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嚣张悍妻 主角: 尹漱衣, 叶少卿

一朝穿越,成为了穷苦病号的娘子,还多了一个小包子!,好在她尹漱衣也不是好惹得,斗极品,惩恶毒亲戚,轻轻松松带着儿子丈夫奔小康。,然而……她发现,对自己忠犬的穷苦丈夫好像有点强……,“夫君,这群大汉是干嘛的?”尹漱衣指着一支全副武装的大汉,一脸呆萌。,叶少卿温柔道“只是为夫请来给娘子看家护院的。”,尹漱衣“……”
穿越之嚣张悍妻 主角: 尹漱衣, 叶少卿

第1章 穿越

当尹漱衣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只觉额头上一阵隐隐作痛,脸上也痒痒的。

她不禁揉了揉太阳穴,难道是昨晚上着凉感冒了?

缓缓的睁开了眼,有些费力的坐起了身,却发现这并不是自己的家。

而是一个四面透风的破旧老屋,为何说是老屋,因为这这屋子里的摆设和墙面都是用木头做的,倒像是那些景区里遗留千年的遗迹似的,样式很复古。

而屋子里除了一个已经缺角的破烂木桌两个木凳以外,也再无其他。

就连木门也摇摇欲坠的,都能隐约清外面的环境了。

尹漱衣正奇怪呢,自己这难不成是在做梦,却突然觉得脸上有什么东西在动,刚才觉得痒痒的好像就是这个造成的。

还处于混沌状态的她下意识的用手拿起了脸上的东西,这一看不打紧。

睡意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竟是一只毛绒绒的大蜘蛛!

她从小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种腿多的生物,当即就吓得寒毛直竖。

许是她反应过激,一下子撞在了床头的木板上,只觉一阵尖锐的刺痛袭来,脑海里开始有无数个陌生的画面炸裂开来。

快速的向她的脑海深处涌去。

让她痛苦的抱住了头。

直到过了好半晌,那种尖锐的刺痛才逐渐消失,尹漱衣缓缓松开了自己的头,清澈的眸子里印满了不可思议。

刚才她竟然继承了另一个人的记忆!

而且,貌似是……穿越了!

这个诡异惊人的发现,让她险些撅过去,作为大好女青年一个,没经历车祸也没得重病,更没掉下悬崖。

只是洗一个澡而已嘛,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穿越了!

这都不是最悲催的,让尹漱衣更闹心的是,这原身好像是被人拐卖之后,自杀的!

“吱嘎!”

破旧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尹漱衣下意识的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粗布麻衣的男子正手里拿着一个瓷碗向她走来。

瞧清那男人的面容时,她一愣,虽然是粗布麻衣,但男人周身却散发着一股子难言的冷然和疏离。

一张面皮生的倒是很好看,不是那种一眼就能让人记住的俊美,相反五官还有些普通,但组合在一起,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契合与俊朗。

“该喝药了。”

叶少卿将手里装满药汁的碗轻轻的放在了床头边上,而不是送到她的手里,这让尹漱衣一愣。

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原主之前的记忆。

说来也巧,原身的名字竟与自己同名同姓,因为她是被卖到这里给叶少卿做媳妇儿的,自是心不甘情不愿。

所以一直对他的态度不好,想来这叶少卿之所以这般疏远的对待自己,也是因为这个吧。

尹漱衣也没有说话,而是拿起一旁的瓷碗抬头就是一饮而尽。

这道反而让叶少卿惊讶了,以往他靠近,只会换来这个女人的排斥的哭闹,可眼下却是安静的喝了他亲手递过去的药。

不过惊讶也只是一瞬间,见她喝了药,叶少卿突然捂着嘴忍不住的咳嗽起来。

第2章 你叫什么名字

好半晌才停下,尹漱衣眼尖的发现他褐色的袖口处竟有淡淡的猩红划过,但也是一瞬间就被他掩藏起来。

尹漱衣心下闪过了然,以她多年来的临床经验和眼前的光景来看,他八成是长时间营养不良导致的肺阴亏耗。

虚的用滋阴润肺的方法治疗,再食用些北沙参,天冬,玉竹一类的中药……

尹漱衣连忙敛住心神,她又烦职业病了……

“如若你实在不愿留在这,那等你的伤好了,离开便是。“

说完也不等她回应,径直走了出去。

尹漱衣眨了眨眼睛,实在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毕竟她现在已经不是原主,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眼前的变故,

直到她坐在榻上,发了好久的呆,才拿起一旁的药碗走出门去。

刚出门就看见一个五岁左右大的小男孩正蹲在院子里,正清洗一把还粘着泥土的野菜。

小男孩也发现了出来尹漱衣,一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正怯生生的望着自己。

也不敢靠近。

尹漱衣被小男孩可怜巴巴的模样瞧得心里一动,脑海里浮现出过去的记忆。

好像这个原身撞墙身亡得以让她的灵魂附身,就是因为不愿意做这个小男孩的后娘,思及此她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用力的挤出了一个温柔的笑意有些别扭的说道:“我去将碗刷了。“

见小男孩仍旧没什么反应,尴尬的向厨房里走去。

“哎。“

尹漱衣忍不住叹了口气,她这算是怎么回事啊。

利落的将碗涮洗干净,尹漱衣发现自己没什么东西擦手,索性准备出去甩一甩就干了,纲要往出走,却发现门口闪过一道小小的身影,地上赫然多了一块叠放整齐的布巾。

尹漱衣顿了顿,弯身将布巾捡了起来,想到他小心翼翼的模样,心里竟有些怜惜,连忙擦了手向外走去。

果真看见小男孩又蹲在院子里洗野菜。

尹漱衣抿了抿唇,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柔和,上前蹲在了小男孩的身边道:“谢谢你的布巾。“

谁知道小男孩竟然悄悄的红了脸,尹漱衣觉得他很可爱,就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顶语气越发的温柔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怯懦的说道:“叶童安……“

“原来是童安啊。“

显然童安是被女主突然转变的态度弄的有些不适应,将头垂的更低了,连耳尖都红了起来。

瞧着小家伙别扭的样子,尹漱衣有些呐呐的收回了手,起身进了屋子。

直到晌午肚子开始不争气的咕咕直叫,她才又来到院子。

见小家伙正拿着一根木棍在地上写写画画,她走进一看,却是一些歪七扭八的文字。

尹漱衣摸了摸小家伙的头问道:“你爹爹呢?“

“去……去山里捕猎了……中午不回来……“

尹漱衣闻言皱紧了秀美,他怎么也放心留一个小孩子自己在家啊。

正想着,却见那一直怯生生的小家伙突然抓住了自己的衣角,眨巴着大眼睛紧张的看着自己。

第3章 饿了吗

尹漱衣心下了然,感情小家伙是怕他爹爹不在家自己跑了啊,因为之前这个原主就想着偷跑过,奈何没有成功。

想到这突然有些好笑,他爹爹早上都说放自己走了,她又何必需要逃跑?况且她觉得那个叶少卿人品还不错,至少原身被卖到这里好些天,他都没有做过分的事情。

尹漱衣环顾了下四周,最后又摸了摸童安的头才柔声说道:“乖乖的呆在这,我去做饭给童安吃。不许调皮哦!“

见小家伙又仔细的瞧了她几眼才松开了手,尹漱衣无奈的摇头轻笑进了厨房。

可别小看她,前世除了是一位资深中医药专家外还是一个美食餐馆的老板娘好嘛。

就做饭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不过厨艺是没问题,但尹漱衣好像高估了这家人的厨房。

因为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可口的吃食,除了一些童安洗好的野菜和折耳根。

尹漱衣叹了口气,为了填饱五脏庙,将就着吃些吧,何况外面还有个小家伙在等着。

说干就干,尹漱衣利落的切菜下锅,做了个炒青菜,又处理了折耳根用来凉拌,因为米缸里的粮食她发现只够吃一顿的,所以为了节约,她只弄了一点来煮粥。

当她将菜端上桌子的时候,童安已经惊讶的何不拢嘴了。

瞧着童安惊讶的小模样,尹漱衣有些失笑,想来之前的她别说给他做晚饭吃了,就是理都不会理他吧。

“尝一尝味道怎么样?”

童安脸颊又红了红,琢磨好一会才拿起筷子加一根青菜放进嘴里,清澈的大眼里闪过惊喜。

继而又夹了一点折耳根放在了嘴里,瞧着他小心翼翼的模样,尹漱衣竟有些心疼。

尹漱衣夹了一块子青菜放进了童安的碗里,笑得柔和道:“童安多吃点。“

谁知童安一愣,清澈的大眼里竟有些泛红,突然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哀求的看着尹漱衣哽咽道:“姨姨……你可不可以给童安做娘亲……童安会少吃饭多干活……求求姨姨给童安做娘亲好不好……“

童安的话,让尹漱衣心里一动,心里有些酸酸的,这么乖巧懂事的孩子,原身怎么舍得对他那么冷漠。

可是……

她不能答应这孩子的要求,不管原身之前多么排斥叶家,但她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尹漱衣,虽然不排斥,但她毕竟是现代人,要她贸然答应做一个孩子的娘亲,还要接受他爹爹做丈夫,这样没有感情的未来,她还是无法接受的。

尹漱衣揉了揉童安的小脑袋柔声道:“童安先吃饭好不好?姨姨都饿了呢。“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听她饿了便不再提让她当娘的事,连忙说道:“那姨姨吃饭……“

“那童安也多吃点。“

一顿饭吃得倒是让童安与她的距离近了不少,至少这孩子不会再跟她说话的时候脸红局促了。

尹漱衣见童安乖乖的坐在那等着她,怜爱的笑了笑:“童安吃好了?“

“嗯!“

第4章 嚣张的女人

瞧着小家伙用力的点头的可爱模样,尹漱衣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了,于是拿起手边的碗筷就要收拾。

谁知童安也跳下了木凳,拿起装青菜的盘子要一起帮她。

“童安去玩,姨姨来收拾就好,乖。“

尹漱衣将所有的碗筷刷洗干净了,从厨房出来,便又见童安拿着木棍在地上写写画画。

她忍不住蹲在一旁观察起了,见他好像隐隐约约的再写一个卿字,心里一动便开口问道:“童安会写自己的名字吗?“

见童安摇了摇头,她笑得柔和,轻轻的握上了他柔软的小手道:“那姨姨教童安怎么样?”

小家伙眼睛一亮,有些不确定的又抬头看看了她,耳尖开始泛红了。

“呐,童安记好哦,这个字念叶,童安呢要这样写……”

“砰!”

一声闷响,打断了二人,尹漱衣下意识的向门口看去。

只见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妇人正气势汹汹的站在院门前,刚才的声音就是她踹开大门时发出的。

尹漱衣眼里闪过不悦,但还是疑惑的看向小家伙,童安倒是聪明,连忙说道:“这是大伯娘。”

感情是叶少卿的大嫂,不过还真是没礼貌,估计也不是个善茬。

只见那妇人进门后看到她二人蹲在地上,眼里闪过浓浓的不屑,大爷似的开口道:“你爹呢?”

显然是被这个大伯娘的态度习惯了,童安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而是抬头老实的说道:“爹爹去捕猎了。”

大嫂闻言嘲讽的笑道:“就他?那三步一咳的样儿,怕是都不如个娘们!还打猎!”

竟然这么当着童安的面上说他爹爹,尹漱衣有些担忧的看向童安,却见小家伙咬紧下唇,眼眶都有些泛红,一时间心里也不舒服起来。

张嘴道:“你身为孩子的长辈,当着童安的面上辱没他爹爹,怕是有些不妥吧!”

大嫂自然是知道叶少卿买回来个媳妇,但往日她来找麻烦,都是默不作声的呆在屋里,她听隔壁的邻居说这个买回来的媳妇对这父子俩可是没好脸色的,三天两头不是哭就是闹,可眼下瞧着她义正言辞帮他们父子里说话的模样。

倒跟外界形容的不一样啊。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小贱人还敢顶戴她!简直是不自量力。

看不教训她的!

“你是哪里来的东西,敢教训起老娘来了!”

尹漱衣站起身,皱眉看向门前的大嫂,眸光也越来越冷:“哪里来的不知道,我只知道门口倒是有个东西在乱叫!”

尹漱衣本来是不服气骂回去的,谁知道门前那个却是个脑袋缺弦的,竟然没反应过来尹漱衣是在骂她。

还不明所以的左顾右盼的问道:“门口那里有东西?”

搞得尹漱衣忍不住笑出声来。

大嫂见她笑,还是一脸懵,但那双三角眼却是寻么上尹漱衣的衣裙上。

乡下人本就穿戴寒酸,这叶家更是穷的不行,偶然见尹漱衣身上的绸布花裙,眼里更是闪过贪婪的光。

第5章 教训长嫂

当即开口道:“喂!说你呢!将你的衣裳脱下来给我!”

尹漱衣一愣,噗笑道:“凭什么?”

只见那厮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道:“你既然被卖到我们叶家来当媳妇,拿件衣裳来孝敬长嫂那是应该的!还废话那么多,抓紧脱下来!”

尹漱衣真的是无语了,长这么大还真是头一次遇到这么奇葩的人,跟人家堂而皇之的要东西,还能再这么霸道。

既然听不懂人家拐弯骂她,那就直接点,好让这奇葩知道知道自己有多蠢好了,于是冷笑道:“呵,你还真是不要脸哈?“

那臭女人还真就急眼了,撸起了袖子骂骂嘞嘞就要向她扑过来:“你这小贱人,给脸不要脸啊,非让老娘亲自动手是不!“

尹漱衣完全无视了她的恐吓,用手摸了摸童安的头顶柔声道:“童安乖,先去那边站一会。“

果然小家伙屁巅屁颠的跑到一旁去了,但清澈的大眼睛还是不放心的看着她。

尹漱衣柔和的笑了笑,转向正气势汹汹走过来的大嫂,冷然一片。

右脚的脚腕也忍不住来回活动。

“小贱人让你跟我顶嘴!老娘先把你衣裳拔下来再跟你算账啊……“

还不等她话说完,尹漱衣长腿一伸,一个漂亮的回旋踢,正中大嫂的胸口。

直踹的她向后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要不是这身体尹漱衣还不适应,这一脚哪里只是让她坐地上这么简单!她可是跆拳道黑段,专职这种喜欢吹牛x的傻冒!

而被踹的大嫂已经完全的呆住了,屁股和腹部的疼痛都忘记了,傻愣愣的看着尹漱衣。

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尖叫道:“啊啊啊!你个小贱人竟敢踹我!你个臭不要脸的小浪蹄子荡妇淫娃!哎呦痛死老娘了!小屁孩还有你!看什么看!,莫不是也跟着那贱女人一起看我笑话!你个天煞孤星!克死你娘,等着也克死这小贱人吧!“

原本不屑的尹漱衣听这个臭女人将矛头指向了小童安,当即就火了,那么小的孩子她竟然用那么伤人的词汇辱骂!

再看小家伙一副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不敢掉下来的可怜模样,那心里的无名火蹭蹭的往上涨!

连忙左顾右盼的开始找顺手的“兵器“。

果然,尹漱衣看见屋子的门板上插着一根鸡毛掸子,想都不想她大步上前就给取了下来。

回身就是狠狠的抽向那个不要脸的臭女人。

嘴里还不忘教训她道:“你个臭不要脸的!踹门而入你还这么霸道你TM是抢劫来啊!还要扒我衣裳!你倒是起来扒啊你!骂我也就算了,连这么懂事的小孩子你都不不放过!你个当长辈的还真是够可以啊!看我不教训你!看你还敢欺负童安不!“

这边大嫂的惨叫声和尹漱衣的怒叱声立马就传出了院子,隔壁的邻居也都跑出来看热闹。

一时间院子外围了不少人,瞧着屋里的情况,再一看被打的叶家大嫂,心里也都差不多猜个七七八八了。

第6章 灰溜溜的逃走了

那叶家大嫂是个不安分的悍妇,几乎全村都知道,眼下估计又来叶家找麻烦了,不过看叶家老二新买回来的这个媳妇儿还真是个硬气的主啊。

瞧把那个悍妇给教训的。在旁围观的人一个个都敢怒不敢言的愤恨着!

有不少吃过叶家大嫂亏的邻居都禁不住捂嘴嘲笑。

叶家大嫂显然是被尹漱衣厉害的手段吓怕了,鸡毛掸子毫不留情的抽在身上,当即就没了脾气,一边嚎叫,一边连滚带爬的往外跑。

尹漱衣打得累了,也没有再追出去,只是叉着腰拿着鸡毛掸子站在院子里喘粗气。

叶家大嫂见她没追出来也站在院门口大口喘着气,竟然还在叫嚣。

“小贱人!你等着!“

尹漱衣不屑的看着她仓皇而逃的背影,狠狠地竖起了中指喊道:“等就等!怕你个臭婆娘!在来我还打你!“

见她跑没影了,尹漱衣将鸡毛掸子插回了门板,回身却见门前还围着一众邻居呢。

于是有些尴尬的将袖子撸了下来,尽量笑得友好和善道:“那个让大家看笑话了,不好意思哈。“

众人见没热闹看,也都纷纷散了去,尹漱衣这才松了一口气。

却见隔壁的王大婶突然又回来了,手里还多出了两个鸡蛋。

见到尹漱衣看向她,连忙笑得热情道:“那个叶家二媳妇啊,我是隔壁的王大婶,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了,这两个鸡蛋你拿着,就当是我作为你们新婚的贺礼了!乡下人没啥拿得出手的,你别介意哈……“

尹漱衣连忙不好意思的摆手道:“不……不用了王大婶……“

“丫头莫不是嫌弃我送的不好?“

尹漱衣连忙解释道:“当然不是……那好吧我收下便是,谢谢王大婶。“

王大婶见她收下了这才露出了笑容:“这才对,额不知道丫头怎么称呼?“

尹漱衣将鸡蛋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笑道:“我叫尹漱衣,大婶叫我衣衣就成。“

“名字还真是好听啊,对了你家男人呢?“

见王大婶这样问,尹漱衣有些尴尬,但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得有些不自在的说道:“他去打猎了。“

王大神叹了口气像是想到什么,缓缓地道:“也难为你了,遇到像叶家老大媳妇那样的大嫂,不过叶家老二倒是个难道的好人,大婶知道你心里不甘,但是你既然已经来到这了,就安心的过日子吧,况且刚才大婶也看出来了,你是因为那大媳妇骂了童安才出手打的她,想来你也是真的喜欢童安的。“

想到那个冷然的叶少卿,尹漱衣却是得承认他是个好人,而且她也很喜欢童安,但若是让她立马接受这些和他好好过日子,她还是不能答应的,还是那句话,她毕竟是现代人啊。

所以面对王大婶的劝阻,她还是选择笑一笑不做何回答。

跟王大婶寒暄了几句,她便回去了。

尹漱衣却见童安正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不仅一阵失笑。

傍晚。

第7章 叶少卿的回来

尹漱衣在哄着童安做游戏,就见叶少卿扛着一只带血的狍子推门而入。

当他看见女子正一脸笑意的哄着自己的儿子时,不禁一愣,脑海里不自觉地出现了一副母慈子孝的画面。

他连忙打消脑海里的幻想,自嘲的勾了勾嘴角,她怎么可能会愿意永远留下来。

尹漱衣见他一脸疲惫的样子连忙松开童安道:“童安先自己玩一会。”

便站起身帮叶少卿将狍子的尸首搬了下来。

叶少卿有些意外的道:“谢谢。”

见叶少卿面色有些惨白,之前进屋时还以为是累的,可眼下还是如此,心下不禁了然,可能是劳累过度,让病情加重了。

尹漱衣瞧了瞧地上的狍子,他这般劳累,可能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自己先前自杀受伤,所以想要给她补身体吧。

这样想着,尹漱衣有些愧疚。

于是连忙说道:“那个……你先去坐一坐吧,想来肯定累了一天了,我去做饭。”

说着也不等他反应,尹漱衣便快步出了门去。

徒留叶少卿一脸惊愕的坐在那里。

“爹爹!”

童安见叶少卿在发呆,甜甜的唤道,大而清澈的眸子里印着满满的兴奋道:“爹爹,你可回来了,今日姨姨可厉害了!”

“姨姨?”

叶少卿下意识问道。

童安狠狠的点着小脑瓜一脸崇拜的说道:“是啊,今日大伯娘又来了,她还要抢姨姨的衣裳,还还骂童安是天煞孤星,姨姨就生气了还用鸡毛掸子打了大伯娘,然后……”

叶少卿认真的听着儿子在叙述今日发生的事情,从最开始听说大嫂又来找麻烦皱紧眉头,到后来听到尹漱衣因为童安出手打了大嫂的惊讶,最后直接一脸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他还尤记得,前段日子将尹漱衣买回来时,她总是哭闹不停,甚至最后撞了墙,可今日醒来却像是变了一个人……

听童安说她还教他写自己的名字。

不知为何,心里却是一动。

叶少卿原本就是单纯的想着为童安找个娘亲来照看他,当时遇到人贩子也是偶然,因听说那群人贩子要将尹漱衣卖进青楼,他就想着要不自己出钱将她买回去,正好给童安做娘,总比去青楼强。

这女子要是实在不愿跟着自己,大不了自己不动她就是,但后来到了家以后她一直对他们家很是排斥,所以一直没有解释这些,直到她撞了墙……

当尹漱衣将饭菜端上桌的时候,叶少卿才回了神,见桌上冒着热气腾腾的饭菜竟有些恍惚。

“这都是你做的?”

尹漱衣失笑:“不是我难道是你啊,快尝尝看怎么样?”

说着还给童安夹了一块狍子肉道:“童安得多吃点,才能长高高知道不?”

童安当即兴高采烈的点头道:“好!童安长高高保护姨姨!”

叶少卿见她怜爱的摸着童安的头,心里一暖。

缓缓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了嘴里。

竟是出乎他意料的好吃。

这已经不知是今日他第几次惊讶了,于是放下筷子真心的说道:“很好吃!”

第8章 熬药

“真的!那多吃点!”

一听有人夸她的厨艺,尹漱衣当即就兴奋了,连忙夹了一大块狍子肉放进了叶少卿的碗里道:“那你多吃点!”

叶少卿受宠若惊,脸上的冷然也褪去了大半,伸筷子也夹了一大块放进了尹漱衣的碗里,勾着唇角道:“你也多吃些。”

一顿饭三人吃的相当幸福,尹漱衣很自然的拿走了碗筷去收拾,这倒是让叶少卿很惊讶。

不过今日尹漱衣的种种变化,却是让他又重新燃起了留下她的冲动。

瞧着尹漱衣纤细的背影,叶少卿深邃的眸子不禁闪了闪。

尹漱衣将碗筷麻利的洗完,就来到了院门口的竹篓边上开始翻找。

这个是今日叶少卿背回来的,她傍晚做饭那会,在里面找野菜来洗涮的时候,无意间好像看到了几株草药,想来是叶少倾采野菜的时候不小心带回来的。

如果没看错,其中有一株就是天冬,刚好可以治疗叶少卿的咳疾。

果不其然,被尹漱衣找到了。

欣喜的拿着厨房清洗干净,剁碎开始熬制。

不一会就飘出了淡淡的药草香味,童安好奇的小脑瓜突然出现在厨房的门前,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姨姨,你在煮好吃的东西吗?”

尹漱衣淡笑,耐着性子解释道:“当然不是啦,这个是草药,是要给爹爹治病的,要是有好吃的东西,姨姨第一个就给我们童安留着!“

小家伙听到这些话,果然眸子一亮,欣喜的看着尹漱衣,姨姨说有好吃的肯定第一个就给童安!

那是不是姨姨也想留下来做童安的娘亲了?

这样想着,小家伙的眸子越来越亮了,尹漱衣因忙着倒腾手里的东西所以没注意,眼下下家伙正开心朝着她的背景手舞足蹈。

当尹漱衣端着一碗褐色的药汁,出现在叶少卿面前的时候,不出意料的叶少卿又愣了。

“把它喝了吧。“

但出乎她意料的却是,叶少卿虽然愣了一下,但是下一刻竟然毫不犹豫的接过了她手里的药汁一饮而尽,连询问都没有询问。

尹漱衣下意识的问道:“你也不怕我给你的是毒药,也不问问就喝下去了?“

嘴里苦涩的滋味让叶少卿皱紧了好看的眉眼,听见尹漱衣的话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信你,就凭你对童安很好。“

尹漱衣挑了挑眉,童安那么可爱懂事的孩子正常人都会对他好的吧,当然原身例外。

不过想归想,尹漱衣还是为了叶少卿的一句“我信你“心中微动,竟是有些感动到了。

尹漱衣收了收心里那股自莫名其妙的触动问道:“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好些?”

“嗯,好像是觉得胸口顺畅了很多。”

尹漱衣闻言悄悄的勾起了唇角,她刚要将碗送出去,却被叶少卿出言叫住。

“我明日……会继续进山打猎,麻烦你帮我照看童安一下……你放心,我一定会养活你们俩的……”

一句话说的有些断断续续,可以看出叶少卿是很紧张的。

小说

与君一曲歌未央 主角: 曲长笙, 赢尘

2021-1-1 19:19:14

小说

把酒话桑竹 主角: 迟子鱼, 栖行云

2021-1-1 19:22: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