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区爱情,何足挂齿 主角: 颜乐, 钟子昂

22岁那年,颜乐的眼睛出了问题,医生告诉她,如果不注意,视力会慢慢下降直到完全失明,那一年她感受到的只有绝望。,23岁那年,在母亲的逼婚和数落下,她不堪忍受的离开了那个家,想要放肆的去过另一种人生。,24岁那年她成为了钟子昂的妻子,同时也成为了钟氏的总裁,但婚礼上钟子昂只冷冷的甩给她一句话,“颜乐,你怎么可以那么不要脸。”,一场婚姻她得到了别人奋斗一生都得不到的一切,区区爱情,又何足挂齿呢。
区区爱情,何足挂齿 主角: 颜乐, 钟子昂

第1章 守活寡

合上最后一份文件,颜乐有些精疲力尽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一天又这样结束了,两年也一眨眼就过去了。

她低头看了眼腕表的时间,还有五分钟刚好十点。

过了十二点,就是她26岁的生日,也是她嫁进钟家两周年的日子,说的在明确些,今天是她跟钟子昂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

所有人都觉得她走了狗屎运,居然能嫁给M市首富的儿子,而且还顺利的成为了钟氏集团的总裁,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求不来的。

但别人不知道,钟家的每一个人心里却都清楚,这位钟少爷对自己的夫人一点都不上心。

“颜乐,你怎么可以那么不要脸。”那是新婚之夜,钟子昂对她说的。

之后大概每一个月可以见到他一次吧,每次回来不是质问她,就是故意找茬,久而久之她也习惯了。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爱过钟子昂,但钟子昂一定不爱她。

坐上红色的宝马跑车,一路向着M市最贵最豪华的别墅区紫金府疾驰,她那个所谓的家就是紫金府里最大最豪华的那栋别墅。

颜乐没有带钥匙的习惯,反正家里一直都有佣人在,在摁了两下门铃后,吴妈匆匆忙忙的跑来给她开了门。

“夫人,您回来了。”

“嗯。”颜乐顺手把包递给了她,吴妈忙不迭从鞋架上拿鞋子来给她换,一边说道:“少爷在楼上等您。”

颜乐换鞋的动作不由的顿了顿,算算时间,确实要一个月了,其实他不用那么准时的,更不应该赶在今天回来,因为她知道,他回来绝不是来给她庆祝生日,或者是结婚纪念日的。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颜乐淡淡的问。

吴妈回道:“有一会儿了。”

“我知道了。”颜乐换好鞋,顺便把外套也脱下来给了吴妈,吴妈接过她手里的外套犹豫着提醒了她一句,“少爷看着心情不是太好,您一会儿上去可担待着点。”

这个家里,除了佣人外,就是颜乐跟钟子昂,这里算是他们的婚房,但钟子昂对颜乐没感情这一点佣人们几乎都知道,尤其是吴妈。

在吴妈心里,钟子昂更像是个长不大的小孩,相比之下,颜乐成熟稳重很多,虽然外面有关她的传言都不是很好听,但在她心里颜乐没做过对不起这个家的任何事情。

颜乐略有所思的沉默了片刻后,说,“你先去睡吧。”

这次回来又是来兴师问罪的么,最近她好像没做什么违背他意愿的事情吧。

暗自叹了口气后,她缓缓上了楼,走到自己的房门前,出于礼貌的敲了敲门,门没有关,是虚掩着的。

她推门走了进去,她的丈夫,钟氏集团的继承人,此刻正站在落地窗前,他脸颊的一侧埋在阴影里,另一侧从她的角度看过去称得上是完美无瑕。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颜乐就有过这样的感慨,现实版的维纳斯,如果一定要有个比较的话,那就是,他是完整的美,而维纳斯是残缺的美。

钟子昂虽然不喜欢她,但至少他的人格是健全的,如果他真的喜欢自己,反而会让她有负罪感。

“钟少爷,找我有事么?”颜乐先向自己的这位丈夫打了招呼,对他的称呼也是一如既往的‘尊敬。’

好像从他们成为夫妻开始,她就不曾称呼过他一次‘老公’,他也一样通常都是对她指名道姓,即使在长辈面前,他们好像也懒得做样子。

那张一半埋藏在阴影里的脸倏然看向了她,目光是何其的冰冷。

他好像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愤怒,颜乐不知道他的愤怒由何而来,无奈的冲他笑了笑。

可就是这个笑把他彻底激怒了,他顿时失去理智的像只发了疯的狮子一样向她扑了过来,扼住了她的脖子,把她摁在了床上,“临湖的项目,是不是你搞的鬼?!”

颜乐不由的皱了皱眉,临湖的项目对其它地产公司来说是快肥肉,但对钟氏来说构不成什么吸引力,对他钟子昂来说那就更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当初为了反对这门婚事,他选择了‘净身出户’,自行创立了‘TOP智能科技’,这两年也不知道发展的怎么样了,她也从来都没关注过。

如果不是他感兴趣,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他的小情人,钱佳媛的父亲,钱宗良感兴趣,为了讨好未来的岳父,也难怪了。

颜乐的脸色刹时憋的通红,艰难的说出了两个字,“不是。”

“是我做的,我从不否认。”

这两年,他应该已经很清楚她的为人了,在她以为要向这个世界告别的时候,钟子昂松了手,“最好是那样,要是被我查到跟你有关,我绝对让你生不如死。”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说那四个字,她不由自主的笑了,好在他已经背过了身去,不然又会因为这件事大动干戈。

她不是故意笑的,只是没有谁比她更能体会那四个字的真正含义了,因为,她正在经历着。

“你回来,就是跟我,说这些的?”颜乐一边咳嗽,一边问他。

“当然。”他顿了顿,继续道:“不是。”

转而他的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我是来旅行我们夫妻间的义务的。”

结婚两年,他还是第一次对她这么说,不过他的意思她能听懂,好像那个晚上之后,他们就一次也没有睡过了。

他是认真的也好,戏弄她的也罢,颜乐都不是很在意,她冲他微微一笑,道:“我去洗澡。”

“颜乐!”钟子昂再次气势汹汹的抓住为了她的肩膀,把她甩在了床上,“你真以为我会对你有兴趣?”

肩膀被抓的生疼,她只是不适的皱了皱眉,没有说任何不该说的话,脸上更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怒意,“那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也累了。”

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他每次这么对待她的时候,她还可以冲着他笑,关键是那该死的笑容里看不到任何的杂质。

她究竟是不是人,有没有羞耻心!?

两年了,不管他做出再过分的事情,说出如何伤她的话,她从来都没有生气过,更没有对他大呼小叫过,那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吗?

第2章 这锅我不背

“为什么?!”钟子昂欺身而上将她压在了身下,紧随着一拳落下,颜乐下意识的闭上了眼,她只感觉到耳边有一阵风吹过,然后拳头落在了她的耳侧。

“为什么那么死皮赖脸的想要嫁给我,为了钱吗?当初只要你开个价,我都可以给你,为什么要选择一条本不该属于你的路!”

颜乐的睫毛微微颤抖一下,随即慢慢睁开了眼,他离自己这么近,明明触手可及,可心却是咫尺天涯。

很遗憾,这个问题,她也没有答案,但她可以给他一个答案,“不止是钱,还有权利,我通通都要,这个回答,钟少爷还满意么。”

钟子昂眉头紧皱,瞳孔收缩既而变的深邃可怕,那副样子分明是想把她杀了,颜乐也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但最后他没有动手。

“给我滚!”

颜乐起身拢了拢自己的衣服,好心的提醒了一句,“这是我的房间。”

钟子昂也知道自己是被气昏头了,居然忘了这里是她的房间,可话都说了,难道还让他自己滚不成。

“整个钟家都是我的,你确定要跟我讨论这个问题么。”

在他怒火在度上来之前,颜乐决定今晚放弃这个房间,“好,我睡客房。”

是因为害怕他生气吗?

不对。

是不希望他生气?

也不对。

她只是觉得用这样的方式消磨时间很没有意义,不如一个人静静的待一会儿,毕竟这样的时间不多。

还有半个小时,她本想等到十二点,跟自己说一句生日快乐再睡的,但是在十二点还差十分钟的时候,她还是睡着了。

十分钟以后,她又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颜乐早就没有了起床气,她的手机二十四小时都不会关机,晚上时常会有人打电话过来,大多都是因为公司的事情。

来电显示是韩秘书,她特意留意了一下时间,整好十二点。

“喂。”

颜乐的声音带着几分慵懒的睡意,韩毅犹豫了一下,才说道:“颜总,生日快乐。”

“不会打搅到您了吧?”

去年是他,今年也是他,他好像是唯一一个知道她生日的人吧。

韩毅是颜乐的秘书,他们的相遇比较有意思,那会让韩毅正在被一帮小混混追杀,颜乐也是心血来潮救了他,此后这个道上混的大哥成了她的贴身秘书,任她差遣。

一开始他对颜乐并不了解,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但外界的流言蜚语他可都听了个遍,在经过他仔细的对比以后,他发现,留言这种东西的可信度及其低微,偏偏又人言可畏,可她又从来不为自己做任何的解释。

“没有。”颜乐的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抹宽慰的笑容,当初不小心把生日透露给了他,真是她的失策啊。

韩毅等了会儿,她好像不打算在说别的了,“那您早点休息吧,明天见。”

颜乐想对他说声谢谢的,但是刚到嘴边她又想到了另一件事,“对了,韩秘书。”

“您说。”

“临湖的项目,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一个月前,他听她提起过,但之后就不了了之了,不过他事后也有关注过,但凡颜乐提起的任何事情他都会放在心上,不然怎么成为公司的no.1秘书呢。

韩毅稍加回忆了一下,说道:“就上个礼拜,临湖的项目对外招标了,我以为钱氏会中标的,没想到最后中标的居然是‘定康地产’。”

“刘定康?”颜乐不由的皱了皱眉。

“对,就是他。”

颜乐对这个叫刘定康的有所耳闻,‘定康地产’是他在很早以前就创立的,但一直处在不温不火的状态,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产公司,要说发展,也是近两年才发展起来的,可按他们现在的规模想要拿下海城的项目是很困难的。

“他有这个实力么?”

韩毅回道:“我不知道他背后有没有人,具体当时是怎么个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现在临湖的项目的确是他手里。”

“您要是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找他谈一谈。”

“不用了,我只是随便问问。”

“好,我明白了。”

临湖是个好地方,面向湖,背靠山,当初那块地她是打算买下来的,只可惜被人捷足先登了。

前段时间老头子说要给自己建个养老院,颜乐就特意留意了一下,觉得那里不错,可终究是晚了一步。买下它的是一个外市的地产公司,这次招标的项目是湖边别墅,这个工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她没这个意愿。

钟氏虽然是靠房地产起家的,但发展到今天的规模,房地产在其它几个板块的比例只占了百分之三十,其余的包括娱乐业,金融业,服装奢侈品等等都有,可谓是全方面发展。

颜乐坐上总裁以后又另外开辟了一个婚纱板块,马上就会有一场婚博会在世纪大厦开展,她可是充满期待的。

韩毅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大晚上的问他关于临海项目的情况,只是问问这么简单?

就在韩毅不知道该不该问的时候,颜乐先开口了,“钱宗良是不是很重视这个项目?”

“没错,只是很可惜,他没能如愿。”

颜乐苦笑了一声,“钱小姐估计找钟少爷诉苦了。”

韩毅瞬间恍然大悟,看样子钱小姐是找钟少爷告状了,钟少爷肯定去找颜乐的麻烦了,怀疑是她在背后捣鬼,才让钱氏落选的。

没错,他们的颜总裁的确是有这个能力,但她似乎不屑于做这种事情。

“他都算您头上了?”韩毅也是无奈的很,但她也不嫩敢当着钟子昂的面替颜乐打抱不平。

颜乐简单的回了他一句,“这锅我不背。”

韩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锅,您真不能背。”

不用调闹钟,生物钟会在每天早晨的六点叫她起床,无论她睡的有多晚。

洗漱完,她像往常一样下楼吃早饭,意外的是居然能在餐桌上看到钟子昂的身影。

结婚到现在,他们在一起吃饭的次数寥寥无几,尤其是在这张餐桌上。

“夫人早。”吴妈看到颜乐高兴的很,大概是以为他们少爷回心转意了,想跟他们的夫人好好过日子了。

“早。”颜乐微笑着向她打了招呼,落座之前也跟钟子昂打了招呼,“钟少爷早。”

“一大早看到你这副虚伪的面孔,真是让我恶心。”钟子昂很是厌恶的把头扭到了一边。

其实他完全可以选择不在这里吃早餐的。

颜乐不太当回事的说道:“你可以选择,跟你的钱小姐共进早餐。”

第3章 前男友

“怎么?嫉妒了?”

嫉妒谈不上,婚后出轨倒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跟钱佳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他们结婚后的一个月?

刚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可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再告诉她,她没有资格不舒服,她已经是钟夫人了,人应该知足。

“嗯。”颜乐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一山容不下二虎,更何况是两母。”

啪的一声,钟子昂把筷子狠狠的拍在了桌上,怒声说道:“你可以选择退出。”

“还没开始呢,怎么能结束。”颜乐微笑着回道。

钟子昂最看不惯的就是她一嘴的笑容,每次看到她笑,他的内心深处就会升起一股无名火。

“今天晚上七点,景悦饭店,别迟到。”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后,他拿上自己的外套就向屋外走去,颜乐实在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我可以问一下,什么大事需要去那种地方吃饭吗?”

钟子昂不耐烦的回道:“杜琳回来了,庆祝她顺利毕业。”

“那我还是不去了。”颜乐识趣的选择了退出。

杜琳是钟子昂母亲妹妹的女儿,千金大小姐,一直都在国外留学,说的好听是留学,但那不都是父母用钱给她堆起来的么,按理去年就该毕业了,但不知为何又延后了一年。

每年寒暑假她都会回家,颜乐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婚礼上,当时,杜琳就明确的表示了自己对颜乐的不满,就差直接跑上征婚台说,‘我不同意他们的婚事’,好在关键时刻,被她的父母拉住了。

颜乐把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归为——天生气场不合,犯冲。

钟子昂冲她轻蔑的一笑,“不光她不想见到你,我也一样,不过这是老头子特意叮嘱的,你要实在不想去,就跟老头子说一声吧。”

不用她说,估计一会儿就会打电话来通知她,她是不会拒绝老头子的任何要求的。

钟子昂也料准了她不会打这个电话,颜乐对老头子一向唯命是从,他说一,她是绝不会说二,更何况这是老头子特意吩咐的,她必须去。

“晚上我过来接你。”那也是老头子的意思,钟子昂虽然不乐意,但不得不为之。

颜乐也是心知肚明,景悦饭店她认识,如果他过来接她的话,那还得走回头路,她不喜欢浪费时间,“还是我过来接你吧,顺路。”

“顺便,我也想参观一下你的公司。”颜乐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对,居然会加这么一句。

听到她这么说,钟子昂也很意外,不过回答是毫无悬念的,“我那里不欢迎你。”

等吴妈把他送出门后,颜乐的早餐也吃的差不多了,吴妈回来看她还没走,忍不住又多嘴了一句,“夫人,您昨晚跟少爷……”

“吴妈。”颜乐实在不想大早上的就跟她谈论这个问题,“我们之间的事,你就别操心了。”

“唉。”吴妈重重的叹了口气,只能作罢。

公司规定的上班时间是九点,颜乐通常在八点左右就到公司了,不过今天她去公司的路上路过了一家首饰店,想着晚上吃饭不能空着手去,就在首饰店门口停了下来。

女孩子都爱美,像杜琳这样的千金小姐一般的手势她怕是看不上的。

颜乐在首饰店走了一圈,也不知道该送什么好,最后在一支玉石做的笔面前驻足了,很快销售人员就向她走了过来,“小姐您好,您的眼光真好,这支玉笔是用最好的白玉锻造的,其中的工序之复杂可想而知,这也是本店唯一的一支,要给您包起来吗?”

“嗯,就这个吧。”

“好的,您是送人还是买给自己的。”

“送人。”

“好的,您稍等一下,我给您包起来。”

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这数字也是吉利的很,这个数字对曾经的她来说是天文数字,对现在的她来说只是一个数字。

年少时谁没做过发财的梦,她也不例外,但真的迎来了这一天却没想象中的那么令人兴奋。

服务员把包好的礼袋递给了她,她说了声谢谢后拎着礼袋离开了首饰店,上车的前一刻,一道算不得陌生的声音叫住了她,“颜乐!”

消瘦的脸颊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明明只有170的身高,但那个时候,她站在他身边依旧觉得很安心。

那天,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带着她去吃了学校附近最贵的牛排,然后又带着她去了花店,他傻傻的当着她的面买了一大束玫瑰,对她说,“颜乐,做我女朋友吧。”

她欣喜的收下了那束玫瑰,一直到它凋谢都不舍得把它扔掉,可就在三年前,她残忍的跟他说了再见。

颜乐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到了她跟前,他脸上的欣喜若狂不加任何的掩饰,“颜乐,真的是你,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阳光帅气,尤其是在她面前,他总是把最灿烂的笑容带给她,但她早就不是以前的她了,“是啊,好久不见。”

“你什么时候来这的?”

颜乐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勇气才敢与他对视,“两年前。”

“是嘛,我刚来这,真巧。”

三年前,她跟他分手的时候,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她还记得,“颜乐,我知道我现在没能力给你最好的生活,所以,即使你离开我,我也没有任何的不满和怨恨,但是,你一定要好好的。”

“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可以。”

“抱歉,我赶着去公司。”

“那等你有时间了,我们在。”

“好。”颜乐想也没想的答应了下来,现在,她只想离开,她想在自己时空之前离他越远越好。

不,这样还不够。

上车前,颜乐又一次残忍的伤害了他,“卓明俊,我结婚了。”

没等他反应过来,颜乐迅速的上了车,既然一开始就选择了最残忍的方式,那现在也一样,不要给自己留任何的余地,更不能留给他任何的希望。

不管是不是她自作多情,她只想把一切都扼杀在摇篮里。

卓明俊眼睁睁的看着她上了那辆红色的宝马跑车,这一刻,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但是心口处传来的痛感很真切。

第4章 她不配

颜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办公室的,她随手把送个杜琳的礼物放在了一边,目光呆滞的看向了窗外。

哪天她踏进办公室后不是埋头工作的,可是今天,桌上的那一堆的文件,她碰都没有碰,更别说看了,韩毅敲门的声音她也没听见,打电话给她,她只简单的吩咐了他一句,“就今天,谁都不要来打扰我。”

韩毅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她如此低沉的时候很少,可以说,认识她以来是第一次。

整整一天时间,颜乐没吃也没喝,她呆坐了一天,眼角不时的有温热的液体滑落,然后慢慢的干涸。

钟子昂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还有五分钟就到七点了,可是该出现的人还没有出现。

他想起了早上看到的一幕,那个女人在一家首饰店的门口跟一个男人亲密的交谈着什么,这个男人不是韩毅,她身边除了韩毅这一个异性外,好像就没有别的男人了,那这个男人又是谁?

情夫?

呵,那就有意思了。

想到这里,钟子昂有些等不下去了,他决定亲自去她公司接她。

两年不曾踏进的钟氏集团一如既往的让他觉得厌恶,这个点员工都走的差不多了,敬业程度远远不能跟他的公司比。

一路坐电梯到了顶楼,电梯门打开的刹那,正巧遇见了韩毅。

韩毅怎么都想不到钟子昂会来这里,但看到他还是有礼貌的打了招呼,“钟少爷,您是来找总裁的?”

“她在吗?”

“在,不过……”韩毅欲言又止,天知道钟子昂来这是找茬的呢,还是来‘慰问’的?

后者的机率小的可怜。

“不过什么?”钟子昂的态度不太友善,韩毅其实也没见过他几次,但他的为人,他摸索的差不多了,跟他太客气,没必要,“我要下班了,总裁今天的状态似乎不太好。”

说完,他用眼神跟钟子昂示意了一下,然后下班了。

钟子昂完全没把他的话当回事,连办公室的门都没敲,直接闯了进去,“颜乐,你知不知道。”

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看见颜乐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坐着一动不动的不知道在做什么。

“你在做什么。”

颜乐明显被吓了一跳,但是看到钟子昂,她竟然在第一时间反反应了过来,若无其事的说了句,“时间到了么。”

面容憔悴的可怕,尤其是两只又红又肿的眼睛,像是刚刚哭过。

她会哭吗?

钟子昂不禁有些怀疑,他认识的颜乐绝对是没心没肺的,他一次都没见她哭过。

是因为那个情夫?!

钟子昂的火气倏地就上来了,“怎么?忙着跟你的情夫约会忘时间了?”

颜乐有一瞬间的失神,什么情夫,想来想去她能想到的只有卓明俊,今天在首饰店门口,被他撞见了么。

那个时间点,他怎么会经过那里呢。

想那么多又有什么意义,就当他是看到了吧。

颜乐继续蹲坐在那里,只是微微侧了侧脸看向了他,“每天看钟少爷日理万机的,我也不能落下啊。”

原以为又会是一通威胁教训,但她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没有发生,钟子昂只是紧握住了双拳,冷冷的说了句,“我劝你去拾掇一下这份尊荣。”

起身的刹那,眼前突然一黑,颜乐心跳骤停的愣在那一动也不敢动,伴随着沉重的呼吸,她的手在空中胡乱的抓了两下。

不会的,不会这么快的。

“颜乐,你还想浪费时间么。”钟子昂不耐烦的催促着他,他已经很窝火了,她最好别在惹怒他。

他话音刚落,她的视力就开始慢慢的回来了,但她还是有些后怕,双腿颤抖着走进了办公室的独立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双眼睛,红的有些可怕,她明明没怎么哭,反应是不是太大了一些。

究竟还有多久,她真的很怕那一天的到来,可那一天是躲不掉的。

颜乐和钟子昂赶到的时候已经过了八点了,他们走到包间门口就听到从里面传出的说笑声,气氛好的很,但就在他们进去的刹那,不光是笑声,就连所有人脸上的笑容都收敛了起来。

颜乐知道,那跟钟子昂没关系,完全是因为她的出现实在不讨某些人的喜,尤其是杜琳。

她看到颜乐明显露出了一副厌恶的表情,但随即又喜笑颜开的来到钟子昂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撒娇的说道:“哥,你怎么那么晚才来。”

钟子昂对这个妹妹没什么好感的,敷衍的说道:“正好手头有些事,忙完了过来的。”

“你能有什么事啊。”杜琳特意在自己身边给钟子昂留了位置,拉着钟子昂坐了下来,“总裁位子都让人别人给占了!”

“小琳,别胡说八道。”杜夫人立刻坐不住了,看着颜乐一脸赔笑着说道:“颜乐,来来来,坐我身边。”

“我说的是事实。”杜琳不服气的反驳。

颜乐不在意的笑了笑,刚想入座,老头子就起身了,虽然今天是杜家做东,但是坐在主位的还是老头子,他向颜乐挥了挥手,说道:“小乐,你来这边。”

顿时,在坐的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向了颜乐,老头子的举动无非说明了一件事情,以后钟家,说话算数的人是颜乐。

当初颜乐坐上总裁位子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反对的,但只要一个人同意就可以了,那就是钟子昂的父亲,钟建国,钟氏集团的董事长。

相比于其他人,钟子昂的态度是最为淡漠的,他既然选择离开了钟氏,那钟氏的一切就都跟他没关系了,他现在唯一摆脱不了的就是这段婚姻,除非颜乐自愿跟他离婚。

颜乐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过去坐在了他的位子上。

短暂的沉默后,杜夫人又站出来打破了沉默,“快吃吧,都这么晚了,肯定饿了。”

之后又是长时间的沉默,颜乐倒不是觉得尴尬,她只是觉得自己是个外人,跟他们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总有些奇怪。

“小琳啊,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吗?”钟建国问。

“我。”

杜琳还没来得及发表自己的意见,杜夫人随即替她说道:“我是想让小琳跟着颜乐多学习学习,我们也就这一个女儿,以后公司还得交到她手里。”

“妈,跟着一个技校毕业的人我能学到什么呀?!”杜琳第一时间站出来抗议。

“这孩子,不懂别乱说话。”

“我说的难道还是假的吗?她才不配教我!”

第5章 可以求我

母女两个居然在饭桌上吵了起来,杜夫人也是很无奈的,一边要纠正自己的女儿‘错误’的观念,一边又要向颜乐赔礼道歉。

那句‘技校毕业’倒真是戳中了颜乐的软肋,就因为这个原因,当初很多公司都没有录用她,巧就巧在钟氏这么一个大公司居然录用了她。

直到现在,当初录用她的主管都还没回过神来,她摇身一变居然成了总裁。

听杜琳这么说,钟建国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悦,“当今社会,学历固然重要,随随便便抓一把都是留学生,但有多少人的学历是用钱堆起来的。”

言下之意,这位杜小姐就是其中之一。

杜琳生气归生气,但也无力反驳,作为父母更是羞愧的无地自容。

钟建国继续说道:“我这个儿媳妇的学历是不高,但她管理钟氏两年,集团总体的营业额至少增长了十个百分点,换做是我,或者你爸,都没这个能力。”

“我不管,我就是不要跟着她,我跟着子昂哥好了。”杜琳一把抱住了钟子昂的胳膊,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一副求收容的样子。

颜乐算是明白了,这个庆祝宴,说到底就是给她杜大小姐找‘托管所’。

“跟着他,吃喝玩乐倒是能学到不少。”钟建国话语里充满了深深的不屑,钟夫人看不过去的扯了扯他的衣角,“你少说两句,儿子这两年在外面不容易。”

“是我逼着他去‘自立门户’的吗?”

“难道不是么。”钟夫人小声嘀咕道。

“你!”钟建国被自己的老婆气到了,“妇人之见!”

杜夫人意识到情况不对立刻出来打圆场,“子昂跟颜乐都是青年才俊,小琳啊,你要是像跟着你子昂哥,那就。”

“还是去钟氏吧。”杜夫人话没说完就被钟子昂给打断了,“去钟氏也不一定非要跟着她,钟氏有不少优秀的管理人员,跟着他们,都能学到东西。”

谁都听的出来,钟子昂是在拒绝她,算是比较留面子的拒绝。

颜乐不准备发表任何的言论,她只希望这个烫手的山芋别落到她手里就行了,但最后还是老头子一句话的事情。

杜琳不依不饶的跟钟子昂撒娇,“哥,你就让我跟着你吧。”

颜乐决定推波助澜一番,“21世纪是高新技术的天下了,你哥他做的是智能科技,跟着他能学到不少新知识,对未来是很有帮助的。”

钟子昂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放下筷子,冷眼瞥了一下颜乐,“跟我出来一下。”

颜乐跟钟建国互换了一下眼神,还是跟着他出去了,一直走到楼道的尽头,钟子昂才停下来,脸色依旧是阴沉的,“你什么意思?”

“人家想跟着你,我帮帮她。”

“让她去钟氏。”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命令式口吻。

颜乐无奈的摊了摊手,“我没有合适的职位安排给她。”

“说出你的条件。”

无论多么优厚的条件,跟这个烫手山芋比,都不具备任何的吸引力了。

而且,他可是很少跟她谈条件的,现在为了这件事他居然会跟她谈条件,可想而知,那个烫手山芋的杀伤力是有多大。

颜乐故意问,“什么条件都可以?”

钟子昂有种上当的感觉,“别让我知道你是有预谋的。”

呵呵,比起预谋,跟他们钟家的人比,她差远了。

“钟少爷,这场鸿门宴倒是名副其实的。”

钟子昂跟她一样是受害者,但她不相信他什么都不知道,至少他心里应该是有数的,完全被蒙在鼓里的人是颜乐。

“说。”

“说什么?”

“条件。”

那就是没的商量?他一定要把这个烫山芋丢给她了。

既然如此,也就没有跟他客气的必要了,条件她一时半会儿真想不到,但有口恶气倒是可以出一下。

“为昨晚的事情向我道歉。”颜乐说的毫不含糊,“临湖的项目跟我没关系。”

钟子昂倏地皱紧了眉头,颜乐满不在意的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弧度,她毫无惧怕之意的对上了钟子昂恼羞成怒的视线,“当然,如果钱宗良想要,可以求我。”

钟子昂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瞬间把颜乐逼到了墙边,然后一拳砸在了墙上,算是警告她的说道:“颜乐,你最好别再这个时候惹怒我。”

颜乐无所畏惧的冲他笑了笑,“钟少爷,这是你求人的态度吗?”

原本因为愤怒而有些狰狞的脸上居然不合时宜的出现了一抹笑容,“那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求人该有的态度。”

说完,他拉着颜乐就往外走,颜乐抗拒的与他拉扯着,“你要带我去哪?”

“绝对不会让颜总失望的。”

钟子昂一路抓着颜乐把她带到了停车场,他打开车锁,示意颜乐上去,颜乐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上去了。

很快,车子驶离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钟子昂单手熟练的操控着方向盘,等到红灯路口,他缓缓的踩下刹车,趁着间隙,他冷漠的瞟了眼颜乐,说道:“你要是现在跟我离婚,我可以给你一大笔的赡养费,足够你跟你情夫安稳的度过下半辈子。”

颜乐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就算我们离婚了,你跟钱佳媛也没可能。”

此时,路灯正好亮了,钟子昂踩下油门,继续行驶了一段距离后才说道:“我好像没说,我们离婚以后,我就一定会娶她。”

也对,婚姻对他来说更像是一种束缚,他是个喜欢自由的人,她很早以前就看出来了,所以比起喜不喜欢,爱不爱,他之所恨她也是因为她间接的剥夺了他的自由。

颜乐其实很想问他一句外面究竟有多少女人,但想了想还是算了,多或者少,是她能改变的吗?她也不会想着去改变啊。

短暂的沉默后,钟子昂用陈述的口吻说道:“我明天会让杜琳去钟氏报道。”

颜乐对他的自说自话虽然习以为常,但这个要求,她实在接受不了,“钟少爷,我好像还没有答应要她。”

钟少昂冷冷的回了她四个字,“由不得你。”

“我觉得就这个而言,我们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钟少爷不妨停车让我下去。”

钟子昂猛人踩下刹车,如果不是有安全带的存在,颜乐怕是要飞出去了。

“我知道老爷子最近想建个养老院,你肯定也放在心上,我在红杉湖那边有一块地,可以给你。”

第6章 你出钱,我干活

一个人换一块地?

颜乐听的很清楚,所以不存在听岔了这回事,但听来多少有些匪夷所思。

“没想到你的表妹在你心里居然‘值’一块地。”

这个山芋究竟是有多烫手啊,能让他拿出一块地来做叫唤,颜乐觉得是自己嘀咕了杜琳的杀伤力,但这个条件实在诱人的很。

红杉湖隶属度假区,那里的环境可想而知,随随便便一块地都能卖到天价,先不管钟子昂是怎么得到那块地的,只是那么好的地方用来建养老院委实有些浪费。

颜乐还在浮想联翩中,钟子昂瞬间打断了她的思绪,“不是没要求的。”

“钟少爷,到底是你在求我,还是我在求你?”

“下车。”

“如果这就是你的附带要求,我接受。”颜乐是真的想下去的,但某人显然没有现在就放她下去的打算。

钟子昂继续道:“红杉湖那块地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本来是想投资酒店的。”

“那你现在意思是……”

“酒店归酒店,旁边可以割出一块地建养老院。”

他的用意,她大概是猜到了,“钟少爷,你不妨一次性把话说清楚。”

钟子昂勾了勾嘴角,带出一抹轻蔑的笑意,“我出钱,你干活。”

这是要合作啊,钟氏和他名下TOP智能科技破天荒的第一次合作,他真的考虑清楚了,还是又在想着法子的整她。

他公司的主营范围和房地产貌似也搭不上边,难道他还想拓展自己的公司?

颜乐不敢贸然答应,

“我考虑一下。”“你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别让我改变主意。”

“好。”

钟子昂打开了车门的锁,颜乐也的确下了车,大晚上的,又不是市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走着回去至少也得一两个小时,想了想,她还是决定给韩毅打个电话,这种时候就要充分发挥他作为总裁秘书的作用了。

韩毅的速度慢的让颜乐不得不给他差评,说好的十五分钟,但他让她等了半个小时。

坐上车,颜乐一句话都没说韩毅不停的从后视镜瞅她,瞅着瞅着开始向她解释了,“真不是故意的,我这车吧,差点就。”

“你觉得红杉湖怎么样?”颜乐打断了他,冷不丁冒出来这么一句。

看来她不是因为生气不说话,是在考虑事情。

“那个度假区?”

“嗯。”

韩毅想当然的说道:“您不是对它觊觎很久了么。”

“但……”颜乐欲言又止,“你明天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韩毅心里有些没底,但颜乐言尽于此,不打算在说下去了。

一直到家门口,颜乐才再次开口,“接下来就要辛苦你了,韩秘书。”

“不是,颜总,您这话不能只说一半啊。”

“总之,你明天会知道的。”

“颜总,颜总,颜。”

颜乐最后给了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然后头也不回的进了屋。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感觉明天会遭殃。

一如既往的摁响门铃,但她随意的一瞥居然瞥到了钟子昂的车,他又回来了?

吴妈给她开门,还满面笑容的。“夫人,您回来了,少爷也在。”

颜乐真的难以理解,他回来为什么吴妈的心情能如此之好?分了两年的房还能在一朝一夕间就恢复正常的夫妻关系吗?

颜乐不想更吴妈泼冷水,怎么说她都是一片好心。

一进屋就看到钟子昂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那是她上次去书店无意间看到的,在完全不知道什么内容的情况下把它买了下来,拿回家用一个晚上的时间看完了,得到的感悟是:

死亡并不可怕,因为在另一个世界,你可以等着的你的亲人,朋友,等待再一次的相遇。

但那本书实际想传达的意思并不是这个,只是她理解到的就是这一层意思。

钟子昂知道她回来了,合上书,冷漠的看了她一眼,问,“考虑好了吗?”

说给她一晚上的时间考虑,但其实过了不到一个小时而已,so……他会坐在这里完全是因为,他着急要回答。

颜乐向吴妈使了个眼色,吴妈微微欠了欠身,识趣的回了自己房间。

这个合作说到底,钟氏是获利的,至少养老院是白白送给她的,但就因为合作的那一方是他钟子昂。

老头子虽然把钟氏全权交给了颜乐打理,但他偶尔还是会关心一下的,要是让他知道了,他会选择默不作声,还是……对此耿耿于怀?

“老头子万一过问起来我该怎么说呢。”颜乐故意问道。

钟子昂眼神一凛,“嘴巴长你脸上。”

“钟少爷说的是。”颜乐了解的点了点头,他都这么说了,那她也就能在老头子面前如实禀明了。

合作达成,钟子昂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慢慢起身,看样子是准备离开了。

“你要走了?”

刚问完颜乐就后悔了,她又多嘴了,由此造成的后果就是钟子昂的冷嘲热讽,“没办法,跟你在一个屋檐下,我睡不着。”

颜乐不在意的笑了笑,“那是我的荣幸。”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他们之间就是这样的‘相敬如宾’。

颜乐一如既往八点整走进了公司,奇迹的是,韩毅今天居然比她早到了,看到她进公司,他陪笑着向她迎了过来。

“颜总。”

颜乐大概能猜到他一大早来堵她的目的,调侃的说了句,“年轻就是有活力。”

“不是颜总,您昨天跟我说的,到底是什么事啊?我这一晚上隔阂的都没睡着。”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颜乐神秘一笑,韩毅跟着心里一颤。“您就别跟我卖关子了。”

她跟钟子昂的合作谈下来了,那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如果没有发生,那就说明合作破裂了,她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可遗憾的。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心急了。”

韩毅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昨晚去查了下关于红杉湖所有的资料,惊讶的发现其中有一块地皮居然是钟少爷的,而您昨晚恰好有跟我提起了这事,我就估摸着肯定跟他有关,一想到跟他有关,我就……”

不愧是一开始就跟着她的人啊,不仅是对她,对钟子昂也是了解的很,但他跟钟子昂没见过几次面,至于是怎么了解打他的……那就是他的本事了,曾经的地痞头头可不是瞎叫唤的。

第7章 公司不是为你服务的

颜乐对韩毅倒不是特别了解,当初救他也纯属意外,至于他的背景等等,她只知道他是道上混的,手下小弟不小,现在虽然算是金盆洗手了,但保不准还是有联系的。

很多她不能出面摆平的事情,他可以做到,这也是她‘重用’他的原因。

颜乐故意冲他挑了挑眉,说,“你也知道,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

“所以呢?”韩毅很久没有提到嗓子眼的心,这会儿一下子就提上去了。

“所以。”颜乐高深莫测的笑了笑,“总得有一个人站出来承担后果。”

韩毅用力摇了摇头,“我不希望那个人是我。”

颜乐很中肯的的点了点头,“非你莫属。”

一个小时以后,准确来说是一个小时零八分钟以后,公司门口出现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

其实钟氏这么大个公司,豪车也不少,但都在公司的地下车库,不会有人直接把车停在公司门口的,即使是客户,也会在门口保安的指引下开到地下车库去,但这位车主下车后直接把钥匙丢给了保安。

保安也是傻眼了,愣是没反应过来,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走了进去。

鼻梁上架着一副深色墨镜,上身穿着一件红色皮衣,下身穿着一条红色紧身小皮裙,脚下还踩着一双超十厘米的红色高跟皮鞋,给人的感觉,性感妖娆,气场全开。

她踏着妖娆的步子走到了前台,摘下太阳镜,眼神里带着几分不屑的看向了前台的工作人员,“我找颜乐。”

前台站着四个比杜琳年纪稍稍年长一些的女孩子,她们互相对视了几眼后,其中一人问,“小姐,请问您有预约吗?”

杜琳一副明知故问的神情,“她没跟你们说吗?”

“今天总裁并没有安排会客。”

杜琳随即又戴上她的墨镜,用命令式的口吻说道:“让她下来见我。”

“这……”

其中一位随即向正在说话的那位使了个眼色,说,“小姐,方便告知您贵姓,我们帮您问一下。”

杜琳张了张嘴,她是想教训她们一通的,但想了想还是作罢了,不情不愿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杜琳。”

“好的,杜小姐,稍等。”

保安缓过神以后随即拿着她的车钥匙追了进来,“小姐,请您把车停好。”

杜琳不耐烦的把墨镜往下推了推,“我不是已经把车钥匙给你们了吗?”

“不好意思小姐,还是需要您亲自把车停到地下车库去。”

杜琳气呼呼的摘下太阳镜,怒指着他们质问道:“堂堂钟氏集团,就只有这样的服务态度?”

“这位小姐。”

“杜小姐。”前台的工作人员放下电话,打断了保安,“总裁让您上去,这边请。”

保安无奈的拿着车钥匙不知如何是好,但又不能这样放任那辆车在公司门口不管,回头还是他们的错,想着她可能是总裁的朋友,就只能破例去帮她把车停好了。

颜乐放下电话的同时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又看了看站在一边等候吩咐的韩毅,最终,烫手山芋还是来了。

韩毅半张着嘴,欲言又止的看着她,他感觉到了,马上要上来的人跟他肯定是有关系的。

三分钟以后,总裁办公室的门敲响了,颜乐示意韩毅去开门,门没有锁,完全可以自己进来,但既然是颜乐的意思,他只能照做,但由此可以得出的结论是,进来那人肯定是有来头的。

韩毅第一眼瞧见杜琳先入为主的是她傲人的双峰,然后是小蛮腰,在然后是大长腿,最后才是她精致的脸蛋,活脱脱一美人坯子。

不过最显眼的还是他这一身红色,其实她的脸蛋跟她的这身穿搭有些不符,好好一张稚嫩的鹅蛋脸,给人的感觉也是邻家小女孩的样子,干嘛要穿成这样子呢。

杜琳一点都不客气,在韩毅愣神的那会儿,她直接用肩膀撞了他一下,但应该是把自己给撞疼了,因为撞完之后她恶狠狠的回瞪了他一眼。

韩毅喉头动了动,忍了下去。

刚才在电话里颜乐可都听见了,所以在杜琳还没开口之前,她就先回答了她刚才提出的疑问,“钟氏集团可不是为您杜大小姐服务的。”

说完,她又撩起袖子故意看了下时间,“现在是九点二十,算你是九点十分进的公司好了,你迟到了十分钟。”

杜琳双手抱胸,摆足了架子,“颜乐,我既然来了,那我们就把话说清楚吧,我希望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颜乐颇为赞同的她的说法,“我也正有此意。”

“你看。”她笑了笑,又接下去说,“你是下班的时候补回来,还是我直接在你工资里扣。”

杜琳愣了愣,一开始没明白她的意思,明白过来的时候秀眉皱紧在了一起,“我看你是没听明白。”

颜乐就跟没听到似的,用眼神向她示意了一下刚才为她开门的韩毅,“这位是韩秘书,你以后就跟着他吧。”

“你什么意思?”

“你的职位是秘书助理,好好跟着韩秘书学吧。”

杜琳简直气炸了,“颜乐,你居然让我给你的秘书当助理?!”

那都是抬举她了,顶着一个海归的头衔想要在钟氏工作那可是远远不够的,钟氏随便找一个人出来不是海归就是硕士博士的,而且人家都是靠自己本事考出来的,不像她是靠钱堆出来的。

颜乐正儿八经的看着她,说,“那杜小姐不妨说说你有什么特长,好让我参照参照,给你安排一个适合你的岗位。”

“你知道我不是心甘情愿来这的,等我说服了我爸妈,我立马就能走!”

到这来跟她耍大小姐脾气,原谅她无力接受,“嗯,这一点,我们目标一致。”

“颜乐!”

颜乐竖起食指放在了唇间,意思是是让她保持安静,“在这里,你可以叫我颜总,或者总裁,听明白了吗?杜助理。”

杜琳被气的直接哑口无言了,韩毅背着杜琳给颜乐比了个大拇指。

颜乐可没有露出半分的得意,看着韩毅说道:“韩秘书,人就交给你了。”

“是,总裁。”韩毅恭敬的弯了弯腰,想着以后每天都要面对这位刁蛮任性的大小姐,他就觉得人生无望。

不过他对这位杜小姐也不是一无所知,他知道杜家的存在,也是因为钟氏,谁让杜琳的母亲是董事长夫人的亲妹妹呢。

韩毅看着一脸气鼓鼓的杜琳,微笑着说道:“苏小姐,哦不,杜助理,跟我来吧。”

第8章 他的公司

“等一下。”

眼看着他们已经走到门口了,碍眼的人马上就要从她面前消失了,她还是叫住了他们。

颜乐从包里拿出了那支本该昨天就送给她的笔,但昨天中途就被钟子昂带走了,她都没机会拿出来,只能这会儿给她了。

“给你的。”颜乐连着礼品袋一起递给了她。

杜琳一肚子的气顿时消下去了大半,她当着她的面你拆开了盒子,盒子里静悄悄的躺着一支用玉石做的笔,虽说她不是钟爱学习的人,但这支玉石做的笔的确很好看。

不过好看归好看,她是绝不会在她面前表现出来的。

她故意表现出一副很不屑的样子,把笔重新放回盒子里,在颜乐面前甩了甩,“用这个就想讨好我?”

颜乐无奈的笑了笑,“杜小姐,咱们就别自欺欺人了。”

杜琳一张臭脸又显摆上来了,颜乐不在意的继续道:“原本昨天晚饭的时候想给你的,中途不是跟你哥过二人世界去了么,就把这个忘了。”

“做梦吧你,我哥对你什么态度,你比谁都清楚。”杜琳恶狠狠的怼了回去。

颜乐不痛不痒的接了上去,“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在这里的地位和权利。”

“颜乐,我们走着瞧!”说完,杜琳甩门而去,韩毅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颜乐,最后颜乐对他说了句,“韩秘书,对待新人要有点耐心。”

韩毅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是,总裁。”

总算是消停了。

颜乐仰躺在皮质的椅子里,闭上眼不到三分钟,手机响了。

睁开眼看了下来电显示,钟子昂?

一年都不会打一通电话进来的人,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颜乐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手动滑向了接听键,“喂。”

“你现在回家去书房的抽屉里把一个蓝色的档案袋给我送过来。”命令式的口吻,不容置疑。

颜乐愣了愣,没有马上反应过来,“钟少爷,你是打错电话了吧。”

“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喂,喂。”

两句话命令式的话语结束后,他干脆的挂了电话。

颜乐拿着手机发了会儿呆,一个小时的时间回家去给他取那个档案袋,然后在送去他的公司?

一个月都不回去一次的家能放着他什么东西,那间书房平时都没人用,她基本都不进去,也从没在意过里面有些什么。

虽然内心是抗拒的,但她不得不遵从钟少爷的意愿。

急匆匆的回到家,吴妈还以为出什么事了,毕竟她很少会上班上到一半回去。

打开书房的门,在他说的抽屉里翻找了一通之后,在最下面的抽屉里的确是有一个蓝色的档案袋,但看样子像是放了很久了。

既然都让她拿过去了,那看一下应该不要紧吧。

颜乐小心翼翼的拆开了档案袋,里面是厚厚的几十页图纸,每一张纸上都是用铅笔画的各种她不明白是什么的零部件,但最后组装成的应该是一个机器人。

因为最后一页图纸就是一个机器人,还是一个外表不算太丑的机器人。

最后一页的右下角有两行字:2014年6月30日,钟子昂。

那个时间他应该刚毕业吧,所以这份图纸是他在毕业的时候画的?

看着看着,颜乐有些忘了时间,她用最快的公司赶去了科技城,但到的时候已经超过他‘规定’的时间了。

科技城是M市的地方,是M市所有高新技术人才的汇聚地。

这一栋二十多层高的大楼里驻扎的公司都是搞高新技术的,其中包括了钟子昂的公司。

颜乐一次都没来过,她只听过,听过他公司的名字,‘TOP智能科技’。

进到一楼大厅后,她有些傻眼,墙壁是雪白的,正前方是一个超大的液晶显示屏,左前方放着几台类似于取款机的机器,右边是一排的电梯入口,除此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颜乐站在液晶显示屏钱观望了好一会儿,这么大的显示屏实属罕见。

她忍不住上前碰了一下,她手刚出摸到屏幕,耳边立刻响起了悦耳的女声。“欢迎光临科技城,如需帮助,请前往自助服务台,感谢您的合作。”

自助服务台?

难道就是那几台机器?

这会儿除了她以外没有第二个人,她走到其中一台的机器前,屏幕原本是暗的,但在她靠近的时候就亮了。

“您好,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选择服务内容。”

说完,屏幕上显示除了好几条服务内容,其中有一条是符合她的,“公司查询。”

“请出示您的身份证放在指定区域。”

颜乐扫了一眼,还真找到了‘指定区域’。

她拿出身份证放了上去,很快,就有了回应,“颜小姐您好,请问您需要查询哪家公司。”

“TOP智能科技。”

“稍等,正在为您转接工作人员。”

很快,屏幕里出现了一张年轻女子的脸孔,她微笑的看着颜乐问,“颜小姐您好,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

颜乐没做任何思考的脱口而出,“我找钟子昂。”

钟子昂这三个字可不是随便谁都能称呼的,应该是工作人员的女孩子难免会产生一丝好奇,“颜小姐,请问您有预约吗?”

想必她的身份证她们也是能看到的吧,知道了她的名字依旧不知道她是谁,唯一的可能就是钟子昂从不曾跟任何人提起过她的存在。

即使他们都知道钟子昂有一个老婆,但他们也不会知道他的老婆是谁。

遇到这样的事情换做谁都会有情绪吧,尽管她可以表现的毫不在意,但内心总是有所波澜的。

颜乐漠然的笑了笑,“他要的东西我带来了,我在楼下等他。”

说完这句,她总觉心里还压抑的很,又附加了一句,“我只有十分钟的时间,麻烦你告知一下。”

颜乐强势的态度让她不得不破例向上面请示,“请您稍等一下。”

随即屏幕就变成了黑色,但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屏幕又亮了,“颜小姐,总裁让您上来。”

昨天她是跟钟子昂说要来这里参观的,但只是说说而已,更何况他可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的‘自作多情’。

小说

婚后强宠:老公别猴急 主角: 魏雨雪, 饶子轩

2021-1-1 23:33:58

小说

卿心难拒 主角: 佘青雨, 百里卿

2021-1-1 23:40:0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