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婚宠:总裁的刁蛮娇妻 主角: 熊苏, 蔺圣

她是八卦杂志的狗仔记者,而他是集团总裁,金字塔的顶尖人物,因为一次偷拍事件,两个本不相干的人,从此变得紧密相关。
步步婚宠:总裁的刁蛮娇妻 主角: 熊苏, 蔺圣

第1章 误想的第一次

城市的夜晚,灯光迷离璀璨。休闲轻松的夜生活,在神秘夜色下进行着……

“吱……”的一声急刹车,一辆卡通小熊机车紧急刹住,距离劳斯莱斯幻影限量版只有零点零一厘米的距离。

妈妈咪呀!还好!还好!吓死熊熊了!机车要是真的“吻”上去,把自己剁成肉渣渣卖也赔不起。

熊苏用力抚弄自己突然加剧的心跳。

没看到劳斯莱斯后视镜里,司机讽刺的冷笑。

一只小狗仔,像苍蝇一样跟了三天,就为了挖点别人挖不到的料。真是初生的小狗,不知本尊的厉害。

有胆惹本尊,好!很好!!

今天签订一份重要合同,心情好,陪这只小狗玩玩。

蔺圣冷峻的脸上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他修长有力的手指转动方向盘,劳斯莱斯慢慢改变方向,驶进五星级酒店。

熊苏看着劳斯莱斯去的地方,本来看到机车油不多,打算收工,既然目标已到目的地,而且是酒店,绝对是他和他约会,有料!她晶亮的眼睛眨巴几下,然后,卡通机车果断的跟随劳斯莱斯而去。

后视镜里,蔺圣冷冷弯起性感的薄唇,怒意更甚,既然想找死,这可怪不得别人!

他停下车子,酒店泊车小弟带着职业化的微笑迎上来。

蔺圣下车,身居上位尊贵气息顿现,休闲款的阿玛尼穿在他身上,突显他的随意不羁,他把车钥匙扔给泊车小弟:“不要阻止后面那个女孩到我房间。”

小弟小心抓住钥匙:“好的,先生!”

“我在1999。”随着声音,人已走进酒店。

1999!最尊贵的总统套房!最神秘的套房主人……现身了!

小弟吃惊的捧着车钥匙,小心得就像捧着什么稀世珍宝。

机车在小弟身边停住:“帅哥弟弟,刚刚那个先生去了哪里?”

熊苏摘下粉红色安全帽,露出有几颗稀疏雀斑的小脸,晶亮的眼睛看着蔺圣消失的方向。

“1999房间,”小弟声音小心地回答,所有和1999有关系的都不能得罪,一只狗也不行,况且,眼前是一位美女……呃不!女孩……呃!算女孩吗?短卷发,白体恤,牛仔裤,平板鞋,脸上还有几颗小雀斑,一双眼睛充满好奇的看着大厅方向。

“谢了,”熊苏豪气的拍拍小弟肩膀,去一边角落里停机车。

五星级酒店!

保安也不怎么样嘛!竟然一路畅通的到了1999房间门口,并且,房门还虚掩着。

熊苏低头摆弄好胸前纽扣摄像机,整理一下双肩背包,慢慢推开门,入眼的是装饰奢华的客厅,熊苏眼睛灵活快速的扫视房间,确定没看到人,抬脚进去。

蔺圣随意慵懒的靠在总统套房卧室大床上,深邃的眼睛冷冷的看着面前的手机,手机屏上熊苏小心进来,四处张望着。

老鼠溜进来,收网!

蔺圣手指轻点手机,熊苏身后的门无声关上,自动上锁。

熊苏到处看着,这豪华高档的装饰,第一次见……

卧室方向传来磁性的男音:“进来!”

声音短促不耐,仿佛多说一个字会很烦一般。

进来?说谁?熊苏左右看看,没有人,不会说自己吧?

“鸡窝头。”声音带着鄙视的冷意。

靠!会不会说话?这么超流行的卷发竟然说是鸡窝头?什么眼……睛?呃!不对,暴露了!

熊苏转身就跑,不好!被发现,听说这厮不太好惹,生性冷酷脾气古怪,要不是三个月没有绩效,马上被炒鱿鱼,谁脑袋被门挤了冒这险?

慌乱中打不开门,听到身后脚步声,熊苏吓得腿脚发软,老天爷!降下个神仙救救我!看在我大学刚毕业的份上。

一双长腿出现在她身边:“你来服务,跑什么?”语气只是冷冷的询问。

服务?

熊苏眼睛转动几下,

嗯!对!

她慢慢转身,满脸明显掐媚的笑:“先生,刚刚想去换件衣服。”她小手指指门外方向。

第2章 要失去贞操的节奏

对面男人身材硕长,如雕刻出来般的脸部线条,眼神深邃,鼻梁高挺,性感的薄唇。全身上下充满危险气息,十分不好接近的感觉。

他抬手毫不客气的抓住熊苏卷毛头发向卧室走。

“哎……哎……先生!”能不能轻点?说一声就好,抓头发干嘛?

熊苏双手捂住他抓头发的手:“疼……疼……”下手这么重!不知道人家是女孩子啊?

蔺圣不停止,熊苏只好快步跟随他步伐。

卧室的大床,熊苏被毫不留情的扔到床上,

“脱!”蔺圣冷冷的一个字。

“脱……什么?”熊苏坐起,不会是要脱衣服吧?

他看白痴一样的眼神卑睨着她,仿佛熊苏是听不懂地球话的傻瓜一样。

“呃……我……那个去换件衣服。”找个理由逃吧!事情不妙!

蔺圣一下推到她:“脱光!”

呃……这很好明白,意思是脱衣服,脱衣服干嘛?

熊苏忙摁住体恤:“啊……我……”

妈妈咪呀!玩大了!

这是要失去贞操的节奏?

第一次吔!

看在他长的不是很丑的份上,是不是从了他呢?

还是抗拒一下再顺从呢?

被强尖了传出去要被笑死,要强也是本熊强男人,那轮到男人强本熊的,会被凌妙安之夏嘲笑n年。

不过,不是说他从不近女色,是那方面不行吗?

自己跟踪他就是想拍他和他约会照片。

蔺圣看到她在神游,眼底闪过冷芒,

“要我帮你?”他站在床前,俯视她,危险强大气场肆意下压。

“不……不要,那个……我有洁癖,我没洗澡刷牙,”

看到蔺圣嫌弃的微微皱眉,果然是爱干净的,也许可以吓退他,毕竟第一次见面就OOXX不太好!

蔺圣没有说话,脸色不快的俯身抬手拉扯熊苏T恤。

心太猴急!听说怎么着也得前戏一下吧!

熊苏后退到床角躲过魔爪,她快速转动眼睛:“我没带钱!”

“钱?”她想要钱?蔺圣眼里闪过浓浓的鄙视,女人都是物质动物,说的一点都不错。

“嗯!”熊苏重重点头:“我没带钱,怎么付你钱?不能白上你,你也要出力气的,我回家拿钱好吗?很快就来。”熊苏态度要多真诚有多真诚,一副不忍心对方吃亏的样子。

蔺圣眼里瞬间涌上浓浓的怒意,额头青筋跳动,怒极反笑:“你想上我?”他笑容有些阴森,似乎在咬牙切齿一般

“你让我脱衣服,不是吗?”熊苏反问。

蔺圣咬牙:“拍裸照,”他晃动手机,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鄙视:“干扁豆上插上颗鹌鹑蛋,看着都恶心。”

“你……你……”熊苏气结,脸涨的通红,知道自己长的丑,不带这样嘲笑人的,明显的人身攻击。话说!鹌鹑蛋是什么东东?白白的蛋吗?

蔺圣发现她又要开始神游,加重语气:“脱!”

“脱你头!”熊苏回神,知道不是被强尖放松不少,利落的翻滚到另一边站起:“你戏弄我?”

第3章 绑匪是总裁

“戏弄你?这是哪里?”蔺圣语气讽刺:“一只想爬上本尊床的狗熊。”

“你……”气死人了:“我没有要爬你床,是你抓我上来的,”狗熊!你才是狗熊!。

“你在骂我?”他冷冷的笃定。

“你……”怎么知道?熊苏忙捂住嘴巴,心里想着不会嘴巴说出来了吧?

“哼!”他冷哼一声,脸色公事公办的冷冰高傲。

完了,一定是这几天跟踪他的事情败露,他在报复,怪不得今天这么顺利,请君入瓮啊!大意!大意!

怎么办?

能怎么办!服软呗!

能曲能伸才能干大事。

熊苏满脸堆笑:“那个,蔺总,对不起,我错了,”

蔺圣冷冷的不说话。

还是实话实说吧:“我是一个娱乐八卦报刊的记者,我连续三个月绩效是c,马上要被开滚蛋,我想……你是商界名人,要是能报道你的独家私生活八卦,我下个月就不愁找工作的事情,我都八次被炒鱿鱼,再炒就真的找不到工作。”

熊苏一副双手合十的样子:“求求你,给我点料好不好。”

“好!”他冷冷的突然变得很好说话。

“呃……”让熊苏意外的惊愕一把,要点料不过是转移注意力,给不给没指望。

接着他唇角带着嘲弄:“你写蔺氏总裁总统套房扒光女记者衣服,拍裸照发到各大网站,包你名利双收。”

“你……卑鄙!”熊苏气得立刻跳起来。

蔺圣冷冷的不为所动,等待熊苏乖乖脱光躺在床上,具有像猫捉住老鼠时一样的优越感。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无奈令熊苏急中生智。

她看准空隙向另一边突然跑去,蔺圣转身阻拦,熊苏灵活的反转身,向相反空隙逃跑,后面背包被蔺圣揪住,她急忙甩脱背包。

熊苏跑出卧室,奔向门口,扭动门柄,还好,门开了,她慌忙逃出1999总统套房。

小狗熊,挺狡猾。

蔺圣把手里的双肩背女包扔到脚边。

唇角诡异弯起,拿出手机点出一个联系号码。熊苏慌张出了酒店,找到机车,仓皇骑上逃跑……

至于刚买的漂亮包包,等于被飞车仔抢劫了,可惜里面的手机和漫画手稿。手机是景尘哥哥送的大学毕业礼物,手稿是业余时间画了N久的熊熊漫画系列。

本来安之夏准备在杂志给开系列的,这下完了,电脑没备份,还要重新画。

这些都是小事,比起马上开始寻找第九次工作的事情,才是大事中的大事。

早知这样,就不该有这种险中求胜的心理,最起码包包手机和手稿不会损失,

这下可好,赔了夫人又折兵,一样没得到。

以后,遇到这个煞星一定有多远躲多远,实在躲不过也要做缩头乌龟降低存在感。

熊苏胡思乱想着在自家楼下停好机车,准备上楼。

爸爸妈妈提着行李箱匆匆下来。

熊爸:“苏苏!”“爸!妈!你们这是?”熊苏疑惑的问,

熊爸熊妈忙停下,

“苏苏,非洲那边出事,公司派你爸爸去处理。”熊妈语速很快:“你爸胃不好,换水土和食物会更糟,公司允许妈随行去照顾你爸。”

第4章 总裁的阵仗

说到这里,熊妈停顿一下。

熊爸歉意的揉揉熊苏头发:“女儿,爸爸妈妈很快回来。”

熊妈:“宝贝,暂时不能照顾你。”

“没事,我都长大了,自己可以的。”熊苏无所谓的摇头,给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会想你们的。”终于可以自由几天,和凌妙安之夏两人嗨到很晚回家不被催,哈哈……

感觉到女儿的懂事,爸爸欣慰地拍拍熊苏后背。

妈妈快速抱一下她分开:“公司电话刚刚打来。我们现在要赶最后一班飞机,照顾好自己。”

会的,会的,我们会玩的很高兴的,

爸爸妈妈:“宝贝女儿,再见!”

看着爸爸妈妈匆匆离开的背影,熊苏挥挥手上楼,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将是开心的一天。

躺在床上没睡之前得先计划一下去哪里玩好呢?

玄幻了!穿越了!

熊苏醒来睁大眼睛看着周围陌生简单的房间。

自己变成公主还是女王?她坐起低头看自己衣服,还是昨天的体恤衫牛仔裤,现在皱巴巴的贴在身上。

不是魂穿,是身穿,整个儿穿越,好神奇啊!

记得昨晚好像刚进家门,后脑一痛,醒来就穿了!好简单啊?没有电视上演的时光隧道,啊啊啊的喊叫过程。

除了脖颈后还很痛以外,没有其他什么不适。

另一边,欧式城堡。

书房里。

蔺圣全身强大冷气场坐在椅子里,眼睛盯着墙上大屏幕,画面是果园中一排小房子的其中一间门口。

一排八个穿黑衣保镖小心低头站着。

下手太重,现在还没醒,真是一群只会武力的莽夫,把女孩一掌砍晕,打傻了怎么看她龇牙咧嘴的样儿?

“工作时动动脑筋!一群蠢人?”声音里有冷冷的不悦。

“请蔺总责罚。”保镖们头垂的更低。

什么意思?保镖们蒙圈,不知道总裁大人为什么生气,他昨晚下达命令绑架这个女孩,速度很快,没出三十分钟搞定,应该得到嘉奖,怎么生气了呢?

眼角余光扫到保镖们莫名其妙的表情,蔺圣表情更冷,一群蠢人!

手机画面里,果园中的房门慢慢打开……

蔺圣眼睛看着屏幕。

对保镖挥一下手:“领罚。”

保镖们忙放轻脚步快速离开,出了书房门不约而同的都松一口气,然后立刻下去围着城堡跑三十圈。

蔺圣改变一下身体坐姿看着屏幕。

熊苏出了房间。

哇!亮晶晶的眼睛简直要瞪出来。

人间仙境啊!这是穿越到世外仙岛?

品种不一的果树排列整齐,枝叶茂密郁郁葱葱,果树枝头挂满各种果子,有火龙果、柑橘、木瓜、枇杷、葡萄、远处还有各珍稀品种水果……薄薄的雾霭在果树中飘荡,像给果树蒙上一层朦胧的面纱。远远的果园尽头,可以看到森林里露出白色城堡的一角,这里一定会有泉水池,

熊苏跑开几步观察,果然,在房子后面是一个很大面积的水池,里面有盛开的莲花。

熊苏傻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许久,回过神来,迎面走来穿着得体服装的一位伯伯,目光慈祥,两鬓斑白,他礼貌微笑着拦住奔跑的熊苏。

第5章 管家

“熊小姐,你好!敝人颜希,是蔺氏城堡的管家……”

蔺氏城堡……

蔺氏城堡……

蔺氏城堡……

后面的已经听不见,只有这几个字在耳边回响。

“那个蔺氏城堡?”希望不是自己想的答案,运气不会这么背吧?熊苏的笑容渐渐凝固。

颜希礼貌微笑:“唯一的私人城堡,蔺氏的。”

熊苏的兴奋就像一个吹足气的气球被针扎破,瞬间萎缩。

这哪里是什么穿越?世上哪有那么神奇的事情?

随即,另一种情绪。

愤怒!强烈的愤怒!

揭竿而起,熊熊燃烧……

“这是绑架,是违法,我要见你们蔺家主人。”熊苏瞬间像炸了毛的刺猬。

“老爷和夫人在英国庄园颐养天年,他们不方便过来。”颜希表情认真,彬彬有礼。

“蔺圣!”熊苏握拳咬牙,恨不得马上吃掉蔺圣,这个混蛋,最恶劣的绑匪。还有这个管家,看着礼貌,实际是职业面孔,老奸巨猾,明知道自己要找那个混蛋,扯到什么老爷夫人。

问问所有人,上到八十岁,小到八岁,谁不知道白色城堡主人是蔺圣。

熊苏晶亮的眼睛冒着熊熊怒火,连带看颜希的表情也不善起来。

颜希看着面前喜怒明显在脸上的女孩,慈祥的微笑。

少爷,这么可爱的女孩,希望她是你转变的根源。

“嗯哼……”一声故意冷哼响起。

熊苏看到颜希身后的蔺圣,一身名牌居家装,高傲自大,人模狗样的站在那里,怎么看都不顺眼。

“你……”熊苏几步冲到蔺圣面前,要不是对方身形对自己成笼罩之势,真想揪住他胸前衣服暴打他一顿。

“少爷,我去安排午餐食谱。”颜希温和的对蔺圣说完离开。

“你这是绑架!”熊苏气得如喷气火箭。

“嗯,”他答应,出声一个字也带着高冷的感觉。

蔺圣线条分明的脸上有商场谈判高手胜券在握气势。熊苏最看不惯这种猫捉老鼠的表情,一切事情稳稳把握的优越感。

“绑匪,我要告你!”熊苏挥舞拳头。

“哼!”蔺圣一声鄙夷的冷哼!

那是什么表情,赤落落的瞧不起,有事说事,摆着冷冷的表情耍什么酷!

“你为什么绑我到这里,我爸妈虽然就我一个女儿,可是他们没有什么钱?而且,他们现在不在家,你得不到什么好处。”傻瓜吗?也不看看我没有值得绑架的价值。

“非洲。”他转身走向葡萄架,伸手摘葡萄串。

“是你做的?”一定是他,魔爪伸得好长,爸爸不是他们蔺氏集团的,竟然能有办法让爸爸去非洲。

“是你,”他反驳,

看他不讲理的样儿,熊苏简直要爆发了:“没想到你不但冷漠无情,还这么阴险卑鄙,把我爸妈弄到非洲去,还赖在我身上。”

蔺圣摘葡萄的手停住,眼底闪过怒意,

熊苏看到他忽然脊背紧绷,身体被怒意和冷漠瞬间包围。

感觉自己有些口不择言,暗中咬一下嘴唇,后悔自己乱说的行为。但是,知道错了也不会服输。

蔺圣冷冷的收回摘葡萄的手,不看她一眼,转身要离开。

熊苏快速拦在他面前。

蔺圣不看她,冷漠的向前走,熊苏后退一步张开双手阻拦。

蔺圣皱眉,

“你要放我离开,不然不许走。”

熊苏说出这句,立刻后悔。

因为在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蔺圣大手抓住她的卷毛,把她向路边一扯,人大步离开。

“你……”熊苏跺脚,

靠!靠!

她只想爆粗口,自己在他面前说话半点力度没有。

风吹一下,树叶还会动一动,自己的话屁都不如,什么没影响到!实在是太憋气!!

啊!啊!啊!不管了,我就走你能怎么着?反正爸爸妈妈在非洲。已经被自己连带了,暴君,卑鄙,这是古代吗?还带株连九族的!

你走,我也走,熊苏抬手摘一串葡萄,顺着小路边吃边向前走。一看就很好吃的水果,不能白来一趟。

第6章 晕头转向

呀!甜的简直像灵果,虽然没吃过灵果,顶多也就这味道吧!

同样的小路呈十字形分岔,熊苏左拐前行。

又是同样的十字分岔小路,右拐前行,

又是十字分岔小路,

又是十字分岔……

熊苏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周围都是柑橘树,先前住的房子也不知道在哪里?双腿累的好痛,她摘下一颗大橘子,剥开一瓣放到口中,好甜……

一路水果吃来,都不怎么饿,话说,这么大的果园,怎么不见人影呢?难道全是自动化,不需要一个工人,

想找个人问问路啊!

太阳升起来,天气有点热,熊苏坐在一颗橘子树的阴凉里休息打盹。

朦胧中,熊苏梦到景辰哥哥在美国回来,给自己又带来一个新手机,还在自己脸颊上大大的亲一口,不对!是舔一口。

熊苏害羞地傻笑着睁开眼睛,眼前一张放大的狗脸,一只纯种的阿富汗猎犬,专注的看着自己,她感觉脸上湿湿的,伸手抹一下,是猎犬舔过的唾液。

城堡书房,

蔺圣和欧洲管理在开视频会议,大屏幕上一位高管在讲话,小窗口是熊苏被追风舔过的傻脸。

蔺圣解气的勾起唇角。

对面高管看到蔺圣的表情,紧张得流汗,猜不透总裁要怎么样?

“啊……”熊苏起身,拔腿就跑,脚下一趔趄,鞋掉一只也来不及捡,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开,

蔺圣唇角的弧度更大。

说真的,熊苏什么都不怕,蟾蜍和蛇都用手拿过,就是怕狗,本来是不怕。

曾经被狗咬过,留下阴影,所以看到狗全身细胞紧张,头皮发麻,特别是大型犬……

熊苏边跑边回头,看到阿富汗猎犬在后面紧追而来,于是跑的更急。

前面出现管家颜希,熊苏来不及躲闪,和颜希撞在一起。

熊苏火车头一样的冲撞,有些身手的管家闪身避开重力,抬手拦住她。

“怎么了?熊小姐。”颜希礼貌的问。

“大狗……呼……呼……”熊苏忙躲到颜希身后。

“哦!追风!”颜希轻声呼唤,大狗追风嘴里咬着熊苏的鞋跑过来:“回去城堡,别吓到熊小姐。”

大狗追风放下鞋子听话的远去。

“管家伯伯!你知道这个园子出口在哪里吗?”熊苏看到追风走远,忙穿上鞋。

“熊小姐想离开?”颜希依然是温和礼貌。

熊苏点头,当然离开,谁想被囚禁在这里,虽然这里确实很美,再美也不是自己家。

颜希为难的:“本来少爷让我来带熊小姐离开,”

还算他有点人心,放本熊离开,恩怨一笔勾销。

颜希停顿一下转折:“可是刚刚熊小姐在果园里吃了许多水果,要付费以后才可以离开。”

“多少钱?”身上没钱,刷卡给他。

颜希不知道在哪里拿出一个电子计算器,嘴里说着:“葡萄是西班牙的Albarino,五百克六百美元……柑橘是德克萨斯州的……

熊苏耳边像同时飞过一百架飞机,嗡嗡作响,只看到颜希的手指在计算器上戳戳点点一番,最后停止,面带微笑,

“熊小姐,一共一百三十二万五千三百四十一美元。您刷卡还是现金?”

“一百三十二万?”熊苏睁大眼睛,震惊的口气,

“还有五千三百四十一”这是少爷让这么说的。

熊苏咽一下口水:“美元?”

“是的,熊小姐。”

“这……这也太坑了吧!”熊苏转一圈不相信的看看周围。

第7章 欠钱了

“这些都是世界珍稀品种,特别种植培育,世界公认的价格。”用世界的世界的骗人吧!少爷,要给老奴加工资。

“我吃的……是不是都是最贵的水果?”如此天价,熊苏一种梦一样不真实的感觉。

“单个品种比是最贵的,在这个园子里还有更贵的水果。”

还好没吃更贵的,不然可能是一千三百二十万,

“都是什么树?我一定绕路走,看都不看一眼,嗯……还是别说了,所有的我都绕路走。”熊苏摆摆手,满脸忧愁的踱步转悠。

颜希看她走来走去的身影,温和的微笑着,

熊苏停下:“管家伯伯,可以打欠条吗?”

“这个,得问少爷。”

你少爷在生气,怎么问?

“哎……”熊苏重重的叹一口气,无力的低着头。

“要不,管家伯伯送我回住的地方吧!我迷路了。”能怎么办?自己和蔺圣的比较是大象和蚂蚁的对比,不对,是十头大象和一只蚂蚁的对比,看来,要在这里干到满脸皱纹头发稀疏的时候才能还上。

熊苏想象着自己老的不能动的时候被放出果园回家。站在果园门口都不知道要去哪里!

城堡书房。

蔺圣的视频会议继续,小窗口里,熊苏像太阳下被暴晒三天的植物般,蔫头耷脑的回到小房子。

蔺圣眼里有一丝快意。

熊苏躺在房间床上,心里仔细想这一上午的点滴。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是一个阴谋,绝对是一个阴谋。

即使不吃水果,也会有其他借口让自己走不了,这个自大冷冰的家伙就是想折磨自己。

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肚鸡肠?不就是偷偷跟踪他几天吗?什么新闻没得到,还惹一身麻烦,不行……

熊苏眼睛灵活转动着想办法,得想一个好办法,消除仇恨值,不做朋友,最起码也要不是敌人!他可能就是想看人家顺服她的样子,满足自己高高在上的虚荣心。

他虽然年龄挺大了,好像是二十七岁?还是二十八岁?不对!可能是二十九岁,不管他多大,反正很老了,心理却是像小孩子一样需要关注,有征服心理,如果表现的可怜兮兮,搞不好……嘿嘿……就能回家了,

还有刚刚脱口而出的欠条是绝对不能写的,谁知道他的水果是不是哄抬物价欺负消费者。

“熊小姐,熊小姐,”一位大婶的声音。

熊苏忙在床上跃起去开门。

果园里的厨娘李婶温和的站在门外:“熊小姐,我是厨娘李婶,午饭时间到了,一起吃饭。”

“谢谢李婶,”是有点饿了,早饭没吃,只吃水果还是不行的,再贵的水果也不如饭。

嘢……有饭吃!

熊苏刚想蹦跳出去,想到要装悲苦的可怜样。立刻拉下嘴角。

“怎么了?熊小姐?”李婶看到她不高兴,关心的问。

“李婶,我欠了好多钱,心里不快乐,”可怜一点,可怜一点,

李婶微笑:“没事,先吃饭。”

本来打算可怜装到底,可是看到李婶香喷喷的饭菜立刻忘到九霄云外。

第8章 天价水果

十几位园丁围在他周围瞪大眼睛看着她,就像看外星来客一样。

熊苏旁边放着三个空碗,正在扒着第四碗米饭,看到饭才想起来,自己从昨天晚上就没吃东西,饿死熊了,

“慢点……慢点……”李婶给她面前盘子里又放一勺油亮的烧肉,

熊苏在米饭碗里抬头,嘴两旁的脸上沾着几颗米粒。

嘴里含着饭含糊不清地:“谢,谢谢李神……”

脸上沾的米粒随着说话咀嚼一动一动的。

园丁不约而同,开心的笑,

“都吃完饭了?”老管家颜希的声音。

要不是都围在这里挡住摄像头,少爷还用亲自来?

大家回头,看到蔺圣和管家出现在餐厅,立刻小心打招呼然后散开离去。

熊苏夹着烧肉的筷子停在半空,是装可怜呢?还是继续吃呢?为什么这个时间来呢?等我吃完再来多好。

管家:“李婶,来一下。”

李婶跟在颜希后面出去。

蔺圣走到熊苏对面,停住。

“狗熊!”冷冷重重的肯定句,

“噗……”熊苏口中米饭全数喷出,呈伞状袭向蔺圣。

半空筷子上的烧肉也“啪”的一声掉在桌子上,

他没防备,被喷了正着,埃及棉阿玛尼衬衫上沾着熊苏嘴里出去的米粒。

蔺圣嫌弃的拧眉。

该!活该!

谁知道你那么严肃的认真的说出这两个不好听的字嘛!

熊就是熊,还和狗一起。

熊苏嘿嘿笑着:“蔺总,一起吃?”

蔺圣不说话,转身要离开,

“哎……”还有事。

熊苏发现他没停脚步,忙放下手中碗筷起身,跑两步又折回来,快速伸手,两指捏起桌上的烧肉放到嘴里,抬腿跑出去追蔺圣。

餐厅不远处的小路上,熊苏追上蔺圣,拦在他前面。

“那个!蔺大总裁,我有事,”熊苏咽下嘴里的烧肉。

蔺圣不快的目光扫一下自己衬衫,

“没事,没事,”

熊苏要抬手给他擦米粒,看到刚刚捏烧肉时手指的油渍,忙吧手指放到嘴里“吧唧”一声吸允干净,然后伸手要给蔺圣擦衬衫。

蔺圣闪身躲过,满是口水的手指和满是口水的米粒差不多,没一个干净的,现在只想赶紧洗澡换衣服。

从没见过这么邋遢的女孩子,随便喷饭不说,用手指拿东西吃。

熊苏嘿嘿笑得有点邪恶,但是还是拦着他的去路。

嘿嘿,知道你不喜欢女人,不碰你行了吧,真正愤怒的时候再碰你,恶心死你。

“有事?”他冷淡疏离。

“我要和你谈谈,”就是抵债也得有规则吧!

蔺圣不说话,眼睛里的冷光看向熊苏小脸,等待她下文。

熊苏看看午后的太阳:“嗯……找个凉快地儿说话。”

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蔺圣的大手抓上她的卷毛头发。

“哎哎……”熊苏抓住他的手:“有事说事,老揪头发干嘛?会秃顶的!”

“哼……”一声不知道是哼还是冷笑的声音在头顶传来。

抓头发的手稍稍松了一些,但还是抓着前行,熊苏感觉,他的手在头顶揉了一下。

惜字如金,又不是语言障碍,有强迫症吗?一声不吭拎着就走,你拎包呢?

小说

爱如欢颜情似海 主角: 许凝兮, 林慕辰

2021-1-1 22:50:35

小说

契婚冷爱:总裁请放手 主角: 伊漾, 晟宿

2021-1-1 22:53:1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