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先生,请自重-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余乐笙, 赵慕城

一次意外兼职,余乐笙和赵慕城火速闪婚。婚后,两人立下协议,一年后离婚互不相干“姓余的,你给我把东西放下!”一个面色冷漠的男人,沉声说道。“不可能,除非你求我。”一个娇小的女人捧着一个大花瓶,站在高高的椅子上俯视着下面的男人。“赵慕城,现在都几点了才回来!”余乐笙跑过去一把抱住从门口进来的男人,娇蛮的质问道。“笙笙,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吧。”赵慕城带着笑意的看着怀里的小女人,轻声说道。
赵先生,请自重-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余乐笙, 赵慕城

第1章 你有病吧?

一个风格奢华的阔大空间,天花板上挂着发着白色亮光的吊灯,使每个角度都折射出如梦似幻斑斓彩光。摆放着的桌子椅子、还有刚进门时干净的没有丝毫尘土的吧台,都是被装修成了纯白色,餐厅处处都散发着贵气。

餐厅里的每一张桌子上都摆放着一个青色的瓷花瓶,花瓶里插着几支雪白雪白的百合花,与周围的幽静的环境搭配起来以后,显得愈发的大气。

“小余啊,你能不能替我上夜班啊?我今天有个特别特别重要的约会,我现在必须尽快赶过去。”麦玉看着正在一边收拾桌上留下的残云,一边仔细擦着桌子的余乐笙急急的说道。

“嗯?你跟他不是异地恋吗?难道他今天过来跟你约会啦?”一旁的女孩听到以后,回过头对上了麦玉的眼睛,脸上全是替她高兴的样子问道。

“是,是啊,他今天过来了,所以你能不能帮我顶一下班?”麦玉好似有点心虚的低下头,拍了拍穿在自己身上的工作服,眼睛里带着一股意味不明的笑意。

“当然可以,你快去吧,不要耽误了。这边的事情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替你做好。”余乐笙满脑子全都是自己好闺蜜的男朋友不远万里赶过来,就只为了和她约会。一直以来,余乐笙都觉得他们两人之间特别的般配。更希望他们可以打破异地恋走进婚姻的殿堂,所以自然不可能拒绝她今晚这个小小的要求。

“那我先走了,今晚谢谢你啦。”麦玉说完好像生怕余乐笙反悔一般,快速的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工作服朝着外面走去,脚步匆匆。

余乐笙看着她的背影,却认为是麦玉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他的男朋友,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样真好,可惜我没有权利去恋爱,真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够永远永远的幸福下去。”

就在余乐笙念叨这些时,一个穿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踩着十多厘米高的高跟鞋大跨步的走了进来,在路过的时候毫不掩饰的嘲笑道:“这年头还真的是奇葩特别多,还有人说自己没有资格恋爱呢,哈哈哈。”

余乐笙听到她的话语,抬起头来看着从自己身边走过的女人。脸上有点尴尬,开口轻轻的说道:“您好,女士您请坐,请问您是要现在点菜吗?”

“我来这里不点菜,难道是来看风景的?不过我可是有权利谈恋爱的人,我对象应该马上就到了。”那个女人语气里带着讽刺的看着余乐笙,摆明了对她的态度非常不满意。

“抱歉,真的抱歉,您先坐。”余乐笙知道这次的客人有点难缠,但是这份兼职是她目前为止最赚钱的工作。尽管余乐笙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她了,但是还是礼貌的跟她道歉着说道。

就在余乐笙和她两个人都干站着的时候,对面的那个女人突然就朝着她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然后温柔的拉起余乐笙的手,娇滴滴的说道:“我的对象已经到了,你快点把菜单拿过来给我们。”

余乐笙被她的态度弄得有点反应不过来,那个女人见状偷偷的推了她一把。余乐笙一下子没有站稳,身子垂直的朝着后面跌去……

余乐笙害怕的直接闭上了眼睛,已经做好了要重重摔在地上的准备。但是意外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反而鼻尖传来了一股淡淡的古龙水的香气。

带着不可思议,余乐笙颤颤嗦嗦的睁开了自己紧闭着的双眼。下一秒余乐笙发现这样好像并没有比摔在地上好到哪里去,因为自己好巧不巧的竟然摔在了一个男人身上!

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就好像冰雪一样的寒冷,浑身都散发着冷意。男人的五官长得近乎完美,但是却无法从那双望一眼仿佛就要结冰的眼睛里看出任何感情。仿佛除了完美的过分以外,再无其它过人之处。

“躺够了吗?”男人的薄唇轻启看着余乐笙,语气里没有任何暖意的说道。

“谢谢,啊,不是,那个不好意思。”余乐笙回过神来,赶紧捣腾着从男人身上爬了起来,满脸通红的站在一旁。

“慕城,你可算是来了,这个女人就是贪恋你的怀抱。你都不知道刚刚她还欺负我呢,看到你过来以后就故意假摔,真的是演了一出好戏。”那个女人娇滴滴的说着想要上前去挽男人的手,但是却被男人不动声色的避开了。

“你这个贱人,我现在就替慕城好好教训一下你。”男人的动作好像惹怒了她,她生气的抬起手,重重的给了余乐笙一巴掌。

“你有病吧?”余乐笙莫名其妙的被人打了一巴掌,情绪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看着站在自己前面趾高气扬的女人,带着丝丝怒气的说道。

“你这个贱女人,不就是故意往慕城哥哥怀里倒吗?可惜啊,送上门了都没人要。自己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分重,全身上下的衣服加起来还没有一百块吧?”那个女人指着余乐笙,指手评足的嘲讽道。

“这位小姐,我相信谁是谁非你自己心里清楚。至于我为什么会摔倒,你难道想说不是你推的我吗?”余乐笙也顾不上她现在是餐厅里面的客人,只是想为自己讨回公道而已。

“呵呵,难道你还想说是我故意推你的吗?”那个女人似乎没有想到余乐笙竟然敢还口,语气里带着委屈的看着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男人,好像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但是那个男人却只是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她们两个人,没有丝毫要替谁说话的意思。那个女人的脸上有点挂不住笑意,显得她好像是在自导自演似的。余乐笙也觉得有点奇怪,这个男人难道不是这个凶巴巴的女人口里的那个对象吗?

可是他们两个人要是没有关系的话,这个女人怎么会对他那么亲热?三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特别的微妙。

“滴滴~滴滴~等不到天黑,不敢凋谢的花蕊,回忆烧成灰……”一阵急促的铃声从余乐笙的口袋里响了起来。

第2章 这是我女朋友

余乐笙没有理会旁边的两人,接通了正在响的电话。刚一接通噪音特别大,余乐笙有点着急的问道:“妈,家里怎么了?”

“乐乐啊,你现在赶紧回来一趟,那些人又来闹事了。”电话那头一个女声伴随着噪音传了出来,声音里带着丝丝的颤抖。

“妈,你先把电话给他们吧,我来跟他们说。”余乐笙自然知道那些人是来做什么的,但是自己现在一时半会的也赶不回去。

“喂,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你要是敢躲着我们,我一定会让你妈妈生不如死!”一个粗矿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大声的喊道。余乐笙不得不把手机稍微移开一点,捂着自己的耳朵。

“我现在马上赶回去,你别动我我妈妈。要是我回去发现你们又对我家里的东西动手的话,我一定不会给你们半分钱!”余乐笙对着电话那头的男人,心急的说道。

余乐笙挂断了电话以后,想要去跟经理请个假。所以也没有再去理会刚刚的那个女人,朝着后台跑去。

“嘶,好疼。”就在余乐笙跑着要去找经理请假的时候,却一不小心踩在了刚刚那个凶巴巴的女人脚上。瞬间那个女人就弯下腰捂着自己的脚,大声的叫疼。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没有看见。”余乐笙赶紧蹲在她的身边,着急的跟她道歉道。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要你的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这个乡巴佬知不知道我这个鞋子有多贵,你现在不仅踩了我的鞋,还踩伤了我的脚。”那个女人抬手再次打在了余乐笙的脸上,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厌恶说道。

“我可以赔给你,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我家里出了一点事,我有点着急要赶着回去。”余乐笙自然知道能够来这个餐厅里面消费的人,都是那些非富即贵的人。并不是自己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可以得罪的起的,所以提出要赔偿她。

“你以为我稀罕那点钱吗?我告诉你,你现在立刻去把你们经理给我找过来。我今天非得跟他投诉一下你不可,真的是一个土包子。”那个女人不依不饶的拉着余乐笙的衣袖,拒绝了余乐笙提出的赔偿。

“这位小姐,这件事情是我不好。但是我现在真的是有点急事要走,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联系方式,我晚点再跟你谈好吗?”余乐笙现在心里还担心着家里的情况,所以想要息事宁人的说道。

“不行,我说了,我不要你的赔偿。我今天一定要跟你的经理投诉你的服务态度,像你这样的人就不配在这里工作。”那个女人站起来拉着余乐笙就要往后台走去,丝毫没有要放过余乐笙的意思。

“放开她。”刚刚一直冷眼看着的男人,语气冰冷的对着她们两个人说道。

那个女人闻言,还是没有松开拉着余乐笙的手。但是却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着他说道:“慕城,你是在帮她吗?”

“自然,我相信你也知道今天晚上我本就不想过来。”被称作“慕城”的人一边冷眼的看着她,一边朝着余乐笙走过去。

“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赵慕城拉过余乐笙的另一只手,没有丝毫不适的开口介绍道。但是想了想过后,好像觉得有点不对劲,又低下头看着余乐笙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余乐笙被他突如其来的靠近,搞得有点无所适从。更何况,因为他整整比余乐笙高了一个头都不止,所以显得特别的有压迫性。

“名字。”男人脸上有点不难烦的看着余乐笙再次问道,但是还是只有冷冷的两个字。

“余,余乐笙。”余乐笙想要挣脱开他握着自己的手,但是却被男人紧紧的握住了,所以只好结结巴巴的说道。

“这是我女朋友,余乐笙。”赵慕城看着站在一旁脸上写满不可思议的女人,冷冰冰的介绍道。

刚刚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的余乐笙,瞬间被他的话雷在了原地。自己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冷若冰霜的男人,怎么就成了他的女朋友?而且他不是自己面前这个女人的对象吗?余乐笙满脑子都是问号。

但是赵慕城没有给他们思考的时间,直接拉着还穿着工作服的余乐笙朝着餐厅门口走去。留下刚刚那个趾高气扬的女人还站在餐厅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赵慕城根本就没有顾忌到余乐笙根本就跟不上自己的步伐,一直拉着她往门口走去。到最后,余乐笙已经是不由自主的跟着他小跑着出去的。

直到出了餐厅以后,迎面吹来一阵冷冷的风。余乐笙才从刚刚的惊讶中缓过神来,看着还拉着自己的手走在前面的男人开口说道:“那个先生,我们应该不认识吧?你能不能放开我,我现在有事情要做。”

“如果你是跟你的女朋友吵架了的话,我可以帮你跟她说的。如果是因为我刚刚不小心踩到了她的话,我可以赔偿的。那个我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你,好不好?”余乐笙看着无动于衷的男人,有点焦虑的说道。

“闭嘴。”男人回过头冷冷的吐出两个字,语气里带着丝丝的寒意。

“可是我真的有急事要去处理,我真的会赔偿你们的。”余乐笙虽然有点害怕,但是一想到自己的母亲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再次鼓起勇气大声说道。

“聒噪!”赵慕城看着单手抱着路边大树不愿意松手的余乐笙,再一次深刻的觉得女人就是一个麻烦。

“我真的会赔给你们的,但是现在我有点急事要处理。”余乐笙死死的抱住路边的大树,看着赵慕城心里有点发毛的说道。

“不用赔。”赵慕城觉得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的智商好像也不在线,摇了摇头松开了拉着她的手。留下三个字以后,直接把余乐笙一个人丢在了马路边上。

第3章 父债子偿

余乐笙看着他的背影,大声的喊道:“什么叫做不用赔了?”

但是男人却没有要理会她的意思,笔直的朝着前面走去。余乐笙匆匆的拿出自己随身带着的笔,想要追上去把自己的电话写给他。

但是还没等余乐笙追上去,赵慕城就直接上了一台车,然后一脚油门,那辆看起来特别贵重的车子就直接跟火箭一般的飞了出去,把余乐笙给吓了一大跳。

“真的是,搞什么嘛。”余乐笙看着绝尘而去的跑车,嘟囔着说道。但是也没有再去细想,因为自己的母亲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回去。虽然刚刚电话那头的男人已经承诺了不会动手,但是余乐笙的心里还是提心吊胆的。

余乐笙刚一打开门,就看见了坐在餐桌上的几个男人。不知是因为他们几个人都长的特别的健壮,还是家里的客厅本来就窄小,让人感觉有点无从下脚。

“你可算是回来了,说说吧,那笔钱你现在是想要怎么还给我们?”坐在前头的男人紧紧的锁在余乐笙身上,眼神来回打量她问道。

“我身上还没有那么多钱来还给你们,你也知道我已经在尽力的做兼职赚钱还给你们了。但是因为那笔钱实在是太庞大了,我还需要一点时间。东叔,你看看还能不能再宽限一下?”余乐笙有点无奈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开口说道。

“妈的,你到底还不还钱!你爸都死了这么久了,到现在你们都没能把钱还给我们。你看看现在都拖了几年了,真的是!”被叫做东叔的男人,却没有丝毫要退让的意思逼道。

余乐笙闻言,拿出自己随身背着的小包里面的钱包。然后把里面全部的毛爷爷都拿了出来说道:“我现在就只有这么多钱,剩下的几万块我会尽快还给你们的。”

“东哥,你可别听她说。你想想这几年来,她们都拖欠我们多久了?虽然刘姨这些年辛苦养大这个女儿不容易,但是也不能不还钱啊!”旁边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闻言极度不满的看着旁边的男人说道。

“就是,就是,我们都等了多少年了。而且东哥你也知道我们家现在真的是缺钱,我家强子今年都快三十岁了。要是他今年再讨不到媳妇的话,以后可就变成一个光棍了。”另一个穿着朴素的男人,脸上满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乐笙啊,你也看得见大家伙真的是缺钱花。而且借条你也看到过的,那是你爸爸当年跟我们借的钱。你爸爸去世了,父债子还也是天经地义的事。”领头的男人,语气里也有点无奈。

“就是,要不然你嫁给我家强子也行。如果你要是愿意嫁给我家强子的话,那几万块钱我们家就替你还上了,这笔买卖对你而言很划算。”旁边的那个男人紧紧的盯着余乐笙,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乐乐啊,你可别听他们的。阿东,你也是知道我们现在的家庭情况的,你这样无疑是在逼我们。”刘珊自然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往这个火坑里面跳,谁不知道他的儿子有智力障碍,这辈子是很难讨到老婆的。

“珊嫂,这也不能怪我们绝情。我们也实在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啊,只要你们把钱还上我们绝对不提那些事情。”阿东看着站在一旁,阻拦自己好事的刘珊,心里虽然不爽,但是明面上却没有表达出来。

“妈,你先回房间里面吧,我自己心里有数。”余乐笙看着本来身体就不大好的母亲,自然是希望这些糟心的事情都由自己来抗。

但是刘珊却也执意不回房间里,生怕自己的女儿为了让自己放心,真的答应了他们说的事情。

最终在余乐笙好说歹说之下,领头的那个男人才拍了拍旁边两人的肩膀说道:“好,竟然你们希望我们在宽限一段时间,那我们就再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去筹钱。但是要是你们一个星期以后,还是没有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话,那乐笙你就只能出来抵债了。”

“东叔,一个星期的时间是不是太紧了?你也知道我现在拿不出几万块钱给你们,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行不行?”余乐笙脸上满是祈求,希望他们可能稍微再给点时间。

“乐笙啊,你也知道东叔对你可是够好了。所以你也不要为难我了,我们今天就先走了,一个星期以后我们再过来找你。”说完,三个大男人直接就朝着门口走去。

余乐笙也没有再次追上去拦住他们,而是任由着他们离开了。

“妈,你没什么事吧?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的。”余乐笙上前扶过身子本就不好的刘珊坐在凳子上,脸上全是对她的担心。一边从热水壶里面倒了一杯热水,递过去安慰道。

“乐乐啊,都是我跟你爸不好。现在你爸都走了这么多年了,我们的生活都还不得安宁。”刘珊捶着自己的胸口,话语里全然都是愧疚的说道。

“没事,这些年以来我从未怪过您跟爸。当年的事情我们都不想发生,但是很多事情我们都是没有办法去改变的。更何况这些年以来,你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把我拉扯大。现在我却没有能力去给你一个好的生活,女儿才是最对不起你的人。”余乐笙拉过自己母亲的手,低低的哽咽道。

“乐乐你不要这么说,你一直以来都是我的骄傲。只是你现在还太过于年轻,很多事情没有接触。当年我跟你爸爸要是没有去借钱的话,说不定你爸爸也不会这么早的就抛下我们母女两个人走了。”刘珊说着,泪水从眼角处滑落下来。

“不关你们的事情,我知道你和爸爸都是为了我好,希望能够给我一个好的生活。而且当年的事情,我们怎么可能会意料到呢?妈,你就不要自责了。”余乐笙看着低声哭泣着的母亲,心里也非常不好受。

第4章 走,领证

“可是一个星期的时间,你怎么可能赚到那么多钱?乐乐啊,要不我们先避一阵子吧?”刘珊挽上余乐笙的手,有点着急的说道。

“妈,没有用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件事情你就放心吧,交给我就行。”余乐笙自然知道躲避是没有用的,只有彻底的还上他们的钱,这样自己和母亲以后才能安安稳稳的生活。

但是余乐笙不知道的是,后面会有更多的麻烦和意外在等着自己……甚至差点为此,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余乐笙安顿好了母亲,亲眼看着她睡着以后才离开房间。但是余乐笙却整整一晚上没有睡着,想要打电话跟麦玉说清楚昨天的事情,但是又害怕打扰到他们。

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余乐笙才去厨房里面下面条给自己的母亲做早餐。

“乐乐,我都说了,早餐我来做就好。你白天上班都已经这么辛苦了,回家怎么还可以让你来伺候我!”刘珊站在厨房门口,心疼极了的说道。

“没事,这点小事情一点都不累的。您快点先去洗漱吧,马上就做好了。”余乐笙回过头,看着自己的母亲笑着说道。

刘母也拿余乐笙没有法子,从小到大余乐笙就这么懂事听话。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学校,余乐笙一直都是刘母的骄傲。

吃完早饭以后,余乐笙就前往自己昨天上班的餐厅。刚一进门,就看见经理正一脸阴郁的坐在前台盯着自己。

余乐笙感觉自己有点腿抖,虽然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经理肯定已经知道了,今天也一定会兴师问罪。但是这一刻来临的时候,余乐笙还是感觉有点压抑。

“叶经理,昨天晚上的事情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应该那么冲动的顶撞客人。但是昨天晚上的事情都是我一个做的,并不关麦玉的事,我希望经理你肯定放过麦玉。”余乐笙顿了顿,率先道歉道。

“你的错?你也还知道昨天晚上做错了?我还以为你现在已经是翅膀硬了,要给我们餐厅招仇恨了。当初我就是看你们两个长的还可以,脾气也温和,我才录取你们当服务生的。但是你现在看看,你们两个人都做了些什么!”叶经理生气的拍着桌子,朝着余乐笙批评道。

“叶经理你听我说,昨天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不关麦玉的事情。所以你罚的话,就罚我一个人好了。而且昨天晚上是那位客人先对我动手,我才会还口的。”余乐笙不愿意拖累麦玉,所以急急的解释道。

“还不关她的事呢!昨天晚上明明就是她要上班的,怎么会变成你?要不是她不在的话,你怎么可能会给我们餐厅得罪一个那么重要的客人!”叶经理却丝毫不买账,认定了这件事情是她们两个人共同的责任。

“是我的过错,我可以赔偿餐厅的损失。但是我并不认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是我的错,明明就是那位小姐先动手的。”余乐笙并不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服务员就一定要忍气吞声,而且自己也已经忍她很久了。她都已经对自己动手了,自己只是想跟她讲理而已。

“那个客人还说,你故意踩脏了她价值几百万的鞋子。就你这样一个土包子,你能赔的起吗?”叶经理指着余乐笙的头,狠狠的教训道。

余乐笙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说要赔偿时,那个女人拒绝了自己的赔偿,非要投诉自己的事情说道:“这件事情我是想要赔偿她的,但是那个小姐拒绝了。而且后来我有跟她的朋友说,但是他让我不用赔。”

“我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你知不知道人家的鞋子是你一辈子都穿不起的。”叶经理打量着余乐笙,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嘲讽道。

“谁说她这辈子都穿不起?”就在余乐笙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她身后传了出来。

“你?你怎么来了?”余乐笙回过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散发着寒意的男人,有点惊恐的问道。

“不用你管。”赵慕城看着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女人,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淡淡的吐出四个字。

余乐笙扭过头不去看身后这个跟刚刚从冰窖里出来似的男人,捂着自己的额头觉得有点头疼。

“赵总,哦,不是,那个大爷,你怎么亲自过来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们餐厅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结果,我现在马上就把她给开除了,我们餐厅绝对不会允许这种员工留在这里工作”叶经理狗腿的快步走上前,义正言辞的推了推站在一边的余乐笙笑着说道。

“人,我带走了。至于这边的工作,她也不稀罕。还有昨天的事情不是她的错,是有人故意找事罢了。”赵慕城说完,没有理会余乐笙愿不愿意跟自己走,直接拖着她朝门口走去。对,拖着……

“放开,你给我松开。这大白天的,你就这么嚣张了吗?你别以为你很厉害,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快点给我松开你的爪子!”余乐笙挣扎着要摆脱他的控制,但是实在是力量悬殊,根本就跟给他挠痒痒一般。

“放开我,你给我松开。”余乐笙生气的直接一口咬在了赵慕城的手上,嘴里还嘟囔着说道。

“你属狗的吗?”赵慕城微微吃痛,但是还是没有松开抓着余乐笙的手带着丝丝怒气的看着余乐笙。

“谁让你不松开我的?你自己昨天说不用我赔了,现在又是什么意思?大不了,我写个欠条给你,我尽量在有生之年还给你就是了。”余乐笙看着自己被他抓住的手,以为他是要自己赔偿他,有点无奈的说道。

“走,领证。”赵慕城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仿佛只是在说一件公事一般看着余乐笙说道。

余乐笙有点懵圈的听着他说的话,自己刚刚听见了什么?他说,要跟自己去领证?什么证?难道现在连欠钱都要办证件了吗?

小说

婚情炽热-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严缙, 俞舒

2021-1-1 13:08:41

小说

冷婚暖爱,契约总裁太傲娇-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蒋初

2021-1-1 13:11:3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