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圣手三小姐 主角: 玉路瑶, 莫止肆

她是21世纪的医毒圣手,天生拥有万能的多啦系统,在现代可谓是医学界的顶级人物,那生活过的有滋有味!可是,她的系统要升级,竟给她整穿越了。,穿越就穿越,且还是个疯小姐,不过,那都不是事儿,等她将玉女形象给扳过来就行。,又遇到个中血毒的傻子王爷,不过,那也不是事儿,给王爷做个手术换血就ok了。,最后,老皇帝一道圣旨,嘿!疯子和傻子成婚了。,本以为以后她的工作就是管傻老公,管傻老公,还是管傻老公!,好吧,她错了,那傻子王爷婚后秒变腹黑大BOSS,将她虐成豆腐渣!
绝色圣手三小姐 主角: 玉路瑶, 莫止肆

第1章 穿越,疯名远扬

西单国,

丞相府内,

一处破旧不堪,处于最偏僻小院的一间屋子里,正躺着一名女子,她全身大红大绿,十分花哨;就连脸上都是花花绿.绿,胭脂水粉特厚。胳膊上却满是伤痕,说明女子经常遭人欺负。

此女正是西单国赫赫有名的疯小姐—玉路瑶。

玉路瑶,西单国妇孺皆知,疯名远扬,无一不知,无一不晓。

此时,屋内走进来两位丫鬟模样的姑娘。

“这个疯子怎么还没醒?”其中一个叫荷花的姑娘问道。

旁边的兰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讥讽道:“肯定是被咱们五小姐给打死了呗!”

“就是,这个疯子害的我们在这么个破院子里没有出头之日,还被其他院子的人看不起,死了最好,这样我们就可以调到别处去了。”荷花恶狠狠的说。

“走,过去看看。”

兰香和荷花慢慢悠悠过去,走到玉路瑶身边循环了一圈。突然,地上本来毫无生机的人儿猛的睁开眼睛,眼中满是警惕。

吓的站在前面的兰香后退几步,直直踩到了身后荷花的脚上,荷花疼的惨叫:“你找死啊,疼死我了!”

“她……她醒了。”兰香用胳膊杵了杵荷花。

“呦,还没死啊,白让我高兴一场!”荷花故作可惜状,随后走过去踢了玉路瑶一脚,凶恶道:“疯子,快起来,今天的衣服还等你去洗呢,别给我装死。”

见玉路瑶一声不吭的躺着,荷花更来气了。

她蹲下去想把玉路瑶从地上拽起来,可她抓住的手腕却轻轻一转,被玉路瑶反手将她的整个胳膊拧的吱吱作响。

“嘶啊!”荷花疼的大喊一声。

“荷花!”兰香连忙跑过来,指着玉路瑶威胁道:“疯子,你快点放开她!要不然我去告诉五小姐。”

玉路瑶嫌弃的甩开荷花的胳膊,起身坐直,一双清冷的眸子盯着眼前的两个人。

“嘶,疼死我了,我的胳膊呀!”荷花捂着手臂,疼的脸色苍白。

兰香心疼的看着荷花的脸色逐渐灿白,转而恶狠狠盯着玉路瑶:“疯子,快跪下给你荷花姐姐道歉。”

玉路瑶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她们面前,浑身散发着阴冷之气,让荷花兰香两个人心里直发慌,腿不自觉的颤抖。

“滚!”清冷的声音传来,吓的两人心里更害怕了。

这个疯子还是不惹为好,毕竟她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上一个伺候她的丫鬟夏儿,也不知道怎的,突然失踪,至今都没找到呢。都传被这个疯子活埋了。

想到这里,两人面面相觑,撒腿就跑。

玉路瑶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其实此“玉路瑶”非彼“玉路瑶”。

这个玉路瑶原本是21世纪西单市的毒医圣手,天生拥有万能的多啦系统,在医毒界可谓是叱咤风云,因为不慎遭最亲近之人的暗算,死在了去往国际医谈会的路上。

却不料,她竟借尸还魂,穿越在了这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

这个女人本是丞相府的嫡女,但却也是个疯子,就连区区两个下人也敢欺负她。而自己的五妹妹却巴不得弄死她。


第2章 几位,不速之客

玉路瑶冷笑一声,抬起胳膊看到上面的伤痕,不禁联想到那个和自己从小青梅竹马的男人,竟会为了多啦系统杀了她,不禁又无奈的叹了口气。

忽儿,一个激灵,她双目紧闭,深入神识。

半响过后,她睁开双眼,缓缓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多啦系统还在。”

松了一口气后,玉路瑶安心地四处望了望。

她看到一个简陋的梳妆台,缓缓走了过去。

看到铜镜里的自己,也不禁吓了一跳,好好一张脸被涂满了胭脂水粉,花花绿.绿的,还有这身上的大红大绿的袍子又是怎么回事?

玉路瑶看到旁边水盆里有已经冷了好久的水,她用水使劲洗掉了脸上的那些胭脂水粉,再看向铜镜里,不禁又惊住了,这是多美的一张脸啊!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只是那双清澈的眼睛,犹如黑夜中的星星,又犹如古井中幽深的井水,明亮深邃让人不敢直视,仿佛会被这双眼睛吸进去。

怪不得原主的脸会被厚厚的胭脂盖住,看来,是有人别有用心。

玉路瑶扯了扯自己身上大红大绿的袍子,打开一个布满灰尘的破旧柜子,里面的衣服和自己身上的没有多大区别。不是大红大绿,就是大黄大紫,全都十分花哨。

最后,在最底下找到一件还算正常的衣服,在她换上不一会儿,这僻静的小院来了几位不速之客。

二小姐玉雅安和五小姐玉幽儿,身后还跟着几个奴婢,里面还有刚刚骂过玉路瑶“疯子”的兰香和荷花。

看来,这些人就是她们两个找来的。

思绪间,一双手突然抓住她的胳膊,声音温柔得轻如甜蜜:“三妹妹还疼不疼,都怪五妹妹下手太重了,你以后可不能再偷东西了。”

玉路瑶没搭理,只心中疑惑:偷东西了?

“二姐姐,我哪里下手重了,她偷了爹爹送给我的茶叶也就算了,还直接给干嚼了,我能不生气嘛。“玉幽儿急急喊道。

玉路瑶一个冰冷的眼刀飞过去,玉幽儿气咻咻道:“咋了,臭疯子,你还瞪我咋滴,小心我剜瞎你的狗眼。”

倒是玉雅安风雨不惊,缓缓温柔道:“三妹妹现在倒是知道洗脸打扮了?”

经过玉雅安的提醒,玉幽儿立马注意到了玉路瑶干净的脸和身上干净的衣服,气的咬咬牙:“晓儿,把那些过期的胭脂水粉拿过来,将她的脸给本小姐遮起来。”

“是!”身后的丫鬟晓儿立马拿出过期的胭脂,直逼玉路瑶。

玉路瑶这才知道,原来一直都是这个玉幽儿在害她。她立马觉得有些不对劲,看着一旁温柔的玉雅安,心下一计,忽而装疯起来。

“我滴乖乖,二姐姐,你的这衣服好好看啊,要不给我穿吧。”

“路瑶喜欢你这件!”

“我现在就要你脱!”

玉路瑶一下子扑到玉雅安身上,撕扯她的衣服。玉雅安温柔的脸蛋惊得变形:“啊啊啊……!”


第3章 万能,多啦系统

“二姐姐……”玉幽儿也被吓了一跳,朝着那些奴婢怒吼:“还不快点拉开,别让那疯子伤了二姐姐。”

玉路瑶被那些婢女拉开,但是玉路瑶眼睛里的清澈,看着可不像个疯子。就刚刚荷花和兰香的描述,这个疯子基本清醒了不少。

玉幽儿护姐心切,故意激怒玉路瑶:“臭疯子,爹都不管你,你那高高在上的娘也死了,你现在连下人都比不上。”

玉路瑶的眼眸又变的清冷起来。

“别以为你娘以前是正房就了不起,现在还不是二姐姐的娘代替了你那个短命鬼的娘?你现在已经不再是高贵的丞相府嫡女,你不过就是个没用的废物,一个如狗一般的疯子。”玉幽儿继续讽刺玉路瑶。

“好了,幽儿,不必再说了!我没事,你三姐姐这样子也不是一两天了,就不要同她计较了。”玉雅安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神来,细细劝说。

玉路瑶忍住了愤怒,又装作一副疯子模样,挣脱钳制她的奴婢,双手拍好:“二姐姐,五姐姐,长的美,心也没美,说的好。”

玉雅安挑了挑眉,顿时心中放宽,看来这个疯子还是和以前一样,疯的不轻,把五妹妹竟叫姐?

还是劝劝五妹妹不要将此事闹大才好。

“五妹妹,何必和你三姐姐志气,就算她疯了,好歹她也是咱们的姐妹,一家人和和气气的才是。爹爹还等着我们过去吃全家宴呢,可别误了时辰。“玉雅安浅浅一笑,可真是温柔啊。

玉丞相的几个女儿里,最玉雅安声名远播,美名天下。当然,玉路瑶也是声名远播,只可惜疯名远扬,臭名天下。

玉丞相也是十分喜爱玉雅安,却对玉路瑶这个嫡女,不闻不问。

“对呀。还好没有这个疯子,否则我会吃不下饭的,哈哈哈!”玉幽儿挑衅的瞪了玉路瑶一眼。

玉雅安由于受了惊吓,最先出了这院子。

而玉幽儿等人就要离去,荷花立马拦住玉幽儿,示意了一下晓儿手中过期的胭脂水粉,缓缓而道:“五小姐,不如刚刚您没做完的事儿,就交给奴婢和兰香吧。”

玉幽儿停下脚步,反正这个疯子还是那般疯傻,不如就交给她们两个,让她们两个好歹为我出了这口恶气。我那珍贵的茶叶,可不能让她白白吃了。

思及此,玉幽儿看了看眼前的两人,顿时觉得自己高贵无比,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贱笑。

就是这么笑了笑,荷花和兰香立马就明白了,兴奋道:“五小姐,慢走!这儿就放心的交给奴婢吧。”

看到玉路瑶刚才那疯样儿,荷花和兰香才敢巴结的接下这事儿。

待她们走了,荷花脸色抽拧,用手指着玉路瑶,恶狠狠怒骂:“臭疯子!”

玉路瑶一把抢过荷花手里装胭脂水粉的盒子,一个反转就将荷花的食指骨头拧断。

就在刚刚玉幽儿等人进来的时候,她就收到多啦系统的提醒,附近有一种毒物。最后,当玉幽儿拿出那个胭脂盒子,那提醒的嘟嘟声便更加频繁。

她这多啦系统可是多功能的,在现代被她修炼的里面啥都可以放,药毒都有,也能自制药丸,且遇到毒之类的东西还能发出声响提醒。


第4章 竟是,发霉毒物

荷花的胳膊还没好,此刻又被拧断了食指,疼的哇哇乱叫起来:“你个疯子,呜呜呜,好疼啊。”

“这就是用手指我的下场。”玉路瑶眯了眯眼,平静地说。

兰香见状要跑,玉路瑶箭步追上,一脚就将她踢趴下,狠狠在腿的膝盖弯处一脚,疼的兰香眼冒金星。

“若是你们两个再去告状,我保证下回你们两个绝对活着走不出这个院子。”玉路瑶语气冷冷。

“疯子,我劝你还是放了我们,小心五小姐……啊!疼!”兰香还没说完,玉路瑶又是狠狠一脚。

“若是,你们想和夏儿一样,就尽管去说吧。”

夏儿就是伺候玉路瑶的上一个丫鬟,其实夏儿去哪儿了,玉路瑶也不知道。

不过在印象中,夏儿对她挺好的;只是后来突然不见了,有的人说是玉路瑶这个疯子给活埋了,而且还是尸骨无存。

荷花和兰香一听,立马服软,哭泣着:“三小姐,奴婢以后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既然,不敢了,就去将那些该洗的衣服洗了。将院子打扫干净。”玉路瑶撇了一眼二人,才缓缓松开。

玉路瑶一直盯着她俩,她们也不敢造次,只能一个洗衣服,一个打扫院子。

玉路瑶坐在院中的凉亭下,看着手里的胭脂盒子,心情凝重的缓缓打开;待看到里面的东西,玉路瑶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这里面的竟是胭脂与水粉的混合物,还有好多的混合物发霉形成的霉毛,这些霉毛里还有好多细小的……虫子?

玉路瑶不由的打了个哆嗦,连忙盖上盒子。

这些虫子她是见过的,是某一种茶只要一发霉,就会出现这种虫子。

这些虫子会随着混合物涂抹的皮肤渗入,逐渐在皮肤里形成一个个脓包。这些脓包会溃烂会生疮,却都是有毒的。

她心中愤恨不己,她以为这个玉幽儿只是嚣张跋扈些,谁知心肠太歹毒了。竟想用这种法子毁了她的容貌。

还好,玉幽儿之前涂在她脸上的还真只是些过期的胭脂水粉,不是这些毒物。如今这次竟然这样狠下杀手,当真是不简单啊。

不过,她会一点一点讨回来,欺负过她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第二日早上,兰香和荷花果真老实了许多,竟还亲自给玉路瑶送来了早饭。

“那个,三小姐,你赶快趁热吃吧!”荷花声音微颤道。

经过昨天的事,荷花真是怕了。她现在食指断了,可不想连尸骨也无存。

玉路瑶看了看那早饭,霎时就变了脸色。

一块干硬的黑馒头和一碗剩菜?

看到玉路瑶的异样,一旁的兰香才心惊胆战的开口:“三小姐,我们这院子里什么都没有,平时老爷也不管您,所以每月的月银也被其他院子的丫鬟抢了。”

“是呀是呀,三小姐,您那些月银都被其他院子的人抢了,平时要不是奴婢们给您送食物,恐怕您早就饿死了。”荷花见状连忙惊呼地说了几句。

玉路瑶看了看畏畏缩缩的二人,没有怪罪,只缓缓问:“那你们平日里都吃什么?”


第5章 你好,漂亮姐姐

对呀,她们平日吃什么?

也是黑馒头和剩菜?

“啊!这……”荷花惊恐的看着玉路瑶,又看了看兰香。

“这什么这?我问你话呢?”玉路瑶继续盯着她们两个。

兰香突然跪下来磕头,哭泣连连:“三小姐,我们都是通过监视你,才能在五小姐哪里得到些好处,不过我们现在已经改了,不会再去向五小姐告状了。还请三小姐不要杀了奴婢们。”

玉路瑶看着眼前的两人其实也怪可怜的,但是她还是立马收拾自己的同情心。

“我今日,要出府玩玩,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吧?”他冷冷撇了一眼。

“三小姐,奴婢知道,奴婢知道。”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声音颤颤。

说罢,玉路瑶就出了丞相府。

而兰香和荷花吓的立马将霸占玉路瑶的月银偷偷藏了起来。

此刻,玉路瑶已在这京都城的大街上。她心里清楚想要在这异世活下去,还活的精彩,就必须要有一个庞大的经济来源。

她呢,善于医学解毒,是西单市有名的医毒圣手,又天生拥有多啦系统。在这古代,她便是占了优势,因为古人的医术不济。

不知不觉,眼前竟飞来一辆马车。

“喂,前面的小姐请让一下路!”驾驶马车的男子呼喊着。

玉路瑶并没有动,只是站在原地,马车被迫紧急的停下,车厢被猛烈的冲击之下向前倾倒,立马从车厢内滚出一团白色的东西,好像是个人。

“哎呦。”莫止肆捂着头,惨叫一声。

玉路瑶走过去半蹲下,和莫止肆面对面,这个男子长的也未免太俊俏了吧。一身白衣宽袍,三千墨发高高束起,明净白皙的脸庞,高挺的鼻,红润的唇,两眉似柳,只是貌似有些傻,和这容貌简直不搭。

“你没事吧?”玉路瑶问他。

“漂亮姐姐,你看,我没事儿。”莫止肆坐在地上扬了扬手臂,孩子般纯洁的笑容让玉路瑶微微一愣,这个人笑起来真好看啊。

不过,一个大男人叫她姐姐,这可不能忍。

她问:“看你的样子比我还大些,怎么能叫我姐姐?”

对呀,这不是折她寿嘛!

她可还想多活几年。

“是吗?姐姐。”莫止肆挠了挠脑袋,显得更加呆萌。

“主子!”驾车的男子右扶跑过来扶起莫止肆,转身怒斥玉路瑶:“刚才你为什么不躲?现在摔伤了我家主子,你可知罪?”

知罪?

玉路瑶疑惑不己,不就是没躲吗,就这样被定了罪?

“不许你说漂亮姐姐。”莫止肆护在玉路瑶前面,做出的这一举动,不仅让玉路瑶和右扶心中一惊,就连莫止肆本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护着她。

“主子!”右扶的声音略显无奈。

“我为什么要躲开,路是你家的吗?我凭什么给你躲开,那你为什么不……”玉路瑶看了看这不怎么宽敞的街道,心虚道:“……绕道!”

“可……”右扶想要说什么,却被挡在玉路瑶身前的莫止肆一个眼神制止了,右扶只好委屈的闭嘴。


第6章 战神,晋王殿下

“漂亮姐姐,你想去哪儿?我可以带你去。”莫止肆转身,温柔的问玉路瑶。

“我只是在大街上散散步,就不麻烦你了。”玉路瑶回答。

“那个漂亮姐姐,你上马车,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莫止肆笑的特别可爱。

经过莫止肆的可爱之下,最后玉路瑶招架不住,就答应了。

玉路瑶上了马车,这让车外的右扶震惊不己,主子虽然孩子心智,但从不肯让任何人随便进去车厢内,就连同与主子交好的六皇子都不上进去,更别说女子了。

“右扶,走啊!”莫止肆在车厢内朝着外面催促喊。

右扶可能是受了太大刺激,木讷的将马车在大街上驶动,都忘了问要去哪儿。

车内,玉路瑶和莫止肆突然气氛有些尴尬。

不知道为什么,本是西单国出名的傻子和疯子,却坐在一起,相当尴尬。两人都各怀心思,谁也不理谁。倒是,莫止肆却睁大一双眼睛,呆萌的打量着她。

最后,玉路瑶实在是憋屈,忍不住开了口:“那个,你以后了别叫我姐姐,我叫玉路瑶。”

莫止肆听到这个名字,神情明显顿了顿。而后又一副孩子模样,温柔道:“玉路瑶,好啊好啊,以后叫你小瑶瑶。”

小瑶瑶?好幼稚的名字。

玉路瑶扯了扯嘴角。

最终,被右扶打碎了这诡异的气愤:“主子,您还没说去哪儿呢?”

还没等莫止肆说什么,玉路瑶立马开口:“这时辰不早了,我还要回家呢,就不去你说的地儿了。要不然回家迟了,我可要被打屁屁的。”

见到莫止肆一个大男人,竟然智商还不到三岁,她只能学小孩般模样说话。

“小瑶瑶,你下次可要来找我玩啊。”莫止肆依依不舍,呆萌的噘着嘴。

“好的。”玉路瑶说完,立马溜下了马车。

马车内,气氛突然寒撤了下来。

“疯小姐,玉路瑶?看来传言真的是不可信啊!”此时的莫止肆已经不再像个傻傻的孩子了,反而是一个深思熟虑的成年人。

马车驶到晋王府门口停下。

“王爷,到了。”右扶说道。

莫止肆是西单国的晋王殿下,十四岁便征战四方,小小年纪便有了战神的称号;也是诸多皇子中最先被封王的人,也十分讨得皇上欢心。

只可惜三年前蛮荒一战中,遭了奸人陷害,浑身重伤归来;可伤势痊愈后却智商还不如三岁孩童,从此,天下便没了战神,多了个傻子。

玉路瑶在大街上溜达半天,她一定要找到经财之道,要不然她还不饿死了。

终于,她看到一个出租医馆,她上前问了问,竟要三千两银子。

她想了想,哀求老板:“老板,我现在实在没这么多银子,你看,要不宽限我几天,我凑够银子再来?”

“等你凑够银子,我这店早就租出去了。走开走开,别妨碍我租店。”老板嫌弃的轰开玉路瑶。

玉路瑶心中愤恨不己,这个老板真是太瞧不起人了。就他那破医馆,估计这么几天了,恐怕就来了她一个租户吧。


第7章 承认,对短命鬼

在回府的路上,玉露瑶心中万般懊恼,这上哪儿弄那么多银子啊。

一路想着,便也到了。

还没踏进丞相府,就被门口邪恶的目光,差点千刀万剐。

“这个疯子居然还敢回来,五小姐,你一定要好好的治治她。”说话的人正是荷花。

“对呀对呀,她其实不疯了,昨天还吩咐我和荷花洗衣扫院。还有昨天五小姐给的胭脂盒子也被这疯子抢走了。五小姐,你说这哪像一个疯子呀!”兰香在一旁添油加醋。

玉路瑶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心里暗暗想,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啊!

“管她是不是疯子,今天必须让她知道得罪我是没有好下场的。”玉幽儿恶狠狠盯着玉路瑶,看到她那清澈犀利的眸子,心里既不甘又恼怒。

这个女人要是疯病好了,皇上会不会履行当年对那个短命鬼的承诺?

要是履行了,那太子殿下岂不是要纳这个疯子为妃?

不行,今天就算玉路瑶是疯也好,不疯也好。她一定要让这个女人知道知道她的厉害,觊觎她的东西她的人,她绝不放过。

一个疯子,拥有一张好看的脸,简直就是糟蹋,这么久了,这疯子的脸竟还好好的。

思及此,玉幽儿便朝玉路瑶走去,心中兴奋不及:“来人,给我划花她的脸。”

玉路瑶顿时一惊,脸色阴沉道:“为什么?”

她可是这丞相府的嫡女,难道出个府,还犯了法不成?

“因为我看你不顺眼!”玉幽儿瞧着眼前那张俏丽的脸蛋,心里满满嫉妒。

看来,她之前还是太善良了;给这个疯子涂过期的胭脂水粉,根本就毁不了容貌,还不如划几刀来的实在。

“呵,看我不顺眼的多了去了,你算老几?”玉路瑶冷冷质问,直逼玉幽儿:“倒是你,一个妾室生的,也敢同我大呼小叫。”

玉幽儿被逼的后退了几步,脸色既愤怒又惊愕:“你…..玉路瑶,你的疯病果然好了?”

“………”玉路瑶眸光一暗。

“既然好了,就更不能留着你了。”玉幽儿心下一狠,身后的几十个丫鬟便上前压住了玉路瑶。

玉路瑶欲口要反驳,却被赌住了嘴。

玉幽儿邪邪一笑,随机掏出一把匕首,转身递给身后的荷花:“昨天的事你办砸了,今日本小姐便给你将功补过的机会。”

一想起那盒过期的胭脂水粉,荷花脸色嗖嗖变白,顿时接过匕首,嘴角坏笑:“五小姐,这次我一定给您办的妥妥的。”

语毕,便手举锋利的匕首,朝玉路瑶缓缓走去。

与此同时,另一边雅露院的一处池亭中,一位穿着鹅黄色锦服的女子手摇执扇,躺在贵妃椅上,身边还跪着一个剥葡萄的丫鬟。

忽然,女子缓缓开口:“事情进展的如何了?”

那丫鬟将剥好的一颗水嫩嫩的葡萄呈给那女子,笑眯眯道:“二小姐,听说那疯子已经好了,这五小姐性子就是急,这会儿已经将那个疯子堵在门口,这脸、恐怕已经毁了。”

没错,那躺着的女子便是二小姐玉雅安;那剥葡萄的丫鬟便是雅安最亲近之人—碧玉。


第8章 放开,我小瑶瑶

“呵呵,五妹妹倒是聪明了一回!”

雅露院的两人笑逐颜开,心里极为痛快。

“二小姐,那有毒的胭脂……”碧玉还没说完,玉雅安就打断了。

“以前,促使五妹妹送那疯子过期的胭脂水粉,本来以为毁了那疯子,这四妹妹会和五妹妹为那太子妃之位,争个你死我活,谁知道这四妹妹倒是沉的住气。就是可怜了五妹妹那个愣头青了。”玉雅安接过那被扒了皮的葡萄,笑了笑,便毫不留情的放入了口中。

玉雅安口中的四妹妹便是玉幽儿的双胞胎姐姐玉宁儿,这个玉宁儿可是西单国最有名的天才医师,只可惜此女在太医院任职,并不卷入那些是是非非,勾心斗角。

碧玉剥葡萄的手顿了顿,既而又道:“小姐,以您的姿色,这太子妃之位非您莫属,您何必去等……?”

碧玉的话还没说完,玉雅安就急冲冲打断:“要不是三年前太子殿下陷害肆哥哥,现如今那太子之位便是肆哥哥的,他现在就算做了太子,我玉雅安也瞧不上他半分。”

“可是,小姐,晋王殿下已经变成了傻子,他不再是那个权倾天下的战神王爷了!他就是个智商不到三岁的傻子。”

碧玉就算是受罚,也要说出来。这三年来,二小姐的等待,她都看在眼里。可是,晋王殿下傻就是傻了,再也不是那个威名天下的战神了。

倒是,太子殿下对二小姐有情有义,可二小姐根本不领情。

“碧玉,你要是在说肆哥哥是傻子,我就逐你出府。”玉雅安脸色阴沉至极。

就算,肆哥哥是傻子,她也会等他,这三年来,太子殿下虽然对她情深义重,可是她真真见不得那样的人。陷害了肆哥哥不成,还假装兄弟情深的去探望肆哥哥,这样的人让她好不恶心。

………

另一边,荷花手里锋利的刀刃已经抵触在了玉路瑶的脸上,那贴在脸上冰冷的触感,让她心中微微一颤。

她忽地紧眯双眼,看来,她今天这一劫是逃不掉了。

荷花脸色狰狞,声音发狠道:“让你昨天欺负我和兰香,让你拿夏儿吓唬我,让你装疯买傻,今天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语毕,荷花将匕首的锋芒已经抵触着玉路瑶的左脸,一抹红已经渗出来了那白皙的皮肤。

忽儿,一声稚嫩的声音传来:“放开,小瑶瑶。”

众人朝声音方向看去,竟是晋王殿下,旁边还有丞相府的大公子玉雅成。玉雅成和玉雅安是一母所生,也就是如今在丞相府掌事的女人。可是她并没有坐上正室,自从玉路瑶母亲死后,丞相府的正室之位就一直空着。

荷花脸色猛地一震,手中的匕首惊地落地。玉幽儿也惊的脸色苍白,害怕不己。

就算莫止肆不再是以前那般威风凛凛,甚至现在就是个傻子,但是他一个不高兴,整个京都城都得遭殃。况且就算莫止肆傻了,那俊美的长相,却还是京都城女子的仰慕之人。

玉幽儿瞬间傻眼,大哥怎么和晋王殿下在一起?

众人行礼:“参见晋王殿下,晋王殿下千福金安!”

玉路瑶目瞪口呆的看着莫止肆,心里思绪万千。

晋王殿下?

那个三年前成了傻子的战神王爷,竟是他!


小说

攻略天价影后 主角: 苏素, 宮久侑

2021-1-1 21:30:48

小说

我为魔君种情蛊 主角: 容深, 程修

2021-1-1 21:33:4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