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不是祸水-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顾岑欢, 陆琛睿

为了报复顾家,我千方百计攀上陆琛睿。说好不谈钱和情,可我却对他日久生情。直到他提出要和其他女人结婚,我们的关系断裂。和他分开后的第二个月,我发现自己怀孕。当看到他对我处处下狠手只为护着另外一个女人,我才知道他从不爱我,偏偏我在这场交易中输了身亦输了心。直到后来我才明白他不是不爱我,只是无法爱我!
红颜不是祸水-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顾岑欢, 陆琛睿

第1章 对我动心了

“你先去洗澡,出来我有话和你说。”

刚刚和我结束一场欢愉的陆琛睿冷声丢下这话,翻身而下躺到旁边的床上坐着,自顾自的动手点了根烟抽。

整张脸埋在烟雾中的他脸部线条显得太过冷峻,让我觉得此刻的他好陌生,就像三年前我和他第一次在酒吧偶遇时,这个自诩为猎人的男人只把我当成他的猎物一样。

记得第一次我和他纠缠时,他就说过性是一种享受。

所以我们每次在一起时,他都会变着花样的玩,让我身心愉悦且得到全方位满足。

他还说能够让女人满意的男人才是真男人,这也是身为男人的一种尊严,因此每次我都被他折腾得求饶不断他才肯放过我。

但我今晚上敲响他房门被他拉进房间时,他炽烈的吻便密密麻麻落到我身上。

完全不给我一点喘息的机会,我就被他带到床上来。

随后没有一句暧昧话语,也没有任何前戏,他甚至还表现得有些迫不及待,直接将我压在身下狠狠蹂躏,完全不顾我什么感受。

尽管我有些不满意他这样的态度,还是很努力的配合着他。

整个过程中哪怕我表现得很亢奋,可他始终都是一副眉头轻皱的样子,与之平日里那个他相差甚远,从这些我就看得出来他有心事。

我很识趣的没多问他要我和我说什么话,为什么不是现在说?

虽然自己身体的每一处陆琛睿都见过,但我多少还是有些害羞,当即拿过旁边的薄被裹住自己的身子下床起身去浴室,又以最快的速度洗好澡出来。

此刻陆琛睿已然穿好衣服正姿态优雅的端坐在沙发上喝红酒,脸上带着几分深沉,无形中有透露一股挣扎。

依稀能够看出他此刻有些烦躁,我不知道他在烦什么,当即快步走了过去。

按照以往的习惯是欢愉后我们都会做一些像情侣间的小打小闹,然而此时我刚刚走到他身边,不等我在他身边位置上坐下,他已然伸手将一张银行卡递到我面前。

“什么意思?”我皱眉问道。

“给你的,算是对你这三年的补偿。”陆琛睿冷声道,像是怕我听不明白一样,他又开口补充说:“我两个月后结婚,希望以后我们不要再有任何往来。”

听到这话我整个人完全懵逼了!

陆琛睿两个月后结婚,我满脑子都只有这一个讯息,心更是一阵钝痛。

最爱的男人结婚,新娘不是我,这是多少女人的心酸,不想我也体验了一把。

我和陆琛睿第一次滚完床单醒来后发现彼此做得很合拍,然后就互相留了电话号码,时不时一起吃饭看电影顺便滚床单,虽然最初我就明白彼此之间只是桃色交易,可心底也曾奢望过日久生情,我们未来会走在一起,到底还是我奢望了。

“收下吧,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不亏欠你什么。”

你对我的亏欠多了去了!

这话我只是心底想想并没有说出来,因为那样说出来就代表我彻底输了。

我不能在这种时候丢了自己仅有的傲气,让他觉得我是个拖泥带水不够干脆的人。

“里面有多少?”我问。

“一百万。”

我挑眉,笑得肆意,“我和你在一起三年就值这点钱?”

陆琛睿似乎是没有料到我会这么说,就像刚才似乎没有料到我会那样问一样,抬起头来凝眸颇为讶异的看了我一眼,眉头紧皱得厉害,沉吟片刻才说道:“这笔钱算不得多,但我知道多了你也未必肯收,如果你真嫌这笔钱太少,想要多少你开个价。”

“我想要的价码你给不起。”我讥讽道。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给不起?”

见陆琛睿较真,我勾唇轻笑,走过去坐到了他的腿上,他也没有抗拒我的靠近。

我伸出手抚丨摸着他那张俊朗帅气曾让我无数个日夜深深思念的脸,继而附在他的耳边轻声低喃,“如果我说想要你的心,你会给吗?”

我的话才刚刚说完,那只在陆琛睿脸上乱摸一气不怎么安分的手就突然被他抓住。

厚重的力道袭来,我的手被捏得好疼,甚至我感觉到骨头都快碎了一样。

为了不输阵,我咬着牙依旧笑得妩媚。

“顾岑欢,别忘了当初我们在一起时就约定彼此不谈钱不谈情,你……”

“是这么说过。”我笑着开口截住他的话,故意拉高语调说道:“但现在是你自己先打破约定和我谈钱,我又为何不可以打破约定和你谈情?还是说你其实早就对我动心了?只是不想承认这份感情的存在?”

第2章 我不当第三者

“顾岑欢。”

陆琛睿一字一顿的叫着我的名字,脸上有一抹我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我知道他是真生气了,不知道是因为我的话还是因为我的态度。

“陆少,别这么大火气。”我笑语嫣然的说道,伸手拿过了陆琛睿手中那张银行卡,他到了嘴边的话也因为我这个动作戛然而止。

我挣扎着从他腿上起身,随手把玩了两下拿到手中的银行卡,继而用力扳断银行卡,将废了的银行卡丢到了他面前的茶几上。

“陆琛睿,你记住了,我顾岑欢很遵守游戏规则,说好和你在一起不谈钱不谈情就坚决不会碰,我不是出来卖的,所以你也没必要拿钱来羞辱我,顺带降低你的身份,而我对即将结婚的人也没有兴趣,你既然已经开口说以后不会在见面,那我们就不会再见,相信以我顾岑欢的魅力想要再找个像你这类型的男人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冷声说完这席话,不顾陆琛睿一副眸眼猩红是生气还是在愧疚,我伸手端过他手中那杯红酒,继而高举。

“陆琛睿,祝你比我先一步踏进婚姻的坟墓,如果后悔那么早结婚,记得别来找我,我对有妇之夫不敢兴趣,也不想因此落得个小三的名声。”

仰头一口将那杯酒饮尽,我随手一甩,杯子砸在地板上发出啵的声响继而碎裂成渣,在陆琛睿意味深长的眼神中,我娇笑着转身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你身上裹的可是浴巾。”

身后传来陆琛睿语气平淡的提醒话语,我仿若未闻般径直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

我知道自己身上裹的是浴巾,可我别无选择,因为来时所穿的衣服已经在刚才陆琛睿禽兽行为下被撕毁,完全报废得无法再穿。

如果我想要穿一件好衣服的话,就得打客房服务给我买来。

而和陆琛睿共处一室,甚至还不知道要一起待多久,我做不到。

毕竟他两个月后就结婚了,我们之间就该按照约定的那样不要再有任何牵扯。

哪怕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可自己酿的苦果再苦也得自己尝,这一切我必须受着。

……

“大小姐,你回来了。”前来开门的张妈笑眯眯冲我打招呼。

张妈在顾家做了二十年的保姆,对顾家的事情可谓知根知底。

虽然我对顾家无感,但我恩怨分明,从不做迁怒于人的事,当下点点头算是回应。

“老老爷早上出门去了墓园还没回来,老爷一个人在楼上书房开视频会议,二夫人这会儿在后院花园给花浇水,小姐出门还未回来,夫人的房间这会儿没人。”

张妈这句提醒的话对我来说可真是雪中送炭,让我可以免了进门就碰冷门钉。

“谢谢你,张妈。”我出声道谢,见张妈和蔼的笑笑,我直接将手中给爷爷买的礼物递到张妈手中,“张妈,我一个人在这别墅内随便逛逛,你去忙吧。”

“那大小姐你有事叫我。”

张妈说完这话转身进了厨房,我则快步上楼去了我妈的房间。

都说触景伤情,待在熟悉的房间内,我想到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五岁之前我是幸福的,可是就在我五岁生日那年,高美美牵着她的女儿顾盈盈闹上门来称孩子是我爸的,他们已经在一起好多年了,并且在外面有个家。

我妈当年大学还没毕业就嫁给我爸,毕业后怀了我就成了家庭主妇。

她没有工作,一切以我爸为中心,典型的软弱性子没有任何主见,一气之下吵着闹着说要离婚,她本意是想以此挽回我爸的心,奈何我爸开口就说同意离婚。

我妈虽然软弱性子但很干脆和坚强,直接净身出户,带着我搬出顾家在外租房子生活,只是没有经济来源,我们的日子过得很拮据,倒是我爸转眼就把高美美母女接到家里来好吃好喝的供着。

我妈知道这些事情后开始日渐消瘦,三个月后患上了抑郁症,自此三天两头玩自杀,好几次都去了半条命,最后为了我还是支撑着活了下来。

我六岁那年,我妈带着我参加爷爷在酒店里举行五十四岁寿宴,席间和高美美发生了点摩擦,出于委屈就带着我提前离席回家,过人行道的时候发生车祸。

我妈为了保护我不受伤,把我紧紧护在怀中,后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我妈死后,我爸在爷爷的命令下把我接回顾家。

从那以后我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

吃不饱穿不暖是常事,在加上被高美美母女隔三差五的陷害我,我经常挨我爸毒打。

浑身是伤却常常得不到最好的处理,只是看着伤口反复着结痂化脓在结痂。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六年,十二岁进初中后,我便再未回过顾家。

一个人在外颠沛流离九年,直到三年前我才隐藏行踪回来,只不过一直没有露面,在暗中悄悄收集关于顾氏集团的资料,只为有朝一日能够向顾家讨债。

我自认为隐藏得很好,但不知道为什么行踪在半个月前突然就暴露了。

我还没想通原因所在,就接到爷爷让我今天回来吃饭。

爷爷向来待我不薄,我没法拒绝一个老人的心愿,另外今天也是我妈的忌日,这便是我今天会出现在顾家的主要原因,如若不然这恶心的顾家我是一步都不想在踏入。

“哟,这不是当年搬出顾家的顾大小姐吗?不是说和顾家断绝关系,再也不会踏进顾家半步吗?今日倒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第3章 你是野男人

阴阳怪气且带着几分熟悉的话语在身后响起。

我转身过去就见高美美双手抱胸倚墙而站,此时正满脸冷意的看着我。

“我倒是不想回来,不过爷爷的面子我总是要给的。”我冷冷的笑道。

“哼,我竟然都不知道你已经回来凉市三年了,顾岑欢,你藏得可真够深啊。”高美美怒意道,径直走进房间来,随意打量了一眼房间内的东西,吐了两口唾沫,又恶狠狠地看着我,“知道你回来后,我找人查过你的底细,得知你名下在海景湾有一套别墅,我问你买别墅的那些钱都是哪里来的?是不是你爸给你的?”

“是与不是你去问他不就知道了,你来问我有什么用?还是你真指望我会告诉你?你见过贼喊捉贼的人吗?”我冷声讥讽道,别过高美美的身子就要往外走去,不曾想高美美突然抓住了我的手。

“放手。”我低喝。

“顾岑欢,几年不见,你这见人就咬的性子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啊,不过几年前我都不怕你,难道现在我还怕你不成?”高美美讥讽道,拽着我手的力道加重了两分,冲着我再次低吼,“赶紧老实交代你买别墅的钱是不是你爸给你的?”

高美美的故意纠缠让我恼怒,我知道她是故意想要以此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不过这不打紧,反正我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当即直接一把甩开她的手。

只是我没有想到她就借着这股力道直接倒在了旁边的柜子上,继而故意将柜子上面我妈以前最爱的那个花瓶打翻在地。

花瓶破裂发出很大声响,高美美更是故意哼哼唧唧起来。

那样子看在不知情的人眼底,定然以为我还真的把她给怎么样了。

“妈,你怎么了?”

急喊声传来,我转过头去就看到顾盈盈快步冲进房间来。

她直接别过我的身子上前去扶住那边的高美美,而高美美此刻整张脸煞白一片,顾盈盈眼睛立马红得跟兔子似的,扭过头来有些怒意的看着我。

“姐,你对我妈做什么了?为什么她的脸色这么难看?”

看着顾盈盈这幅梨花带雨装无辜的表情,我莫名的觉得恶心。

转身就要走,不曾想顾盈盈直接上前来拉着我的手不肯让我走。

“顾岑欢,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你不准走。”

顾盈盈冲我怒吼,本着不想搭理的心思,我一把甩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不想她再次纠缠紧紧拽住我的手,我再次奋力甩开她的手,另一只手抬高一巴掌扇过去,好让这个女人清醒的意识到我不是当年那个任她们母女欺负的小女孩。

然而我的手在半空中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紧接着一巴掌就落到了我的脸上。

“向你高姨和妹妹道歉。”

熟悉的怒喝声传来,我才知道打我的人是我爸顾振南,这一刻我心中满是恨意。

脸颊火辣辣的疼痛感袭来,捂着被打的脸,我回过头冷笑着凝眸看着顾振南。

“我现在可不是当年那个由你们铺派指挥的人,再也不会为自己没做错的事情道歉。”

“刚回来就敢和我顶嘴,我看你真是翅膀硬了,你信不信我今天打死你这个野种?”

“我可是你和我妈的孩子,如果我是野种,那你岂不是野男人?”我反击道。

顾振南被我的话气得脸色铁青,抬起手就再次往我脸上招呼了过来。

知道他是要打我,我自然不会像傻子一样站在原地让他打,挪动脚步往后退,不曾想就撞到一堵肉墙上,就在我诧异自己所撞到的人是谁,以及想着又要白挨一巴掌时,一只手便在半空中截住了顾振南的手。

在我抬头的时候才发现阻拦顾振南打我的人是半个月时间未曾联系过的陆琛睿。

小说

凤女毒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凤倾歌, 隐悠遥

2021-1-1 12:34:39

小说

地主家的小娇娘-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江边月, 林三郞

2021-1-1 12:37:1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