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绝色召唤师-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秦皓月, 贺兰缺

秦皓月,秦家废柴生下的废柴,自小备受人欺。,直到她嫁人,想着终于解脱了,没想到考验才刚刚开始。,怀孕五月,夫君外出,惨遭诬陷,竟沉入寒冰湖底。大难不死,重回世间,孩子却遗传了她中毒后的容貌。,这时她才彻底想通,她忍,人欺之。她弱,人辱之!她既回来,便会讨回属于她的东西。,前夫新婚,她无所谓。可前夫娶了新人还缠上来,这就不要脸了吧!,“夫人对我误解太深。”那人深情款款。,就连孩子也在一旁点头帮腔:“娘亲你再好好想想。”,喂?谁把你拉扯大的你不知道吗!这一大一小有没有人买!,特价促销,买一送一,看着给钱,绝不
天才萌宝:绝色召唤师-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秦皓月, 贺兰缺

第1章 沉湖与重生

镜国与崇月国之间,有一座常年结冰的湖,名唤寒冰湖。

人烟罕至。

此时,湖面上有零星几人。

“秦皓月,贺兰家不需要你这种废物做媳妇。”

眼前的人一身紫袍,眉眼带笑,说着世间最伤人的话。

秦皓月跌坐在刺骨的冰面上,身体已经麻木了。

她从早上被发现和护院躺在一起,到被带到寒冰湖上,不过一个时辰。

这短短的时间内她的灵根被扭断,肚子里五个月大的孩子也要保不住了。

她抬起头,看着那个昨日她还称作表妹的女子,认真地问:“轻舞,是你想要害我吗?”

“放肆!”伴随着呵斥的是一声长鞭破空的声响。

鞭子抽打在脸上,皮开肉绽般的疼。

秦皓月一个不支被鞭子抽倒在地,脸肿了起来。

“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真丑,连守护灵都不会有的人,我用得着害你吗?”萧轻舞不屑地冷笑一声,看着她那丑陋的五官,别过了头去。

秦皓月摸着自己的脸,她也想不通为什么自从嫁进贺兰家自己的脸就变丑了,新婚夜的第二天她发现自己脸上长了红斑,最后竟越来越丑,五官移位,再不敢出门。

她不知道是谁害的她。

“贺兰缺呢?你们不等他回来吗?我要等他回来!”秦皓月叫着。

贺兰缺被她气走两个月了,现在还没消息。

“你还有脸提表哥?”萧轻舞脸上露出怨怒神色,眼中闪过一丝奸诈,灵机一动,抽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玉简,伸手一划。

玉简上的字缓缓飘浮到了空中。

“秦氏女,因与一等护院私通,不顺父母,多有过失,正合七出之条。有夫贺兰缺,念夫妻情分不愿明言,情愿退还本宗,并无异议,以此文为照。”

萧轻舞笑了笑:“表哥早上就回来了,知道了这件事,勃然大怒。这是表哥写来应付秦家的,不过想想也是,对于秦家而言,少你一个废物,根本不会在意吧?”

“怎么可能……”秦皓月眼前浮现的是贺兰缺冷峻的眉眼,他的话很少,她以为自己懂他,在一开始见不到面的日子里,也曾用玉简传书,渐渐生出的情愫使她觉得自己活着还算有些意思,在秦家受到的委屈和不公得以安慰,原来,这些温暖也是假的吗?

“见不到他我是不会相信的。”秦皓月闭上眼,两行清泪瞬间就掉了下来。

萧轻舞蹲下身,捧着她的脸温柔地说着:“很可惜,你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嫌弃地擦拭着自己被弄脏的手,示意身后的大汉将秦皓月往洞口拖。

“我会常烧纸给你的。”萧轻舞满意地看着这一切。

“沉了吧。”

秦皓月挣扎着,可她的脚上被绑着沉石,根本动弹不得。几个大汉七手八脚将她抬到冰面上的洞旁,大头朝下地扔了下去。

霎时,冰冷的湖水侵袭全身,大脑嗡地一声。

沉石带她沉入湖底,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湖底有一道光环亮了起来,一股漩涡默默卷起,渐渐地,将一切卷向了未知……

五年后。

崇月国。

秦家堡背山而建,后山,是家族子弟修炼的地方。

这一日,是试炼的日子,秦家每五年都要考察弟子们的灵力和水平,只有一直在进步的才有资格获得更高等级的斗技和秘笈。

往高于平地的广场上望去,坐着几个中年人和一位老者。

别看他们看似普通,一个个都是灵师以上的强者。

广场上,两个人正在切磋,打得难解难分。

一个是青衫的青年,翩翩如玉,另一个则是很年轻的女孩儿,出手迅猛狠辣,长剑伴随火龙像青年的头上缠去,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周围的人发出一声惊呼,青年狼狈地向后退,在火龙都烧到他发丝的时候突然叫了声:“小妹!”

女孩儿眼里的狠意渐渐收敛,慢慢收回了剑,对着青年报以歉意的一笑:“大哥,对不住了。”

青年笑得实在是勉强:“小妹天资聪颖,我自然是不及的。”

座上的人纷纷满意地看着这个一身红衣的女孩儿,那是他们秦家冉冉升起的新星,十五岁步入灵者,今年才十七,已经是三星灵者,马上就要突破到灵师了。

“如星。”台上坐在正中的老者是秦无极,他今年一百三十岁,正是三星灵尊,即将渡劫成王。

他满意地看着年轻的孙女,对她招了招手:“过来。”

“祖父。”秦如星走到他面前乖巧地叫着。

秦无极命人拿出两片玉简,交给她。

周围人不禁动容。

秦如星的声音都有些抖:“祖父,这是……出云技吗?”

“嗯。”秦无极点头。

出云技是秦家的传家宝,一经修炼,进阶极快,能在对战中爆发强大的力量,可秦如星才十七岁啊。

秦无极笑着对周围人道:“我以前最满意昭阳,本以为她去罗浮山修炼,我们秦家后辈再也没有超过她的了,没想到如今还出来个如星,哈哈哈,昭阳似火,可是灿若星辰也丝毫不差嘛!”

众人都能看出老爷子今日很高兴。

这话听在一个人耳中,却不是滋味。那便是二子秦沐,那个被人暗地里称作废物的人。

秦沐天生的水灵根,守护灵是个独角兽,性子温吞,正如他自己一样。生的女儿更是一言难尽……除了脸好看点,灵台印记都没有,这就说明她不会有守护灵。

可好歹也是他的女儿啊,没用就没用,他只希望他的皓月能一生平安。

没想到啊……没想到……

“家主,有外人闯入!”突如其来的禀告打乱了众人的思绪。

秦无极让人把闯入者押上来。

不多时,一个黑袍女子被带了上来,她戴着面纱,使人看不清脸。

“你是谁?”秦无极问。

仰头望着那高高在上的祖父,秦皓月本不想这么早相认。她能从寒冰湖活着回来,是她自己的造化。可当她看着秦无极旁边自己那面容有些苍老的父亲时,还是眼眶微热。

她伸出手,揭开了自己的面纱。

露出一张在场大部分人都熟悉的面容。

她看着秦无极,声音波澜不惊:“祖父,我是秦皓月。”

“我回来了。”

那张脸如同以往明艳,却多了几分成熟,似乎是更美了。有认识的人见到她,都大为惊讶。

“不是说和人私奔了吗?怎么有脸回来?”

“什么?贺兰家不是说她暴毙了吗?”

“你懂什么!那只是上面人说着好听,其实她是怀了孽种和野男人跑了。”

“嘘,别出声,听听家主怎么讲……”

一向乖巧的秦如星看到秦皓月,眼里也多了丝狠戾,方才还兴奋的心情早已荡然无存。

众人都在等待家主的反应。

而高高在上的秦无极却脸色发青。

“秦皓月已经死了,赶出去。”

第2章 贺兰缺再婚

秦皓月没想到迎接自己的竟然是这样的待遇。

想象中什么父女抱作一团,秦家人为她义愤填膺,为她做主的画面都不见了。

贺兰家的人不听她解释就算了,她自己的家人也根本不听。

她坐在秦家堡门口的一座神兽像底下,苦笑了声。

“娘亲,这就是你的家吗?”灵台里突然多出一道声音。

“是啊”失落的心情得到了一丝安慰。

哪怕他们或许没把自己当家人,可她在崇月国已经没地方去了。

“这里不好,我们回去找百里叔叔吧。”稚嫩的童声道。

“乖,娘亲是来找药的。”

原来,秦皓月五年前在寒冰湖底有了一番神奇际遇……

那里有飞禽走兽,好似仙境,她在那里生活了五个月,遇到一颗大树。大树告诉她如果她想活着,就把它放进自己灵台。

当时她就懵圈了。她没进阶灵师,并没有灵台那种东西。

大树气得叶子都抖落下来,随后却还是强行让她补充灵力,筑造了一个不太稳的灵台。

等树装进去时,秦皓月觉得自己灵台很涨,整个世界都飞速旋转起来,她一睁眼,就遇到了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医师。

紧接着,孩子就生了下来,现在已经四岁半了。

大名叫凤梧,秦皓月叫他桐桐。

她遇见的医师叫百里溪,当时她的脸还是很丑,百里溪一点也不嫌弃,尽心照顾她,让她将孩子生下来。

可这孩子生下来后却是遗传了她的相貌。

百里溪说她中的是天下奇毒,配解药很麻烦。

她自己丑不要紧,她孩子也不能健康成长,这是她万万不能忍的。

于是这四年多她就一直奔波在镜国与邻国间,药方才配齐一半。

有味药是秦家的传家宝,她这才回来。

桐桐被她装进了灵台,时不时才会放出来透气。现在他憋坏了,向秦皓月撒娇道:“娘亲,我想出去。”

“现在还不行啊,等一会儿的。”她不想让家人知道孩子的存在,更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有灵台。

方才看秦如星试炼,看样子也只是三星灵者,还没进阶灵师,若是让对方知道自己不是灵师却有灵台,还不得被气死?

最关键的是自己的灵根被毁,空有灵台,打不过任何人。

也只能暂时忍气吞声。

秦家堡护卫森严,她进不去,只得向城里走,想着去客栈对付一晚。

远离了秦家堡后,就把桐桐从灵台里放了出来。

桐桐脸上包裹着面巾,只露出两只眼睛,看起来和普通的孩子一样。秦皓月带她去城中,却看见了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

喜悦喧天,锣鼓齐鸣。

“怎么是六人抬轿啊?”人群中有人问。

“这是续弦嘛,贺兰家大少爷头一个娶的是个短命的,还没到半年就没了!”

本来没注意的秦皓月突然停下了脚步。

谁续弦?贺兰缺吗?

她抱着桐桐往里挤,远远地,看见了那个坐在马上的新郎官。

眉眼深刻,看一眼就忘不掉。

突然,那人似乎发现了什么似的,扭头看了过来。

秦皓月急忙抱着桐桐往人群里躲。

一别五年多,他也该再娶了。

自己在他们口中已经是死了的人,还有什么可伤心的啊?

当初也是他休了自己,再娶不是很正常吗?

他连问都不问就相信家人的话,相信她私通护院,其实根本对自己没感情吧?

呵。

“娘亲怎么哭了啊?”桐桐伸出手,擦着她不知什么时候流下的泪。

“宝宝,我没事。”看着眼前的孩子,秦皓月搂紧了她。

不,她怎么能认命?

她本来只是想为孩子治病,但现在看来,心底里的怒火又再一次被挑起了。

凭什么她要忍气吞声?凭什么贺兰缺可以安然无恙地娶妻再生子,害她到此境地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贺兰家的人,萧轻舞,还有那个给她下毒的幕后黑手,她要把他们一个个揪出来,彻底踩在脚下。

而首先她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起来。

回到客栈,秦皓月让桐桐自己在旁边吃饭,而她在床上打坐,灵力灌输灵台。

在这个世界,灵台是修灵的人必备的东西,用来放置守护灵兵刃等。

而她秦皓月灵台里就只有……一棵树。

好吧,总不能抱着树去砸人,秦皓月又开始了每日和树的沟通。

那树自从她从湖底出来后就没说过话。

试着叫了几声,还是没有回应。

叹了口气,不知怎么办好了。

第二日,当她再回到秦家堡前,却恰好看见了自己的父亲。

“爹!”秦皓月叫着。

秦沐一见她,双眼泛红,忙将她拉到一旁无人的地方:“皓月!”

“女儿对不起您。”秦皓月哭着说。

这么久了都没回来看,还一个消息都没有。

“没事。”秦沐也伤感得很,摇头叹息:“你知道贺兰缺他又成亲了吗?”

闻之,无奈笑了下:“看见了。”

“那你……”

“我没事,随他去吧。”

秦沐重重地叹气,看着她,又回头看了看守卫,见他们站得远,才扭过头低声严肃道:“听着,皓月,我已经向你祖父求情,他同意你回来了。”

“是么?”

“不过……”

“什么?”

秦沐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盒。

“这是易容丹,若你服下,容貌会有所改变,也只能对外称是我私下收的义女。”

“……”

“贺兰家说你暴毙,但其实是与人私奔。祖父面上无光,而你现在又无证据,出现在秦家不合适。”秦沐解释道:“若是以义女的身份出现,秦家人不说,旁人也不会怀疑什么。”

“这已是为父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吃吗?连回家都要变成别的样子?秦皓月接过木盒,露出嘲讽的笑。

秦沐道:“吃了后也可变回来,只要我们使贺兰家承认他们诬陷你。”

陈年旧事,让他们承认,谈何容易?

她才不打算走明路,只打算手刃仇敌。

在此之前进秦家也好,行事也更方便。

算了,吃就吃吧!

从此以后,秦皓月就不复存在了。

秦家二老爷因女儿暴毙,私收了个义女,养在秦家堡外,名曰……秦心意。

如今被人发现,接回堡中。

容貌与已故二小姐多有相似。

小说

恶魔总裁别追我-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靳天誉, 南溪

2021-1-1 14:13:20

小说

腹黑帝少请排队-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靳灯, 霍域

2021-1-1 14:16: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