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宠废后 主角: 宋陌, 南宫邺

白天,她是以声乱人的配音员。晚上,她是掘人坟墓的盗墓者。一朝穿越却成了不受宠的皇后,惩治恶女,还被打入冷宫。终生囚禁,小小宫墙就想困住她!自挖地道,在冷宫与宫外穿梭。一朝成为京城最大鉴宝商,连皇上都不得不登门:“宋兄请看,这传国玉玺是真还是假。”,“是真。”,“那朕的心意了?”,“装虚作假。”,“虚?这个朕可以以身证明,绝不装虚!”,冷宫囚禁,人都道她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却不知她挖通了地道,在宫外快意人生。,宫里,他对她冷眼相向,拳脚相加。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她是被贬受欺凌的废后。,宫外,她对他冷言相向
冠宠废后 主角: 宋陌, 南宫邺

第1章 被雷电劈死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

是谁在哭?这哭声,哭丧了!

宋陌睁开眼来,身体的各个感官也随之苏醒。痛得她就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奴婢就知道您不会有事的,皇后娘娘。”

宋陌看了眼趴在她腿上哭得鼻涕横流的女子,嫌弃的一把推开。

“皇后娘娘,”竹儿懵了,跌坐在地,皇后娘娘刚才推开了她?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哪里?宋陌环顾四周,瘫坐在她面前的女子一看就是宫女打扮,而前面竟然是养心殿!大殿门口,几个小太监不屑的看着她。

她怎么了?宋陌看了看自己,大雨磅礴之下,她竟然跪在了铁链上。雨水啪啪的打在她的身上,脸上,宋陌捋一把脸上的雨水。闭上眼睛。

难道她真的死了?还穿越了?那个混账东西,真的开枪杀了她!

几分钟前,她终于带着她唯一的徒弟滕达进入了古墓的心脏,掀开了墓主人的棺材,得到了那传说中价值百万的祖母绿戒指。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滕达竟然掏出了手枪,对准了她。

“师父,把戒指交出来。”

“滕达,我说过,这个戒指一旦卖出去,我分你一半,你还想要怎样?”

“师父,是你告诉我的,做人就是要贪心一点。现在,我不要一半,我要全部。戒指,交出来!”

“我若是不交了?”

“砰!”一阵虚音。

宋陌睁开眼来,所以那个混账为了独吞戒指,果然是杀了她!好,很好,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但是他一定想不到,她穿越了!宋陌双手撑地,身子打颤的站起来。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活着,提防身边人!

但是下一秒,宋陌就朝地上栽去。

“皇后娘娘。”

竹儿适时扑过来,扶住了她。

宋陌看着扶住她的女子,“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带我回去!”

这么大的雨,竟然也不打一把伞!

“皇后娘娘,您不等皇上出来了吗?您不劝皇上上朝了吗?”

等皇上?宋陌一阵头疼,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强行灌入了她的脑中。

“皇上,您已经连续三日没有上朝了,臣妾恳请皇上以国事为重,上朝务政。”

女子跪在大雨中,一个响头接一个响头的磕了下去。

“臣妾恳请皇上以国事为重,上朝务政……”女子一遍又一遍的跪叩者。

而养心殿的大门一开,一对男女抱在一起,女子挠着男子的脖子,笑盈盈的开口:“皇后姐姐,皇上与臣妾这不是听您的劝,在极力为皇家开支扇叶了。皇后姐姐怎么又来劝了,还是尽早回吧。否则您这在外面鬼哭狼嚎的,不也影响了我们的进度。”

“滚!”男子摔上门,里面传出嬉戏打闹的声音。

“皇上开支扇叶重要,但朝务也不能荒废啊,臣妾恳请皇上上朝务政,臣妾……”

“轰隆!”一阵巨响。乌压压的天空像是被撕裂一般,一道闪电劈了下来。直接打在女子的身上。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

原来,她这个身子的主人,是被雷电劈中,一命呜呼了!

不过也是傻,大雨天的还跪在铁链上,不是找死是干什么!难怪身子这么弱。

宋陌放下手,盯了一眼养心殿的大门,被雷电劈中都没人关注你,看来你也是个不受宠的皇后,死了也解脱了。放心,我会用你的身子,好好活下去的。

第2章 救命啊

宋陌看一眼女子,倒是这丫头,对她有情有义。看着她被雷劈了也敢扑上来,不怕也被劈死吗?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

竹儿又是叫唤几声,宋陌这才开口,“不等了,回宫!”

“可是娘娘您不是说皇上不出来,您就一直跪着吗?”竹儿怯怯的说道,以前娘娘都是这样的啊。

“我说了回宫,你听不懂吗?”怎么会有那么傻的女人,难怪还有这么傻的仆人。傻到一起去了!一对狗男女要造娃,就让他们造好了,能造出个什么好东西?

“是,娘娘。”竹儿有点怕怕的低下头,娘娘这是怎么了?难道被雷劈了,性情大变?

凤鸾宫,倒是挺符合她现在这个皇后身份的。

宋陌望着头上的牌匾,随即跨进门去。

一个宫女,两个小太监迎了上来。一见她,都是憋着笑。

“娘娘,您回来了。”

宋陌看了几个人一眼,“嗯,准备热水,本宫要沐浴。”

一句话出,几个人都是诧异的看了眼宋陌。

“本宫说的话,你们没听见吗?”

这古代的人,反应也太迟钝了!

“是,是。”三个人这才跑开。

宋陌被扶进了里间,这一站到里间的镜子面前,她才知道那三人到底是在笑什么。

一身黝黑,脸如锅底,头发被炸得竖起来。头上一大顶破凤冠,摇摇欲坠。

“皇后娘娘,奴婢为您梳洗一下就会好的。”竹儿忐忑的说着,心下打鼓,不知道娘娘会不会恢复到之前。

“嗯。”宋陌转过身,看着一身湿淋淋跟个落汤鸡似的竹儿,“你叫什么名字?”

竹儿惊得抬起头,“皇后娘娘,您……”

宋陌抚了抚额头,“本宫刚才被雷电所击,大脑一片空白。”

“奴婢为皇后娘娘去将太医请过来吧?”竹儿忙慌的就要走。

“不用了,一切等本宫沐浴之后再说。你还没有回答本宫的问题了。”

“回娘娘,奴婢是您的贴身宫女,竹儿啊。”

原来是叫竹儿。

“嗯,知道了。下去吧。”

宋陌一把将头上的破凤冠丢在地上。

竹儿就是看傻了眼,“皇后娘娘,还是奴婢伺候吧?”

宋陌解着身上的腰带,一把扯下了下来,简单粗暴。

“不用了,这些我,不,本宫自己都可以搞定,你下去吧,也换件干净的衣服。让她们进来伺候就好了。”

“是,皇后娘娘。”

竹儿犹豫的走了出去,娘娘好像变了了?但是还是一样的关心她。

“这些都是什么啊?”宋陌看着身上这左一件,右一件的,一件套一件。解不开干脆就撕开,撕不开,就直接拿了梳妆台上的剪刀剪开。直到这身上剩下一个肚兜和里裤,不能再脱了,才走到屏风后的大木桶前。

很快,两个小太监便提水走了进来,将木桶填满,小宫女又将花瓣晒上。

“好了,你们都出去,剩下的本宫自己来。”宋陌挥挥手,三个人走出了屏风。

将衣服除去,宋陌泡在了热水里。身体总算舒服了些。不过这头发怎么洗?她还真不知道。

“那谁小宫女进来一下。”宋陌喊了一声。

小宫女便走了进来,“皇后娘娘。”

“嗯,帮我洗头吧。”宋陌坐好。

宫女这才取了梳子开始为她将一头炸毛理顺,宋陌闭上眼睛,享受着这古代皇后的舒坦。

“啊!”宋陌弹的身子就是站了起来,又赶紧落下,手摸着自己的头。转过去。

“皇后娘娘恕罪,奴婢不小心将热水淋到了您的头上。”

宋陌看了眼旁边还放着的一桶热水,这是将她当成了猪来烫吗!

“是不小心,还是故意的?”这个小宫女,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之色。

“娘娘息怒,奴婢自然是不小心的。”

“好,本宫就信你这一次。”宋陌转过身去。

小宫女拿起瓢,舀了木桶里的水,就是一瓢浇了上去。

宋陌咬牙,看着水从头顶流到木桶里,如果刚才是不小心的,那么现在就是故意的。

“啪!”的一声脆响,小宫女还没有看清宋陌是怎么出手的,已经被打得瘫坐在地了。

“皇后娘娘,你竟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的人吗!”小宫女一把从地上站了起来,就敢站在她面前了。

“知道本宫是谁吗?一个小小宫女,就敢这么对我!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哼,你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后,有什么好得意的。”小宫女根本就不把她当回事!

宋陌看着小宫女趾高气昂的样子,活动了下肩膀和手,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拿这种语气和态度跟她说话了了!

“你,你想干什么?”小宫女看着宋陌双手成拳,握得咯吱咯吱响的样子,连连后退两步。不是说皇后没有武功的吗?

宋陌盯着小宫女,就要出手,脑袋又是一疼。

“皇后娘娘,您这样去跪着没用的,皇上看不见您的心意。皇后娘娘不如将凤冠带上,以示隆重。说不定皇上看到了娘娘头上的凤冠,便念及与娘娘您的情分,上朝了了。还有啊娘娘,奴婢听说这跪铁链啊,是最表忠心的,娘娘若是能头戴凤冠,腿跪铁链,任皇上铁打的心,也会回头的。”

“真的吗?”

“奴婢岂能骗了娘娘。”

铜镜里,折射出两个人的身影。一个是她身子的主人,一个可不就是面前的小宫女吗。

宋陌轻笑一声,原来,就是这个小宫女间接导致了这身子的主人死了啊。倒是好心机啊,瓢泼大雨天,让这皇后带着一大堆金银首饰,腿跪铁链去求情。这不是让她去送死吗?看来,这身子的主人,不是被雷电劈死的,而是被人家算计死的。也够蠢的,这些也信。但是既然占了这身子,刚好这小宫女又惹了她,也罢,就一起教训了!

“现在跪下跟我认错,还来得及。”宋陌说着走出浴桶,伸手,将屏风上的衣服取下,往身上一披,站在了小宫女的面前。

“你你,你怎么这么快?”小宫女简直不敢相信,瞪圆了眼睛。

“看来,你并不打算认错了?”宋陌一把掐住小宫女的喉咙。

“你,你想干什么?你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

第3章 新仇旧恨一起算

“皇后娘娘,是出什么事儿了吗?”外面传来小太监的声音。

“本宫没事,没有本宫的命令,不得进来。否则,当非礼本宫处置!”

“是,是。”两个小太监赶忙应下。

“现在知道求救了?早干什么去了?既然你这么喜欢往人身上泼水,那就尝尝这水的味道吧!”宋陌手下一个用力,手转向小宫女的头,一把扣住小宫女,往前一推,然后一脚踢了过去。

“咚!”小宫女被踹进了木桶里,击起大片儿的水花!

“皇后娘娘,我可是锦妃娘娘的人,你敢这么对我,锦妃娘娘饶不了你的!”

小宫女冒出头,就是一阵威胁。

“锦妃算什么东西!本宫是皇后,还会怕了她不成!小小宫女,就敢这么欺主了!”看来这个身子的主人,以前没少受这个宫女的气!刚好,新仇旧恨,一起了结!

宋陌走过去,一把按下小宫女的头。

“呜呜,呜呜,”小宫女在木桶里一阵折腾,大片的水花溅到地上。

外面两个小太监不敢进去,立即叫来了竹儿。竹儿听见这声音慌了,冲了进去。

“皇后娘娘,您没事吧?”

结果看到宋陌好端端的站着,而手下却是按着小宫女的头,不让小宫女往上冒。小宫女的手在水里一阵扑腾。

竹儿眨了眨眼睛,她没有看错吧?还是在做梦。

“呜呜,呜,”水里小宫女的挣扎力度越来越小。

竹儿这才惊慌回神,赶紧走了过去。

“皇后娘娘息怒,请松开手吧,再这样下去,铃儿可就死了啊。”

她们家娘娘是怎么了?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宋陌这才松开手。

“噗,”铃儿从水里冒出头,然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竹儿赶紧走了过去,伸出手,“铃儿姐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滚开!”铃儿一把打下竹儿的手。就是站了起来,“我告诉你们,这可是你们先惹我的!我这就去禀报锦妃,你们谁也别想好过!”

说着铃儿便爬出么木桶,宋陌拦在了铃儿的面前。

铃儿便是一把将宋陌推开,宋陌脚下一个不稳,往后倒去。

“皇后娘娘!”竹儿扑了过去,适时的趴在了地上,宋陌后倒在竹儿的身上。

“哼!”小宫女瞥一眼就冲了出去。

宋陌赶紧起身,将竹儿拉了起来,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眼,“你没事吧?”

“皇后娘娘,奴婢没事儿。您怎么样?”竹儿紧张的看着她。

宋陌的手握成了拳头。这个小宫女无法无天了!不要让她再看见她!否则!

“没事,帮我准备干净的热水,你,帮我洗头。”

宋陌坐在梳妆台前,手扶上脸,看着镜子里新的自己。还是很稚嫩的一张脸了,二十岁左右吧。雾水昭昭的桃花眼,水润透亮的鹅蛋脸,素颜已经很耐看了。比起她看到的养心殿那个女人,可好看多了。真不知道这皇上,什么眼神,放着个这样的皇后不宠,去宠那个女人!

“皇后娘娘,大事不好了,铃儿和秀姑姑来了。”小太监冲了进来。匍匐在地,瑟瑟发抖。竹儿手中的梳子也是“咚!”掉在了地上。

“皇后娘娘,您赶紧躺下吧,奴婢这就去跟她们说,您睡下了。”

竹儿说着就要冲出去。

“等等。”宋陌一把拉住竹儿,“不过是一个宫女和一个老宫女,有何惧?”

什么时候,一个皇后还怕了两个宫女不成?

“皇后娘娘,您被雷电击中了,这个也忘了吗?秀姑姑可是锦妃娘娘的贴身宫女。锦妃娘娘给了秀姑姑特封,见秀姑姑,如见锦妃娘娘啊。”

哼,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那又如何,她一个锦妃,还能欺负我一个皇后吗?”

“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说的对,奴婢哪里敢欺负皇后娘娘啊。”一道声音,直接打断了竹儿的话。

一名三十出头,一脸恶相,身穿大紫色宫裙的女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铃儿,铃儿以后是四个小太监,面目不善。

宋陌站起身来,“来势汹汹,又谈什么敢不敢。这里不适合打架,出去说!”

说着,宋陌直接推开几个人,走了出去。

一群人都是愣住。

“这,这,”

“秀姑姑你看到了吧,皇后娘娘她现在,可是不把我们和娘娘放在眼里。”铃儿在旁煽风点火。

竹儿赶紧跟了上去。

“哼!走,出去!”秀姑姑眼神一很,带着一群人风风火火的走了出去。

宋陌一身白色长衫,端一杯茶坐在大殿中间,眼神清冷的看着几个人。

“皇后娘娘,奴婢听说您当着铃儿的面,数落我们锦妃娘娘的不是,今天,奴婢代表锦妃娘娘,就要向皇后娘娘讨问一句,是不是了?”

宋陌喝一口茶,看了眼铃儿,小东西,这可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

铃儿看一眼宋陌,躲在秀姑姑的身后。不知道为什么,皇后娘娘竟然让她害怕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因为一个小宫女的话,来质问本宫,你倒是胆子也不小!”宋陌将茶杯往桌上一掷,“嘭!”茶杯四分五裂,碎了一桌,茶水溢了出来,滴在地上,声声做响。

“皇后娘娘,您,您,”秀姑姑畏惧的往身后一退,几个人都是看懵了。

宋陌站起身来,“把这个乱嚼舌根的丫头给我留下,你们,本宫今天就不追究了。”宋陌手指着铃儿,眼神一眯,暗露凶狠。

“皇后娘娘,铃儿可是锦妃娘娘的人,铃儿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只怕是锦妃娘娘不会善罢甘休的。”

锦妃,锦妃,来到这里,听到最多的就是这个名字了!烦了!

“那你就回去告诉你的锦妃娘娘,这个丫头得罪了我,本宫要她死!”

“哼!你,你吓唬谁了!”铃儿冲了出来,“你一个不受宠的皇后,皇上见都不见你了,你还嚣张什么啊!你还当你是以前的陆家小姐吗?你的父亲已经战死了,你母亲也死半道上了!还有你那个不争气的哥哥,现在还是在我们家老爷麾下做小兵了!皇上也就是念及先皇的遗命,才让你继续坐着皇后的宝座。否则,这哪里还有你的位置!你算哪根葱啊!”

原来,父母已死,哥哥无势,所以她捡来的这个皇后是真的很弱啊!

宋陌看着几个人,所谓的秀姑姑,也并未出声呵斥。这群人,都当她这身子的主人好欺负是吧?好,很好!

“你过来,我告诉你,我算那根葱。”

宋陌抱拳,铃儿一见,后退两步。就要再躲,可是惹了她宋陌可没有那么好躲了!

宋陌一个飞踢过去,直接将铃儿一脚喘在地上。

“啊!”秀姑姑和四个小太监顿时吓得后退到一边。

宋陌踩在铃儿的脖子上。

“有本事,你就踩死我!”铃儿轻笑的盯着她。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很好,我就成……”

“皇上,锦妃娘娘到!”

第4章 废黜后位

“参见皇上,参见锦妃娘娘,”一屋子的人跪了下去,铃儿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来。

宋陌一眼看去,是养心殿的那对狗男女!今天穿的倒是人模人样!之前没仔细看还不知道,这男的倒是生了一副颠倒众生的好皮囊。剑眉心目,目若朗星,鬼斧神工的一张脸,加上此刻清冷的眼神,褫夺下所有人的光芒。

“皇后,你在干什么!”

南宫邺冷脸质问。

宋陌这才从那张脸上挪开眼神,好看又如何,不过是渣男!

“皇后娘娘,放开奴婢吧。”铃儿嘴角一扯,挑衅的等瞪着她。

宋陌斜眼看去,眼神一冷,脚下一狠,一脚踢去。

“嘭!”铃儿被踢到墙角,同时,从嘴里吐出血来,双目一闭。

“啊!”一声尖叫,一身粉色薄纱裙的锦妃躲在了南宫邺的怀里。

秀姑姑颤着身子过去探了探铃儿的鼻息,“皇上、娘娘,铃儿死了。”

四个小太监后退一步,竹儿跌坐在地。

南宫邺眸光一闪,脸上闪过些许诧异,随即冷言怒斥:“陆悦,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当着朕的面,杀人了!”

宋陌看了眼惺惺作态的锦妃,再看一眼一脸怒色的南宫邺。

“皇上,我刚才是不小心踩到了她。脚滑。”

“脚滑?朕看你是狡猾!刚才那一踢又算怎么回事!”

“我只是想踢开她,参见皇上。哪里想,她那么脆弱,一踢就死。跟个瓷娃娃似的,这可怪不了我!”宋陌一副我也不想,无奈她太弱的样子。

“陆悦,你!”南宫邺握紧拳头,眸光却是自上而下看了宋陌一遍。心下生疑。

她?哼,一个渣男,她见一个打一个,现在站在这里没下手,已经是客气的了!

“皇上,铃儿可是臣妾送给皇后姐姐的,皇后姐姐这杀了铃儿,下一个,是不是就要杀了臣妾啊!臣妾害怕。”锦妃娇柔的往南宫邺身上一靠,仿若没长骨头似的,抱住了南宫邺的腰。

好一朵心机白莲花!宋陌嗤之以鼻。

“陆悦,锦妃对你一片好心,你竟将好心当做驴肝肺,更是当着朕的面杀了锦妃的人!可恶至极!来人啊,将皇后拿下!”

南宫邺冷脸下令,四个小太监,加上锦妃身后的四个小太监,刷刷刷的向宋陌扑去。

“皇上饶命,皇上饶了皇后娘娘吧?”竹儿向南宫邺扑去,被秀姑姑狠狠拖住,揪住了头发。

锦妃在南宫邺怀里笑的春风得意,但是下一秒,又惊得目瞪口呆!

宋陌随手抄起一把椅子,直接往扑上来的小太监头上一砸。

“啊!”小太监额头渗血,当场倒地,昏了过去。

七个小太监这一见,条件反射的后退一步。

宋陌徒手拆下两条椅子腿,拿在手里,“不怕死的,来!”南宫邺的眼眸越来越深。

左右手的木棒相敲,宋陌的眼里泛起红血丝,霸气侧漏,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宋陌这是要动真格的了!但是这里没有熟悉的人。

“上!”一个小太监喊着,七个小太监扑上去。

宋陌双手抄着木棒,左右打去,出手又快又狠,只打头和裆下,不出五分钟,七个小太监倒在地上,哀嚎一片。

宋陌一身白衫,披肩的黑发随风飞舞,锋芒毕露,令锦妃与南宫邺都看痴了去。

哼,宋陌却是轻笑一声,直视南宫邺,“皇上,要自己亲自动手了吗?”

南宫邺收回目光,将锦妃松开,“站好了。别动。”

然后转向宋陌,随手一拨衣袍,冷冽之气自来:“不知悔改,嚣张跋扈,朕今天会让你知道,不把朕放在眼里,是何后果。”

刹那间,南宫邺一个擒拿手,就要扣住宋陌。说时迟,那时快,宋陌一个灵活侧身躲开。

南宫旬又是一掌劈下,宋陌拿木棒挡下,木棒却被南宫旬劈成两截。

宋陌后退一步,渣男武功倒是很高。

宋陌扔下木棒,脚步迈开,呈马步半蹲,双手交替,静待南宫邺出招!

南宫邺这一看,便是一愣,“这是什么拳法?”

宋陌嘴角一勾,眼神一凝,“咏春!”

那边锦妃认真看戏,仔真的盯在宋陌的身上,她,明明不会武功。

南宫邺劈掌砍去,宋陌马步不倒,见招挡招,见招拆招。俨然,她此刻是练习咏春时的木桩,抵挡练习者的出招。

可是,宋陌忘了,这是古代,还有内力这回事儿!南宫邺化力为气,一掌向宋陌打去。手未到,掌风已出。

“噗!”宋陌当场吐出血来,连连后退,用手撑在地面上。

“噗,”又是吐出一口血。

“娘娘,娘娘,”秀姑姑稍稍走神,竹儿挣脱开去。

挡在宋陌的前面,“皇上饶命,皇后娘娘是被雷电击中,一时糊涂,才会冒犯了皇上。皇上饶命啊!”竹儿一个一个响头磕下去。

“竹儿,不必求他!”宋陌愤恨的瞪着南宫邺。

“还愣着干什么,将皇后拿下!”南工邺后退一步,冷声命令。

几个小太监立即押住了宋陌的肩膀。

“皇后无德无能,嚣张跋扈,不知悔改,即日起,废除皇后头衔,打入冷宫,没有朕的命令,终生不得踏出冷宫一步!拖下去!”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竹儿扑了过去,被其中一个小太监推倒在地。

另外六个小太监押着宋陌站起身来。

“滚开,我自己会走!”宋陌肩膀一抖,几个小太监犹豫着松开手。

宋陌眼神定在南宫邺的身上,擦肩而过之时,冷声道,“昏君!”

南宫邺转头,宋陌已经走向门口。

那背影,宛若当年陆夫人一般。

南宫邺的眸子一敛,是他错了吗?

第5章 所做一切不过保住她

不,这是她自找的!

“咚!”刚跨出门,宋陌便倒了下去。

两个小太监将宋陌扶起,拖曳而去。

“皇上,皇上,”竹儿就要爬到南工邺的跟前。

南宫邺嫌恶的转身,“将这个贱婢,也抛入冷宫!”

“是。”秀姑姑在后嘴角上扬,眸光含笑应下。

“皇上,皇后姐姐纵然有错,也不该打入冷宫啊。皇上三思啊!”锦妃追上南宫邺,南宫邺直接转过身,“锦妃,只能这次,日后,若是谁在朕面前提起废后,贬黜出宫!”

锦妃一怔,愣在原地。南宫邺拂袖而去。

“娘娘,皇上这怎么跟您动气了啊?”秀姑姑拧着竹儿的衣领,来到锦妃的身后。

锦妃望着南宫邺决绝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笑,“本宫喜欢皇上刚才的生气。”

“娘娘,娘娘您醒了。”竹儿擦一把泪,赶紧扶着宋陌坐起。

宋陌扫一眼四周,泥地,矮床,破落的窗户和摇摇欲坠的木门,缺了一条腿儿的桌子和集满了灰尘的木柜。这,就是传说中的冷宫了吧?

“你怎么也进来了?”宋陌目光回到竹儿的身上。

“奴婢,奴婢,”竹儿泣不成声。

“好了,不用说了,我知道了。”她都进来了,亲近她的还能好得到哪里去。宋陌直接滑下床,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娘娘,”竹儿想到了什么,追了出去。

宋陌抬头看了看,她真是低估了古代人民的“智慧”。这哪里是一座冷宫,更是一个巨大的鸟笼。

破锣的瓦房和荒废的院子也就罢了,四周还被细细密密的铁棍围绕,形成包围之势,成巨大鸟笼囚困。至于这个鸟笼的门吗,一看就是上好的玄铁打造的铁链和铁锁,刀剑别想将它劈开。

“娘娘,”竹儿不忍的瞅一眼宋陌,探究着宋陌的脸色。

“这是怕我逃走,特意打造的吗?插翅难逃的意思?”宋陌转向竹儿。

竹儿咬着唇点头,眼里又泛起泪光。

宋陌挪开眼神去,四下又是看了看,不过一道宫墙,一个铁笼就像困住她,太天真了。

“娘娘,竹儿也没有想到皇上会如此无情。将娘娘打入冷宫,还派人专门打造了这个铁笼囚住娘娘,这个明明,明明是准备在锦妃生辰,用来圈养狮子老虎的大铁笼。皇上竟然用它来囚住娘娘。还将娘娘贬入这侍卫营处的矮房来,每天侍卫就在外面换班,这地方,是要断了娘娘您一切出去的可能啊!奴婢之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皇上竟是这种人!”

宋陌用手掰了掰铁棍,纹丝不动,不歪,是好东西。转眸又看了眼竹儿,“别哭了。”你若是能早看出来,你家主子也不会被雷电劈死了。

“嗯,嗯,”竹儿抽着起儿,“娘娘,我们,我们可怎么办啊?”

“既来之,则安之。”宋陌转身回屋。

……

“都安排好了吗?”御书房里,大门紧闭,外面三层侍卫加守。

里面,南宫邺坐于书桌前,问着对面而站的男子,御前一品带刀侍卫,吴秦。

“回皇上,一切都安排好了。皇宫娘娘的房子就安排在侍卫营对面,若是有人想要在侍卫营对面做些什么,除非他不想活了。

囚住娘娘的鸟笼,是之前锦妃娘娘准备用来训虎的巨型鸟笼,任人武功再高,也不可能进得去。唯一的钥匙,就是皇上您面前的那把。除此,世间再无第二把。

给皇后娘娘送饭的人,是属下的表哥,绝对保证饭菜的安全。皇上放心,只要皇后娘娘待在冷宫里,便可安全。”

南宫邺拿起桌子上的钥匙,看了两眼,“朕答应过陆匀,无论什么时候都必保陆悦的安全。朕以为朕已经够冷落她了,对她够无情了,但是没想到,有的人还是不放过。今天那道雷电,若是真的劈死了陆悦,朕如何向陆匀交代!又如何向陆老将军,陆夫人和父皇交代!”

南宫邺拳头收紧,紧了紧手中的钥匙。

“皇上,那些人无非是想要皇后娘娘的位置。只要皇后娘娘在那位置上一天,她们便不会放过谋害皇后娘娘的每一个机会。如今皇上废了皇后娘娘,她们的目光也自会转移到别处。”

南宫邺嘴角勾起一道邪魅的笑,“是时候,与他们好好的较量一番了。”

……

“娘娘,您听说了吗?皇上用咱们的大铁笼加封,囚住了皇后娘娘。而且还将皇后娘娘贬到了那侍卫营处的破房里。这下,任皇后娘娘怎么折腾,这辈子都别想出冷宫了。”秀姑姑一脸喜色的说道,将茶递给高高在坐的锦妃。

林锦接过茶来,拿在手上,“谁要她作死,竟然敢对皇上动手。”

“可不是嘛,奴婢当时可吓坏了,娘娘您说这,谁敢对皇上下手啊,也就她不知死活!”

“说道这里,”林锦放下茶杯,“陆悦之前是没有武功的,本宫进宫前就听闻她从小学习女工,熟背三纲五常。却不习武。进宫后,本宫也亲自试探过,她的确没有武功。昨日,怎么突然武功进增,竟然能与皇上一较高下?”

“娘娘您这么一说,奴婢也觉得奇怪。难道真的竹儿那个贱婢所说,皇后娘娘被雷电所击,“开窍了?””

哼,林锦一笑,“开窍?秀姑姑,你这说话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不管她是突然开窍,还是之前故意隐瞒,现在都不重要了。入了冷宫,她就别想回来了。你让人盯着,只要她老老实实的在冷宫里面待着,本宫也就让她苟且活着。如果,她有别的心思,就别怪本宫心狠手辣了。”

“是,娘娘。猜她也没有那个心思和胆量。她的哥哥陆匀不是还在老爷麾下做小兵,她若是敢再折腾出个什么,娘娘用陆匀不就可以牵制住她。之前不就是。”

林锦拿起一块点心来,生生掰成两半,“说的也是。呆头鹅一个,本宫真不用在她身上费太多心思。”

“就是。像皇后娘娘那样的人,怎么跟娘娘您比。就是皇上都骂她呆头鹅了!”

林锦嘴角一勾,“她若不是站着皇后的位置,本宫还真没把她放在眼里。本宫听说,每次皇上要跟她那个,她就会扫兴的说,请皇上以国事为重。这大半夜的,在床上说国事,你说可不可笑?”

“太可笑了。奴婢还听说,皇上只要连续去了她宫里两次,她就会说,请皇上雨露均沾。皇上每次都败兴而归,最后干脆不搭理她了。几个月不去她宫里一次了。”

“这样的人,就该待在冷宫,清心寡欲。明天你去找一个大木鱼给她,让她在冷宫里好好修身养性。另外,再多送些豆子进去。”说着,林锦嘴角一笑。

“娘娘,这送豆子是?”

第6章 不能上天,那就入地!

“夏天夜长,漫漫长夜,本宫听说宫外那些个寡妇,甚是难耐寂寞,为了不做她想,都是数着豆子过去的。”

秀姑姑掩嘴而笑,“奴婢一定照娘娘吩咐,给她送去。”

“嗯。对了,一会儿去御膳房拿些清淡的吃食,本宫要送去给皇上去去火。还有,一定记得带上冰镇绿豆汤,皇上夏天最喜欢喝绿豆汤了。”

“是,娘娘,绿豆汤奴婢一直都记着了。那娘娘是准备冰浴了吗?”秀姑姑询问着。

林锦看一眼外面的天色,“你说这天气也够怪的,那会儿还雷电交加,这会儿又夕阳争辉了。冰浴自然是要的,皇上怕热,这夏天啊,就喜欢挨着冷的东西。本宫当然得保证和皇上在一起的时候,冰冰凉凉的,皇上才会贴上来不是?”

“娘娘说的是,只是娘娘,这您一直冰浴,身子会不会……”秀姑姑还是有些担心啊。

“不会,不过是夏天罢了。等秋冬天儿来了,本宫再补回来就是。”

“娘娘说的是。”

林锦将半块糕点放下,看着桌上的金杯。心下暗衬,皇上,这没有了陆悦,皇后的位置,也该是臣妾的了吧?

……

“皇后娘娘,您这是做什么啊?”竹儿跑到宋陌的身边,赶紧为宋陌掸了掸刚沾到衣服上的灰尘。

“还做这些干什么,”宋陌推开竹儿的手。

“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搬出去,重新洗一遍,趁着天色晒干。”说着,宋陌已经搬起了跟前缺了腿儿的桌子,桌子上的灰尘倾斜粘在宋陌的身上。

“皇后娘娘,我们真的要在这里住下去吗?娘娘不出去了吗?”竹儿急了,屁颠屁颠的跟在宋陌的身后。

“依据现在的情况,你觉得我们一时之间出去得了吗?别想了,把椅子搬出来。”走到门口,宋陌停住,用头朝里面示意了一下。

“是,娘娘。”竹儿嘟嘟嘴,弱弱的返回。

宋陌将桌子搬到了院子里的井口处,四处又看了眼,大院除了井,什么都没有,空落落的,一地的黄土,而且土质稀松,风一吹便会有黄沙旋地而起。小矮房里也是一片黄土。这地质,倒是有几分像她之前盗墓去过的沙漠,这种土质稀松,比较好挖,最适合打洞了。

重活一世,当她真的愿意被这小小宫墙,根根铁棒困住吗?在巴掌大的地方苟活一世?哼,她可是21世纪的盗墓者,掘墓人。既然不能上天,那就入地!打通一条地道出去,摆脱这里的枷锁。

“娘娘,您看这些椅子都发霉了。皇上怎么发配娘娘到这种地方。”竹儿看着,替她们家娘娘憋屈,眼里就泛起了泪光。

“我还没死,不许哭,赶紧干活。”宋陌走过去,将竹儿的下巴一抬,让竹儿将泪珠收住。这才走了进去。

竹儿眨了眨眼睛,放在椅子,摸了摸自己下巴,回望一眼宋陌,一脸呆萌。

……

“皇后入了冷宫,可有哭闹?可有谁要见朕?”

御书房里,南宫邺坐在桌前,端起一杯茶,细细品来。

“回皇上,皇后娘娘没有哭闹,也没有说要见皇上。”总管太监李全小李子如实的陈述。

南宫邺眸光一抬,看向小李子,微微感到意外,放下手中茶杯,继续问道:“那有没有说让朕以国事为重,让朕上朝?”

这,小李子有些为难的偷瞄了一眼南宫邺,想了想还是开口了,“回皇上,也没有。”

南宫邺将拿起的茶盖,重重的往茶杯上一掷,顿时发出“冬”的一声脆响,小李子吓得身躯一弓,头更低了。

“那她在做什么!”南宫邺气结。

小李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回皇上,皇后娘娘和竹儿将小矮房里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院子里,洗刷了一遍,又打扫了屋子,糊了窗纸。入夜,将晒干的木床板搬了进去,饭都没吃,就睡下了。”

“哼,”南宫邺轻笑一声,“她倒是真的打算在冷宫里过一辈子了。”

“皇上,听说皇后娘娘被雷电劈中后,性情就大变了。或许,或许是对皇上您,死了心了。”小李子说完就跪了下去。

“小李子你!”南宫邺抄起桌上一本折子便砸向了小李子的头。小李子生生的硬抗了下来。

“滚!给朕滚过去!”

“是,皇上。”小李子赶紧起身,往后退去。出了门,锁上门,才出了一口大气。他也是不要命了,竟然对皇上说出那种话。可是他陪着皇上从小到大一起过来,实在是看得太多太多了人了,像皇后娘娘那样死心眼儿的对皇上好的人,真没有第二个。无奈,皇上却一点也没心疼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被雷劈了,都没出去瞧一眼儿。这惩治了一个小宫女,就把娘娘给废了。也难怪,难怪皇后娘娘性情会大变,待在冷宫里无欲无求了,怕是对皇上死了心了。小李子无奈的摇摇头,这有心的人怎么就没好报了?

“死了心了?”南宫邺盯着地上的折子发愣。可是这不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吗?她好好在冷宫里待着,不生事,不引人注目,渐渐的让所有人都淡忘了她的存在。她的安全就有了保障。他也就不用担心她的安危了,可以全心全意的去与那些人较量。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听到她对他什么都不再过问,他会这么生气了?难道是因为,她脱离了他的预想?

南宫邺心烦气乱的站起身,他倒是要去看看,她是不是对他真的死了心了!

可是这走到门口,握住门把,南宫邺又停了下来。理智告诉他,不能去看她,否则有些人就要起别的心思了。南宫邺吸一口气,松下手,转身回到了桌前坐下。埋头在他这几天落下的奏折上。

……

“什,什么东西?”夜半三更,房里哼哧哼哧的响。竹儿从睡梦里醒来,裹紧了身上单薄的被子,缩到了墙角一侧。

“是我。”宋陌从对面墙角站起身来。黑乎乎的一团。

“皇后娘娘,是你吗?”竹儿这才松开被子,向着黑影看着。

宋陌掏出火匣子吹燃,这还是找那个送饭的男胖子要的。走到竹儿房间里的椅子上,将椅子上的蜡烛点燃。房间里,顿时一片光明。

“娘娘,真的是你。”竹儿欣喜的下了床。

“但是娘娘,这么晚了……”竹儿看向墙角,后半句话,被生生噎住。望着墙角的刨开的一个大洞,目瞪口呆。

再仔仔细细的看了眼她们家娘娘,她们家娘娘身上一身尘土,脏兮兮的,及腰的长发竟然只是用几根稻草扎成了一束,垂在后脑勺。而手上,竟然拿着吃饭的碗,碗里还有半碗泥土。左右手一个。竹儿生猛的咽了咽口水,撒腿就跑。

宋陌一个闪身,拦在了竹儿身前,眼神微冷,“干什么去?”

第7章 有利地势,适合挖坑

竹儿踉跄后退一步,盯着宋陌,“娘娘,您,您受了刺激,可能,可能脑子有点错乱。不过娘娘您放心,奴婢这就去求他们,让他们叫太医来给娘娘看病。娘娘,您一定会好起来的,好吗?”

宋陌撇撇嘴,扔下两个碗,直接提起竹儿的衣领,然后往床榻上一扔,欺身而上,两个人身子贴着身子,面对着面。

竹儿咽一口口水,“娘娘,您看清楚啊,奴婢是竹儿,不是皇上啊,娘娘。”竹儿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宋陌翻了一个白眼儿,“我知道你是竹儿,”小小年纪就那么污。宋陌站起身子来。

竹儿这才忐忑的坐了起来,紧张的盯着宋陌。

“下面的事情,我只跟你说一遍。除了你,我不想有三个人知道这件事,你明白吧?”

身子的主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竹儿是可以信任的。

“娘娘到底是什么事情啊?”竹儿弱弱的探头。

“很简单,一辈子那么长,我不想在这个小矮房里度过一生。”

竹儿眼睛一亮,“娘娘您终于想通了吗?是要求皇上开恩吗?奴婢这就去门口喊。”

竹儿麻溜的起身,就要跑。

宋陌一把拧回来,用手压住肩膀。

“求人不如求己,皇上,你觉得我之前求他的还少吗?他有一件事应我所求了吗?”

竹儿的眸光黯下去,摇了摇头。

“那就对了,无论你怎么求他,他也不会放我们出去。所以,我们得靠自己。”宋陌看向墙角那个洞。

竹儿也看了去,不明白的抬眸看着宋陌。她不明白,这洞什么意思。

“我探查过了,这间屋子里,就你这间房子那块儿的地质最为松软,从那里打个洞最好。而且你这间房后面就是围墙,围墙之后就是一条过道,接着是侍卫们的马厩,然后是宫墙,接着就是宫外了。所以这块地方离宫外也没多少距离,只要我日夜打洞,勤快一点儿,两个多月便能打通一条地道,出宫去。”

竹儿瞪圆了眼睛,她没有听错吧,“娘娘,您是说,您要挖个地道出去?出宫?”

“对,难道你想一辈子老死在这里?”

竹儿条件反射的摇摇头,“但是娘娘,这行得通吗?”竹儿看向那个洞。

宋陌一笑,“当然行了。”那些古墓里,被困住时,实在越不过门去,她可是都和滕达一起打洞越过的。滕达,想到这里,宋陌眼神一冷。

“可是娘娘,就两个月就能出去了?”竹儿还是表示深深的怀疑啊。

“工具好一点,或许不用两个月。”明天,她得想想办法,做几个趁手的玩意儿。

“可是两个月挖一条地道……”竹儿欲言又止。

“两个月的确有点长,但是跟一辈子相比,算的了什么。莫说两个月,就是半年,一年,只要能出去,我也照挖不误。”肖生克的救赎,安迪用二十年去挖一条通道都可以,她又有何不可?如果能活六十岁,花去二三十年,三四十年,至少也还有一二十年的自由。只有自由不可辜负。

竹儿惊诧的望着宋陌,好像这个人不是她们家娘娘,但明明又是她们家娘娘。竹儿眼睛眨了眨,坐直了身子,“娘娘,您说的对,只要能出去,花上一年都值得。只要是娘娘想做的,用得着竹儿的地方,竹儿什么都肯做。”

宋陌随即一笑,拍了拍竹儿的肩膀,“不错,应该会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嗯!”竹儿坚定的点头。随即又是想到了什么,“娘娘,您是怎么知道这围墙后是通道,然后是马厩的啊?您不是没来过这边吗?”

宋陌走过去将碗捡起来。

“你忘了今天那个男胖子来时说什么了?”

竹儿仔细的回想了一番,“哦!他跟守门的侍卫说,从我们房子后面绕过来的,以后再也不走那条道了,马厩味儿太大了,都把他新置办的衣服熏臭了。”

宋陌点点头,“记性倒是不错。两个看门的侍卫是怎么回答他的?”

竹儿挠了挠头,学着侍卫的口气,“意哥,你走那条道做什么,平时我们若不是牵马,都不走那道。与马厩一墙之隔外是一个卖臭豆腐的作坊了,每天那个味儿啊,熏人的很。”

宋陌上下瞅了一眼儿竹儿,嘴角微勾,“你这有样学样的样子,倒是还不错。所以啊,围墙和铁笼外是过道,过道旁是马厩,马厩一墙之隔外是宫外的臭豆腐作坊。我只要把这道挖到臭豆腐作坊下面就是了。”如此有利的位置,倒还是多亏了那皇上的“厚待”!铁笼囚住,侍卫加守,破落的小矮房?但却成全了她,若不是这与宫外最近的侍卫营处,换了别处,恐怕得挖更久。

“娘娘,您还是奴婢以前认识的那位娘娘吗?”竹儿目瞪口呆。

宋陌没好气的瞥了一眼竹儿,“你以前的娘娘已经死了。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睡吧,我也回去睡了。”

宋陌将两个碗放在椅子上,看了眼那个洞,再看看竹儿,“明天将你的床挪到那边墙角去。”

正好可以遮住。说着,宋陌不等竹儿反应,走出了房间。

竹儿看一眼那地上的洞,床挪过去,那洞就在床下。她睡在床上,娘娘在下面打洞,然后半夜从床下摸出来……

竹儿摇摇头,好,好可怕。

“秀姑姑,你也来了。”

冷宫的破门一开,铁笼门外,男胖子,秀姑姑和一个小宫女倒是聊起天来了。

宋陌和竹儿就站在里面,看着几个人聊。昨天送来的东西她没吃,现在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是啊,锦妃娘娘托奴婢来给皇后娘娘送点东西,怎么,这都让意厨你亲自送吃的给皇后娘娘了?”秀姑姑上下扫了一眼男胖子。

“秀姑姑,我纠正一下你,已经不能叫皇后娘娘了,是废后。”

“娘娘,”竹儿紧张的抬头看着宋陌。宋陌给了竹儿一个安定的笑。

秀姑姑轻蔑的扫一眼宋陌,脸上挂起笑,“意厨说的对,是不能叫皇后娘娘了。”

“可不是。若不是其他人送这饭菜我不放心,我才懒得来这儿了。”男胖子一脸傲娇。

“怎么就不放心了?这送的是什么啊?”秀姑姑说着打开了男胖子手上的食盒。

“哎哎哎,”男胖子哎了几声,秀姑姑还是看见了。

“这就给废后吃这些东西啊?”她还以为是送什么好东西了,原来就是四个窝窝头,一盘酸菜,一盘青菜,可真够寒酸的。

“可不是,皇上说了,必须我来送。就送这些个东西,不能让其他人送,怕其他人啊听这废后蛊惑或者藏了别的心思,给这废后改善伙食!”

第8章 送了木鱼和黄豆打发寂寞

“娘娘。”竹儿心疼的拉了拉宋陌的衣角。憋屈着一张脸。

宋陌嘴角轻勾,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秀姑姑一听这话,心里放心了,皇上对废后果然是没有一点情分。对上男胖子的眼神,微微一笑,“这,意厨说的对,御膳房啊那些小厨子根基浅,哪有意厨的定力。也只有意厨你才不会被收买和蛊惑。”

哼,这商业互吹。宋陌撇撇嘴,摇摇头。

“不知秀姑姑这是来给废后送什么?这好东西,可不许给她送啊。”男胖子赶紧说道。

“嗨,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就是我们家娘娘啊,担心这废后在冷宫里面会想不开,太寂寞。特意让我去找了开过光的木鱼给送来,想着废后在里面每天敲敲木鱼,礼礼佛也是好的。”

呵!把她当尼姑了!可真是讽刺!

“那,那一袋子又是什么?”男胖子指了指身边小宫女拿着的一包袱的东西。

这,秀姑姑还有点不好意思了,“是豆子。”

豆子?宋陌皱眉,整那玩意儿做什么。竹儿却是走出一步,“你们这也太欺负人了。我们是不会要的!”

男胖子一听,一怒,“锦妃娘娘送的东西,你们也敢不要,不想活了是不是!不要可以,饭也别吃了!”

秀姑姑满意的勾起了唇。

宋陌突然想到了什么,“给我吧。”走过去,伸出了手。

男胖子微微吃惊,秀姑姑这仔细打量了眼宋陌。

“废后若是昨天也这么乖巧,就不会有这个下场了。”说着给了旁边小宫女一个眼神。

小宫女将偌大的木鱼和一袋子豆子递给宋陌。

“娘娘!”竹儿气的眼泪都滚了出来。

“接着!”男胖子没好气的将一盘窝窝头递着。

宋陌给竹儿一眼眼神,竹儿憋屈的跺跺脚,不肯上前接着。

“你难道想把我饿死?”宋陌又是出声。

竹儿这才擦一把眼泪,去接过男胖子递进的窝窝头和酸菜青菜。

“废后好自为之吧,我们娘娘仁慈,还是希望废后好好的活着的。瞧着天色,今夜可能有点漫长了。”秀姑姑脸上全是笑。

竹儿脸上全是泪,“你们,你们。”

“走吧。”宋陌转过身去,朝着里面走去。竹儿愤恨的跺跺脚,跟上。

等她们进了屋子,铁笼外几个人也离去了。

“娘娘,她们那样对你,你怎么还,还笑的出来啊。”

宋陌转向竹儿,“我,笑了吗?”

竹儿委屈巴巴的点点头,“嗯。”

宋陌舒一口气,眼睛亮闪闪,举着手中的东西,“这是什么?”

“豆子,娘娘。”竹儿的声音更小了。

“豆子,是个好东西。”宋陌将一只手上的木鱼放下,然后打开了豆子,还是黄豆。

“什么好东西啊!那些人存心膈应娘娘你了,娘娘你还把它当好东西。”竹儿实在看不下去了,将饭菜往桌上一放,就抢过了豆子。

“哎哎哎,你干什么,不许扔!”宋陌赶忙叫住。

竹儿的手愣在半空中,泪水又滚了下来,“娘娘!您知道她们这送豆子的意思吗?这个豆子只有那些寡妇晚上寂寞的时候,才,才会拿出来数的啊!”

哦,宋陌恍然,原来还有这么个讲究,难怪这丫头这么气了。不过,宋陌上前一把抢过豆子。

“那是她们的用法,但在我这里,豆子不是这个用法。”

竹儿抽了抽气,“娘娘,您,您什么用法啊?这是生的,可,可吃不得。”

“噗,”宋陌没忍住,终于笑了,来这里第一次笑。

“你这脑袋里都想什么了?”不过倒是蠢萌得可爱。

“放心,我不会吃,我会拿它……”宋陌的眸光一亮,嘴角微微上扬。

小说

总裁深恋重生妻 主角: 宁欢夜, 傅寒翊

2021-1-1 20:48:50

小说

我家郎君太凶悍 主角: 江苒, 沈怀郎

2021-1-1 20:51: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