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宠妻甜如蜜 主角: 苏凝, 陆霆琛

“陆总,夫人想去上班。”陆霆琛微微抬头,“将那家公司买下来。”“陆总,夫人想出道。”陆霆琛笔下微顿,“搞定策划宣传,主推傻白甜。”“陆总……夫人想离婚。”陆霆琛闻言,嘴角勾起向上的笑容,“预定最好的妇产科,是时候要个孩子了。”苏凝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说好的只是一场美丽的‘交易’,怎么还玩上心了呢?!
boss宠妻甜如蜜 主角: 苏凝, 陆霆琛

第1章 进来坐!

夜幕降临,灯红酒绿。

A市所有的上层名流皆是聚集在一起,优雅高贵的走进了富丽堂皇的华庭酒店。

香槟,雪茄,奢华,权色。

穿着普通的她,站在酒店的走廊上,似乎与周围的一切都那么格格不入。

苏凝双手紧握,目光紧紧跟随着来往的宾客,她一定要拿到这笔广告合同,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她可以等,但医院不能等,重病在床的弟弟也不能等!这个合同款是她全部的希望!

宴会厅内的名媛们脸上皆是带着笑,苏凝也学着她们的样子,手上拿着香槟轻轻摇晃,酒气香甜,倒映着棚顶的水晶吊灯。

目光在女人们精致华贵的衣裙上略过,她急切的寻找着那人的身影。

秃头,油腻,眼神猥琐的中年男人。

这样高的辨识度,苏凝几乎飞快的就将目标人物确定了下来。

李总还在与一旁的名媛们卖弄自己手腕上的名表,口若悬河的说这是限量款,全球只有十块,上面镶嵌的钻石都比指甲还要大。

娇俏的女音却从前方传来。

“李总您好,我是苏氏策划的负责人,您现在有空吗?”

李诚有些不耐烦的抬起头,目光却正好对上一双水波氤氲的眸子,面前的少女容貌上佳,穿着虽说朴素,却也掩盖不住曼妙的身姿,在一群上城名媛中,显得尤为清纯可人,“你想干什么?”

“我能不能耽误您几分钟时间,请您给我一个机会,上周的合同,我们还可以再商量……”苏凝的声音带着几分祈求,眼神不自觉的环顾着四周,似乎是在躲避着什么人。

她真的很需要这笔合同款,也很害怕会遇到那个人。

“咔——”

一道惊雷划下。

苏凝不自觉的打了个激灵,她本就神经紧绷,现下更是双手不自觉的攥紧了裙边,暴雨前的空气中都带着闷意,好似重石一般,压的她喘不上气。

“原来是为了合同啊!”李诚不怀好意的向她靠近过来,伸手搂着她的腰,不由分说便往一旁包厢里带。

“我们……就在大厅里说吧!”

苏凝下意识想要躲闪,却被李诚拽住了手腕,声音有些不悦道,“谈生意就要找个安静的地方,七十万的合同,你要是不想签就算了!”

雪白的手腕上被攥出了红痕,苏凝咬着下唇,医生的话在她脑中一次次炸开,弟弟的病已经不能拖了。

她没的选。

酒店外的凉风掀动了走廊的窗帘,苏凝木讷的看着自己的裙边。

李诚拽着她推开了包厢门,却不想里面已经有了一男一女。

见有人进来,那女人飞快的从男人身上起来,嗔怒的看了李诚一眼,单单是一个眼风,便让人一阵酥麻。

“不好意思,”李诚猥琐的笑了笑,“没想到陆总也有这么好的兴致。”

男人扫过两人,最终将目光落在了她被李诚牵住的手腕上,眼中闪过一丝阴郁。

苏凝眼睛瞪的老大,眼中满是恐惧的看着屋内的男人。

竟然真的……遇见了他!

陆霆琛声音透着冷意,薄唇轻启,“进来坐。”

第2章 到时间了

苏凝下意识后退,却被一旁的李诚拉住,强行推了进去。

“陆总,”李诚挺着大肚子,伸手拦过苏凝的肩膀,“我上次和您说的那个合同您有兴趣吗?别看钱少只有三千万,但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啊!”

“就像我身边这位,她和我的合同只有七十万,但一直穷追不舍,我都不好意思再拒绝她了。”李诚嬉笑着捏住苏凝的下巴,眼神色眯眯的向她的衣领中探去。

陆霆琛嘴角溢出一丝冷笑。

苏凝头也不敢抬头,整个人如同被俘虏的猎物一般,蜷缩在沙发角落的阴影里,牙齿不自觉的打着颤。

“不打个招呼吗?”陆霆琛眸色深沉,冷眼瞥向苏凝。

“陆……陆总您好。”苏凝似乎将全身的力气全部掏空,强撑起自己的脊背,看向陆霆琛英俊的面容。

包厢内的气氛压抑燥热,女郎似乎想将刚刚未做完的事情进行下去,一双酥手试图在陆霆琛的身上点火。

李诚见状也去拉一旁的苏凝,见她不情愿,顿时觉得有些丢脸,强行想将她拽到身边。

“滚!”

冷清的男音,带着说不出的震怒!

包厢内的众人皆是一抖,暧昧的气氛瞬间凝结成冰,跌落到谷底。

“陆总?”李诚试探的话音刚落,外面便进来人几名黑衣,不由分说将他和那女郎带了出去。

苏凝大气也不敢喘,窗外似乎是下起雨来,凉风吹进包厢内,激起她的阵阵寒意。

包厢门被关上,将一切的嘈杂隔绝在外,她觉得自己的脑袋似乎是乱哄哄的,可再细想起来,又是一片空白。

两人沉默半晌。

苏凝起身想向外走,哪知刚到门口,胳膊却被猛地拽住,不受控制的被强行按倒在沙发上。

“没学过礼貌吗?!”陆霆琛声音冷冽,一双冷目落在她的脸上,伸手用力的将她的手腕抓住,上面清晰可见的出现几道红痕。

“陆总……我还有事,先走了。”苏凝躲避着他的目光,抗拒的想将他推开,却将身上的男人彻底惹恼。

“撕拉——”

布料破碎的声音在苏宁的耳边响起。

她难以置信的看向陆霆琛,一双眼睛晕染着水汽氤氲,精致的五官上一片惨白,在周遭冰冷的空气中,她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今天是多少号?”陆霆琛将头埋在她的勃颈上,脑海中回想起刚刚的场景,眼神越发冰冷。

“是十五号。”苏凝声音微抖。

是了,今天是那个的日子。

陆霆琛看着面前的女人渐渐安静,伸手将她的衣服一点点剥落,冰冷的眸中渐渐染上一丝玩味。

“不要,在这里……”苏凝声音哽咽。

“为什么不要?!”陆霆琛扳过她的脸,强行与自己对视,“若我不在,你不是也与李诚进了包厢?”

“我没有!”苏凝伸手想去拿包中的合同,自己只是为了签合同,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挎包中的东西洒落一地,棕色的小药瓶滚了两圈,掉在了陆霆琛的脚边,上面赫然写着……

完了!

第3章 赚钱的方法

苏凝的心彻底沉了下来。

看着他将那药瓶捡了起来,看着“避孕”二字,棱角分明的面上难掩怒意。

药瓶中的药已经没了大半,想来都是被她消耗了。

“24小时内有效,你还真贴心啊——我亲爱的老婆!”

苏凝的心好似被浸泡在冰水中一般,浑身都被冷汗打透。

结婚三年,这是陆霆琛第一次叫她老婆,语气却是这般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她剥皮抽骨似得。

“我……”苏凝想说些什么,抬眼看着男人的怒气,顿时所有的话都梗在了喉中,一句话都说不出。

“你来见李诚,却带着这种东西?”陆霆琛紧握成拳,狠狠的对着她的脸砸了下去。

苏凝立刻紧闭双眼,想象中的疼痛却没出现。

冰凉的手轻轻触碰过她的脸庞,最后停在了她的唇角,下一秒,陆霆琛便重重的吻了上去,用力的咬破了她的唇。

“嘶!”

苏凝挣扎着别开头去,吃痛的倒吸着冷气,“我没有!我只是想签合同!”

“合同?说到底还不是为了钱,”陆霆琛眸光冷冽,“你很缺钱吗?我给你的还不够花吗?!”

苏凝如鲠在喉,百口莫辩,陆霆琛每个月,都会给她两万块钱的零花钱——每个月十五号,办事儿,拿钱,合法夫妻,天经地义。

至于将钱全贴补给了父亲与弟弟这种话,她真的说不出口。

陆霆琛见她默不作声,眼神探入凌乱的衬衣中,声音低沉道,“还差多少钱?”

“二十万。”苏凝不敢去看他的眼神,纤细的手指紧紧攥着自己的裙摆,骨节都泛着白。

“呵。”陆霆琛一声轻笑,他一瓶红酒都不止这个钱,伸手将她脸边的碎发拨到一边。

双手被男人按在一起,陆霆琛单手解开他的领,带将她仍在抵触的手绑到了一起,苏凝想要说些什么,嘴唇却被含住,不过几个喘.息之间便败下阵来,她的心跳加快,几乎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一般。

陆霆琛似乎发觉到了她的异样,伸手触摸着她飞快的心跳,嘴角微微向上勾勒,而后用拇指捏住她小巧的下巴,强行使她与自己对视,“缺钱去问别的男人要,就比来问我要高尚吗?”

“……”苏凝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或许在陆霆琛的眼中,自己就是那种女人吧,爱钱如命,又挥霍无度。

“说话!”陆霆琛的笑意渐渐敛了起来,冷冽的气场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在努力赚钱,自己赚的钱,就是高尚的。”苏凝将下唇咬的泛白,喉咙发紧的将这句话说完,等待着迎接他的怒气。

果然。

“说!的!好!”陆霆琛西服下坚实的胸膛开始剧烈起伏,犹如猛兽一般似乎要从他的身体里破蛹而出,而后将苏凝活活撕碎。

下一秒,苏凝唯一的阻碍,也被撕开,陆霆琛双目通红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目光犹如毒蛇,缠绕在她的身上。

“赚钱的方法!可是有很多种的!”

第4章 额外的

苏凝浑身发抖,似乎已经猜到了他所说的哪一种。

此刻的陆霆琛眼中没有半分的兴趣,只有滔天的愤怒,她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但清楚地感知到了,这怒火定然与自己相关。

这不是欢愉,而是一场惩罚。

包厢外的脚步声时远时近,苏凝抿着唇不敢发出声音,身体上的异样和男人的动作一次次刺激着她的神经。

“轰隆隆——”

窗外的雷声在安静的包厢内显得更加闷沉。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霆琛起身将拉链拉好,冷眼看着自己一边的女人,将一张卡片扔在了茶几上。

“这里是四十万,你还欠我十九次,额外的。”

苏凝不敢去问什么叫额外的,她呆呆的看着那男人推门而出,自己在昏暗的包厢中摸索了一番,而后捡起了被他‘无意’间踩碎的药瓶。

自嘲似的勾起嘴角,她无声的笑出了眼泪,将衣服自己穿着妥当,遮住一身暧昧的痕迹,拿过桌上陆霆琛喝过的酒杯,和着药大口吞下。

威士忌辣口又辣喉,苏凝不适应的皱起了眉头,一点也感受不到酒中的醇香。

她将黑卡放在了包中,手握着合同出了包厢,外面已经没有了陆霆琛的影子,苏凝茫然的在楼道中找寻了一会儿,也没有看到李诚的踪影。

自己这份合同是不是真的泡汤了?

“请问,有没有看到李总?”苏凝伸手拉住一旁的应侍,礼貌的问道。

那应侍面上闪过一丝尴尬,含糊的指了指拐角的楼梯处,随后便赶紧走了。

苏凝心下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紧紧攥着手中的合同,试探着推开了应急通道的门。

楼道内的应急灯一闪一闪的,不见半个人影,可是地上却有一块碎了的手表,孤零零的落在地上。

她一眼便认出,这是李诚手腕上的那块限量款。

苏凝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将自己手中的合同塞到了一旁的垃圾桶中,这辈子她都不要想再和李诚合作了。

外面的雷声大作,大厅内的男女们还挤在一起,觥筹交错,奢侈梦幻。

她穿过酒会中央,想将陆霆琛抛在脑后,入耳的却是周围名流们对那男人垂涎似得讨论。

“陆霆琛好似又换了个女人,这是第几个我都记不得了,不过这个倒是厉害,一手被他捧了起来。”

“你是说萧雪儿?那女的我见过,确实长得漂亮又水灵,一双眼睛可是勾人呢,不过再漂亮也嘚瑟不聊多久,陆霆琛换女人不过两个月的新鲜感。”

“陆大总裁可是商界的掌舵人,别说两个月,就是一夜露水情缘,也够将你我的身价向上抬一抬了。”

“别想了,他在家中还有个老婆呢!”

“那怎么了,就那女人也配?自己的老公自己看不住,难道还要怪外面的女人比她有本事?名存实亡,陆霆琛都没对外界提起过她,想来都没看在眼里。”

在名媛们的一阵哄笑中,苏凝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跑向门外。

第5章 遗失手链

“啊呀”一声,她和门口处的人撞了个正着。

“小姐,没事吧?”男人的声音温柔动听,似乎如一汪清泉,沁人心脾,骨节分明的手指抚上她的手腕,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苏凝赶忙起身,也知道是自己走的急撞到了人,鞠躬道歉道,“真的对不起,不好意思撞到您了。”

“我没事。”男人微笑着,十分绅士的向后退了一步,将两人的距离拉开,顿时减轻了她身上的压力。

苏凝还想再次道歉,余光却扫到了门口的迈巴赫,车牌号是五个八,整个G市,除了陆霆琛,这样的车牌还有谁敢用。

他竟然还没走!是还在酒会上吗?!

苏凝赶忙捡起地上的包快步离去,一头扎进了雨中,外面的雨下的又急又密,雨点重重的打在她的身上,将本就单薄的裙子尽数打透。

“等一下……”

沈子昂捡起地上苏凝遗落的手链,再抬头时,那女人的身影已经被雨幕遮盖,看不真切了。

“沈少爷,您来了,”应侍正好赶了过来,将他引去了103包厢,“陆总换了房间,已经在里面等您了。”

沈子昂随意扫了眼旁边空无一人的101,随手将手链揣进了自己的口袋中。

“陆总,不好意思,外面雨大堵车,我来迟了。”沈子昂面上带着笑,推门尽到了包厢中,入眼便是陆霆琛那张英俊的臭脸。

陆霆琛侧耳听着外面的雷声,半晌开口随意道了一句,“外面雨很大吗?”

“??”沈子昂微愣,“很大。”

陆霆琛回过神来,钱都已经给她了,这么大的雨,想来她已经拿着钱回家了。

“陆总,你最近新推的花旦我也看了,眼光自然是没的说,”沈子昂将一份合同放在桌子上,“新戏女二,有没有兴趣。”

“没有,”陆霆琛嘴角上扬,颇为不屑的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沈氏有自己的花旦想推女一,华霆的花旦也不愿意当女二。”

沈子昂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话也不能这么说,萧雪儿出道才半年,纵然面容好口碑好,可毕竟还是个新人,六千万的投资还需要再商议。”

陆霆琛将手中的酒杯放下,“从华霆出来的花旦,不可能演女二。”

“那个萧雪儿就这么好?竟然让你这么重视?”沈子昂觉得奇了,对于一个刚出道的新人,就是女二也足够红极一时了,陆霆琛上来就要夺沈氏的女一,难不成是真的对这个萧雪儿上了心,“陆总,你说的这话是于公还是于私?”

陆霆琛嘴角上扬,“华霆出来的,有差的吗?”

沈子昂无语凝噎,很想反驳,却又觉得他说的很对,陆霆琛捧红的花旦数不胜数,但一旦脱离的华霆,不出几个月就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说明有本事的不是这群女人,而是陆霆琛!“这件事,我决定不了,我还要打个电话,您稍微等我一下。”

他还在包厢外打着电话,屋内的陆霆琛却突然开门而出,面色冷峻,气场压抑。

一眼就能看出心情差到了极点。

第6章 跟我回家

陆霆琛的手中攥着手机,似乎接到了不是很愉快的电话。

苏凝跑到了酒店外,浑身被雨水打湿,路边的车从她身边飞驰而过,溅起的水花洋了她一身,冷风吹过她不自然的打了个激灵。

雨水将她的眼眶打湿,苏凝多次伸手去拦车,却没有一辆肯停下来。

注意到马路对面停着几辆出租车,苏凝将包挡在自己的头上,想要穿过马路去对面。

或许是雨水太大,疾驰而来的司机只想着快点回家,并没看清斑马线上孤零零的女人,等再踩刹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啊——”

苏凝惊恐的尖叫了一声,慌忙向后退了两步,而后被撞倒在地晕了过去。

……

陆霆琛的司机看着自家老板阴沉的脸色,大气也不敢喘的将油门踩到了底。

“去医院,快一点!”陆霆琛烦躁的看着窗外的雨幕,不耐烦的拒接了沈子昂不停打来的电话。

医院中的苏凝头疼的几乎要炸开,吃力的睁开眼睛,抬眼便看到了陆霆琛那张阴沉的脸。

她不自觉的抖了一抖。

这个男人怎么会来,自己应该是在做梦吧!

陆霆琛眼睁睁见着这女人又将眼睛闭上,对自己熟视无睹一般,不由的额上青筋暴起。

“苏凝!你瞎了吗?!”

被点到名字的她,瞬间一个激灵惊醒,挣扎着想坐起来,却扯到了一旁的挂着的药水,不由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白痴。”陆霆琛眼神鄙夷,伸手将她扶住,眉头紧皱的落在她被擦破了的额角和胳膊上。

苏凝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被外面进来的护士打断。

“你是病人家属?”护士紧皱着眉头,“刚才病人昏迷,是我给你打的电话,下这么大雨,怎么让她一个人在外面跑。”

“……”陆霆琛阴沉着脸,周身的气压低到了极点。

小护士将苏凝的体温计拿出来,上面的刻度已经到了三十七度多,有些发低烧,“你看看!淋了雨,还被车擦伤,浑身上下都是伤痕,回家多喝点御寒的东西,好好照顾她!”

苏凝大气也不敢喘,低头看着自己身上斑驳暧昧的痕迹,有些不知所措的缩在被子里。

“为什么会给我打电话?”陆霆琛转过身,眼神冷淡的扫过那护士。

小护士这才看清他的样貌,瞬间连舌头都捋不直了,结结巴巴的,脸红成了番茄,“她……她通讯录里唯一的星标是你,我就给你打过去了。”

陆霆琛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一瞬,而后又飞快的平下,好似一切不过是那小护士的幻觉,“她能出院了吗?”

小护士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涨红了脸道,“轻微擦伤,可以出院了,那个司机托我把电话给你。”

说着,将一个纸条递给苏凝。

她赶忙接过来,还没来得及看,纸条却被一双指节分明的手抽走,随意握成团扔到了垃圾桶中。

陆霆琛冷眼看着床上的女人,声音冷清道,“起来,跟我回家。”

第7章 下次不会了

回家吗……

苏凝低着头,宛如一只鹌鹑一般,亦步亦趋的跟在陆霆琛的身后。

已经将近深夜,医院的走廊中,只能听到两人脚步的回声。

陆霆琛突然停下脚步,身后的苏凝瞬间撞了上去,鼻尖传来一阵酸痛。

“苏凝,你今天是故意去酒会找我的吗?”陆霆琛自上而下,目光冷然的看着面前狼狈的女人。

“不是,”苏凝慌忙解释,“我不知道你也会去,我下次不会了!”

“……”陆霆琛目光森然的扫过她的全身,最后落在她的脸上,“你知道就好!”

说罢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径直出了医院门,坐在车上。

外面的雨仍旧在下,但似乎小了一些,苏凝跟在男人身后出了医院门,带着水汽的凉风吹在她半湿不干的衣裙上,激起一阵阵的寒意。

车窗缓缓降下,陆霆琛的语气已经及其不耐,“上车!”

她再次打了个寒颤,赶忙拉开车门坐进去,局促的攥着自己的裙角,恨不得将存在感缩到最小。

迈巴赫车厢宽敞,陆霆琛眼见的那女人将自己恨不得缩出车厢,火气不由得蹭蹭的往上涨。

“阿嚏!”

车上开着冷气,苏凝忍了又忍,还是小声打了个喷嚏。

陆霆琛眉头微蹙,拿过一旁的毛巾丢在了她的头上,“把头发擦干!”

苏凝这才发现自己发梢上的雨珠,滚落在了真皮座椅上。

一旁的陆霆琛有些烦躁的拉了拉衣领,沈子昂的电话正巧打了过来,“陆总,可以按照您说的,将萧雪儿定为女一,但您必须保证接下来三个月,不能再换女伴,毕竟她的名势都是因为您。”

陆霆琛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可以。”

沈子昂长出一口气,还想说些什么,那边却已经挂断了电话。

车内的苏凝将头转过去,电话内的内容,她听了个一清二楚,三个月不换女伴吗?陆霆琛似乎是对这个女孩很认真呢。

车窗外的雨水打在玻璃上,凝结成水流成股而下,将她在玻璃上的倒影分割成几片。

沉默良久,苏凝壮起胆子扯了扯嘴角,“明天公司要举行会餐,我应该不回家吃饭了。”

陆霆琛闭着眼睛养神,似乎根本不在乎她说的话。

苏凝心里泛着一阵阵的酸楚,自己回不回家吃饭又能如何,结婚三年来,两人哪里一起吃过一顿饭?

陆霆琛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是一个女生打来的,呼唤亲昵,声音甜美,“霆琛,明晚去吃牛排吧,好久都没吃了。”

“嗯。”陆霆琛只回了一个字,便将电话挂断。

苏凝紧紧攥着自己手中的毛巾,还真是讽刺,当着自己的面去说这些,难道不能回避一下吗?!

可她又能说什么?

两人之间早就说好了不是吗?她有什么权利去吃醋,去责问,陆霆琛已经对她仁至义尽了。

理智一遍遍的警告着她不要乱来,可心里的难过与委屈,将苏凝的所有思绪打乱,“明天我们公司的聚餐上,也有牛排!”

第8章 姜汤

苏凝说完,就想打开车门跳下去,自己是被车撞傻了吗?!究竟在说什么鬼话!

公司聚餐上有什么东西,和陆霆琛又什么关系吗?!

“那很好。”陆霆琛显然也对这句意义不明的话有些不解,随口敷衍了她一句,便继续闭上眼睛,不再理会她。

车里安静沉闷。

直到进了别墅,李妈开门将苏凝叫醒,她才发现自己竟是在车上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如果困了,进屋里再睡吧。”李妈声音温柔。

苏凝身边早就没了人影,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强撑着从车内下来,或许闷的太久,她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的,脚下软绵绵,像踩在云端。

李妈赶忙撑起了伞,见她脸色似乎不是很好看,生怕她再淋了雨。

屋内空旷,表上的指针已经要转过了十二点。

苏凝脚步虚浮的想要上楼,却听着客厅里传来一声冰冷的男音,“过来。”

“你……还没睡?!”苏凝险些踩空了楼梯,好在李妈在后面扶了一把,才稳下了身形,走到陆霆琛的旁边坐下。

“你在车上不是睡过了吗?”陆霆琛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苏凝瞬间清醒了不少,结结巴巴的指着日历道,“已经到16号了,等下个月吧。”

“……”

陆霆琛当着她的面,摔了手中的杯子。

李妈是局外人,赶忙将碎片收拾了,“陆总和夫人刚从外面回来,千万别受了凉,我去熬点姜水喝吧。”

“不用麻烦了,”苏凝的秀眉毛几乎拧成了一条线,“我不想喝。”

世界上最难吃的,最不能让她接受的食材,就是姜,辛辣又难闻,带着一股怪味。

“去熬,”陆霆琛冷眼瞧着苏凝,“做什么吃什么,陆家轮不到你插嘴。”

苏凝紧咬着下唇坐在沙发上,双手紧握成拳,心中满是委屈,萧雪儿喜欢吃牛排,他都记得,为什么要强迫自己吃根本不喜欢的东西。

厨房内渐渐传来阵阵香气。

苏凝低着头,小鼻子紧紧皱在一起,半点也不愿意闻这刺鼻的味道。

李妈手脚麻利的端上来两碗姜水,橙黄色的汤汁上面,还点缀着红色的枸杞,看上去便令人食欲大开。

“夫人,您尝尝,我给您的是加了糖的。”

苏凝感激了看了眼李妈,端起自己面前的姜汤,胃里一阵翻涌。

陆霆琛冷眼看着,眼神中已经带了些许不耐。

苏凝很确定自己若是再不喝下去,陆霆琛可能会过来‘帮’她喝下去。

紧闭着眼睛一仰头,一碗温热的姜汁尽数咽进了她的咽喉,辛辣的味道刺激着她的味蕾,纵然是放了糖的,她也对这个味道厌恶到了极致。

“还有一碗。”身旁的男人声音冷清。

苏凝忍了又忍,将手中的碗放在茶几上,小声道:“那碗是你的。”

“分的到很清楚?”陆霆琛转头看向她,眼中满是阴冷的威胁,“还有额外十九次,你什么时候还我?”

一旁的佣人们赶忙识相的离开。

小说

凤女毒妃 主角: 凤倾歌, 隐悠遥

2021-1-1 22:38:18

小说

邪医傻妃 主角: 萧凤凰, 君曜

2021-1-1 22:41:4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