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女毒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凤倾歌, 隐悠遥

首席美容师穿越成下堂弃妃?惨遭毁容,脱衣示众?一场自带美容技能的穿越,让她逆天涅槃!倾国重生!痴情皇帝,腹黑王爷,酷炫将军纷纷为她痴迷,夫君什么的,真是挑花了眼!
凤女毒妃-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凤倾歌, 隐悠遥

第1章 自带美容包的穿越!

威严雄伟的皇城门口,一具尸体被麻绳捆住腰身悬挂在半空中,风一吹便晃荡荡的飘起来,散发出诡异森冷的气息。

凤倾歌睁开沉重的眼睑,看到的是脚几米下的地上赫然放着一面大大的铜镜,铜镜中的女人被半吊着身子,那染血的麻绳似乎要把她的腰勒断。破烂褴褛的衣服已经不能避体,露出的皮肤全是鲜血淋漓的血痕。

一阵寒风瑟瑟吹来,撩起了她凌乱而枯燥的发丝,凤倾歌终于看清了那张脸。

小而精致的瓜子脸上满是灰尘,灰尘之上又是一条条血痕,血痕处皮肉翻卷,深可见骨,狼狈的犹如从非洲逃难回来的奴隶,唯独那双眸子还异常明亮,如浸在水中的钻石般。

她先前不还在实验室研究新型智能美容液吗?怎么会被吊在这儿?怎么变得这么狼狈?

不对,好像数据出错,爆炸了……难道穿越了?

凤倾歌环顾四周,泥土路在脚下蜿蜒到远方,不知名的树木在随风微摆,清冷的月光洒落,空气中弥漫着淡淡寒意。环境萧条而空旷,没有见到一点现代化建设,凤倾歌终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不禁破口大骂:“操,我堂堂三十世纪的z国首席美容冶炼师竟然被自己失败的实验搞穿越,传出去不丢死人?”

不过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凤倾歌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整理乱七八糟的思绪。随着她的冷静,记忆也源源而来。

原来身体的主人和自己同名同姓,相貌也是一模一样,因为长相倾城被当今皇帝和众皇子逼婚,凤倾歌却早已心有所属宁死不屈,被最可恶的三皇子隐箫风以抗旨不尊灭了她全家,把她绑在这里示众,放置镜子让她亲眼目睹和天家作对的下场。

对毫无天理的行为感到愤怒,凤倾歌挣扎起来,身体摆的更加严重,腰间的疼痛感也让她咬牙,眯眼的瞬间她却看到了中指上的纯玉戒指,它在月光的照射下正发着幽幽亮光。

那是30世纪最新研制的智能美容包,里面装着所有与美容有关的东西,还装置了高科技芯片,直接连接大脑,可以用意念拿出里面的东西。

凤倾歌嘴角上扬起一抹满意的笑意,默念“削骨刀”,手中便多了一把闪着寒光的精致细长削骨刀,这是她为人整形时用的,锋利无比。

凤倾歌是个天才,从十岁就获得了国家美容师资格证书,十年的手术经验让她对削骨刀了如指掌,使用起来更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所以才一眨眼的功夫,她便已利落的割断了绳子,“噗通”一声落到地上。

为了避免砸到镜子上,凤倾歌特地偏移了方向,却让身体的落重增加,剧烈的疼痛感让她感觉身体像散架了般,头也开始冒金星。

好在不是现代的水泥地,而只是长着杂草的黄土,不然这么高摔下来不死也得残废。

凤倾歌从地上站起身来,近距离的看到镜中自己的狼狈姿态时,明亮的眼底瞬间腾起骇人的火焰。

隐箫风竟然占着皇权就把自己打成这样!打成这样就算了,还毁了她的脸!是想死还是不想活了?

想她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皮肤和容貌,在现代就是被蚊子咬一下也得赶紧消毒预防留疤的,如今成了这个姿态!

凤倾歌从美容包中取出湿纸巾把自己的脸从上到下擦了数十遍,又拿出“复原液”涂抹到脸上。

蓝色液体在疤痕处闪闪发亮,亮光之中又流动着若隐若现的红光,随即光线越来越淡,直至完全黑暗,一张脸便恢复如昔。

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上一对远山黛眉细长如柳,柳下钻石般闪耀明亮的眸子又如山泉般澄澈潋滟,秀鼻高挺着隐隐透露出傲气的张扬,薄唇微启红润如夏日月季,又如含苞欲放的芍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这样的词语用来形容这张脸都会显得无比庸俗!

第2章 不愧是凤族传人!

暗中一袭白衣的男子迎风而立,衣袂飘飘间满是翩翩风采,头戴一片毡巾,毡巾下是韵致清朗的面容,俊秀优雅如夏日袅袅柳树,一副文人才子的气息,让人一看便觉得看到了最温暖最美好的事物。只是那双清亮的眸子在看到凤倾歌气质风华的样貌时,瞬间泛起不可置信的欣赏和疑惑,她什么时候有这样的能力了?只是随即又化作了凶狠的寒光,温润的面容也变得冷凝肃杀。

而另一个角落,高白杨树下,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静静立着,身形欣长犹如杨树般挺秀傲然,不说话也能看出他浑然而发的尊贵和雍华。墨黑的长发挽在头顶黑帆布中,有着武林人士的整齐利落,只是他的面容隐在一块纯玉所制的面具之中,无法看到他的面容长相,唯独能看到的是线条分明冷峻的轮廓,如黑曜石般深邃深沉的眼瞳,不自觉给人一种压迫感。

黑衣男子的眼瞳中泛出不解的光束,世界上有这么好的东西?他怎么从来不知?他的目光落在那满身是血却面容倾城的女子身上,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满意的笑意。

她,终究是没有令他失望。

凤倾歌看着自己完美的脸,终于安下心来。既来之则安之,只要这个古代有女人,她就能靠着这智能美容包立足。而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她也绝不会放过!

转身,凤倾歌目光如炬的盯着高高的城门,嘴角勾起飞扬的笑意。

她拖着狼狈的身体朝城内走去,每迈一步似乎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又挺直了脊背,步伐沉稳而有力。

黑衣玉面男子看着那抹背影,破烂的衣裳没有掩去她的丝毫风华,相反她那削弱的身形在暗夜中显得那么的意气风发,她的目光燃烧着熊熊烈火,似乎要把整个世界化为灰烬,她的身姿那么自信有力,如一个女将士般威风凛凛,似乎有着一种不能摧毁的力量。

果然不愧是凤族的传人!黑衣玉面男子看得出神,连白衣男子离开都没有发觉。他的眸子划过一抹异样的、类似欣赏的光芒,片刻之后又恢复了尊贵雍容的淡漠深邃。

“站住!你要去哪儿?”一直守卫的侍兵们拿着长长的矛赶上前来,有些畏惧却大声的喝道。

他们明明记得这个女人被毁容的很惨,现在却好好的站在自己跟前,怎么看怎么诡异。

凤倾歌凛然的目光投向他们,再看看那闪着寒光的尖锐矛尖,嘴角泛起一抹不屑的笑意:“回李府!”

从先前的记忆中她已经得知自己是凤族的嫡女,在她十岁那年凤族被灭后,她才在凤族势力的安排下隐藏在平常商人李府家中,而先前她不叫凤倾歌,后来才改的名字。

“你是罪人!没有三皇子命令,不能离开!”一个黑面男子上前来一挡,手中的长矛更是步步威逼。

凤倾歌稍微退了一步,目光闪烁,“我的罪想必你们都很清楚,如果你们有一丝良心就放我进城,我也不会跟你们计较!”

第3章 欺我者,十倍奉还!

“呵!好大的口气,你抗旨不尊大逆不道,我等不放过你过去,你又能把我们怎么样?”黑面男子说着向身旁的弟兄看去,随即都哈哈大笑起来。

凤倾歌这才想起这是古代,哪有人人平等之说,不遵从上级就是大罪。既然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凤倾歌默念“解剖刀”,手里瞬间多了数十把锐利轻薄的小刀,镇定的面容也瞬间腾起骇人的杀气。

想她在整形实验时划开皮肤误伤误死的猫猫狗狗鸡犬动物不计其数,虽然她还从没杀过人,但此刻她已把他们看做是走狗。

黑面男子原本恣意的眸子看到她手中的小刀时,笑容渐渐僵硬起来。尽管她只是一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此刻他却被她脸上的表情所震慑,腿竟然不知觉的发软。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让人一看就胆寒的女人,不禁大手一挥:“兄弟们!上!杀了她赏银二两,还可以奸尸!”

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侍兵们都拿着长矛直刺向凤倾歌,而黑面男子却躲在了众人身后,紧紧握着腰间的佩刀。

凤倾歌越过人群看向黑面男子,嘴角轻轻一勾,又将目光落向那一个个侍兵,手中的解剖刀已经从手中飞出。

整形手术下刀都必须十分精准,所以她的目光也十分锐利,瞄准的正是他们的咽喉。

解剖刀在半空划出一道残冷的弧度,以眼可见的速度直直刺向中间的一个侍兵。侍兵原本的大笑被咽在喉咙,迈出的脚步也僵硬在原地,惊愕的目光看向凤倾歌,缓缓的倒了下去。

身旁的侍兵们都停住脚步不敢上前,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武功。

也就是他们这一怔的时间,凤倾歌已经又连续飞出数十把解剖刀,准确而利落的射中他们的咽喉。

看着一个个倒下去的侍兵,凤倾歌不禁庆幸,还好只是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兵。她虽然会飞刀,但是每次也只能飞出一把,也只是因为对刀的熟练而已,并不像武侠小说中的那般神奇,如果刚才有一个人回过神来与她厮杀,她的胜率也少之又少。

“啊……”黑面男子看着倒了一排的尸体,惊慌的一叫,连忙转身向城内跑去,只是因为太过紧张,他不知道踢到了什么,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凤倾歌满意的一笑,慢慢向他走过去。黑面男子连起身跑都忘记了,直接在地上爬着。凤倾歌快步上前挡在他跟前,一脚踢向他的鼻梁,“说,隐箫风在哪儿?”

“你竟然敢……”黑面男子本想说她竟然敢直呼三皇子的名讳,只是想到那些倒下去的侍兵,不禁连忙停住,颤抖的说道:“三皇子……在情满楼……姑奶奶,我告诉你了……求你饶过我,我上有老……”

后面的话被一柄冰冷细长的刀扼在了咽喉,他不可思议而惊慌的看着心狠手辣的女人,死不瞑目。

饶?想得美!那些没有说话嘲讽她的人都死了,这个出言侮辱的人,怎么可能活!凡是伤她辱她害她的人,她凤倾歌怎么可能放过!

小说

娇商-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苏盈盈, 即墨寒

2021-1-1 12:33:30

小说

红颜不是祸水-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顾岑欢, 陆琛睿

2021-1-1 12:36:0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