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影后心尖宠 主角: 余里里, 战北霆

余里里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虐文小说里的女主角!还是断腿失明毁容堕胎的那种!,余里里表示:珍爱生命,远离男主,玄学在手,天下我有。,可谁知,总裁老公非但不舍得虐她,反而把她养在身边宠她入骨!,“boss,余小姐交不起学费。”,“这家学校我收购了。每个月给她卡里打一个亿,我养她。”,“boss,余小姐想去拍戏。”,“把整个娱乐公司买下来捧她拍。”,"boss,影帝在追余小姐,俩人上了热搜”第二天,影帝被封杀,而余里里也被强行拉到房间里建设社会主义接班人。,余里里不明白,她不是穿到虐文小说里吗?怎么变成了宠文
国民影后心尖宠 主角: 余里里, 战北霆

第1章 穿书变虐文女主

“我……,死人了!!”

“咱们杀人了!!”

“是她自己跳下去的跟我们无关……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跑!”

吵什么……

余里里茫然的睁开眼,嗅到一阵浓烈的血腥味,她试着活动了下胳膊,却发现胳膊早已断裂,锥心蚀骨的痛袭来,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天啊!看到没,她动了!”

“从这么高的楼上摔下来,竟然没死!”

“不会是诈尸了吧?!”

好吵。

余里里皱眉,费力的站起身来,全身满是血污,而穿的衣服更是奇奇怪怪,柳丁皮夹克,破洞裤,夸张的尖嘴黄色恨天高皮鞋……

还有一群围在她身边的吃瓜群众个个看鬼似的看到自己起来吓得拔腿就跑。

什么情况?

她不是在道观里刷小弟子送她的霸道总裁文么?怎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

脑袋一阵刺痛,不属于她的记忆纷繁踏至而来……

半分钟后,余里里震惊的发现,她堂堂一灵异界天赋异禀的玄学大师,竟然穿越到那本霸道总裁小说里来了!!

这是本狗血的不能再狗血的虐文养成小说,故事是这样开始的:女主是叛逆不良少女,女主妈因多年前救过霸道总裁也就是男主的姐姐,成了闺蜜。后来女主妈妈落难,跟女主相依为命,于是男主姐姐拜托男主照顾女主母女。

女主却日久生情爱上了霸道总裁,在霸道总裁的悉心养成后,逆袭,从小太妹变成了清纯女神。但既然是虐文,怎么能让女主那么开心快乐呢。男主青梅竹马的白月光女配强势归来,把毫无城府的女主虐的不轻,各种设计陷害,女主因为爱男主毁了容,断了腿,流了产,没了肾,最终怀孕出国……

故事发展到这里,余里里就已经看不进去了,直接翻到大结局,看了几章撒糖章节就把书给丢垃圾桶了。

她还因为自己跟书里的女主同名同姓吐槽了作者好久。

结果一转眼,她竟然穿越到书里来了?

而看这场景,应该是,女主被学校白莲花闺蜜派来的小混混玷污不成,失足坠楼的片段!

余里里想扶额,却发现自己左臂早就被摔断了,现在疼的要命。

她抿唇,没断的那只胳膊对着左臂,“咔嚓”一按——

错位的骨节重新回位。

午后暖金色的芒光倾撒在她身上,余里里惬意的眯起眼睛,活动了下筋骨。

她掐指,给自己算卦,半响后,余里里无奈叹息。

卦象显示,她注定要呆在这本小说的世界里,自杀,他杀,都不能回去,反而会被时光波给抹杀掉,必须要正常活一辈子直到生命终结脑电波才能回到她本来的世界里。

这是什么鬼命运?

莫名其妙穿到这本书里还回不去,她才不要经历那些毁容断腿流产车祸的狗血悲催命运,霸道总裁什么的,她才不屑呢。

余里里唇角微勾,睁开眼,捡起血泊里的书包,胡乱的抹了把身上的血,朝家里走去。

有路上,行人对她指指点点,余里里视若无物。

按照剧情,现在已经下午放学了,余里里是走读生,不需要住校,所以现在她该回家了。

半个小时后,她汗流浃背的到了一处老旧的居民楼前。

居民楼的大妈大爷们扎堆似的围成了个圈,跟刘姥姥见大观园似的,围着几辆车指指点点的赞叹不休。

这画面感,怎么有点蜜汁熟悉呢?

余里里腹诽着,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只是,刚一开门的瞬间,她傻眼了。

第2章 男主太帅惹

只见狭小,逼仄的屋子里齐刷刷的站着两排身穿考究黑色西装的男人,个个挺拔如松,看样子应该是保镖。

“你是余里里?”

一道低醇磁性的男音从屋内传来,如同大提琴音乐般,徐徐拉响。

余里里循声看去,却见两排保镖的尽头,一身材颀长高大的男人靠窗而立,背对着她。

他逆光而立,剪裁得体的西装勾勒出他黄金比例般修长的身材,肩膀宽阔,腰身劲瘦,暮色四合,暖黄色的夕阳倾撒在他身上,为他渡上了层圣芒,如同神抵般尊贵,倨傲。

他站在这小屋子里,如同微服私访体验生活的国王,让这本不算破旧的屋子,衬的寒酸无比。

这……这不就是,那本霸道总裁小说中男女主第一次见面,男主受到姐姐的嘱托来节奏女主母女的画面么?!

不愧是言情文啊,穿书1个小时内就见到男主,这也太刺激了吧?

察觉到余里里的目光,男人缓缓转过身来。

看清他的面容后,余里里睁大了眼。

天啊撸!这男主也太帅了吧!

帅的简直犯规好么?!

上辈子,余里里上天遁地,纵横人界,灵异界,见过无数绝色没男,却没有一个长得这么妖孽的!

犹如艺术品般精致的轮廓,深邃立体的面部线条,漆黑深戾的双眸如寒潭般深不见底,蕴含着不怒自威的战王之气,他周身上下像是笼着一层千年难化的冰霜,气场强大,透着睥睨众生的气场。

抛却颜值,从面相上看,这是至阳之体,天之骄子,命格极贵之人,放在古代乱世中,可称王称霸,是实打实的皇战命。这样的至阳之躯,阴魂鬼怪是都不看近身的,通俗一点说,就是鬼见了都怕,不敢靠近,否则,会灰飞烟灭,轮回转世都不行。

不过也有不好处,就是贵气重,煞气重,属于天煞孤星,天生克爹克妈克老婆……

察觉到女孩的目光,男人跟她四目相对。

他目光幽深岑冷,侵略性十足,就如同锋利尖锐的箭羽,能将人一寸寸刺开,看清心里面想的是什么。

余里里有一种无处遁形的感觉,但已经知道了下面的剧情发展,她才不会逆来顺受,得让男主厌恶她讨厌她不管她才行!

于是,余里里叉腰,圆咕噜的眼一瞪,气势如虹:“是又怎么样?”

离着男人最近的西装助理上前,态度恭敬:“余小姐,正式介绍下,我家少爷是战都战家大少,战北霆。”

小说里的设定战家是帝都一顶一的豪门世家,是百年世家,拥有真正的贵族血统,地位尊贵无比,财力上富可敌国。

战氏财阀涉及各行各业,垄断了整个战都乃至国外的一些经济命脉。

这一切,战北霆功不可没。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战北霆是整个帝都,乃至全国,跺跺脚都能让经济陷入瘫痪的史诗级大佬。

又帅又多金,颜值秒杀娱乐圈流量小鲜肉影帝……

也难怪小说里那么多女孩子都喜欢他。

第3章 我捡破烂养我妈

“听夫人说,您母亲离婚后精神大不如前,她很担心你们母女,所以希望少爷把何太太接到战家去疗养,同时也方便照顾你。”

的确,小说里的设定,何兰自从小三上位逼得她离婚后,就出现在了精神问题,时常白天睡觉,晚上发疯哭喊。

“三个月内,”战北霆缓缓开口,“我是你的监护人。你的一切都会由我负责。”

“三个月后,我们夫人就回国了,到时候我们夫人会亲自照顾你们。”助理补了句。

果然,跟小说里的狗血剧情一模一样。

如果她去了,不就被掐住命运的喉咙了么?

想想女主遭遇的那些悲惨经历,余里里打了个寒颤。

她才不要跟男主有什么交集。

余里里继续叉腰,小身板挺得笔直,“我凭什么听你的?”

话落,战北霆漆黑的瞳仁内有寒芒闪动,“你是第一个敢拒绝我的人。”

四目相对,余里里像是撞到了极寒的雪,她脊背都有些发寒。

而且他个头有一米九,以至于余里里一米六五的小个子需要仰着脑袋看他,脖子都有点僵,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一旁的助理生怕这位余小姐触怒了大少爷,只好硬着头皮劝着,“余小姐,您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何小姐考虑,她现在病情恶化,恐怕不能再拖下去了。

站家拥有全国最顶尖的医学技术,在战家疗养是最明智的选择。

而且,据我所知,您现在还在念高中吧,念的还是贵族学院,没有经济来源,你怎么交学费读大学?”

“捡破烂儿啊。”女孩叉着腰,理直气壮:“我有手有脚,我们母女俩不至于饿死。”

除了捡破烂,她萝莉小天师还能观天象算命理,算卦观风水,偶尔替人捉点小鬼活动下筋骨也是很赚钱的,实在不济,随手画几张符也能赚不少钱好伐?

以她这一身本事,养活娘俩完全没问题。

所以,她才不要跟男主回去遭罪!

战北霆这才打量起眼前的女孩儿来。

这身夸张怪诞的装扮,以及满身的血污,战北霆剑眉蹙起:“受伤了?”

“没有,”余里里摆手:“学校文艺大会,我表演节目,演死人。”

她随口扯了个谎。

演死人?

可她身上分明有血腥味。

察觉到战北霆探究的犀利目光,余里里机智的又补了句:“既然是表演,当然得弄的像一点。”

按照原文发展,男主得知女主受伤,带女主去医院治疗精心照顾,把女主感动的一塌糊涂,芳心暗许。

她当然不能承认!

看他似乎是不信,余里里生龙活虎的在他面前晃了下,清了清嗓子:“我跟妈妈绝对不会跟你回去。你死了这条心吧!”

“我不是来通知你的,你母亲已经被带走了。”战北霆没了耐心,“你是自己走,还是被绑走?”

纳尼?

这男主竟然玩硬的?

“不经我允许就把人带走,是什么道理?”余里里此刻面色已经冷了下来。

懒得跟她废话,战北霆示意保镖把人给架走。

余里里冷哼一声。

好啊,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对她余天师这么不敬,不教训教训男主,她就不叫余里里!

第4章 霸总要发怒了

在保镖近身的刹那,余里里身体灵活转动,完美避开了保镖,像小旋风似的朝战北霆冲去!

她迅速闪到战北霆跟前,按在他肩膀上,想来个过肩摔,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主点教训——

战北霆眸光深敛,稍微一动胳膊,就把人整个360度过肩摔把余里里给摔过去了!

只不过,他还是有分寸的,把小姑娘摔到了柔软的沙发上。

“窝日,”余里里被摔的头昏眼花,身体被沙发的惯性弹了下。

不愧是男主,有两下子。

他以为这样就能难倒自己了么?小样!

余里里盘坐起身子,手指抹了点身上的血,做莲花状,“天灵灵,地灵灵,定身祖师来降临!给我定!”

话落,她飞速起身,按了下战北霆的黑色西装。

战北霆深戾的眸内覆满冰霜,怒火,须臾蔓延。

众保镖冷汗岑岑:凉了,老大要发怒了……

见战北霆不动,余里里弹起身来,扬唇一笑:“你以为你是男主就了不起了么?

还不是被我定住了!”

“赶紧把人交出来,要不然我要你好看!”余里里办了个鬼脸,还比了比拳头,只是那拳头还没挨近战北霆,全被一只大手给攥住了。

战北霆大手包住女孩的小拳头,面色冷的能掉冰霜,在余里里瞠目结舌的目光中吩咐着:“把她,给我架走!”

什么情况?

为什么她萝莉小天师的定身术在男主身上没有作用?

是哪里出了问题?

两个保镖上前,一左一右的架住余里里的肩膀,用了用力,一下,便把人抬起来了。

她还不死心,沾着血的手指头对着战北霆戳啊戳,定啊定。

可他西装上都有好几个红点子了,也不见他动作有半分迟缓。

众保镖默哀:“这余小姐真可怜,年纪轻轻的,是个傻子。”

战北霆冷着脸:或许,该给这丫头检查检查脑子。

接下来,余里里只觉得自己脚离了地,整个人都在飘着,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是被人跟拎小鸡似的,一左一右给架起来了。

“莫挨老子,听见没?!”余里里扭动着小身板,有点急了。

到底怎么回事?

她不仅定身术失灵了,力量也大不如前了!

这原主的身体素质太差了,根本扛不住几个身强力壮的保镖。

保镖完全无视她,而余里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跟小鸡仔似的被架着出去,然后塞到了老大爷老大妈围观的千万豪车里。

等坐到车上,被扣上安全带,余里里这才意识到:

男主可是至阳之躯,妖魔鬼怪不得近身半分,这也意味着,她所有的术法都对他没有丝毫影响!

她根本就奈何不了男主!

更可怕的是,余里里感觉到,她修炼了那么多年的能量在来到这个世界上几乎为零了,这就意味着,阴阳眼没了,术法不管用了,写的符更将如同白纸,也卖不了几个钱,更别说捉鬼了,万一真遇到鬼,不被鬼撕了就是好的了。

可以说,现在的她除了会点理论知识,看面相,别的真的,凉凉。

余里里一颗心稀巴烂。

第5章 小拳拳捶你胸口

坐在他身旁的战北霆闭目养神,一旁的助理战战兢兢的帮他擦拭着衣服上的小血点,生怕一不小心惹怒了这尊大佛。

半响,战北霆缓缓睁开眼,却见问题少女自从进了车后格外安静,脸上似乎有点小落寞。

“我不管你以前做了什么,但以后,”他语气幽冷,透着十足的压迫感:“你的一言一行都归我管。

进了战家门,不许做任何有辱家门的事。”

余里里小手托着下巴,苦恼的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小手堵住耳朵,无声抗议。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眼下,想办法恢复她的能力才是正道。

要不然,这不是白瞎了一套金手指么,还怎么保护自己!

车内,气氛沉寂的可怕。

在助理的死亡等待中,终于,,车子在一处装潢精致典雅的店面处停下了。

店面装修的像是最顶级的浪漫花店,门牌上写着两个艺术字体:ZR。

助理下车,给战北霆开门。

战北霆下车后,余里里只好不情不愿的跟着下去了。

“来这里干嘛?”

“做造型。”战北霆薄唇吐出几个字。

没余里里说什么,个打扮的跟花蝴蝶似的男人翘着兰花指从店里飞奔了出来,扑到战北霆身上。

“小霆霆,你可算来看我了呢!”

只是,战北霆很不给面的侧了侧身体。

“花蝴蝶”扑了个空,委屈娇嗔着:“讨厌啦!那么久都不见都不知道来看人家,好不容易来了还冷着张阎王脸!

哼,你好坏,你好坏!”

他攥拳,朝战北霆胸膛上抡去:“小拳拳捶你胸口!大坏蛋!”

噗……

余里里眼皮子跳跳。

这男人还真是个奇葩。

看样子这就是这个世界里的gay吧……

还有,小霆霆是什么鬼?

“Tony,说人话。”战北霆声音冷沉微凉。

Tony这才收敛了些,他清了清嗓子,“是要做造型么?”

“对,给她。”

战北霆目光落在一旁的小透明余里里身上。

Tony这才漫不经心的把目光落在余里里身上,眼皮掀了掀,随后捂着嘴,笑的花枝乱颤:“oh,my,gay!笑死个人哦,小霆霆你去哪弄来的丑八怪?”

他边说边朝着余里里转圈圈,“这也太土了吧?

给这种土包子做造型,简直是有辱本Tony的手好嘛,我的妈鸭!”

“你这人妖敢说我丑?”余里里磨牙,气的脸颊鼓鼓的。

“你说谁人妖呢!人家辣么可爱当然是男孩子!”Tony带着蝙蝠金属戒指的手摸出一枚小镜子,丢在余里里身上:“你真该照照镜子好好看看自己,哼。”

余里里接过镜子,镜子里的少女一头五颜六色的硬邦邦的小脏辫,还用泫雅小花皮筋扎着,要多辣眼睛就有多辣眼睛,白的跟面粉糊在脸上似的底妆,两道又粗又浓的大黑眉跟直线似的对称着,紫色的眼睛,蓝色的美瞳,还有这吃小孩似的烈焰大红唇……

最可怕的是手臂上,这左青龙右白虎似的纹身,还有能扎人的柳丁皮夹克,捡破烂似的破洞裤,尖嘴高跟皮鞋……

这都是什么奇葩审美?

第6章 萝莉小天师

上辈子的她也是个人见人爱仙气飘飘的萝莉小天师,怎么就成了这么辣目的鬼畜少女身上了?

造孽了。

余里里连忙合上镜子,丢在一旁,简直多看一眼就要夭寿。

“是不是被自己丑哭了?”Tony依偎在战北霆身边,毫不客气的挽着他的胳膊,得意道。

战北霆剑眉敛起,正想说什么——

“正是因为本仙女又丑又土所以你才有发挥的空间好么,”余里里小脸上没有丝毫恼怒,反而扬唇浅笑:“我越丑,你就越有成就感,不是么?”

“仙女?”Tony笑的一头锡纸烫都在抖:“我就喜欢你这蜜汁自信!

看在你那么丑的份上,我就帮你一下吧。”

余里里磨着后牙槽,皮笑肉不笑:“那就谢喽。”

接下来,余里里先是被安排了激光清洗纹身,把身上黑漆漆的青龙白虎给去掉,然后做了个全身护理。

接近着,把一头的小脏辫全部解开,硬邦邦的小脏辫跟被鸡窝似的乱糟糟的,发质差的要死,tony只好把长发剪掉,余下的做了多层护理。

接下来是卸妆,做美容,挑选衣服,配饰。

两个多小时后,焕然一新的余里里被众星捧月般簇拥着出来。

“我的妈鸭!我真佩服我的手,丑女变校园女神,哈哈哈哈。”Tony骄傲得意的笑着。

余里里站在战北霆面前,拎着裙子,转了个圈圈,“喂,大叔,我好看么?”

战北霆放下咖啡杯,漫不经心的抬起目光,只一眼,他深邃眸底光线微变。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不会相信眼前的女孩跟两个小时前,是一个人。

卸去了一身狰狞纹身的她,身上肌肤白皙透亮,像是破壳的鸡蛋似的。

女孩身穿一件雪纺蓬蓬裙,紫色娃娃领,上身是渐变浅紫色的设计,袖口处有做工精良的绸缎蝴蝶。衣服上有精致繁琐的繁花刺绣,蓝绿色的编织腰带衬的她腰身纤细的不盈一握,蓬松的蕾丝雪纺长裙走路间带风,仙气飘飘的。

几缕空气刘海,乌黑柔亮的头发剪短后被炸成了两小只弯弯的羊角辫翘在脖颈两边,俏皮极了。

卸去浓妆后的小脸皮肤晶莹透亮,像是能发光,乌黑的杏眸跟水洗过似的,鼻梁高挺,浅橘色的玻璃唇透着高级感,像是泛着水光的橘瓣儿,似乎在邀请人品尝。

“大叔?”女孩在他眼前晃了晃手。

软糯的萝莉音让战北霆回过神来。

大叔?

他有那么老么?

只不过比她大了八岁而已。

“当然好看了!简直太萌了好么,萌的我一脸血啊,”Tony眼睛都在冒桃心了,“我的妈鸭,这也太可爱了吧!好想抱回家!”

“是么,”余里里美滋滋的站在镜子前,这张脸跟自己上辈子竟有八分想象。

只不过这张脸的长相属于甜美可爱软萌的,像是一颗小草莓。

“不过,还是我Tony的技术好啊,小可爱,你就站在这里别动,我要拍几张照。”Tony拿出手机,对着余里里就要开拍。

“拍别人去。”战北霆起身,一米九的个子挡住他的相机。

“哎?我的杰作拍都不让拍了么,可真小气!”

“刷卡。”战北霆交给Tony一张全球限量版黑卡。

随后,带余里里出门,上车。

“大叔,你是不是觉得我宇宙无敌巨可爱?”余里里捏着小辫子。

唉,女主对男主的杀伤力总是那么大,肿么办?

可惜啦,她才不会喜欢上男主。

第7章 不准叫大叔

不过,男主这至阳之躯,呆在她身边,肯定能沾点阳气,恢复能力指日可待!

所以说,现在不能正面跟男主刚,得顺着男主,装无辜小白兔。

但是呢,又不能让男主爱上自己,这个分寸还得自己把握。

余里里心里琢磨着。

战北霆瞥她一眼,这丫头,相貌的确不错。

可小小年纪,脑瓜子里装的什么东西?

还有……

“余里里,不准这样叫。”

男人沉声命里着。

“不准叫什么,大叔么?”女孩翘头,水润透亮的杏眸像是会说话。

战北霆:“……”

“那不叫大叔叫什么?”余里里嘟囔着。

其实叫大叔是有点小私心的,让男主知道,想跟她在一起,就是老牛啃嫩草。

毕竟,男主可是大了她整整八岁呢。

战北霆捏了捏眉心,“你可以叫小舅。”

“一个称呼而已,那么较真做什么,”余里里唇角翘着,“是吧,大叔?”

战北霆:“……”

真想堵住她的嘴。

十分钟后,车子穿过郁郁葱葱的森林,在一栋欧式城堡似的建筑物前停下了。

整座建筑占地几千平米,坐落于绿色海洋般的大森林中,整体风格是中世纪欧式城堡风,建筑通体瓷白恢弘大气,完全不输西方的城堡皇宫。

这简直比小弟子送她的漫画书里画得还要气派吧?

跟这别墅一对比,余里里只觉得自己的道观被秒成了渣渣。

而城堡外,一左一右站着两排佣人,左边是清一色黑白女仆制服的佣人,右面站着的是身穿白衬衫,修身马甲,打着领结,西装长裤的男佣人。

见他们下车,大家齐刷刷的90度弯腰,异口同声:“少爷好!余小姐好!”

余里里只觉得跟在战北霆身边,就跟古代受万民朝拜的皇上宠妃似的。

呸,哪来的宠妃。

她才不要跟男主有什么感情纠葛。

余里里跟在战北霆身边,感慨万千,前世她牛批哄哄,不知道多少豪门权贵为了求她算上一挂,为她鞍前马后端茶送水。

现在,自己一无所有,还小跟班似的跟在男主身边。

心里有自己小九九的余里里走着走着没发现前方人已经停下了。

她“咚”的一声,一头撞在了战北霆怀里。

余里里揉着脑袋:“好硬!”

这男人是钢筋铁骨么?她被撞的眼睛都冒星星了。

战北霆拧眉,面色如霜:“记住我说的话,你的一言一行都由我负责,别给我惹麻烦。”

“知道了。”

真啰嗦。

余里里心里小声哔哔。

很快,他们来到了客厅。

一个客厅,却大的跟篮球场似的,余里里也是叹为观止了。

整体装修设计金碧辉煌,头顶上的七彩琉璃灯闪的余里里眼睛微微眯着,有点适应不了这光线。

此刻,客厅主位上,坐着战家老爷子。他拄着拐杖,老态龙钟却不失威严,两眼之间带着复古式的眼镜。

“里里,这是爷爷。”战北霆介绍着。

“爷爷好!”余里里乖乖巧巧的叫了声,还像模像样的鞠了个躬。

“嗯,你是何兰的小女娃吧?”老爷子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阿芙常跟我提起你们母女。”

阿芙是战北霆的姐姐,战芙。

“是的爷爷。”

“小丫头模样长得挺招人喜欢。”老爷子笑着,白胡子有点抖:“既然阿芙把大人小孩交给你了,那你就好好照顾一下。尽尽地主之谊。”

象征性的交代了这句话后,老爷子岁数大了,也乏了,就回房休息了。

战北霆环顾下四周,眸色不悦:“三少爷呢?”

第8章 血光之灾

“三少在房间里睡觉。”佣人弱弱开口。

“把那小子揪起来。”

“……是。”

不一会,一少年从楼梯口处揉着蓬松跟鸟窝似的头发不情不愿的下楼了。

“什么事?”他睡眼惺忪,极为不耐。

跟在少年身边的助理立马掏出来一块棒棒糖,递给少年。

少年立马接过,拆开棒棒糖,含在嘴里,脸上露出惬意而满足的笑。

他金棕色的短发在阳光下泛着光泽,少年长了张标准的漫画脸,五官阴柔俊美,有种欧巴流量小鲜肉的既视感,但周身又透着一种贵族王子气质。

余里里认出来了,这就是小说里男主的弟弟,战南希,一个安静的爱睡觉同时又嗜糖如命的美少年。

小说里的设定是战南希因为出身顶级豪门,有种很强的自以为是的优越感,高高在上,谁也看不起,而男主却把女主带回家,战南希更是以为女主拉低了整个战家的素质跟档次,看她如同眼中钉肉中刺。

对女主态度不是一般差,而身为学校风云人物兼校草的他,对女主的态度,更是导致学校其他同学跟风。

于是,女主成了学校里被孤立的悲催的小可怜。

果然,看到余里里,战南希刚舒展开的眉心又拢起:“这是谁?”

“大姐托我照顾的孩子,余里里。也是你的同学。”战北霆淡淡开口:“以后,她们母女会住在战家。

希望你们和平相处。”

余里里?

战南希吃棒棒糖的动作一顿。

就是学校里那位臭名昭著让老师头疼不已的问题女学生?

听说又丑又杀马特,这看起来,完全不一样。

难道是整容了?

他眉头紧蹙:“什么阿猫阿狗你都要带回家?

我们战家成了难民收留所了?”

“住口!”战北霆幽深眼眸中淬起寒冰:“不想被发配到非洲,就老老实实听我的话。”

战南希吸了口棒棒糖,冷哼一声:“不就是住三个月么,我就当家里来了只流浪狗好了。另外,”他瞥了眼余里里,“在哪整的,比外面那些流水线网红要强,看起来还挺自然的。”

“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战南希打了个哈欠,嘟囔着:“都没睡好就把我吵醒了。真烦。”

说完,他踩着家居鞋,转身上楼。

“站住。”甜美软糯的女音响起。

战南希脚步一顿,缓缓转过身来,却发现,大哥身旁的少女正笑眯眯的看着他,只是那笑,看起来有点让人头皮发麻……

“战少爷,首先,本仙女天生丽质,根本不需要整容好么?只是卸妆了而已。

其次,是战夫人派你大哥来接我们母女的,我本不想来,是他先把我母亲带来疗养,又把我给绑来的。”余里里笑眯眯的开口:“所以,我是被邀请来的,而不是你说的什么难民进了你们家。”

战南希愣了会,随后狭长的凤眸眯起:“你敢这么对我说话?”

“敢这么正大光明嘲讽我的,你也是头一个。”余里里上前几步,跟战南希四目相对,虽然她个子矮了些,但气势却完全不输战南希,反倒给他一种压迫感。

在战南希错愕的目光中,余里里平静开口:“我劝你要是要积点口德。”

“我看你面堂发黑,目光无神,元神涣散,主凶,”她唇角翘起:“这几天小心有血光之灾哦。”

小说

倾世桃花为君开 主角: 栖时音, 薛容

2021-1-1 20:44:21

小说

邪王盛宠嚣张妃 主角: 慕无心, 北冥君临

2021-1-1 20:47:2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