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心慧恋 主角: 祝晨曦, 晏少宸

因为私生女的身份,被男朋友嫌弃了,不仅跟她分手还光明正大的跟她姐好上了。,祝晨曦转身撩了个一脸禁欲的男人。,但是说好的禁欲系人设呢?
兰心慧恋 主角: 祝晨曦, 晏少宸

第1章 你私生女的身份配不上我

咖啡厅

祝晨曦坐在椅子上,脸上噙着一抹很优美又标准的微笑,漂亮的眼睛如星辰一样,一眨一眨的望着对面的男人。

男人端起咖啡杯,有些紧张的一口一口的喝着,脸上的表情有一种欲言又止。

祝晨曦一点也不急,就这么星光灿烂的望着他,等着他开口。

“晨曦,我们……”

祝晨曦的手机响起,提示有信息进来。

“我先看个信息。”祝晨曦笑的风和日丽又优美迷人,就像是一抹清晨初升的太阳。

吴东林看着她的笑容,有些出神。

祝晨曦拿出手机,点开。

一张照片映入她的眼睑,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认真的看着,那认真的样子,就像是在看一副世界名画。

而她的唇角翘起一抹漂亮的弧度,就如同那绚丽的烟花绽放那般。

她自言自语了一句,“原来平时看起来的D都是挤出来的。这尺寸说破天了也就是个B吧?嗯,B!”

“晨曦,你说什么?”吴东林看着她,一脸不然的问。

祝晨曦将手机往桌面上一扣,依旧笑的风景如画,优雅万千,“哦,没什么。你现在可以说了。”

“我们……”

“朝阳金灿灿,海浪轻摇晃。

起航号吹响,要快点升起船帆。

别这样着急,让我再躺一躺……“

手机铃声响起,打断吴东林的话。

祝晨曦朝着他略显歉意的一笑,然后一耸肩,“抱歉,我先接个电话。可能她很急。”

吴东林点头,端起咖啡又是一口一口的喝着。

“喂,”祝晨曦接起电话,声音轻柔婉转,好听的就像是那泉水叮咚,又似百灵婉叫。

“照片收到了?”耳边传来挑衅中带着得意的声音。

“嗯,也看过了。”祝晨曦凉凉的说。

“既然看过了,那就赶紧离开东林!我们在一起了!”电话那头用着命令般的语气说,“杜家的少爷可不是你这种下贱胚子配得上的!”

“哦,”祝晨曦还是不紧不慢又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然后补了一句,“你看上去顶多一个B而已!”

你们在一起了很得意吗?还拍个果照到我面前来示威,你怎么不做的时候来个直播啊,吃瓜群众都能看到的!

“祝晨曦,难道你有两个B啊!”电话那头尖刺的声音传来,咬牙切齿的却很污。

祝晨曦抿唇浅笑,还是那样的风淡云轻又优雅迷人,“祝你好运!”

说完挂断电话,抬眸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男人。

她那堪比空姐还要标准的微笑,就没有在她的脸上消失过,清甜而又婉约,如同一朵出淤泥的莲花,娇艳明媚又带着一丝清纯。

“晨曦,我们……分手吧。”吴东林看着她,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定才说出这句话,然后等着祝晨曦的反应。

“哦。”祝晨曦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不哭不闹也不问为什么,就跟一个没事人一般,一点都不像是被男朋友抛弃的人。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吴东林有些意外,看着她一脸茫然的问。

祝晨曦弯了弯唇,“问了能改变你的决定吗?”

吴东林摇头,“不能。”

祝晨曦无所谓的耸肩,“那我还问作什么呢?不是浪费我口舌吗?祝你在河中游的畅快。”

祝晨曦站起,没再多看他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身后,吴东林有些惋惜的声音响起,“晨曦,如果你不是私生女而是潘家的女儿多好!”

狗屁!

祝晨曦没理他,迈步离开。

“贱人!劈腿!祝你不举!”祝晨曦嘴里轻声的嘀念着,看到脚边有一块小石头,抬脚,带着一抹小小的泄愤,把那小石头当成是渣男,一脚踢过去。

“嗖!”

“嗯!”

祝晨曦呆住了,一脸尴尬的僵在了原地,清澈如泉般的双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前方。

她踢石头,把人给……砸到了。

也不算是砸到,至少应该是没有砸到他脸上,但是砸中了他的……脚。

男人站于车门边,右手还握着车门把手,看样子是要上车。

他的左脚踩着那颗朝他飞过来的……不明物体——小石子。

眉头微拧,凌锐如鹰般的眼眸,朝着祸首看过来。

祝晨曦本能的打了个轻颤,心有些虚。

他就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狮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抹隐隐的危险气息。

那一双眼睛,就像能洞悉一切那般,如看透明人一般的凌视着她。

那一只踩着小石子的右脚,不紧不慢的辗了一下。

祝晨曦竟是莫名的将自己的脖子缩了一下,就好似那一下辗的是她的脖子一般。

这个男人……太危险!

这是祝晨曦此刻脑子里蹿出来的唯一想法。

“过来!”祝晨曦正要说什么时,对面的男人出声了。

他的声音浑厚而又洪亮,带着一抹自有的威严,甚至可以说是发号司令般的不容抗拒。

祝晨曦就这么像是被吸附过去一般,很自觉的走过去,然后在他面前一米之距站立。

男人,很高。

她几乎要仰视他。

祝晨曦不矮,169的个子算是拔尖的。

然而站在他面前,却比他矮了一个头。

她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般,一脸乖巧的站在他面前,接受着来自于家长的批评。

男人的身上,散发着一抹凌冽的寒气,更像是被一层冷霜笼罩着。

“不……好意思。”祝晨曦很真诚的道歉,仰头望进他的眼眸里。

然而只看到一阵面无表情的冰凉。

他低头俯视着她,打量着她,就像是在打量着一只小猎物一般,那刀削般的薄唇抿成一条线,略显黑的脸颊,让他看起来更加的冷冽与凝肃,甚至让祝晨曦觉得有一种阎王修罗的感觉。

不就是踢了颗小石子过来,又没有踢中,至于露出一副被我砸个半死的地狱脸吗?

祝晨曦在心里暗戳戳的想着。

“那个,没砸到你吧?要不然,我陪你……”

“你打算怎么陪?”祝晨曦的话还没说完,被他打断。

如鹰般犀利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祝晨曦,似是要在她的小脸上盯出个子丑寅卯来的样子。

声音的线条尽管那么冷硬,依旧还是很迷人的那种。

“啊?”祝晨曦微怔,随即弯唇一笑,浅笑之间,露出两个俏皮可爱的小酒涡,“我陪你去医院检查。”

他深邃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她,薄如蝉翼的嘴角隐隐的弯翘,勾起一抹耐人寻味又意味深长的弧度,却不说话,就只是这么看着她。

这眼神,让祝晨曦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这种感觉,比刚才看祝舒咏和吴东林的果照还要起鸡皮疙瘩。

“朝阳金灿灿,海浪轻摇晃。

起航号吹响,要快点升起船帆。

别这样着急,让我再躺一躺……“

手机铃声响起,打破此刻的诡异。

男人的眉头隐隐的沉了一下,看着祝晨曦的眼眸里透出一抹神秘与异样。

祝晨曦从牛仔裤口袋掏出手机,接起电话,“喂……”

“小宝贝~”耳边传来一阵酥酥软软,肉麻到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而且还是男人的。

第2章 你要是能记住了,服你!

祝晨曦忍不禁的伸手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咸咸的说,“有事,晚点再跟你说。”

“啊喂,宝贝……”祝晨曦把电话挂断。

男人倚靠在车旁,双臂环胸,依旧那般高深莫测的俯视着她。

祝晨曦正想说什么时,手机又响了,还是刚才那首略显傻呼呼的歌。

接起电话,“我不是说了,晚点……”

“祝晨曦,给我滚开东林的身边,他……。”

“你滚一个我看看,我会考虑!”祝晨曦冷冷的打断,声音没有一点起伏与波动,然后直接挂。

深吸一口气,抬头……

然后对视上一双神秘中带着探究的眼神,那样的漆黑,如无底深洞那般,让她根本就望不到他的眼底。

呼——!

祝晨曦深吸一口气,刚才一接祝舒咏那贱人的电话,竟是把眼前的这个男人给忘记了。

扬起一抹很标准的,几乎可以与空姐相媲美的清甜微笑,清澈如山泉般的眼眸望着他,“先生,我看你好好的,应该没受什么伤。所以……”

“电话!”他打断她的话,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深沉的声音如君王一般,带着威严与命令,不容她有一丝的抗拒。

祝晨曦望着他的眼睛,如同那翱翔于天际的雄鹰,又像是那奔驰于丛林的猎豹,他的眼睛像是有着魔力一般,让她瞬间有些怂。

小心翼翼的吞了一口口水,这会就像是想将手机藏起来说没有,也不可能了。

她可是在他面前明晃晃的接电话的。

将自己细嫩如玉般的右手往他面前一递,然后觉得这样似乎有些欠妥,索性就双手乖乖的将自己的手机奉上,依旧保持着她那空姐般的标准式微笑,“希望能入了您的眼!”

然而他并没有伸手接过那一双白嫩细致的小手中的手机,只是用着如雷达般的凌厉眼眸扫向她那一张素净而又娇美的小脸,然后又从唇间吐出两个字,“号码!”

去!

祝晨曦在心里啐了他一口,只是面上依然保持着她那高难度的,超标准的微笑,然后快速的将自己的手机号码报了一遍。

她报的很快,而且她的号码是属于有些生硬的难记的类型。

所以,祝晨曦并不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能把她的号码记下了。

当初选号码的时候,她就是故意挑的一眼看上去超好看,但是念起来却是特别生硬又拗口的号码。

这样,你要是能记住了,服你!

祝晨曦在心里腹诽着。

男人脸上的表情平静的就像是无风的湖面,没有一丝涟漪,只是那一双眼睛,让祝晨曦觉得有一种心里发毛的感觉。

祝晨曦觉得自己脸上的肌肉都快僵硬了,要是再这么保持着标准式的微笑,她离脸瘫快不远了。

终于,男人有动作了。

弯身往车子里坐去,关车门。

呼——!

祝晨曦长舒一口气,脸上的笑容随着那车门的关上终于不用再保持了。

她的肌肉终于得到自由与解放了。

然而……

还不到两秒,车窗玻璃摇下,男人那张没有一丝表情如阎王一般的脸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

几乎是同步进行的,祝晨曦的脸上再一次挂起刚才那超标准的微笑,“请问,还有什么事?”

男人那一双深邃的眼眸望进她带着一丝谄媚的眼睛里,不咸不淡的扔下一个字,“欠!”

然后车窗玻璃缓缓的上升,将她阻隔在外面。

车子启动,朝前驶去,甩给祝晨曦一脸尾气。

欠?

你才欠!

祝晨曦朝着驶远的车子,气呼呼的跺了下脚。

今天真是不宜出门,被分手了不说,还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给嘴毒了!

已经驶远的车子,驾驶座上的男人双手握着方向盘,修长的手指就跟个钢琴师一般,右手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方向盘,抬眸朝着后视镜望去一眼,薄唇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慢悠悠的说,“这姑娘不错啊,挺可爱的。不然发展一下?”

说完,又是朝着后视镜望去,不过镜子里的人影已经小的可怜,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了。

后车座的男人,那一双如鹰般凌锐的眼眸朝着他森森的瞟一眼,“开车,闭嘴!”

沈南城低低的一笑,抬眸朝着车内镜瞟一眼,风淡云轻,“我这不是正开着车吗?闭嘴?那不行!我这嘴巴就三个功能,吃饭,说话,还有服侍女人。”

“我可以给它第四个功能!”男人面无表情的,阴森森的说。

“什么?”沈南城一脸好奇的问。

“装饰品!”

“行,我不说还不行吗?”沈南城耸了耸肩,一脸被逼无奈的说,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又看一眼内镜,用着略有些的严肃的语气说,“我觉得与其被动,倒还不如主动。”

然后只觉得自己的后脑接受到一抹凌厉的狠光,沈南城识趣的笑了笑,闭嘴了。

祝晨曦朝着车子消失的方向望去一眼,脸上那超标准的微笑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的一脸冷厉与深沉。

收回自己的视线,转动了一圈手机,然后低头,很认真的拨着号码。

“嗨~,小可爱,怎么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电话那头,发嗲到令人骨头都酥麻的声音响起。

祝晨曦浅浅的蹙了下眉头,用着很平静的语气说,“你又在泡帅哥?”

“小可爱,你真是太懂我了。这里的帅哥真是一个比一个帅,最丑的那个都比那一只好看。我都有点乐不思蜀了。小可爱,下次姐姐带你一起来泡……呃,偶遇帅哥。”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祝晨曦依旧一脸平静的说。

“好消息。”

“我和吴东林分手了。”

“啊哈?”声音略提高了几分,几乎拔尖的。

祝晨曦将手机拿离耳边。

“小可爱,这是好消息?”

“对你来说难道不是?你不是一直说分手是早晚的吗?现在如你所愿了。”祝晨曦慢悠悠的说。

“你提的还是他提的?”

“他提的。”

“呔!”祝晨曦被碎了,“小可爱,你太给姐姐丢脸了!没想到你竟然是被甩的那一个!姐姐的面子都被你丢光了!”

祝晨曦沉眸,“坏消息要不要听?”

“你别告诉我,那一条狗跳进那一条河里去游泳了!”

“恭喜你,答对了!”

“呔!小可爱,你太逊了!你再一次把我的脸丢光了!我现在泡帅哥的心情都没有了!”

“但是这并不是我要告诉你的坏消息。”

“……还有更坏的?小可爱,我心脏有点受不住!”

“吴东林是杜家的儿子!”

电话那头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然后飘过来一句,“不怕,让小白收拾他!杜家顶个鸟!姐姐切了它!小可爱,等着,等着姐姐回来给你报仇!”

“那你快点飞回来,我等着你去把他鸟切了!”

第3章 我要给爸爸送个女人!

越野车驶入别墅大门,一抹小小的身影朝着这边飞快的跑过来。

粉色的公主裙,扎着漂亮的两束小羊角。

“爸爸,我想死你了!”宴小玖娇滴滴的声音响起,人已经跑到车边。

然后驾驶座的门打开,沈南城下车,笑的一脸宠溺的看着她,“小可爱,让你失望了哟,我并不是你爸爸。”

小可爱脸的脸立马就拉下来了,鼓鼓的跟个小河豚似的,双手往自己的腰上一叉,“为什么不是我爸爸!我都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我爸爸了。沈南城,你真没用!”

沈南城蹲下身子,直接将她抱起,大掌揉了揉她的头顶,“所以我这个没用的沈南城来接你去见你爸爸啊!”

“啊!”小可爱瞬间又笑了,那鼓鼓的河豚嘴不见了,笑的跟个散财童子似的,“哎呀,表叔,你最好了,我敲爱你了!”

沈南城笑的一脸骚包,“哟,这就是表叔了?不是沈南城了?还敲爱我了,嗯,确实才刚刚敲过我!”

小可爱笑的跟朵花似的,双手往他的脖子上一环,“我这是在向你表白啊!你是我的最爱啊!”

沈南城丢白眼,屈指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一弹,“糖衣炮弹!”

“嘻嘻!”宴小玖笑的可开心了。

“南城,怎么就你?宴少宸呢?”一道凌厉而又洪亮的声音响起,带着质责。

沈南城噙着纨绔少爷的纨绔微笑,“姨父,还是这么老当益壮啊!少宸忙,就只能我来跑一趟接小可爱了。小可爱,跟爷爷再见啊。”

“爷爷再见!”小可爱笑的如花似玉,朝着宴自强挥着她的小手。

宴自强拧眉,没视着沈南城厉声道,“你告诉他,不管他同意与否,这事就这么定了!他没有反对的份!”

沈南城抱着小可爱,笑的跟个济公似的点头,“没问题,我会把姨父的话带到的。好了,小可爱,我们该走了!”

“好嘞!回家咯!见爸爸咯!我太想爸爸了,想得都快想不起来他了!”小可爱很是兴奋的说。

“姨父,再见!”沈南城将小可爱放进后车座,对着宴自强笑盈盈的说,“小可爱急着回家,我就不陪您唠了。”

宴自强被气的脸都是绿的,就这么吹胡子瞪眼的看着沈南城的车子驶出别墅大门。

“沈南城,他们要逼我爸爸什么?”后车座的小可爱眨巴着漂亮的眼睛,问着前面开车的沈南城。

沈南城很受伤啊,这就立马又从表叔回到沈南城了。

唇角勾起一抹坏笑,朝着内镜看一眼后面的小可爱,“嗯,给你找个后妈啊!”

“啊咧?!”小可爱吓的跳了起来,差一点头都撞到车顶了,双手叉着自己的腰,一副小霸王的样子,“他们要给我找后妈,有问过我的意见没有啊!我是当事人啊,为什么不经过我同意!不行,我反对!”

“你没听到吗?不是说了,没有反对的份!”沈南城笑的有些狐狸。

“哼!”宴小玖气呼呼的一哼,“他们说没有就没有吗?我这个当事人又不是个摆设!哼!肯定是那个讨厌的老巫婆的主意。我就知道,那老货不是个好东西!一看那张脸,就是个妖艳贱货!哼,敢设计我和我爸爸,老巫婆,你死定了!”

“要不然,我给你出个主意?”沈南城笑的更狐狸了。

“说来听听。”宴小玖一脸霸气的说。

“你自己去找个后妈啊,先下手为强啊!变被动为主动啊!”

“啊呸!我找的那叫后妈么?我找的肯定是亲娘!”宴小玖一脸淡定的说,然后一拍自己的大腿,“就这么定了!我要给爸爸送个女人!咦?”

突然之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怀疑的看着沈南城,“沈南城,你脸上的笑容为什么这么狐狸?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沈南城咧嘴一笑,“嗯,你老子动春心了!”

“啊哈?”小可爱双眸瞪的如杏仁一般,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南城,“什么样的女人能让我老爸这个如唐僧一般没有欲望的男人动春心?哎呀,我怎么那么好奇呢?沈南城,你带我去见人!我要亲自出马,以最快的速度把她送上我爸爸的床!”

“小可爱,你怎么比你老子那个当事人还要猴急?”沈南城笑的一脸奸诈。

“哼!”小可爱又是双手往腰上一叉,“沈南城,你要是骗我的话,你被女人甩!”

祝晨曦从出租车出来,朝着皇朝大酒店的门走去。

舅舅祝天明约了她在酒店中餐厅见面。

T恤加七分牛仔裤,一双白色的帆布鞋,齐肩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束马尾,肩上一只双肩包。

很青春的装束,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未毕业的高中生。

祝晨曦到二楼中餐厅时,并没有看到祝天明,倒是看到潘碧云坐在靠窗的位置。

桌子上放着一杯咖啡,潘碧云那涂着艳红色指甲油的手端起咖啡杯,杯子还没递于唇边,便是看到了祝晨曦。

只见潘碧云的眉头隐隐的沉了一下,眸色亦是一片冷郁。

重新放咖啡杯放下,冷冽的眼眸盯着祝晨曦。

祝晨曦弯起一抹清甜乖巧的微笑,在潘碧云面前站立,“舅妈。”

潘碧云冷冷的瞥她一眼,“嗯。”

“舅妈找我有事吗?”祝晨曦还是乖巧如好学生一般的站着,潘碧云不让坐,她绝对不敢自作主张的坐下。

“坐吧。”潘碧云凉凉的说道,语气中尽是淡漠与不待见。

祝晨曦很听话的在对面的椅子坐下,双手放于膝盖上,一副小学生聆听老师谆谆教导的样子。

潘碧云打量着祝晨曦,眼眸里再次流露出一抹厌恶,冷冷的说道,“你也不小了,女人总归是要嫁人的,李少上次见过你之后,对你一见钟情,指明了非你不娶。我已经给你应下这门婚事了。”

祝晨曦抬眸看向潘碧云。

第4章 好好的相处

潘碧云冷冽的眼眸阴森森的凌视着她,用着命令般的语气继续说道,“这事没有你说不的机会!”

所以这就是祝天明约她出来却避而不见的原因吗?

他是没这个脸来见她,也没这个胆跟她说这事对吗?

祝晨曦深吸一口气,脸上依旧噙着一抹淡淡的浅笑,看着潘碧云点了点头,“好。”

她的回答让潘碧云微微一怔,似乎有些不信相信的样子。

“一会李少会过来,你跟人好好的相处。”潘碧云敛去脸上的疑虑,看着祝晨曦冷冷的说道,“李家就这么一个儿子,以后李家的家财全都是他的。我这个舅妈已经很对得起你了。”

“嗯,谢谢舅妈给我找了一份这么好的姻缘,我一定会好好报答舅妈的。”祝晨曦笑盈盈的说道,一脸真心诚意的样子。

对得起我?

谁不知道李英杰那货是个什么东西,吃喝嫖赌样样齐全的,被他玩残的十八线女星都已经好几个了。

要不是他老子兜着,早蹲大牢里了,要么就是被人打死了。

这么好的姻缘,你怎么不让自己的女儿去!

沈南城带着晏小玖从电梯出来,一眼便是看到了祝晨曦,眼眸瞬间一亮,唇角勾起一抹阴笑。

“沈南城,你笑的这么贱,又看中哪个女人了?”晏小玖抬眸看着沈南城,老气横秋的说。

沈南城朝着祝晨曦的方向弩了弩嘴,一脸神秘的说,“小可爱,看到没有?”

小可爱朝着他的方向望去,一脸疑惑,“你又看中人家了?”

“去!”沈南城弹了下她的额头,“我可不敢!那是你老子的春药!我要是敢动这个心思,不被他扒一层皮啊!”

“哇哦!”小可爱吹了个口哨,“我老爸眼光就是好,跟我一样一样!就是好像有点小,跟我站一起,像姐妹,不像母女。”

“你老爸就好这一口,喜欢啃嫩草。”沈南城笑的一脸阴奸阴奸。

“哼!”小可爱啐了他一口,一脸鄙视的样子,“谁像你啊,老喜欢拱稻草干!我爸这叫有追求!”

“……”沈南城一脸吃瘪的看着她,然后笑眯眯的说,“还不快去,没看到你老爸的小心肝正被人欺负呢!”

“啊哈,我最喜欢收拾老货了!沈南城,不用等我哦,我给爸爸当先锋去了!”宴小玖跟只小雀一般的飞过去。

沈南城摸着自己的下巴,笑的一脸风骚又荡漾。

晏少宸从电梯出来时,正好看到自己的女儿跟只小鸟似的飞走。

朝着晏小玖的方向望去一眼,在看到祝晨曦时,眼眸瞬间变的凌厉,盯向沈南城,“又唆使了什么?”

沈南城抿唇笑的更加风骚又神秘了,“难得看你对一个女人感兴趣了,我怎么也得帮你添把火不是?要不然,还真让那老婊往你床上送人?”

宴少宸盯他一眼,“看来你很空,我会跟姨父提一下,给你安排一份差事!”

“喂!”沈南城瞬间跳了起来,“我这是在帮你,你怎么不知好歹呢?”

晏少宸凉凉的斜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在一个不怎么起眼的角落位置坐下。

沈南城跟上,在他对面坐下,唇角依旧噙着一抹风骚的笑容,转头朝着祝晨曦的方向看去一眼。

晏小玖那只小鸟竟然还没有飞到。

“其实你心里巴不得吧?我还不知道你啊!”沈南城笑的一脸得意的看着晏少宸,“看你的亲姑娘如何把人给拐过来,我就喜欢看戏。”

晏少宸端起一杯水,慢条斯理的抿一口,风淡云轻道,“嗯,我会把你的意思转达给姨父。”

“我去!”沈南城脸一拉,乍呼呼的瞪着他,“能不能不要恩将仇报?怎么说,我这都是在给你搭桥铺路。”

晏少宸斜他一眼,并没有接话,只是看着祝晨曦的方向。

正好,晏小玖已经到了。

潘碧云从椅子上站起,睨视着祝晨曦,冷冷的说道,“一会好好的招呼李少,我还有事,……”

“妈妈。”潘碧云的话还没说完,晏小玖已经走到祝晨曦身边,很是亲昵的抱起祝晨曦的手臂,脸颊还在她的手臂上贴了贴,笑的一脸天真无邪又阳光灿烂的看着祝晨曦。

祝晨曦有那么一瞬间的怔神,随即弯起一抹浅笑,很是宠溺的看着晏小玖,又轻轻的一捏她的脸颊,“你怎么在这?”

晏小玖眨巴着她那水灵灵的漂亮眼眸,浅笑时露出一对可爱的小梨涡,“我知道妈妈在啊,所以就来了啊!”

“这……是谁?祝晨曦,你能告诉我,她是哪来的?”潘碧云从惊愕中反应过来,指着晏小玖,厉声质问着祝晨曦。

“哈……”晏小玖抬眸看着她,一脸带着嘲讽的说道,“老太太,我当然是我妈生出来的啊!难不成我还是你生的吗?切!要是这样的话,我肯定去把全身的血都换了!”

“你!”潘碧云一脸盛怒的瞪着晏小玖,又瞪向祝晨曦,“祝晨曦,你以为随便找个野孩子过来,就可以打消这桩婚事了吗?我告诉你……”

“啊嗟!”晏小玖打断她的话,“谁是野孩子了?你生的才是野孩子!我是爹娘生的,爹娘养的!”

潘碧云指着祝晨曦,盯着晏小玖,冷冷的一笑,“小鬼,你说你是她生的?你多大,她才多大?她生得出来你?”

“哼!”晏小玖双手往自己腰上一叉,一副女王范十足的小样瞪着潘碧云,“我今年四岁,我妈二十三岁,怎么就生不出我来了?”

“你四岁?”潘碧云似笑非笑的盯着晏小玖,“小鬼,谁家四岁的孩子长你这么大?”

“我个子长的高不行啊!”晏小玖理直气壮,“我们家基因好啊,爸爸妈妈都是颜好身高腿长,谁规定了四岁的孩子就不能长这么高了?你以为跟你一样啊,是个小矮子,那自然长不高了!”

潘碧云被她气的咬牙切齿的,铁青着一张脸,怒瞪着晏小玖。

晏小玖回瞪她。

“小晨曦……”酥麻麻的却是带着一股流氓味的声音传来。

第5章 污水管与公厕

祝晨曦浑身打了个冷颤,但脸上还是噙着一抹优雅的标准如空姐般的微笑,朝着快走到她身边的李英杰打招呼,“李少。”

李英杰两眼发绿的盯着祝晨曦,就差唇角流下一行口水了。

不得不承认,祝晨曦这个女人太美了,比他玩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漂亮。

李英杰觉得,跟祝晨曦比起来,那些个女人,简直就是一堆淤泥,远不及祝晨曦的十分之一。

他第一次见到祝晨曦,就被她给彻底的吸引了,在他看来,任何女人在祝晨曦面前,那就暗然失色了,就连潘舒咏也被祝晨曦比下去了一大截。

这女人简直就是一个尤物,这身材,这脸蛋,完美啊!

还有那两条大长腿,掰起来肯定很有味道,架在脖子上更是美不胜数。

李英杰就这么大胆的,不加掩饰的用着色眯眯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祝晨曦,直接把潘碧云给忽视了,也把祝晨曦身边的晏小玖给无视了。

祝晨曦很不喜欢李英杰此刻的眼神,那是一种发情的公猪,见到母猪就想扑的表情。

“李少,晨曦已经等了你好一会了。我就不在这影响你们年轻人的约会了,先走了。”潘碧云看着李英杰笑的一脸谄媚的说道,然后又朝着祝晨曦投去一抹警告的眼神,“晨曦,好好的跟李少聊。”

李英杰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祝晨曦,直接把潘碧云当成一抹空气,挥了挥手,示意她赶紧离开。

潘碧云瞪着晏小玖,正想说话之际,祝晨曦先出声了,“你好,李少!这是我女儿。”

听她这么一说,潘碧云差一点没一口气止卡住,恨恨的瞪着祝晨曦。

祝晨曦依旧噙着一抹弯弯的浅笑,优雅的看着李英杰。

“哦,”李英杰的心思全都扑在祝晨曦身上,此刻脑子里正补着将祝晨曦扑倒,掰着她的腿,又将它们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限制级香艳画面,根本就没听清楚祝晨曦的话。

“我叫晏小玖,这是我妈妈!”晏小玖一脸厌恶的瞪着李英杰。

“哦,”李英杰又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然后猛的反应过来,“什么?”他那一双小眼睛瞪的老大老大,死死的盯着祝晨曦,指着晏小玖,“你说什么?她是你什么?”

祝晨曦笑的风和日丽,“李少,她是我女儿,叫晏小玖,今年四岁。”

“潘碧云,你不是告诉我祝晨曦是个处?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李英杰转眸瞪向潘碧云,那眼神想要杀人,手指指着宴小玖,“她为什么会有一个四岁的女儿?那她不是十九岁就生了!你他妈敢骗我?本少爷从来不玩破鞋的!你竟然……”

“李少,借一步说话!”潘碧云打断李英杰的话,笑的一脸神秘的说道。

李英杰恨恨的瞪她一眼,倒也是跟着她朝着一边走去。

“她是你舅妈?”晏小玖指着潘碧云的背影问祝晨曦。

祝晨曦点头,“嗯哼!”

“她不喜欢你?”

“不喜欢!”

“她想把你卖了?”

“是的。”

“她有儿女吗?”

“有一个女儿,二十五岁。”

晏小玖咧起一抹阴飕飕的诡笑,就跟一只成精的小狐狸一般,笑眯眯的说道,“那我们让她把自己的女儿给卖了怎么样?”

祝晨曦朝着她眨了眨眼睛,“你真的只有四岁?”

晏小玖朝着比了一个手势,“七岁。”

“为什么我有一种被你骗的感觉呢?”祝晨曦半认真半玩笑的说。

宴小玖笑的一脸天真无邪,“哎呀,你想多了啊!我只是一个七岁的宝宝而已啦。我就是喜欢你啊,和你有缘份啊,想和你交朋友啊。哎呀,这是我们的家事,我们回家再说了。我们先解决外部矛盾。”

另一边

沈南城噙着一抹愉悦的骚包笑容,看着晏少宸说,“那是李英杰,李坤泽的宝贝儿子。吃喝嫖赌样样来,特别喜欢玩十八线的女明星,而且还非要处的不可。已经玩残了好几个了,如果不是李坤泽给兜着,早横死多少次了。”

晏少宸的视线落在还与潘碧云在一旁交谈的李英杰身上,眼眸暗沉阴鸷。

“哦,对!”沈南城又似想到了什么,继续煞有其事的说,“他玩过的女人,个个都是貌美如花的,就喜欢你家……”

“闭嘴!”晏少宸一个刀眼射过去,沈南城乖乖闭嘴了。

潘碧云和李英杰终于说完了,李英杰的脸上扬起一抹愉悦的笑容,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转头朝着祝晨曦的方向看去。

那眼神太直接,赤果果的传递着一抹欲望,然后又收回自己的视线与潘碧云说话。

“李英杰说,让潘碧云把人搞定,不管用什么办法,总之就是今天必须把人送到他床上。就在这酒店1902号房。”

沈南城看着李英杰的嘴巴,对着晏少宸说道,因为他看得懂唇语。

“潘碧云说,李少放心,今天一定把人送到你床上,让你享受。你放心,祝晨曦绝对是个处,那小野种绝不是她的女儿。我可以拍着胸膛保证。”

“少宸,你打算怎么办?”沈南城看着晏少宸笑眯眯的说,“要不然,我把人给调了,送你床上怎么样?反正……”

“我不介意把你的嘴巴变成装饰品!”晏少宸阴森森的打断他的话。

沈南城右手往自己嘴巴上一捂,用着闷哼哼的声音说,“对了,这个李英杰跟黎锦雯沾亲带故。”

“好好说话!”晏少宸盯着他。

沈南城赶紧拿下自己的右手,一本正经的说,“李坤泽现在的老婆是黎锦雯的堂姐。”

“那女人又是谁?”晏少宸弩了下潘碧云问。

“潘碧云,潘寿的女儿,祝天明的老婆。不过祝天明是入赘的,有个女儿叫潘舒咏。嗯……”沈南城微微顿了一下,然后用着很严肃的语气说,“是一个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但其实是一个很开放的公厕。”

晏少宸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眸一片阴沉中带着算计,不紧不慢的说,“那就让污水管通向公厕!”

“噗!”沈南城很没有形像的噗笑出声。

第6章 我对你一见钟情

李英杰并没有再去祝晨曦那边,而是朝着祝晨曦投去一抹意味深长的眼神之后离开了。

潘碧云朝着祝晨曦走过去,恨恨的瞪她一眼,咬牙切齿的怒斥,“你这只白眼狼!”

然后一脸愤恨的离开了。

“啊耶?这就结束了?”晏小玖看着潘碧云的背影一脸不解的样子,“不是应该继续过来的吗?”

祝晨曦朝着潘碧云的背影望去,眼神清淡,唇角勾起一抹弯笑,不紧不慢的说,“嗯,他们要搭戏台。”

“什么意思?”晏小玖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祝晨曦抿唇一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慢悠悠的问,“小朋友,你该回家了,你爸妈该着急了。”

“啊,对!”晏小玖一副晃然大悟的样子,然后笑盈盈的说道,“我能不能跟着你啊!我对你一见钟情啊!反正我现在也无家可归啊!”

“呵!”祝晨曦被晏小玖的“一见钟情”逗笑了,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和声道,“我们之间不存在一见钟情。行了,你是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吧!我也得回家了。”

“我不!”晏小玖一把挽住她的手臂,一副耍无赖的样子,“我现在无家可归,求求你啊,收留我啊!我不会占用你的时间和精力的啊!我还可以帮你忙的啊!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外加暖床,都会的啊!你不要这么见死不救啊!”

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暖床什么的,以后全都是她老爸的事情啊。反正她现在也没说是她做哦,不算撒谎啊!

祝晨曦轻笑,“现在是大夏天,不用暖床的。还有……”

“那以后冬天还是需要的啊!”晏小玖咧着一抹讨好的微笑,“夏天,你也可以当是抱一个凉枕啊!软软的,抱着很舒服的啊!反正是免费的嘛,为什么不用呢?我们要物尽其用是不是?”

祝晨曦怎么都觉得她像是在推销一件产品似的。

“哎呀,行啦,行啦,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哦!”晏小玖轻摆着祝晨曦的手臂,一副撒娇的小样,“你以后会很感激我的啊,也会很庆幸今天的明智决定的。反正那两个讨厌的人也走了,不如我们点菜吃饭啊!”

祝晨曦看着晏小玖,看着她那一双清澈如山泉一般的眼眸,看着孩子童真的脸,弯起一抹浅笑,“你为什么会无家可归?”

无家可归四个字,像是刺中了祝晨曦的软肋一样,让她有一种无奈的苍凉与失落。

她有家,但是那个家没人在意她,也没有愿意她回去。

她有家人,但却是她最亲的家人把她往火坑里推。

她有爸爸,但是却不能喊他爸爸。

看着眼前天真无邪又灿烂如阳光的孩子,祝晨曦想到的是她在这个年龄时的过往。

晏小玖就是个小人精,清澈的双眸一眨一眨的望着祝晨曦,然后又立马撇了撇嘴,瞬间就露出一抹如没有疼没人爱的小白菜般的可怜委屈表情,“因为家里有个老妖婆。”

“你爸给你找的后妈?”祝晨曦试探性的问。

“不,不,不!”晏小玖连连摇头,“我爸才不会这么对我呢!虽然他现在是缺个女人,而且想往他身上扑的女人确实跟狗毛样的多。但是,我爸眼光跟我是一样一样的,高着,挑着呢!入不了我们眼的,对我们不好的,才不要呢!我说的老妖婆是我老爸的老爸给他找的后妈,哼!”

晏小玖气呼呼的一哼声,双手往自个腰部一叉,“趁我爸不在的时候,就想上演白雪公主跟恶毒皇后。嗟!我又不是白雪公主,怎么可能让她各种欺负呢!我人小不是她的对手,我还不会离家出走吗?哼,那老头也是个糊涂蛋,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那么纵着那对母女,不止欺负人,还欺负我爸!哼,我自己当家作主还不行吗?”

祝晨曦似乎有些听明白晏小玖话中的意思了。

有后妈,自然有后爸。

这话简直就是千古真理,搁谁身上都一样。

“你爸什么时候回来?”祝晨曦摸着她的头,一脸关心的问。

“嗯……”晏小玖微微的歪头,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我也不是很肯定啊,反正回来的时候肯定会来找我的。那,这段时间你能不能暂时收留我啊?我不想回去被那老妖婆欺负啊!”

祝晨曦抿唇一笑,“行吧,先暂时跟着我吧。不过,得跟你爸爸打个电话,跟他说明一下情况,要不然会担心。”

“哦耶!”晏小玖兴奋的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不着痕迹的朝着某个方向举了举手。

祝晨曦此刻想到的是,她小时被潘碧云和潘舒咏母女俩明里暗里的各种欺负,祝天明的心知肚明却装糊涂。

只是晏小玖,欺负她的不是后妈,而是后奶奶。

祝晨曦与晏小玖吃过之后,离开。

“少宸,你的人精小姑娘已经成功的打入对方阵营了。”沈南城笑的一脸老谋深算的老狐狸般的看着晏少宸,很是得意的说道,“我是不是应该提前恭喜你?”

晏少宸凉凉的斜睨他一眼,冷冷的说道,“卫雅思搞定了?”

沈南城瞬间蔫了,就跟个被放了气的气球一般,一脸菜色的看着他,“能不能不戳人的伤疤?”

“不能!”晏少宸漫不经心的说道,然后慢条斯理的从椅子上站起,“走了。”

“去哪?”沈南城一脸茫然的问。

晏少宸迈步离开,连头也没有回一下,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跩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我也有跩的资本的啊!”沈南城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自语着,“我天生劳碌命啊,就得给你当手下使唤!我是弟,表的!”

祝晨曦接到祝天明的电话时,正带着晏小玖在酒店附近的商场买衣服。

既然要让晏小玖暂住她家,那自然得有衣服。

晏小玖感动的热泪盈眶。

唔,不愧是她看中的女人,对她就是好。

老爸,这个女人,我一定赶早送到你床上。

“喂,舅舅,找我有事吗?”祝晨曦接起电话,语气平淡疏离。

“晨曦啊,孩子怎么回事?真的是你的吗?”

第7章 不道德,不道德!

祝天明无奈中带着疑惑的声音传来。

祝晨曦看向晏小玖,晏小玖也正好抬头看她,朝她露出一抹俏皮可爱的天真笑容。

“对,孩子是我的。”祝晨曦对着电话那头的祝天明很肯定的说。

“你……”祝天明语噎,“你怎么这么糊涂?怎么会犯下这样的错?晨曦啊,你这辈子可怎么办?你怎么不告诉我?要是我……”

“舅舅,还有别的事情吗?”祝晨曦打断他的话,一脸淡漠的问。

祝天明又是片刻的微怔,然后轻叹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晨曦,孩子的事情,不是小事。我……”

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又是顿了几秒钟,才沉声道,“我到酒店了,没见你和你舅妈。晨曦,能不能过来,我们谈谈孩子的事情?”

祝晨曦抬起左手看一眼手腕上的手表,时间下午三点四十。

“嗯,好。”祝晨曦应道,“不过我已经离开酒店有些远了,回来的话还得点时间,可能要舅舅等我一会了。”

“没关系,没关系。我等你,你慢慢来,不要急。”祝天明很好脾气的说,“我在1906号房间。”

祝晨曦挂了电话,轻咬着自己的下唇,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十秒钟后,拨了一个号码。

“嘿,小宝贝!”软绵绵的声音响起,透着一股风情味。

“帮我个忙。”祝晨曦沉声道。

“说!”对方很是豪爽的说道,“只要是小宝贝的事情,哥哥一定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是让我去切了那小白脸的鸟儿?”

“不用!”祝晨曦很镇定的说道,“他的鸟儿自有人会去切的,这种肮脏的事情,用不着你出手。”

“哦哟,还是小宝贝对我好,我没白疼你。”

晏小玖仰头看着祝晨曦,电话那头的声音,她隐约能听个大概。

猛的吞一口口水,心里急啊!

哎哟喂,老爸,这人光听声音就知道,绝对是你的头号情敌。

完了,完了!

她的准娘亲这是有人了啊!那她老爸岂不是要当第三者才能把冷娘亲给抢过来?

哎哟喂,不道德,不道德!

嗯,没关系。还有她这个前锋,不道德的事情,让她这个先锋来做,她还只是个宝宝而已哈。

“帮我P一张照片,一张我和杜东林在皇朝酒店1902的照片,要那种很亲昵的,刚好是两人搂搂抱抱准备进房的照片,而且还要是我主动的。”祝晨曦不紧不慢的说道。

“小宝贝,你是不是脑子坏了?”

“别问这么多,反正你照我说的做就行了。一会,我把我今天的照片发给你。还有,你黑掉杜东林的手机号,让他的号码一直处于通话状态。”

“小宝贝,你到底要干什么嘞?咱……”

“就这样,你P好之后,半小时后把照片发给潘舒咏。”祝晨曦不紧不慢的说道。

“哦哟!”电话那头的人打了个响指,用着赞扬的语气道,“小宝贝,这就对了嘛。放心,这事哥哥给你办的妥妥的。”

“我想先去上个洗手间。”刚走到酒店大堂,晏小玖看着祝晨曦一脸尴尬的说道。

“嗯,去吧,我在这等你。”祝晨曦笑盈盈的说道。

晏小玖跟只兔子一般的跑走了,五分钟后神清气爽的回来了。

祝晨曦牵着晏小玖的手,按着1906的门铃,对面就是1902。

朝着对面的房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唇角勾起一抹阴笑。

房门打开,祝天明笑盈盈的看着她,“晨曦来了,快进来。”

“舅舅。”祝晨曦唤着祝天明,又揉了揉晏小玖的头,“叫舅公。”

“舅公好,我是小玖,是妈妈的女儿。”晏小玖很乖巧听话的跟祝天明打着招呼,稚嫩的脸上扬着童真的微笑。

祝天明的视线从祝晨曦的身上移到晏小玖的身上,打量着孩子,然后又看向祝晨曦,用着不可思议的语气道,“晨曦,你告诉我,这并不是真的。”

祝晨曦抿唇一笑,不紧不慢道,“舅舅,这就是真的。小玖就是我女儿!”

祝天明深吸一口气,似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似自责,又似内疚,但又杂夹着一丝气愤,“晨曦,你怎么能这么……这么……不……”

“舅舅,孩子的事情,已经成事实了。就算你再不能接受,也没有办法改变了。”祝晨曦很平静的看着他,“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她是我唯一的亲人!”

“晨曦,其实我是……”祝天明一副欲言又止的看着她,终是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出来。

对此,祝晨曦并没有什么感觉。

对于祝天明,她已经麻木了,并不希望他会良心发现的突然之间护着她,和潘碧云对抗。

“晨曦啊!”祝天明很无奈的叹一口气,“你会这样,也是舅舅对不起你。”

往沙发上坐去,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双手紧握着水杯,似是在犹豫着,挣扎着。

祝晨曦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很平静的看着他,“舅舅言重了,舅舅收留我,养育我长大,已经是对我很大的恩情了。我一直都记着舅舅的恩情。”

祝天明僵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又无地自容,似自言自语又似在向祝晨曦叹诉,“晨曦啊,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舅舅的身份,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个家,没有我说话的份啊!我对不起你舅妈,也对不起你啊!”

“舅舅没有对不起我!”祝晨曦还是那样的平静,“我说过,我记着舅舅的恩情。”

祝天明深吸一口气,松开紧握着水杯的手,将桌子上的杯水推至祝晨曦面前,“先喝杯水,就当是舅舅给你陪不是了。”

祝晨曦看着那杯水,清澈如明珠般的眼眸直视着祝天明,唇角弯起一抹俏丽的微笑,“舅舅,真希望我喝?”

祝天明微怔,看着祝晨曦的眼神有些虚。

脑子里响起潘碧云的话:祝天明,你没有退路!如果你不想李英杰拿你开刀,就把祝晨曦送到他床上!李坤泽随便一个手指头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晨曦啊……”

“舅舅,如你所愿!”祝晨曦拿起杯子,将水一饮而尽,“你的恩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酒店19楼

潘舒咏从电梯出来,朝着1902的房间一脸愤恨的走去。

“祝晨曦,你这个贱人,啊!”

第8章 但,他又能怎么样呢?

潘舒咏的话还没说完,人便是被人拖进了房间。

惊呼声中,她一脸震惊的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眼眸瞪的如铜铃一般大。

“李……少?”潘舒咏不可思议的看着眼眸赤红如一头发情的野兽一般的李英杰,赶紧转身想要离开。

只是还没来得及转身,人便是被李英杰重重的扔到了床上。

“李少,李少,你别这样!我……我不是祝晨曦,我是舒咏,我是潘舒咏。不是你想要的祝晨曦……啊!不要,不要!我不要!”

潘舒咏挣扎着,反抗着,但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此刻的李英杰就像是上了发条一样,根本就没有一丝理智可言。

他想要就是一个女人,一个可以让他得到畅快的女人。

潘舒咏怕了,很费力的挣扎着,想要从李英杰的钳制中挣脱。

然而换来的却是李英杰更粗鲁的对待。

潘舒咏也算是这个圈子里的一员了,怎么可能不知道李英杰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不想被这个变态的男人给玩残了。

只是,不管她怎么挣扎,反抗,叫唤,都是没有用的。

只会让李英杰更加的亢奋与刺激。

“啊——!”潘舒咏的痛苦的尖叫声响起。

祝晨曦起身离开,祝天明看着她的背影,眉头拧的紧紧的,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来的复杂与晦暗。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的……

但,他又能怎么样呢?

拿过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潘碧云,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按你说的做了。能不能不要……喂,喂,潘碧云!”

然而电话那头,潘碧云已经挂断电话了。

祝天明将手机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扣,自言自语,“晨曦,我也是没有办法啊!逼真不得已啊!你就当是帮我一次吧!反正李英杰玩女人从来都只玩一次的,你就当是被狗咬了。反正你连女儿都生了!”

“你怎么样啊,没事吧?”晏小玖看着祝晨曦,一脸关心的问。

祝晨曦摇头,“没事。”

“你傻不傻啊,明知道那水有问题,怎么还喝啊!”晏小玖一脸责备的看着她,“我们得赶紧去医院,要不然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祝晨曦摇了摇头,好像还没反应。

拿出包里的房卡,在1905号房门前一刷。

“啊哈?你什么时候开的房间?”晏小玖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祝晨曦拧唇一笑,摸了摸她的脑袋,“以后告诉……”

一个“你”字,还没说完,祝晨曦呆住了,瞪大了清澈的双眸,一眨不眨的望着刚刚打开洗浴室,仅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头发还是湿的男人。

祝晨曦身后的晏小玖却是笑了,笑的跟朵盛开的桃花一般的灿烂又艳丽了。

朝着晏少宸竖起一拇指,然后不着痕迹的,不声不响的离开了,还很有孝心的把门也给关上了。

晏少宸站于洗浴室的门内,祝晨曦站于离洗浴室不到一米处的外面。

她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这个男人,这个几天前见过一面的,差一点把石子踢中人家的男人,这个让她觉得十分危险的男人。

一时之间,祝晨曦竟是忘记了反应,就如一个木头桩子似的杵立着,而且她的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人家……没有穿衣服的躯体上。

男人,一身精壮身体,没有一丝赘肉,八块腹肌,然后是性感的人鱼线,然后……

祝晨曦猛的吞了一口口水,脸颊瞬间一片通红发烫,脑袋还在“嗡嗡”的轻响着。

那一抹火烫沿着脖子一路往下,几乎烧遍了她的整个人。

药效发作了,药效发作了。

祝晨曦在脑子里这样告诉着自己。

她想要移开自己的眼眸,但似乎眼睛不听脑袋的使唤,就像是粘了胶水一样,直勾勾的,毫不掩饰的盯着男人的身体看。

从浴巾慢慢和往上移,精壮健硕的胸膛,还有几滴水珠爬在上面,刚毅的下巴,薄唇,英挺的鼻,犀利的眼眸,剑眉。

湿发端还挂着水珠,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祝晨曦又是猛吞一口口水,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一个男人,而且还是……这般样子,还真是第一次。

但,似乎又心安理得的占着人家的便宜,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甚至都没有要移开自己视线的意思。

不得不承认,男人,有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就像是雕刻师精雕出来的一样,没有一丝瑕疵。

特别是那一双眼睛,似乎有着魔力一般,将她吸附进去,让她不由自主的沉迷其中。

如模特一般的超好身材,简直让人有一种想要喷血的冲动。

“看完了吗?”男人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如鹰一般凌厉的眼眸直直的盯着祝晨曦。

终于,祝晨曦回过神来,也感觉到自己的失态。

赶紧将视线收回,头低垂而看着自己的脚尖,双手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触着。

宴少宸瞥她一眼,径自走出洗浴室,朝着房间走去。

祝晨曦猛的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个箭步冲过去,“你……啊!”

赶紧一个转身,双手捂住自己的双眼,“流氓啊!干什么脱光衣服!”

男人,正站于衣柜前,已经扯掉了身上仅有的浴巾,手里拿着一条内裤。

祝晨曦有一种想要找个地洞把自己埋了的冲动。

“你好了没有!”祝晨曦背对着他,语气有些急躁羞愤。

晏少宸并没有说话,只是自顾自的穿着衣服。

祝晨曦也不敢转身,生怕一个转身又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继续双手捂着自己的脸,掌心都能感觉到那烫意。

身后,男人还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甚至都没有感觉到一点声响。

不是?没声音响,难道自己出去了?

“你到底好了没有!”祝晨曦再问,语气有些催促的样子。

“你要感觉一下?”男人的声音猛的在她的头顶响起,带着一抹得天独厚的君临天下。

闻声,祝晨曦猛的转身。

唇,好像触到了什么。

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脸颊,祝晨曦再一次僵了,懵了。

她的唇,此刻正妥妥的贴在他的唇上……

小说

宠妻成瘾:总裁的重生影后 主角: 顾云曦, 江天承

2021-1-2 0:32:25

小说

老公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主角: 米安, 杜时简

2021-1-2 0:35:4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