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风华:素手逆乾坤 主角: 安临月, 轩辕夜宸

她是神技局的特工——鬼医离月,绝代风华,一双素手,可起死回生。,她是相府弃女,无才无德又‘貌丑’,替嫁不成,反身陷花楼。,一朝醒来,当她变成她……,调戏美男撕白莲,治病救人名天下。,当她赚的盆满钵满,准备逃之夭夭之际,债主上门了。,某女哭,为何她随手调戏的美男,竟会是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女人,调戏完了本王不用负责的吗?”男人一脸阴鸷的靠近。,“王爷,有话好商量!”,“去床上商量如何?”,安临月扶腰泪奔,说好的商量呢?
鬼医风华:素手逆乾坤 主角: 安临月, 轩辕夜宸

第1章 好美的男人!

“砰!”

醉红楼,天字号房传来一声巨响,却很快的淹没在外头的嘈杂声中。

雕花大床的废墟中,一个红衣女子被纱幔掩埋,一动不动;而旁边则有一个绝美的男子正闭目打坐,只是他周身的能量波动却一点点的减少,画面出奇的诡异。

……

“嗯——”

离月觉得自己好像上了刀山火海一般,又热又痛,这种感觉就快要将她给折磨疯了。

“该死!”离月低咒出声,声音虽低不可闻,却意外的打破了这诡异的宁静。

离月挣扎着睁开如同灌铅了一般沉重的双眸,黑白分明的眼中带着几分嗜血的戾气。

特么,要让她知道是谁开车撞她,她一定会让那人后悔在这世上走了一遭。

然,下一刻,离月额间青筋再次跳动。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从车祸中醒来的结局竟是被一堆破布和破木头活埋了?特么这是谁干的?

陷入暴怒中的离月挥手就要推开身上碍事的破烂,却发现自己的手几乎没有一点力气。

该死的,她堂堂神技局的鬼医特工离月,什么时候这么虚弱过?

挣扎许久,靠着一股子不服输的意念,离月才终于从布堆中爬出,却在看清楚眼前场景的瞬间整个人石化了。

映入眼前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这是哪?

带着满心的疑惑,拖着疲累疼痛的身子从废墟中爬起来,却是一个重心不稳,朝一旁摔去。

一边懊恼于自己身体素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一边挥舞着手想要抓到点什么。

“撕拉——”

布帛被撕裂的声音传来,接着便是一声闷响。

一阵地动山摇后,房间再次安静了,而离月却是一脸懵逼的抓了抓手上的‘东西’。

什么鬼?热热的,还会长大?

离月有些迟钝的低头往下看,突然,脸不可抑制的爆红。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夭寿!她怎么知道房中还有人呢?而且,她还好巧不巧的就抓到了……

离月想不下去了,只觉自己一世英名就快要被毁了,脸也比之前烫了许多。一边道歉,离月一边挣扎着想从‘受害者’身上起来,却越是挣扎,越难以起身,身上的温度更是随着她的挣扎正一点点升高。

终于等她从男人身上爬起来的时候,已满身满脸是汗,脸上厚重的一层的胭脂也在不知不觉中被汗浸透,看着就惨不忍睹。

身上的热感让离月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右手迅速把住左手脉搏。

只片刻功夫,离月的神情就变得不可描述起来,嘴角更是忍不住直抽抽。

媚毒,还是最低劣的那种?这特么也太不将她堂堂鬼医放在眼里了吧?

伸手便往腰间探去,却是扑了个空。离月蹙眉,眨巴眨巴了下眼睛:她的银针呢?

低头看向自己身上不属于自己的衣裳,离月满脸黑线。这又特么是谁给她换的衣裳?

这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她没银针还要怎么解毒?

这媚毒虽低劣,可她发作起来也够折腾人的啊。

抬头朝着房中唯一可以做解药的男人看去,离月瞬间失神。

好美的男人!

高挺完美的鼻,薄而性感的唇,还有那张无暇绝美的脸,美的让人无可挑剔,却是不知,那双紧闭的眸若是睁开,会有怎样的绝世风华。

目光无意识的往下,离月瞬间惊悚……

第2章 美人儿,江湖救急啊!

她她她……她的眼睛居然直接透过男人的有些破碎的衣裳看到了他的身子……

离月本是神技局的鬼医,而神技局没点特殊能力,是很难进去的。而她的能力便是眼睛,她的眼睛堪称人体检查仪器,能够看透人体所有的病灶。

当然,使用眼睛的能力,是需要催动意念的。

而她现在只是随意看了一眼,并没有用意念,按理来说是与正常人眼睛一样的。

可如今,她的眼睛竟是不受控制的色变了!

眼前的男人的身材可以说是是绝无仅有的完美:性感的喉结往下,是迷人的锁骨,紧接着是结实的胸膛和八块腹肌,全身没有一块赘肉,让人沉醉不已。

离月正惊叹之际,鼻尖却有一股热意涌出。

下意识伸手,入眼的却是满手的血……离月瞬间石化了。

她……她竟然因为看了美男的身子流鼻血了?

太没出息了!

不!这一定是媚毒惹的祸,她绝不背锅。

这样想着,离月心中才好受很多,可身上的热意却越来越凶猛,几乎让她崩溃。

随后,离月目光灼灼的落在了旁边男人身上,眸中闪动着亮光。

美男在此,还怕没解药么?

“美人儿,江湖救急啊!”

话毕,离月带着几分急切的朝着男人扑去。

大概是因为身子实在无力控制不好准头,离月竟直接磕破了男人的唇,瞬间血腥味弥漫。

“唔,痛!”离月眼含雾气,因媚毒的缘故让她声音无意中透着几分娇软。

然而一抬头,却刚好对上了一双绝美的紫眸。

如她所想,美男睁眼的模样美的让人心惊,那唇角的那厮血迹非但没让他的美打折,反倒是多了几分邪魅的诱惑,可那双眸子却如深冬的寒冰一样,冷的彻骨。

“我……”下意识的,离月有些瑟缩,但是眼睛仍旧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的男人。

没办法,她颜控啊!

“滚!”轩辕夜宸压下满口的血腥,从牙缝中挤出一个似蕴含无尽风暴的字。

离月闻言却是眼眸微眯,原本痴迷的眸子染上了几分危险。

滚?这天下,还没有敢让她鬼医离月滚的人。

这男人,够胆!可惜,她偏生吃软不吃硬,越是这般,她便越是非他不可了!

这般想着,离月唇角勾起一抹弧度,笑容略显猥琐。

“我就是不滚,你能奈我何?”

说着,离月的手还顺便在男人的胸膛上摸了一把,而后更是在男人冰冷的目光注视下凑了上去。

轩辕夜宸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丑女人,额间青筋暴起,喉间腥甜一点点加重,却根本无可奈何。

这种无力感让他几乎想要毁灭一切。

然而就在这时,他感觉手上脉搏被一双柔软的手给握住,一抹诧异自眸间划过。

离月屏息探脉,这算是她的职业反应,眼前男人一看就是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如今该动手的时候却只动口,反常必有妖,她不可能不好奇。

只是不探不要紧,一探吓一跳。离月飞速从男人身上弹起,一屁股坐在地上,脑袋也清醒了几分。

顾不得屁股上的疼痛,离月展开意念,开始探查男人的身子。

果然,胸腔里有只虫!

除此之外,眼前男人还因为受什么力量的冲击而内伤严重,身上更是积聚着多种毒素。

可以说,他能够活着出现在她面前,是真的命够大了。

而且,当真是好险,若是自己真不管不顾将面前这男人当了解药,那必定会死的更快。

比起媚毒带来的难受,小命肯定更重要了。

只是……

“你若求我,我便救你,如何?”

第3章 看得到吃不着,好遗憾!

离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带着几分的戏谑和挑衅,十足欠揍。

只可惜,她并不知道她那张脸此时是丑的让人不忍直视,配上那欠揍的表情,那更是酸爽的让人想要……作呕。

轩辕夜宸虽惊异眼前女人的一系列变化,但却并不相信她真能救自己,毕竟自己的情况……

而眼前那张丑绝人寰又欠收拾的脸,当真让他忍无可忍,为防止内伤加重,他轻轻闭上双眸,准备来个眼不见为净。

离月见此,忍不住撇撇嘴。

显然,她被怀疑能力了。

这让她非常不爽,想要竭力证明些什么。而这种感觉,她还从不曾有过。

缓缓从地上爬起,环顾四周,目光便落在不远处的梳妆台上。

“遇到我,算你走运。”

撂下这句话后,离月便朝梳妆盒走去。

轩辕夜宸听到动静眉头微蹙,却是没有再睁开眼,只听得不远处一阵翻找声,心头疑惑顿生。

等感觉女人再次靠近,轩辕夜宸缓缓睁眼,所见的便是那丑女人拿着簪子朝着自己扎来,眼中杀意顿起。

“你要做什么?”

冰冷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响起,吓得离月险些抓不住手中银簪。

“呵呵,你说呢?”

离月笑的不怀好意,而后眸光骤然凌厉,手中银簪快速抬起落下,直朝着轩辕夜宸身上扎去,丝毫不拖泥带水,短短时间内就几个手起簪落,轩辕夜宸的身上也多了几个血窟窿。

原本随着离月的动作轩辕夜宸瞳眸紧紧收缩,眼中杀气四溢,可很快的却逐渐被诧异所取代。

他……竟感觉身上状况在一点点的缓解,虽微乎其微,可却从不曾有过。

莫不是眼前的女人真的能帮自己?

这般想着,轩辕夜宸的紫眸越发深邃起来。

若真如他所想,眼前这女人的命暂时留着也未尝不可了。

离月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此刻她已经是大汗漓漓,身上媚毒再次开始作妖,抽空她所有力气了。

“看得到吃不着,好遗憾。”离月看着轩辕夜宸的脸轻声叹息。

在轩辕夜宸一张脸彻底黑下来之前,离月拿着银簪直插大腿,有片刻清明后咬牙转身朝着她方才发现的一个大木桶走去。

随着“哗啦”一声,房中恢复安静,而轩辕夜宸那双绝美的紫眸中此时却满是复杂。

……

“王爷,齐王妃怎么可能在咱们楼里?您是不是弄错了?”

“齐王和我大姐还不曾拜堂,你现在就叫齐王妃,怕是不妥吧?”

“……小姐说的是,可这天字号房……”

“行了,在与不在,你让我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你这般阻拦我们,莫不是心虚了?”

……

离月在一阵嘈杂声中睁开眼,眼中满是不悦。她最讨厌有人打扰她睡觉了。

尤其,还是在她身体极度不舒服的时候。

像是想到什么一般,离月连忙朝着废墟的方向看去——空的!

昨晚那美男呢?

还有,她不是应该在冷水中么?怎么睡在地上了?

正疑惑时候,门被人从外面猛地踢开……

第4章 她竟然穿越了!

离月抬头看向涌进来的人,领头的是一个二十左右年轻男人,男人五官俊朗,却显得有几分阴沉,看着她的目光就想要将她撕碎一般。

他们认识么?这样看着她,有病吧?

不想看神经病,离月移开视线,看到男人身边模样姣好的粉衣女子。

看到这女人的容貌,她竟觉得有几分眼熟。

“大姐,真的是你?怎么会这样?”

粉衣女子看到离月,像是受到打激,连连后退,却是一脸痛心的看着她,就好像她做了什么大恶不赦的事情。

只是,大姐?

她们认识?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一股陌生的记忆涌向她脑海,让她如遭雷击。

她竟穿越了!成了沧海大陆凤临国相府嫡女安临月。

只不过原主命运多舛,生母因生她而难产而亡,刚满周岁的时候兄长便意外去世,从此被当作天煞孤星送往乡下自生自灭。

而三个月前,少年皇帝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将相府嫡女许配给无权无势的空壳王爷——齐王轩辕泽与。

身为天之骄女,又有第一才女之称的安云染自是不可能嫁给一个无用的王爷,所以安临月成了替嫁的不二人选,毕竟圣旨上也就写了‘嫡女’二字,而并没有指名道姓,如此做法也不算抗旨。

而若非如此,安家也不会有人记得还有安临月这么一个人了。

离月蹙眉,对原主颇感同情。

再抬头看向那领头的男子,结合方才门外的对话,也就知道他到底是谁了。

齐王轩辕泽与,那个险些跟她拜堂的未婚夫。

原本,昨日便是两人成亲之日,吉时到了的时候,齐王却并未前往相府迎亲。

而丞相,她这身体的父亲却怕因此连累安云染,便从外面雇人将她给送到了齐王府。

许是从来没有新娘自动送上门的事情发生,所以等花轿到了齐王府,齐王府门前早已聚满了看热闹的人,却唯独不见新郎。

等轩辕泽与终于出现的时候,却宣布吉时已过,明日再行拜堂。

之后,她就被送往了齐王府隔壁的院子。

再醒来时,原主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置身于青楼,身上还有一个猥琐之人欲行不轨之事。

直到现在,她都能够感觉到原主最后的绝望和悲愤,就是不知道,原主是什么时候魂归,自己最后又是怎么出现在美男的房间的。

再看向眼前的轩辕泽与,离月眼中满是冷芒。

昨日之事,若说不是他的手笔,她定然不信。

不敢请旨退婚,却用这些手段对付一个可怜的女子,简直罪不可恕。

对上那双要吃人的眸,轩辕泽与心中大骇,忍不住后退半步。

而等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阴沉难看起来。

他,竟怕一个乡下来的丑女?

目光从安临月那张花里胡哨的脸上移开,落到她身上,眼中的厌恶就怎么都遮掩不住了。

顺着轩辕泽与的目光,离月将视线移到自己身上。

一身破碎的略显单薄的红色里衣好好的搭在她身上,遮住了一身的风光,只有两条胳膊和两只腿被露在外面而已,没毛病。

毕竟,她可是连比基尼都穿过的拥有现代灵魂的人。

当然,看在其他的人眼中,安临月如此装扮,可谓是伤风败俗。

这里是青楼,按理说大都是寻花问柳留宿的人,看到女子风光外露,也会趁机饱饱眼福。

奈何安临月太丑,他们只觉得多看一眼都是辣眼睛,所以并没有人对她有歪念,更多的只是鄙夷。

“不知廉耻!”

第5章 王妃变贵妾

看着安临月毫不慌张,且还淡定环顾周围,轩辕泽与眼中满是厌恶。

离月闻言,却是嗤笑,“廉耻是什么,你身上有么?”

说着视线在轩辕泽与身上游移,似在找寻廉耻。

见安临月如此,轩辕泽与险些气结。

这无知的女人,竟敢暗讽他没有廉耻?尤其是她那略带嘲讽似笑非笑的眼神,让他有种自己被看穿的错觉。

“安临月,你做出如此下作之事,竟还如此不知悔改,又怎么对得起安相的养育之恩?”

轩辕泽与一脸愤慨,而离月则是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轩辕泽与。

安相没养过她,全京城的人都知道。

“大姐,你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累的是整个相府和齐王府,还不快快认错?”

这时候,不甘被忽视的粉衣女子焦急开口,一副‘妹妹都是为了你好’的模样看着安临月。

离月目光幽幽的看向粉衣女子。

相府庶女安云艺,原主回相府后没少欺负原主,这时候在齐王面前装好人,要说这其中没有猫腻……猫都不信!

“你的意思是,你一个没出阁的女子到这青楼来就不是伤风败俗了?”

认错?她有什么错?

再说了,这种时候,她认错有用么?

这朵小白花真是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会知道恶心人。

“大姐,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我不过是听说大姐失踪,心中着急,这才……”

安云艺似乎没想到安临月会这般的说,一脸惨白,泫然欲泣,欲语还休,楚楚动人。

如此模样,让不少围观男子心生怜惜,看向安临月的眼神就更加的不屑起来。

“安大小姐,三小姐这是关心你,你怎的就说话这般咄咄逼人了?”

“就是,你自己不守妇道,可别将人都当成你这般。”

“……”

众人你一眼我一语,都是讨伐安临月的。

离月看着声讨自己的人,却丝毫不在意。跟吃瓜群众计较?她还没这么闲。

唇角微勾,看向安云艺。

“相府这么多人,怎就三妹来了?还是说三妹最先知道我失踪的消息?”

“我……”安云艺眼中划过一抹慌乱,脚步不由自主后退一步,随即一脸求助的看向一旁的轩辕泽与。

看着安云艺就这样便被堵的无话可说,轩辕泽与眼中闪过一抹不悦,却还是安抚的看了一眼安云艺,眼中倒有几分柔情。

只是看向安临月的时候,眼中只有厌恶。

“安临月,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艺儿比起你,不知圣洁多少。”轩辕泽与一冷声。

安临月闻言颇为认同的点点头,白莲花可不就是圣洁么?他说的还真不错。

看着安临月如此,轩辕泽与却有些不知如何了。

倒是离月在这时候开口,“王爷想要如何?”

话落,安临月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昨夜泡了一晚上冷水,现在还浑身不舒服呢,与其在这里逞口舌之快,倒不如早些回去休息。

看着安临月那副模样,轩辕泽与有些恼怒,可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你既是不洁,如今又有皇上赐婚,你自然不能当我齐王府的王妃,日后你便是我王府的贵妾。”

这话,似施舍一般的丢给的安临月。

第6章 这女人真能装

“嗤!”

安临月被逗笑了,眼神却极冷。

原来,渣王要玩的是这把戏啊,真是天真。

以为她是原主,会因此感激涕零?

没错,圣旨上没写安云染的名,所以相府用她这个嫡女代替。

同样的,圣旨上虽赐婚,但是也没写让她做正妃,所以,齐王想让她做妾,还用了这样迂回的办法。

当真煞费苦心。

按理说,在这个时代,女子失了名节有人接收,那确实是一大幸事。

不过可巧,她芯子不是这时代的人。

所以,这齐王是否太过自以为是?

“你笑什么?”轩辕泽与恼怒。

“不笑什么。”安临月依旧表情淡淡,“不过觉得齐王太过天真罢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轩辕泽与觉得面子受损。

闻此言,安临月收起笑意,眼神骤冷。

“齐王,你现在给我听清楚了。”安临月上前一步 ,冷冽的眸光让轩辕泽与心中发颤。

“别说贵妾,就算你让本小姐当你齐王妃,本小姐也不稀罕。”

“你……”轩辕泽与大惊,怎么都没想到安临月会是这样一个反应,而后恼道,“你这是要抗旨?”

“想抗旨的难道不是齐王殿下你么?”安临月冷嘲。

“昨日为何误了吉时,今日我又为何出现在这青楼,齐王不是很清楚么?”

旋即,目光看向一旁的安云艺,带着几分的意味深长,“恐怕齐王心中,我这妹妹的分量不一般吧。”

方才,安云艺眼中的慌乱和轩辕泽与眸中闪过的不悦她都看在眼中。

如若当真如安云艺所言听说自己失踪,相府就算再怎么不重视自己,也必然不会让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出面。

所以,今日这事情,怕是也和安云艺脱不了干系。

围观的人不由得顺着安临月的目光看向轩辕泽与和安云艺,却正好看到安云艺从轩辕泽与的身边走开。

“姐姐,你,你怎可这般误会我?”安云艺一脸惶恐,好似真的受尽了委屈。

随后,又有些羞人的道:“我同齐王殿下是……发乎情止乎礼,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众人原本还在想昨日的来龙去脉,想着昨日齐王误了吉时这事情,确实有些刻意,因而对于今日安临月出现在青楼中更是有了几分的怀疑了。

而这个时候,安云艺突然出声,却是恰好的打断了他们所有的思路。

而后,又是一阵哗然。

发乎情止乎礼?那岂不是说明三小姐承认了和齐王有些什么了?

原来,齐王心中的女子竟是三小姐!

众人看了看得安临月,再看看安云艺,最后目光落在了轩辕泽与身上。

“我想的哪样?”安临月一脸戏谑的看向安云艺。

这女人,真能装。

“大姐,你何必咄咄逼人呢?”安云艺再也受不住的哭泣起来,“我知道自己身份不如大姐,不敢肖想齐王殿下,可我也只是想站在殿下身边而已啊……”

如此情深意切,让不少人跟着惋惜。

这齐王和三小姐,这才叫做郎才女貌,这大小姐不过是仗着嫡女的身份,又哪里比得上三小姐?

第7章 他们主子重口味!

此时,围观众人看向安临月的眼神,就仿佛在看一个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一般带着厌恶。

此时的他们根本忘记了,这是皇帝的赐婚,也根本就不去想安家大小姐的无辜。

安临月只觉得可笑,果然,会哭的人有糖吃,长得美的人会获得格外的包容和理解。

幸好,她不是原主,对这些人的话也丝毫不在意。毕竟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再说了,渣王和白莲花确实也挺配的,就是不知道这渣王下一步是准备怎么办。

想着,目光看向轩辕泽与。对他下一步要如何走,她还是有些期待的。

毕竟,方才她那一番话,就算在场的人毫无所觉,但是若是传到了皇帝的耳中,那齐王的处境,便可想而知了。

她倒是要看看,他准备如何去圆这件事。

轩辕泽与此时心中快要气炸了,原以为经过这一番的布局,安临月会乖乖跟他回去做她的贵妾。

如此,他也不会担抗旨的罪名。

谁曾想,安临月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还竟能够看破自己的布局。

若是传到自己那个七弟耳中,按照七弟那猜忌的性子,怕是要治他个欺君之罪。

如此想着,轩辕泽与看向一旁哭的梨花带雨的安云艺。

虽然,比不上他心中的安云染,但好歹也是个美人儿。

而且,她这一哭,似乎还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台阶。

这般想着,轩辕泽与的眼中多了一抹疼惜,上前便将安云艺搂入怀中。

“安临月,本王心系的是三小姐,今日便入宫说明情况,本王是不会娶你的,你且自己看着办吧。”

说着,轩辕泽与便搂着安云艺便匆匆离开了。

其他人见没热闹可看,也纷纷散去。

随着这些人散去,相府大小姐安临月的事情便迅速的被传到了大街小巷。

先是被齐王府拒之门外,而后因为误了吉时错过拜堂,再就是入了青楼毁了名节,还被齐王当面拒婚,如此之后,安临月的名声可谓是臭不可闻了。

反倒是齐王,却因为痴情而被酒楼茶馆的说书人称赞,百姓们纷纷觉得安临月那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毕竟,她丑不是么?

而这些也很快的就传入了摄政王府。

“主子,昨日那女子,竟是相府大小姐!”当听到这消息的时候,巫铭惊呆了。

这相府小姐可是天煞孤星转世,不会让主子沾惹晦气吧?

“嗯。”

轩辕夜宸手握茶杯轻饮,冰冷的眸子如寒潭一般深邃不见底,只一个字,便让人感受到他身上那种霹雳天下的霸气。

“主子可有打算?”巫铭忍不住八卦。

虽说,相府小姐丑了点,命不好了点,但……毕竟符合他们主子的口味啊,不然主子为何打听人家?想必是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才是。

轩辕夜宸一个眼神扫去,巫铭忍不住瑟缩。

他,好像多话了。

然而,这个时候轩辕夜宸却开口,“派人守着,留着命就好。”

至于其他……无所谓。

然而,这话听在巫铭耳中却不是这个意思。

毕竟,主子何曾关心过不相干的人?

果然,他们主子重口味。

第8章 相府小姐好生凶悍!

午时过后,太阳正暖。而相府门前,却出现一个衣衫不整的红衣女子。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安临月。

依旧是早上的破烂的红色里衣,一路走来,倒是引来了不少围观的人。

所以,此刻相府门前热闹的如同集市一般。

忽略身边一切声音和眼神,安临月打量着眼前的朱红大门。

够气派!

做个暂时落脚的地方,足矣。

原本安临月走出青楼后,是想着离开京城,恣意江湖的。

但,也就想想而已。

如今的她不是当初的离月,这也不是开放的现代。她这一没钱二没权的,若是直接贸然闯入江湖,怕是瞬间就得变成浆糊了。

所以,她决定先回相府,一步步巩固自己势力后再单飞。

况且,她占着原主的身子,原主所受的一切,她也是得帮着讨回的,不是么?

而首先,她得让欺负她的人不好过。

自今日起,他就是安临月,这相府想要安宁过日子,怕是奢望了。

如此想着,安临月的眼中划过一抹狡黠,而后便挺直了背脊,朝着相府走去。

“站住!”守门的两个侍卫一同亮出长矛,同声厉喝,“这是相府,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进去的。”

安临月闻言挑挑眉,这是下马威啊?

旋即,安临月目光扫过两个侍卫,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眼神却是一点点冷凝成冰。

认识她的人都知道,这是要生气的节奏。

“我是阿猫阿狗?”安临月问,声音中透着几分危险的气息。

两个侍卫被安临月看得心中发毛,却还是硬着头皮道,“相府门前,不得有 闲杂人等逗留……”

“啪啪啪啪!”

不等侍卫说完,安临月直接出手,丝毫不拖泥带水。

只不过打完后,安临月却看向自己的手暗自撇嘴,果然还是不如银针用的方便。

毕竟打人她手也疼啊。

“不会说话的奴才就应该涨点记性。”

众人:“……”有这样让人长记性的么?

相府门前一片寂静,众人的视线纷纷落在两个猪头脸侍卫身上,只觉得惨不忍睹。

这相府的小姐,好生凶悍。

“你……”

“砰!”

其中一个侍卫先回过神来,指着安临月正要说话。

只可惜,才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就被安临月一脚踹飞,跌落了一嘴门牙,昏死过去。

众人:“……”

如此凶悍血腥,不忍直视。

这么猖狂的小姐,当真是从乡下来的么?众人不由得心生狐疑。

而安临月视线,此时却幽幽落在另一个侍卫身上。

“砰!”

“大小姐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

接触到安临月的视线,那侍卫以为自己也要被踢飞,直接吓得跪倒在地,忙不迭的磕头认错。

小姐不是之前的小姐了,太凶悍了,他不要被打。

“弱!”

安临月吐槽。

众人:“……”不是人家弱,是你太狠了。

众人以为安临月教训完了侍卫就该进去丞相府了,但令人不解的是,安临月非但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反倒是一屁股坐在了相府门前的石阶上。

这是要做什么?

小说

妃命难违:神级穿越 主角: 杨筱信, 司善书

2021-1-2 0:02:16

小说

穿越之冷血兽妃 主角: 叶云妶, 淩暮

2021-1-2 0:05:4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