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丑颜皇后-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顾念, 百里睿

“这就是传说中的倾国皇后?怎么这么……”丑。一个个丑字还没说出,这位传说中的倾国皇后顾念手中的匕首,就抵住了他的咽喉。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这位倾国皇后跨坐在自己身上,神色冷漠却面色绯红地说道:“闭嘴,别说话……”
独宠丑颜皇后-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顾念, 百里睿

第1章 大雪天

这年冬天,雪下得格外大,接连下了半月之久,也未曾停歇……

天上的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如柳絮般,席卷大地。

虽说瑞雪兆丰年,而这大雪,非但没有带来丰收,反倒冻死了许多农作物,不知饿死了多少人。

帝京小巷旁,路有饿死或冻死骨,已不足为奇。

这样奇冷的冬天,空中微微呼出一口气,瞬间就会变成小冰晶,落在厚厚的雪地之上,不见了踪影。

天地一色,虽是死相,却也格外的美丽。

……

帝京。

路边府院的门被打开,一男子身着水墨色衣袍,缓缓地走了出来,那男子俊眉秀眼,气度非凡,分明是一张清秀的脸庞,只是那脸也不过只是清秀而已,而有那一双眼睛,黑的仿佛夜空一样,与这天地间的白形成了对比。

男子刚踏出一步,雪地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松软的积雪上显露出不太明显的脚印,因那雪花飘落极快,一转身,那脚印已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而水墨色的身影,与洁白的大地,浑然一体,已分不出哪儿是人,哪儿是雪。

忽然间,男子停住了脚步。

“什么东西?”男子骤然之间似乎踩到了什么,低头望去,脚下分明不是雪地的松软感,明显有什么异物在自己的脚下。

而那脚下的东西似乎是个活物,微微有些挪动。

男子抬起自己的双脚,踢踏着脚下的雪。

转眼,黑乎乎的身子映入眼帘,和洁白的雪形成鲜明的对比。

“冻死了?”男子低声说着,继而用左腿轻轻地踢了下,一只冻得通红的小手轻微的动了下,似乎还有生命的迹象。

他看着这一触动,嘴角微微上扬,露出玩味的表情。

眼前,雪花飘扬,万物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他却听到一声轻微的呻吟,“我不要死……”

“有意思。”他望着脚下的异物,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此刻,地上的积雪已经覆盖上厚厚的一层,而那孩子身体近乎没有温度,被大雪掩埋的时间定不会短。

若不是那松软感觉的消失,他也不会察觉这孩子的存在……

“你死了,会更加轻松!”男子轻声说道,眼中流露出冷冷的目光,那话语似一把锐利的尖刀,让人发寒。

“我不要死!”那双冻得通红的小手,缓缓的从雪中伸出,悬在半空之中,又无力地放下,明明濒临死亡,却仍在做垂死挣扎。

那一瞬间,他那无趣的生命似乎被某些东西点燃了。他低下头,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我可以不让你死,但是我不想要一个女儿,我也不想要一个儿子——我只想要一条狗,一个最忠实的奴才!你能做到吗?”男子一脸冷漠道。

那雪中,几乎僵硬的身子,脑袋微微地做出点头的姿势,随之一动不动,这个动作,似乎花费了她所有的力气。

漫天雪地中,一墨色身影,怀中抱着一黑乎乎的身体,缓缓地走向了顾府门口。

“把她全身衣服换掉,洗热水澡,让侍女做。”男子淡淡地说着,随即离开。

“是,老爷。”那管家接过他怀中黑乎乎的孩子,一脸诧异,随之恢复平静。

自家主子一向如此,他唯一能做的,便是遵照他的命令,不容有误。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一大约六岁的孩子,身着红色棉衣,出现在他的眼前,那清澈的眼睛里,流露出畏惧而期待的眼神。

“我叫顾承言,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孩身体往后缩了锁,明明待在温暖的屋子,身着厚衣;并非雪地之中,她的身体却在不住地颤抖。

“我没有名字。”那孩子轻声说道,不知是因为饿极了无力说话的缘故,还是她害怕得不敢大声说话。

“从今往后,你叫做顾念,这是你的名字。”

顾承言话音刚落,那孩子使劲地点了点头,生怕自己会再次回到那冰天雪地之中,饱受饥寒交迫之苦。

“我今天说的话,你还记得吗?”男子温柔的说道,却让人感到莫名的害怕。

“你不想要一个女儿,也不想要一个儿子——你只想要一条狗,一个最忠实的奴才。”那孩子淡淡的说着,似乎在陈述一件与自己丝毫不相关的事情,面无表情,一脸淡然。

顾承言紧盯着眼前的孩子,随即说了句:“顾念,今生今世,做了我的奴才,就要听话,否则,你……”

“一生为奴,不敢忤逆。”孩子小声的说着,双眸中透露着坚定的眼神,而这一切,仅仅只是个开始。

她年纪还小,大约不知道这句话说出的意思是什么,只是隐约觉得,似乎这么做,人就可以活下去了。

第2章 卦

转眼间,十年过去,帝京内外,早已不是当初的样子,倒真是物是人非,瞬息万变。

齐瑞二十年夏。

这年,正逢帝君纳妃,一批新的秀女入宫。

而顾承言恰有一女,年方十六,正是秀女入宫的年纪,顾念的名字也不偏不倚的出现在纳秀名单之中。

……

独凤楼上。

一红衣女子站在那顶楼之上,眼神迷离;这儿是全帝京最高的地,能将整个帝京,尽收眼底,一览无遗。

而那女子一直在注视着一处地方,目光未曾离开过;位置正是皇上的寝宫。

“皇后娘娘,卦象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只是……”一白男子欲言又止,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

“结果如何?”皇后娘娘缓缓转身,紧盯着眼前的男子,似乎在等待一个好的结果,可那一切又预示着不好的迹象。

只见,那金色水盆的光十分明亮,白衣占卦师轻轻拂动着衣袖,将另一颗夜明珠丢进盆中,立刻浮现八卦的景象,却十分黯淡,模糊不清。

皇后看着这水盆中的变化,若有所思,虽说不懂这些卦象之说,但她仍细细聆听着……

“皇后娘娘还记得十年前的大雪吗?”白衣男子嘴角微微上扬道。

“自然记得,那年大雪,不知冻死了多少人。”皇后淡淡的说着,面露哀伤,丝毫没有遮掩,一切是那么自然,身为一国之母,对自己子民的关心,皆是真情流露。

“这和今天的卦象有何关系?”

“如果说大家都认为十年前的大雪是一次灾难,微臣倒认为这是大大的好事!”那男子笑着说,一脸镇静。

“蒙已,你这样的话,若是被帝君听到,可是杀头死罪!”皇后一向温婉示人,如今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那年冬天,冻死饿死的人不计其数,怎能说是大大的好事?

一瞬间,皇后的眼神渐渐地变得黯淡起来。

“蒙已岂敢。”那白衣男子微微说着,“正如那乾坤八卦,有黑有白,有前有黑,有死有生,十年前那场雪灾里的死,是因为有什么会改变这个国家的事情,发生了。”

而这独凤楼,是全帝京的最高点,能得出最为精确的卦象,本该十分清楚的景象,现如今却如此黯淡。

“是吗?”皇后紧皱着眉头,刚才充满怒意的脸,微微平复下来。

“治世女臣出现了。”蒙已淡淡的说着,脸上波澜不惊。这世上,唯有男子可治世,怎么还出来一个女人来做男人的事情呢?

“这世上,根本不会有女人治世!”皇后直接否定道,丝毫没有犹豫。

但蒙已并未作出回答,继而说道:“但微臣还有一事要恭喜皇后。”

“何事?”

“这治世女臣,就在新来的那批秀女之中,而得她,便可得天下。”

啪嗒一声,那银盆直接被打翻,两颗夜明珠滚落在地上,在黑暗中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下一秒,蒙已已跪在地上,不敢直面皇后。

方才,皇后脸上,本是稍微平复了些怒意,而平日里也从未有人见过她发怒的样子,即便是生气,也是一副端庄模样。

此刻,皇后的脸上怒,原本端庄秀丽的脸,已是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让人发寒,不敢直视。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皇后一字一句的说着,极具威严,语气里充满了不可抗拒。

“是,皇后娘娘。”未容蒙已说完,一抹红色身影已消失在夜色之中。

这可怕的恶梦终究是要来临了,究竟是福是祸,还只是个开始罢了。

第3章 出口成祸

坤宁宫中。

“皇后娘娘,天色不早了,这夜里凉,可别冻坏了身子骨。”侍女月婵手捧一件红色披风缓缓而至。

如今虽是夏天,夜里却是极凉的。

“替本宫倒杯茶来。”皇后淡淡的说着,眉头紧皱,轻轻地发出了一声叹息,就连那秀丽端庄的脸,似乎也变得憔悴起来。

转眼,苦涩的气味充斥着整个屋子。

“皇后娘娘,喝了这杯茶就该休息了。”月婵轻声说道,眼里流露出担忧的神色。

月婵跟随皇后多年,可谓皇后的心腹,从未见过皇后有如此哀伤的神色,也不曾开口诉说,定是有不好的事……

“这莲子茶,本宫喝了这么多年,也没看到甜头。”皇后意有所指,这眼前的莲子茶,充满了苦涩;可皇后娘娘极爱这茶,其中的原因也是极明白的。

莲子茶,初口苦涩,回味却是苦中带甜,正所谓苦尽甘来,此言一点儿不差。

“皇后娘娘,明个儿就是秀女进宫的日子,您看……”月婵小声说着,生怕惊扰了眼前的人儿,但秀女进宫一直是皇后娘娘极为看重的事,如今却愁眉苦脸,倒一点儿不像皇后娘娘的作风。

要知道,皇后娘娘和皇上多年,却未得一子嗣,如今皇上卧病在床,太医久不得治,唯有用这秀女进宫之事,冲些晦气,兴许皇上的病情能有所好转。

“也罢,本宫身子不舒服,明天让凌妃去吧。”皇后的语气中充满了疲倦与无奈,若真如蒙已所说,那治世女臣在这秀女之中,真不知会发生什么。

她倒不是想逃避什么,只是她真的累了,想好好休息罢了。

“是,皇后娘娘。”

……

夜色渐深,细软的床榻之上,她轻轻地发出了一声叹息,原来已经十年了。

十年光阴,指间流转。

那年,顾念还只是个黑乎乎的孩子,险些冻死在冰天雪地之中,如今也已长成了一亭亭玉立的少女,却相貌普通,过目易忘;胜在有一双清澈透明的双眸,明净如月。

顾念挺直了身子板,紧跟着人群,周边是红墙金瓦,看似繁华,却不知埋下了多少人的尸骨,才铸就了今日的繁华。

忽然间,前面的侍人停下脚步,随即空气中传来一丝尖锐的声音:“众女跪!”

转眼间,所有的女子齐刷刷的跪了下来,面朝地,不带一丝犹豫。

“凌妃娘娘到!”

只见,不远处一火红色的肩舆,由四个侍人抬着,那侍人皆身着白色衣袍,步履整齐划一,每步都万分踏实,那肩舆上的人,也是坐得十分安稳。

那端坐于肩舆之上的女子,犹如一朵盛开的牡丹,丝毫不避讳的展示着自己锋芒毕露的美丽。

而那后面,浩大的队伍,由几十个宫女组成,那些宫女的衣着,也丝毫不差。

“奴才参见凌妃娘娘。”那尖细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这就是新来的秀女?”那女子轻声说道,语气里充满了不相信,甚至是不屑。

“回凌妃娘娘的话,正是。”

“好美啊!”跪在地上的秀女之中,发出了轻微的声音,但在这沉寂的气氛下,听得格外清晰。

“大胆!”空中传来一声凌厉的声音,正是凌妃身边的侍女。

“此秀女是相府的小姐,名叫张清言。”那尖细的声音再次响起。

“张清言,相府的三小姐。”凌妃冷冷说道,那秀女的身子仍在不停地发抖,似乎完全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身体。

“来人啊,给我拉出去杖打三十!”

凌妃话音刚落,那名叫做张清言的秀女便被拉出人群。

“凌妃娘娘,饶命啊!饶命啊……”

地上的秀女都吓得一动不动,不敢再发出多余的声音。

顾念低着头,面无表情,在未进宫之前,她就听说这凌妃杖势欺人,倒真是应了她的称呼。

相府的女儿,即便是三小姐,也没人敢得罪,但凌妃就是当着这多的人,真真切切的得罪了,那背后也是有极大的势力撑腰,不然也不会如此。

“在宫里,要学会何事可为,何事不可为,这就是宫中的规矩。”凌妃笑着说,她怎么会不知道相府的情况,这三女儿不过是个废物罢了,不然怎会吓成那般样子,怎会有如此反应?

这样的人,若是在后宫之中生存,或许哪一天自己是如何死的,都不会知道。

“摆驾回宫。”凌妃轻声说道,完全没了刚才怒气冲冲的样子,立刻变得温柔起来。

“是,凌妃娘娘。”

看着凌妃浩浩荡荡的队伍,渐行渐远,众秀女的心中这才松了口气。

这秀女初来宫中,便遭到如此待遇,无非是杀鸡儆猴,树树自己的威风。

要知道,这后宫是吃肉都不会吐骨头的地方。

顾念看着四周,依旧面无表情,这高高的楼阁,她们就像笼子里的小鸟,只有努力生存,才能继续活着。

小说

他等你很多年-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夏沐, 宋羡知

2021-1-1 13:21:21

小说

天涯之外我等你-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乔西, 许穆森

2021-1-1 13:24:1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