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诱宠呆萌妃 主角: 安以纯, 司南宸

一夜之间重生,物是人非,她成为他的王妃。,可是她想要的是自由,所以她说,“我要走,放我走啊,你个冰块脸。”,“再动试试看,打你屁股。”王爷抓住要逃的王妃,戏谑的调戏道。,……,“今天太阳真好。”,“没你就更好。”,某男一脸黑线。
%title插图%num

第1章 一言不合就穿越

“给我站住,”一群肥头大耳,身强力壮的大汉拿着铁棍紧追着一个女孩。“别追我啊,要拿钱找我爸,是他欠你们钱的啊!”女孩拼命往前跑,白皙的脸上通红一片,汗珠断了线似的往下落。

“呲——”刺耳的声音划破长空,女孩瞪大了双眼,手足无措的看着货车越来越近,“嘭——”女孩倒在血泊里,毫无意识。

另一边——

“王妃,王妃,您醒醒啊,”婢女红着眼眶呼喊着床榻上的美人,她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如脂,身形苗条,长发披于背心,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一袭白衣,秀美的娥眉淡淡的蹙着,在她细致的脸蛋上扫出浅浅的不安,即使处于病中也掩盖不了她的美丽。

美人睁开眼,看着周围豪华不失典雅的古风装饰,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我到天堂了?”安以纯喃喃自语道。

“王妃,王妃,你总算醒了,吓死奴婢了”

“你好,请问这是哪啊?”安以纯扯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看着眼前穿着奇怪衣服的人。

“王妃,你不认识奴婢吗?奴婢是玉心啊,”奴婢焦急的解释道,这王妃想不开撞桌脚,一下子昏迷不醒,不会是失忆了吧。

“哈哈哈哈我没死啊,原来是穿越了!”安以纯不顾形象的仰天大笑,玉心诧异的望着安以纯,“王妃,你……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玉心是吧?你刚刚怎么叫我王妃?”安以纯疑惑的问道,难道自己在这结婚了,万一是个老头子怎么办,那自己的终身幸福不就全毁了,“不要啊,我恋爱都没谈怎么就结婚了呢?那王爷要是很丑,很老怎么办?啊啊啊……”

玉心扑哧笑出声,一脸自豪的说道,“王妃,你这是哪的话?咱们王爷可是这京城第一美男啊,好多贵族女子都抢着嫁给他呢。”要是王爷听见这话准气的火冒三丈。

“玉心啊,姐姐教你一句话,帅男人都靠不住,还得靠自己啊,女性要独立起来。话说,那男人怎么就看上我了,哦,难道是因为我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这……王妃,其实当初是你在老爷面前寻死,要嫁给王爷,老爷就去请皇上赐婚了。”玉心如实解释道,王妃真是奇怪,怎么竟说一些听不懂的大道理啊。

安以纯一脸汗颜,内心自愎道:好尴尬啊,这女主前生还真豪迈,一言不合就自杀,也不管人家王爷喜不喜欢,唉,这日子难过了。罪过啊,既然我在这身体,那就得罪了,从此以后,生活就会美好起来的,管他什么王爷不王爷,喜不喜欢的。

凭着这副身体本身的记忆,安以纯得知原来是女主为了让王爷来看自己一眼,不惜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撞桌角准备一死了之,才从现代穿到了这副和自己之前同名同姓的身体上,安以纯无奈扶着额头叹口气,这前身还真是会搞事情,不过自己既然代替了她,就替她好好活下去吧。

第2章 王爷来访巧应对

“王爷驾到——”一声通报猝不及防的打断了安以纯的片片思绪。

“我去,这说曹操曹操就到,本小姐还想着怎么逃跑呢?”安以纯喃喃抱怨道,一旁的玉心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王妃,这王爷总算来看你了,这自从成婚之后,王爷从没来过这儿了”

“谁稀罕他来啊?”安以纯瞪大眼睛说道,

“哼,本王倒是想看看你这惹事的女人耍尽心机,不就是为了让本王来瞧你一眼吗?”

安以纯望向门口,只见来人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拘泥,但眼里不注意表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蔑视。一双剑眉下是一对颀幽深似谷的眸子,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嘴唇,白皙的皮肤。安以纯微微一愣,难怪前身死都要嫁给他,原来是有一副好皮囊啊,恐怕这京中女人都想嫁给他吧,这样的男人可是完美情人啊。安以纯赶紧回神,还好自己阅人无数,早就免疫了。

“呦,这不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王爷吗?怎么有闲情逸致跑到我这难登大雅之堂的杂居来了?这真是稀奇事啊,玉心,倒水给王爷,这来者是客,可不能怠慢了。”安以纯怪声怪气的吩咐道。

司南宸微微诧异,这安以纯可是出了名的难缠,一见到自己就立马缠着,似张狗皮膏药,如今这阴阳怪气的语调可一点都不像从前唯唯诺诺,生怕出差的样子,“这王府上上下下都是我的,何出客者一言,都说王妃知书达礼,依本王看也不过如此!”

“臣妾才学书浅,自是不及王爷一分一毫,可王爷此言差矣,王爷许久未来,自然与臣妾生疏,臣妾只有尽一些待客之道来取得王爷欢心了。”安以纯忍着一身鸡皮疙瘩,暗暗腹诽道:什么垃圾王爷,本小姐才不稀罕你来,真是脏了我这一块净土。

“哼,别做那些无用之功了,下次最好别撞墙,你说这撞墙也撞不死,本来智商就低这一撞成了傻子,本王这王府还得养一个废柴,岂不让人笑话?要死就痛快点,厨房有刀,本王一定为王妃厚葬。”

“承蒙王爷厚爱,臣妾命不该绝,王爷别为臣妾操心了,要是落下个什么隐疾可就不好了。”安以纯暗自憋笑。

“哼,不知羞耻。”司南宸黑着脸甩手走出房门,身旁的暗卫寒风赶紧跟上,留下憋得通红的众人。

“行了,玉心,想笑就笑出来吧,我不会怪你的。”

玉心扑哧笑出声“王妃,你好厉害啊,看把王爷气的,不过王妃之前这么喜欢王爷,怎么撞了桌脚后性子都变了?”

“玉心,本王妃早就不是之前的王妃了,人都是会变的,这死缠王爷太不是本王妃的风格了,所以我就想通了。”

玉心泪眼朦胧,“王妃,你受苦了,为了王爷你都顾不上自己,操碎了心,奴婢跟了你这么久,看到你总被王爷冷落奴婢心里也不好受。”

“玉心,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的,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安以纯做事的风格就是谁真心对自己,就会真心对他人。我安以纯不会再看死王爷的脸色过日子了,我要过自己的生活。

第3章 王妃欲逃王爷抓

司南宸一脚踹开眼前的门,寒风看着自家王爷这么失态,不禁感叹王妃真是厉害,王爷司南宸可是出了名的高冷,不问俗事,从不将过多的表情展露出来,十足的面瘫,可如今王妃几句话就把王爷气成这样,这下有好戏看了。“主子,你没事吧?”

“哼,不就是个野蛮的女人吗?”司南宸道,“这种女人我见多了,她以为她坐上了王妃的位置就能无法无天了?哼,做作。”

“王爷,王妃性子转变的这么快,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需要我去调查一下吗?”寒风道。

“能有什么事,这种女人死了最好。”司南宸怒气冲冲。

另一边——

“玉心,玉心,”安以纯轻轻推一下玉心,发现她没有醒,想道:嘿嘿,老娘这技术还没丢啊,不愧为二十一世纪新女性。一点迷药就搞定了。

安以纯收拾好值钱的东西,换上轻便的衣服,带着歉意看着躺在地上的玉心道:“玉心,对不住了,我不能待在这里,我要去追求自己喜欢的生活。”安以纯趁着夜色正浓,开了旁门悄悄溜出去了。

“王爷,王爷,不好了,”府里的丫鬟急忙跑向王爷的逸安阁,“什么事?”寒风截下匆忙的丫鬟。

“王妃她……她不见了。”丫鬟急忙说。

寒风正准备和王爷通报,王爷就从房内出来了,“我知道了,下去吧。”王爷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王爷要寒风去追吗?”寒风道。

“不用了,本王亲自去!”王爷驾驭着轻功飞出府外,心里暗自道:安以纯,很好,敢私自逃跑!

脱离了偌大的司南府,浑身都轻松,安以纯伸伸懒腰,准备找个地方安身,司南宸看见一脸悠哉的走在四下无人大街上的安以纯,一脸黑线,落在安以纯背后,道:“王妃这是去哪啊?”

安以纯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随口回答道:“找乐子。”后来等她反应过来,这么寂静的夜晚怎么会有人说话呢?不禁背后一阵阴凉,不会有鬼吧?她缓缓转过身去,看见一脸黑线的王爷站在自己身后,尴尬的说道:“王爷,晚……晚上好啊,你怎么也在这里?”

司南宸看着毫不愧疚的安以纯,怒火中烧:“呵,王妃真是好兴致,不如为夫带你吧。”说完提着安以纯的衣领,脚尖一点地,飞上了半空。安以纯吓得抱住司南宸的脖子,“放我下去啊啊啊啊……变态司南宸。”司南宸腹黑一笑,试着松手吓吓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安以纯吓得急忙搂住司南宸,浑身颤抖道:“我还年轻不想死啊,救命啊!”

半晌到了王府的院内,安以纯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到王府,抱着司南宸不撒手,啊啊乱叫,“臭女人,你在抱着我试试看!”安以纯这才发现已经落地了,赶紧撒手跳下司南宸的身体。

司南宸看着缓过来的安以纯说道:“家规伺候。”

安以纯一脸黑线。

第4章 休书一封

安以纯不服的挺了挺胸脯,“凭什么,我又没做错什么。”

“目无家规,擅自逃离,七出之罪当罚。”司南宸毫无表情的说,“来人,将王妃禁足一个月,关进祠堂抄写女经五十遍。”

安以纯气的直发抖,下人不敢不从,拖着安以纯走向祠堂,“司南宸,你给我记着,我安以纯走定了,有本事你剁了我的腿!”

司南宸微微一怔,没想到安以纯性情大变后竟如此倔强,要是换做从前的性子早就哭的梨花带雨了。司南宸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他厌恶的王妃在之后会做出更多令他惊奇的事。从前的安以纯为了靠近司南宸,不惜在司南宸房间里放下迷药,好在司南宸闻到味道后使用体内的内力控制住了气息,才不至于被迷昏。

安以纯被下人关进祠堂,破口大骂:“司南宸,你不是人,我安以纯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下人们面面相觑,这个王妃之前性子温柔,对王爷百班讨好,怎么如今如此泼辣?安以纯坐在祠堂的草蒲团上,心想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

她看见桌上的笔墨,想道如果自己与王爷和离就可以还自己一个自由身了,二话不说,安以纯挥洒笔墨写下:今妻安以纯不守妇道,已犯七出之罪,自愿请求和离。

她满意的看看手中的纸,轻轻一笑,哼司南宸,我就不信这七出之罪妇的罪状你会不签字?既然落花无情流水也无意,何不任去留?安以纯满意的笑了笑,用力敲敲门,喊到“有人吗?有人吗?我有事找你们王爷!”

听到声响的仆人询问道:“王妃有何事?”

“放我出去。”安以纯大声吼道。

“除非这恐怕不妥,王爷已吩咐过,不能放你出来。”仆从面露难色。

“那你们王爷过来,本王妃有很急的事情要找他。”安以纯不耐烦的说道。

“是。”一个仆从匆忙奔入夜色,向王爷房中去。

“启禀王爷,王妃有事求见。”仆从禀报道。

“走,去看看。”司南宸轻蔑的挑挑眉,倒是想看看这多事的王妃耍什么花招。

“王爷驾到——”

“司南宸,我有急事。”安以纯大喊。

一旁跟随的仆从打开锁,司南宸傲慢的走了进去,“哼不知羞耻的女人,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安以纯懒得与面前傲娇得不可一世的王爷废话,拿起桌上的纸不耐烦的拍在司南宸面前,“你看看。”

司南宸拿起那张纸,看了一眼便皱起眉,这女人就这么想逃离自己?胆子也越来越大了。“王妃这是何意,是想将本王休了吗?”

“要是王爷不同意,大可以由王爷草拟一封休书,我在上面签字就可以了,我不会在意什么贞节的,而且我爹那边我也会去说明白。”安以纯低估了司南宸,不以为然的说。

司南宸不屑的说:“你以为本王是你想嫁就嫁,想休就休的?再者说,恐怕相爷也不会容纳一个身败名裂,被夫家赶出去的女儿吧,这天下也就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了,江湖险恶,王妃可要考虑清楚啊。”

“我自己的事就不劳烦王爷为我操心了,只要王爷签字就可以了。”安以纯说。

“本王的东西本王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来人,上锁。”司南宸气愤的走出去,仆从连忙将房门上锁。

安以纯将手中的纸撕为碎片,气的满脸通红,破口大骂:“你以为你是谁,王爷就了不起啊,你才是东西,你全家都是东西!”安以纯一愣,自己不也是他家的吗?

安以纯苦恼的趴在桌子上,揣摩着怎样才能摆脱这里,思来想去却毫无头绪,自己连着小小的祠堂都逃不出去,何况这偌大的王府?烦躁的揉揉脸,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5章 病倒祠堂

醒来之后,安以纯便苦恼的抄着女经,如今硬碰硬是不行的了,只能顺着那臭王爷的命令来,好好抄写女经,这手都快废了还没写到几遍,这冷血的王爷从那次看了休书后就再也没来看过自己了,而且好几天都没人来送饭,肚子早就饿扁了,“我这一世英名就要毁在司南宸的手里了,英年早逝,还是饿死的!”安以纯有气无力的说道。

因为几天几夜的不眠不休抄写女经,加上祠堂湿气重,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会弄垮,安以纯毫不例外的生病了,可她自己还没意识到生病,以为只是普通的体热,也就没太在意。

安以纯慢慢站起身,眼前一片漆黑,突然就倒下去了,扑通一声砸在地上,似乎也没什么人知晓,她虚弱的呼唤:“救命,救命。”可外面的仆从并未听见。

午后,司南宸闲来无事就想去看看那只野化的猫,刚走到祠堂门口,就发现仆从无所事事的聊着天,他严厉呵斥道:“你们这都是没事干吗?是在本王府中待的太舒适了?快给我开门。”

仆从连忙住嘴,吓得抖抖动,急忙打开门,司南宸不紧不慢的踏入祠堂,他倒是要看看安以纯这个野蛮的女人怎么样,在等着她向自己求饶,他进入祠堂被这阴冷的环境刺得心中一颤,没想到这儿还这么阴冷,可是他半天也没看见那个女人,按理来说以她的性子早该大吼大叫了,他疑惑地走到祠堂转弯处,突然看见安以纯倒在地上,司南宸眉头紧皱,急忙走上前去,发现安以纯的额头滚烫的惊人,他一晃神,喊道:“快来人,请大夫,快点!”

司南宸连忙抱起安以纯,不断喊到:“安以纯,你平常不是挺嚣张吗?怎么现在这么狼狈,就不怕本王嘲笑?”安以纯早已昏过去了,身体滚烫的像一把火焰,烧的司南宸抱着的手滚烫,司南宸一脚踹开安以纯的房门,焦急的将安以纯轻轻放在床上,厉声询问道:“寒风,大夫怎么还没来?”

寒风说:“回王爷,马上就到了”,寒风心里不觉想到,平常王爷处事不惊,不管遇到多大的事都不慌乱,怎么如今王妃生病,王爷这么焦急?还是第一次看见手忙脚乱的王爷呢。

“大夫来了!”

“快,大夫,给本王看看王妃怎么回事?”司南宸眉头紧锁。

大夫不敢懈怠,急忙上前把脉,诊断一番过后,“回王爷,王妃并无大碍,只是体虚加之过度操劳,感染风寒,老夫给王妃抓几付药,再让王妃休息几日就好了。”

司南宸眉头轻展,不禁松口气,还好无大碍,心中又不禁嘲笑道:自己怎么如此失态,只不过是一个不相关的野蛮女人而已。

“玉心,照看好王妃。”说完,司南宸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玉心看着自家王妃嘴唇毫无血色,脸色苍白,想到她被受罚,又没吃饭,晕倒在祠堂,无人问津,玉心心疼的落泪,自家王妃的命太苦了,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真令人心疼。不过刚刚王爷这么焦急的样子,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呢。

安以纯昏睡了三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以为自己早就死了,看见玉心趴在自己旁边,安以纯一动,玉心立马弹了起来,“王妃,你醒了啊!真是太好了!”玉心激动的说道。

第6章 他才没那么好心

“我睡了多久啊?”安以纯揉揉太阳穴,眯着眼睛说道。

“王妃你可急死奴婢了,你睡了一天。”玉心焦急的说道。

“好吧,玉心,有吃的吗?本小姐要饿死了,你看我这没病死就要先饿死了,你家小姐好惨啊。”安以纯痛苦的说道。

“噗哧”玉心笑出声,“行了行了,王妃你注意点形象,这说的都什么话啊,奴婢早就准备好了,就知道你醒来肯定饿。”

玉心连忙将八宝粥和点心放在安以纯面前,“这都些什么啊?本小姐要吃肉,肉啊!”安以纯捂脸说道。

“王妃这是王爷特地吩咐的,你还生着病呢,不能吃太油腻的。”玉心一脸严肃的说道。

“切,那个冰块脸他会关心我,他才没那么好心呢,玉心你还是省省吧,别被他骗了,他不就怕我把他吃穷了啊,哼他说不能吃,本小姐偏要吃。”安以纯一脸不屑的说道。

“王妃快别闹了,就算王爷不吩咐,奴婢也不会让你吃那些油腻的东西,毕竟身子才是最重要的。”玉心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吧好吧,还是我家玉心好,那你和我一起吃吧,我一个人吃太没意思了。”安以纯无奈的说道。

玉心突然愣了愣,这还是第一次被自家王妃邀请一起吃东西,可这尊卑有序,自己也不能坏了规矩,免得有人背地里说三道四。

安以纯见玉心不为所动,有些疑惑,转念一想,这古代似乎很注重礼节,长幼尊卑有序,这仆人似乎不能与主人共食。了解了玉心的担忧后,安以纯莞尔一笑,说道:“玉心,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在我面前不用讲究那么多,你是我的人我说了算,别怕背地里嚼舌根的,谁欺负你了和我说就是了,现在我让你和我一起吃饭,以后也别自称奴婢长奴婢短的,听着怪别扭的。”

玉心不禁红了眼眶,自家王妃很好心,对待自己很好,从没受过什么委屈,哪像别的奴婢,主人遇点不顺心的事,就是对奴婢打打骂骂,有时还要背黑锅,搭上性命,有苦难言啊,虽然王爷有时候百般刁难王妃,但她还是一脸笑意,从未抱怨,不说如今王妃性子大变,可依旧体贴下人,自己真是前世修了不少德才攀上一个这么好的王妃,自己可得好好珍惜。从未料到,玉心这一决心,对安以纯的之后有多大的动力。

玉心连忙应到:“谢谢王妃,玉心很感激。”安以纯笑笑:“这才像我家的玉心嘛,来,快吃。”两人吃的不亦乐乎,安以纯突然想到,自己可不能被那冰块脸打败了,要不然这一世英名就被他毁了,自己可不想呆在这屁大的院子里孤独终老,怎么也得找点乐子啊,一定要想办法逃走。

看着红着眼眶吃点心的玉心,安以纯不禁有些心疼。如果自己真的这么一走了之的话,玉心一定很难过,可她是自己过来这么久唯一对自己好的人了。但她不愿意和自己一起走,唉,只有等时间长了,自己跟她好好说说,和自己一起走,别呆在这荒废青春了。

第7章 艰巨任务

“玉心呐,可以请你帮一个忙吗?”安以纯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哈哈王妃这是哪里的话,王妃让玉心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得去啊,王妃太客气了。”玉心哈哈大笑,既然自家王妃准许自己不用那么客气,自己也就玩笑开的顺口起来了。

安以纯长舒一口气,还以为玉心会拒绝帮自己,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问你一个问题,这院中有没有哪个地方可以开一扇小门啊,最好隐蔽一点的。”

玉心不禁汗颜,这王妃又是闹哪样啊,病才刚好就又要逃走,自己虽然知道,可也不能害王妃折腾自己的身子啊,她摇摇头,说:“王妃,玉心自然知道,可你病还没好,就又要出去,玉心是不会答应的。”

“哎呀,我的好玉心,我不是要逃跑啊,你看这府中虽大,可日日逛也会腻烦啊,这冰块王爷也不让我出去,府中侍卫看的那么严,我会憋出病来的,所以我想开一扇小门自己出去玩,保证不被王爷发现的。”安以纯撒娇道,拉着玉心的手臂晃来晃去。

“好吧好吧,只要你答应不逃跑,我就告诉你,不过王妃,玉心可说明白了,你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必须等病好了再出去啊!”玉心一脸严肃的说道。

噗嗤,安以纯笑出声:“知道啦,玉心小管家婆!那你快告诉我吧。”

“好吧,这后院有一块墙壁爬满了爬山虎,很浓密的,可以在那开一扇门,不会被发现的。”玉心说道。

“真好,玉心你现在快带我去看看吧。”安以纯迫不及待了。

“好好好。”玉心起身将王妃扶起,替她更衣。“晚上露水重,先穿上衣服”将繁杂的衣服一层层替安以纯穿好。

后院——

安以纯看着后院墙壁这枝繁叶茂的爬山虎,心里乐开了花,不禁想到,自己终于可以出入自由了,心里长笑三声,激动的说道:“玉心,就这里了,明早你趁人不备,去请几个工匠,将这里开一扇门出来,越快越好。”

“是。”玉心点头应到。

第二天一早,玉心就出府去外面请工匠,工匠其实很容易请,这司南国到处都是工匠,再悄悄趁看守松懈时带入府中,一切都没有人发现。

工匠开始工作,乒乒乓乓的声音虽说很大,但这王妃府位置偏僻安静,甚少有人打扰,所以也没多少人注意这点动静。

安以纯得意的看着工作的进度,乐呵呵的指挥着工匠忙来忙去,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出去了,心里激动的难以言表,吃饭都笑出声,玉心看着王妃这么开心,心里很是欣慰,很久都没见王妃这么开心了。

墙壁很快被凿穿,安以纯乐呵呵的来回进出,自己终于可以畅通无阻了,哈哈看这下司南宸怎么拦我,工匠将石门安装在墙上,石门看起来与墙融为了一体,再加上这繁茂的爬山虎的遮挡,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端倪。

安以纯将自己的首饰作为工钱给了石匠们,并让他们对外保密,不许对任何人说起此事,之后石匠拿了工钱从新开的门走了出去。

石门安完已是黄昏了,安以纯发现自己似乎有些累了,早早就收拾好心情就寝睡了。

此时经过王妃院旁的司南宸忍不住朝里看了看,发现院子一片漆黑,想必是早早就睡了吧,司南宸似乎有些失望,但又说不出为什么,可能是自己无聊了太久想逗逗小野猫也说不定呢。

第8章 终于要出去了

睡得早自然也起得早,安以纯一大清早就让玉心给自己更衣梳洗,本想着自己弄这些,不打扰玉心,可是来这儿这么久还是没学会怎么打理这些烦人的衣服,“唉——”安以纯不禁叹口气。

“怎么了王妃?”玉心疑惑的问道。

“我就是想到自己什么事都要你来做,就觉得自己特别没用。”安以纯无奈的摇摇头。

玉心笑了笑,自家王妃还真是可爱,这奴仆买来就是给主人家做事的,哪轮得着主人自己动手。“王妃啊,你已经很能干了,这些琐事就交给玉心好了。”玉心说,“王妃起这么早是要干什么吗?”

“嘻嘻,我要出去玩,就从昨天新开的那扇门出去。”安以纯一提到自己要出去就笑得合不拢嘴。

一阵忙碌过后,安以纯满意的填饱肚子,照了照镜子,对自己的形象满意后,问:“玉心,我还有银子吗?”

玉心如实回答:“王妃你还有一百多两银子。”

安以纯点点头,说:“都带上吧,出去玩哪能没钱呢?缺钱气短嘛,走吧我们出去。”

“可是王妃,我们就这样出去啊?太显眼了吧?”玉心看着肤若凝脂,天生丽质的王妃稍加打扮,穿着一身淡蓝碎花百褶裙,真是美的不可方物。这样出去也太显眼了吧。

安以纯领着裙子,原地转了一圈,“不会啊,我觉得很好,反正我很少出门,谁知道我是王妃啊?快走吧,一会很晚了。”安以纯迫不及待的拉着玉心向石门走去。

她悄悄推开石门,和玉心一同走了出去,看着繁华的街道,热闹的叫卖,安以纯深深的吸一口气,“哇,终于出来了!”

“王妃,别乱跑。”玉心看着自家调皮的王妃。

“嗯嗯,还有啊玉心,在外面就叫我小姐好了”安以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知道啦,小姐。”玉心说,自己也是第一次出来玩,平常出去都是府上有事才可以出去的。

安以纯早已按耐不住自己,左顾右盼,这个玩玩那个摸摸,似乎是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新生儿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突然,安以纯被一幢建筑吸引了。那堂前栽着几颗苏铁树,还有一些有名的树,四周那点点绿叶,在阳光中发清发亮,屋檐清一色的上翘,都由上好的古木搭建而成,颇有一番味道。门上正中悬挂着牌匾,上面写着:玲珑坊。

安以纯不由自主的踏进去,店主急忙迎上来,原来这里面都是纺织机,许多秀女在工作着,店主一看安以纯穿着华贵,凭着多年的经验,断定这又是一位金主,店主亲昵的问道:“请问这位小姐需要些什么呢?”

安以纯上下打量这个店铺,心里想到:要是自己有一家独一无二的服装店那该多好,虽然自己不会缝衣技术,但可以和这家店签约啊,这样一来,自己不但可以赚一些外快,还可以给自己未来的服装店提供衣料。

她清清嗓子说:“是这样的,我想和你们签个合约,大意就是我设计一些服装在你们这做,做完后你将衣服送到我的服装店,然后我给你一些定金,你看如何?”

店主微微有些呆愣,还从没听过这样的事,他面带笑意,说:“不知小姐可否现在设计几套服装,让小人开开眼界?”

“没问题,准备一些纸笔。”安以纯自信的说道。

玉心看了半天都没看出自家王妃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本领会设计衣服?安以纯看着目瞪口呆的玉心,坦然地说:“其实就是按自己想的来了罢了。”

店家准备好纸笔,安以纯提笔,不一会儿就画出了许多新奇的服装,比如一件一字收腰流苏连衣裙,这种衣服穿脱方便,还能体现出女性的身材特点。

店主看了这么新奇的衣服,满意的点点投,自己活了一辈子还没见过这么新奇又漂亮的衣服,想必自己日后的靠这些衣服开店了。放下手中的稿子,说:“敝人姓宋,不知小姐贵姓,我有些请求还望小姐答应。”

“叫我安小姐即可,宋掌柜有事请讲。”安以纯就看店主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肯定有戏,虽然说这些服装都只不过是现代最普通的连衣裙,可是这里的人哪里见过这样的衣服,到时候价格定高一点,肯定很多富家子弟来买,自己可就赚大发了。

“是这样的安小姐,我想拥有这些稿纸版权,但是我可以免费给安小姐的服装店提供这些衣服,怎么样?”

安以纯点点头,虽然这份合约看似有些欺人,因为如果自己没有版权,那店主可以拿着版权四处出装售卖,自己不过是帮着买罢了,即使这样,但自己还可以想些其他的法子增加生意。所以也没太在意。就答应了。

店主一脸欣喜,目送安以纯出门。

小说

冷月风华俏佳人 主角: 安西玥, 南宫元熠

2021-1-1 20:25:01

小说

战神王爷腹黑妃 主角: 年青辞, 司君凌

2021-1-1 20:28:4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