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掌中宝,娇妻快入怀-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童颜

童颜同是他的掌中宝,心尖宠,但是因为一年前和墨少祁参加了一场赌博,李嘉御用她做威胁,刺激的墨少祁犯病,被逼成为了李嘉御的“未婚妻”从此路归路,桥归桥……
总裁掌中宝,娇妻快入怀-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童颜

第1章 怀孕

祁城,风和日丽。

童颜回到童宅,看到小妈脸色不善,顿时有些不解,她往房屋里走了两步,就被小妈倏然叫住。

“童颜你这个小贱蹄子,竟然怀了个野种!说,这究竟是谁的孩子!”

童颜不可思议的望小妈,“什么孩子?”

“还敢狡辩,你看看你做的破事!”小妈盛怒的将检查结果,劈头盖脸的向她砸来。

童颜拾起一张,看着公司例行检查的检查结果,脑海更是一片空白。

她的未婚夫出差一个月,这个孩子,肯定不是未婚夫的!

而她每天奔波于童宅和童氏之间,上班下班很规律,哪有时间去造人?

这份结果,肯定是假的!

“妈,咱们这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人仗着自己的名声,公然出轨还带着球回家,我想妹夫一定难过死了!哦对了,妹夫那边,肯定是瞒不住了,毕竟咱们童家名媛一举一动,都需要妹夫过目。”

童颜心中咯噔一声。

她千防万防,就是没想到,这母女俩竟然会在她的检查结果上动手脚!

童彤喜欢她未婚夫,这人尽皆知,但她们为了得到男人,竟然不惜把她毁了!

童彤看着童颜煞白的面孔,幸灾乐祸的笑声回荡在整个厅堂。

童颜咬住下唇,强烈反抗,“我没有怀孕!”

“没有怀孕怎么可能在例行检查结果中,现实你已孕3周!?难道,我还造假不成?!”小妈气得身体直颤,“本以为你能圈住李少爷,没想到你是个闲不住的主儿!趁人家出差就做这些见不得人的男女勾当!你、你不配当童家的小姐,更配不上你上流名媛的称号!你简直……丢人!”

童颜想要开口反驳,童彤却冷嘲热讽,“别狡辩了!反正你怀孕了,李少肯定要退婚!你以为你订婚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童颜,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

童彤的话,宛如一把利剑,深深的插入了童颜的心口,她脑海一片空白。

正当母女三人僵持的时候,童家大门突然间被人踢开,一群黑衣保镖迅速从门外涌进来,排列有序地站到了童家别墅中整齐的站成了两排。

之后,一名身穿黑色西装,五官精致的男子,从门外缓步走了进来,那双黝黑而又深邃的同谋,目光犀利,宛如从十二寒凌,冰冷的扫过在场所有人。

她们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最终,那双犀利的眸子,停留在了童颜身上,瞬间,冰凌融化,化作万千柔情。望着面前眸光温柔的男人,童颜心中的情绪,波涛万千。

“颜颜,你又不乖了。”

磁性的嗓音,回荡在房间中。

童颜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步步走到她面前,稍稍弯下腰肢,和她平视着。

他眼中的犀利,早已化做柔情似水。

他的眼里,他的世界,仿佛都只有她一个人。

整个厅堂,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良久,童彤才反应过来,声音颤抖的询问着,“墨、墨少,你怎么……回来了?”

这个男人,不是不要童颜了吗?甚至还把她作为赌注,卖给了李少。

怎么,突然消失了一年,又重新出现了。

墨少祁像是没有听到童彤的话,依旧温柔的盯着面前的容颜,盯了好久,才缓缓伸出手,指尖小心翼翼的触碰到她的脸,又轻轻抚摸着她的柔美,“颜颜,我知道了错了,跟我回家,好不好?” 回家……

跟他回家……

这耳熟无比的话,萦绕在容颜耳畔边,她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不……不要,我不要跟你走!”

为什么,他分明已经把她卖了,还要回来找她。

“为什么颜颜,你之前答应过我,只会嫁给我的……”墨少祁俊颜划过一抹受伤,看着容颜那张抗拒的脸,眼中的期待不住冷了几分,取而代之的则是倔强和强制。他伸手拦住了她的后脑勺,薄凉的唇,狠狠欺了上去。

童颜不住瞪大眼睛,刚想要反抗他,墨少祁两条手臂,用力环住了她的身体,那力气,恨不得直接将她蹂躏到他的体内。

童颜吓坏了,刚要反抗,就听到一声惊呼,“李少,您怎么回来了!”

李少?!

李嘉御回来了!?

童颜顿时吓得腿都软了,整个人都跌倒在了墨少祁怀中。

墨少祁听到这个名字,吻她吻得更加凶狠了,好像要把她蹂躏到自己的胸膛中。

“墨少,好久不见,没想到这个见面礼,还真是独特。”李嘉御嘲讽的说道。

墨少祁松了松自己的手臂,缓缓抬头,冷眸和愤怒碰撞在一起,在空中无形间,迸射出火花。

“我吻我的女人,和你有关?”

“想必墨少忘了,颜颜已经被你送给了我,现在,我才是她的未婚夫!”李嘉御眼中的怒火,简直要把墨少祁吞噬。望着他抱着容颜,他目光中更是多了几分鄙夷和嫌弃。

墨少祁勾了下唇角,把身体颤抖的童颜,紧紧搂在怀中,宛如母鸡护崽。

他不允许,不允许任何人再抢走他的女人。

现在童颜是他的,以前也是!

“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把颜颜卖给你了,我只不过,是把她寄存在童家一段时间,仅此而已。”

童颜听着他的话,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什么叫寄存?

她是物品吗?任由他摆弄,还是说,她只不过是他的一个玩物罢了?

童颜想不通,李嘉御却像是听到了弥天笑话,“一年前,你把颜颜当做物品一样卖给我我的时候,你可没有这么说过!”

墨少祁却一点没有着急的样子,手指轻轻的在童颜发丝上抚摸,“我的颜颜,不是物品,她是我的颜颜……”

他的,独一无二!

话落,李嘉御就想要把童颜拉到自己身边,却被墨少祁灵巧的躲开了。

“墨少……”

“闭嘴!”墨少祁沉声吼了句,“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很好,没有病!”

“呵,墨少,我看你又发病了,当年你对颜颜做得事情,大家都是见证人,她呆在你身边很危险,你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随地都可能给她造成危险!倒不如,你先去治病,治好了,再和我谈论颜颜的事!”

第2章 你有病!

“没有病?”李嘉御赤红着眼,想要冲过来,给墨少祁一拳。

却被墨少祁的保镖们团团围住,根本没有机会再接近童颜。

见此,墨少祁才满意的点头,强行搂着童颜坐到了门外的车中。

童颜刚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眼睁睁的看着童家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不禁有些着急,“你想做什么?”

“我想把你接回我们的家。”

墨少祁眼中的笃定,灼热的刺伤了童颜的心。

如果再一年前,她听到这些,她一定会笑着点头说,“好,我们回家。”可是现在时间变迁,当年的感觉不复存在了。

而面前的这个男人,她曾经的深爱,竟然会因为一把赌局,把自己输给了他的敌人!

每每想到这点,她的心口,就像是被一把刀子,狠狠戳进去,又拉出来。

“我的家,只有童家!”童颜闭上眼,懒得再去看墨少祁一眼。

墨少祁也不生气,反而像是一只大型牧羊犬一样,把头依靠在了童颜肩头上,小声的说道:“颜颜,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你要相信我,我最近一年已经接受治疗,每天都按时吃药了,我不会再病了,更不会做出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够了!今天我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童颜扭头望向窗外,也没有推开墨少祁。

他有病,她知道。

只是没想到,他发病的样子,竟然那么恐怖!

“颜颜……我知道了,那今天我就给颜颜做,颜颜最喜欢吃的黑森林蛋糕就好。”墨少祁轻轻移开脑袋,鹰眸中闪过稍许失落。

他的小颜颜,似乎真的生气了。

不过没关系,他已经做好了,用一辈子哄好她的打算!

童颜却不住颤了下身体,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放眼到了一旁。

车子飞快的在公路上飞驰,很快就到达了墨少祁的别墅。

一栋非常漂亮的服饰小洋楼,墙壁上,还爬着漂亮的蔷薇花。

两人一同走进屋子,别墅中的装饰,和一年前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地上的毛毯。

童颜深吸一口气,身体都是不断颤抖的。

“颜颜,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给你做蛋糕。”墨少祁献宝似的把童颜安置到沙发上,转头走向了厨房。

厨房中,一名黑衣保镖走过来,在他耳畔边耳语几句。

“李嘉御,关两天就放了,不要伤及他的生命。”墨少祁嗜血般的黑瞳中,闪过丝冷意。

宛若黑夜中国行走的帝王,和之前的柔情与低微,完全不同,简直判若两人!

黑衣保镖领意,悄然消失在了厨房的尽头。

墨少祁拎起一旁的刀子,娴熟的将蛋糕胚,劈成了两半……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墨少祁捧着蛋糕,来到厅堂,却没有看到童颜的影子,几乎一瞬间,他身上的柔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戾气和冷厉。

“颜颜……别闹了!出来!”

压低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魔,吓得一旁的佣人,个个都胆战心惊。

其中一个胆子大的,颤颤巍巍的站了出来,小声的辩解道:“我看到童小姐去花园里……”

墨少祁二话不说,拿着手中的蛋糕走到了花园中,看到童颜正站在蔷薇花墙边,凝视着不远处的蔷薇花。

他松了口气。

她没有离开就好。

“颜颜,咱们回屋吧,这里风大。”墨少祁走过去,拉住了童颜的胳膊,把蛋糕送到了她面前,“蛋糕,我做好了。”

童颜看都不看,挥手想要推开墨少祁,手指无意间触碰到了蛋糕。

“啪嗒——”一声,蛋糕落地。

两人不住惊了下,尤其是墨少祁,眼中的戾气瞬间密布,但又想到他的颜颜可能不想吃东西,再次化作了一滩柔情。

“颜颜,不想吃,咱们就不吃了,我给你去弄一些你喜欢吃的东西。”说着,揽着童颜的腰肢,缓步走到了别墅中。

童颜心中原本有稍许歉意,可是又看到他唯我独尊的强势搂抱,那抹歉意就跟着荡然无存了。

她冷着脸,跟着墨少祁坐在了沙发中,望着面前琳琅满目的食物,唇瓣微启,“我不是小孩子了,你送我回家吧,我在这里,过得一点都不开心。”

“颜颜!今天晚上,我就能为你买到你最喜欢的海蓝之心了!咱们一起去买好不好?”墨少祁目光中的期待,太过赤裸裸,盯得童颜有些难受。

她撇开目光,拒绝道:“我现在不想要什么海蓝之心,我现在只想从你身边离开,你就放我一条生路吧!”

“颜颜,你知道的,如果我失去你,我会死,如果你想跟李嘉御在一起,我就把他毁掉,如果你想永远的生活在童家,我就把童家毁掉,直到,你最后只能跟我在一起为止。”墨少祁说话声音轻飘飘的,就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

童颜却听得毛骨悚然。

她知道,墨少祁这个人,一直很极端,甚至有很严重的家族遗传精神病。

他认准的事情,就一定回去做。

事业上是,爱情上也是。

尤其是对她的占有欲,强到了极致!

“墨少祁,你这么做,我会更加的恨你!”童颜声音中,多少饱含了些颤抖。

墨少祁却若无其事的坐在了她身边,小心翼翼的剥开一颗葡萄,送到了童颜嘴边,“乖,吃葡萄!”

童颜没有张嘴。

墨少祁依然和她僵直着,“颜颜,吃掉这颗葡萄,我就派人,把李嘉御放了。”

“卑鄙!”

童颜身体一颤,愤愤的望向了墨少祁。

男人唇角边扬起一抹邪笑,并不觉得童颜实在骂她,反而还很高兴。

站在一旁的贴身保镖都看不下去了,直接把头扭到了一旁,不去看他们两个。

在墨少祁强势的威逼利诱下,童颜恨恨的张开嘴巴,在葡萄上用力一咬。

很甜。

“我吃了,你满意了吧?”童颜拧着眉头,极为不悦的开口说道。

墨少祁满意的点头,沉声对身边的保镖道:“把李嘉御放了吧。”

“墨少,您说过,要把他再关上两天的!”

“我是,墨少,还是你是墨少,我说,你就给我滚去做!”

第3章 爱吃不吃

Bin不敢反抗,听着他冷冰冰的声音,顺从的去做了。

童颜沉着脸,眼神中满满都是愤恨和无奈。她知道,这是墨少祁的让步,她不能再得寸进尺。

这个男人只能顺着他的意思走,绝地不能呛着他,不然会适得其反!

“颜颜,咱们晚上去参加海蓝之心的拍卖会吧,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买给你。”墨少祁拉过童颜的手,声音低沉的祈求道。

站在一旁的佣人们身体不由一颤,一向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墨少,竟然对这个手无寸铁之力的女孩儿如此温柔。

这女人,难不成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正在她们诧异的时候,墨少祁下一个举动,更加令她们感到不解。

墨少祁单腿跪在地上,双手紧握着童颜的柔荑,那双黑不见底的眼眸中,盛满了爱意,“颜颜,我不想吃药。”

童颜眸子微撩,目光放在了角落的石英钟上,指针指着下午四点。

四点,墨少祁就要吃药,抑制精神的药物。

“你爱吃不吃,不吃就死!”童颜狠下心,吐出了几个字。

却换来墨少祁底底的笑声。

童颜好奇,低声问道:“你笑什么?”

让他去死,这点有什么好笑的地方吗?

墨少祁笑道:“果然是我的颜颜,知道该怎么劝我吃药……”

为了能和童颜在一起,这药再难吃,他也要吃下去,他绝对不能在童颜之前死,之前,他答应过,要给她一世繁华的!

童颜冷笑声,“别给我戴高帽子,我可是巴不得你去死的。”

说着,就从沙发上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到饮水机旁,下意识的拿起杯子,准备倒水给墨少祁。

这动作一气呵成,就像是经历过很多次一样。

一杯水倒满,童颜拿着水杯转过头,看到墨少祁一脸满意微笑的表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她可真的蠢!

竟然还惦记着墨少祁吃药不喝水的习惯!

正当她红着脸,拿着手中的水杯不之所存的时候,墨少祁却踏着步子,从一旁走了过来,夺走了她手中的水杯,一口气喝光了水杯中的水。

“你喝我的水做什么,我是给自己接的!”童颜非常不乐意的说道。

墨少祁却是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抱歉,我习惯了。”

习惯了每次喝药不喝水,这个小女人急匆匆给他倒水的样子!

更加习惯了,她一脸娇嗔埋怨他的样子。

“颜颜,你再坐一会儿,休息一会,我带你去拍卖那件珠宝。”

提及海蓝之心,童颜心中又是一阵绞痛,她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一年前,她被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他卖掉的时候,就已经沦陷成为了弃妇,人人皆笑的笑柄。

现在因为他两句软话就回去?

简直可笑!

“颜颜,没关系的,我已经给你准备好安全通道,到时候肯定能不会有那么多人。”墨少祁俯下身子,将童颜打横抱起来,缓步走到了花园中。

童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她下一刻搂住了他的脖子,不住睁大眼睛,畏惧的盯着面前的男人,“你要带我去哪儿!?”

看着墨少祁神秘的笑意,她有种说不上来的胆战心惊。

“抱着你去参加宴会啊。”

墨少祁抱着她走到了花园中时,一辆雪白的宾利车停在了他的花园中。

一名长腿美人儿从车上走了下来,巴掌大的小脸上带着一副墨镜,却难以掩饰她脸上的盛气凌人。

童颜心中一颤,望着那抹熟悉的身影,呼吸都真跟起起伏伏。

“少祁,你打算去哪儿?”

女人过来,看到墨少祁抱着童颜,顿时就急了,摘下了眼镜,紧张的问道。

“我去哪儿,与你何干?”墨少祁不悦道:“滚开,别当我路!”

“少祁!我是你的未婚妻!”

“都说是未婚了,再扑过来,小心我打断你的狗腿!”墨少祁毫不客气道。

女人一脸心碎的模样,又将目光转移到了童颜脸上,瞬间精致大眼中,就布满了恨意,“是她对不对?这个小贱人,分明已经要嫁给李少了,为什么还要出现勾引你?”

童颜安静的窝在墨少祁怀中,她眼皮微微一颤,之后缓缓抬起,轻声说道:“穆小姐,如果你能把墨少祁牢牢绑在身边,也不至于搞出这种事情。”

什么叫她来勾引墨少祁,分明就是墨少祁来勾引她!

穆思思不信,她瞪着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童颜,“你做得那些勾当,别以为大家不知道,曾经你还不是因为脚踏两条船,才被墨少一脚踹了吗?”

这句话,刚好戳入了墨少祁的心房,他眸光微变,犀利的眼神向穆思思的方向射去,“我说让你滚!你听不到吗?”

穆思思身体一僵,紧跟着呼吸都有些紧促,眼眸狞红起来,“好,我走就是。”

说着,就转身走到了自己的宾利车里。

墨少祁冷着脸,抱着童颜坐到自己的座驾中,吩咐司机开车,又转头凝视着面前的小女人,“颜颜,抱歉,那个女人让你困扰了,我会立刻让她消失的,你别担心。”

她担心?

她有什么好担心的吗?

童颜无所谓的笑了笑,“这是你们的事情,我不想参与关于你们的一切。”

墨少祁却摇摇头,“我的世界,从来都只有你一个人,那个突然闯进来的女人,我不知道她是谁。”

呵,这关系,倒是撇的挺清!

“随便你。”

“颜颜,我承认,那件事是我做的不好,而且……穆思思一直都是李嘉御的女人,和我没有任何不清不白的关系,墨家也不会承认她的!”

墨家,从始至终,都只会承认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童颜!

童颜听到这里,太阳穴就是一阵生疼,她烦躁的将目光放到了车外,就看到那辆白色的宾利,从车后开来……

“看,你的小情人追过来了。”童颜话语中多少有了些嘲讽。

小说

金牌杀手俏王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欧阳劲松, 阮若水

2021-1-1 13:47:31

小说

厉害了我的侧妃-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凌子皓, 绯玉倾

2021-1-1 13:51:2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