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娇妻追夫记 主角: 白椀, 盛昱霖

上辈子被渣男白莲花洗脑,作天作地一门心思想要离婚,最后,终于落得惨死下场。,重生之后,再看着绝色优质帅老公,决心紧紧抱住总裁大腿,打渣男,虐女二,手撕绿茶。,披荆斩棘,终于夺得属于自己幸福。,婚后,他咬牙切齿,“白椀,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当然是要履行做一个好妻子责任,生猴子!”
豪门娇妻追夫记 主角: 白椀, 盛昱霖

第1章 重生

“阿梵,你——”

匕首狠狠刺入白椀心脏,不带丝毫犹豫。

白椀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不由自主的向后腿了几步,捂住了不断渗血伤口。

“为什么….”

男人不屑的嗤笑了一声,眼神之中划过一丝厌恶和鄙夷,骨节分明的大手把玩着手中银质匕首。

“白家倒台负债累累,你也已经和盛昱霖离婚,你凭什么会认为,我还会浪费宝贵时间在你这个不知廉耻倒贴过来的贱女人身上?”

白椀的瞳孔猛的一缩,连呼吸都慢了几分,面前这个的这个男人,让她陌生到了极点,怎么会是一向将自己捧在手心温柔体贴的吴梵。

她是不是听错了!

可胸口传来窒息般的剧痛,硬生生的将她拉回了现实之中。

“你……接近我,就只是在图谋这些?”

白椀眼中蓄谋已久的泪水终于在也忍不住,纷涌夺眶,连声音也都颤抖哽咽。

“你也真的是蠢的可以,事到如今还不明白,也怪不得能被你的好表妹骗上二十年,你估计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和你的好表妹早就在十年前暗中结盟,只不过,我求的是财和利,她求的,是你的丈夫。”

什么!

白椀面孔骤然一滞,那些零碎的记忆终于可以串联拼凑到了一起,眼前浮现过往的每一幕每一帧,全部都在证实着他的话。

黑色锃亮的皮鞋一步一步的朝她逼近,居高临下满意欣赏着小兽最后的挣扎,阴森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你该不会真的傻到以为你一直怀不上孩子只是宫寒,哈哈!看来你当了这么多年免/费的情/妇份上,我就告诉你,当年你的子宫,在那场车祸昏迷手术中,我让医生给摘除掉了!”

“还有你每次钻心蚀骨的难受,其实不是手术的后遗症,而是你的好表妹寻遍了整个黑市,花了重金买制幻度最高的毒药。”

“那滋味,不好受吧!”

真相就像是一把利刃,将她的一颗心刺的鲜血淋漓,麻木疮痍。

“怎么,这点就承受不住了,我的话,可还没有说完呢。”

薄唇轻阖,男人得意的看着女人面如死灰的表情,笑容愈发肆意狰狞。

“你以为一直疼爱你的父亲真的是死于一场意外吗?但真相是看到你被侮辱的视频死于心肌梗塞,哦,还有你的姐姐和妈妈,你不是一直打听不到她们的下落吗,现在,我就告诉你,她们啊,被你的好表妹宋落给卖到红灯区成为最下贱的人!不过….”

他故意一顿,回味无穷的说道,“还真的别说,你姐身子,还挺不错,以后,我会多加光顾的,哈哈哈!”

“吴梵!宋落!你他妈不是人!畜生!畜生!我要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白椀双目顿时猩红,苍白几乎透明的面孔充满了不甘和狰狞,她恨不得将这对渣男贱女碎尸万段,杀死一千次一万次来为自己的家人报仇。

可伤口传来的是越来越强烈的剧痛,,腥甜翻涌而来,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身体在也承受不住,如一朵凋谢的花朵,飘落,凋谢。

她就算是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这对狗男女的!

意识逐渐模糊,眼皮越来越重,她感觉到生命缓缓的流逝,。

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耳畔传来一阵熟悉的叫喊声,朦胧中好像被拥入了一个熟悉而又温暖的怀抱……

*********

恐惧如潮水一般紧紧包围着白椀,眼前,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隐隐约约的出现了几道白色的光束。

第2章 重生

白椀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额头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胸口因为呼吸紊乱而有些起伏不定,好像,她刚刚真的只是做了一场噩梦。

她吃力的坐起了身子,迷茫的朝着四周看了看。

这是哪里?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身下丝绸质地蚕被熟悉又陌生,还有周围环境的摆设。

白椀的脸色刷得一下变的惨白,这……不是盛家别墅吗?

手指颤抖的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泛着白光的屏幕上清晰的显示日期是xx年xx月xx日。

白椀的瞳孔放大,眼眸中带着抑制不住的喜色。

她竟然重生了!重生到了和盛昱霖结婚的那个晚上!

白椀整个人变得有些癫狂,坐在床上疯狂着大笑,眼泪止不住的从她的眼角滑过。

曾经的懦弱早已消失殆尽,眼中只剩下无尽的寒意和疯狂的狠厉。

轮回重新开始,一切将重新洗牌。

哪些曾经欠过她债的人,一个一个都不会放过。

白椀努力整理了一下情绪,良久之后,她才开始回忆起了十年前的现在。

十年的帝都也就是现在,商界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机,几乎帝都之中一半的财阀宣布了破产。

白家产业主要以经商为主,白手起家,无人保驾护航,当然不可能免于此难。这一刻,白父深刻的认识到了浓浓的危机感,就在孤立无援的时刻,盛家抛出了一颗十分诱人的橄榄枝。

但天上没有白白掉下馅饼的事情,盛家唯一的条件就是,将白家最小的女儿,白椀嫁给盛家唯一的儿子,盛昱霖。

郎才女貌,本来是一段千古佳话,

可奈何当时的白椀情迷在了吴梵那个渣男的身上,为了他不惜偷跑了无数次,甚至连这次的婚礼,新娘都是被打晕送过来的。

参加婚礼的宾客更是寥寥无几。

想到这里,白椀恨不得一巴掌扇死那个曾经愚蠢的和傻子一样的自己,竟然放着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盛家大少奶奶的位置不坐,跑去当那个渣男的情人。

身上/传来阵阵粘稠感让白椀不悦的皱了皱眉,脱下了婚纱朝这浴室走去。

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

再等到她走出来时,脚步突然一滞,偌大奢华的房间里,多了一个男人。

盛昱霖――自己的前夫,一个只出现在新闻联播中的人物,家世显赫。商界之中的第一把手,主宰着帝都传奇的人物,圈子里的人都私下里称他一声祖宗。

如果,能够借住他的手…….

也许,这是一个不错选择,白椀眸间闪过丝异色。

暖黄色昏暗的灯光氤氲在男人的脸上,他闭着眼睛靠在了沙发上,一如记忆中的俊美清隽,五官轮廓分明而又深邃,光洁白皙的脸庞,透露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高挺的鼻梁,绯色的薄唇紧抿。

颜值和身材,丝毫不逊色于娱乐圈里那些小鲜肉,甚至,可以将他们甩出去好几条街。

即使是闭着眼睛,也能让人感觉到他所散发出来的清冷淡漠。

无形之中带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让人不寒而栗。

他黑色西装下的衬衫微微有些褶皱,修长的手指揉着眉心,烦躁着扯了两下领带,因为应酬宾客的缘故,身上带着些许微微呛人的酒味。

白椀怔楞了片刻,走了过去半跪在了沙发上。

微凉的指尖刚触碰到他的额角——

手腕突然被男人抓住,她抬眸,就跌入男人的眸中,倒吸了口冷气,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那双眼,锐利而又冰冷,黑色的冷眸比大海夜色还要深邃幽暗,细碎的波澜隐隐翻涌,看一眼都觉得让人心慌,

第3章 你又准备搞什么鬼

“白小姐想要以退为进,又打算换一个新套路了?”

盛昱霖放开她的手腕,语气之中明显带着嘲讽。

白椀看向面前这个淡薄冷漠的男人,带着困惑,脑海之中浮想起她曾经做过的各种“好事”,不由一愣。

从订婚到结婚,几乎没有给过盛昱霖一个好脸色看过,如今突然转性,倒是真的有些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白椀故作无辜,狡黠的向他眨了眨眼睛,慢悠悠的说,

“盛先生多心了,我,只不过是在履行一个妻子应有的义务和责任,帮助自己醉酒的丈夫缓解一下头痛而已。”

男人嗓音如清泉般还要冷彻,别有深意的笑了笑,

“倒是比先前多了一点脑子了。”

敢情,原先在她眼中,自己就是个智障儿童。

白椀不高兴的撅了撅嘴,“天地良心!”

盛昱霖满眼嘲讽的看着身边的女人,眸光幽沉,突然大手一挥,拦腰横抱起了面前的女人。

白椀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突然腾空,一阵天旋地转,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某个男人粗鲁的扔在了身后柔软的大床上。

昏暗的灯光笼罩在两个人的头顶,映出了两道模糊身影。

盛昱霖感觉到有些烦闷,修长的手指扯下了领带,指尖解开了衬衫的衣扣,一把扯掉皮带。

白椀刚回过神就看到面前的一场视觉盛宴,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两下口水。

大脑之中自动打出来了一行字:男人要是妖起来,可真的就没女人什么事情了。

紧接那道清冷声音响起,“既然白小姐想要履行做妻子的义务,我这个做丈夫的,自然是要极力的配合了。”

白椀心里紧张害怕,一颗心脏扑通狂跳个不停。

睡袍也因为在拉扯中变得松松垮垮,变得不再那么整齐。

盛昱霖眸色略暗,滑过一丝冷意。

白椀媚笑望他,指尖从他眉宇摩挲而下,高挺的鼻梁,最后,停留在了唇上。

大家都是成年人,更何况这又是新婚之夜,自然知道今晚,会发生些什么了。

但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变得如此大胆和开放。

白椀吞吞口水,安慰自己道,只怪敌人伤害太高,她绝对不是被美色所诱惑的!

她发誓!其实她的内心真的只是一个乖巧而又保守的….小女孩!

白椀掩唇一笑,像极了荒郊野岭之中像是个吸人精气的艳鬼,娇中带着几分清纯,柔中带着几分媚气,甚至比狐狸精还要妖娆上几分。

“那我作为一个合格的妻子,自然是要好好伺候丈夫的。”

脚尖不安分的渐渐由小腿滑向膝盖………

嘴上和动作虽然大胆,可白椀心中的小人早就已经吓得瑟瑟发抖,

大佬,您的目光,能不能稍微温柔那么一点!

哪怕只是一点点!

起码,她就不会像现在一样生无可恋。。

然……

现实却总是与之背道相驰,白椀只感觉自己的后脑勺,越来越凉。

屋子里的气温猛然之间降低了几个温度,时间一分一秒的变得特别缓慢起来。

不作死就不会死!

自己亲手挖的坑,含着泪也要给填上!

白椀勾住他脖子,闭眼亲了上去,

就在这时,男人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制止住她下一步动作。

那一刻,白椀的心脏几乎是漏掉了几个节拍!

盛昱霖脸上早已是阴云密布,拽住白椀的手直接将她俯身压在了身下,深邃的眸子如三尺寒冰,一层又一层的波澜在了里面翻涌,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白椀,你又准备要搞什么鬼。”

第4章 你的手段,还嫩了点

心跳如打鼓一般,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几乎要从她的嘴里跳出来。

不过面上却未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惧意,依旧笑意盈盈,指尖大胆的在男人胸膛转着圈,明媚的眸子中闪烁着亮光,

“人家不想搞鬼,只想搞你。”

盛昱霖将在胸前那只为非作歹的手指拿开,

“白椀,想用美人计来离婚,你的手段,还嫩了点。”

白椀脸上闪过一丝错愕。

离婚?

啊喂!

她暂时还真的没有这个想法好不好!

想想自己斑痕点点黑历史,白椀不禁有些汗颜,看来自己在盛昱霖这里的信誉额度已经是负的了。

白椀眼眸一转,改变战术,双手圈住男人的脖子,偏着头娇笑着问道,

“怎么,盛先生就这么不相信自己的魅力?”

盛昱霖微微蹙眉,低着头看着前面这个女人,多了几分陌生,修长的手指抬起了面前女人下巴,离白椀美艳的面孔不过一寸只隔。

白椀都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

盛昱霖眼神之中滑过一丝探究,一只膝盖用力的分开她的双腿,饶有兴趣的欣赏着她微微有些尴尬的神情,薄唇扯了扯,

“白小姐如此相邀,我又怎可拒绝?”

白椀吓的缩了缩脖子,撩人的时候胆子肥,但真被压的时候心里早就怂的不行了!

尤其是此刻,她的心已经快要跳到嗓子眼上了。

心下一横,给自己加油打气,老娘睡了这么极品的男人,也算是赚了!

盛昱霖是什么人,商场上混出来的人精,早就将将她所有的小动作不动声色尽收入眼底,白椀心中的小九九怎么能瞒得过他?

不屑的呲笑了一身,站起身子整理着已经有些微微褶皱的衬衫。

“白小姐,盛某人虽算不是什么好人,但对强人所难还是没有几分兴趣,白小姐迫不及待的想要用这种下作的方式离婚,不知,可有考虑过你姘头的感受。”

白椀一怔,佯装出了一番镇定自若,懒洋洋的斜靠在床头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露出一口白牙笑道,

“听盛先生的语气,好像是很喜欢我送给您的青青草原。”

“可不过啊,这次,的确是盛先生误会我了呢哦”

男人面不改色,冷眸扫视了穿上衣衫不整的女人一眼,脸上并无丝毫的动容。

随手抓起毯子遮挡住了白椀的视线以及她暴露在外的肌肤,

“白小姐作风一贯如此,没有什么误会不误会的,再一再二,只希望你好自为之。”

白椀被蒙在毯子里正要张嘴反驳,还没来得发出声音。

就听到门口传来“砰――――”的一声巨响,盛昱霖摔门而出。

她掀开毯子饶有兴趣的盯着空荡荡的门口,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她这个丈夫,倒是比原来有趣。

一夜无话。

********

翌日一大早,白椀就被一个电话吵醒,迷迷糊糊只听到一声娇滴滴的女声,

“喂,表姐,你醒了吗?”

听到这个声音,白椀顿时打了一个激灵,握着电话的手指一僵,瞌睡虫早跑的干干净净。

坐直了身子,眼眸中闪过一丝寒意,勾起唇冷冷笑道,

“表妹可真关心我,这么早就打电话过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头的女人明显楞了一下,随及立马恢复了正常,佯装出一副绝世好姐妹的样子,语气之中带着体贴入微的关切,

“瞧表姐你说的,咱们姐妹关系这么好,我不关心你,还关心谁啊,嘿嘿,其实也没什么事情,我就是好奇,你昨晚和昱霖哥哥有没有……”

原来,她打这趟电话,真正的意图在这里。

第5章 表妹宋落

白椀故作娇羞,“哎呀,表妹….你说这个干什么呀!羞死人了都!”

“表姐你快说嘛!我们这么好的关系,这又什么害羞的啊!”

白椀笑着撩开垂着耳边的碎发,展开白皙的手指,仔细观摩着刚做酒红色的美甲,好像昨天晚上真的发生了什么一样,

“新婚之夜…..夫妻之间…就顺其自然了….”

“什么!表姐,你和昱霖哥哥…..”宋落的语调猛的一下拔高,但随即立马又意识到了什么,

只不过一霎,立马恢复了正常,仿佛刚刚只是白椀的一场错觉。

“哎呀,表姐,你怎么这么傻!我平时都怎么给你说的,千万要和昱霖哥哥保持距离,免得吴梵误会了,表姐,你现在和昱霖哥哥上/床了…我可以理解表姐你有苦衷,可吴梵先生就不一定这么想了,”

宋落思筹了一会,

“哎,这样吧表姐,等有时间了,我去约吴梵先生出来,替你解释去告诉他真相,免得他误会了你,”

白椀听到后心中暗暗冷笑,你说了,他才会误会吧。

再由此联想到前世的种种,她只觉得好笑到了极点。

“表妹对你我这么好,我的心里啊,可真的是感动!”

宋落还没有发现白椀的反常,笑盈盈的说道,“表姐,这有什么啊,别忘了我们可是好姐妹,等表姐你以后和吴梵先生在一起了啊,别忘了让我做孩子的干妈就成。”

白椀想起吴梵的脸就泛恶心,还谈喜欢,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碎尸万段。

白椀挑了挑唇角,继续试探性的套着宋落的话,“可我现在毕竟已经是盛家的人了,这个样子想着别的男人,是不是不太好啊!”

“表姐你就是太善良了,女人一生何其短暂,依我看,表姐你这种勇于追求幸福的做法,才是正确的呢。”

“是吗?”

“肯定的啊,表姐,你只要继续反抗下去,吴梵先生迟早会知道表姐你的真心,被你的真情所打动的!”

“我觉得表妹你说的的确有道理,女人,就是应该将幸福牢牢的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白椀故意一顿,就在宋落洋洋得意之时,突然话锋一转,

“所以,我决定,好好的对待昱霖,做他的妻子。”

“什么!表姐,我…是不是听错了?”宋落强/压下心中的怒气,“表姐你喜欢的不是吴梵先生吗,怎么突然变成了昱霖哥哥了!”

白椀迎着朝阳拉开了窗帘,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表妹,你也知道,我也只是一个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而且,爸爸的生意也都多亏了盛家相助才得以挽救,我不能做一个忘恩负义水性杨花的女人,况且,我觉得…昱霖也挺好的,温柔体贴,比起吴梵那个永远也捂不热的冷冰块,我还是比较喜欢昱霖吧。”

“可是表姐!昱霖哥哥…..”

她这个表妹宋落,明面上对装出一副为自己好的样子,可暗地里却是拼了命的挑拨自己和盛昱霖的关系,撮合自己和吴梵。

只觉得自己曾经太过天真,被情谊遮住了双眼,竟看不清宋落这颗对盛昱霖的司马昭之心,傻乎乎的被蒙在鼓里。

白椀眸间一暗,冷冷的打断了宋落接下来要说的话语,

“表妹请注意措辞,虽然我们是一家人,可大家都已经长大了,为了避嫌起见,现在应该改口叫表姐夫了!”

宋落显然没有想到白椀一夜之间转变竟然这么大,急匆匆的在后面说的,“可表姐你和昱霖…”

白椀淡淡的提醒道,“表姐夫。”

宋落气息明显有些起伏,深吸了口气,恢复了理智,

第6章 表妹宋落

“可表姐你和表姐夫一点儿也不配啊!”

白椀眼眸中满是笑意,嘴角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表妹你看就没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

“日……久生情。”

白椀故意将第一个字咬的特别重,媚笑道,

“感情是可以慢慢的培养的,所以表妹不必为了我而担心,”

宋落的内心如同哔了一只狗一般,谁TMD的为你担心了!!!

白椀又继续补刀道,

“况且现在我已经是你表姐夫的女人了,一夜夫妻百夜恩,睡我也要给他睡出感情了!”

宋落只觉得胸口一痛,依旧不死心的说道,“可你和吴梵先生的事情表姐夫也差不多的都知道…..”

“谁年轻的时候没瞎过眼爱过几个人渣啊,我毕竟还小,才二十岁,正是情窦初开迷茫的年纪,我相信啊,你表姐夫会理解包容我的,毕竟,我才是他的妻子不是吗?”白椀反问道。

宋落心思在重,可毕竟还年轻,哪里斗得过重生加了buff的白椀,当下被气的已经开始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可是表姐….你….吴梵…..”

“好了表妹,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过,表姐昨天晚上太累了,想要休息一会,等我闲了在给你打电话。”

“表…..”

宋落似乎还要在说什么,白椀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毫不留情冷冷的按下了挂断键。

用脚趾头也可以想到电话那端的女人处在一个什么样暴怒的神态。

白色的屏幕反射出一缕阴森寒冷的光芒。

我的好表妹,我们之间的恩怨,才刚刚开始。

所有的一切,她全都要拿回来!

包括,属于她影后的头衔。

……

当白椀穿好衣服下楼时,整栋别墅静悄悄的,除了佣人和保姆根本看不到某个男人的影子。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丰富的早餐,白椀当下也没客气,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佣人们都战战兢兢地的忙着自己手中的活,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惹怒了这位新上任的盛夫人。

帝都中谁人不知白家三小姐白椀脾气火爆,娇纵无礼,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况且白椀恶名在外,现在谁敢不长眼的在太岁头上动土,纯属欠虐。

整个餐厅里鸦雀无声,只能听见白椀拿东西的声音。

“张妈,先生昨天晚上去哪儿了。”白椀放下了汤勺,突然开口问道。

张妈也算是盛家别墅中的“老人”了,别墅里一丁点的风吹草动,自然是瞒不过她的眼睛。

所有的佣人都有些疑惑,不是这位白小姐将先生给气走的吗,现在又来打听这个做什么。

被点到名的张妈一愣,神情微微有些不解,传言不是说这位白小姐好像和先生之间有一些……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了。

“夫人,昨天晚上先生留宿在了书房里面。”

所有的佣人都伸长了耳朵准备探听着豪门之中的八卦趣事,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以前就有传闻说这位白家的小姐在出嫁之前,心里面就一直装着别的男人,现在看来,传闻不假,新婚之夜,先生就被气得住到了书房里面,想必,正遂了这位白小姐的心愿吧。

我去!这个白小姐也太没眼光了吧,放着帅气多金的盛先生不要,竟然还想着别的小白脸,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众人只想大喊一声,妖女,放开我家盛先生!让我来!

佣人们互相交换着视线,看向白椀的眼神不禁多了份鄙夷,不过,她们也只敢在心里面腹诽嘀咕一会,谁让人家现在位高权重,还是白氏集团的掌上明珠呢。

白椀淡淡的嗯了一声,不动声色的将所有菲佣之间的互动都尽收眼底,葱白如玉的手指不轻不重的叩在了桌角之上。

第7章 夫妻之间,当然是睡在一起

前世的自己听信了自己表妹宋落的谗言,傻傻的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无数次的逃婚和向吴梵那个渣男大胆示爱,导致自己的名声越变越糟,越变越臭。

这一世还要重蹈覆辙吗?

当然不会。

她不仅要复仇,还要让那对渣男贱女身败名裂,臭名昭著,让他们来尝尝自己和家人曾经所受到的一切疼痛!从云端之上坠落到泥尘的感觉!

宋落她一直不都在图谋盛太太的位置吗?

她还偏偏不给!

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红唇一勾,

“张妈,将先生在书房的所有被褥都搬到主卧去,”白椀又一顿,“还有,将别墅剩下所有的空房都给锁上!”

什么?

这下,所有的人闻言都一愣,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传言白家三小姐不是一直都对盛先生避如蛇蝎吗,怎么突然会…

张妈的面色错综复杂,疑惑的看了一眼白椀,这现在,闹的又是哪一出?

试探性的问道,“那夫人,先生今晚睡在….”

白椀喝粥的手顿了一下,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夫妻之间,当然是睡在一起了,有什么不妥吗?”

“夫人您说的,当然没有什么不妥!”

张妈听到白椀的话心下一喜,眼睛因为笑意而眯成了一笑缝。

夫人要是不喜欢先生,怎么会主动的要和先生睡在一起,她就说,老爷子挑孙媳妇的眼光不会出错的。

张妈慈笑的目光瞬间变得凌厉,冷眼扫了扫站在原地怔住的几个菲佣,厉声呵斥道,

“你们几个,是没听到夫人的话吗!”

菲佣们顿时打了一个激灵,这位张妈,别看平时慈眉善目的,可却是活脱脱的一个笑面虎,严苛到了极点。

她们至今还记得,早些年间,一个新来菲佣将厨房里的瓷盘放错了位置,张妈当时笑呵呵的说面色,年轻人都会犯错,可第二天之后,那个菲佣立马就被辞退了。

赶紧的收起了自己所有的心思,赶紧的结束了手中的活朝楼上跑去。

这可一点儿也不像夫人心里有别人的样子…..

果然传言什么的,最不可相信了!

白椀挑了挑眉,看来这个张妈在盛家的份量,还挺重的。

既然自己还要继续留在盛家,这种人物,当然是不能给得罪了,说罢就扬起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多谢张妈了。”

张妈活了这么多年,早就练得一身八面玲珑,哪里会不知晓白椀有意的拉拢

况且又不是做什么坏事,夫妻和睦,老爷子也就可以早些日子抱上孙子,这样一想,当下就和白椀统一了战线,暗地里提点道,

“夫人客气了,这有什么好谢的,不过,哎,现在都已经快接近九点多了,今天早上,先生出门走的急,好像都还没有吃早饭呢。”

白椀眼睛突然一亮,用送早饭来拉近和盛昱霖之间的感情,这倒是个好主意。

盛昱霖这根大腿!她白椀是抱定了!

不由对张妈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那…张妈你知道先生平时喜欢吃什么吗?”

张妈见白椀开窍,愿意和盛昱霖亲近,笑眯眯的说,“太太,先生不挑食,中式和西式都可以。”

不挑食,很好,证明不会败家,盛昱霖加一分。

现在开始做中餐时间已经有些来不及了,白椀想了想,“那三明治可以吗?”

张妈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只要是太太您做的,先生都会喜欢的。”

白椀脚步一滞,随及又立马恢复了正常。

……

说干就干,当下白椀立马就动起了手来,以前的她,厨艺的确是差到了极点。

第8章 夫人您怎么来了

可为了讨好吴梵,乱七八糟的报了无数个关于厨艺的培训班。

虽然厨艺说不上顶级,但也可以说是看的过去。

张妈看着白椀在厨房里熟稔而又忙碌的样子,眼神之中滑过一道暖意,在让她听到哪一个贱蹄子在乱散布太太和先生不合的谣言,非撕了她的嘴不成!

过了一会儿,白椀已经像模像样的做出了一个三明治,又温了盒牛奶,装到了袋子里勾唇一笑,攻略禁欲老公第一步,完成。

盛家是有专门的司机,所以白椀出门也就方便了许多,可谁让她今日出门不利,当一出门就遇上了专属于帝都的标志特色—–堵车。

光是耗费了一个多小时,等白椀到达时,就已经接近快十一多点了。

白椀看着外面的烈日叹了一口气,补了补妆拎起早餐就进了盛氏大厦。

这是一栋极具现代化的大厅,由旋转门进入后,先入眼的变得四周半透明的玻璃,简单而又不显单调,大厅之中还可以看到行事匆匆的职员官,充斥着现代气息繁忙的节奏。

在帝都之中,只要提起经商的,首先第一个想起的,便是四大家族之一的盛家。

盛氏家族世代常年混迹于商界之上,地位早就根深蒂固,在白道之中有着不小的号召力,位高权重,甚至用只手遮天形容都不足为过。

而盛昱霖作为盛家最年轻的一辈,才二十八岁时,就靠着自己的手腕和实力建造起属于他的帝国神话。

十九岁创建了这所公司,短短四年,垄断了帝都所有码头货源,融资入股翻倍炒着,由当初身无分文倒现在身价不可估量,简直让盛老爷子称赞合不拢嘴。

道上/传闻,商业里的祖宗盛昱霖,软硬不吃,金钱和女人在这里对他统统是免疫的,也有人想要威胁和恐吓,但….去了的人,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盛昱霖的出现可以说是打破了白椀对所有经商的臆想,她第一印象不是脑满肥肠就是大腹便便,所以,在白椀第一次听说这一门婚事的时候,下意识的便是反感和拒绝。

但当她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长了一副好皮囊。

只可惜,十年前的自己有眼无珠,识人不清,错把鱼目当成了珍珠。

….

盛昱霖的何秘书正好下楼取资料,眼尖的瞧见了站在大厅中间的白椀,微微有些诧异。

碍于情面,还是走了过去,“夫人您怎么来了?”

白椀甜甜一笑,扬了扬手中的早餐,

“今天早上昱霖走的早,还没来得及吃东西,我过来送点东西给他垫垫肚子。”

何秘书嘴角狠狠的抽搐几下,夫人…您确定您不是来找盛先生离婚闹事的?

“夫人,现在盛总现在正在开会,可能一时半会也见不了您,要不然……您先回去,等盛总开完会了,在给您回个电话?”

白椀活了两辈子,怎么会不懂何秘书的意思,微微一笑,

“反正我今天也没什么事情,我上去等他。”

两边都是尊大佛,谁也都得罪不起,这年头,真的是啥职位都不好干!

“这…..”

何秘书面色为难迟疑。

白椀环顾四周,突然瞥到一抹身影,当下心中一喜,天助我也,直接越过何秘书跑了过去,

何秘书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白椀已经朝那道身影飞奔而去,当下额头出了一层冷汗,暗自大惊,急忙追在身后喊道,

“夫人!”

……

盛昱霖刚刚开会从会议室走了出来,正和属下商议着事情,迎面一抹白影扑到了自己的身上。

小说

重生之战妃倾城 主角: 沐雨晴, 战凌霄

2021-1-1 18:35:35

小说

良宸姒景 主角: 兰姒, 江玮鹤

2021-1-1 18:38:1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