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世三小姐 主角: 云浅浅, 楚璃萧

宋翩翩,二十一世纪唯一的皇帝级特工!一朝穿越,醒来竟然发现自己被人绑在柱子上,要取心头血!哼哼,害我的人,一个也别想逃,看我不把你们拨皮拆骨,做成的杂碎汤喂狗!
逆世三小姐 主角: 云浅浅, 楚璃萧

第1章 凤眸狠戾如刀

日暮苍穹,凉风习习。

轰鸣的直升机盘旋在半空中,咆哮着划出道道弧线。在夕阳的映照下,折射出诡异的银色光芒。

机舱内,一块特制的大屏幕上,画面不断的被切换着,几十辆新型战机正快速的从左前方包抄而来,来势汹汹。

“夜,原路返回!”

宋翩翩按下了一个指令键,画面瞬间消失,清冷绝决的声音响起,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只是,那双寒戾的眸中迸射出毁天灭地的杀意……

“是,老大。”

夜盯着驾驶座上的屏幕,嘴角狠狠的抿起,修长白皙的手指按下了一个个排列整齐的指令键。

直升机颤抖了几下,迅速转头咆哮着往来时的方向飞去。

“要是能逃过这一劫,老娘非得将反恐基地那群混蛋炸得连渣都找不到。”

晚,一名妖娆的女子,随意的拨弄了一下大波浪卷的长发。低头,看了一眼一望无际的海面,妖艳的红唇轻启,吐出两句十分狠绝的话。

那些老混蛋,也不知道利用她们多少回了,如今竟然还想赶尽杀绝,真特么的太让人窝火了。

“老大,这次回去,老子非得带着姐妹们挑了反恐基地,让那群混蛋明白,吃力扒外这种事不是谁都有能耐去做的。”

毁,一头俐落的短发,那张亦男亦女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那双墨色的眸子里带上了浓烈的暴戾和杀气。

宋翩翩紧抿着唇,目光投向窗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并没有立刻回应她们的话。她的脚边,蜷缩着一只浑身雪白的狼王,莹绿色的眼中满是担忧。见宋翩翩似乎心情不好,伸出了狼爪扯了扯宋翩翩的衣摆。

宋翩翩垂眸,冰寒的眸子在看向狼王的瞬间柔和了下来,伸出纤细的手指开始替它整理起柔软的毛发,依旧是一言不发。

因她的沉默,机舱里也彻底的沉默了下来,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了直升机轰鸣的咆哮声……

“你们三个带着灭,立刻跳机……”

很快,宋翩翩起身,走到了驾驶座前,替换下了夜,冰冷的声音无情的响起,带着不容置疑。

“回,交给毁,这是信物。”

随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扯下了一根项链,看都没看便扔到了毁的手中,语气十分的平淡,仿佛就像是在说着一件与她无关的事。

“回去之后,不留一个活口。”

这话带着几分的寒戾,很显然是说过毁听的。说完之后,目光扫了毁一眼便收了回来。手中按下了几个按键,直升机便停在了半空之中,一动不动。

“老大,这……”

毁看着手中的项链,脸色瞬间惨白,她二十几年的生命中,从来没有一刻如何的悲恸。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最后,只得将项链揣入了怀中,抓起降落伞开始往夜和晚身上套。一切都准备就绪后,一脚一个将夜和晚给踹了下去。随后,对着宋翩翩深深的鞠了一躬,也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你,是自己跳还是要我亲自动手?”

宋翩翩的嘴角勾起一丝欣慰的笑,看着三人的身影渐渐的变小,直至彻底的消失,才收回了目光看向了一旁耸拉着大脑袋的灭。

“嗷呜……嗷呜……”

灭张大了狼嘴,大声的嚎叫起来,声声凄厉,狼眼中似乎还有泪光在闪烁。它知道,自己这一跳下去,和主人定然便是天人永隔了。

“嗷呜……嗷呜……”

见宋翩翩的神色越来越冷,灭有些害怕了,窜入了宋翩翩的怀中,似在哀求,也似在说同生共死。

“嗷呜……嗷呜……”

终于,在宋翩翩抓起一旁的降落伞瞬间,灭的泪被震落,滑过了尖尖的狼脸,滴落在宋翩翩细白的手背上,滚烫滚烫。

“你……”

宋翩翩倒是惊了,看着怀中如此反常的灭,神色复杂,心中涌出了惊涛骇浪。当年她救它,是为了训练它利用它。这么多年下来,终究还是产生了感情。

那么,是让它孤独的生?还是陪着自己轰轰烈烈的死?

许久之后……

“好……那你陪着我……一起死……”

或许是想通了,宋翩翩摸了摸灭那一身柔软的长毛,将身子重重的扔进了皮椅里,纤细的玉指随意的按下了手表上的一个红色按键。

此时,几十辆新型战机已经将她们包围得密不透风……


第2章 杀我?几十亿陪葬!

宋翩翩的嘴角勾出了冰寒彻骨的冷笑,她,宋翩翩何德何能?竟然能让反恐基地出动这么大的阵仗来对付她……

几十辆新型战机,算一算,也是好几十亿的节奏……

“别怕,一下子就过去了。”

微微低头看着怀中的狼王,神色淡漠中隐约可见一抹的温柔。紧紧的抱着它,神态是很安然,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红色按钮按下一分钟后……

“轰……”

直升机发出一声惊天之怒,瞬间急射出无数颗晶体炸弹,随着那些晶体炸弹四下飞散而去,原本无坚可摧的直升机也彻底的瓦解。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然后,连续不断的爆破声响起,几十辆新型战机还没搞明白是什么回事便被晶体炸弹击中,无数的碎片从空中洒落,带着无数的残骸……

所有的人,在这惨烈的一战中,尸骨无存……

微风送暖,阳光明媚,七彩的阳光洒落,将整个天际染成了耀眼的玫瑰色。

秦国皇城,城北广场,一个木头搭建的祭台立在广场的中央,祭台上一个玄铁打造的十字架闪烁出诡异的黑色光芒,十字架上挂上了手铐和脚镣,远远的看去十分的渗人。

看热闹的人们早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将偌大的广场包围得水泄不通,生怕错过了一会即将上演的好戏。

“唉,可怜了这丞相府的三小姐了,竟然摊上了这样的事。”

“是啊,好歹也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和太子也还有婚约,要是真的被……,不知道太子还会不会要她。”

“就算要,也不可能是太子妃了。”

“这都是她的命,可怜了她一个,却能换来咱们秦国百年的平安。”

议论声一浪高过一浪,人们的神色各异,纷纷发表着自己的意见,直到一名白衣女子被几名妇人扶到了祭台上,议论之声才稍稍的小了些。

“三小姐,得罪了。”

陈么么脸上露出一抹阴沉的笑,动作粗鲁的将云浅浅扯到了十字架旁,连同另外一个么么打开手铐脚镣将云浅浅固定在了十字架上。

云浅浅面色浮白,双目紧闭,耸拉着小脑袋,看不出有一丝生气。远远的看去,甚至就像是一个死人。

这样的云浅浅,是可以让人心痛的……

“和她罗索什么,得罪便得罪了。等她被取了处子血,立刻便会沦为五国最卑贱的人。”

林么么目露凶光,根本就没有将眼前的女子放在眼底。伸出了那双满是皱纹的手,在云浅浅的身上死命的掐了几把。

或许是那股痛意入侵,云浅浅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动了动,缓缓的睁开了那双没有任何神采的眼……

“哎呀,醒了,醒了最好,一会可以让五国的人都看着,你是怎样被取了处子血的。”

林么么见云浅浅醒来,心情大好,老手依然不放弃的在她身上狠狠的掐着,嘴角更是扬起了不怀好意的笑。

“你……你们会遭报应的……”

云浅浅痛得微微的皱起了眉,原本毫无焦距的目光渐渐的聚集,一股恨意渐渐的袭上心头。

这些人,如此的狠,用尽了各种的办法折磨她。今日,更是告诉她,就算她死了,也要将她的尸体拖来广场,当着全天下人的面取了她的处子血祭天。“哈哈哈,那便等你到了阴曹地府在去向阎王爷告状吧。”

林么么根本就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见她竟然敢诅咒她们。抬手,狠狠的朝她腿上最细嫩的地方掐去。

“恩……”

云浅浅咬着下唇,强自将那股灭顶的痛意隐下。大口的喘着气,看向林么么的眼神渐渐的带上了漫天的恨意。

“小溅人,等取完了处子血,大小姐已经吩咐过了,将你扔到那天下第一楼红楼尝尝被千万男人压在身下的滋味……”

林么么想起大小姐刚刚的吩咐,脸上的笑意越发的猥亵,出口的话也越发的狠毒。不过想想往后再也没有谁能让她欺负得如此的畅快淋漓了,心中却也难免的有些遗憾。

“替我转告我大姐,就算要做鬼,我也要做一只厉鬼,定然要食她的肉喝她的血……”


第3章 老不死的贱女人

那些让人作呕的话听得云浅浅已经一日未尽滴米的胃有些痉挛,双目迸射出凌厉的恨意,却奈何被手镣脚镣所阻,否则她定要撕裂这林么么的一张利嘴。

“小贱人,嘴巴还挺硬的,一会看你还能不能硬起来……”

林么么被她眼中那突如其来的凌厉目光惊了一下,眯着眼看着她,十分不客气的再次在她纤细的腰肢狠狠的掐了一把。随后,不敢再过多的停留,示意一旁的几名么么立刻下了祭台。

云浅浅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原本浮白的脸色一下子痛得惨白惨白,全身上下像散架了一般。可,更让她心痛的却是,太子竟敢也参与了。

那个她爱了多年的温润男子,竟然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凌虐,却只是一笑而过……

正在思虑间,一行人走到了祭台下,其中一袭蓝衣的男子尤为引人注目。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暗藏着点点的星芒,剑眉浓密微微拢起,如冠玉般的白皙面容上一派的温雅……

他抬头,看了一眼狼狈不已的云浅浅,丹凤眼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寡薄的唇瓣微微勾起了一抹转瞬即逝的笑。

这样懦弱的女子竟然也想做他的太子妃,简直可笑至极……

“取血吧。”

秦玉走到上首的位置坐下,竟是一秒钟都不想耽搁,对着正在一旁等候着的林么么等人吩咐了一句。出口的话如春风般的轻柔,却让死死盯着他看的云浅浅脊背发凉,心中哀痛万分。

“是,太子。”

林么么恭敬的行礼,随即示意几个小丫鬟将用布将祭台围起来,以免取血的过程被那些百姓看到。

“秦玉,若有来世,我云浅浅定取你的狗命。”

白色的布幔缓缓的拉起,云浅浅看着那一抹已经住进了她心里的蓝,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响起,盘旋在半空中久久不散……

她灵巧的舌舔了舔藏在牙齿中的毒,这一次,她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面对这一切的……

“……”

秦玉挑眉,似乎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般,不甚在意的耸了耸肩,端起了桌子上的杯子,优雅的喝了一口茶。

想取他的命,不仅是这辈子,恐怕是下辈子下下辈子,她云浅浅都没这个本事。

“贱人,竟敢对太子无礼,一会有你好受的。”

林么么再次走上了祭台,肥胖的手扬起,一个清脆的巴掌声从白色的布幔里传了出来,听得秦玉微微的眯起了眼。

这林么么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想要折磨云浅浅也不必在这个时候。当着这么多百姓的面,明目张胆的欺辱丞相府的三小姐,她倒是一点都不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林么么,休得放肆!”

温润如玉般的嗓音响起,止住了林么么再次扬起的手,却无法止住那面上已经狰狞的笑。

“林么么,老天会来收了你的……”

云浅浅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绝丽的笑,见到陈么么已经将一个宛递给了林么么,抬头看了一眼碧波如洗的蓝天,没有任何犹豫的咬开了牙齿的毒药。

“恩……”

一声浅浅的痛苦呻吟声逸出口,云浅浅只觉得自己的身子瞬间如千万只蝼蚁在啃食着她的肉,痛得已经无法呼吸。黑色的血从她娇艳的唇边喷涌而出,染上了白色的衣衫,触目惊心……

她看着面有异色的林么么,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动人……

“小贱人,就算你死了,我也要取走你的处子之血。”

短暂的怔愣过后,林么么看着已经昏死过去的云浅浅,没有一点的慌乱。反正这贱人是自杀身亡,与她半分的关系都没有,示意一旁的么么将她手上的手铐脚镣取下来。反正她大概也是活不了了,也没有必要防她了。

“将她的裙子脱了。”

林么么见云浅浅躺在了祭台上一动不动,衣襟上那大片大片的黑色血迹,惹得林么么十分不爽的抬脚踢了她好几下,皱着眉吩咐了一句。

其余几个么么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纷纷蹲下身子开始你一下我一下的撕扯云浅浅的裙子。不大的祭台里,传来了一阵一阵‘撕撕’的衣裙破裂声……

云浅浅如同一个破碎的娃娃一般,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任凭那些么么们对她为所欲为……

阳光洒在她苍白无一丝血色的脸上,这一刻,却将她的美烘托到惊人的程度……

忽然,云浅浅僵硬的手指头轻微的动了动,接着卷曲的睫毛颤了颤,那双已经闭得紧紧的眼猛然睁开,毫无焦距的眸子看向了正撕扯着她裙子的几个老女人……

哦草,这是什么情况?

宋翩翩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直到下身传来一阵冷意,才一下子回神,却瞧见一个老不死的贱女人十分不耐烦的伸出了脚将她的腿踢开。

然后,让她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


第4章 三小姐饶命!

那老女人竟然伸出了那满是皱纹的老手对着她的那里摸去,那尖尖的涂满了红色蔻丹的指甲滑过了她细嫩的皮肤,让她瞬间便明白了那老女人的意图。

草尼玛,竟然还想对她来这套,她一点都不介意让着老不死的死上加死。千钧一发之间,宋翩翩扣住了林么么的手,接着……

“啊……”

‘喀嚓’一声,林么么手被宋翩翩生生的折断了,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

这一变故,将祭台上的其他么么吓得一愣一愣的,直到宋翩翩缓缓的站了起来,狠狠的瞪着她们,他们这才惊惶失措的大喊了起。

“鬼……鬼啊……”

宋翩翩不可置否的看着那被她吓得屁滚尿流从祭台上跌了下去的老女人们,目光中一闪而过的暴戾。

将最靠近她的林么么身上的裙子扒了下来,动作迅速的穿戴好。随后,一阵天旋地转,属于这具身子的记忆潮水般的涌来……

哦草,她竟然特么的穿越了……

“啊,杀人了,救命啊……”

林么么捂着已经断了的手臂,看着云浅浅如刀子般锐利的目光射向了她,一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模样,吓得浑身颤抖。一脚踏空,身子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发生什么事了?”

秦玉的声音依然温润如玉,不紧不慢。对于祭台里发生的事,似乎漠不关心。但是碍于他的身份,又不得不问上一句。

“太子,救命呀,云浅浅疯了……”

林么么一听秦玉的询问声,呼叫的声音更加的尖锐,看着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的云浅浅,那带着周身肃杀之气的云浅浅。从来没有觉得,死亡离她如此的近。

“老女人,就算你叫娘也没有屁用,敢虐待老娘,老娘今日便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草……”

宋翩翩双目赤红,一身的气势生生的将在场所有的人都震慑住了。虽然她感觉到自己有些力不从心,这具身子实在太虚弱了。可要对付这几个老女人,绝对绰绰有余。

“你别过来,鬼啊……”

林么么显然被吓坏了,这云浅浅明明是已经死了的,这么忽然复活,性子又一下子变了,和以前那人人可欺的云浅浅完全判若两人。心中一‘咯噔’,这摆明了就是鬼上身了呀。

“林么么,新帐旧帐今日我便跟你一起清算清算,欠我的,我定让你百倍还来。”

宋翩翩微微的眯了眯眼,走到了林么么的面前,捏住了林么么的下巴,云淡风清的开了口。随后,一用力,将林么么的下巴也给捏碎了。

“啊……你……你走开……鬼啊……救命啊……”

林么么被这么一吓,全身瘫软无力,除了眼睛的惊恐,她已经做不出任何的反应。

“呵呵……”

宋翩翩阴侧侧的笑了几声,那笑声透过包裹着祭台的布幔穿了出去,听得所有的人毛骨悚然。

这般的笑声,完全是来自地狱的……

“来人,去里面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秦玉的脸色微微的变了,不敢再耽搁,对着一旁的几名侍卫吩咐了一句。侍卫们领命,正准备进祭台之前……

“砰……”的一声巨响,林么么的身子冲开了白色的布满,直直的对着那些围观的人群飞去……

“啊……救命……”

林么么十分惊恐的尖声叫着,只感觉自己成了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看到那黑压压的一片人群瞧见她飞来之后迅速的散开,吓得尿都流了出来。

“啧啧啧,这老女人太敢了,裙子都没穿……”

“哎呀,太恶心了,竟然吓出了尿……”

“咱们赶紧离她远点,别被她的晦气冲撞了……”

一阵一阵的议论声此起彼伏,人们看着已经四仰八叉趴到在地上的林么么指指点点,一个个全都是幸灾乐祸的模样。

“林么么,这才是刚开始,还不算完……”

宋翩翩清冷绝伦的声音传了出来,白色的布幔后,缓缓走出一名浑身充满了煞气的女子……

“饶命……饶命啊……三小姐……”

林么么被这么一摔,头昏脑胀,艰难的抬头看着依然一步一步对着她走来的宋翩翩,吓得魂飞魄散。

这绝对不是原来的三小姐,绝对不是……


第5章 一个地狱来的恶鬼!

“饶命?你的命若是值钱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用银子来换。可惜,你的命就是一条贱命。”

宋翩翩缓步的走到林么么的面前,出口的话带上了冰绝的寒意,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随后,右脚抬起,对着林么么另一只完好的手狠狠的踩了下去。

“啊……”

一声轻微的骨头断裂声响起,林么么再次高声哀嚎了起来,那张涂满了粉的老脸已经被自己的泪水打湿,远远的看去,惨不忍睹。

“叫吧,叫得越大声我听得越爽。林么么,你不是口口声声喊我贱人么?那我便将你的牙齿一颗一颗的敲下来。你不是一下一下死命的往我身上掐么?那我便一刀一刀的割下你身上的肉。你不是伸出手想取我的处子之血么?那我便用木棍爆了你,让你爽到爆。”

此时的宋翩翩就犹如地狱来的索命使者,浑身散发出骇人的寒气,不仅仅是林么么,就连那些围观的老百姓也被她吓得失了魂。

“三小姐,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你饶了我这一次,求求你……”

林么么被宋翩翩那一句句血腥暴力的话吓得浑身都抖了起来,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那两只已经被废了手竟然神奇的撑起了她的身子,支撑着她不断的对着宋翩翩磕头。

她怕,她怎么不怕。眼前的女子,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她是一个鬼,一个地狱来的恶鬼!

“呵呵……”

宋翩翩没有丝毫同情心的笑声响起,再次捏住了林么么的下巴,抓起一旁的石头便狠狠的砸了上去……

“啊……”

林么么的嘴里瞬间喷出了鲜血,满口的白牙被宋翩翩生生的砸断,四下飞去……

“林么么,该割肉了!”

没给那林么么丝毫喘息的机会,宋翩翩蛮横的抢过一名侍卫手中的大刀,对着林么么的身子便狠狠的砍了下去。

手起刀落,一个半圆形的肉球飞了出去,滚去了老远……

这一幕幕血腥残酷的画面将所有围观的人都震慑住了,他们纷纷捂着自己的胸口,看着手持血刀的宋翩翩,大气都不敢呼一口。

这个丞相家的三小姐,太恐怖了,实在太恐怖了,已经超过了他们所能接受的范围。以后,他们惹谁都一定不会惹上这恶鬼般的三小姐。

“林么么,舒服么?等一下你会更加的舒服。”

宋翩翩也不罗索,纤细的小手对着林么么已经凌乱的衣衫伸去,狠狠的撕扯,直到她那已经松弛的身子完全的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云浅浅,住手,你够了……”

短暂的呆愣过后,秦玉回神,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看着不远处那忽然光芒万丈的女子,冷冷的呵斥了一声。

“秦玉,你什么东西?好好的享受还能耀武扬威的日子,迟早有一日,我会取了你的狗命……”

宋翩翩轻轻的勾起唇角,斜睨了那温润如玉的男子一眼。眼光下,只觉得他身上的蓝色特别的刺眼。

一开口,便是毫不留情的奚落,甚至带上了浓浓的不屑。

“你是云浅浅?”

秦玉微微的皱眉,看着不远处那忽然开始绽放出光芒的女子,脑海中回响起林么么那一口一句的鬼啊,觉得事有蹊跷。

云浅浅是个什么性子的女子,他心中非常的清楚。眼前的女子,行事的手段狠辣,气势更是逼人。除了那一张脸是云浅浅的,哪里都不像云浅浅。

“谁说我不是云浅浅?你是那只狗眼看出我不是云浅浅?”

宋翩翩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双手环胸,看着那不远处风度翩翩的蓝衣男子,过去的云浅浅爱慕他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重放了一遍。

“你不必嘴硬,不管你是人还是鬼,本宫都有办法让你现出原形。”

或许是被宋翩翩脸上的冷嘲惹怒了,秦玉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目光阴狠的看着不远处的女子,心开始不断的往下坠。

“呵呵,秦玉,你不必如此费尽心思来对付我。就你这样肮脏的男人,送给我提鞋我都看不上。什么处女血祭,也不过是你与我那未出阁就怀上了你的野种的大姐弄出来的掩人耳目的一出。想要退婚,可以,将我娘亲十六年前献给秦国那狗皇帝的金灵珠还给我。要不然老娘定然一辈子霸着你的太子妃之位,玩得你的侧妃小妾不孕不育,害死你所有的皇子跟野种,让你从此以后断子绝孙,在加上永垂不举。”


第6章 给本宫乱棍打死

宋翩翩压根就没将他的威胁放在心上,既然上苍让她死后穿越了过来,按照一般的套路来说,定然是不会让她这么快就去冥界报道。再说了,她怕什么,她本就是鬼,了不怕拉着这狗日的贱男人再死一次。

“你……”

秦玉被她的话一下子戳中痛楚,如冠玉般的俊美容颜一阵青一阵,指着宋翩翩的手指,微微的颤抖。任凭他怎样想,也想不到这个前一秒还巴着他不放的女子。下一秒,便说出了这般毁他颜面的话。

“秦玉,我奉劝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去求你的父皇将金灵珠还给我。要不然,我第一件事便是回府玩死那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怀了你的野种等着你迎娶她做太子妃的云慧儿。”

宋翩翩的话一字一句的在广场上响起,那话里的威胁之意已经是赤果果的了。她看着秦玉,脸上平静如水,只是那双如寒冰般的眸子偶尔的闪过一丝的波动。

“你……”

秦玉被那些话砸中,气得额头上的青筋都跳了起来,想反驳,却发现自己却这个女人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云浅浅撕碎。

“秦玉,别在妄想像以前那般算计我,你还没那个本事。记住,十五日内你最要有本事将金灵珠还给我,要不然我便立刻请旨嫁入你的太子府。到时候你会不会被我弄死,可能真的要看你的造化了。”

宋翩翩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再次在秦玉的耳边回想,听得他血气倒流,一个没忍住,立刻喷出了一口老血。点点猩红的血迹沾染上了那蓝色的锦衣,看得宋翩翩心情大好。

“秦玉,看来平日你实在纵欲过度了,就这么几句话便被气得吐了血。以后,可得好好的保重身子。别一见到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就扑上去,要是哪日得了花柳病,恐怕你这太子之位都保不住了……”

宋翩翩勾了勾嘴角,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那已经快要被她气得抓狂的男子,双眼里全是嘲弄之色。

这种种马男人,大概也只有云浅浅这般没见过多少男人的女人才看得上。要是她,看一眼恐怕都想直接将他踢到粪坑里。

“你……你给本宫住嘴……”

秦玉那张原本温润如玉的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就像一个调色板一般,已经被宋翩翩的话气得头顶直冒烟。

从小到大,他何曾受过这样的窝囊气,被一个女人指着鼻子从头骂到脚。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今日他定要办了她。

“怎么?还不让人说了。嘴巴长在我身上,我想说便说。想要治我以下犯上的罪么?好,把我的金灵珠还给我,在说!”

宋翩翩完全没将秦玉放在眼里,想到他之前对云浅浅做的那些事,她就决计的不可能有一句好话。最好是,他这个不要脸的种猪直接被她活活气死,也能给她省不少的麻烦。

她是赌定了,就算是这秦玉想杀她,他那个做皇帝的老爹也绝对不可能同意。因为,她那个聪明的娘亲在用金灵珠交换太子妃之位时便已经跟那秦国的皇帝提过了,若是她有个三长两短,金灵珠永远都无法开启。因为,只有她才知道开启金灵珠的方法。

不过,对于这点恐怕这空长了一张好看的面皮,却无半点谋略的男人来说,应该还不知道实情。要不然,他恐怕日日都会巴巴的讨好云浅浅,以问出开启金灵珠的方法。

“来人,将她给本宫拉下去,乱棍打死。”

秦玉被宋翩翩那目中无人的态度给彻底的激怒了,右手狠狠的握成了去拳头,对着身旁的桌子砸了下去。那般的狠力,生生的将结实的桌子给震得四分五裂。


第7章 小心断子绝孙

随着他的命令,两名侍卫朝着正双手抱胸的宋翩翩走去,一脸的横肉,看着宋翩翩的目光带着狠毒,像一只碎了毒的眼镜蛇。

“想杀我?真以为我云浅浅是吃素长大的,好欺负么?”

宋翩翩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意,她宋翩翩的前世可是金牌特工,就算是穿越到的这具身子已经如此的破败不堪,也一定能给这该被拖出去杀千刀的男人致命的一击。

既然他想动手,她便好好的陪他玩玩,让他也明白明白,现在的云浅浅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

两名侍卫凶神恶煞的对着宋翩翩伸出了手,试图钳制住她的胳膊,却被她十分轻巧的闪开。随后,身子如箭一般的对着秦玉射了过去。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一道银色的光芒闪过,随后……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秦玉满目不敢置信的低头看向了自己的右腿,那最靠近要害的地方,被云浅浅狠狠的刺了一刀。那刀法十分的精准,一寸都不差。

“啊……”

秦玉明显能感觉到,云浅浅这一刀是下了狠力的,因为他的大腿骨在那一刀子过后,发出了咔嚓了一生轻响。

一股毁天灭地的刺痛袭来,让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再次惨叫出声,那张温润如玉的俊脸上全是痛苦之色……

“大胆云浅浅竟然敢偷袭太子,你放肆……”

秦玉身旁的太监安公公勾着兰花指,一脸惧怕的看着不远处如地狱修罗的女子,对着身后的侍卫挥了挥手,侍卫们立刻一站到了秦玉的面前,将秦玉团团围住。

“秦玉,今日给你一点小教训,让你也长长记性,别看不起女人。我的话你最好是记清楚了,要不然等到你我大婚之日,事情可就不好收拾了。还有,你最好别给我玩阴的,要不然你的父皇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宋翩翩轻蔑的看了一眼那被人群团团围住的窝囊男人,就这么点忍耐力,这秦国要是交到了他的手中,保准会是这片千玄大陆上第一个被灭的国家。

不过相对的,要对付这样一个自以为是的废物,她可会省不少的力气。刚刚若不是他对自己毫无防范,她也不可能近他的身。

“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金灵珠只有我才能开启,呵呵……”

看着大腿根处不断冒血的抓狂男子,宋翩翩是心情大好。不过为了能让自己得到一些休整的时日,她只得将自己手中的筹码拿出来。只有这样,在秦国的皇帝从避暑山庄回来之前,她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她必须赶紧将这具身子调养好,恢复前世矫健的身手,要不然在这凶险万分的异世,定然无法生存。

“你……云浅浅……你给本宫等着……嗯……”

秦玉本不打算放过她,就凭着她偷袭他这一点,就算是处死了她,父皇回来顶多也就是教训他几句。可一听她的话,却生生的忍住了差点脱口而出的诛杀令。

金灵珠对秦国有多重要,他心里清楚。这些年父皇一直在研究那灵珠该如何开启,也多番的试探过云浅浅,可她却一口咬定她不知这灵珠的开启方法。没想到,那只是她装出来的。

好,很好,等她吐出了金灵珠的开启方法,他定然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我等着呐,随时恭候太子大驾光临。不过,太子若是再敢来招惹我,下一刀我便不保证能这么精准了。说不定,在左偏了那么一点点,呵呵……”

宋翩翩自然是看出了秦玉碍于金灵珠的开启方法,并不敢对自己赶尽杀绝,于是也更加的肆无忌惮了。若不是她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她今日定然会弄死这种马的肮脏男人。

不过,能这般的玩弄他,让他在天下人面前颜面扫地似乎也不错。这么想着,好心情的对着秦玉笑着挥了挥手,大踏步的离去……

“传太医……”

秦玉的胸口大力的起伏着,那张已经狰狞的脸庞上挂满了肃杀,看着那一抹扬长而去的身影,双手狠狠的握成了拳头。

今日之耻,他秦玉若不报,誓不为人!


第8章 剁烂了喂狗!

云府。

宋翩翩厉眸冷冷的扫过眼前奢华气派的云府大门,满是煞气的小脸上全是不屑。要不是为了得到短暂的喘息时间,顺便秉承着有仇报仇有冤报冤的原则,闹腾闹腾这些该杀千刀的云府众人,她才懒得踏入这里一步。

伸出脚,狠狠的踢了上去。真他妈的可笑,回自己的家还这么憋屈……

“砰砰砰……砰砰砰……”

瞬间,踢门声响起,大得惊人。

“来了……来了……”

一声高声呼喊从奢华的大门里传出,急促的脚步声也由远极近的传来。随后,“咯吱”一声,大门缓缓的被人从里面拉开。

“哎呀,我说是谁呐,竟然是三小姐,看来林么么她们的动作真够快的,这么快就被取走了处子血回府了。不过,你这种不详的女人还真是晦气……”

云府的总管刘全一见到全身是血的宋翩翩,短暂的惊讶过后,那张狰狞的脸上全是嫌恶。

这种已经失贞的女人,怎么还有意思回云府?要是他,他就直接一刀抹了脖子,省得沦为秦国的笑话。

“狗奴才,还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了,去你妹的……”

宋翩翩那原本已经被秦玉灭了的怒火腾了一下又燃烧了起来,一脚狠狠的踢上了刘全的胸口,生生的将刘全蹬蹬瞪的给踢得后退了十几步,摔了个四仰八叉。

“你……你……”

刘全头冒金星,忍着全身的剧痛,看着面前周身涌动出杀气的女子,生生的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身子。

这……这是他们云府那个懦弱的三小姐吗……是吗……是吗……

“要是还有下次,我便将你这狗奴才剁烂了去喂狗。”

宋翩翩一脚踩上了刘全的胸口,狠狠的下了力,凌厉的目光如一只沾了剧毒的眼镜蛇直直的射入了刘全的心窝。

出口的话有些云淡风轻,却带有十足的震慑力,惊呆了的刘全愣是连哼都不敢哼出声。

闪身进入云府,沿着蜿蜿蜒蜒的小路朝朝自己所住的北院走去。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的住所便在前面左拐不远处,那是整个云府最偏僻最破落的地方,连个狗窝都比不上。

一边走着,一边狠狠的皱眉。云浅浅是多不受待见,这一路走来,几乎所有的下人见到她全都是一脸不屑的摸样。别说是恭敬,没被当面讽刺两句已经是好的了……

“汪……汪……汪……汪……”

当宋翩翩的脚刚踏入北院的大门,便瞧见两条金毛大狗朝她飞奔而来。

金毛大狗凶狠的叫着,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那狗眼里面看人低的嫌恶狗样让宋翩翩脸上的神色渐渐的变了。

玩味的停住了脚步,双手环胸一脸无惧的站定,嘴角却挂着一抹嗜血的淡淡笑意。

云浅浅,尼玛,你过的是什么日子?连狗都敢在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的欺负你。

看着那两条金毛大狗,清澈的水眸瞬间布满了寒意。前世她宋翩翩可是个索命阎王,就算投身的这具身体在不济,也不至于被两条畜生给欺负了去。

双手运气成爪,朝已经奔到身前的两只狗脖子抓去,下手是绝对的不留情。两只狗被勒住了脖子,使劲的挣扎了起来,却始终被那股强大的力道使制,只能发出一声声的哀嚎。

“呜……汪汪……呜……”

宋翩翩看着痛苦呻吟的两条金毛大狗,没有半分的同情心。并不急着让它们立刻死去。冷笑一声,加大了手中的力道,两条狗承受不住窒息的感觉,不停的扭动着肥胖的身子,大大的狗眼里竟然还流露出了哀求。

以为哀叫几声,流几滴狗泪,她便能放过它们?世界上要是有这么好的事,也不会有那句什么不是不报,时候未来的狗屁名言了。

去吧,不是姐想杀你们,而是你们太不知趣,自己来送死!

“住手,云浅浅。”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怒喝声远远的传来。

云舞舞,云家的二小姐,看着两条垂死挣扎只有出气多进气少的金毛大狗,大叫着冲了过来。


小说

医见倾心:亿万老公超暖心 主角: 沐晓晓, 陆御枫

2021-1-1 23:59:00

小说

妃命难违:神级穿越 主角: 杨筱信, 司善书

2021-1-2 0:02:1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