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婚妻放肆宠 主角: 于夭夭, 司冥爵

刚领完证,他就抛妻弃子3年不回家,她住在单身公寓成为一条码字狗,逍遥自在,互不干涉。,谁曾想,3年过去,他回来了,还开启了没底线宠妻模式!什么情况?,“司冥爵,既然你不愿接受这段婚姻,我成全你,你不应该高兴吗?”,“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还觉得我应该高兴?”,“要不咱们给彼此一年时间?一年后如果还没感情,就各奔东西,互不相欠。”,“小说写多了,这么荒唐而狗血的事,你觉得我会答应?”
天价婚妻放肆宠 主角: 于夭夭, 司冥爵

第1章 新婚夜

“躺上去。”

冰冷空阔的卧室里,男人冷入骨髓的声音响起,使得整个室温似乎又下降了几度。

于夭夭扯了扯身上单薄的小睡裙,刚刚沐浴过的身体散发出少女特有的馨香。

男人长得十分出挑,几乎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初见他的那一刻,于夭夭是心动的,以为自己终于拥有了小说里描述的完美老公,但此时此刻,他冷漠而疏离地站在床边命令她。

今天是他们的新婚夜,没有婚礼,没有宴请宾客,领完证,这婚就算是结了。

见她仍站在卫生间门口不动,男人唇角含着讥诮,“怎么?不愿意?”

“我……我愿意。”

男人的气场如同睥睨天下的君王,让于夭夭不敢反驳,但这种事,她也是第一次做,没有经验,显得手足无措。

于夭夭光着脚跑上/床,飞快地躺好,睡裙太短,大腿凉飕飕的,她红着脸扯了扯,想要遮住一些。

男人突然倾身而下,整个人就这么覆盖过来。吓得于夭夭如同受惊的兔子,一动也不敢动了。

“用自己父母的命换来的这一切,喜欢吗?”男人的脸近在咫尺,温热的呼吸喷吐在于夭夭的脸上,特有的男性气息让于夭夭脑子一片混乱。

但他眸中赤/裸裸的轻蔑和不屑也深深地刺痛了她,“为了把女儿塞进司家,不惜把公司打包卖了,就连临死,也要威胁我父母迎你进门。于夭夭,有这样的父母,你真幸福啊!”

“不许你这样说我爸妈!那不是威胁,是嘱托!”于夭夭奋力想从司冥爵身下逃离,但男人却紧紧地将她圈住,不让她有半分逃跑的机会。

“嘱托也好,威胁也罢,既然他们这么想要我上你,那我就满足你们了。”

于夭夭吓了一大跳,整个人都蜷缩起来,如同一只小虾米,惊恐地求饶,“不要这样。”

“不要?你们费尽心思,不就是想做司太太吗?只是一纸证书,没有实质关系,怎么做?”

于夭夭红着眼圈拼命抵挡,她想要的婚姻,不是这样的。

即便是父母之命,她也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想要有一个自己爱同样也爱自己的丈夫。人前,司冥爵虽然几乎不说话,但也算是彬彬有礼,她以为他既然愿意娶她,怎么也是可以培养感情的。

万万没想到,新婚第一天就要受这样的羞辱。

“别做出这副誓死而归的样子,此时此刻,你应该用心享受,不是吗?”司冥爵捏住于夭夭白皙的小脸,在触到她泛红的眼眸时,动作微微一顿,但还是朝那殷红的双唇吻了下去。

“唔……”于夭夭拼尽全力用力别过头,司冥爵的吻落在了她脸上,同时,舌尖尝到一滴咸咸的液体。

眼泪顺着于夭夭的眼角滑下,司冥爵本来只想吓吓她,从来没想过真的要碰她,可是刚刚那一瞬间,他竟然情不自禁地吻了下去。这一滴泪,也彻底让他清醒过来。

兴致全无。

“无趣。”司冥爵松开手,起身。“原来,于茂国的女儿,也不过就是一条死鱼。”

新婚夜,在一个没有做任何布置的所谓新房里,司冥爵说下这样一句话后便径直离开,没有打招呼,没有解释。

一走,就是三年。


第2章 我的老公谁敢动

三年后……

凌晨两点,简约精致的单身公寓里,于夭夭穿着舒适宽松的小熊睡衣,窝在沙发上,嘴里叼着一个小面包,嚼两口,双手就跟开了挂似的在键盘上哒哒哒敲出几百个字。

“嗯哼~”手机里已经是第5次传来娇喘声了,这是她设置的微信消息铃声。

于夭夭看也没看,继续敲打着键盘,突然,电脑屏幕一闪一闪,没两秒钟就彻底黑了下去。

而于夭夭的脸,也一点一点变黑,那该死的司左琳,黑客了不起啊,每次联系不上她就黑她电脑!

与此同时,“天外飞来一笔新闻,今天谁被黑……”的铃声响起。

于夭夭的眼神几乎可以将手机射穿,她狠狠地将小面包咬断,抓过手机。

“大小姐!我在赶稿啊赶稿!你下次再敢随便黑我电脑,我跟你没完!”

“我就知道你没睡!”对面以超级快的语速一口气说道,“你先听我说完不许挂电话否则我让你的稿子彻底找不回来!”

“赶紧说。”

“明天我哥回国的洗尘宴,你必须去啊,不然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一上位,你这正宫宝座可就真保不住了。”

于夭夭撇了撇嘴,“我的老公谁敢动?”

“得了吧你,这种话也就在你书里过过瘾。你们都结婚三年了,你见过我哥几次?”

一万点暴击!

“三次?”她掰了掰手指头,声音细若蚊蚋。

“除掉照片两次,真正见面也就民政局一次而已。”

其实还有晚上一次。于夭夭暗想。

“于夭夭同学,你说你每天写文这么努力,为了所谓的更新熬到凌晨两点,可是结果呢?要不是我给你刷,你每天收藏都在掉!”

十万点暴击!司左琳的话化成无数柄利剑将于夭夭扎得体无完肤。这才是于夭夭真正的死穴,就这样被司左琳无情地捅了又捅,于夭夭只差没跪地求饶了。

“你但凡把对小说的用心挪出一分来用在我哥身上,我哥也不至于抛妻弃子三年不回家了!”

“没有子。”于夭夭更正。

“……”司左琳无语,也就是于夭夭这样的性子,才导致他们结婚三年外界还以为她哥是单身,“我就问你,你这老公还要不要?”

“要。”

怎么能不要呢?这桩婚姻,可是父母的遗愿。

“明天晚上八点,亚特斯蒂大酒店。我这有点事过不去,你自己去啊!”

“你把我电脑恢复啊!”

“都这么晚了你还想写?赶紧滚去睡,明天要是还睡到下午才起,我都不认你这个嫂子了。”

“喂!明天也别忘了给我刷两个收藏啊!”

挂上电话,于夭夭用十分钟洗漱完毕,乖乖地钻进被窝准备补个美容觉,但却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司冥爵,他真的要回来了。

三年前男人的话仍犹在耳:“用自己父母的命换来的这一切,喜欢吗?”

她本以为她有机会解释,这一等,却是三年。没有婚礼,没有对外公布,拿了一纸结婚证后,她再也没有见过他,更别说与他说上话。

一开始不是没有过挣扎的,也努力过想要做好一个妻子的角色,可一次两次徒劳而返后,她也就看淡了。自己在自己的小公寓里,每天码字为乐,要不是有司左琳一直在旁提醒,她恐怕都快忘了自己已婚吧!

本以为一辈子就这样了,他走他的阳光道,她过她的独木桥,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三年,对一辈子来说,实在很短。

……


第3章 小姐,请自重

司冥爵回国,这消息就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名流圈传开,所以即便只是简单的洗尘宴,亚特斯蒂大酒店也聚满了各界名媛,甚至还有父亲带着女儿来的,都盼着能得到司冥爵的青睐。

于夭夭很听话地没有睡过头,但满心都想着自己的小说,起来后愣是用手机写了六千字更新出去后,才洗漱化妆,找了一套新买的小白裙穿上,急匆匆赶往亚特斯蒂大酒店。

还好还好,到那里的时候,才七点半。

很久没穿过高跟鞋的她,一下出租车就差点儿摔了一跤,还好自己反应快站稳了。

亚特斯蒂大酒店,人称“鎏金国度”,果然不是吹的,门口光保安就站了十多个,这怕是哪位首领要来视察吧!

以她写小说的经验,这种时候她要是直接进去,99.99%的可能会被保安拦住,不过,她也是有备而来,根本就不在怕的。

于夭夭深吸一口气,自信而小心地往门口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保安正带着几个女人出来,而女人们的脸上全都透着不甘心。

“小哥哥,你送到这里就好啦,我们会走的。”一个穿着红色礼服的女人身子几乎要贴到保安身上。

保安钢铁直男,面不改色地往旁边挪了一步,“小姐,请自重。”

“哼!不就是个臭保安吗?拽什么拽?”女人顿时脸色一变,踩着高跟鞋生气地往外走,一抬头,正好看到了于夭夭。

于夭夭也恰好看到了她。

冤家路窄!

于夭夭扶额,她还是掉进了扑街小说的套路里。

绕,是绕不开了。

“甄慧欣,好巧啊!”那就打声招呼吧,好歹也曾是同学。

甄慧欣盯着于夭夭看了几秒钟才恍然大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老同学呀?你来这里做什么?”

“参会呀,不然呢?你难道不是?”于夭夭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仿佛没有听到她刚刚跟保安的对话。

甄慧欣脸色一白,瞥了一眼旁边的保安,厚着脸皮说:“我当然是,宴会还没开始,我出来透透气。倒是你,你知道今天是谁的宴会吗?就你这样的身份也好意思来?不想丢人最好自己赶紧离开。”

“我什么身份?”

“父母双亡的落魄千金?三流低俗小说扑街写手?哪一个身份都够你丢人的吧?”

“是吗?”于夭夭也不生气,笑眯眯地来到保安面前,“她们是出来透气的吗?”

甄慧欣没想到她竟然直接问保安,拼命向保安使眼色,希望对方能给他留点面子。

“她们没有在邀请名单里,所以我们只能请她们离开。小姐,你叫什么名字?”

“于夭夭。”

本来还很生气的甄慧欣,在听到保安后半句的时候忍不住窃笑起来。她没面子,于夭夭也好不到哪去。连她都没在邀请名单,于夭夭就更不可能了。

果然,保安仔细翻看了邀请名单后,严肃地说:“抱歉,于小姐,您也不在邀请名单里。请马上离开。”


第4章 把她轰走

“于妖精,别白费心思了,坐我车走吧,还能省个打车费。”甄慧欣热情地走到于夭夭身边,想要挽住她的胳膊。

“谢了,你还是自己走吧!”于夭夭不动声色地躲开,来到保安旁边,附耳过去说了几句话。

保安脸色变了又变,先是带着嘲笑,紧接着有些不耐烦,然后严肃起来,“于小姐,污蔑司爷的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我吃饱了撑的污蔑他。你过来。”于夭夭把保安叫到一边,两个人脑袋对脑袋,她掏出一个红本本,打开放到保安面前,小声道,“看清楚哦!”

等保安看完,整个人已经石化在了原地。

于夭夭满意地把结婚证收起来,“怎么样?我可以进去了吗?”

其他保安也好奇于夭夭到底拿出了什么东西来,都等着刚看完的保安发话。

甄慧欣等人更是伸长脖子想看看于夭夭能有什么杀手锏。

此时内心最为煎熬的就是看了结婚证的保安了,世人皆知司爷是单身,可是这个女人的结婚证看着也不像是假的,再说了,哪个女人有胆子伪造与司爷的结婚证呢?可是如果是真的,这也太恐怖了,司爷什么时候结婚了?

保安经过长达两分钟的思想斗争后,才为难地说:“于小姐,对不起,这件事我们需要求证一下。”

于夭夭做了个请便的姿势,保安就飞快地跑进了酒店大厅。

甄慧欣的目光恨不得能把于夭夭的包包戳个洞,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有些人啊,就不要做垂死挣扎了,这里的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于夭夭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等待,懒得与这种人多费唇舌。

竟敢不理她!

在众人的注视下,甄慧欣很是尴尬,同行的小伙伴也给她递了个台阶:“慧欣,我表哥在这附近开了个趴,咱们一起过去玩玩吧!”

甄慧欣正要说好,却看到迎面走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连回都没回小伙伴一句,就巧笑倩兮地往那人走去。

“祁少!”

来人穿着一身浅蓝色条纹衬衫,衣领处两粒扣子解开,露出性感的麦色肌肤,抓染的奶奶灰短发更是显得桀骜不驯。男人狭长的桃花眼像是含着星,看了一眼甄慧欣,笑道:“甄小姐。”

甄慧欣大喜,没想到对方还记得他,连忙自然地跟了上去,“祁少,听说你在亚特斯蒂为司爷办了洗尘宴,我特意过来了。”

“多谢支持,宴会要开始了,都进去吧!”祁以泽并没有想太多,也不知道这群人女人都是被赶出来的。

“好啊~”原本郁闷得脸跟茄子一样的女人们纷纷涌了上去环绕在祁以泽左右,抢占C位。

甄慧欣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祁以泽也没有推开她挽过来的手,直接往大厅走。

“祁少请!各位小姐请!”保安自然是没法阻拦了,祁以泽,祁峰国际二公子,这个宴会本就是祁以泽举办的,他想叫谁进去,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有些人啊,做事之前先用脑子想想。”甄慧欣不悦地白了一眼保安,趾高气昂地往里走。祁以泽是何等耀眼的人物,能挽着他的手出现,四周都向她头来的艳羡的目光。这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于夭夭在收到甄慧欣那得意的目光时感到很可笑,司左琳说得真没错,她今天要是不来,这些个妖艳贱货都要翻天了。

就在这时,刚刚进去求证的保安满头大汗地跑了出来,鄙视地看了于夭夭一眼,真的想不到这女孩看起来很是乖巧的模样,竟然连假结婚证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能使出来。

“把她轰走!”保安一发话,大家都明白意思了。


第5章 司爷根本没结婚

一直竖起耳朵关注这边动静的甄慧欣脚步顿了顿,引起了祁以泽的注意,祁以泽对这种事早已见怪不怪,侧头对甄慧欣笑道:“这种事,习惯就好。”

甄慧欣微愣,没想到祁以泽竟然跟她解释,脸微红:“嗯。”

与此同时,门口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彻底吸引了祁以泽的注意力,“我参加自己老公的洗尘宴有什么问题吗?”

老公?

“五楼宴会厅,你们自己玩好。”祁以泽将手从甄慧欣手臂里抽出来,转身朝门口走去。

“于小姐,我已经跟林特助求证过了,司爷根本就没有结婚,趁我们还没有动用武力,请你自觉点离开吧!”

“司冥爵有没有结婚你不问他本人,你问助理?”于夭夭无语了,本来她以为结婚证就是最好的通行证了,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顽固。

“你在开什么玩笑?就凭我们这种身份哪有权利去直接找司爷?难道你的意思是林特助污蔑你?”

“不然呢?难道是我在污蔑司冥爵?”

“不要跟她废话了,宴会马上要开始了,赶紧轰走!”随着越来越多的宾客前来,保安也失去了耐心,这女人一口一个司冥爵,简直是对司爷大大的不敬,被司爷知道了,他们全都饭碗不保!

两个保安直接上前,一把将于夭夭架住。

看到祁以泽出来,保安们恭恭敬敬地叫了声:“祁少。”

祁以泽打量一番被架住的于夭夭,女孩看起来很清纯,妆容清淡,与浓妆艳抹的那群女人比起来更显顺眼,但此时的她浑身就像一只长了刺的刺猬,即使被两个大男人一左一右架着,也没有示弱的感觉。

“喂!那个祁什么,既然你是司冥爵的朋友,那你应该知道他结婚了吧?”

这个还真不知道。

祁以泽眼睛噙着笑意,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司冥爵隐瞒他和这个女孩撒谎,哪个可能性更大。

保安也看着祁以泽,想要得到答案。

“没听说过他结婚了啊!”祁以泽陈述事实,也佩服于夭夭的胆子,竟敢冒充司冥爵老婆。

“我还说包里装的什么要悄悄给人看呢!原来是假结婚证呀!”甄慧欣跟着祁以泽上前,站在他旁边,幸灾乐祸道,“于妖精,你胆子可真够肥的。作为老同学我还是提醒你一句吧,司爷可是说过在30岁之前绝对不会结婚的,而且他最讨厌的,就是污蔑他的人。”

“噢,谢谢好意了。”于夭夭冷笑。

“你同学?”祁以泽好奇地问甄慧欣。

“勉强算是同学吧,上一个月她就辍学了,现在应该也就是个高中文凭?据说为了赚生活费专门给人写小黄文呢!于妖精,要不你把你写的小黄文拿出来给大家欣赏欣赏呗,毕竟都是成年人了,看完可能还给你打赏呢!”

于夭夭被人架着拖到路边,甄慧欣的话让越来越的人停下脚步来看热闹,“小黄文”几个字点燃了这些名流小姐们的八卦之心。

“不是吧?看着挺正常一女孩子,怎么写那种书呢?”

“这大概就是人不可貌相吧?”

“刚刚还听人说她弄了个跟司爷的假结婚证想要混进去呢!”

“啧啧啧,这种事都能做出来,写小黄文就太正常了。”

“幸好亚特斯蒂的安保森严,不然要是让这种人混进去了,司爷的洗尘宴就毁了。”

“祁少,交给警察处理吧,别搅了大家的兴致,今天可是司爷三年来第一次回国。”


第6章 唯一的读者

“原来你们今天来不是看司老大,是来看八卦的。”

祁以泽漫不经心地一句话,名媛们纷纷红了脸。虽然她们的确是来看司冥爵的,但被祁以泽这样直接说开,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夏夜的风并不是很凉,于夭夭却觉得寒意一点一点侵入她的身体,凉透了。

写小说并不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男欢女爱也不过是水到渠成的桥段,却被这些自诩为名媛的小姐们说得如此不堪,她们站在道德制高点审判她的时候,却忘了自己正跟发情的雌性动物一样争先恐后地想要求得某一个雄性的关注。

于夭夭笑了起来,脱掉麻烦的高跟鞋,拍了拍白裙上粘染的灰尘。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跟别人的老公玩,那随意吧!我就大发慈悲借你们玩一天好了。”

这种时候了还死鸭子嘴硬,有意思。

祁以泽远远地看着女孩嘴角的嘲讽和倔强,桃花眼眯得愈发细长,恶作剧似的给司冥爵发了一条微信:你老婆要走了,留or不留?

没想到对方竟然很快就回了消息:轮不到你管。

哇擦咧!轮不到你管?那意思就是默认了!?

不会吧?真是老婆?——祁以泽连忙追问。对方却再也没有回复。

太耐人寻味了,这可是爆炸性新闻啊!司老大竟然真的结婚了?这藏得也太深了吧!他们多少年的好哥们了,居然都被瞒得密不透风的。

祁以泽心里痒痒得很,恨不得马上见到司冥爵,从他口中逼出真相。

于夭夭站起来正要走,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掏出来一看,她开心得差点要跳起来。她的小说居然收到了一条真正读者的回复!

——写得还行,就是男主角差强人意,哪个男人会让自己的女人受这么多苦?

虽然不算是五星好评,但如此用心的评论,明显是真的看了她的文章的。

于是,就在大家都以为有一场好戏要看的时候,却看到于夭夭把裙子一裹,竟然开心地坐在马路牙子上抱着手机打起字来。

——谢谢亲的评价,我这个是虐文,男主前期是有点渣,不过后期会变好的,请期待哦!么么哒!

要知道这可是她这篇小说连载以来第一条真正读者的评论,必须要好好珍惜啊!此时的于夭夭感觉全世界都安静下来了,只剩下她和手机。

她用心组织着语言,想要跟这位可爱的读者解释:不是有句话叫打是亲骂是爱嘛,咱们这个男主现在还不太清楚自己是不是喜欢女主,所以有些行为让人难以接受,但这也是他们爱情的考验啊,你想想,历经千辛万苦后,俩人终于在一起了,那一刻该有多么激动人心。

然而,她还没发出去,那位读者就回复了:

——作者你没谈过恋爱吧?

于夭夭立即把刚刚那一大段话删掉,重新打字:

——谁说的?

——那你思想还挺奇葩。

——奇葩?什么意思?

于夭夭等啊等,却再也没等到读者的回复。她郁闷地将手机放回口袋,嘟哝道:“什么鬼,黑粉来的吧?”

等于夭夭解决完读者的问题,发现原来围观的人都已经走了,只有一个保安一直守着她,“小姐,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走?”


第7章 黑粉来的吧

“马上走马上走。”她心里一直想着刚刚读者的留言,也无心去管司冥爵了。

电话却在此时响起,是司左琳打过来的。

“夭夭,你进去了吗?”

“没有,不过我跟你说呀,刚刚有个真读者给我留言了,哈哈哈哈!”

“不是吧你,这就开始了你都还没进去,现在还管什么读者呀?”司左琳真是要晕了。

“这可是我的第一个真读者,虽然说话不太好听,但她比真金白银还真啊!再说了,保安不让进我也没法呀!”

“手机给保安。”

于夭夭也没拒绝,将手机递给保安,保安不乐意地接过,听到里面的话后,满脸震惊,恭敬地将手机还给于夭夭。

“于小……不,司太太,不好意思刚刚失礼了,您请进。”保安的身体都在发抖,他万万没想到,这位竟然是真的。司大小姐的声音他记得很清楚,身为司爷妹妹的她都说于夭夭是司太太,那就肯定是了。他刚刚是得罪了什么人啊……

“司太太,我们贵宾部有备用的礼服和高跟鞋,您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带您去换一下。”保安紧张得舌头都有些打结,只希望自己能将功补过,这位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

于夭夭的小白裙清新大方,是她喜欢的风格,但此时已经脏兮兮了,也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她并没有为难保安,毕竟,任谁都不会轻易相信司冥爵真的结婚了,而且是娶了她。

“那就有劳你了。”

……

亚特斯蒂大酒店8楼总统套房。

“司老大,那个女人还在下面,你确定不要把她叫上来?”祁以泽好心提醒一直在玩手机的男人。

“已经叫了。”某人坐在沙发上,头也没抬。

“啊?什么时候?——不是吧司老大!真结婚了啊?你太够意思了,居然瞒着我们所有人!等老二老三来了,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啊!”祁以泽好气啊,有一种被背叛般的戳心难受。

然而,他在这激动得手舞足蹈,当事人却淡定得反常。

“你什么时候迷上手机了啊?”祁以泽做到他旁边,趴在他肩上看他手机,惊讶得眼睛都瞪大了,虽然司冥爵瞬间就将屏幕关了,但祁以泽那双如猎豹般敏锐的双眼还是看到了手机上的内容,那好像是个……小说?

“不是吧你,在看小说?”

“你觉得可能吗?”男人将手机放好,抬起头,如同一只终于从沉睡中苏醒的雄狮,全身都散发出危险的气息,深邃的双眸一动不动地盯着祁以泽。

祁以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不可能。应该是我看错了。”

“司爷,祁少,宾客已经到齐了。”服务员前来汇报。

见司冥爵没有要动的意思,祁以泽向他扬了扬下巴,“走啊!”

“你先去,我随后。”

“这可是专门为你……”祁以泽话没说完,就感觉到两道冰冷的眸光刺向了他,赶忙改口,“行行行,怕了你,我先去了,你赶紧来啊!”

……

亚特斯蒂大酒店贵宾间,在服务员的帮助下,于夭夭挑了一套颜色浅的米色小礼服,由于她实在太瘦了,礼服有些不合身,好在自己无聊的时候在网上学了些女红,问服务员要来针线,分分钟就将礼服改好了。

镜中的她娇小玲珑,素净的礼服将她的身材完美地展现了出来,别看她瘦,但前凸后翘,该有肉的地方也一点儿没少。

手机震动,又来了一条消息。

竟然又是那个读者发来的!

——作者谈过几次恋爱?

什么鬼?还以为会是一条走心评论,对方竟然抓着她恋爱经历不放了?是不是搞错了重点?


第8章 不好意思,我已婚

于夭夭有些生气,将手机拍到桌上,想了想,又拿起来啪啪啪打下一行字:我谈过几次恋爱关你什么事?

又觉得不妥,删掉,努力让自己保持微笑:

——宝贝儿,安心看书就行了哦!乖~

——莫非一次也没有过?否则怎么会对男人有那么大的误解?

摔!于夭夭真的怒了。这人很适合去工地上抬杠!本来还以为收获了一个真读者,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人。

——姐姐阅男无数,就不需要你操心了。如果你不是来看书的,请点击右上角叉叉慢走不送。

哎呀,好气啊!她对男人有误解?笑话!那些男人一个个的都是极品,前任因为家里拆迁,才刚跟她谈一个星期就催她结婚生子,说是多生一个多分一点钱,她没同意,转眼就被人甩了!嫁给司冥爵亦并非她所愿,父亲遗愿,她无法违抗,司冥爵却认为她是踩着自己父母的命上位,真是滑稽得可笑,谁特么在乎他们家家产!

现实中不如意,她还不能寄托于小说,让渣男主洗白白欢喜大结局么?

越想越气,于夭夭索性把手机关机,眼不见心不烦。

在服务员的指引下来到五楼宴会厅,此时宴会已经开始,她左顾右盼却没有看到司冥爵。

主宾位上聚集了一大群人,时不时传来女人的惊呼,透过人群,隐约可见有几个男人站在那里,如同耀眼的星星。

应该在那里吧!

于夭夭也跟着人流走了过去,脚下却突然被人绊到,高跟鞋一崴,差点儿摔倒。站定以后,抬头就看到了甄慧欣。

阴魂不散啊!

“手段不错啊,居然还是混进来了。”甄慧欣嫉妒得眼睛发红,这个女人到底使了什么手段?

“哟,衣服都换了,看来运动很激烈呀!果然是落魄了,连保安都下得了手。”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这是在说于夭夭是靠跟保安睡觉才混进来的呢!

“我现在没工夫理你。”于夭夭绕过甄慧欣,想要靠近人群中的男人。

甄慧欣脸色变了变,继而无所谓地笑道:“没关系,你肯定会有功夫理一个人的。——范世鑫,这儿呢!”

随着甄慧欣的招呼,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朝这边走来。

这个人,似乎有些眼熟,但于夭夭已经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甄小姐。”范世鑫快步过来,礼貌地叫了声,看起来他跟甄慧欣也并不熟识,很快他也注意到了一旁的于夭夭,此时的她,比记忆中的人儿更加美丽动人,褪去了曾经的稚气,尽显锋芒。越是这样越让男人有强烈的征服欲,而一直求而未得的范世鑫这种感觉更胜。

“夭夭?好久不见!”像一个笨拙的小男生,范世鑫显得有些腼腆。

“我认识你吗?”于夭夭后退一步。

范世鑫有些尴尬,但很快释然,“夭夭,我是范世鑫呀,你前男友。”

前男友三个字像一记锤子,锤醒了于夭夭的记忆。原来是他,她人生中遇到的第一个渣男。三年过去,她只记其事忘了其人,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

“哦。”

“夭夭,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呢?当时我也是不得已,现在我已经离婚了,咱们可以重新开始!”范世鑫急忙展示自己的单身状态。

当初为了能多分到一些拆迁款,他催促才恋爱一周的于夭夭结婚甚至赶紧生孩子,遭到拒绝后转头就找了另一个女人,火速结婚生子,获得了一大笔拆迁款。再之后的事于夭夭就不得而知了,与她也没什么关系。

“不好意思,我已婚。”于夭夭躲开他伸过来的手,冷漠而疏离。


小说

年少初遇误终身 主角: 齐洛格, 乔宇石

2021-1-1 21:52:09

小说

萌宝驾到:总裁爹地太闷骚 主角: 米朵儿, 司南臣

2021-1-1 21:54:5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