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俏媳宠不停 主角: 沈云双, 萧城

穿越不说,还要养活三个娃?各种极品亲戚找茬,分家!带着婆婆、丈夫、侄子侄女一家发家致富!白莲花上门,开门放狗,看你还敢不敢勾引老娘的男人。唉唉唉,儿子,你干啥呢,在大街上勾搭小姑娘?没毛病,喜欢就去撩,不对不对,娘没说你啊,宝贝女儿!你别跑啊!完蛋了,教儿子追女盆友把闺女给教跑了!,娘子,那我们再来造一个女儿好不好?,唉唉唉,哪个人说在折腾老娘就是小狗的?,汪汪汪
农家俏媳宠不停 主角: 沈云双, 萧城

第1章 穿越农家

漠河村,地处‘北岳城’东七十里,依傍清江,原不过是一片河滩荒地,自数十年前,赵家老祖带着一家老小,勤勉开垦,不过三十余年,共开垦出十数亩良田,旱田数十亩,阡陌交错,怡然自得。

沈云双睁开迷蒙的双眼,扫视一圈,这让人惊讶的环境,床边一位素衫男子,正满是担忧的看着她,手轻轻贴着她的脑袋,给她试着温,沈云双惊了。

她记得她看到她从小最宠爱的亲妹妹再跟他的老公翻云覆雨,自己承受不住打击,车速太快撞到了围栏上?然后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不会是穿了吧?

“双儿,哪里不舒服?”男子微蹙着眉,掩不住的担忧。

沈云双惊得合不上嘴巴,这什么情况?忽然脑中闪过种种画面,刺激的沈云双一时接受不来,这具身子的主人也叫沈云双,是这男子的妻子,现在身怀六甲,因为被原身的二娘大陈氏逼着去河边洗衣服,一脚踩空掉进了河里,躺在炕上断了气,自己就来到了这里。

沈云双笑了,这个丧心病狂的老婆子,挺着大肚子还让洗衣服?男子看沈云双笑了,神经立刻紧张起来,把人抱到怀里,道:“双儿你咋了?别吓为夫啊!”男子轻轻抚着她的后背,细声的哄着。

“阿城?”见沈云双开口说话了,萧城才终于放下了揪着的心,还好,没傻。

“双儿,你慢点吃。”萧城温柔的提醒着沈云双。

沈云双一边吃一边笑着盯着面前的萧城。

“双儿,傻笑什么?”萧城俊逸的脸庞,温柔的眼底满是挡不住的宠溺。

“我笑你长得好看呢~”沈云双笑着摸了摸萧城的脸,心想,长得还真不错呢。

沈云双戏弄的话听得萧城一愣,脸憋得通红,道:“你个小妮子,居然敢戏弄你相公!”

======屋外======

“娘,那个贱货没死,命可真大,老四正给她喂饭呢。”小陈氏对着正在做着针线活的大陈氏说道着。

大陈氏满脸的怨怒道:“我呸!一个赔钱货,还那么宝贝!”啐了口唾沫继续搓着绳。

这大陈氏就是萧老汉后纳的小妾,说是小妾倒不如说是媳妇了,因为大陈氏将身为萧老汉正房妻子的老吴氏压得死死的,就因为老吴氏没有子嗣,对于大陈氏的刁难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萧家是‘漠河村’的坐地户,青砖瓦房赫然而立,这座宅子正是萧家祖上留下来的,萧城并不是萧老汉的儿子,而是萧老汉哥哥的儿子,当年萧老汉娶老吴氏进门后五年都无子,就跟年轻的寡妇大陈氏勾搭上了,而且还怀上了孩子,因为老吴氏的父亲对萧家有大恩,就算犯了七出之条无子,萧族长也不允许萧老汉休妻,更不允许他再娶。

最后在萧老汉带着大陈氏在萧家祠堂跪了三天三夜,还是老吴氏心善,同意了让大陈氏大着肚子进了门,但萧族长只让纳其做妾,为了大陈氏不受委屈,萧老汉搬出了萧家老宅,自立门户。

朝廷招兵,萧城他爹被迫参军,留下了大着肚子的萧城他娘,萧城的爷奶无人照顾,萧老汉又举家搬了回来,之后没过几年,萧城他娘就因病过世了。

萧老汉在萧城他爷的坚持下不得已把萧城过继到了自己名下,老吴氏无子,便将他揽到了自己屋子抚养,二十多年,没有生过一儿一女,而大陈氏为萧老汉生了四儿一女,萧老汉多年来只跟大陈氏一屋住,对老吴氏也只是冷冰冰的态度。

大陈氏的大儿子萧泰出生的早,成家也早,与妻子钱氏育有一儿一女,萧天宝与萧天蓉,萧泰十多年前在镇上做工出了意外被砸死了,赔了十两银子,大陈氏怕钱氏分丧葬费,就将她以丧门星的名义赶出了萧家,萧天蓉也因嗷嗷待哺惹大陈氏心烦,扔到一边任其自生自灭,老吴氏心软就将她抱到了自己屋子抚养,连带着也将萧天宝给一手带大,如今萧天宝年十八,萧天蓉年十五。

老二萧满娶的媳妇,连生三胎皆是闺女,大陈氏左右瞧二房都不顺眼,成天指桑骂槐,萧满也是个有骨气的,硬是一气之下携妻带女离开了萧家,独自外出谋营生。

老三萧如是个闺女,早早就就嫁了,萧城在萧家排行老四,老五萧福是呆在大陈氏身边最久的儿子,所以很得大陈氏的喜爱,就连娶媳妇也是大陈氏的侄女小陈氏。

但若是说最疼爱的,也就只有老幺萧禄了,是萧老汉跟大陈氏的老来子,那是宠的不得了,萧禄如今在镇上的学院读书,几年也没读个名堂书来,一年的花费还不少,也不见大陈氏心疼。

原身是老吴氏花一两银子在人牙子手里买回来的,而原身本就体弱,更经不住大陈氏的刁难,第二年生下一个男孩儿没多久就夭折了。

说起来原主其实算挺幸福的,到萧家三年,没下过地,更没煮过饭,她的换洗衣服都是萧城一个大老爷们儿帮忙洗的,也许是见不惯萧城这般的疼媳妇,大陈氏总是对原身横眉冷对,处处刁难。

“双儿,待会我要去地里了,你跟不跟我一起啊?”自从落水后,每次双儿再总是赖着不起来,萧城看着那懒懒的宝贝,真的很不忍心,看着那大的异常的肚子,娘她又敌不过大陈氏,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他怎么放心。

“双儿,咱们晚上回来再睡好不好?”小心的哄着,可是沈云双还是没动静。

“老四,你要磨蹭多久!太阳都多高了,还不去地里,偷什么懒呢!”大陈氏抱怨的话让沈云双烦躁的拧着眉头,天啊,这个泼妇真烦人。

萧城轻轻给她盖好被道:“二娘,这就来了!”回头看了一眼那赖在床上的人,轻轻掩上门。

第2章 午间送饭

沈云双醒来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胡乱的抓抓头发,在门口站了会,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感觉清醒了很多,她家的院子很小,一边的围墙垒的又高又整齐,那边是东厢房,是萧老汉跟大陈氏两人住的,另一边西厢房是萧福一家住。

北面的小厢房是老吴氏带着萧天宝萧天芝兄妹住的,南面这个小屋,就是自己两口子住的地方,后面的围墙却只剩个残坯,残坯的另一边,是一片竹林,刚刚下过一场雨,竹叶碧绿青翠,墙角下还堆着烂掉的稻草,是每年秋收时,萧城捡回来的稻草,时间一久,这些草都沤烂了,一场雨水一过,便长出好些蘑菇来。

沈云双走过去,看清稻草下长的是能食用的蘑菇,居然长了不老少,瞟了一眼西屋,小陈氏今天没有下地,在那哄着她的宝贝儿子萧天赐,看到沈云双来,小陈氏厌弃的皱着眉头道:“哎哟,我说今天老四怎么就一个人下地了,原来这大佛才睡醒呢,来干嘛来了?”

沈云双是真的不想和这样的人争吵什么,直接进了灶房,这小陈氏嫁进萧家也十五年之久了,跟原身也并没有什么隔阂所言,之所以她总为难原身,无非是见大陈氏喜欢欺辱她,便也有样学样的讨大陈氏欢心。

小陈氏抱着萧天赐,跟到了灶房里,锅里什么都没剩,就一些焦了的糊糊黏在锅上,是等她来刷锅来了?小陈氏暗自憋着笑到:“老四媳妇,谁让你起来晚了,晚了可不就没饭吃,喏,锅里还有一些糊糊,直接抹下来将就一下吧。”

沈云双也不搭理小陈氏的冷嘲热讽,径直拿起了碗柜里的一个瓷碗,朝着稻草堆的方向走了去,极其费力的蹲了下来,将蘑菇一簇一簇的摘了下来,小陈氏不会给自己留一点吃食,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但她可不能让萧城饿着,以大陈氏的偏向样,萧城吃不吃得到午饭都是未知数,只有自己送去了看他吃的饱饱的才放心,大陈氏看到沈云双手中拿着的蘑菇时眼中先是闪过一丝震惊,随后又偷笑了起来。

沈云双知道小陈氏的心眼坏,却没想到已经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这村子里先前有人吃了带毒的蘑菇结果不到一刻钟就不治身亡了,此后村子里便没人敢吃这蘑菇了,都拿蘑菇当作毒物避之不及,小陈氏明知道这东西会吃死人,但也是选择了默不作声,真是人渣中的败类。

她沈云双在二十一世纪可是餐饮界的佼佼者,要是连毒蘑菇跟可实用蘑菇都分不出那可就白活了。

径直走进灶房,洗净切好了两个土豆备用,将铁锅里的糊糊收拾了去除,将锅刷净,毕竟怀孕八个月了,肚子比一般的孕妇还要大出不老少,很费力的蹲到灶下,用火石点着一把干草,头一次点火石,还不太熟练,接连点了好几次,总算点着了。

铁锅烧热了,便可以放油,沈云双握着勺子,在猪油罐儿里崴了一勺子,将油滴进锅里。

小陈氏站在一边听见油下锅的刺啦声,嘴巴张了张,想说啥的,却最终没再吭声。

沈云双站在灶边,等到油温差不多了,便把蘑菇与土豆倒进去,翻炒一会,等水烧开,小火煨上一盏茶的功夫,这蘑菇的香味,便出来了,蘑菇跟土豆越炖越粘稠,要是能搁点香菜就好了。

她记得上个月萧城从镇上换了些玉米面回来,没敢让大陈氏知道,藏在了自己屋里的角落里了,为了他不在家的时候,自己能跟老吴氏还有天宝一家有口粮吃,将一部分玉米面拿到灶房里,把玉米面倒在盆子里和好,一个一个的贴在锅边上,盖好锅盖,只等饭好,没办法现在没有太好的食材,等自己身子不这么重了,就好好大展身手。

等了一会,沈云双把洗干净的葱切成段,掀开锅盖,把葱搁进蘑菇里,闷了一会,一掀开锅盖,浓浓的香味便飘了出来,虽然没有其他的作料,但用最原始的食材烧出的菜,也是食材最原始的鲜味。

“娘,香香~”萧天赐闻着蘑菇的味道不禁流出了口水,嚷着跟小陈氏要吃,萧天赐今年不过三岁,是小陈氏喜欢的不得了的宝贝儿子。

“儿子,这东西可吃不得!”小陈氏贴在萧天赐的耳边悄悄的说道,虽然香气逼人,自己都想吃了,但是这可是毒物,吃不得!

沈云双听到小陈氏的话,扬起嘴角笑了笑,拿起水皮袋子灌满了水塞进去了一点焦糖,使劲摇晃均匀,这焦糖是萧城买给自己解馋的,这东西可是有补充体力的功效呢。

将饭菜还有水袋子装好,做完这一切,沈云双戴着斗笠,挎着篮子往下坑那块田地的方向走去,下坑这边的田地离着河水远,天气一干旱,就很容易断水,为了庄稼丰收,只能人工担水浇地。

沈云双来到萧家田地时,萧城刚好担了水回来,因天热,他也脱了衣裳,露着膀子,黝黑的皮肤在阳光下反射着光泽,常年的劳作身材有些消瘦,但肌肉也更明显。

沈云双赶快掏出帕子给萧城擦去脸上的汗滴,柔声道:“饿了吧?我带了午饭来,先吃饭吧。”在沈云双用自己帕子伸过来时,萧城的媚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左手抚摸着沈云双的手右手接过篮子,柔声道:“怎么不好好在家休息呢,走这么远的路多累啊!我不是带饭了吗?”。

“我想让你吃热乎饭,不然对胃不好,先吃饭吧。”沈云双看萧城如此心疼自己也是很欣慰,不白费自己对他这么用心。

萧城右手搂着沈云双,左手提着篮子,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一颗大榕树下,树荫底下堆着几块石板,八九个农夫都在树荫下啃着冰凉的玉米馍馍。

她将水皮袋子递给萧城道:“这是焦糖化开的水,你先喝一点吧。”

“不,你喝。”萧城皱着眉头不肯喝,心想自己给她买的东西她舍不得吃,都留给自己了,这样的女人自己何德何能怎么能不去好好珍惜?

“好啦,别废话了,快点喝!”沈云双强行将水皮袋子塞到萧城的手里,转眼看到萧天宝正默默的啃着手里冰凉的玉米馍馍,记忆中这个小侄子对自己算是还不错的,总是偷偷的给自己塞粮食,萧城不在家时也总是他在大陈氏面前替自己解围,为了这个大陈氏没少打他。

“天宝也来一起吃吧。”沈云双和蔼的叫了声萧天宝。

“不了,四婶儿,我吃这个就行。”萧天宝低着头啃着手里的馍馍,不敢去看沈云双。

“天宝,你婶子说让你来吃你就来吧。”萧城不悦的皱了下眉头,萧天宝从小跟这个四叔最亲,自然是顺从的走了过来。

“天宝,不许去!”闻声望去只见大陈氏从东面走来吼住了萧天宝,看着沈云双言道:“可不敢吃你送的吃食!谁知道你安得什么心思!”

“二娘,你这是干什么,双儿好心好意来给我送饭!叫天宝来一起吃,你吼她作甚!”萧城皱着眉头看着大陈氏怒道:“你是我二娘,怎么对我都无所谓,可你吼我媳妇不行!何况现在还怀着身孕!你有做长辈的样子吗?!”

第3章 大陈氏找茬

大陈氏愣了一下,忙从震惊的回过神道:“我可是你二娘,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顶撞我?!”说着便惺惺落泪像那么回事似得。

沈云双一听就不乐意了,拉着萧城站直了身子道:“萧城为我说话怎么了?!我是怎么掉进河里的,你心知肚明,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我这几年勤勤恳恳,可你是怎么做的?”若不是大陈氏的苦苦相逼,差点造成了一尸两命!

大陈氏一听这话,气的火上房,瞪着眼睛嚷嚷道:“萧城你个白眼狼,我们萧家好心好意的养着你,你可倒好,让你媳妇埋怨起我的不是!行啊,你干脆就带着你这丧门星媳妇搬出去!外面大得很!”

听到这话,气得萧城直掐拳头,萧天宝在一边更是拉着大陈氏劝着她,那些乡亲也在奉劝着大陈氏,毕竟人都是长了眼睛的,这些年大陈氏的做法确实越来越过分,听着乡里乡亲埋怨的话,大陈氏脸色更是难看。

沈云双看她一张扭曲的脸,觉得十分恶心,人可以无耻,但你不可以没底线的无耻“陈氏,你搞错了,你现在住的屋子不是你的,它是姓萧的,不姓陈!”

“萧城啊萧城,你好的很,竟然让媳妇这么跟我说话!你翅膀硬了是吧!”大陈氏恨恨的盯着萧城。

“陈氏啊,少说两句就得了!”旁边的史大爷奉劝了几句,也是看着萧城长大的。

“奶奶!您就别说了!”萧天宝拉着大陈氏的胳膊劝慰着。

“你给老娘死开!”大陈氏说着甩开了萧天宝的手,紧接将萧天宝踹倒在地,看的周围的村民不禁吸了一口冷气。

好歹是自己的亲孙子,怎么能这样对待呢!

“得霞啊,怎么能算了呢!一个晚辈跟你这么放肆,你今天不教训教训她!这以后还得了!”一边一个男人怂恿着大陈氏教训沈云双。

沈云双认识他,他是大陈氏的娘家大哥陈得富!真是蛇属一窝。

大陈氏颠着手指,指着沈云双,满脸的愤怒道:“好你个小杂种!你看我今天不教训教训你!我就不是你二娘!”

沈云双暗暗抓紧萧城的手,神色平静的看着陈桂香道:“是你先不仁,那也别怪我不义,既然事情都到了这一步,我也不怕告诉你,今儿个你还必须还我一个公道,你对阿城苛刻至此,更是每天连顿饱饭吃不上,我本不想追究,你又为何苦苦相逼?!”她故意讲的很大声,让在场的人都听见,也好,来的人越多,这事才能闹的越大,沈云双瞥见有人嚷嚷着跑去叫村长了,便是最好,她得为自己跟萧城争取多一点的利益。

沈云双的话,听在邻居们耳朵里,也是五味杂陈,萧城的事,村里哪有不知的?自从萧城他娘死后,萧城小小年纪就特别懂事,扛起锄头干起了农活,萧老汉把萧城过继到了自己名下,却恬不知耻的拿萧城当奴才,萧家的活计,竟数萧城干的最多,村里同龄的男子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萧城也还没娶媳妇,是老吴氏跟萧族长借了一两银子在人牙子那给萧城买了个媳妇。

成家之后,萧城更能干了不说,还有闲暇的时候上山打猎来贴补家用,按理说,这么懂事的一个孩子,就算不是亲生儿子,萧老汉都应该感到欣慰了,但这些得不到他的认可也就算了,还总是任由自己家的那位祖宗刁难这对小夫妻。

大陈氏怎么都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被沈云双逼问到无话可说,举起手来想扇沈云双嘴巴,就在手掌马上要打在沈云双脸上的时候,萧城的手挡在了沈云双面前,抓住了大陈氏举起的手,目光狠狠的看着她,冷冷的说道:“我敬重你是长辈叫你一声二娘,你既没生养我,又没对我有大恩,我不欠你的,我忍着你,并不代表我是软柿子任你拿捏!”说完狠狠的甩开了大陈氏的手。

大陈氏被萧城一甩摔在了陈得富的怀里,哀嚎了起来:“大哥啊!你看啊!这小狼崽子长大了翅膀硬了!想我陈桂香不是他娘,却也照顾了他那么多年,现如今这么对我!”

第4章 发生早产

就在大陈氏痛哭的时候,村长赶了过来,也就是当初帮老吴氏把沈云双买回来的赵义,大陈氏见着村长来了人也越来越多,也不好再撒泼,只一个劲的趴在陈得富的怀里哭诉着埋怨着沈云双怎样的坏,怎样的目无尊长。

沈云双走到赵义面前,挺直了腰杆,道:“您是村长,我们一家的公道,就全仰仗您了,是对是错,咱村里人都是张了眼睛的。”

赵义有些无奈的看着沈云双,这孩子是他因为图便宜从人牙子手里介绍给老吴氏的,看那白净的样子就没吃过什么苦,嫁到萧家之后,陈氏没少为难这孩子,他一个外人也没办法说什么。

他以前就问过萧城,要不要分家,出来单过,可萧城只一句:分了家陈氏也只是会给他点锅碗瓢盆,他并不想拖家带口的跟着自己住山洞。

他都这样说了,自己再劝都没用。

沈云双冷笑道:“村长,我只问您一句,这我们现在住的宅子是不是姓萧?陈氏要把我们赶出去她做不做的了主?”

见赵义不说话,沈云双有些不耐烦了“村长,我说的不对吗?”

赵义双手背后言道:“这……萧家现在住的屋子是姓萧的,陈氏做不了主。”

陈得富可忍不住急了“村长,这话可不敢乱说,得霞她是萧家的长媳,咋就做不了主?!”嘴上这么说,可陈得富这话明显底气不足,陈得霞虽然是萧家的媳妇没错,但萧家的男人都健在,怎么着还轮不到她来做主。

大陈氏更是疯了似的哭天抹泪道:“萧城啊,你这孩子真不孝啊!为了一个女人这么跟我作对?”

沈云双真的听不下去了,厉声道:“陈氏,你别在这儿胡搅蛮缠!是你自己找我们夫妻二人的茬,你又往我们身上泼什么脏水!”

大陈氏此时气还没消,这会哪容得了沈云双说她,便口不择言起来“你个小贱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的那点心思,你不就是想霸占萧家的宅子吗!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你就是个废物!萧城娶了你都是他倒霉!”

这些话听在沈云双耳朵里都是那么的刺心,如若不是大陈氏的苦苦刁难,孩子生下了怎么就夭折了?母子连心,虽然自己不是真正的沈云双,自己现在用着这具身体,怎么会不难受!沈云双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你!你!!”

说着就感觉肚子突然剧痛起来,下.体不受控制的流出了淡红色的血,跌到了萧城怀里…

“不好啊,大城媳妇怕是要生了!”

“陈氏,瞧你做的好事!”赵义冷冷的看了一眼大陈氏,就朝着萧城的方向走去。

“双儿,别怕啊!”萧城将沈云双紧紧的抱在怀里飞快的速度朝着萧宅跑去,还一句一句的叫着沈云双,生怕她睡过去了就醒不来了。

第5章 难产生子

门外,萧城急切地踱着步子,只听得屋内云双痛苦的嚎叫着。

沈云双声嘶力竭地喊叫着,想缓解一下自己的痛苦,不一会儿便浑身乏力,高隆的腹部上下起伏,喘着粗气,产婆束手无策,只是急得直冒冷汗。

沈云双突然觉得一阵跟之前不同更加剧烈的疼痛袭来,此时孩子已经入盆,她的大腿只能向两边使劲劈开才,白白的肚皮暴露在了空气中,她开始用力,嘴巴抿成了一条线,整个脸也变得扭曲了,她使劲将大腿分的更开好让孩子能够出来,可是事与愿违,孩子好像并不急着出现。

“肚子疼死了!孩子快让我把你生出来……娘求你了……啊!”沈云双乱喊着双手在肚子上不停的推挤,想把孩子挤出来,疼痛的间隙她大口的喘着气。

此刻产婆更是急道:“快用力啊……用力!吸气……呼气……”

沈云双听产婆的话跟着做,呼气吸气的用力,渐渐的她感觉下身的膨胀加剧了,简直让她难以忍受“疼死了……啊!”她受不了的大喊起来。

终于产婆漏出了喜色,只见孩子的小脑袋出现在了,而她也精疲力竭的用着吃奶的劲儿,最种痛苦让她难以忍受。

“来了来了来了…”产婆突然大喊起来:“要生了……孩子要出来了……来了!快快……出来了!”

沈云双使劲的挺起肚子,本来就很大的肚子看起来更加的巨大,双腿支起,用力向两边分,为孩子留出更多的空。

“来了来了!”产婆也跟着大口的喘着气道:“糟了!”

就在沈云双痛得死去活来时,产婆快步离开了产房,来到了急的在门外踱步的萧城面前问道“你媳妇这是难产了!你是保大还是保小!”

只见萧城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激烈的说道:“保大啊!”

赵义看着萧城的眼神不禁多了些诧异,关键时刻他宁可不要孩子也要保住媳妇儿。

“那我就保大人了!”就在产婆要回到屋子里的时候“站住!大人小孩都要平安!”

闻声望去只见迎面走来一个妇人,还算高挑的身材穿着一件绿色的麻布,头发挽了一个髻,插着一根桃木簪子,有些蜡黄的脸上多了几分沧桑与倦色,眼睛下方有一圈浓郁的阴影,瞳孔里还有些残留的血丝,对着萧城冷声道:“糊涂!”

“娘……”萧城祈求的目光看着妇人。

原来妇人就是萧城的养母老吴氏,只听见她‘啪’的一巴掌扇到了萧城的脸上,怒道:“你这个孽障,那是云双丫头辛苦怀着的孩子,你不保住怎么跟她交代?难道再让她失去一个孩子吗?”

“娘!我求你了!”萧城对老吴氏苦苦哀求道,他真的不想双儿死啊!孩子可以以后再有,可双儿只有一个啊!

“别再说了!现在最重要的云双跟孩子都平安无事。”老吴氏皱着眉头看着萧城。

老吴氏径直走到刘产婆面前,拍了拍她的手,言道:“老姐姐,麻烦你了,一定要母子平安!”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的清清楚楚的告诉产婆她只要母子平安。

而此时房里的沈云双已是疼痛难忍,几乎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听到了外面的对话,面对老吴氏以及萧城的维护,她很欣慰,不过她现在没有精力去想那些,这产婆也不知道在磨叽些什么还不进来!现如今她只想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生下来,于是她咬紧牙关,两手继续按着肚子拚命向下使力。

小腹白腻的肌肤波浪般起伏,一个胎儿带着血丝缓缓冒出,皱巴巴的小脸卡在在光润的股间,脏而又突兀。

突然体内一松,一团热腾腾的物体滑出,落了下来,胎儿顺利的降生。

“哎呦我的老天爷啊!”刘产婆来到产房时看到沈云双的动作,吓得心尖儿都在颤抖,赶忙上前将孩子脐带剪好包了起来。

此时的沈云双不仅没感觉到解脱,反而肚子更加疼痛了起来“啊!好痛啊!”

刘产婆发现了沈云双的不对劲忙上前查看她的情况,惊讶道:“孩子啊,你这肚子里可还有娃儿啊!加把劲生下来啊!”

沈云双更是惊讶,一个还不够!肚子里还有?来不及多想只能再接再厉使劲浑身的力气生孩子“啊……痛啊!”心想着,宝宝你要乖乖的啊,妈妈真的好痛啊。

也许是宝宝听到了沈云双的祈祷,她居然觉得疼痛感慢慢平复了下来。

“加把劲啊,看到头了!”刘产婆激励的沈云双,若是母子平平安安那当然是最好的结果了。

“啊!”沈云双使出了吃奶的劲,婴儿滑落了出来,刘产婆连忙将脐带剪好,可是这还没完,沈云双感觉身体里有用不完的劲,下身剧烈的疼痛了两次,终于平静了下来,昏睡过去。

刘产婆看着昏睡过去的沈云双,再看看旁边的三个婴儿,来不及再多想,将孩子擦拭干净,包了起来,这一胎接生下来三个孩子,两男一女,这真是福大命大啊,产婆暗自佩服起沈云双来,随后拍了拍孩子们的屁股,让他们哭出声音来。

“怎么样了?”老吴氏死见屋里传出了孩子的哭声,在外面等的着急,直接开门走了进来。

“大妹子,你可真有福气,你媳妇给你生了三个金孙呀!两男一女!”刘产婆赶紧道贺,讨个彩头。

“谢谢老姐姐,真是辛苦你了!”老吴氏感激涕零的看着刘产婆。

“那就先恭喜大妹子了,记得请我来吃杯喜酒,那你们忙着,我就先走了。”刘产婆到了喜就匆匆离开了。

老吴氏似想起了什么,赶忙走出屋子,来到萧城面前道:“小城,去看看你媳妇吧。”

听到老吴氏这么说,萧城连忙迫不及待的几个箭步冲进了屋子。

第6章 一场风波

老吴氏转身又跟对她有几步距离的萧天宝说道:“天宝儿,赶紧把咱家老母鸡杀了,让天蓉顿了给你四婶儿补补身子。”

没等萧天宝走出一步,小陈氏就将萧天赐一把塞到了旁边的萧福怀里,快步的拦在了萧天宝身前,不让他再动一下“你个小白眼狼,哪头跟你亲不知道?你把老母鸡顿了,我们天赐还咋吃鸡蛋了?!”

萧天宝试图绕开小陈氏,但小陈氏拦得死死的,就是不让他过去。

“老三家的,老四媳妇生了三胞胎大伤元气,炖一只老母鸡给她补身子怎么了?”老吴氏皱着眉头看着小陈氏,显然是很不满她的做法。

“大娘,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咋滴?谁不会生孩子啊咋!她沈氏就那么金贵?!生了三胞胎就得吃老母鸡补身子?”小陈氏当然知道生孩子是最伤元气的事情,她生了萧天赐的时候,婆婆给她拿了多少好东西补身子,但想给沈氏补身子,那简直是做梦。

“老三家的,你赶紧起开,别在这儿胡搅蛮缠的!”老吴氏忍着心里的火气瞪着小陈氏说道。

“天宝。”正当此时,萧家大门外传来一个妇女着急的喊声,大家闻声回头望去,来人正是萧天宝的亲娘,钱氏。

钱氏的娘家虽然就在与漠河村相邻的杏花村,但也并没有回去,多年来一直都是借住在村西头的舅舅家,为的就是能多看看自己的一双儿女,钱氏刚走到萧家老宅的大门口,就看见小陈氏在对着萧天宝蛮横的耍泼。

她这个儿子哟,当初若不是大娘给他带大,说不定早就饿死了。

“天宝,别怕她,娘在这呢。”

小陈氏原本坐在院子中,她此刻听到了钱氏的声音,腾地一下站起身子,冲到大门口。

“诶哟,是谁允许你再踏入萧家的,你克死了大哥还不够吗?今日又想回来克我们萧家谁啊?”小陈氏见到钱氏,没什么好脸色,她不问是非黑白,劈头盖脸将钱氏一阵泼骂。

钱氏在萧家的时候,是萧家的大媳妇,小陈氏这个做弟媳妇就明里暗里的给她使绊子,念在自己是当大的,不跟她一般见识,如今被赶出了萧家,对她更是没有了好脸色。

“萧老三家的,我来看看我儿子,关你屁事?”

小陈氏还没来得及回嘴,萧天宝就出了声。

“娘,您怎么来了?”萧天宝面对钱氏,微微一笑。

钱氏瞪了一眼小陈氏,才道:“你的妹妹呢?吕长晟那混小子退婚了?”

“退了,天蓉她也没事,吕家那小子,她还不稀罕呢。”萧天宝这话实则是摸着良心说的,就那种不是人的东西怎么配得上他妹妹。

钱氏见自个的儿子都形色如常,一点也不难过,这才将一颗心放下。

“哟,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你们不稀罕人家,还是人家不要你啊,萧天宝,你说秀才郎你的妹子都不稀罕,还能瞧的上谁?恐怕这辈子都嫁不出了吧。”

萧天芝见自己费尽心机将吕长晟抢到手里,萧天蓉也被退了亲,居然还一点也不难过,她看着心里就十分不爽。

钱氏侧头,犀利的眼神瞪了萧天芝一眼。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萧天宝冷冷的看着一脸得意的萧天芝,似在努力咽下心中的怒气。

萧天芝见钱氏瞪了自己,来不及说什么,就赶忙躲到了小陈氏的身后,她可害怕钱氏会恼怒之后一巴掌就抽过来。

“儿子,听说你四婶儿生了?”钱氏不想再跟小陈氏这种人胡搅蛮缠,赶紧询问沈云双的情况。

“是啊,四婶儿生了三胞胎呢!四叔可真有福!”在整个十里八村,还没见过谁家一起生三个娃娃的。

钱氏见母子都平安,这才将一颗心放下,沈氏那么善良,对天宝这孩子又那么照顾,自己当然应该来看看“是嘛,那可真是大喜事啊!”

“呦呵,三胞胎又咋了?还不是跟他娘一样都是赔钱货。”小陈氏见卫大家听说沈云双生了三个娃娃,纷纷高兴的样子,她看着内心就十分不爽,那赔钱货生个娃娃有什么好庆祝的,就算生了三个也跟她娘一样都是赔钱货!

钱氏侧头,犀利的眼神瞪了小陈氏一眼。

“真是满嘴喷粪。”

“你……你这个丧门星,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小陈氏氏狠狠的刮完钱氏,又扭转眼神狠狠的刮向萧天宝:“小狼崽子,赶紧滚出去割猪草,割不完,没有饭吃!”

钱氏已经被赶出了萧家,小陈氏不能对一个外人撒气,只能将满腔的怒火撒在萧天宝的身上。

“你凭啥指使我儿子?你有资格吗?”钱氏见小陈氏拿自己儿子当奴隶看待,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样子就火上心头。

“你这个杀千刀的丧门星,谁让你进来的?”闻声望去只见大陈氏脸色铁青的从萧家大门走进来,继续说道:“你赶紧给我滚出去。”

大陈氏之所以等了一阵子才回家,就是生怕沈云双难产出事,赵义向对她兴师问罪,听闻村里人说沈云双母子平安,她才敢放心回来。

“陈二娘,我来看看我弟妹,碍着你什么事了?”钱氏面对大陈氏的驱逐并没有当回事,当初在萧家的时候,之所以对大陈氏的刁难忍气吞声,不是因为怕她,而是为了她男人萧泰,现如今萧泰早就死了,自己又被她赶出了萧家,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你这个杀千刀的,害死我儿子还不够,现在又想来害我了吗?”钱氏的话更是激起了大陈氏一腔的火气,她尖刻的眼神狠狠的刮向钱氏。

老吴氏实在忍不下去心里的反感出言道:“天宝儿,你赶紧去把母鸡杀了,让你媳妇去炖汤,一会你四婶儿醒了还要喂孩子呢。”

“知道了,大奶奶。”萧天宝听了老吴氏的话,生怕小陈氏再拦着自己,赶紧绕开了奔着鸡窝去了。

“哎呦我的老天爷,你们这杀千刀的咋这么欺负人呢,我辛辛苦苦养的鸡你就要给杀了!我可不活了!”大陈氏见萧天宝奔着鸡窝就去了,瞧这架势自己是拦不住的,干脆又哭又啜,脱了鞋底板就往地上拍打,十足的泼妇。

一旁始终都没说话的萧老汉垂目瞧着大陈氏撒泼,不由得眉头蹙起,脸色十分不悦道:“行了,一把年纪了还如此撒泼,你当自己是耍猴戏的啊,还不赶快穿上你的臭鞋底。”

虽然萧老汉也没有什么好德性,但却也是个威严的,大陈氏还是怕他的。

果然,萧老汉一声怒吼,大陈氏的哭声戛然而止,大气不敢吭一声得穿上了鞋子。

“爹啊,大娘要把老母鸡杀了给老四媳妇补身子,那我们天赐是不是以后就吃不到鸡蛋了?这可咋办啊!”

萧老汉吼了大陈氏,小陈氏深萧老汉真的会任由萧天宝杀了母鸡,赶紧用他的宝贝孙子打一个提醒。

第7章 风波平息

“天芝,你去告诉大宝子,今天他要是敢杀只鸡,我就不认他这个孙子!”萧老汉抽了一口旱烟又吐了个烟圈说道。

“知道了,爷爷。”萧天芝巴不得萧老汉能这么说呢,脸上的幸灾乐祸显而易见,赶忙的跑到了鸡窝拦住了要抓鸡的萧天宝。

“你……家里有五只母鸡,杀了一只也不会影响天赐吃鸡蛋,你非要这么做吗?”老吴氏颤颤巍巍的指着萧老汉说道。

“大姐,我养几只老母鸡也不容易,它们还知道下几个蛋感激感激我,这进了老四媳妇儿的肚子里,我能得着啥嘞!?”没等萧老汉说什么,大陈氏就抢先一步说了话。

“陈氏,老四媳妇儿怎么说都是萧家的功臣,杀只鸡给她补补身子都不行吗?”老吴氏见大陈氏这般胡搅蛮缠,其实也早就预料到了,只是没想到会说出这么恶毒的话来。

“大娘啊,老四媳妇儿要是萧家的功臣,那我婆婆可不就是萧家更大的功臣了嘛,婆婆可是为公爹生了五个娃娃儿!要说补身子,也应该是我婆婆来补,俺们可不像某些人,占着茅坑也不拉屎,养了这么多年,也不见下一只蛋,简直就是在糟蹋粮食!老母鸡好歹还能杀了吃肉,这人呐,杀了都没有地方埋嘞!”小陈氏说着就捂着偷笑着,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清楚是在说老吴氏生不了孩子就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

“老三家的,你别太过分了!”老吴氏见小陈氏一个当小辈的,不光撒泼还这般的出口伤人,心里的愤怒显而易见。

“过分?我哪里过分了?我在说老母鸡不下蛋就糟蹋粮食,大娘你激动个什么劲啊?”小陈氏嘲笑的眼神狠狠地刺痛着老吴氏的心。

不得不说,会咬人的狗是不叫的,年轻时的大陈氏还只是装装柔弱,嘴上功夫了得,让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如今岁数大了就只会撒泼打滚了,小陈氏的功夫可不输年轻时的大陈氏一分。

“行了,这事就这么着吧,以后也不许再提了,老四媳妇儿想补身子就让老四自己想办法,别搅得家里不得安宁。”萧老汉磕了磕自己的烟杆子,背着手就像东屋走去。

“呸!”大陈氏朝着老吴氏咗了一口唾沫,转身追着萧老汉去了。

小陈氏见萧老汉都这么说了,瞥了一眼老吴氏也跟萧福乐呵呵的回屋了。

老吴氏偷偷抹了把眼泪,被一直在旁边的钱氏给瞧见了。

“大娘,你别跟陈娇儿那种人一般见识,她就是在粪坑里爬出来的,一会让天宝去把我养的那只母鸡杀了给老四媳妇下奶。”钱氏看着老吴氏这么难受,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没成想这么多年大娘在萧家的地位越来越差。

“这可使不得,菊花儿啊,大娘没事,你养只老母鸡也不容易,早些回去吧,我进屋去看看老四媳妇儿。”老吴氏拍了拍钱氏的手,就转身进屋了。

钱氏看着老吴氏那单薄的背影,叹了口气也离开了。

老吴氏进屋就看到眼前的一幕,萧城正紧紧的握着沈云双的手,眉头紧锁着,生怕失去床上的人儿。

“这个臭小子,有了媳妇真是连孩子都不要了……”老吴氏无奈摇了摇头。

“额……”沈云双醒来的时候就只见萧城疲惫的握着自己的手趴在床边,身旁的一个老吴氏正在给孩子换尿布。

“阿……城……”沈云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仅仅挤出了两个字,双手双腿更像是灌了铅似的动弹不得。

“双儿,你醒了。”萧城听到沈云双的轻声呼唤,立刻惊醒,瞳孔中的红血丝显而易见。

“阿城……我睡了多久?”沈云双看着萧城眸子里的疲惫就想到了可能他都几天没睡一只守在自己身边吧。

“你睡了整整一天一夜,都吓死我了。”萧城轻抚着沈云双的脸。

“阿城,把我们的孩子……。”

“在这呢在这呢!”没等沈云双说完话,老吴氏便赶忙把孩子抱到了沈云双的跟前。

“这是老大,还有两个刚睡着!”

沈云双看着小宝宝的长得真的好笑,脸圆圆的,红红的,像个熟透的大苹果,他睡的真的很想,两只小眼睛眯的很紧,像两条细细的线,两根眉毛像两枝柳条般细细的,小嘴巴一张一合,吧唧吧唧的,可爱的紧,无一不触动着她的内心,前世她一直忙于事业,第一个孩子打掉了,等想要的时候已经年纪大了不好要了,好不容易怀上了却还是意外流产了。

这是上天送给她的小宝贝,她怎么能不高兴呢?

只是似乎她想到了个问题,道:“娘,真是辛苦你了。”

见沈云双这么说,老吴氏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欣慰,道:“没事,娘不累。”

“双儿,你就安心养着,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时光荏苒,转眼三十多天一晃而过。

沈云双在出了月子的第十天终于下了狠心决定跟萧城‘摊牌’了,一到清早就把萧城叫到了自己屋里。

萧城进门来的时候,许是步伐太过轻快,沈云双并没有注意到她,正在埋头给孩子的喂奶,萧城正在给另一个孩子换尿布,那画面要多粉有多粉,看的萧城不禁有些脸红。

“咳咳……”终于在萧城站在门口一刻钟之后,轻声的咳嗽示意自己的存在。

“阿城?”云双闻声望去见萧城站在门口,道:“赶紧过来。”

萧城赶忙向前走了两步坐在了炕沿上,道:“双儿,你有啥事跟我商量啊?”

“阿城,我说了你可别生气。”沈云双将怀里已经睡熟的孩子放在了炕里。

“双儿,你跟我客气啥呢?”萧城看着身子渐渐好转的沈云双,心里的一块大石也算落了地,双儿是他的大宝贝,这次又给他生了三个小宝贝,即便在即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

“阿城,我的身体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我想……还是出去帮着做些什么吧!”她真的再不忍心这么过下去了,就因为自己生了三个孩子,又不干活,大陈氏就克扣了南屋跟北屋的粮食,萧老汉也是默许的,他们几个人每天都填不饱肚子。

第8章 绿豆商机

他们这一家子,包括老吴氏、天宝以及天蓉兄妹两个,在萧家是不受待见的,活干得最多,吃的最少,她没想到钱氏那个大嫂,会把自己养的母鸡杀了给她炖汤喝,还给自己送来了一小筐的鸡蛋,不知道是攒了多久都没舍得吃的,为了给她补身子,萧城白天要下地,下午又去后山给自己打野鸡,短短一个月萧城就消瘦了不少。

面对这个小家现在的处境,她在不做些什么,萧城的身子,早晚会累跨的,大陈氏那个泼妇每天骂骂咧咧说着那些难听的话,像苍蝇似的不咬人各应人,自己也懒得搭理她。

“你这丫头说什么胡话呢!”萧城一听这话就炸了庙,在这整个十里八村,谁比他们萧城有福气,一下子就给来了三胞胎。

“阿城,你就听我的吧,我没那么娇气!”沈云双握住了萧城的手,那醒目的茧子真的让她很心疼。

“不行,你就安心的养着就成了。”萧城皱着眉头看着沈云双。

“好,你不让我出去也行,那你以后都不要进我屋里来了!”沈云双说着也皱起了眉头强硬起来,这话她说的其实也很心虚,要知道自从她来到这个地方开始就还从来没跟萧城一个炕上睡过,萧城晚上睡觉打呼噜,怕影响到孩子休息,就跑去跟天宝挤挤了。

萧城被沈云双的话弄的有些哭笑不得,兴许是在屋里呆的太腻想出去转转了,自从双儿嫁给他之后,这几年他生怕双儿受委屈,从来都是啥也不让她做,但也从来没在她那得到过一个好脸色,自从上次双儿上次落水之后,对他的态度就像变了一个人,不过他真的很喜欢现在的双儿!

“阿城,好不好嘛?”沈云双晃了晃萧城的手臂,见硬不不行就换了套路。

“好。”萧城不知为何,看着沈云双那双充满着委屈的瞳孔,竟然不忍心拒绝她,糊里糊涂的就松了口。

见萧城的松了口,沈云双乐呵儿了,她终于可以不用憋在屋子里了,这老爷们儿心疼自个儿,愣生生的让她多坐了好几天月子,就连小宝贝也是只有吃奶的时候才让自己哄哄,只要一睡着了,立马给放到炕上,生怕自己累着。

“我就知道阿城最好了~”沈云双笑嘻嘻的看着萧城,整个一副小孩吃了蜜糖的样子。

“真拿你没办法。”萧城刮了一下沈云双的鼻子,宠溺道。

有了萧城的允许,沈云双可以说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自家小屋,在这一个多月里,她也没消停过,画了一张图纸让他去村西头的李铁匠家去了。

前阶段她就注意到在这个地方绿豆都是被当作喂鸡的饲料,再不济就是煮熟了喂猪,简直是暴殄天物了,绿豆汤在夏季不仅清热解毒、还是消暑解渴的好东西,绿豆糕跟绿豆芽,这都是简单易做的东西!自己可以利用‘绿豆’来赚一点小钱,至少不能再让他们家这五口大人饿肚子!她让萧城去打得,正是做绿豆糕的模子,虽然不算精致,但面上过得去,能成得了形就可以了。

想着赶集都起大早才能占着好位置,沈云双立马就让萧城去仓房里把一直搁置的半袋子绿豆拿了出来,将绿豆头一天晚上提前泡好。

第二日天还蒙蒙亮,沈云双就熬起了绿豆汤,将蒸好的绿豆全都压碎去皮,往里面倒一点点的焦糖,和好之后将绿豆揪成了一个个的小箕子,放到了模具里压实,然后快速的倒在桌面上,以此类推,将绿豆糕一个一个的排好,忙碌了半个时辰,幸好有天蓉跟着帮忙,不然还不知道得做到啥时候。

沈云双见绿豆汤的浓香已经散发开来,赶忙将办完的焦糖倒进了锅里,搅了几下熬了一小会倒进了已经准备好的木桶里。

萧天蓉狠狠的吸了一口气道:“四婶儿,这东西咋这么香嘞!”

沈云双见萧天蓉一直在闻着绿豆汤的香味,就笑着说道:“先别闻了,等四婶儿那这挣了钱,就给你买点好东西。”

听到自家四婶儿这么说,萧天蓉连忙摆摆手道:“这可不行,四婶儿卖了钱一定要自个儿藏好,不然二祖母该让你交到中馈了!”

沈云双拍了拍萧天蓉的手,道:“你放心,咱们离好日子不远了。”

沈云双将孩子们托付给老吴氏,就挎起了装着绿豆糕的篮子跟挑着木桶的萧天蓉冲着村口去了,不得不说天蓉这孩子确实懂事,本来她想让萧城帮着把木桶挑到村口的,但天蓉说啥都要自己来,让她四叔多休息一会。

村子中大家去集市都是坐着牛车去的,牛车也不贵,一个人两文钱,就可以坐到镇里。

庄户人家,虽然手上没有什么银钱,不过,两文钱坐车得钱还是有的。

这四文钱,还是老吴氏掏出压箱底拿给她了,她要是不挣几个钱回来都对不起自己这个婆婆娘!

青沐城,是因山美水美而远近闻名,远远的,已经能看到城门上的刻字,赶集的人,都在这里汇聚,随地摆放的小摊,一直延伸到城门外边,叫卖声,更是此起彼伏,还有飘来的阵阵食物的香气。

街道上店铺林立,大都是卖杂货,农具,还有些卖粗布料子的,自然也少不了茶楼小吃摊,早上赶集的人多,集市也就格外的热闹。

找了一个人多的地方,沈云双便将篮筐里的绿豆糕拿出来开始卖。

时间渐渐的过去,到了晌午,她们做的东西居然一点儿也没有卖出去。

萧天蓉知道这样下去,等到天黑了也不会有人来买她们的东西,犹豫了一下,她还是看着沈云双开口道:“四婶儿,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太阳太毒了!”

沈云双看着萧天蓉,知道她是怕自己中暑,想了想,道:“天蓉,这样吧!你先回去,我在这儿继续卖一会儿!”

“这怎么行?”萧天蓉一听沈云双的话,顿时皱了皱眉头道:“四婶儿,要回去我们一起回去,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留在集市上呢?”

沈云双眼珠子转了转,跨出了几步距离,清了清嗓子,吆喝道:“哎~瞧一瞧看一看啊,正宗的清凉解暑、美容养颜的好东西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儿了啊!”

小说

战神王爷腹黑妃 主角: 年青辞, 司君凌

2021-1-1 20:28:49

小说

错爱难言 主角: 黎雪, 宫若宸

2021-1-1 20:31:3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