事成了沈岩这辈子最大的耻辱,想到那个曾经深深爱着沈岩的傻丫头白恋,白恋自己也突然觉得悲伤。

若你对一个人的爱成了那个人最耻辱的回忆,你的爱,该是多么的可悲可怜。将可怜自己的情绪祛除,白恋适可而止,挤出一抹弧度笑说,“前夫,烦请你左走三步……”

不知道白恋这话是什么意思,沈岩秉着脾气够好,虽然现在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疼,但还是听了白恋的话,颀长的身子微微一侧,真的朝着左边让开了。

“多谢让道!”很满意沈岩给她面子,白恋不顾整整一层安晨员工下巴都惊呆的画面,笔挺着后背,一步步穿越人群,安全的走进电梯。

这一次,柯碧可没再敢过来拽她。

随着电梯门的合上,26楼依旧针落可闻的安静,侧开的身子有过瞬间的怔滞,意识到自己被这个女人耍了,沈岩发觉自己眉心也跟着轻微颤抖起来。

跟了沈岩这么多年,虽然以前也看到沈岩被白恋威逼的凄惨画面,但从没见过沈岩这般……吃瘪,弱弱移开视线,再弱弱抬起手心放到嘴前,贺进嘴角也是一阵想忍却忍不住的抽搐。

而整个安晨,包括朱行哲,则脑子里回荡着白恋的那两个字,“前夫”!它安晨行政部一个无名小卒,竟然是S市龙头企业沈氏总裁的前妻,竟然也是S市曾经冠绝天下的白氏,白世锦唯一千金孙女,白恋!

第6章 沈岩多管闲事

白恋很奇怪,她明明失忆,明明都不再爱那个混蛋,可是,为什么自安晨辞职,她不知不觉走进了M市最大的酒吧。

纸醉金迷的世界里,第一次,白恋竟然也想踏足舞池。

在白世锦23年的教育里面,白恋虽然任性,虽然骄纵,但向来循规蹈矩,她不喝酒,不抽烟,更不踏足酒吧网吧游戏厅,那些只要白世锦反对的地方,她从来不会去。

反而,她从不逃课,从不舞弊,在学校里面成绩优秀,虽然因为她的身份她很少有朋友,但一直以来,她是一个乖乖女。

想起日渐生疏的茶艺和插花,想起很久没有弹过的钢琴古筝,白恋突然,很想很想白世锦了。

从她有记忆以来,她没有爸爸,没有妈妈,没有兄弟姐妹,别的家族有争夺家产,在她白恋的世界里,白世锦只有她一个亲人,可以说,白世锦给了她最宁静和谐的成长环境,也给了她最浓厚的亲情。

眼圈有点湿润,白恋仰头将酒灌进喉管,一阵犹豫,继而还是滑进了舞池。

沈岩今天造访安晨,事情办完,他本来应该回S市,可朱行哲一个高兴,非要安排今晚的接风洗尘宴会,也就是合作的庆祝会,朱行哲快五十,知道沈岩这种年轻人喜欢的宴会可能不是他喜欢的,便让晨曦,也就是朱行哲的侄子代替他接待沈岩。

沈岩或许不认识晨曦,但晨曦早就认识沈岩,见有这么一个整沈岩的机会,晨曦便领着沈岩一群西装笔挺的道貌岸然的商界精英来了酒吧。

看着贺进无所适从的样子,晨曦一双妖孽的桃花眼满满都是欢喜。

“沈总,你看这里的气氛很好对吧,你要不要也上去玩一下?”说着,朝舞池里面正跳得忘乎所以的夜客们瞥去。

若不是这次的合作事宜需要依靠安晨,他不好拂了朱行哲的意,沈岩一定不会在M市多做逗留,因为,如今他的时间真是比金子还贵。

“晨少爷似乎经常出入这种场所,如果晨少爷自己想去玩,请尽兴,不用顾忌我们。”眸子似笑非笑,沈岩是不认识晨曦,但晨曦眸子里面的敌意太过明显,他只一眼便看出来。虽然不明白自己怎么得罪了晨曦,但不关乎他利益的事,他不是很好奇。

见沈岩还这么一副衣冠楚楚的伪君子面相,晨曦叫来服务生,点了酒,他不信沈岩喝了酒还能这么衣冠楚楚!

一杯又一杯,晨曦拼了般给沈岩倒酒,沈岩蹙眉,但不好拒绝,便陪晨曦喝了将近一瓶的XO。

“晨少爷,你似乎醉了,时间也不早,我们就先回酒店。”看着沙发上醉眼朦胧的晨曦,沈岩起身,借着昏暗的灯光看了看手表,一如他进来般,沈岩依旧西装笔挺,步伐稳健。

还没看沈岩出丑好拍下照片,晨曦怎么可能让沈岩走,醉呼呼站起来,晨曦一把拉住沈岩手臂,“不行,你不能走,你还没喝完呢,不能走……”

贺进也看出来晨曦是刻意针对沈岩,见沈岩被拉住,上前拉住晨曦,“晨少爷,我们沈总真的需要回去休息,你还是一个人在这里喝吧。”

晨曦也是娇生惯养的,哪能被贺进甩,甩开贺进的手,晨曦再度冲向沈岩,这一次失去了耐性,晨曦一拳就要砸向沈岩脸颊,沈岩堪堪避开,晨曦脚步不稳倒在地上。

“小、小恋……”迷迷糊糊抬起头,视线正好看到白恋被几个男人堵在酒吧昏暗的一角,爬起来冲过去,晨曦将白恋拽进自己怀里,“小恋,你怎么样了?怎么喝这么多?”看着白恋昏红的脸颊,晨曦恶狠狠瞪着刚才围堵白恋的男人,“你们竟敢动小恋的心思,如果不想在M市混不下去,就马上给我滚!”

“他妈你是哪颗葱?”,男人们不甘心到手的美女就这么被晨曦救走,冲上前就要抢人,结果三两下就被人从后面偷袭。

看着沈岩,晨曦撇撇嘴,“身手这么差,要是我早就解决了!”

“她应该是喝了不该喝的酒,快送她去医院洗胃。”蹙眉,拳头还是刚才砸人留下的火热,沈岩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多管闲事了。但转瞬一想,想到这个女人第一个男人毕竟是他,作为一个正常的有自尊心的男人,都见不惯自己曾经的女人落入其他猥琐男人手里。

想通之后,沈岩不再看白恋,瞪了眼发呆的贺进,转身朝门口走去。

贺进眨眨眼,再眨眨眼,似乎对刚才沈岩冲过去替晨曦解围那一幕很不相信。何时起,他跟的沈总这般善解人意助人为乐了?

不过,看着晨曦宝贝一般护着白恋,贺进总算知道晨曦对沈岩的怒火来自哪里。

而白恋,朦胧之间,似乎再一次看到了沈岩。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医院里了。回想自己昨夜的荒唐,白恋都觉得自己抽了,竟然跑到酒吧里喝别人给的酒!

“小恋,夏芒也找了你很久,你真的不决定回S市吗?”晨曦隐约知道白恋在准备什么,在做什么,但是他不敢确定,他知道白家好歹也在S市雄霸几十年,就算一朝倒了,但根还在,那些四处的隔壁城市,一定会有一些白家的世交,只要白家主动提出,他们一定会帮忙。

因为,但凡世家,都有一些还不清的人情,和数不清的恩情,世世代代都有着联系。

就像他家跟柯碧家,哪怕几十年不联系,当需求到了,两家还是会马上联系,并且关系非同寻常。

喝一口粥,咽进去,白恋回,“时候还未到,该回的时候我自然会回。”

“那你已经从安晨辞职,如果继续留在M市,小恋,我帮你开个店子好不好?”有了店子,小恋就算再离开,也总会留下痕迹,实在是害怕白恋会逃跑,晨曦这才如此建议。

“晨曦,我们以前认识吗?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知道晨曦的感情,只是白恋不知道,晨曦为什么会对她这么好,她是后来才知道,晨曦得知她跟沈岩离婚,所以才赶到S市,所以才会跟踪她,那么巧合在她伤心欲绝跳江自杀的时候救下她。

她不怀疑晨曦对她的感情,只是,为什么?

第7章 喂,你够了吧

她不怀疑晨曦对她的感情,只是,为什么?

“小恋,你还记得你小学是交过一个朋友吗?”有点羞赧,晨曦说完不好意思的低了下头,然后见白恋没怎么想起来又将头抬了起来,“就是那个总喜欢偷偷跟着你回家,老是一个字都不说的那个西瓜头,那个人是我!”

“原来我们是老相识啊!难怪你对我这么好,不过……”使劲的想了又想,白恋还是没有什么印象,“那个,会不会是我失忆,连着那段记忆也一块给你忘了?”嘿嘿笑着,白恋看着晨曦垮了的脸,忍不住上前捏了把他的脸颊,“安啦,大不了我装作还记得你好了,西瓜头!”

别过脸,哼了哼,晨曦咬牙切齿,“你失忆忘记的是那个伪君子,不是你小学的记忆。”

再度提及沈岩,白恋眸子一缩,“晨曦,我昨晚好像看到沈岩了,是不是沈岩也在酒吧里?”

“那是你眼花,他那种人哪有时间去酒吧!”

“好吧,那就是我看错了。”

“小恋,你饿不饿,我再去给你买点吃的?”

“恩,那就吃……”

“那就吃点水果。”突兀的声音跌的响起来,沈岩颀长的身子出现在病房,贺进将果篮摆到床头柜,看着多出来的两人,白恋都觉得病房跟着小了一大半。

“你、你怎么在这里?”惊悚的看着沈岩,白恋结巴。

“晨少爷,这是沈氏跟安晨的合作合同,朱总说你也是安晨大股东,需要你的签字。”彻底无视白恋这个病人前妻,沈岩的全部视线落在晨曦身上,他怎么都没想到,在安晨里面,晨曦的股份竟然比朱行哲还多,甚至在安晨的高管里,任何关于安晨重大变革的合作事宜,也都需要,而且必须得到晨曦的签字。

接过合同,继而直接扔垃圾桶,晨曦竖起手指放到自己唇边,“嘘,小声点,我家小恋要休息。”说完,扶着白恋躺下去,晨曦很痛快。

眸子晦暗不明,沈岩看着晨曦如何照顾白恋,而白恋是如何好奇的睁着眼睛看他,接收晨曦的照顾,,那双熟悉的眸子里面,真的没有一丝对他的情愫。

陌生人!沈岩三次跟白恋接触,终于知道如今的自己在白恋眼里跟他是什么关系。

心里一点点,一丝丝溢出怒气,沈岩已经在病房里面站了半个小时,除了晨曦碗里的粥因为喂给白恋喂了一大半之外,两人没有要搭理他的打算。

看了看腕表,给贺进一个眼神,沈岩一点点收回怒气,拉个椅子拿出平板开始处理自己的公司。

耳边是沈岩低沉稳重的英语对白,白恋眉头一点点蹙起来,这个人也太好意思了吧,在人家病房是一点都不客气。

“喂,你够了吧?”忍不住,白恋开口。

没回,沈岩继续全英文跟人对话。

爬下床,一腿抬起来横在沈岩平板上,白恋豪迈大气,“沈总,这好像是我的病房,你要处理公事,烦请起来向后转走十步。”

很熟悉的对话,让沈岩再次响起上次的事情,淡淡摘下蓝牙耳机,沈岩低头扫了眼搁在他平板上的腿,抬手,便握住,“一年不见,看来不仅演技大有长进,肉也长了不少。”暗指白恋假装不记得他,将他当做陌生人,再暗指他有多么熟悉白恋的身体,沈岩的话落,白恋想抽回自己的腿,奈何刚才出腿太汉子,现在抬不下来。

“混蛋,演技你大爷,男女授受不清不知道吗?!虽然我们曾经是夫妻,可现在一毛钱的关系都没!”腿拿不回来,这样的动作又有点尴尬,白恋后悔死刚才的豪迈了。

看着白恋羞红了的小脸,沈岩情不自禁想起白恋自杀的那个夜晚,那时候白恋对他的恨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何况,在他的车子开过去瞬间,后视镜里,他还记得白恋的身子是以什么样的姿态坠向江水的。若不是伤心欲绝,恨到极致,谁会选择结束自己生命?

既然这般恨他,为什么才过了短短一年,眼前的白恋表现出来的却是不爱他,不恨他,最多只是不喜欢他,只是讨厌他而已?

“喂,沈岩,你松开小恋,你快放开小恋听见没有!别忘了没有我的签字,你跟安晨的合作可就不能进行!”眼见沈岩还不撒手,连忙去护住白恋,晨曦威胁道。

沈岩能够亲自出马送合同,还能在病房等这么久就可见这个合作对于沈氏,对于沈岩有多么重要!

晨曦确实抓住了沈岩的逆鳞,放开白恋,沈岩站起来,收起眸里各种情绪,贺进便将新打印出来的合同送到晨曦面前,“既然如此,签了吧,签完我就走,不妨碍你们秀恩爱。”睨了眼晨曦身后的白恋,沈岩说。

“呵,你让我签我就签,沈岩你以为我是白痴啊!小恋,既然病房被伪君子霸占,那我们就出去透透气。”

看着晨曦扶着白恋离开的背影,贺进收回合同,担忧的望向沈岩,“沈总,白小姐跟以前很不一样,晨曦不签字,是不是白小姐暗中授意?”

“你去调查一下,这一年以来,白恋都在做什么,还有,医院那边也查一查,如果白恋都醒过来,那白世锦也许也早就醒了正在暗中筹备什么准备反扑沈氏。”白恋暗中授意?眸子深幽得厉害,沈岩陷入思考。

第8章 抢衣服

白恋发现,最近偶遇沈岩的次数跟频率,简直快超过她之前的一年。不知道是冤家路窄还是命中主动她跟他这辈子是阴魂不散了!

此刻。

看着沈岩手里那件她看中好久今天好不容易过来准备买下的衣服,白恋吞了一口口水,眼看沈岩就要带着衣服去付钱了,白恋伸出了手,“那个,喂……”

“白小姐,有什么事吗?”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沈岩倒要看看白恋究竟能装到什么时候。不过,身为白氏千金,作为他沈岩的前妻,尽管白氏倒闭,他们离了婚,但也不至于落魄到连一件衣服都买不起吧?

想起刚才在车内看到的白恋,沈岩弧度小了很多。

“这件衣服能让给我吗?”这件衣服是最后一件S码,她早就问清楚了,虽然跟沈岩这个败类开口很困扰,但与其失去,她宁愿开口。

“哦,很巧,这件衣服我也看中了。”淡淡的眸子闪烁着精光,沈岩在检查,他想从白恋身上找到一丝以前的痕迹,但白恋眼里除了一丝警惕和一丝厌恶,没有多余的东西。

“可是,这件衣服是我先看中的。”

“那既然白小姐看中了,为什么不买?”

丫的,不知道她现在就是一刚辞职的待业青年,钱以前不觉得重要,但一旦涉及材米油盐车费话费等等必须的开销,那就可能压垮一个人?!

见白恋咬牙切齿的瞪着自己却不开口,似乎想开口陈述自己如今现状,但又不想在仇敌面前露穷的姿态。

看出白恋的所有内心挣扎,白恋,白家怎么变成这般?心底溢出不该溢出的情绪,走上前,一把揽住白恋的腰,沈岩的脸凑向白恋,“白恋,你别装了,故意让晨曦带我去酒吧,然后想让我出手救你,知道我要找晨曦签字,故意让晨曦拒签,现在,知道我会路过这里,你又在路边等着我过来找你。如果你这么想要我宠幸你,其实不必玩这么多,只要晨曦签字,我答应你,我陪你一天。”

说着,自公文包里抽出合同,沈岩将合同塞到白恋手里。

“这件衣服我要了,麻烦包起来。”说完松开白恋走向售货员,眸底带着几分寒气几分鄙夷,对,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白恋的变化,也只有这样,才符合白恋这种天之骄女的处事风格。

他们婚内,白恋想要他陪她,不是借白世锦用这种手段相逼的吗?!呵!如今这般楚楚可怜,只不过是她的戏。

“你站住!”手里的合同快被白恋捏碎,白恋看着沈岩一张英俊柔和的脸,恨不得一巴掌拍上去,“这是你的废纸,不要的话自己扔垃圾桶里去!”说着,将合同就近往店内的垃圾桶扔去。

“……”眸子阴寒的看着垃圾桶里的合同,沈岩没说话,只是浑身的紧绷,一身黑色气息售货员都感觉得冷。

扔完合同,反正衣服被这混蛋买走,她拿不回,那她跟他客气个什么!走到沈岩面前,踮起脚尖,白恋小脸凑到沈岩下巴处,“还有,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瞎了眼的白恋,现在的白恋,一想起沈岩两个字只会觉得恶心想吐,所以,就算本小姐孤单寂寞想要人陪,自己会花钱去找。”

说到这里,感觉倒沈岩眼里射出来的寒光太恐怖,白恋稳了稳自己,继续开口,“当然,如果沈总愿意去挂牌接客,我心情好或许也会点你个一两次!”

说完,收起脚尖,立马转身,白恋狠狠的松了一口气。

丫的,沈岩这厮看上去阴柔无害,但本质上斤斤计较小气得要死,他不会趁着月黑风高的时候过来报仇吧?现在的她可是一无所有,怎么跟沈岩斗?

拳头一点点紧握,面上依旧的紧绷,看着自门口溜出去的小身影,沈岩牙都快要咬碎了。但奈何习惯了隐忍,习惯了给外人一副温文儒雅情绪从不外露的形象,沈岩抬头瞥了眼店内的摄影头,只得一点点收回自己的怒气。

小说

下堂王妃:腹黑储君不早朝 主角: 红灵犀, 慕容昊

2021-1-2 1:18:12

小说

残王枭宠:王妃驭夫有道 主角: 夏幼萱, 尉迟信

2021-1-2 1:21:0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