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此生未相恋 主角: 林艾, 文旭白

七年前她为了他舍弃了一切,毅然决然跟他走,最终却惨遭抛弃。原来这一切不过是一场算计,他的背弃,不过是演的一场戏。他因为这场戏获得亿万身家,名利双收。她因为这场戏一败涂地,最终一无所有。当七年后,他再回来的时候,面对生无可恋的她,将一切清盘拖出的时候,是否,还能赢回昔日的恋人?“从她选择跟我走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无论往那边走,都是输……”人世间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在最无能无力的年华里,遇见了最想守护一生的人。
如若此生未相恋 主角: 林艾, 文旭白

第1章 贱女人

一个月以后是林艾的婚礼,现在,整个清河县的人,全都支着脖子,带着嗤笑,等着看两周以后的好戏。

为什么呢?难道林艾是什么大名人不成?实际上,林艾的确是清河县的一个“大名人”,一个极其出名的“贱女人”。

提及林艾,恐怕整个清河县的人都会嗤之以鼻——“哦?你是说那个年纪轻轻就跟男人私奔,把自己亲娘都给气死了,结果最后还被男人抛弃,腆着脸皮又回来的不要脸的女人?”

“真是够下贱!被人玩弄了抛弃了,该!”

“听说她还流了产,带着孩子被人给撵出来的!啧啧啧。”

“可不是吗?好像被赶出来就遇上流氓,好几个男人一块儿把她给玩儿了……啧啧啧,都被赶出来了,还那么放|荡,可不是会被流氓给盯上吗?”

“呵,谁让她年纪轻轻不学好……跟人私奔……指不定是个多么浪荡的贱人!”

是呀,林艾肯定得是个“浪荡的贱人”,她要不是个“浪荡的贱人”,怎么会小小年纪跟人私奔呢?她要不是个“浪荡的贱人”,怎么会怀着孕就被自己男人给赶出来了?

所以,这个“在外面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过的女人”居然还有人肯娶她,娶她的人,居然还是市里面一位相貌堂堂,有头有脸的医生?这简直太让人不敢相信了。

“那个倒霉医生,敢娶她?不怕得梅毒吗?”

“哼,肯定是瞒着人家医生她以前干过的那些事儿呗,仗着市里面的男人不知道她的德行,就浪荡到市里面去了。”

于是,林艾又背了个“都勾|引到市区去了”的骂名。

只要林艾一出门,这些闲言碎语就好像她的影子一样,永远跟随着她,如何甩也甩不掉,她成了这个并不怎么富裕但也不贫穷的小镇子里饭后的谈资笑点,这一笑,就笑话了她整整七年。

她不记得自己曾伤害过家乡的任何人,相反,她待人一贯友善,可是这并不能改变什么,没人肯放过她这个悲惨的被抛弃者,她的这点儿故事成了妇人们必谈之事,每每人们聚在一起总要提一提这件事才肯罢休,似乎不提一下,妇人们的座谈会就没有任何意义。

对此,林艾一向选择假装听不见。

——因为已经过了为这件事寻死觅活的年龄了。

此刻,众人口中这位“浪荡的女人”林艾,正木讷的坐在餐桌上,低着头摆弄着自己面前的那碗粥,满桌子的菜肴,她一样也不敢动。

餐桌上还坐着自己的父亲林正天,自己的继母李凤兰,以及继母带来的女儿,也就是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李玉婷,现在改名叫做林玉婷了。

在林艾没有跟“那位倒霉的医生”订婚以前,继母李凤兰从来不会给她好脸色看,每天都张罗着要把她给嫁出去,口中永远那么的振振有词:“都二十七了,再不嫁,还要我们白养她多久?”

可她介绍过来的人呢?不是瘸子,就是瞎子,要么是痴呆,可即便是这样,到了李凤兰的口中,都是“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人家不嫌弃你就不错了,你还好意思嫌弃人家?”

末了,还要再加上一句“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作为结尾,顺带着再白林艾一眼,表情之不屑,洋溢于表。

现在,林艾好不容易嫁出去了,李凤兰的脸色,反倒更难看了。

一顿饭,李凤兰吃的怒气冲冲,筷子恶狠狠的碰到碗上,盘子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似乎在摆脸色给谁看。

摆脸色给谁看?不说林艾也知道,这脸色,永远是给自己看的。

跟着李凤兰一起摆脸色的,还有林艾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林玉婷,自从坐下,她就一直摆着一张脸,是不是瞪林艾一眼,好似林艾对她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一样。

“你知不知道,现在我都不好意思去中媒上学……人家都知道,你的那点儿破事儿!”终于,林玉婷忍不住了,那眼睛横了林艾一眼,阴阳怪调的开了口。

说话时,她还故意咬重了“中媒”二字,语气里,有些小小的得意与讽刺。

中媒……七年前,林艾就在中媒读大学,那个时候她二十岁,上大三,还是父母口中“值得骄傲的女儿”。

而现在……

第2章 后妈挑衅

现在,中媒大学的得意门生已经不再是她“才女”林艾,而变成了如今趾高气扬的林玉婷。

“现在在学校里,同学们只要一见了我,第一句话问的就是‘是不是你姐姐七年前被学校开除跟别人私奔了’……妈!别人现在看我的目光,都指指点点的!”说着,林玉婷狠狠的将手中的筷子一扔,双手放在胸前,虎视眈眈的瞪着林艾。

忍了半天的李凤兰,终于找到了开口的时机,“啪”的一声,也将筷子扔到了桌子上,张口就骂林艾道:“你看看!一块儿臭肉,坏满锅的汤!现在!连婷婷都得因为你受委屈!”

林艾依旧低着头,并不去看对面张牙舞爪的两个女人,碗里的粥还很烫,但是她还是端起来喝了。

——早点喝完,早点走。

“你还有脸吃!”李凤兰见林艾对她们母女两个不理不睬,反倒不咸不淡的喝起了粥,一时间,更火了,站起身来,直接上去一巴掌打到林艾手里的碗上,林艾一个踉跄,碗没有拿稳,整个碗腾空飞起,随着碗形成一个抛物线向在空中翻滚,碗中的粥也借势洒了出来。

滚烫粥一半撒到了地上,一半撒到了林艾的脸上。

“啪!”碗落到地上,发出清脆刺耳的响声。

滚烫的粥撒满了林艾的半个身子,尤其是她俊俏的侧脸,半张都被粘稠的粥遮住,右半边被粥烫到的脸上传来麻木的疼痛感,还有极其不舒服的粥的粘稠感。

“给你介绍的好好的对象你不要,非要浪到市区去!你听听,现在外面都是怎么传的?”即便是泼了林艾一脸滚烫的粥,依旧没能平息李凤兰心中的怒火,只见她怒目圆瞪,带着讥讽恶狠狠的接着骂道:“你不要脸,我们林家可还是要脸的!”

那些非瞎即瘸,或者智障的极品男们,到了李凤兰的口中,都成了“好好的对象”。

林艾真想问她一句:这好好的对象,若是来娶你女儿林玉婷,你肯不肯嫁?

“就是!”林玉婷也瞪了林艾一眼,满目的鄙夷:“麻烦你行行好积点儿德行不行?你在咱们清河县还不够有名儿是吧?你还赶去市区,你不知道中媒就在庆阳市吗?还嫁去庆阳市……你是不是非得逼着我也退学了才甘心?”

母女俩一唱一和,说的头头是道,好似林艾嫁给到了庆阳市,她们母女俩就活不下去了一样。

“你别给我不知好歹,人家楚医生那是不知道你干出来的那些事儿!要是知道了,迟早退婚,到时候!看谁还敢娶你!”李凤兰咬牙切齿,好像真的很为林艾的终身大事上心一样。

脸上滚烫的粥已经变凉了,但是被粥烫到的脸还火辣辣的疼,粥的残渣顺着林艾的脸落下,林艾却没力气去擦。

她知道她现在的模样一定很狼狈,但是这狼狈也不是第一天了,而且这也不是她人生中最狼狈的一天,所以,她依旧保持缄默。

面对着这母女二人几乎每天都会上演的欺压戏码,林艾一向忍气吞声,沉默不语,而作为林艾在这个家里如今唯一的亲人,林艾的亲生父亲林正天,大多时候却都会选择冷眼旁观,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拿了烟盒和打火机去门外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抽烟。

这次,他再次选择了找个清静的地方抽烟。

第3章 后妈的如意算盘

这场闹剧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期间,林艾一直木讷如同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放空的破旧娃娃一般站在那里,默不作声的听这如同两只发疯的恶狗一般疯狂咬人的李凤兰和林玉婷。

终于,李凤兰和林玉婷骂累了,丢下一句“恬不知耻”便走开了。

林艾这才动了动已经有些僵硬了个身体。

身上粘稠的粥已经干掉了,在身上衣服上,给她一阵很是不舒服的感觉,可是她依旧没有去擦一擦自己的脸。

她迈着沉重的步子,将被李凤兰打碎的碗收拾好,桌上的饭菜收好,刷好碗,擦好地,这才默不作声的去了洗手间,开始清理自己这一身的污秽。

水浴头中冰冷的水落下,顺着她的头发浇了下来,她睁大了眼睛,双目空洞的看着前方。

再多,再凉的水,也洗不干净了啊……

她终还是闭上了眼睛,任凭寒冷刺骨的冷水浇在自己的身上。

只是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这一切,仅仅是个开始罢了。

没有人会宽恕她,就连上天,似乎也不打算放过她。

就在当日的午后,就在林艾在她那件狭窄阴暗的卧室里换好工作服,盯着时钟等着去上班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李凤兰带着轻蔑的嗓音:“林艾!出来!”

李凤兰在家是很少叫林艾的,若是她这么叫了,大都是有什么又脏又累的活要林艾去做。

李凤兰歇斯底里的喊叫林艾其实听见了,但是她没有动,依旧呆呆的坐在地板上,整个上半身加上小巧的脑袋都靠在床边上,双眼放空的盯着墙上的表。

——又熬过了一分钟。

“怎么?非要叫老娘亲自去请你不成?”李凤兰不耐烦的声音再次传来,紧接着就听见她怒气冲冲的脚步声。

有些人,即便你不理她,依旧无法摆脱她。

暴怒的脚步声并没有像想象中那般直接冲进来,李凤兰似乎被一个笑意盈盈的声音给拦住了。

“哎呀呀,李姐呀,干嘛这么大火气?小艾她也可能只是没听见罢了,我去叫她!”那笑意盈盈的声音这样说着。

这声音林艾是认得的——是对门的张婶,待谁都是一张笑脸,笑得亲切到让你第一眼,还真以为她是真心待你,只可惜她这人前的一套笑脸,人后就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了。

林艾闭上了眼睛:若不是七年前犯的那场大错,怕如今她会真以为那句“小艾”叫的是情真意切吧?

该来的终还是来了,张婶肥胖的身躯打开了她紧闭着的房门,一边嘟囔着:“哎呀,小艾,怎么坐在地板上?来来来,你快过来,我呀,跟你妈妈可是有了大消息要找你!”一边便不由分说的将林艾拽了出去。

对于张婶这带笑的声音,林艾是不陌生的,一个月以前,每次她这么笑着过来把自己强行拉出去,往往代表着——她又给林艾物色了个瘸子,或者瞎子,或者年过半百病怏怏的老头子,和李凤兰一起想尽办法逼她嫁了。

现在,她已然订婚,她又来做什么?

正想着,林艾已经被张婶拉倒了沙发上,刚刚被张婶强按着坐下,李凤兰就“啪!”的一声拍了张报纸过来。

第4章 没有人来救她

林艾被李凤兰这突如其来的“啪!”的一巴掌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的以为她想要扇自己一巴掌,本能的闭上了眼睛。

甚至那一巴掌其实是拍在桌子上的,面对林艾这闭眼却不敢躲的窝囊样子,李凤兰脸上带着狞笑:“要么我说她是瘟神,你瞧瞧,跟谁倒霉!”

其实林艾倒不是不敢躲,她只是懒得躲——躲了李凤兰也不会放过她,这一巴掌,迟早要打在自己脸上,何苦去躲?

不过,今日李凤兰似乎并没有打她的打算。

“睁眼看看吧!”李凤兰语气里透露着毫无掩饰的嫌弃之感,闭着眼,林艾似乎都能看到她翻白眼的模样。

林艾睁开眼睛,又长又密的睫毛轻轻垂下,目光扫到了桌子上刚刚被李凤兰拍过来的报纸上,仅仅是扫了一眼,整个人,完全僵住了。

她那张永远没有表情死气沉沉好似傀儡娃娃的脸,这一刻终于染上了可以称之为震惊的表情。

只见头条新闻上,赫然写着“洪氏集团耗资数千万买下清河县几万亩地欲建房产新帝国,首席傅以陌将于一周后抵达清河县亲自监工!”

傅以陌……即便是在七年后的今天,再次看到这三个大字,心中,仍然会不可自制的一阵抽痛。

傅以陌,那个七年前花一块钱买根碳素笔都要省吃俭用好几天才能凑够的男人,现在,动不动出手就要以千万结尾……当真是今非昔比。

震惊很快便一闪而过,林艾的眼角再次镀上寒冰,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不去看那张今早刚刚送到的报纸上印着的男人英姿散发的身影,也不去看对面一脸讥笑的李凤兰。

“哈!你瞧瞧,你一离开人家,人家立刻就飞黄腾达了,啧,瘟神!”李凤兰皮笑肉不笑的斜扫了林艾一眼。

林艾纤细的十指紧紧的握起,关节处显出不健康的苍白来。

“可不能这么说!”李凤兰唱完了黑脸儿,作为李凤兰的铁杆儿闺蜜的张婶,自然很自觉的便过来唱白脸儿了,“这人面兽心的禽兽,当年辜负了我们小艾,现在飞黄腾达了,怎么能就这么便宜的饶了他?”

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假惺惺的抓着她的手,言辞凿凿:“我们小艾如今二十七了还找不到好的婆家,怨谁?可不都怨这个姓傅的小子吗?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没错!”李凤兰也愤愤不平的大声拍着桌子:“白白睡了我们家里的姑娘,想就这么了了?没门儿!”

终于,一唱一和的演到了现在,终于说出了本来目的。

“一周后,你就跟着我去找那个姓傅的!不让他赔个百二十万的,这事儿,咱跟他没完!”李凤兰拍着大腿,指着那报纸上一行小字,义愤填膺道:“这儿都写着他新的办公室安排在哪儿——就是咱们县里刚刚建好没多久的那栋大楼里——好家伙,那大楼,里面可是气派的不得了。”

“没错!”张婶也情绪激昂的喊着,好像被那“百二十万”燃起了革命热情一般,喊着支援着李凤兰:“得让他赔十万……不!五十万,咱小艾当年还损了个孩子呢!动不动弄死咱们林家一个孩子,不能轻易放过他!”

林艾一忍再忍,拳头捏的发青,长指甲嵌进肉里,抓的自己手心生疼,可是,终于还是忍无可忍,一把甩开了张婶抓着自己的手,当即头也不回的朝门外走去。

“你去干什么?你给我回来!我告诉你!你一周后去也得给我去,不去也得给我去!由不得你!”身后传来李凤兰歇斯底里的喊声,林艾“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将那鼓噪刺耳的声音关到了身后。

她沿着楼梯走了下去,来到了室外,外面正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她没有带伞,刚刚洗过的头发也还没干。

但是她还是想都没想的就步入了雨中,淅沥的小雨落下,打在身上,带着几丝凉意。

这样的雨,和七年前淋起的那场大雨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哪怕是现在,仅仅是想一想,她都能感受到七年前那场瓢泼大雨带来的刺骨的寒意。

她衣衫不整的倒在空荡冰冷的巷子里,大雨漂泊而下,打在她满是伤痕的身上,下|体有冉冉的鲜血流出,被雨水慢慢的冲淡。

——那一晚,没有人来救她。

第5章 回首又见他

林艾七年前那场荒唐的恋爱故事其实很简单,像所有校园爱情故事一样,年轻的女孩爱上了努力帅气的男孩,只是不同的是,男孩不是言|情小说里的高富帅,而是一个一穷二白连大学学费都交不起的穷小子。

林艾主动将自己的私房钱凑出来给他,和他一起去打工凑学费,终于和心上人上了同一所大学,同甘共苦,本以为熬过大学工作后日子便会好很多,谁料,大学还未上到一半,林艾的父母得知了她爱上了一个一贫如洗的穷光蛋,当即棒打鸳鸯,不允许林艾再跟傅以陌来往。

被逼无奈的小两口,在一个月色朦胧的夜里一起出逃,为了他们年轻稚嫩的爱情,女孩付出了一生,男孩许诺了一世。

后来呢?雨水顺着林艾消瘦美丽的面庞落下,音乐中有雨水落到她的眼中,顺着她的眼角落下,让人分不清那究竟是泪水,还是雨水。

——后来,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啊……

林艾在心中自嘲了一番:事情都过去七年了,还想来做什么?

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捋了下落在额前湿漉漉的头发,林艾低着头,行走在行色匆匆的马路上。

这样愤然的出了门,但其实她并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去上班?她的工作是晚班,晚上六点才轮得到她,现在似乎还是中午时分,去找个奶茶店坐坐?可笑的是,她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身上连买一杯奶茶的钱都没有——自己的工资,李凤兰一分不差的全收走了,美其名曰:“家里总不能白养你吧?”

而且,整个清河县的人都认识她,她也不想坐在人多的地方听周围人的窃窃私语。

正漫无目的的走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汽车的笛鸣,想必是因为她走在大街中央,挡到了行驶的车辆了吧。

林艾低着头向旁边移动了下,继续闷不做声的往前走着,不料,那辆车竟直接行驶到了她的跟前。

那是一辆很漂亮的黑色法拉利,优美的车身一尘不染,雨水落在乌黑发亮的车身上,甚至能映出一片水光,似乎在向宣告着它到底有多么的昂贵。

那辆车在她旁边停下了,车门上升打开,一条修长的腿先迈了下来。

林艾继续向前走着,即便对方开车拦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但是她还是无动于衷——她并不觉得这位车主是来找她的,实际上,整整七年来,根本没有任何人找过她。

她在自己生自己养自己的家乡,举目无亲。

“小艾?”身后传来一声好听的男声,那声音很熟悉,低沉中带着些男人特有的磁性,听起来让人不自觉的心中有些发麻。

那声音很是熟悉,林艾本该记得这声音的主人是谁的,可是,她却不记得了。

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但是她并没有回头,她还在被那突如其来的对这声音的熟悉困扰着,身后的男人已经快步走上前来。

随着男人迈开的步伐,男人那张俊美的脸也逐渐浮现在她的眼前——英气的眉,墨色的眼眸,鼻梁高挺,下巴刀削一般的冷峻,配着那双薄唇,当真是一副绝世的好面貌。

这张面貌,即便是化成了灰,她也认得——傅以陌。

报纸上明明说了,下周洪氏集团现任董事长,那位年轻有为的傅大首席才回来到清河县这样的穷山辟岭监工那十几个亿的项目,怎么今日就让她给撞倒了呢?

新闻媒体,果真都是些不可信的东西。

第6章 七年后的相见

但是有一点却是真实的——当年身无分文的穷小子,现在真的成了洪氏集团的董事长,身价几百亿的“上流人士”。

高档的乔治阿玛尼的西服,似乎还是专人定做,这种款式,从未在任何杂志上见到过,手上那块卡地亚最新款的手表,一个估计就能抵过林艾家里唯一值钱的那套房子了,名车,名表,再配上名牌,岂是“社会精英”四个字可以概括的?

七年来,岁月似乎只给他沉淀出更具男性魅力的成熟稳重和冷峻,而苍老,好像全给了她。

林艾低垂下眼帘。

如果,你再一次见到那个毁掉了你一生的人,你会选择怎么做?

林艾将胸前湿漉漉的长发别到了耳后,面对着上前来抓住胳膊的傅以陌,她的表情,依旧是那副冷冷清清的模样,甚至连眉头,都未曾动过一下。

“真的是你!”对比于她的淡定,傅以陌似乎很开心的样子,本来还紧抿着的薄唇,竟上扬起,露出一副真挚的笑容来。

紧接着,他剑眉微微蹙起,带着些许责怪的开口问道:“怎么不打伞……你头发都湿透了。”

英俊的脸上,显出几分担忧来,说着,便要拉着林艾上车去。

林艾冷冷的站着不动,淡漠的看着男人俊美的侧脸上显露出的担忧与焦急。

她知道,他此刻的担忧和焦急都是真的,但是,却无法再为之感动。

傅以陌本想拉她上车,这一拉,确是拉不动,一时间,剑眉再次蹙起,转过身来好声哄道:“有什么事,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雨再说好吗,你这样淋雨,会感冒的。”

他的语气,还是那样宠溺而温柔,就好像七年前的那场撕心裂肺的分手,不过是情侣间的小打小闹罢了,现在男方回来示弱,女方也该见好就收。

也许在他心里,那真的只是场小打小闹吧。林艾闭上眼睛,在闭眼的那一霎那间,用力的将傅以陌抓着她的手甩开了。

“傅先生,有什么事直说吧。”林艾往后退了一步,正眼冷冰冰的望着对面的男子,说出了她这几天来的第一句话。

从开口讲话到沉默不语很难,从沉默不语再次开始讲话,更不容易。

这七年来,她几乎不怎么讲话,有些人便把她当成了哑巴,有些人又把她当成了聋子,不过初来乍到的傅先生估计不知道她林艾时清河县有名的“聋哑人”,所以,今日她破格开了口。

在听到“傅先生”这三个字的时候,傅以陌的表情显然一阵僵硬,那张俊脸上闪过几丝震惊,被林艾甩开的右手,细长的手指握到了一起,狠狠的做了个握拳的动作。

这动作并未逃过林艾的眼睛,她冷眼旁观他的愤怒,有些惊讶于自己竟可以如此冷静的与他对峙。

“小艾……”他的拳头到底是松开了,长眉低压,眼中闪过几丝愧疚之色,漆黑的眸子中有水光闪过。

七年前,每次他露出这样的可怜的小模样的时候,林艾总是心中一软,无论他说什么,都肯依着他。

就像看到了撒娇的小宝宝一样,让人不忍拒绝。

第7章 连恨都不屑的给

现在,男人的眼睛更漂亮了,即便气势有些凌人,但是攻势依旧不减当年,怕是任何女人都不忍心看到这样一位有财有貌又有才的男子为难吧?

“傅先生,没什么事的话,恕不奉陪了。”林艾不愿再看他为难的模样,也不想再因为他触动关于过去任何的回忆,无论傅以陌此次前来清河县到底想要做什么,她都不关心了。

“林艾!”面对转身要走的她,他终于放下了那句柔情似水的“小艾”,开始带着些怒气的直呼其名了。

年少的林艾和傅以陌私奔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之后呢?

林艾一直不愿意回想起那段往事,也不愿意相信,他自始至终不过是陪她玩儿了一场。

只可惜,当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她看到报纸上登出的洪家大小姐洪曦和傅以陌订婚的新闻的时候,却不得不想相信,他连玩儿,都不再屑得与她玩儿下去了。

年轻的爱情,她的一生赔了进去,他许的一世,却不过是说笑。

爱情,终究还是输给了权利,金钱,还有不可逾越的人心。

对于傅以陌的直呼其名,林艾并没有就此站住,既然当了这么多年的聋哑人,林艾不介意装聋作哑到底。

佯装什么也没听到,自顾自的往前走着,面对林艾这种对自己视若无睹的态度,傅以陌剑眉皱起,轻轻的咬了咬牙,再次快步上前挡住了林艾的去路。

不由分说的将林艾拉到了屋檐下,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纸巾来轻轻的帮她擦拭着被雨淋得一塌糊涂的脸,耐着性子哄着:“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我的气……但是这么大的雨,你这样淋着,会感冒的。”

他眼神中有几分心疼闪过,就像七年前每次她生病或者受伤受委屈的时候一样,眼中的疼爱,能够化成一汪甜蜜的湖,让她彻底陷进去。

——然后,再一举淹死她。

脸上的雨水似乎擦不干了——头发一直在湿漉漉的往下滴着水,她看到男人的眉越皱越深,终于抬起手阻止了男人想要为她擦拭头发的动作。

“傅先生。”林艾握住他强健有力的手腕,细小瘦弱的手指和男人强壮的手腕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在这一刻抬起了头,直视着他的眼睛:“这一切,和您又有什么关系呢?”

——现在,您是高高在上的洪氏集团的总裁,洪曦小姐的夫君,无论于情于理,似乎都不该去管一个大街上随便看到的女人淋不淋雨吧?

这是他们七年来的第一次对视,他眼中带着刺痛,她眼中什么也没有。

他刺痛于在她的眼中,除了漆黑一片犹如一汪死潭的空洞,尽管他早已料到此次前来她不会那么轻易的原谅他,但是他从未想过,她的眼神都会冰冷到像是在看一句没有生命的尸体。

他做好了她会打他骂他甚至恨他的准备,可是此刻他才明白,原来人世间最痛苦的不是你爱的人痛恨你,而是你爱的人,眼中已经没有你。

连恨,她也不再屑得给……

第8章 我要结婚了

“小艾。”他紧蹙着眉,漆黑的眸子里,带着无限的哀伤:“当年的事……”

他似乎想要为当年自己的所作所为解释些什么,说实话,在她看到那张写有洪家大小姐和他订婚消息的报纸的时候,她最初在医院里其实一直在等他。

好歹给我个解释吧,她这样想着,才三天,我们分手才三天,你就娶到了洪家的千金……

三天的时间里,她浑身的伤才刚刚包扎好,流掉的孩子尸骨都还未寒,躺在床上动一下都浑身酸疼,那个好心帮她叫了救护车的路人都在没有走,他就已经和别的女人订婚了!

她等了整整一年,那个不再用的号码却一直保存着,她想,哪怕他打来说一句“对不起”也好,起码让她知道,自己这一生到底是付错了。

可是呢?整整七年,她从一个花季少女变成了人人唾弃的“荡妇”,从未等来男人那句“对不起”。

“当年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她冷声打断了他的话,声音平静的连她自己都感到有一丝惊讶。

已经七年了,她已经不需要他再来解释,也能明白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无非是洪家的千金看上了年少有才却怀才不遇的傅以陌,然后决定下嫁。

美人配上丰盛的嫁妆,于是她这个被许诺“一生一世”的傻乎乎的恋人,就显得无比的多余了。

“你听我解释!”男人似乎有点儿急了,好像给他点儿时间解释,他就真的能说出花儿来了似的。

“留着您的解释吧。”林艾将湿漉漉的长发挽到了而后,周身湿哒哒的感觉极其的不舒服,可是她却早已习惯了。

“都七年了,傅先生不要再为过去的事情费心了……您已经娇妻在侧,想必孩子也好几岁了吧?”她故作轻松的笑了一下,多年来不曾笑过,她竟还能记得微笑的姿势。

“不是……我……”男人矢口否认着,似乎有什么话在口中想要说出,但是又无从说起的样子。

“我也要结婚了。”林艾不想再与他纠缠下去了,直截了当的打断了他,脸上依旧维持着那僵硬的笑容:“不过就不请傅先生去喝喜酒了……毕竟,傅先生当年的喜酒,也不曾请我喝过。”

男人俊脸上焦急的神情终于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掩饰的惊愕,他甚至说话都开始变得结巴起来:“你……你要结婚了?”

为什么要这样惊讶呢?林艾又长又密的睫毛垂下,在眼角处留下一小片阴影:难道,你失信了“此生非你不娶”,我还要立志坚守那句“此生非你不嫁”吗?

“嗯。”林艾低声应了一句,语气很是平缓,听不出什么感情来。

傅以陌心中蓦然的一阵绞痛,这疼痛来得如此突然,让他甚至不清楚,这心痛,究竟是因为林艾即将结婚了,还是因为林艾眼角的漠然。

那双本来满含笑意的眼眸,再不似七年前般柔情似人,楚楚动人,现在的她那双美目中,除了冷漠,再无其他。

小说

爱你成疾心难渡 主角: 安心瑜, 姜晟夜

2021-1-1 22:02:16

小说

冷酷总裁失宠妻 主角: 唐晚晴, 叶泽宇

2021-1-1 22:04: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