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协议新妻 主角: 宋妍, 陆晏沉

五年前,肚子里莫名其妙多了个宝宝,却不知父亲是谁,宋妍被未婚夫抛弃,被家族扫地出门。五年后,宋妍意外救了个小萌宝,结果却被萌宝他爹追上门,口口声声要她对他和儿子负责……?,他是尊贵名门,华国第一财阀首席执政官,高冷薄情无人性,却偏偏将她视为珍宝,连哄带骗,拐进家门,虐起狗来六亲不认。,结婚前,她再三申明:“我们只是协议夫妻,互不干涉!”,结婚后,她气得炸毛:“陆晏沉你个王八蛋,你说话不算话!!
%title插图%num

第1章 从天而降的宝宝

“孽障,你说!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别墅客厅。

宋立国一脸铁青地坐在沙发上,像审问犯人似的厉声质问。

继母李蕙兰优雅地坐在旁边,嘴角勾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高傲地俯瞰着跪在地上的宋妍。

宋妍身上穿着婚纱,精致的小脸一片苍白,整个人失魂落魄。

“孩子是谁的……我不知道……”她茫然地道,看着被扔在地上的孕检报告单,只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一场噩梦。

今天,原本是她与男朋友苏牧尘订婚的日子,却不料,她在台上突然晕倒,送到医院,医生给她抽血检查,发现她是早孕低血糖引发的晕眩。

她当时也没多想,以为是医生弄错了。她从未与男朋友发生过关系,怎么可能怀孕?

医生坚持自己没有弄错,宋妍无法接受,于是又做了一遍检查,但不管是B超还是血检,所有的检查结果都证明,她是真的怀孕了!

医生很清楚地告诉她,她的处/女/膜并没有破裂,身体清白,肚子里却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孩子,不知是怎么来的……

宋妍只觉得荒谬极了,浑身直发冷……

苏牧尘一耳光扇在她脸上,狰狞质问她孩子哪来的!

宋妍无从解释,百口莫辩。

苏家父母因此大怒,强行带走了苏牧尘,宋家颜面尽失,彻底成了笑柄。

宋立国这辈子都没丢过这么大的脸,气的血压直升,一回到家便厉声审问宋妍,逼她说出腹中孩子的来历。

“你还敢撒谎!这野种长在你的肚子里,你不知道谁知道?!还不快给我说!”宋立国勃然大怒。

“我没有,我真的不知道……”宋妍无力地摇头,已是心力交瘁。

宋立国气得砸了茶杯,冲上去就要用脚踹她。

李蕙兰拉住他,趁机煽风点火。

“立国,不是我这个做后妈的偏心,你这个大女儿啊,实在不是个省油的灯!长得一张勾人的脸,背地里不知道和多少人乱搞过,现在又搞出一个连生父是谁都不知道的野种,害得我们宋家脸都丢尽了!”

“妈,您别这样说。”李蕙兰的亲生女儿,宋雪薇柔声开口。

“姐姐那么喜欢牧尘哥哥,她不会做这种丑事的,肯定是哪里弄错了……”

“孕检报告都出来了,还能弄错?这个野种生在她的肚子里,不是她乱搞出来的,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啊?”李蕙兰嗤笑,语气中满是轻蔑。

“你说够了没有?”

宋妍抬起头,强忍着怒火,“一口一个野种地说别人,不如想想你给人当情/妇,生了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能比野种高贵多少?”

“你!”李蕙兰当即气得脸色发青,宋雪薇柔顺的表情也僵了,眼底闪过一丝怨毒。

她就是宋妍口中见不得光的私生女,是李蕙兰以前给宋立国当情/妇时所生。

当年宋妍的母亲刚去世,尸骨未寒之时,宋立国便光明正大地将情/妇和私生女领进了家门,鸠占鹊巢。

母女俩都会演戏,进门没多久就把宋立国哄得服服帖帖,他们是一家三口,宋妍这个正牌大小姐反倒成了外人,被李蕙兰明里暗里地打压,连带着宋雪薇这个私生女也一脚踩在她头上。

若不是宋妍与苏家少爷苏牧尘订婚,有联姻的价值,她在宋家的地位几乎连一个佣人都不如。

而现在,因为她莫名其妙的怀孕,苏宋两家几乎撕破了脸!联姻不成,失去了最后的利用价值,宋立国看她的眼神便只剩下浓浓的厌恶和嫌弃……

第2章 孩子必须生下来

“混账东西,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宋立国恼羞成怒,满脸狰狞,“你继母说的一点都没错,你怀着这么个下贱的野种,生下来也是丢我宋家的脸!现在就滚去医院,给我拿掉你肚子里那块肉!”

宋妍脸色越发苍白,倔强地咬着牙,摇摇晃晃地站起身。

宋雪薇故作体贴地走过去,眼中一闪而过的恶意,“姐姐身体虚弱,我扶着姐姐吧。”

说着,她猛地一用力,竟把宋妍重重推在地上!

宋妍骤然白了脸,伸手紧紧捂住肚子,声音凄厉,“我的肚子……好痛!好痛啊……”

她痛得满头冷汗,宋雪薇站在她面前,嘴角微勾,似笑非笑地道:“哎呀,姐姐你没事吧?对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

李蕙兰把她的举动看在眼里,却只当没看见,轻描淡写地道:“反正是个保不住的野种,摔一下也没什么,赶紧送医院拿了吧,免得家里晦气。”

宋立国闻言越发厌恶,于是便吩咐一声,叫几个佣人把宋妍抬上车,拉去医院堕胎。

宋妍被放在后座,额上冷汗滚滚落下,她咬着牙齿,双手捂着疼痛的肚子,只感觉一股温热的液体缓缓流出,染红了裙摆……

车开到半路,忽然一道刺耳的急刹声,戛然停住!

宋妍吃力地睁开眼睛,模糊的视野里,隐约看见前方道路上停着十几辆黑色轿车,将宋家的车拦了下来。

最后,是一道冰冷而强势的声音,传入她耳中——

“把宋妍小姐交出来!”

……

不知过了多久。

宋妍昏昏沉沉地醒来,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碾压在重山之下,手脚都被牢牢捆绑住,无法动弹。

紧接着,一道尖锐的刺痛,犹如一根针贯穿了她的身体。

一滴滴冰冷的液体,注进了她体内。

好冰,好冷!

她痛得浑身颤抖,想要喊出声,却无能为力。

宋妍很快昏死了过去,再度醒来,却是在一阵窃窃私语当中。

“陆先生来了……”

“陆先生,一切顺利……受孕……进行的很成功……”

“没有危险……”

“各项指数显示正常范围……”

她依稀听到有人在谈话,循着声音望去,却望见窗外模糊的身影。

门忽然被推开。

一排人涌了进来,恭敬地俯首,紧接着,一抹修长而高挑的身影,逆着月色,漫步走入。

冰冷的脚步声,踏破了静谧的夜,凛冽的气势席卷涌来,一寸一寸将她包围。

宋妍恐惧地想要坐起身,只是无论她如何挣扎,身子却如同瘫痪的水一般,绵软地吸附在手术床上,动弹不得。

救命……

好痛……

浑身都好痛……

“是……是谁?”

她怎么会在这里?

这些人,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宋妍满腔恐惧与疑惑,却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术似的,只能僵硬地望着男人一步一步逼近。

她极力睁大眼睛,目光所及之处,是黑暗中,一双清冷而冰漠的凤眸,幽深,冷冽,不带任何温度。

月光倾斜洒在窗边,如银辉一般镀在男人的身上,她终于快要看清他的真容……

一只冰冷的手蓦然钳住了她的下颚!

男人低沉而强势的声音,在她耳畔一字一顿地响起,“这个孩子,你必须给我生下来!”

宋妍恼羞成怒,咬牙切齿,“你要对我做什么!”

“接下来的八个月,你好好养胎,除了这里,你哪里也不准去。”

男人说着,转过身准备离去。

宋妍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愤怒地控诉,“你这是非法监禁,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

男人垂眸,看着她,冷淡地拂开她的手。

“你不需要知道太多。”

宋妍无力地垂下手臂,睫毛颤了颤,满心不甘……最终失去了意识……

第3章 给脸不要脸

五年后。

京都第一人民医院,输液厅。

宋妍戴着围巾口罩,独自坐在角落里挂水,重感冒加上低烧,让她感觉头昏脑胀,刚想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却接到经纪人孟阳的电话,于是只能打起精神应付,“孟哥有事?”

“宋妍,你现在人在哪里?”

“我在医院。”

“都什么时候了还去医院?你是不是忘了今天中午还有酒局?刘总点了名要你陪酒,你赶紧给我过来!”孟阳作为她的经纪人,一副命令式的口吻。

对此宋妍已经习惯了,声音很淡,“我还在输液,感冒挺严重,不能喝酒。”

“你只是感冒,又不是什么重病,怎么就不能喝了?矫情什么?”

“我已经发烧一个星期了,如果再不输液,可能就会变成急性肺炎,会死人的。”宋妍似笑非笑道,“孟哥现在叫我去陪酒,是想要我的命吗?”

“你吓唬谁啊,不过就是发个烧,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告诉你,刘总可不是好惹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现在真的去不了,你找别人吧。”

“行,你架子大,给脸不要脸!我把话撂在这儿,你今天要是不去,《皇权》女二号那个角色你也别想要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孟阳恼羞成怒地说完,啪的一声,重重挂断了电话。

……

宋妍一语未发,漠然地收起手机。

当初她刚和公司签约的时候,孟阳还没这么嚣张,可自从被宋雪薇收买之后,态度彻底变了,给她安排的工作都是敷衍了事,却特别喜欢叫她去陪酒……

再这样下去,她就只能想办法跟公司解约了……

宋妍伸手拔掉输液针,收拾东西准备去酒店。

刚站起身,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急救伤者!麻烦让让,让让!”护士在前方开路,几个医生推着一张担架床急匆匆往前跑。

宋妍闻声望去,看见担架上躺了一个小小的孩童,大概只有四五岁,浑身都是血,脖子上压着一团厚厚的纱布,双目紧闭,气息微弱。

“这是出车祸了?”

“听说是连环追尾,撞了好几辆车,一个小男孩的脖子被碎玻璃划伤,当场大出血……”

“好可怜,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人群里议论纷纷。

宋妍秀致的眉蹙起,并未多管,正准备离开。

这时,医院的广播忽然响了,传来一道焦急的女声:“各位请注意!现在有一位受伤儿童失血过多,急需献血!如有RN阴性血型的女士或先生,请您伸出援手,告知护士赶往抢救室!感激您的帮助……”

广播声不断重复,医院各处一片哗然,很快有护士匆匆赶到各个大厅,高声询问是否有这个血型的人可以提供帮助。

“RH阴性血?那不是熊猫血吗?”

“这种血型太少见了,医院血库里没有储存吗”

护士赶紧解释:“血库是有,但是量不够!临时调血又来不及,那个孩子现在很危险!”

众人议论纷纷,却始终没有人站出来,不知是不愿意献血,还是没有这种血型的人在。

第4章 急救

护士急得满头大汗。

宋妍看了看四周,叹了口气,走出人群说道:“我是这个血型,能让我试试吗?”

护士满脸惊喜,急忙带她去验血。

在确定她和受伤孩子的血型完全一致后,宋妍直接被带进了急诊室。

一走进去就看见了正躺在病床上的小男孩。

那是一个极为精致的孩子,眉目如画,粉雕玉琢,像个完美无瑕的搪瓷娃娃,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颈部缠绕着厚厚一圈纱布,沁着血红。

“情况紧急,你先躺在这边,准备抽血了!”医生指着旁边另一张病床。

“好。”

宋妍走过去躺下。

隔着一张帘子,一大一小两人并肩躺在床上。

医生很快开始抽血。

宋妍侧过头,望着对面病床上的孩子,有些失神。

如果当年她的孩子能活下来,应该也有这么大了吧……

五年前,她在被宋父押往医院堕胎的途中被人绑走,醒来后便发现自己被软禁在一处陌生的庄园。

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却被人强迫养胎,整整半年没能走出庄园一步……

如此漫长的时间,宋家却从未试图寻找过她,好似当她不存在一般,彻底的遗忘。

她一心想逃出去向苏牧尘解释,结果却在电视报道上,看到了苏牧尘与宋雪薇订婚、苏宋两家正式联姻的消息……

宋妍这才知道,她早已经被所有人抛弃!

宋雪薇的母亲李蕙兰,抢走了她母亲的地位,窃取了她母亲的婚约,登堂入室鸠占鹊巢!

而宋雪薇……

她抢走了她的身份,抢走了她的父亲,霸占了她的家庭,最后,甚至还取代她和苏牧尘订婚……抢走了她唯一爱过的心上人!

她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父母没有爱人没有家,连肚子里的孩子都没有保住……

怀孕满八个月的时候,她突然早产,醒过来时已经在医院。半年多不见的父亲宋立国站在她床边,满脸厌恶地告诉她,孩子一出生就是死胎!他嫌丢人,连尸体都直接烧了……

“……”宋妍苦笑。

她救不了自己的孩子,至少还能救下别人的。

也算是积德了。

……

大量的血液从体内流失,宋妍只感觉头晕目眩,呼吸变得急促。

她躺在病床上,乌黑的头发像海藻一般散开,与洁白的床单形成对比,秀致的眉尖,高挺的鼻梁,潋滟的桃花眼,无一处不令人惊艳。

哪怕是病中的憔悴与苍白,在她脸上也变成了一种脆弱的美丽,从皮到骨都楚楚动人。

抽完血后,宋妍扶着脑袋,勉强坐起身。

医生告诉她,孩子的伤势已经稳定了,只要控制住血量,便不会有生命危险。

宋妍心里松了口气,准备赶去酒店,不料刚一站起,脑袋一阵晕眩,竟一下子倒了下去……

急诊室顿时兵荒马乱。

谁也不曾注意到,病床上的小团子微微颤动,缓缓睁开了眼,恰好望见宋妍倒下时的一幕,眼底满是惊恐,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叫声——

“妈妈……”

第5章 找上门来

“妈妈……”

低弱的声音里蕴含着难以形容的感情,夹杂在急诊室乱哄哄的嘈杂声中,根本无人听见。

孩子的眼睛里浮现出泪水,眼圈红了一片。

可他的身体太虚弱了,短暂清醒了几秒,便彻底陷入昏迷中。

“……”

宋妍险些摔在地上。

护士吓了一跳,赶紧跑过来扶住她,“你没事吧?要不要躺下休息一会儿?”

医生摸了摸她的额头,微微皱眉,“怎么烧得这么厉害?你需要马上输液。”

“不用了,我还有急事,马上就要走。”宋妍摇摇头,对医生护士道了声谢,不顾阻拦便匆匆离开了。

她前脚刚走,街道上突然传来一阵呼啸的引擎声。

伴随着一道炫目的银白色车影,一辆跑车以极限惊人的速度直冲向医院!一脚刹车稳稳当当地停在门口!

车门推开,一双昂贵的皮鞋先着地

一身黑色高订西装的成熟男人下了车,随手关上车门,长身玉立,面容俊美。

他看起来十分年轻,气势却锋芒凛冽,犹如冰雪消融之后仿佛能渗透进骨头一般的冰冷,身形挺拔修长,五官深邃如刻,凤眸狭长,凌厉而冷酷,犹如一个倨傲的帝王。

在他身后,十几辆黑色迈巴赫紧随而来,将医院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在大批群众目瞪口呆地注视之下,车门齐刷刷打开,清一色黑西装的保镖冲下车,训练有素地排成一排,挡住了人群……

陆晏沉面无表情,大步走入医院,一整支专业的私人医疗团队紧紧跟在他身后。

所到之处,无人敢阻!

保镖推开急诊室的门,刺鼻的血腥味飘了出来。

正在忙碌的医生护士回过头,满脸惊讶,“你们干什么?这里是急诊……”

话还未说完,几个保镖一冲而上,捂住医生护士的嘴拖到一边,动作十分迅速。

不到一分钟,急诊室里就彻底安静下来。

陆晏沉面无表情地走入,一眼便望见了正躺在病床上输血的孩子,沉稳冷冽的气息竟有一丝凌乱。

他径直走过去,快速审视过儿子的情况,唤道:“丞丞?”

小家伙昏迷不醒,完全没有反应。

医疗队匆匆围上来,经过一番紧张的检查,几名权威专家松了口气,“陆先生请放心,小少爷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失血过多,休克了!”

众人的脸上纷纷露出庆幸的表情。

陆晏沉闻言,脸色却没有一丝好转,直勾勾望着昏迷不惜的儿子,漆黑的眸似有风暴酝酿。

他什么话都没有,冷峻的脸庞绷紧弧线,站在小团子的病床前,浑身上下蔓延而出的威压怒火却令整个病房如堕冰窖!寂静如死一般!

没人再敢说话,呼吸压抑着,好似被人狠狠扼住了喉咙……

正在这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忽然传来。

医院的院长、副院长、主任医师等一大群人接到通知匆匆赶到,刚走进急诊室,身体瞬间吓得僵硬……

陆晏沉冷漠地站在病床前,身姿修长,脸庞英俊,只是那双斜过来的眼眸却冷若寒霜,不含一丝温度的视线落在一群人身上,好似看着一群肮脏的死物,眸底尽是锐利的冷光。

跟刀锋一般,能活活削掉人一层皮!

第6章 包厢酒宴

“陆……陆先生……”

院长头皮发麻,稀疏的几根头发汗涔涔黏在脑门上,双腿软的不行,“您息怒……息怒啊……”

早知道陆氏家族的小太子发生车祸,被送到他们医院紧急治疗,院长的心情还十分激动,一心想着把人伺候好,没准就能攀上陆家这棵大树,好处源源不断。

可没想到,小太子竟然是罕见特殊血型,大出血休克,医院血库的储存量根本不够!

要不是运气好有人献血,恐怕早就性命不保了!

陆晏沉亲自带着人马找上门,院长接到通知后差点没昏死过去,感觉自己大难临头,满头冷汗战战兢兢地带着人过来请罪。

“不是说有人给我儿子献血吗?人呢?”

儿子昏迷不醒,陆晏沉的心情差到极点,英俊的脸上没有表情,漆黑的眼里尽是幽冷。

院长不敢跟他对视,赶紧看向当时在急诊室里的医生,“献血的人呢?还在外面吗?快点叫进来!”

“人……人已经走了……”医生结结巴巴,吓得不轻。

“什么?!走了?!”

院长顿时惊怒,刚要发火。

陆晏沉不耐烦地开口,“叫什么?”

“这个……这个我没问……是个很年轻漂亮的女人,她说还有急事,抽完血就……就走了……”可怜的医生额头上全是冷汗,哆哆嗦嗦地几乎要跪到地上。

陆晏沉狭起眼眸,“连个姓都没留?”

“没……”

陆晏沉深吸一口气,揉揉眉心,又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儿子,“她献了多少血?”

“六百毫升。”医生心惊胆战地解释,“因为小少爷失血太多,只有她一个人可以献血,所以……所以就多抽了点……”

“多抽了点?”

陆晏沉闻言怒极反笑,抬手将托架上的输液瓶狠狠地挥在地上,目光阴寒,字字森冷,“这么大一家医院,连六百毫升的急救血都拿不出来,要你们有什么用?!”

“砰!”

输液瓶破裂一地,锋利的碎片四溅,像他眼底的怒火,蚀骨见血。

一群医院负责人被骂得冷汗淋漓,大气不敢出。

急诊室里死寂一片。

陆晏沉面如寒霜,懒得理会这群废物,侧首,简短地下令,“去查!最快速度,把人给我找出来!”

“是!”

……

另一边,宋妍还不知道有人正在掘地三尺地找她。

因为献血耽误了时间,她赶到酒店的时候已经迟到了一个多小时,包厢里的酒局早就开始了。

宋妍在进去之前特意化了个妆,遮盖住满脸的病容,然后才端起笑容敲门走了进去。

“抱歉,来晚了……”

屋子里男男女女的笑闹声停了一下,转头看见她站在门口,皱了皱眉。

“哎呦,这是哪来的漂亮妹妹?”

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醉醺醺地走过来,双颊潮红,满面油光,伸手就往宋妍脸上摸,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在她身上露骨地上下打量,差点流出口水。

“看这脸蛋,这身材……极品,简直是极品啊!”

第7章 美人脸

这死胖子砸吧着嘴,臭烘烘的酒气喷到宋妍脸上,醉眼惺忪地说道:“美人儿,你出台一次什么价位呀?尽管说,今天晚上就选你了!”

包厢里顿时一片哄笑。

竟是将她当成了酒店里的坐台小姐……

宋妍压着一巴掌甩过去的怒火,不着痕迹地避开男人的手,客客气气道:“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

话还未说完,一道阴冷愠怒的声音忽然传来。

“宋小姐出场的架子可真够大的!请你过来吃个饭,让我白等了一个多小时,给脸不要脸是吧?”

宋妍转头一看,眼眸沉了沉。

说话之人正是孟阳口中点名要她陪酒的投资商刘总,一个五十多岁的秃顶老男人,脾气阴鸷古怪,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难伺候。

这家伙不仅好美色,心眼还特别小,得罪他的人往往会被报复得很惨。

“真的非常抱歉,我之前有点不舒服去了趟医院,所以才来晚了。”宋妍知道自己迟到的事情已经得罪了刘广义,但该解释的还是要解释。

她深深地弯下腰,“希望刘总您见谅。”

刘广义哼笑一声,目光阴鸷地盯着她:“身体不舒服?不见得吧,我看你倒是精神得很!该不会是看不上我刘某人的酒局,才故意找借口迟到的吧?”

满屋子的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刘总这话太严重了,我受到不敢领受,您大人有大量,还请原谅我的无心之失!”

宋妍再三道歉,语气诚恳。

坐在刘广义身边的女人嘲讽地开口:“连刘总的酒局都敢迟到,一句无心之失就能算了吗?”

“我看她根本就不是诚心想给刘总道歉,摆什么清高架子?”

另一个女人阴阳怪气地道。

“我道歉确实是诚心的,如果刘总认为我的诚意不够,那我就自罚三杯,给您赔个不是,您看这样可以吗?”宋妍无奈说着,抬起了头。

她抬头的一瞬间,包厢里猛地安静了一秒,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不受控制地落在她脸上。

那是一张艳丽夺目、锋芒毕露的美人脸,红唇乌发带着烈烈的风情,犹如燃烧的火焰一般,多看几眼都仿佛灼伤了眼睛。

娱乐圈里从来不缺少俊男美女,但是美到如此有侵略性、甚至咄咄逼人的,却前所未有!

酒桌上的几个男人看着眼睛都直了,忍不住诧异道:“你是哪个公司的艺人?叫什么名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不可能啊。

就这样一张脸,哪怕只是个花瓶,在圈子里也能闯出名头!

怎么可能默默无闻呢?

“我是华星娱乐的艺人,叫宋妍,初次见面,失礼了。”宋妍又鞠了个躬,态度十分谦逊。

包厢里除了刘广义之外,还有好几名投资商,《皇权》剧组的导演、副导演等人也都在场。

看清了宋妍的容貌后,导演忍不住目露惊艳,感叹道:“哎呀,真是好久没在圈子里看到这么有辨识度的长相了!小姑娘生得可真不错,下次有机会倒是可以合作一下。”

第8章 可惜啊可惜

副导演赞同地点点头,确实如此。

如今的娱乐圈,整容潮流大行其道,只要是出现在镜头上的艺人,无论男女,脸上或多或少都动过手脚。

拉个双眼皮,隆个鼻子,填充一下苹果肌……

这都不算是整容了,只说是医美微调。

被这样精细调整过的艺人脸,好看是好看,上镜也显得更立体了,但比起真正纯天然的美人,却少了几分韵味和个人特色。

全都是一条流水线上出来的,小脸大眼尖下巴,哪还有什么个人特色可言?

宋妍这张脸就不错,五官精致,又很立体,跟那些审美统一的整容脸不一样,拥有自己独有的特色与辨识度。

站在镜头前面,绝对不会有观众把她和其他演员搞混。

导演谢一河笑着问宋妍,“你说你是华星的艺人是吧?那是倒巧,我跟你们公司也有不少的合作,下次如果有合适的剧本,你来给我做女主角如何?”

宋妍有些受宠若惊。

这话看似只是玩笑,但话中的分量却不可小瞧!

谢一河虽然不是娱乐圈里最顶级的大导,但在电视剧这一块,他却称得上名列前茅,能上他的戏,别说是女主了,女配都有一大群艺人抢破头。

即便如此,导演心里仍有些遗憾。

要不是《皇权》这部剧的女主角已经内定,不能换人,他都忍不住想让宋妍来演了!以她的长相饰演天下第一美人,简直是实至名归!再挑剔的观众也说不出不好来……

可惜啊,可惜……

“咳!”

导演心里正想着,刘广义忽然咳嗽一声,满脸不悦,“谢导,你酒喝多了吧?她不过一个新人,演个配角都是高攀,你还想请她演女主?未免太过儿戏了!”

最重要的是宋妍刚刚得罪过他,他当然不想让宋妍拿到什么好角色。

导演心知肚明的很,但欣赏宋妍是一回事,因为她跟投资商争执又是另一回事,谁都不会这么傻。

正想打个哈哈含糊过去。

宋妍却忽然开口道:“很感激导演的厚爱,但刘总说得也并无道理!我可能还担不起女主的重任,导演如果愿意给我机会的话,我也很愿意尝试其他的配角!”

这话听着像是面面俱到,但是在刘广义看来,却像是故意钻他的空子。

他说她是新人不能演女主,她就毛遂自荐想演女配。

不是故意是什么?

感觉自己被踩了脸面的刘广义心生恼怒,眼神越发显得阴鸷。

对于他这样的人,得罪一次和得罪两次区别不大,反正都是要记仇的。

宋妍只当做没看见,满脸认真而又期待地看着导演,一双眼微亮。

导演被她眼巴巴的样子逗笑了,“你倒是稳得住!”

换成其他艺人听到他那样说,只怕早就满脸兴奋地答应下来了,哪会管自己的人气实力担不担得起一部戏的主角?

娱乐圈里自视甚高、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太多了。

相比之下,宋妍自己稳得住,不眼高手低,倒是让导演有些刮目相看。

小说

穿越之凰女医妃 主角: 凤清杨, 轩辕天冥

2021-1-1 20:08:29

小说

邪王的异能王妃 主角: 木清, 上官霆

2021-1-1 20:11:2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