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慕余生不悔 主角: 林慕星, 顾临寒

“他们想要我死,难道你就不想么?”“顾临寒,下辈子,我还是不要爱你好了。”一场车祸,她重生了。新账旧账,一块儿算。见招拆招,揭开妹妹真面目。扮猪吃老虎,帮助母亲夺回公司权力。联手顾临寒,将公司推上国际。他却问她要一个肾……给他心爱的女人,那个真正的幕后黑手。
情慕余生不悔 主角: 林慕星, 顾临寒

第1章 家?在哪里

“林慕星,你可以出狱了。出去之后好好做人,找个正经的工作,别再诈骗了!”

身后的铁门猛然关闭,林慕星抬头看着自己待了三年的铁笼,高大的围墙透露出死气沉沉。

三年前,被自己的父亲和妹妹联手设计送进这里。

现在,她终于出来了。

一无所有的出来了。

入狱时流产,后又被强行摘掉了一枚肾脏,导致林慕星现在的身体无比羸弱。

当年她是继母亲白星之后玉石行业的又一枚耀眼明星。

而现在,她一瘸一拐地走向公交车站,只是一个无人问津的诈骗犯。

一辆银色的兰博基尼在她面前停下,林慕星却好似没看见一般,眼神木然地看着前方。

车上的男人拉开门,径直走到了她的面前。

“慕星,跟我来接你回家。”

三年过去了,顾临寒的模样还是如同原来一样,眉眼如画,精致到让人觉得不真实。

就是这张脸,让曾经林慕星觉得痴迷,就像深夜里的一道光,照亮了她所有的阴霾。

可现在看到这张脸,她只觉得恶心。

“对不起先生,您认错人了。”

林慕星神色漠然,那双原本盛满星光的眸子,如今只如一潭死水。

看着她冷漠的模样,顾临寒心里一痛。

如果当时他可以早一点发现,现在的一切是不是会不一样?

可如今对上她的眼神时,他知道,一切都晚了。

或许从她被定罪的那一刻起,其实一切就已经晚了。那时候,就连他都没有相信她。

三年了,她从没见过他,她在恨他。

“对不起慕星,你跟我回家,我带你去拿回属于你的一切。”

“家?”

听到这个字,林慕星觉得可笑。

她还有家么?

曾经她以为有父亲在的地方就是家,却没想到最终母亲却是因为父亲而死。而母亲死后不过三个月,小三便光明正大的进门。

逼着她交出外公留给母亲和她的股份,在不得之后陷害她入狱的人,不正是她所谓的父亲么?

后来她以为顾临寒是家,可是最终,他不过把自己当作了一个代替品。

做了他五年的情人,终究是被他一脚踢开。

甚至在她入狱之后,他们的孩子都被他派人拿掉。

她的肾脏,也被给了那个他所深爱的女人。

她终于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笑话。

“你这话我不太明白,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属于我林慕星了。”

林慕星眼神嘲讽,明明是炎炎夏日,她的心却好似身处凛冬。

顾临寒眉头皱得更深,伸手意图将林慕星抱进怀里:“慕星,你还有我。”

“呵……呵呵,哈哈哈!”

听到顾临寒的话,林慕星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横流:“顾临寒,你别装了。你的白月光不是已经回国了么?你又何必抓着一个只是跟她面目相似的女人不放呢?”

三年的积恨被她死死的压抑在心口,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她回来了,我又有什么存在的必要?我身上到底还有什么让你在这里演戏的价值啊!”

顾临寒浓稠如墨的双眸之中,藏着深不见底的复杂情绪。

原本林慕星以为他会发火,却没想到半晌之后,他只是再度轻轻拉起了被林慕星甩开的手:“星星,听话,跟我回家。否则,他们还会来找你的,我会保护你的!”

这个他们,当然是指林家人。

他说的前半句话,林慕星相信,因为妈妈留下的股份,这三年来无论经历了什么,她都没有交出去。

而林家人,绝对不会因此善罢甘休。

至于他的后半句话,林慕星却只是一声冷笑:“他们想要我死,难道你就不想么?”

林慕星的话音落下,迎面便能够看到一辆卡车偏离了原本的轨道,飞速向着他们二人驶来。

第2章 还好,你还活着

爸爸,原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么?

林慕星抬眼,再度看向顾临寒,他的五官眉眼,今生只怕是最后一次见了。

“顾临寒,下辈子,我还是不要爱你好了。”

“慕星!”

就在顾临寒惊慌意图抱住她的时候,林慕星猛然伸手推开了他。

砰!

剧烈的碰撞声后,一切都结束了。

林慕星身体的每一寸都传来剧烈的疼痛感,只是这疼痛感,似乎没有她想象之中那么惊人。

意识模糊之间,她感觉到有一双手温柔地贴在她的额头之上。

“星星这是怎么回事啊,车祸之后一直高烧不退,是不是伤着脑袋了?”

听到这个声音,林慕星觉得自己一定是到地狱了。

因为这个声音,不正是自己思念了多年的母亲吗?

可是在她二十岁那年,母亲白星不是就已经去世了吗?

她甚至连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这时候为什么会听到妈妈的声音?

是妈妈来接自己了?

“妈妈……”

想到母亲,林慕星忍不住喊了一声。

可是接着却听到一道惊喜的声音:“星星,我是妈妈呀,你醒了么?”

这是怎么回事!

林慕星惊奇的,不仅仅是自己居然还能听到母亲的声音。

她惊奇的,是自己居然还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睁眼,映入眼帘的,便是白星温柔的脸庞。

“星星,你可算醒了,快吓死妈妈了!”

林慕星还没能反应过来,便被白星一把揽进了怀里。

她的脑海之中一片空白,只有一个离奇的想法:她没死,她重生了!

而此时,旁边传来一道带着嫌弃的声音:“慕琦本来就不太会骑车,磕磕碰碰很正常。再说了,不过是被小摩托车撞了一下,能有什么事儿?我看这丫头就是矫情的!”

林慕星有些茫然,顺着声音的来源抬起头来,看到的便是林正海冷漠的脸庞。

痛恨,后悔,绝望……

种种情绪,在一霎那便涌上了林慕星的脑海。

见自家闺女神色复杂地盯着自己,林正海的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你看着我干什么?难道你还觉得我说错了?慕琦都告诉我了,她本来骑车技术就不好,你还突然从路边冲出来吓了她一跳。还好她摔得不重,不然有你好看的!”

“星星刚醒,你就别在这儿说这种话了,先出去吧。”

白星仍旧抱着林慕星,林慕星看不到她的表情,却能够感觉到白星似乎有些生气。

林正海虽说脸上还带着怒意,但是终究还是走出了房间。

看着林正海气冲冲的背影,林慕星有些愕然,还有些不可思议的兴奋!

她真的重生了!

墙壁上的挂钟情绪地显示这此时的日期,而刚刚林正海的话也提醒了她。

现在,正是她二十岁那年,五岁便被领养到林家的妹妹林慕琦拿到了林正海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一辆小摩托车。

而她在回家的路上,被突然冲出来的林慕琦撞倒在了地上,手骨骨折。

林慕琦只是擦伤了手臂,但是从小便只莫名只喜爱林慕琦的林正海却一阵心疼,将所有的过错都归结在了林慕星的身上。

“慕星,你爸爸也是担心你的。刚刚她说的话,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啊。”

白星似乎看林慕星半晌不说话,以为她生气呢。

但是却没想到,下一秒林慕星却紧紧地抱住了她。

“妈妈,我真的好想你。”

第3章 此时,一定要守护你

自从五岁时领养了林慕琦之后,家中的宠爱都给了这个身世悲惨的小女儿。

不平衡之下林慕星也开始变得叛逆不懂事,让白星操碎了心,而后来发生了一件让林慕星臭名远扬的事情,才是彻底让白星寒了心。

直到白星去世,林慕星才幡然醒悟。

而后来白星去世三个月后,继母周琪进门,林慕星材知道林慕琦便是林正海的私生女。周琦带来的儿子林子濠也是。

只是现在,她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么便不会再让旧事重演。

痛失的所有,今生都必然要死死地攥在手中!

因为从前的叛逆,所以此时林慕星的反应让白星有些奇怪。

“慕星,怎么了?怎么突然跟妈妈说这些?”

白星虽然心里奇怪,但是手上却还是温柔地安抚着林慕星。

林慕星眼泪横流,将白星用力抱在怀中,只是不断地重复道:“妈妈,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了,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一定会!”

白星虽说心里奇怪,但是也权当做是林慕星高烧之后的糊涂话。

虽说是糊涂话,却也让白星觉得心中一阵安慰,女儿真是长大了。

林慕星清醒过来,白星便连忙让保姆晚饭准备了她爱吃的东西,还专门交代要炖一锅鸡汤,给大病初愈的林慕星补补身体。

可是母女二人下楼,却发现餐桌上面哪有一样是白星交代的食物?

林慕琦只比林慕星小一岁,可是后来林慕星才知道,其实林慕琦跟自己差不多大小。也就是说,林正海正是在白星怀孕期间便出轨的。

看到她们二人下楼来,林慕琦立马站起来甜甜地喊了一声:“妈妈姐姐,你们下来啦!姐姐,你看起来好很多了,没事了吧?”

林慕星走到餐桌旁边,满眼都是自己的这个妹妹。

恨,她真的好恨。

林慕琦,从小到大,自己有的,她都要霸占。

她的爸爸,她的妈妈,她的男朋友。

而最后,妈妈的去世有她一份,自己入狱是被她所陷害,而她唯一拥有的顾临寒,都被她与那个女人联手夺走了。

只不过,这辈子,她再也不会让她再度得逞了!

林慕琦,咱们新账旧账,一块儿算。

似乎是看林慕星盯着自己看了半晌,林慕琦的眼神有些不自在。

她面露委屈地扣了扣桌面,低头说道:“姐姐,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呀?难道你还在因为我撞到你的事情生气么?对不起啦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而且我也摔伤了啊……”

林慕琦说话的语气十分委屈,模样更是楚楚可怜。

此时林正海的身边正坐着一位老太太,正是林慕星的奶奶钱玥。

白星出生于名门,林慕星的外公经营玉石生意发家。看上了凤凰男林正海后毫不嫌弃地下嫁,却因为只生了一个女儿而不招钱玥待见。

“不过是磕磕碰碰而已,你都道歉了她还能怪你什么?自己是个赔钱货,还成天在家里当霸王!慕琦,别管她,坐下吃饭!”

说着,钱玥还白了一眼白星。

“某些人啊,对自家闺女还真是舍得。不过是擦破了点皮,就要鸡汤鱼肉的伺候。还是我们慕琦懂事,知道我不爱吃油腻,主动跟我提出来今晚想吃素。又不是什么千金,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最后这句话,说的既是林慕星,也是白星。

林慕星偏头,看着虽然皱眉,但是却并没有吭声的白星,心中有些难过。

自从生下自己之后,白星便不能生育了。

因为没能生下儿子,白星在家没少挨白眼。

从前林慕星以为白星也跟林正海一样,是真的不在乎自己了。

可是现在林慕星才明白,白星对钱玥的忍气吞声,就是对自己的在乎。

不过以后,不用了。

第4章 更正轨迹

林慕星记得,前世的时候她一听到这话,便立刻站起来跟钱玥和林慕琦大吵了一架。

最后她被林正海一巴掌打得离家出走,还引出了一件让她一时之间声名狼藉的事情。

桌子下的林慕星想到这些便拳头紧握,寒意涌上心头。

而她沉默的时候,林正海板着脸看向她:“怎么,奶奶说你几句你你还委屈了?”

林慕星抬头去看林正海,心中却暗自冷笑。

奶奶这句话,说的可不仅仅是林慕星自己,还有白星啊。

身边的白星好似心怕林慕星会大闹一般,连忙劝道:“慕星,好了,别再惹爸爸和奶奶生气了,快坐下吃饭吧。”

白星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恳求。

虽然林慕星不知道为什么妈妈总是一味的妥协,但是此时的她相信,如果可以,妈妈一定也不愿意让自己受委屈。

所以不管她背后有什么难言之隐,林慕星都愿意替她分担。

毕竟现在的她,还没有替妈妈承担一切的本事。

于是,沉默了良久的林慕星,扯开了一道灿烂的笑容,冲着林正海笑道:“爸爸,您这是哪里的话啊。奶奶是长辈,都是关心我的,说我几句不痛不痒的,我怎么会这么不懂事跟奶奶顶嘴呢?”

林慕星的话一出口,就连一边的白星都有些错愕,抬起头来看向林慕星,似乎不认识她一般。

而林慕星没有管他人奇怪的目光,转过头去又看向一脸怪异的林慕琦。

“还有妹妹,说的都是什么见外话呀。你才刚学骑车,磕磕碰碰是常事,这个不用爸爸和奶奶说我也知道的。虽然你是领养来的孩子,但是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亲妹妹一般看待,这点小事儿我怎么会跟你置气呢?”

虽然林慕星特地提到了林慕琦的身世,也是林慕琦最为敏感的地方。但是她别的三言两语,却说得让人挑不出一点儿毛病。

林慕琦最讨厌别人提到她是领养的孩子,可是林慕星的态度和语气都十分和善,让林慕琦一下子满肚子的火也不知道该怎么撒,只好转头看向林正海。

林正海接收到最疼爱的小女儿的目光,立马把筷子重重地往桌上一放:“林慕星,你说你/妹妹什么?”

白星原本错愕的神色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

然而林慕星不慌不忙,只是摆出自己说错话了的表情,连忙伸手去拉过林慕琦的手。

“哎呀,对不起啊妹妹,姐姐真不是故意提到这件事情的,顺口而已。不过妹妹你知道的,从小到大,姐姐真的是把你当作亲妹妹看待,否则,也不会什么东西都让给你了!”

让?

分明都是被抢走的!

林慕星的话句句违心,一举一动也都跟从前性格暴躁的她不一样。

可是一桌子的人看着这样的林慕星,却都面面相觑。

林慕星难道真是转性了?

因着林慕星的每一句话都说得面面俱到,没有丝毫破绽。

林慕琦原本想借此事挑起争端,却也是拳头打在了棉花上,就算生气也没地儿发了。

就连林正海钱玥原本看林慕星哪哪儿都不顺眼,这会儿也被林慕星这几句挑不出毛病的话给堵住了喉咙。

林慕琦看林正海都无话可说了,自然也不好再继续挑事儿,于是连忙笑着说道:“没事的姐姐,你都说了我们跟亲姐妹一样,那还道歉干什么?”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林慕琦脸上的笑容看着却有些尴尬。

林慕星仍旧笑意盈盈,她原本便生的比林慕琦好看,此时一笑,比林慕琦瞧着还要甜美。

第5章 该你了

“是的呀,一家人有什么道歉不道歉的。所以之前妹妹你撞到我的事情,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我根本就没有怪你!”

林慕星眨巴了一下眼睛,几句话的功夫,原本仗着林正海便爱占据上风的林慕琦,便成了小家子气的那个人。

林慕琦脸上的笑容已经极度不自然了,林正海终究是瞧不过去了,才板着脸说道:“好了好了,快吃饭吧,一直说这些干什么。”

没等林慕琦接话,林慕星便连忙点了点头,望着一桌子素菜,给林慕琦夹了一大筷子青菜,放进她碗里。

“妹妹,刚刚奶奶说你最近想吃素,来,多吃点。”

其实林慕星心里知道,林慕琦最讨厌的食物,便是青菜。

想必这一大桌子全素宴,应该是林慕琦听到了白星跟保姆的交代,所以才跑到钱玥面前从中作梗来的。

不过林慕星也不在意,你喜欢吃素是么?那就让你好好吃个够。

林慕琦低头看着自己被青菜装的满满的碗,眼神中闪过一丝嫌恶,但最终却只能尴尬地一边向林慕星道谢,一边将青菜咽进肚子里。

这一顿午饭,一家人吃得各怀心思,只有林慕星始终笑意盈盈,即便听到了钱玥的冷嘲热讽,也好似聋了一般,陪着笑脸充耳不闻。

只是到了下午的时候,林家却来了一位客人。

一位在前世的时候,林慕星因为跑出去之后没能见到的客人:顾临寒。

当林正海陪着笑脸将顾临寒迎进家门的时候,林慕星站在原地,只觉得手脚冰凉。

上一世他们相遇并不是今天,而是白星去世之后,林慕星去酒吧买醉,与顾临寒一夜之后,被他留在了自己的身边,做了他的“替代品情人”。

虽说将顾临寒迎进门的人是林正海,但是其实今天这场合作,跟顾临寒谈的人是白星。

而顾临寒进门之后,始终死死盯着他看的人,还不止林慕星,还有站在林慕星身边的林慕琦。

林慕琦一看到顾临寒便直了一双眼睛。

只不过,她们二人的心情,只怕大有不同。

这个时候的顾临寒,也如同他们第一次见面那般,冷冽,高傲,冰冷得不近人情。

“临寒,你来了啊。”

白星看到顾临寒来,笑眯眯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上一世的林慕星也是后来才知道,顾家和白家的两位老人关系很好。只是后来两家的老人都去世了,所以来往才少了。

看见白星,顾临寒眼中的冷意顿时消融了不少,唇角微微向上勾提,礼貌的对着白星打招呼。

可是林慕星却看见,顾临寒眼睛的余光,始终不时地往自己身上瞟。

这一点林慕琦也发现了,林慕星的余光之中,林慕琦的目光有几分阴狠。

然而,只有林慕星自己才知道,顾临寒的眼神是为了什么。

自己这张脸,与顾临寒的初恋,也就是那个深深伤害了他跑去国外的那个女人,有五分相似。

当顾临寒的目光转向她的时候,林慕星立马露出了一个纯良无害的灿烂笑容。

可是她的心里却只有一句话:顾临寒,这辈子,该你为我痛不欲生了吧?

顾临寒今天到林家的目的似乎是专门来看望白星的,上辈子林慕星因为当场拍桌子走人,所以错过了。

他们的初见,提前了。

顾临寒一坐下,林慕琦便找了个借口上楼了。

可是余光之中,林慕星却发现林慕琦上楼之后进的并不是自己的房间。

因为顾临寒的到来,一家子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一个人的身上,所以并没有人关注到她们二人。

林慕星连忙跟着林慕琦上了楼,发现她走进的居然是自己的房间。

第6章 给你做个圈套

她默不作声地跟在后面,从微微打开的门缝之中,发现林慕琦正在偷用自己的化妆品。

其实林慕琦的化妆品并不比自己的少,甚至都比自己的来的昂贵。

可是这一点林慕星明白,在林慕琦心中,一向是自己有的,她都想要。

然而林慕琦光用化妆品也就算了,还偷偷打开了林慕星梳妆柜的首饰盒。

首饰盒中有一条项链,是以一颗红宝石制作的。

其实这条项链虽然镶嵌着红宝石,但是其实并不贵重,这条项链其实是白星跟林正海结婚时佩戴的。

只是后来一次生日的时候,白星将这条项链偷偷放在了自己的枕头底下,算是送给自己的礼物。

此时林慕星和林慕琦的年纪都不大,并不知道这颗红宝石的真实价值。

所以当林慕琦打开箱子,一看到这条项链的时候,顿时便红了眼。

“林慕星居然背着我藏着这么贵重的项链!白星那个死女人还真是偏心!”

站在门背后的林慕星,看着林慕琦拿出项链来试戴,忍不住冷冷一笑。

我的好妹妹,为什么我的东西,你总是不愿意放过呢?

我的书包玩具,我的爸爸妈妈,我爱的男人,我的骄傲我的荣誉,你都要尽数抢走。

那……

既然你想要,我便成全你!

只希望这份大礼,你接得住才好。

就在林慕琦正心满意足地欣赏着镜子中的自己时,林慕星猛然推门进来。

林慕琦吓得手一抖,险些将项链掉落在地,赶紧把项链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

回头看到是林慕星,似乎松了口气。

“妹妹,你在这里干什么?”

林慕星睁着一双杏目,眉眼无暇,纯良如麋鹿,连唇畔都带着善意。

即便目光扫过已经是一片混乱的梳妆台,也只是微微张了张小嘴以示惊讶。

“姐姐是你啊,这不是家里来了客人了么,我今天起来没怎么打扮,所以来看看姐姐你这里有些什么化妆品。”

林慕琦说这些话的时候,丝毫没有为自己偷用别人化妆品感受羞耻,反而带着一股理所当然的语气。

换做前世的林慕星,早就上前去拽着林慕琦头发大吵大闹了。

但是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果然还是太幼稚。

那时候自己太冲动,才会一次又一次地掉入林慕琦的陷阱,引得林正海和白星都对自己十分失望。

此时,林慕星闻言,却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林慕琦看向林慕星,轻咬着下嘴唇,颇有些无辜地说道:“姐姐,你不会是不开心了吧?”

林慕星闻言摆了摆手,一副“你跟我这么见外干什么”的表情,走上前去。

“慕琦,你说什么呢。从前呢,姐姐确实是蛮横了一些,总是欺负你。但是现在姐姐想明白了,以前是姐姐的错,以后我们一定好好相处,好不好?”

说这话的时候,林慕星态度诚恳,再联想到今天上午的事情,林慕琦看向林慕星的眼神尽是陌生,但是脸上却只能尴尬地笑着应下来。

“呵呵,是啊,姐姐你说的对,我们是应该好好相处。”

林慕星说着,伸手便去拉开了自己的梳妆柜门,一边说道:“对了,姐姐这里还有一条项链,可好看了,要不给你戴上吧?”

林慕琦一听,脸上顿时有些慌乱,但是还没等她说出口,林慕星便已经拉开了柜门。

看着空空如也的项链盒子,林慕星先是奇怪地“噫”了一声,接着便朝着楼下故意拔高了音量:“完了,我的项链丢了!”

林慕星这么一喊,楼下的人全都听到了她的话。

而林慕琦顿时满脸慌乱,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第7章 他为什么帮我

林慕星看她似乎有些手足无措,连忙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焦急地说道:“完了妹妹,这条项链可是妈妈送给我的礼物,要是我就这么弄丢了,多对不起妈妈啊!”

林慕星拽住的,恰好是林慕琦把项链塞进裤兜的那只手。

这只手被禁锢住,林慕琦一下子根本没办法把项链从裤兜里面掏出来。

听到有人上楼的脚步声,林慕琦越发紧张起来,想要从林慕星手中挣脱,却被抓得更紧。

林慕星听到脚步声近了,便干脆先一步哭了起来:“慕琦,怎么办啊,那可是我最喜欢的项链了,也是当初爸爸送给妈妈的定情信物啊!”

林慕星要哭出来并不难,光是想想前世的遭遇,就够她把眼泪哭干了。

一时间泪如雨下,脚步声也到了房门口。

先走进来的是林正海和白星,随后的便是钱玥和顾临寒。

对于林家来说顾临寒是贵客,所以此时林正海上来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

看到林慕星正抓着林慕琦的手臂痛苦,顿时怒道:“林慕星,你又在弄什么幺蛾子?是不是你又欺负妹妹了?”

林慕星闻言,心中便忍不住冷笑,听听这话,进来之后张口第一句便是偏袒于林慕琦,你可真是我的亲爸爸。

林慕琦看到林正海进来,也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正要说话,却被林慕星抢了先:“爸爸,妈妈去年生日时候送我的项链不见了,被人偷走了!”

林慕星说话的腔调都带着几分痛哭之后的抽噎嘶哑,听着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白星身为亲娘,自然心疼,连忙上前来看了一眼林慕星的首饰盒,果然空空如也。

“哎呀,你这个孩子,好好的项链怎么能弄丢了呢?这家里外面有保安,里面有保姆,怎么会平白无故的丢了?”

白星看到林慕星哭,不忍心过于责怪。

可是看到项链丢了,又十分心疼。

顾临寒此时正站在门口看着,眼神虽然看不清是何情绪,但是却始终都落在林慕星的身上。

只不过林慕星忙着把这场戏推向高点,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倒是林正海,大概是觉得丢人,回头看了一眼顾临寒,尴尬表示:“顾少,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说是道歉,但是林正海话里有让顾临寒先下楼等着的意思。

按照顾临寒的性格,听到这样的话,林慕星原本以为他不会参与进来,应该客套两句便先下楼才是。

林慕星知道,这种小打小闹的事情,顾临寒是从来不会上心的。

于是林慕星抬眸向顾临寒看去,对上他的眼神时,发现他竟然温和地冲着自己一笑。

一笑之间,他眼眸里的冰川好似都融化了一般,居然还带着温暖和几分意味不明的亮光。

“家里进了贼可不是件好事,还是先查清楚再说吧。”

顾临寒在装听不懂林正海的话?

他要插手这件事情?

林慕星的脑海中闪过一丝狐疑,毕竟这不像是顾临寒这个人会做的事情啊。

但是狐疑之间,却也觉得正好,有他在,这场戏会更加热闹。

顾临寒要装傻,林正海也没办法,只好转过头来板着脸对林慕星怒道:“这家里怎么会进贼,我看你是不是自己戴出去炫耀给弄丢了!赶紧好好找找!”

林慕星一直抓着林慕琦的手,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林慕琦在听到林正海这句话的时候,分明身体微微一抖,手心都冒出了一层冷汗。

林慕星脸上挂着眼泪,心里却是一笑,别着急,马上就到你了。

林慕星憋屈地点了点头,正要回头去再翻找的时候,却好似发现了什么一般,指着林慕琦的口袋疑惑问到:“噫?妹妹,你裤兜里面是什么?”

第8章 拿出来看看就知道

林慕星的一句话,便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故意让开身子,让所有都看向林慕琦的裤子口袋。

林慕琦见所有人都看向她,慌乱之中,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口袋。

“没……没什么呀!”

林慕星看她第一反应是躲避,心中便暗自一笑,等的就是你不认。

要是这时候林慕琦大大方方地掏出来,说自己就是拿来看看,没想到引起了误会的话,说不定以林正海的偏心程度,这事儿还真就这么算了。

“妹妹,我看着你的口袋好像鼓鼓囊囊的,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林慕星并没有直接质问她,只是再度发问。

林慕琦穿的是最流行的紧身牛仔裤,项链放在其中根本就藏不住。

其实当众人的目光落在她裤子上的时候,大家就已经差不多明白怎么回事了。

但是林慕琦却毫不自知,只是掏出了杀手锏:哭,装无辜。

“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呀?你自己把项链弄丢了,难道还要怀疑我不成么?我兜里装的是我的私人物品,难道你就因为你的怀疑,就要让我掏出来给大家看吗?”

林慕琦说着,眼泪立马便掉了下来。

林慕星不得不佩服,林慕琦的演技果真是从小便训练出来,真是不逊色呢。

林慕琦带着哭腔,将目光投向了林正海:“爸爸,为什么家里丢了东西,姐姐第一个就怀疑我呢?我真的这么惹人讨厌吗?”

其实话到此处,白星都已经心知肚明了。

但是她脸上的脸上却写满了为难,林慕星虽然不知道,白星到底碍于什么不肯责怪林慕琦,但是却知道妈妈一定有什么事情被林正海抓在手里。

从回来之后,一天的时间里,白星的几次欲言又止都被她看在眼里。

没关系,不管是什么,林慕星都暗自发誓一定会查清的!

林慕琦哭着扑到了林正海的怀里,林正海立马便心疼起来,抬头便朝着林慕星怒喝一声:“林慕星,你自己弄丢了项链,在这儿闹什么闹?赶紧给慕琦道歉!”

其实,以林慕琦裤兜刚刚凸显出来的形状,想必林正海也看到了那是什么。

但是偏偏他就是选择性失明,反过来责怪林慕星,在顾临寒面前给林慕琦维护形象。

这一点,也是林慕星早就料到的。

林慕琦会装委屈,按照从前林慕星早就大发雷霆了,但是这一次她只是低垂下脑袋,眼泪啪嗒一声便掉在了地上。

“爸爸,你知道我的,我一向是有话直说的。我真的不是在怀疑妹妹,只是妈妈送我的项链丢了我心疼而已。我放在首饰盒里,一直都没舍得戴,今天妹妹到我房间来,想借用我的化妆品,我还说要专门拿出来给妹妹戴上呢。可是现在丢了,要不是因为心急,我怎么会去问妹妹啊。”

林慕星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微微颤抖,抬眸的时候更是眼圈通红。

她这几句话,让原本要护犊子的林正海脸色都是一松。

但是林慕星知道,林正海要是铁了心要护着林慕琦的话,说什么都没用。所以林慕星并不奢望林正海为自己出头,只要大家心知肚明就行。

可就在林正海又要说话时,从上楼来只说了一句话便足够威严的顾临寒却开口了。

“既然二小姐不想被怀疑,那么把兜里的东西拿出来看看就行了,捂着不给,反而让人生疑。”

林慕星惊讶于顾临寒再度出口帮自己的时,抬眸恰好与顾临寒对上。

顾临寒看向她,蓦然又是勾唇一笑:“你说呢,林大小姐?”

小说

总裁前妻不好追 小说 程蔓何焕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2021-1-1 20:06:59

小说

李默顾云岚小说免费阅读 李默顾云岚小说全本无弹窗

2021-1-1 20:07:0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