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宠妻太强势 主角: 陆瑶瑶, 厉少卿

丈夫的出轨,让陆瑶瑶伤心欲绝,厉少卿的出现,帮陆瑶瑶打脸渣男!,“陆瑶瑶,我既然帮了你,你必须做我的女人!”厉少卿霸道的说道。,“我不同意!凭什么我是你厉少卿的女人!”,“你这女人怎么这么蠢。”厉少卿不容回绝的说到,却不由自主地被眼前的小女人吸引……
厉少宠妻太强势 主角: 陆瑶瑶, 厉少卿

第1章 难看的笑容

夜凉如水,横贯长空。

站在门口的女人一身干练的职业装,包裹出她完美比例的身材,精致的五官上镶嵌着一双犹其晶亮的黑眸。

手上拉着24寸的行李箱,站在别墅门口,白皙的脸颊露出淡淡的浅笑。

出差一年的陆瑶瑶,从国外回来的第一时间,并没有通知别墅里与她有三年婚姻的男人。

她要给他一个惊喜。

缓慢开启的门缝里透出里面暗沉的黑光。

没有开灯的别墅显得异常的冰冷。

“宝贝,你终于回来了?可真叫我好等。”忽然,陆瑶瑶的右侧,一个男人的身影直直窜了过来,抱住她,扑鼻的酒味随即扑面而来……

陆瑶瑶微微皱眉,她不喜欢他喝酒,但他的行为让她心下微喜,他知道她回来了?并且还如此热情……

都说小别胜新婚,老一辈的话果然在理。

下一秒,男人身上混杂着女人香水味的气息窜进陆瑶瑶的嗅觉系统,她的大脑轰然炸响。

随即……

“然然,我想死你了,你叫我等得好苦!”男人口中喊出了别人的名字,话语里夹着说不出的宠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然然才是他的妻子。

陆瑶瑶听完男人的话,所有的欣喜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脸色猛地惨白,脊背也瞬间僵硬,整个世界蓦然处于冰山雪地中。

她在外面要死要活打拼,她的丈夫在家里与别的女人勾勾搭搭?

“白墨乔,睁开你的狗眼睛看清楚,站在你面前的女人是谁?”陆瑶瑶控制不住自己的河东狮吼,身体急剧颤抖。

就在她话音刚落地时,她的手机忽然震动……提示有消息到达……

听到陆瑶瑶的吼声,白墨乔酒意吓得去了一大半,他猛地收回落在陆瑶瑶腰间的手,整个人退了出去。

目瞪口呆地指着陆瑶瑶:“你……你怎么回来了?”

“我若再不回来,是不是白夫人的名字也得改一改了?”陆瑶瑶讽刺的声线冷冷响起,心底的伤痛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

三年的婚姻,六年的感情,终究抵不过分隔两地的事实。

“瑶瑶,怎么可能?我那么爱你……我……喝多了,刚刚胡言乱语呢!”白墨乔慌忙为自己的行为解释。

可他的解释显得多么的苍白……

白墨乔牵着陆瑶瑶略带薄茧的手朝客厅走去,殷勤道:“老婆,你一定渴了吧?我帮你倒杯热水!”

陆瑶瑶脸上的冷笑一直未散去,就这么看着自己的丈夫慌慌张张地朝厨房狂奔……

趁着男人离开的功夫,陆瑶瑶点开了手机上刚收到的短消息。

陌生号码发过来的视频……

声音从视频里传出来,每一个叫声都销魂得能让人鼻血长流。

男男女女的身影在床上翻滚……

视频中的女主角看不清脸,但那完美的身材,火辣又劲爆。

而视频中的男主角……正是她结婚三年的丈夫……白墨乔。

陆瑶瑶大脑轰然炸响,随即天雷滚滚而过,身体也蓦地虚脱了下去,浑身冷汗直冒。

他果然**了……

白乔墨端着温开水朝陆瑶瑶走了过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神色清冷的女人,他心虚地朝门口的方向看去。

安然,你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回来。

他刚才去厨房倒水时,竟然打不通安然的电话……于是,连通风报信的机会都没有。

“白墨乔,告诉我,这一年,你有没有去外面找女人?男人嘛,妻子不在身边,处理处理某些无法控制的欲念,也是可以的。

但你知道我这人,不喜欢被人欺瞒。若有,一定要告诉我。”陆瑶瑶掩饰内心的万马奔腾,控制住恨不得撕了眼前男人那张虚伪嘴脸的洪荒之力,轻描淡写又笑眯眯地问道。

可她心里有多悲伤,那笑容就有多难看……

第2章 没人要的垃圾

白墨乔垂着眼睑,眼神都没落在陆瑶瑶脸上,而是立马举手发誓,“瑶瑶,没有,绝对没有,我怎么可能会背叛你呢?你是我们白家认定的儿媳妇!是我们白家的大功臣,谁也取代不了你的位置。”

“啪!”陆瑶瑶站起身,颤抖的手臂奋起一耳光,朝着白墨乔的脸蛋就是重重一耳刮子落下去,“白墨乔,若你是个男人,敢做就应该敢当。

这三年来,正如你所说,我是白家的大功臣?若没有我出国跑业务,你能当白家的甩手掌柜?吃香的喝辣的?

你趁我出差,背叛我们的婚姻……与他人苟且,还敢发誓?你怎么不发誓阴咒自己断子绝孙?”

白墨乔还未来得及再辩解,突然,一阵阵的门铃声激烈响起,一声又一声,好似能撞进人的灵魂。

白墨乔整个身体都绷得紧紧,紧张地攥紧双拳。

陆瑶瑶胸口沉闷般疼,女人的第六感一向强,门外会是视频里的女人吗?

她狠狠咬住唇瓣,从牙缝里挤出俩字,“开门。”

在陆瑶瑶好似要杀人的视线中,白墨乔颤颤巍巍着去开门……

“亲爱哒,让你久等了!”

白墨乔看到门口的来人时,惊吓间正要关上大门,结果,门外的安然径直推门进来,抱着白墨乔,就送上一个热吻。

整个人像条八爪鱼似地攀上白墨乔的身体……旁若无人地秀起恩爱来。

陆瑶瑶看清来人的脸时,眼眸骤裂开来,整个人如坠地狱。

竟然是她……白墨乔口中的然然竟然是她?

呵呵呵……

人生真是讽刺。

而门口的安然似乎这才发现陆瑶瑶。

她从白墨乔身上下来,迈着摇曳的身姿朝陆瑶瑶走来,嫣红的唇瓣缓慢启动,“好久不见,陆总监!”

随即,安然手挽白墨乔的手臂,亲睨地称呼:“乔,这位便是你那长日不着家,在外面拈花惹草的女强人老婆吧?”

白墨乔因为安然的到来,反而昂起了头,似乎男人所有的尊严都回归本体。

任由安然挽着他的手,但也没有回答安然的话。

陆瑶瑶听完安然的话,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强忍着心底蔓延的成片悲伤,站起来,问白墨乔:“告诉我,这个女人是你什么人?”

白墨乔未回话,安然笑眯眯道:“陆瑶瑶,我早说过,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而乔的真命天女是我,至于你,不过是一个无人喜欢的垃圾!”

安然又转过头问白墨乔,“亲爱的,这是你告诉我的,对不?”

“白墨乔,你他妈若还是男人就告诉我,这个女人是你的什么人?你们是不是做了那不要脸的事情?”陆瑶瑶好似没听到安然的话,她的手指颤抖着指着俩人,咬牙切齿地问道。

白墨乔仍然表演沉默是金的游戏……

而安然则掀开自己的衣服,**裸的唇印像一朵朵张开血盆大口的食人花,将陆瑶瑶最后的一丁点幻想蚕食殆尽。

果然做了……

“这里没你的位子,若有脸的话,该立马滚出去才是。”安然放下衣服,好整以暇地玩着自己修剪得精致的手指头。

陆瑶瑶的心在男人冰冷的视线中一点点冷却,她大笑了三声,不想再看到狗男女一眼,随即转身离去。

这样没有半点温情的家,不要也罢。

她的脚步刚启动……

“等等……”安然的声音突然响起,随即,陆瑶瑶只感觉一只火辣辣的巴掌拍在自己脸上,打得她半边脸高高肿起。

她疯了般朝安然扑了过去,被白墨乔挡在身前。

“别闹了,瑶瑶!我不允许你伤害她。”

一直未说话的男人在此时站出来维护一个小三?

“哈哈……我是你的妻子,你的妻子被人欺负了,而你却维护欺负你妻子的女人?白墨乔,你还是不是男人?”

陆瑶瑶气得怒不可遏,剧烈颤抖的身体因为慌乱的步伐,几次差点摔了个趔趄。

第3章 一定要睡回来

她在白墨乔越来越冷,在安然越来越张扬的笑声中,狼狈逃了出去。

连杯热水都没有来得及喝……

……

逃了好久好久,陆瑶瑶的身体沿着一处房子的墙壁缓慢滑落,心脏疼得像似有锋利的匕首在一下一下重重地刮过,泪水如同开了闸的水龙头,狂涌而至,肩膀哭得一颤一颤。

“失恋了?”自头顶响起的声音,夹着一丝玩味,“失恋了哭有什么用?去魅色酒吧玩玩?那里能让你释放掉所有的痛楚。”

陆瑶瑶还没来得及抬头看清对方是谁时,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暗色中。

她抬起迷朦的视线,看向街头处的灯红酒绿。

都说一醉解千愁,从来不屑于用这个方式解压的她,今天确实想用。

……

魅色酒吧

舞池里人潮涌动,俊男靓女带着虚假的面具,扭动着腰肢。

那些人的身影在陆瑶瑶的视线里一点点模糊下去。

她不知道已经是第几瓶酒下肚……整个大脑昏昏沉沉。

六年的情感,没了,彻底没了。

而她这些年的打拼就像一个笑话。

这些笑话全部化成利箭,刺向她的心脏,血淋淋的利箭被人狠狠拔出,她的心脏碎成了渣渣。

又是两瓶酒下肚。

侧转过身子,模糊的视线中撞见一张俊美的男人脸,侧颜衿贵而淡漠……丰神俊朗的身姿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气质,昏暗的灯光也掩盖不了他身上高贵出尘的气质。

只是,他身上的低冷气压却将所有意图靠近他的人冻结。

陆瑶瑶摇了摇头,叹息道:“这男人也是被情伤了吧?”

她好心递了支香烟给他:“帅哥,要烟吗?”

厉少卿不带一丝温度的视线落在陆瑶瑶的手上,英气的眉峰高高拢起,打量了女人一眼,薄唇噙着冷笑。

像似在嘲笑她蹩脚的搭讪技术。

不过,他竟然伸手接过陆瑶瑶手里的香烟……含在性感的薄唇间。

“吧哒!”打火机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

陆瑶瑶醉薰薰的眼神落在明明灭灭的烟火中,烟火中的男人越发出众人……

她不知道出于何种心理,一把抢过男人吸了一口的香烟,口齿不清道:“帅哥,你……你点烟的姿势真……真帅,我们换一根。”

她将抢来的香烟夹在唇间,猛地吸了一大口,呛得眼泪直掉。

厉少卿见此,深邃的眸底一点点晃动,有什么东西在他脑海里沉沉浮浮……

这个场景是多么的熟悉……

“不会就不要逞强!”他慈性的嗓音淡然响起,俊美的脸庞压近,炙热的气息缓慢铺洒开来,“不过,你若想学,我可以教你。”

陆瑶瑶的酒意上涌,忽然一口咬在男人近在咫尺的高挺鼻梁上,含糊不清地辩驳道:“谁说我不会?我吸给你看。”

厉少卿的眼神瞬间变幻莫测……连台词都一模一样。

听着小女人每吸一口,都要狠狠咳嗽几声的声音,他的俊眉攒得更紧。

而当他的视线落在女人那双大而晶亮的黑眸时,心脏之处像似被狠狠撞击了一下……

有什么东西在缓慢消融!

“怎么?情伤?”厉少卿状似无意识询问了一句。

偏过头重新点燃了一根香烟,俊颜完美得像一副画。

陆瑶瑶嗯了一声……想到临出门前的那副画面,她的眼泪不受控制,吧哒吧哒而落。

说不伤心,是假的。

她曾爱了那个男人六年……甘愿为他付出全部。

到最后,她的深爱变成了伤害她的冰箭。

越想越伤心,越伤心越想喝酒,直到最后,陆瑶瑶完全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她眼前有十几个人影在晃动,可哪怕如此,眼前男人那双睿智的眸子却宛若夜间的星辰闪烁,让人移不开目光。

“白墨乔,你浑蛋!晃什么晃?晃得我头晕!”陆瑶瑶狠狠一巴掌煽在男人的脸上,被男人的手掌扣住。

闻着近在咫尺的成熟男性气息,感受着手掌间喷张的胸肌,以及男人在她耳畔吻出的热气,她的思绪凌乱成一片,有什么渴望喷薄而出。

“我叫厉少卿!”男人的嗓音磁性响起,带着醉人的气息。

厉少卿?

不是白墨乔?

陆瑶瑶浑浊的大脑呆了呆,随即勾唇冷笑,白墨乔睡了别的女人,她也要睡别的男人,她一定要睡回来。

第4章 弃妇

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大脑里只有这一个声音,陆瑶瑶最终重重倒在了男人的怀里……

厉少卿修长的手指缓缓抬起,轻轻拍了拍陆瑶瑶的俏颜,“再装睡,你后半夜只能睡大街。”

“……”沉睡中的女人完全毫无意识。

厉少卿看着毫无防备躺在自己怀抱里的女人,眼眸深谙不定地游弋着。

……

而不远处,隐匿在黑暗中的某个身影却是玩味地看着这一切,他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随即掏出手机,是一条短消息,发信一栏里,赫然是安然的名字,男人翻看了两下,唇角玩味的笑意勾得更深。

他先拨了个电话出去,听到对方的回复后,身上的邪气更甚。

尔后冲身边的服务生招了招手,在服务生耳旁交待了几句,服务生有些胆怯地看了远处的厉少卿一眼,最终在男人威胁的眼神中,领命而去……

……

厉少卿正想让人将小女人送到楼上的休息室。

忽然,沉睡中的女人摇摇晃晃着站起身,小脸蛋纠结着痛苦:“唔……呕……”

她潜意识里知道侧转身体……吐出来的污秽避开了男人俊朗的身姿。

刚好吐在吧台旁边的垃圾桶。

厉少卿眉宇间聚拢起浓烈的阴霾,有些嫌弃地看了陆瑶瑶一眼。

但还是递了几张纸巾给陆瑶瑶。

陆瑶瑶接过,道了声谢,此时吐出后,人也清醒了些。

一个服务生递了杯水给她,“小姐,漱漱口!”

“好!谢谢。”陆瑶瑶礼貌道谢。

端着水杯去了不远处的卫生间……

而厉少卿见此,没再管她,继续独饮。

半个小时后,有服务生急匆匆跑来。

“先生,先生,不好了,您的女朋友正被人欺负,是我们这里有名的混混,我们……我们都不敢……”

服务生的话未说完。

厉少卿落在服务生脸上的目光诡谲,薄唇噙着一抹冷笑,“是么?”

他忽然站起身,高大的身影笼罩着服务生,“她现在正在地狱,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如此蹩脚的借口,骗他离开,谁给他的胆子?

厉少卿眼眸凝上冰霜,浑身喷张着愠怒。

服务生被厉少卿忽然爆发的强大气场吓住,他的咽喉好似被男人的利爪扼制,让他的话说不零清:“对……对不起……那是我弄错了。就是刚刚……先生抱着的……那个女孩正……正被人欺负。”

厉少卿脸上冷硬的线条紧紧绷动,刚才那个女孩?

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立即拽着服务生的步伐而去。

……

酒吧外面的过道,走路都走不稳的陆瑶瑶被几个混混围堵……

而自从她喝了那杯水后,浑身像似有火在烧灼,难受得要疯掉。

“滚开!老娘没空陪你们玩。”她现在只想立马跳下冷水中,浇灭这一身的邪火。

“如此美妞,一个人?春宵一刻值千金,一个人多无聊。”混混口里说着轻佻的话,其中一个伸手勾住了陆瑶瑶弧线优美的下颌。

陆瑶瑶狠狠别开脸,可下一秒,却因为男人冰冷的触摸而觉得浑身舒畅……她眸子里蓦地染上一抹幻彩……

意识里是想拒绝混混的靠近,可身体却不受控制贴了上去……这种感觉很痛苦。

撕拉!而另一个混混忽然扯上了她的袖子,撕烂了她半边的衣服,一阵凉风袭来,陆瑶瑶打了个寒噤,忽然而来的强大凉意让她头脑有半刻清醒。

“滚!”待看清眼前的场景后,陆瑶瑶白了脸色,惊恐不已地护住自己的身体。

“滚什么滚?滚床单吗?小美人,晚上一定让你滚个够。哈哈哈……”污言秽语伴随着魔爪朝陆瑶瑶又伸了过来。

陆瑶瑶惊恐地连连后退。

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将她紧紧包裹。

“不要过来,我会让你们牢底坐穿。”陆瑶瑶下意识威胁道,“你们可知道我是谁?”

“我们管你是谁?不就是一个弃妇吗?我们今天受人所托,要睡的就是你这个白家的弃妇。”混混们口出狂言,淫笑声越来越大。

第5章 谢谢可不是张嘴就行

陆瑶瑶头顶万千雷声滚过,耳膜被震得生疼。

所以,这群人是熟悉的人找来的?

是白墨乔还是安然?

绝望侵蚀着她的脑神经,悲伤一层层汹涌而至。

当混混的爪子再一次撕裂她另外半只袖子时,陆瑶瑶疯了一般朝身后的酒吧跑去。

可她还没跑两步,再一次被抓住。

身体因为某种东西的腐蚀,彻底没力气,虚软了下去。

而那种让她焦躁的热感却是一阵盖过一阵。

她迫切地需要一个发泄口。

正当她的内心里经历着双重磨难时……

“砰砰砰!!!”

忽然,抓着她的混混身体飞了出去。

“啊啊啊!!!”连着数声惨叫声后,一张绝美的脸庞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精致的五官英俊得不像话,而他那双宛若星辰的漆黑眸子,让人移不开眼。

是刚刚那个帅哥……

就在陆瑶瑶打量着厉少卿时,厉少卿已经恢复了他一贯的清冷表情。

好似刚才那个狠戾踹人的男人根本不是他,身上的衣服都没有半点褶皱。

当他赶过来,看着这群人欺负这个才一面之缘的女人时,心底竟然蔓延出极大的愤怒。

而此时,这个惊吓过度的小女人,黑宝石般的眸子里氤氲着一颗晶莹的水珠,那透亮的眸子像似被水洗过一般,能直达人的心底,与记忆中那人的眼神彻底融合。

厉少卿将他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递给陆瑶瑶。

“谢谢!”陆瑶瑶这才想起自己的衣服被混混撕碎,一抹娇羞飞上脸颊,她迅速穿好衣服,尴尬地道了一声谢。

闻着男人衣服上的清凉气息,只觉得身体里的那股邪火窜动得更快。

她萌生出一股扑/倒眼前男人的冲动。

陆瑶瑶狠狠咬了咬舌尖,腥气在口腔中蔓延时,压下了一丁点的欲念。

“谢字可不是上下嘴皮一碰就完事。”厉少卿的视线落在女人的眼睛上,像似怎么也挪不开,记忆如同开闸的洪水,澎湃而至。

【少卿,记住我,一定要永远记住我!永远都不准忘记我!】

女孩在人世弥留之际的最后一刻,她的声音仍然在他脑海里盘旋不去……

正在厉少卿陷入回忆之时,陆瑶瑶如岩浆般滚烫的小手忽然拽住了他的。

小女人乞求的眼神看着他,“先生,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去一下医院,我……我可能生病了。”

她怀疑自己被人下了药,否则身体里不会有这种……怪异的感觉,但她不能将这个信息透露给男人。

可当她的手一触碰到男人冰凉的手臂时,便如同手上粘了胶水一般,一粘上就再也拿不下来。

她的眼眸很快变幻出不同的色彩,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如潮水般涌上她的脑神经。

身体像八爪鱼似地贴在厉少卿的身上,再也挪不下来。

男人看着挂在他身上的小女人,脸色一点点暗沉,又一点点明亮……

在闻到女人身上的幽香味时,眸底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失焦……

随即,眸底的暗色铺天盖地而来。

厉少卿抱着陆瑶瑶的身体远去。

一路上,感受着小女人身上不正常的温度……

忽然想起刚才那个服务生的“好心”提醒……

还有才说自己生了病要去医院,现在却在他身上肆意点火的女人……

“帮帮我,帮我去去火!”陆瑶瑶毫无意识地求救,娇艳欲滴的薄唇朝厉少卿的脸上凑去。

厉少卿习惯性将今晚发生的一切事情整理了一遍,想到了某种可能性,他唇角的冷意越勾越深。

以为用一个和那人有点相似的女人,以为知道他和那人的过去,就可以将他迷惑?

第6章 谁派你来的

真是天真。

……

酒店的浴室里

陆瑶瑶的身体被扔进了冰凉的水中,刺骨的凉意挑起陆瑶瑶的尖叫声。

“冻死我了,你在干什么?”她强烈地挣扎着,想将身体窜出浴缸,都办不到。

男人的爪子像一座大山,将她紧紧压制,而她像五指山上的孙猴子,怎么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不是让我替你去去火?”男人的唇角扬起一道冰花,手上一用力,刚刚窜出水面的陆瑶瑶再一次被摁压在了水中。

突然而来的窒息感让她浑身血液倒流……

眼角的泪水控制不住喷涌而出。

她强烈挣扎着……痛苦得快要呼吸短路。

“放开我,你这个疯子。”陆瑶瑶好不容易将头抬出水面,对着厉少卿的虎口狠狠咬了下去。

男人痛得倒抽凉气。

这么烈?装得还真有几分像。

他狠狠甩开陆瑶瑶的身体,眼里宛如下了一场狂风暴雨,“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想迷惑我,你还得练上几十年。”

陆瑶瑶:“……”他说的什么鬼?

好不容易得到自由,她大口大口地呼吸,身上的药性被男人这么折腾下来,去掉了不少。

只是,心底的委屈却是铺天盖地而来。

她忍不住大吼道:“你怎么回事?你不知道这样会出人命?差点憋死我了!我不就是被我男人戴了绿帽子?这么点破事,值得你们一个一个都来数落我、欺负我?”

她在外面整整奔波了一年,出差一回来,看到的便是老公**的视频,还被小三煽了一耳光,到现在还没抱这个仇。

到酒吧喝酒解个忧还能被混混欺负,现在这个在今晚唯一给了她帮助的男人,唯一温暖了她脆弱心房的男人,却将她扔进深秋的冰水中浸泡了半个小时。

“啊…啊嚏…”陆瑶瑶重重打了个喷嚏,浑身冷得起鸡皮疙瘩。

湿嗒嗒的衣服贴在身上,尤其难受。

她狠狠瞪了男人一眼,脚刚迈出浴缸,脚板踩到泡泡,一个打滑,整个人如飘飞的落叶,朝地上倒去。

“啊!”陆瑶瑶尖叫一声,下意识伸手去抓不远处的男人。

还想耍心机!

厉少卿俊美的下颌紧紧绷起,挪步朝后退了半步,没有半点怜香惜玉。

陆瑶瑶的玉手从厉少卿的腹部快速滑过,过程中好像碰到了什么……最终整个人跌落在地,下巴摔得差点摔脱臼。

疼得眼泪狂飙而出……正想控诉男人见死不救时,惊觉周遭的气温急速下降,冻得她一阵阵哆嗦。

她猛地抬头,刚好触到男人的一张俊脸,比煤炭还要黑。

同时,低冷的气息朝她笼罩而来,男人修长的玉指紧紧扼制她的脖子,陆瑶瑶的呼吸瞬间衰竭。

“告诉我,谁派你来的!”厉少卿显然已经失去了耐性,该死的女人竟然触碰他的逆鳞……

想到内心被挑起的欲望……厉少卿眸子里的寒光越来越甚。

陆瑶瑶失去了正常的氧气供应,眼眸睁得铜铃大,眸底深处的控诉越发明显。

这个男人就是一个疯子,有被害妄想症。

陆瑶瑶撑起半边身子,抬手反扣住男人的手腕,薄唇里吐出艰难的俩字:“救……命!”

厉少卿听闻她的话,冷笑了一声。

垂眸,看着女人一张唇畔因为缺氧而逐渐苍白了下去,那张俏丽的容颜也因为泡了太久的冷水,泛着纸一样的惨白,身上却似火一样滚烫。

只有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彷徨的转动着,里面盈满了惊恐……

刹那间,厉少卿的黑眸更加幽暗。

这个女人连眼眸里的彷徨都与那个人极为相似。

他猛地拽起陆瑶瑶的身体,薄唇紧紧贴着她的耳垂,再开口的嗓音已经带着嘶哑,“救命?”

砰!

下一秒,陆瑶瑶的身体被男人扔至大床上……

陆瑶瑶大脑一空,有什么画面在她脑海里急速掠过。

这个男人不会要了她吧?

陆瑶瑶一个翻身,弹跳起来,只是,不知是跳得太急还是身体在发烧,总之,一阵头晕目眩后,差点倒了下去。

双手再一次好巧不巧地落在男人的腹部……

感受着周围气息的冷冽,她打了个寒噤。

第7章 共渡良宵

“我是已婚妇女,你敢碰我就是强(jian)!”她誓死捍卫自己贞洁的样子逗得厉少卿唇角扬起的笑意更甚,只是那笑意没有半点温度。

“我倒想饥不择食,可至少,你得有让人饥不择食的魅力。”

靠!

这话简直太伤人。

陆瑶瑶虽然如此想,但一想到保住了贞洁,心底没那么怕。

便道:“既然如此,麻烦先生出去,我要换睡衣。”

穿着这身湿嗒嗒的衣服,浑身都难受,而且,她的头痛感越来越重,脚下越来越轻,大概是真的得了重感冒。

谁在冷水里泡半个小时还能没事?

“不说出幕后指使者,你觉得你能享受一个美好的夜晚?”厉少卿一双眼眸像地狱里的海水,冻至人的骨髓。

“先生,我不知道你说的幕后指使是什么,我只是一普通人,生活中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没有这些弯弯绕绕,麻烦你别将人性想得太过。”陆瑶瑶跌坐在柔软的大床上,解释了几句后,眼皮沉重得不行,好想睡觉。

厉少卿就这么半靠着墙壁盯着她,一副根本不信她说的话的样子。

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如此像那个人的人,若不是特意**过,怎么可能让他产生异样的感觉?

大概是身边的环境太过黑暗,所以习惯性将人往坏处想。

“看来你不相信?”陆瑶瑶解释了几句,都没办法让厉少卿相信后,干脆不说话,就这么倒在床上,疲惫的身体一沾**,竟然很快睡了过去……

……

翌日

陆瑶瑶的身体越发难受起来,门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吵得她心烦气躁。

她猛地睁开眼睛,入目是一张男人的俊颜,似笑非笑地盯着她,让她头皮发麻。

“你……怎么还在这里?”

“若我没记错,这里是我订的套房。”

“……”陆瑶瑶。

是他强行带她过来的……还将她闷在水里那么久,此时患了重感冒。

陆瑶瑶扯了几张纸过来醒了醒鼻涕……

同时,一个吸嘴扔至她的身上,男人的声音一同射出,“锁骨处弄几个印子出来。”

什么印子?

当看到吸嘴的形状后,陆瑶瑶脸上一红,又不是纯情少女的她,瞬间明白男人这是让她自己在身上弄出被人吻过的印子。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陆瑶瑶说出的话都喷出了灼热的气息,她抬手抚上自己的额头,呃,好烫。

“我要去医院。”

她身上的衣服都被焐干了……

“我这人一向不喜欢强人所难,不过,门外倒是有两个你很想见的人,你是想让我默认昨晚我们俩发生了某种事情?或者你更希望我告诉他们,你的魅力不足以让女人沉迷?”厉少卿幽幽然开口。

语气不再似昨晚那般咄咄逼人。

是不是他已经相信她的身份了?

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男人口中的俩人。

陆瑶瑶眼眸晃了晃,“他们……来了?”虚弱的声音此时有气无力起来。

白墨乔这么准时赶过来,岂不是……早就知道她与一个男人住在这里?

想起昨晚的那几个混混,想起昨晚自己身上不正常的热度……

或者,这一切都是白墨乔一手所为。

陆瑶瑶想到此处,心口像破了个洞,鲜血咕噜咕噜直冒。

“好!”陆瑶瑶答应了厉少卿。

不管厉少卿有什么目的,她都认了。

至少不能在白墨乔和安然的面前丢面子。

……

五分钟后

陆瑶瑶换了件浴袍,睡眼惺忪地边揉着眼睛,边打开酒店的房门。

门外的镁光灯一瞬间扑面而至,刺得她眼睛生疼。

陆瑶瑶还没发现是怎么回事时。

记者们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而来。

“请问厉少爷在里面吗?”

“请问陆小姐是与厉少爷单独渡了一整晚吗?”

“听说陆小姐已经结婚了?陆小姐可是背叛了自己的丈夫?”

“这意思是厉少爷和已婚妇女共渡良宵?”

“睢,陆小姐领口处的印迹……”

“果然,我们收到的消息属实。”

陆瑶瑶:“……”

她眼角余光不经意间看到站在记者后面的白墨乔和安然。

唇角的笑意勾得越发深起来。

第8章 你当真背叛了我

随即模棱两可道:“各位记者朋友,你们一大清早扰我们清梦,不太合适吧?”

她既未承认和厉少卿在一起,但也未否认。

就是要制造一种让人误以为他们睡在一起的假像出来。

这是厉少卿的意思,也是她的意思。

厉少卿为了什么,她不知道,但她就是要打脸白墨乔。

厉少卿无论是从外貌、形象再到在社会上拥有的财富地位,哪一样不完善白墨乔?

可他白墨乔所找的女人,只不过是她陆瑶瑶商业上的手下败将。

相比之下,她完胜了他们太多。

记者们八卦了好一会,见厉少卿不出面,而陆瑶瑶又再三强调,他们打扰了她和厉大少的清静,责问他们是否承担得起这个责任。

想到厉少卿的铁血手腕,再加上若厉少卿不出来,他们也不敢冲进去,最后记者们只得殃殃离开。

但好歹得知了厉少卿本人确实在里面的消息……

一群人走得顿时只剩下了白墨乔和安然。

安然踱步朝陆瑶瑶走来,嘲讽的声音响起:“陆瑶瑶,看不出来你的本事还挺大啊,连厉家少爷的床都敢爬?”

“相比于安小姐连有妇之夫的床都敢爬,我这点算得了什么?”陆瑶瑶勾唇反讽。

此时的她随意地靠在套房门口,雪白的睡衣衬托着她苍白的脸颊,竟有一种林黛玉式的柔弱。

这还是白墨乔第一次见到自己妻子小女人的一面,顿时,妒嫉得一双眼睛猩红如血。

若她在他面前时能不那么强势,他又怎么会……

六年的感情,他也曾真心付出过。

白墨乔猛地向前走了两步,一把拽住陆瑶瑶的衣领,看着她脖子处碍眼的痕迹,他的心里翻涌着滔天的醋意。

从未想过自己的妻子有一天会跟别的男人滚床单。

他菲薄的唇紧抿成一道倨傲的弧度,冷冷逼问:“瑶瑶,你当真背叛了我?”

“背叛?我不明白什么叫背叛?”陆瑶瑶轻笑着说道。

“你和厉少卿都**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白墨乔步步逼近,手上的动作也越发用力,浴袍撕扯着陆瑶瑶的脖颈。

“呵,**?你亲眼看到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呢,你和安然的又算什么?”

陆瑶瑶用力抽出自己的浴袍。

“白墨乔,你不要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我和安然怎么,安然,你来说”

白墨乔一把拽过安然,安然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瞪了白墨乔一眼。但在白墨乔看过来的时候又立马笑颜如花。

“我们是情难自禁!”

“你们是情难自禁,那我呢,我是棒打鸳鸯的那个人吗?”

此刻,陆瑶瑶不禁佩服安然颠倒黑白的能力。犹带一丝泪花的眼眸望向白墨乔。

白墨乔看到安然的眼神,什么话也不敢说,只是默默低下头,再也不做动静。

好,好啊,白墨乔,算你狠。

“是,我就是和厉少卿**了怎么样!不是挺好的吗,你和安然,我和厉少卿。白墨乔,你确定自己有资格说我吗?左右你都认为我背叛了你,我说再多又有什么用。”

听到陆瑶瑶亲口承认**,仿佛晴空一道炸雷劈在头上。白墨乔睁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向陆瑶瑶,居然,居然是真的!他从来没想过陆瑶瑶真的会背叛自己。

相比较白墨乔的震惊,安然表现的很是平静。

门口的陆瑶瑶,简单的浴袍,头发凌乱不堪,丈夫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而自己呢,美貌,气质,手段,哪一样自己没有?

厉少卿会看上她?顶多是酒后乱性罢了。再者,就算真看上了,我也有手段把他抢过来。

陆瑶瑶,所有你的东西,我都要抢过来!

小说

临渊慕相思 主角: 相思, 顾渊

2021-1-1 20:58:59

小说

一曲霓裳点山河 主角: 舞霓裳, 涟景

2021-1-1 21:02:2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