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蛮王妃世无双 主角: 沈朝歌, 夜容华

她是惊世才女,为渣男付出一切,辅助他登上太子之位,最后却换得过河拆桥,被自己挚爱之人亲手推入火坑……,一头撞死,血染桃花,她只求转世,要渣男不得好死。,苍天怜悯,她竟然成了渣男一心想迎娶的女子,这一世,她狠戾决断,誓要他血债血偿!,她不敢动情,却偏偏招惹上了另一个邪魅的男人,他一颦一笑倾尽天下:“和本王联手,别说太子的命,便是这天下,也都是你的!”,“那你呢?”某个女人的手指在他胸口划着小圈圈。
%title插图%num

第1章 二话不说就扑到(1)

夜色,漆黑如墨,死寂的树林里响着不知名的怪鸟叫声,高山的阴影下,笼罩上一层薄雾,显得四周阴森森的。

忽然,一辆马车急速钻入树林深处,响亮的皮鞭摔在马屁股上,马疼痛得鸣叫着,更加像疯了似地跑。

直到完全停下来,已经是山林的最深处。

这时,马车上才下来几个彪形大汉,膀大腰圆的,头戴黑巾,胳膊上纹着刺青,当扯下面纱,除去吓人的刀疤,光长相上就看得出来并非善类,一脸的凶相,

接着其中一人从马车上拽出一个大黑布袋子丢在了地上,袋子里还有东西动弹,当扯开绳子,借着手里刚刚点燃的火把一看,其他人都惊住了。

都说大司空的二女儿是绝世美人,可今日一见,怕是仙子比起来都得羞死。

长发柔顺好似黑藤披散缠绕于身后,瓜子脸白皙精致,眉若远黛,似蹙非蹙,桃花眼妩媚多情,水盈盈的,看得人心痒难耐,小巧的朱唇似花瓣香润,而她的肌肤嫩的像是能捏出水来,身子不瘦不胖,略显丰盈,在一身华服下显得别样婀娜。

美,真是美。

歹徒们的眼睛里立即闪出色迷迷的神态,如狼似虎的,像是随时把这个娇柔的美人给活吞到肚子里去。

“你们敢过来,我就把你们千刀万剐,叫你们粉身碎骨!”沈朝歌看出男人们的意图,当他们一步步靠近,虽然镇定,但是心跳得快要飞出嗓子眼。

此刻的她,已经感觉出似乎被人下了药,根本不可能有反抗的余地,就算没有下药,以苏长柔这个柔弱的身子骨,怎么可能对付得了几个粗壮如牛的练家子。

造化弄人。

沈朝歌万万没有想到,惨遭渣男背叛,自己撞墙而死,涅槃重生醒来会遇到这样的场景。

前世,她是江浙一带有名的才女,因为倾心三皇子夜天齐,便自愿大龄不嫁服侍其左右,一步步帮他除掉障碍,推他成为太子……然而,他不但未给她许诺下的小小侧妃的名分,甚至还杀了她家满门,把她赏赐给一个老太监欺凌。

脑海里,闪过撞墙惨死的那天夜里,老太监对她上下其手,终于,她找机会撞墙,结束了她身为沈朝歌屈辱又愚蠢的一生……眼下借尸还魂成了苏长柔,却还要面临这种恶心的遭遇,难道她的命,就理当如此吗?

头领已经脱下衣服,邪笑着便要朝她的脸贴过来,而就在这时候,头领感觉身后飞来一阵寒风,接着后背一疼,人便口吐鲜血的栽倒在了地上。

起他惊住的人回过神来却已然来不及,也全部被飞来的暗器给击倒在地,血溅当场,而所谓的暗器,也不过是几根细长的松针而已,可见来人内力之高。

沈朝歌勉强从地上爬起来,就见从树林远处走来一人,撑着一只桐油纸伞,长发随风飞舞,下巴绝美,锁骨玲珑有致,一身蓝色长袍,衣襟飘飘,尽管看不清脸,却能断定这个男子的容貌是怎样的勾人夺魄,随着他一步步走来,简直步步生莲,醉人心肺。

第2章 二话不说就扑到(2)

一时间,沈朝歌看得出神,随着他越走越近,她真想马上一堵他的真容,可惜,月色躲入云层,天地暗色,伸手不见五指。

一双冰凉且骨节修长的手挑起了她的下巴,这才让在原地的沈朝歌知道,那个男子已经来到身前,可惜她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他那似天籁的悦耳声音响起:“你,是苏长柔?”

沈朝歌刚想回答,可是身上的药力已经彻底的发作了,宛若有什么神魔控制了她的心神一般,她居然一个劲的往他身上靠拢。

“这就是夜天齐喜欢的女人?也不过如此!”男人轻蔑的说着,不过却任由沈朝歌对他上下其手,只是一双璀璨的星眸在黑暗中划过了一丝幽深。

沈朝歌残存的意思听出了男人的讥讽,理智让她想给这个男人几巴掌,但是药力作用下,即便她不想,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抱紧他。

“救我……”沈朝歌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声音可怜的如同小猫的似的,越发楚楚可怜。

“好,成全你!”男人语气青幽幽的说着。

沈朝歌随着他靠近感觉到一股凉意升腾,让她想得到的更多。

浑身滚烫,但她却不知所措。

要怎么做呢?

“投怀送抱的本事真高,难怪夜天齐会为了你害了朝歌!”男人语气里隐藏着深深的恨意,他终于忍不住被沈朝歌勾起的欲望,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化被动为主动。

沈朝歌意识迷乱,也听不得他说的什么朝歌这个两个字眼。

便随着他的一沉身子,男人显得不可置信:“你居然还是……”

剩下的全化为她的哽咽。

也不知过了多久,彻夜的**总算终止。

沈朝歌醒来,睁开一双美眸,此时大概是三更天,天还是很黑,仍旧看不清身边男子的脸,但她却把头挪开了他的胸口。

昨夜的一场雪夜风花,让她既恼火又无助,不过,若是没有身边这个男人,她怕是也要被那药折磨的筋脉爆裂而死。

好歹也长得人模人样,自己算是赚了。

沈朝歌悄悄穿好衣服,扯下了一块玉佩丢到了男人身侧,接着便起身要离开。

“昨夜苏小姐推都推不开,怎么现在却要走了?”男人的声音会让幽冷的响起,带着几分玩味,也带着几分杀气。

沈朝歌此刻摸到了一把匕首,暗中藏进了袖口里,冷笑道:“我再怎么无耻,可也是完全处于药物所控制,总好过某些**趁人之危要好的多!”

“如果知道你这么忘恩负义,说什么也不让你践踏了我!”

“践踏这种话,应该我来说好吧?”沈朝歌白了男人一眼,随即,尽管看不见,四周都很莫,仍然能感觉出男人身上泛出的冰冷气息:“我都没嫌弃你,你却振振有词的,啧啧……”

“嫌弃?嫌弃什么?”男人忽然靠近,猛然攥住了她的脖子:“你可知道你说的这些话以为着什么?”

“君子动口不动手!”

男人**轻笑:“哦?”

接着,猛然间吻上她的嘴唇。

第3章 表现不错,奖给你了

“你干什么!大色胚子!”

“是你让我动手不动口的,女人啊,真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东西!”他一阵哀叹。

情急之下,沈朝歌忘了理智,大喊:“我不是东西!”

“嗯,对!”

沈朝歌这才自己被这个男人给绕了一圈,连忙扯出被他抓住的手:“好了,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再见,不,再也不见!”

这辈子她都不想遇到这样一个叫她吃瘪的男人。

“你敢迈出一步,我就杀了你!”

结果,下一秒,某个小狐狸就崩了出去,还嬉笑道:“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可没有迈出一步,我是蹦出去的,蹦出去的懂么?”

某人无可奈何,不过却加饶有兴致,捏着手里她留下的玉佩:“不错,还知道给留下一个信物!摸起来玉石手感不错,应该价值连城呢!”

“这不过是当做经费了!你大可拿着用来过好后半生!”沈朝歌记得那块玉佩似乎很值钱来着,前世她费尽心力寻觅到却被夜天齐送给了苏长柔,留着也是看着生厌,便给了他又能如何。

某人黑暗中发出磨牙的声音,冷声道:“你当我是什么?”

“的确,一块玉佩太微薄,若日后有缘再见,我定会补偿给你如何!”说着不等某人过来抓她,沈朝歌便飞身上马,扯住了马的缰绳。

男人已经出来,接着外面渐渐变亮的天,隐约可见到他的模糊身影,但是沈朝歌已经无暇去看他的长相,知道他会武功,连忙用匕首斩断马和马车之间的牵连,然后狠狠的扎了一下马屁股,一下子便扬长而去。

男人本要追,但是却放弃了,只是露出一丝邪魅而且令人生寒的笑容:“女人,你要玩,本王就陪你玩,你以为你会逃出本王的手掌心?”

夜色漆黑,某人飞跃,看着沈朝歌进了苏家的后门。

辗转数日后。

苏长柔被人凌/辱的消息不胫而走,原本属于她的太子妃之位一下子换成了她的嫡姐,而大司空为了讨得太子喜欢,更是连夜把苏长柔秘密送到了夜天齐的寝殿。

闻听外面说夜天齐要来了,恨红双眼的沈朝歌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她之所以乖顺的让大司空把她送到太子府,还不是为了离着那个渣男更近一步。

此生,她别无他求,只求让他血债血偿。

推门声响起,夜天齐从外面进来,面色有点沉闷,一步步而来,似乎喝了点酒步子有点散乱:“长柔,长柔我终于可以得到你了!”

来到她身边,夜天齐的酒气便扑面而来。

“为了你,我争夺储君之位,为了你,我不惜和沈朝歌那个丑陋的贱女人逢场作戏,你知道我碰她一下都恶心,为你是做了多么大的牺牲,我的美人……”

沈朝歌静静的听着,嘴边的笑意更深。

说什么争夺储君是为了苏长柔,苏长柔不过是你的借口,你还不是为了填满自己的野心?

不过,后面的话倒是真的,你的确从没有把我沈朝歌当人……

第4章 沈朝歌附身(1)

“殿下对妾身一往情深,不知道,妾身该如何报答殿下呢?”沈朝歌柔柔的说着,一笑千娇百媚,但是在那双醉人的桃花眼里,划过的是一丝阴冷的杀意。

夜天齐看着沈朝歌那张绝色脸庞,心动几分,但是联想到了几日前她被人侮辱过,便狠狠的锤了一下床边的桌子,震得上面的陶瓷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说,他们传闻的是真的?”

“殿下既然对妾身如此疼爱,又何必介怀呢?”沈朝歌从他脸上略显的厌恶看得出来,夜天齐爱的,也不过是苏长柔的这身皮囊,枉费当初苏长柔费尽心机的与之周旋,若是苏长柔没有被那场劫持惊吓的旧疾突发而死,不知道会不会也像自己一样,想要杀了他。

夜天齐却握住了沈朝歌的手:“过去就过去了,不用提起,长柔,天色不早了,我们……”

这夜天齐果真是贱,为了美人,居然不嫌弃肮,也不知道从前做了多少窃玉偷香的恶心事。

沈朝歌也不想再装下去,忽然拔下刻意做成步摇的锐器,便抵住了夜天齐的脖子:“很吃惊是么?”

“长柔,你要干什么,本殿下没有保护好你,你恨我可是也不能这样开玩笑!”夜天齐却没有乱,只是眼神显得有些伤感,大抵是真的对苏长柔有几分感情。

“你可知道我多么恨你?”沈朝歌冷冷一笑,稍稍用力,锐气刺破了他的皮肤几分:“恨不得拔掉你的舌头,让你再也不能甜言蜜语,恨不得剥了你的皮,让你这个**不能再兴风作浪,也恨不得挑断你的手筋脚筋,将你做成人彘,生生世世的受折磨,偿还你欠下的债!”

话说到这里,夜天齐有些怕了,他的凤眸紧紧的盯着沈朝歌,有那么几秒怀疑:“你是谁?”

莫不是被沈朝歌的鬼魂附身了?

前几日有人为他掐算,说会有亡魂索债,可他明明已经请了最好的法师,将沈朝歌的尸骨葬在了极阴之地,让万虫啃咬,绝不可能有超生的机会,怎么可能出来兴风作浪呢?

“我是谁?我是你挚爱的长柔啊!我是那个你亲手叫人下药,打算毁掉的长柔啊!”沈朝歌恶狠狠的说着,眼里的戾气四射,当真如同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

的确,夜天齐的做法能让她不得超生,可万万没有想到,这反倒是帮她的忙,让她有机会借尸还魂。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便是上天对她这个可怜之人的最大恩赐。

“长柔,你在说什么?”夜天齐还强装着,另一方面想打算拖延时间,尽管他打发走了所有的侍卫,但是他突然想起,太后昨日说今天要来他这里看看他收藏的一本手抄经书,应该也会很快发现他吧。

夜天齐不敢动,因为他动的再快,也肯定没有沈朝歌手里的锐气动的快,而他也感觉出来了,她并不想杀他,否则早就动手了。

第5章 沈朝歌附身(2)

沈朝歌美眸鄙夷的看着他的俊脸:“回府中几日,你知道我都做了什么?丫鬟春荣是你的眼线吧?我叫人将她丢进了装着猫和老鼠的袋子里,老鼠乱窜,猫就会对她撕咬,然后浑身遍体鳞伤,一遍遍撒上盐水后疼入骨髓,你当真以为她会是硬骨头,什么都不说?”

“你真是沈长柔?”听到这个酷刑,连夜天齐都怀疑起眼前的女子了。

沈朝歌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道:“你背后让她冒着长姐的名字给我下药,然后叫人来毁了我……这样,太子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娶嫡女,彰显你的功绩,而牺牲了我,你也可以抱得美人归,像你这种人或许玩破鞋会觉得更刺激,但是让你失望了!”

夜天齐望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天夜里,那些野蛮人都死了,一个不剩。”

“长柔,你没有被侮辱不是更好,那些事都不是我做的,你要相信我。”夜天齐才想起来解释,但却只换来沈朝歌一记冷笑。

沈朝歌狠狠的甩给他一巴掌,然后猛踢了他的下/身一下,他立即疼得到底,然后她骤然用力,一脚就踩在了他双腿中间的位置,利刃却随即抵上他的某处:“长柔本来也不相信,细想下来,却发现了太多端倪,太子,谢谢你对我的虚情假意,我真没有什么可报答的,这可怎么办?”

“你,你别……你要做什么?”

“你说,结婚的晚上,长姐如果发现她的男人是一个废人,日后都得守空房,然后给你头上带绿,那种场面,是不是很适合你们这对狗男女!”沈朝歌微微眯了眯危险的眼眸,笑得璀璨如花。

可夜天齐的脸都已经绿了,眼看着沈朝歌的手高高抬起,便要挥刀给他来个断子绝孙,哪曾想,忽然他的暗卫闯进来,一个飞镖便打偏了她手里的匕首。

沈朝歌的手臂被震得一痛,见情形不好,对自己不利,便朝着窗户外一跃。

护卫军都被打发走,也没有人料到会这样,所以谁都没有提防她,逃的也算顺利,但这皇宫大内的,要彻底逃出升天怕是也一件难事。

“追,太子有令,抓活的!”后面侍卫们的叫嚷声越传越近,本以为此次可以轻易得手,沈朝歌也没有想到会免礼这种地步。

慌乱中,她闯入一个花园,因为回头看路,一下子撞入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那人的身上泛着幽幽的龙延香,闻起来似曾相识……

不等看那人,沈朝歌就无意间瞄到了抱着自己那人的腰际系着一块玉佩,可不就是自己的当做嫖资的那块?

“女人,你说我们这是不是冤家路窄?”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

沈朝歌一抬头,正对上他那精雕细琢的俊脸,棱角分明,星眸璀璨,一头黑发飘散,映衬着满园的芳菲都黯然失色,刹那间,天地仿佛就只剩下他一人。

“你是属狗的么?又把谁给咬了?”夜容华嘲讽着。

第6章 冤家路窄

嘴角弯起玩味的笑意,一双眸子在着笑意下显得那样俊逸出神,充满华彩。

沈朝歌忍住骂街的冲动,狠狠的抱住他:“你看我们是命定的姻缘,临死我还能见着你一眼!”

“松手,你这女人怎么动不动就投怀送抱!”尽管这么说,夜容华却很享受她这幅小狗闯祸摇尾巴求助的模样。

沈朝歌强扯出一抹笑容:“不,我这是想抓个垫背的!你说,我说破了我身子的是你,太子会先杀了我还是先杀你?”

他能出现在皇宫里,怕是身份也不简单。

“放手!抱歉,本王不趟这趟浑水!”

果然,身份还真不简单……

沈朝歌抱的更紧,而他却想要把她甩开,见此,他咬了一下她那如玉的小爪子。

“看吧,你才是属狗的,我前世是吕洞宾!”沈朝歌疼得一抽搐嘴角,还是不肯松手。

“为何?”

沈朝歌挨近他那张脸,场景显得有些暧&昧,眼看就要碰到他的嘴唇,然后她暧&昧的道:“没听过那句古话,因为狗咬吕洞宾!”

“你……”居然敢绕着弯子骂他。

夜容华恼火,不过看着面前气势嚣张的女人,他微微眯了眯危险的黑眸,然后在她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立即让她脸颊一红,然后他道:“你这么抱着本王,还不是怕太子把你抓

回去?好,本王成全你,留下你在本王身边,让你好好骂本王!”

沈朝歌的确有点这种想法,想借着他来脱身,但是到现在,听完他说的这话,才觉得自己说的事有点过了。

此时,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迈妇人过来,看到两人搂搂抱抱的一幕,简直惊住了:“容华,这……”不符合你的风格啊。

下人也下巴差点惊掉地上。

谁不知道,玺王重权,人长得风流潇洒号称天下第一美男,不知道多少官宦家的小姐和他国公主对其青睐有之,他却从来对赐婚抗拒,也不接近女色。

就在人人都以为他是断袖之时,却传出对那已经亡故的沈朝歌写诗寄托相思的事,可惜他征战归来,依人却已经暴毙在了大宦官刘成的府上,那一日他杀红了眼,将大宦官抽筋剥骨,挂在城头暴晒数日,只为祭奠依人的芳魂。

也就是说,玺王只喜欢沈朝歌一个人的,今天怎么突然抱着个女子,而且这女子貌似还是太子的中意对象。

太子派来追杀的人也赶到这边,夜天齐随后赶到,也是满面的不可置信,缓过神来先是给太后请安,然后才过来欲要拉开沈朝歌。

不管这个女人怎样,他都是要得到她,而时才她的泼辣,还带起了他一些征服欲,更加不愿意轻易放过她。

“王爷,太后和太子今日均都在场,不如你就实话实说了吧!难道你真的要把妾身推给别的男人吗?”沈朝歌立即装作一副柔弱的模样,刹那间泪珠一对一双的落下,配上那绝色妖娆的脸庞,真叫一个让人心疼。

第7章 和本王成亲

太后听得出她话中有话,不禁问怎么一回事,她便抢在夜容华开口之前哭哭啼啼的道:“那天妾身遭受歹人所害,在树林里被人……那时候王爷及时赶到,所以没有被歹人给凌/辱了,但是王爷不知怎么的,也许看臣妾有几分姿色,居然……”

夜容华的黑眸迸射冰芒,及其不满:“女人,你再心口胡说一个试试!”

“妾身被药物所惑,怎么能有自控之力便委身给了王爷,醒来便不见了王爷,我独自一人回来也不敢当人说,若不是时才在这里遇上,不然连他的身份都不知晓。”沈朝歌佯装害怕的朝着太后那边靠了靠。

太后闻听,沉吟了许久,反而将眼神看向了夜容华。

夜容华看了看妆模作样的小女人,又思虑起前不久他国使臣再度下达联姻的通知,他已经为了那件事苦恼许久,今日却有了解燃眉之急的办法:“太后,皇上一直愁我的婚事,不如今日您替我做主,三日后便娶了她吧,免得让天下人贻笑大方,称我为负心汉。”

“不行!”夜天齐不满意了,他一直垂涎苏长柔已久,怎么可以让自己的死对头娶走。

太后知道夜容华的口吻不是和自己商量,而是及其肯定,而这边夜天齐又这么坚决反对,一时间犯起了嘀咕。

用余光扫了一眼身边的沈朝歌,心说这个小丫头究竟有几分能耐,可以让两个权势滔天的人物这般争抢她。

“太子别急着替她回答,你怎么不问问长柔的意思,嗯?”说罢,夜容华的熠熠生光的眸子就看向了沈朝歌,一脸的邪魅俊朗,魅惑人心,又泛着淡淡的冷意,用一种不易察觉的警告语气说道:“你是要和太子走,还是要和本王走呢?”

沈朝歌几乎没有犹豫,便站到了夜容华的身边。

这一切,将夜天齐气得脸都绿了,而夜容华故意道:“下月出十是本王的大喜之日,太子一定记得来,多喝几杯喜酒!”

说完便宠溺的抱着沈朝歌向太后告辞,迈步离开。

夜天齐在其身后看着,手指紧紧的攥着,指甲几乎要镶入肉里,目光歹毒。

“你的性子啊,还是改不了,什么事都要来日方长!”太后留下这句话,也迈步离开。

来日方长?!

夜容华不死,他的皇位始终不保。

夜天齐闭上眼睛,伫立许久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转眼,玺王大婚之日。

玺王府上,上上下下热闹非凡,来往的宾客落落不觉,全部是达官显贵,送来的贺礼更是堆满了好几间屋子。

一直到深夜,外面仍旧喧嚣一片。

沈朝歌在婚房里,听到喜婆出去的声音,便一把扯下头上的盖头,迈步便要离开,哪曾想,踩错一步,突然就有一只冷箭飞来,还好她机敏,一下子便躲过了那只箭,但还是避免不了的刺破了衣袖,挂在了上面。

拔下箭,上面的锐角不是很锋利,上面还带着一张纸条,上面狂放不羁的字写着警告的话语,无非就是这个屋子里都被布置了机关。

第8章 玺王大喜

“这只箭只是一个教训,再敢乱动,下一个可就真的取你的性命。”沈朝歌按最显眼的几句话念了出来,气不打一处来,但还真的不敢乱动了。

谁知道那狠毒的男人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来。

乖乖的回到床上,沈朝歌心绪不宁,这个时候听到了外面的响声,似乎是夜天齐和夜容华在谈什么。

“太子,你要知道,有的人不是你随便便可以招惹的!”这一句,是夜容华的声音。

“敬重你,我喊你一声皇叔,不敬重你,你又算得了什么!”夜天齐一脚踢开门,看了一眼沈朝歌,语气严肃:“谁都保护不了你!你以为你躲在这里就可以了?”

“太子,你这是在对你的婶子说话吗?要不要,皇叔教教你规矩!”

“规矩?”夜天齐不以为意:“规矩是人定的,你夜容华再劳苦功高,你充其量是臣,君臣有别,你敢动我分毫?”

夜容华邪魅一笑,浑身荡起帝王的气息,一股冷气袭来,手极快的在夜天齐的身上点了几下,他便不能开口说话了:“你说了不该说的话,便是皇兄知道了,也是会割掉你的舌头,皇叔只是短暂的让你不能说话,算是对你的恩典了,你不要恨皇叔!”

夜天齐万万没有想到,夜容华居然敢明着对他动手,脸色气得不好看了。

夜容华走到新房内,砰的一下自关上了门。

面对他靠近,沈朝歌往后后退,不禁嚷了起来,却被他威胁的道:“女人,你可能不知道激怒本王的后果是什么样的,用不用本王告诉你?”

“不,别,有话好好说!”沈朝歌连连摇头,她已经听说了,这个男人就是传闻中杀人不见血的战王玺王殿下,不过说起来,自己小时候,似乎还和他有个几面之缘呢。

“你也知道害怕?”夜容华深深的一笑,将屋子里那散放光辉的夜明珠都给比了下去:“配合本王,今天晚上就饶了你!”

“怎……怎么配合?”沈朝歌感觉他的身子在下沉,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连忙推他,却摸到了他健硕的胸膛。

这手感,还真有料……

夜容华轻笑,邪魅如斯,宛若勾人的妖精:“你的太子哥哥就在外面呢,要知道他对你觊觎多年,你是要去陪他呢,还是在我们的大喜之日,送给他一些回礼!”

“王爷~”沈朝歌一下子明白了,千娇百媚的出声,那声音柔软的,宛若小猫的爪子在夜容华的心间上轻轻挠着,可见,外面的夜天齐听到了,脸色绿到什么模样,接着她又娇滴滴的道:“人家要连皮带骨头的吃掉你!”

夜天齐再也听不下去,黑着脸便要走,却发现自己不但不能言语,反而还动不了,只能如同一根木桩子似的定在那里。

屋子里安静了几秒,沈朝歌刚想停止,以为夜天齐已经走了,不料夜容华居然突然靠近,不禁有点慌了起来:“你干什么,戏演完了!”

沈朝歌已经察觉出中了某人的奸计,欲要推开他,但是胳膊却被他锁得死死的。

“太子还没走,真正的好戏没登场,他可走不了。”

“所以呢?”沈朝歌感觉到他身子猛然一沉,小脸一下子皱了起来,连连捶着他的后背:“混蛋!”

可某人全然不顾,才道:“本王找人看过了,你留下的玉佩价值连城,所以本王自然得陪你了,不然你可就亏了!”

“你,再……”沈朝歌本想说你再放屁一句试试,哪曾想他再次扑到她,又是一番翻云覆雨,而他还曲解她的意思:“再来一次是吗?爱妃!”

沈朝歌气得浑身颤抖,但不得不说,某人真的是器大活好。

小说

逆天狂女很嚣张 主角: 苏怡筱, 冥君邪

2021-1-1 21:35:05

小说

重生医女有空间 主角: 许秋秋, 宫月寒

2021-1-1 21:38: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