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色冷花多情事-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程昊东, 南宫伊月

“夜宴”是座名震东南亚的夜总会,是宁海市富豪显贵们的销金窝,是著名的声色犬马之地。,南宫伊月以为自己是灯红酒绿下苟活的蝼蚁,可是却没有想到,在这里她遇到了改变自己一生的“金龟婿”程昊天。,身份、地位、才华、相貌……都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总裁大人我想“撩”你
残色冷花多情事-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程昊东, 南宫伊月

第1章 火海中惊醒

猛烈的火焰犹如滔天的火龙吞噬着一切!

南宫家的二层楼房就这样陷入无边无际的火海中。

火焰猛烈的燃烧,十一岁大的南宫伊月却毫不知情的酣甜纯美的熟睡在梦中。

这个时候,南宫暨南迅速冲上楼,撞开了女儿房门,将昏睡的南宫伊月救出!

她应该在熟睡中便被浓烟呛晕了过去。

南宫暨南紧接着奔上楼,想把生病的太太卓婉仪救出来。

可是他们却再也没有能够从火海中走出来……

无情的烈火继续肆意猛烈的燃烧着,赶来的乡邻和南宫暨南的好友蒋振宁将南宫伊月救醒,火势依旧猛烈,扑救已经来不及了……

舒醒过来的南宫伊月,挣扎着想要冲进火海,去找她的爸爸妈妈。

可是她却被蒋振宁紧紧的抱在怀里,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生死离别处。

无论她如何痛苦流涕的哭喊,声嘶力竭的挣扎呼唤,她的眼中却只有无尽的火海和骤然失去双亲的绝望悲惨……

“爸爸,妈妈,爸爸,妈妈……”南宫伊月挣扎着哭喊,望着烈火已被扑灭烧成废墟的家,她的双亲早已葬身火海,尸骨无存。

“伊月!伊月!快醒一醒!”是好友阿丽的声音,她把南宫伊月从噩梦中轻声唤醒。

阿丽是南宫伊月的好友,她们同租一间出租屋,在一个美院上学,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已经将近一年。

“你又做那个噩梦了?”阿丽略带风尘的妆容刚刚化到一半,望着南宫伊月清秀的脸庞,额头间的发丝已经全部被冷汗浸湿。

“这几日有些休息不好。”南宫伊月的脸色有些发白,这个噩梦一直伴随着自己已经好多年。

“人死不能复生,凡事还是要看开些的。”阿丽一边画着妆,一边斜着眼眸,担忧的眼神望着南宫伊月。

“我知道,可是总是忘不了。”南宫伊月怅然若失的回答道。

是啊,她又怎么能够忘记得了,这样沉重的打击,之于她幼小的心灵是一种致命的摧残。

“你的那个养父昨天又给你打电话了?”阿丽总是很三八,她关心着伊月的一切。

南宫伊月点了点头,“蒋叔叔怕我自攻自读太辛苦,坚持要往我的卡里面打钱,被我拒绝了。”

“你也太有闹了,这么好的事情还拒绝,自己那么拼干嘛?晚上在夜宴里面辛苦做酒侍,白天还要去美院学习,看看你的脸色有多差。”阿丽瞪了南宫伊月一眼。

她是知道的,南宫伊月是一个自尊而倔强的女孩。

就算再辛苦,也不要负累他人。更何况她还有个是非的养母……

“辛苦些不算什么,只要活的舒心自在。你不也是一样?”南宫伊月仰头微笑。

窗外的夕阳照红了半边天,日薄西天的美景她不忍流连,华灯初上的时刻也是“夜宴”里群魔乱舞开始的时间……

阿丽的妆容已经画好,80年代艳丽的烟熏妆,凸显强势女王的性感和魅惑,浓艳是阿丽这款妆容的最大的特征。

望着只是裸妆的南宫伊月,压根跟没画过妆没什么区别。

阿丽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一向这样,脂粉不施。

“我和你,不一样!我先走了啊,别晚了,会被雷哥骂的。”阿丽挑了挑眉。

正在收拾衣服的南宫伊月回眸微笑,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望着瘦弱的南宫伊月,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明净,温婉的微笑,却带着令人怜惜的心疼。

在这座城市里,阿丽是南宫伊月唯一的朋友,伊月的事,也只有她一个人知晓……

阿丽所知,那次事情过后,十一岁的南宫伊月便成了孤儿,伊月父亲的好友蒋振宁将她带回了自己在长辽市的家,成为了她的养父。

伊月很庆幸,自己没有去孤儿院或者流落街头,所以她很感激蒋振宁,即便要无奈离开自己生活多年的檀溪镇,踏上了陌生的路途,去往陌生的城市,她也心无怨尤,并且还对蒋叔叔感恩戴德。

“蒋叔叔,你的家很远吗?”小伊月望着窗外列车穿行,恍然而过的景色,向蒋振宁问道。

“伊月,以后蒋叔叔的家,就是你的家,不是很远,只有几个小时就到了。”蒋振宁国字脸一双浓浓的眉毛显得很是刚毅,他摸了摸伊月的头,温和的对着伊月说道。

伊月看见蒋振宁摸着自己头后放下的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不解的问道:“蒋叔叔,你的手,受伤了吗?疼不疼?”

蒋振宁温和的国字脸忽然变色,急速的将受伤的手隐藏在身后。

过了片刻,望着伊月单纯而不解的眼神,尴尬的不自然的慢慢的又将右手拿了出来。

“没事的,伊月,不疼。是在替你父母收拾骸骨的时候,被残垣烫伤的,过几天就会好的。”蒋振宁低下头,仿佛在掩饰着不安。

动作很慢的,用手为伊月剥着香肠皮,接着还从塑料袋里往出拿一些好吃的摆在了伊月的面前。

伊月听到蒋振宁的话语后,默默的点了点头。

她的眼神继续茫然的盯着窗外,血色的残阳让她感到无边无际的苍凉,是的,苍凉,那个时候她幼小的心,第一次感觉到了苍凉。

那火烧了一整夜,蒋叔叔的话做得了准吗?

骸骨可收?

她的双亲连同伊月对她们的深情的眷恋,不是都一起飞灰湮灭了吗?

……

伊月就这样跟随这蒋振宁来到了长辽市的家。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一切。

蒋振宁的家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三居室。

因为了南宫伊月的到来使得原本不大的空间变得略显拥挤。

蒋振宁的老婆李婉瑶对小伊月的到来很是意外!

那次她看到蒋振宁将李婉瑶拉入了房中,李婉瑶尖厉的质问和一顿哭喊过后,李婉瑶最终不情愿的妥协了。

她成为了她的养母,一个很不喜欢她的养母。

而蒋振宁比南宫伊月大三岁的儿子蒋少龙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南宫伊月的“哥哥”。

“哼!土包子。”蒋少龙一副大少爷的架势鄙视着伊月,做着鬼脸对她说道。

……

第2章 后爹、后妈、后哥哥!

“少龙,滚回你的屋子里去。”李婉瑶白了一眼蒋少龙。

可是伊月却觉得李婉瑶的眼神是在狠狠的瞪向自己。

如果在李婉瑶和蒋少龙心情不好的时候,伊月会主动的窝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不出来碍着他们的眼。

蒋振宁自从将南宫伊月带会家以后,就好像一直都很忙。

他回家的时候,会特别的照顾南宫伊月。

像个慈父一般,对南宫伊月很是呵护,嘘寒问暖,并且很是关心伊月的学习情况。

可是他不在家的时候,养母李婉瑶的颜色辞令却会让南宫伊月很不好过。

南宫伊月发现李婉瑶对自己的这个儿子蒋少龙很是溺爱,无论他有什么无礼的要求,一旦在蒋振宁那里碰了壁,只要对着她的这位慈母哀求讨要,必定会有求必应。

南宫伊月虽然人小,可是却也知道,这样很不好。

蒋少龙早已养成了少爷的脾性,很是把南宫伊月给欺负惨了。

南宫伊月十一岁,蒋少龙十四岁。

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却总是要南宫伊月让着蒋少龙。

他简直是无礼任性、调皮捣蛋的代言人。

南宫伊月要主动的承担起家务。

每天清晨起来,便要把家里的卫生和饭菜全部准备好。

放学以后,李婉瑶准备晚饭,但是伊月要保证按时把菜买回家。

饭后,南宫伊月还要及时的把碗筷收拾下去,并且清洗干净。

李婉瑶虽然看似人品温和,可是她对待南宫伊月却很是疾言厉色。

南宫伊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到来,让她们原本温暖的家变得向现在这个样子。

也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到来,蒋叔叔才会变得这么忙,很少回来。

蒋少龙有时会向李婉瑶问起多日不会来的蒋振宁的去向,而李婉瑶都会告诉蒋少龙,他爸爸在外地出差,工作很忙。

“我爸他一天可够忙的了,以前可没见过他总是不着家啊?妈?他不会被别的女的给拐跑了吧?”蒋少龙人小鬼大,意有所指。

而李婉瑶的脸会在伊月望着自己的时候瞬间崩塌。

“不忙能够养活得起你们这两个祖宗吗?”李婉瑶生气的样子很是可怕。

她常常会把白钢盆摔得山响,而每一声响动,都会让伊月小小的身体,惊得一阵战栗。

南宫伊月一直很想让她不再讨厌自己,虽然小心翼翼的生活,很有眼色的主动帮着李婉瑶干活,礼貌和恭敬的近乎于讨好,可是就是得不到李婉瑶半分的好感。

她的存在,之于李婉瑶来说,不仅仅是个累赘。

有时候小伊月在想,如果自己消失在了李婉瑶的眼前,那么她的那张本来温婉并不难看的脸,是不是就会露出如花般的笑颜?

她有时觉得自己好像一只癞皮狗,即便主人对自己怒目而视,讨厌呵斥,她也要随声附和,摇尾乞怜……

“土包子,去给我乘点汤去。”哥哥蒋少龙将碗递到了南宫伊月面前。

“……”南宫伊月接过碗,走到厨房,为蒋少龙盛好了汤递到了他的面前。

“你就不能换个围裙?真难看。大花围裙土掉渣了。”蒋少龙瞪了南宫伊月一眼。

李婉瑶用筷子用力的敲了一下桌子,吓了埋着头吃饭的南宫伊月一跳!

伊月抬眼望向李婉瑶和蒋少龙,却见李婉瑶连瞅都没瞅南宫伊月一眼,便对着蒋少龙说道:“少龙,你嘟囔什么呢?快点吃完饭,吃完去把你的作业好好的完成了。”

蒋少龙长得和李婉瑶很像,如果去到那份嚣张和总是欺负人的恶模样,也算是一个清秀的大男生。

可是,世间的事情总是这样,好比人不可貌相,不是所有长相好的,就都是善类。

李婉瑶不在家的时候,蒋少龙回来便将作业扔给南宫伊月来做。

“土包子,帮我把作业写了,我出去透透气。”其实南宫伊月早就看到了楼下等着蒋少龙的他的哥们儿们了。

“哥哥,你这是初中的数学题,我怎么会?”南宫伊月清秀的面庞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说你笨呢?后面有答案,给我原封不动的抄上去你不会吗?!

不对,不对。别全抄一样了!都对了也不行,抄错几道奥!土包子!”蒋少龙瞪了南宫伊月一眼,嘴里咕哝着一句:“这么笨呢?!”然后便丢下了书包,便奔了出去。

南宫伊月嘟着嘴,她其实最讨厌蒋少龙叫自己土包子还有说自己笨。

在檀溪镇的学校里,自己不仅是学习委员,还是文艺委员,她的爸爸和妈妈从伊月六岁起就让她学习绘画,伊月常被称为小才女。

成绩在班级也总是名列前茅。同学们都说自己微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

只不过自从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家,陌生的学校,自己笑的时候,的确是越来越少了。

新的学校,陌生的环境,南宫伊月刻意的将自己隐藏起来,在班级里她便是那个常在角落里,无声无息的女孩子。

如果不是老师提问的话,同学们常常感受不到她的气息。

用默默无闻来形容这个小女孩怕是再恰当不过了。

升入中学以后,南宫伊月选择了住校。

这样她可以减少回到蒋振宁家里的次数,留在学校里面的时间更长,也更加的能够让自己认真努力的学习,而不再受蒋少龙的欺负,和李婉瑶的讨厌。

蒋叔叔回到家里面的时间有限,即便对自己再好,她也不是她的爸爸南宫暨南。

南宫暨南视伊月为掌上明珠,而蒋振宁对伊月的好,总让伊月感觉到一种施舍的味道,也许还有些其他,比如弥补,比如愧疚?比如怜悯……

总之,伊月不喜欢那种感觉,但是她对这个扮演者自己继父绝色的蒋叔叔还是很是尊敬感恩的,之后的几年里,是因为蒋振宁的资助才让她考上了理想的天艺美院。

那时小伊月常常在想,如果将来考上一所好的大学,自己也许会有不一样的境遇和人生。

她也因此为之努力着!

可是伊月没有想到的是,在“夜宴”初遇霸道总裁程昊东,才是她命运之轮真正开始逆转的时刻……

……

第3章 初遇顽少

“夜宴”是座名震东南亚的夜总会,是宁海市富豪显贵们的销金窝,是著名的声色犬马之地。此刻这里灯火迷醉,大厅激烈的音乐震颤四射,红男绿女跟随着音乐的节奏,尽情的摇摆。

如群魔乱舞,如狼奔豕突,声色迷离的让人目不暇接。

“伊月,帮我把这瓶酒送到VIP九号包房。”彤丹将一个金色托盘,小心翼翼的递到了伊月的手里。

“这酒很贵,小心点。我尿急,去趟洗手间。”彤丹杨柳细眉,此刻眉毛一根在上,一根在下,双腿夹紧,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小心翼翼地嘱咐南宫伊月说道。

“哦。可是……”南宫伊月其实只是负责大厅的酒水服务,而VIP包房却不是她管的地儿。

望着彤丹扭捏远去的背影,伊月端着重重的托盘有些为难。

不过,包房的客人急着要酒,南宫伊月也只得帮彤丹送一次了,全当做是江湖救急。

南宫伊月平时根本不常来VIP包房服务区,所以对这地界,显然有些陌生不熟悉。

好不容易找到了九号包房,刚要进去,却被里面夺门而出的一个身影,大力的撞翻在地。

而自己小心翼翼,珍而重之的酒,也随着托盘,飞了出去。

只听见“咣当”一声,伊月觉得身体一痛,自己被撞得跌到了后面的墙壁上,胳膊肩颈一阵痛楚传来,却全然敌不过心底的紧绷。

“惨了,彤丹嘱咐的酒水!”伊月不管不顾,跌跌撞撞的去寻找那个已经飞了出去的托盘和酒,却发现已经满地狼藉。

酒水洒的哪里都是,还有水晶般闪亮晶莹的一地碎片。

伊月真的是欲哭无泪。

这酒她识得的,是路易十三限量版三升装。

就是酒瓶都是由九名技艺精湛的水晶工匠,耗费五千克水晶打造而成,而且每个酒瓶都有独一无二的编号。

这瓶酒价值将近二十万!而且是限量版!限量版啊!限量版!

望着蹲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的南宫伊月,一个清冷的男声传来,带着薄醉的怒意:“靠!你怎么做事的?!”

这个男神一般的人物便是东翱集团的总裁,在宁海市有着绝顶的权势与财力的纨绔金主—程昊东。

他向来都有洁癖,望着一尘不染的纯白运动鞋和裤脚边上的酒渍,他厌恶的皱着眉头。

忍不住叱责了南宫伊月。

南宫伊月闻声转过脸来,满面泪痕的望着他,他愣了一愣。

他从来没有如此怜香惜玉过,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望着南宫伊月瘦弱的身影和含泪的眼眸,心中就有一种不忍的感觉。

“不就是一瓶酒吗?至于吗?”男人咕哝了一句,刚刚被“景升集团”的总裁景傲然灌了几杯,有些晕眩想吐,但是不能在包厢里丢范儿。

急忙奔出包房来解决一下,此刻望着南宫伊月哀怨的眼眸,却一点想吐的感觉都没有了。

伊月原本苍白的脸,此刻更加的毫无血色,一脸的无辜与绝望,茫然的望着肇事者。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通知了夜总会的管事“雷哥”。

雷哥名字叫雷霆,身材魁梧,一脸横肉,在“夜宴”里面的管事,很有万钧之势力,可是真正的老板却是东翱集团的总裁程昊东。

此刻他小跑来到程昊东这位金主面前,点头哈腰陪着笑脸。

他的细致的动作和他彪悍的外貌很不协调。

可是当他望向南宫伊月的时候,却是神色不善。

南宫伊月瑟缩的站起身来,低着头,头发遮住了她原本清秀的脸庞,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孩。

“程少,实在对不住,这件事情,我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雷哥的眼神能够杀死人,而且还是凌迟处死的那种!

这个时候保镖已经过来,将伊月给架了起来。

“放开我!”伊月的挣扎根本不管用,仿佛悬崖边的麋鹿,无处可逃,无路可退。

这阵仗伊月不是没有看到过,可是自己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自己,厄运终究会不分青红皂白的降临到自己的头顶。

“算了,老雷。一场误会。酒水算到我的账上。”程昊东挥了挥手,示意保镖放开吓得不轻的南宫伊月。

雷哥赔笑,点了点头,保镖们放开了南宫伊月。

可是这时的南宫伊月已经腿软,瘫坐在了地上。

一场虚惊过后,程昊东的胃又开始翻滚起来,只得又奔向了外间的洗手间。

他依旧不想回到屋子里面丢范儿。

彤丹这个时候,也赶了回来,她苦着脸扶走了惊魂未定的南宫伊月。

还好,金主没有怪罪南宫伊月,不然自己和伊月都没法在这里呆下去了。

二十万,就是把她们俩给卖了,恐怕也不值这些钱吧?想到此处,彤丹打了个冷战。

“伊月,你没事吧?”彤丹望着如同失了魂魄的南宫伊月担心的问道。

南宫伊月摇了摇头。

她方才如同身坠噩梦之中一般,一番惊险过后,竟然连方才的“肇事者”–程昊东的模样都没有记得真切……

……

程昊东有一个癖好,就是喜欢金庸的小说,不管是小说还是电视剧都会看上个无数遍。

可以说是个典型的金庸迷。

而这一日,在家中看苏星朋版的《倚天屠龙记》的时候,剧中周芷若被张无忌弃婚时,摘下薄纱红盖头时,那一回眸的哀怨,让他的心跟着一颤。

“靠,怎么回事?”程昊东闭着他那勾魂的桃花眼,仔细的想了片刻。

才猛然想到了那日在夜总会,把路易十三打破,缩在墙角可怜巴巴的女孩。

“哎。”程昊东觉得那个女孩那日的眼神,就有点儿像电视上面的周芷若。

程昊东拿起了茶几上面的树莓果酒,用嘴巴轻轻的抿了抿,接着边看边饮,不知不觉也喝了大半瓶。

果酒的醇香让人跟着迷醉,微醺的感觉是他所喜欢的滋味。

一阵电话声想起,哥们儿伊风享的电话。

……

第4章 对那个妞儿感兴趣?

“程少,出来玩一会儿啊?九点十分好吗,夜宴不见不散啊。”是风享的邀约。

“好吧。到时候见。”程昊东忽然想再见一见那个女孩,受惊的好似一只小兔子的女孩,

这回他想好好的看清她到底长的什么样?

拿起外套,已经迫不及待的向着夜宴赶去,一看表,才六点多。

“程少,你来了?到包厢里面坐?”是雷哥亲自招呼的殷勤问询。

“不必了,我先在这坐一会。等享少。”程昊东觉得这果酒更他妈的醉人,此刻有点晕乎乎的。

其实程昊东本来就是个酒量颇浅的人,只不过他有时候不承认又爱逞强罢了。

散台上的人越聚越多,可是来往穿梭的酒侍中却没有见到南宫伊月的身影。

困意袭来,程昊东竟然在长长的座椅上面,佝偻着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伊风享和一群哥们给拉起来,便拽入了VIP包厢,一顿唱响直到深夜,早就将看看那一回眸的哀怨女孩,也就是伊月的事忘到了脑后。

“伊月,我这一阵子都不能够在夜宴干了,我把你推荐给了雷哥,你以后可以接替我的工作,在VIP包厢当服务员,只负责把酒拿给客人。”阿丽一脸严肃,对着伊月说道。

“阿丽,不是好好的,为什么忽然要离开?我上次就将名贵的酒弄得飞到地上去了,算是有黑点的人,雷哥怎么会同意?”伊月睁着大大的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阿丽。

她不知道为什么阿丽突然奇怪的说不干了。

“伊月,我最近有事,也不能够和你同住了,雷哥那边我已近替你说好了,你只管放心的去干吧,我还有事,先走了,等过一阵子我再联系你啊。”说着,阿丽便风尘仆仆的走了。

伊月被雷哥叫到了安静的一处,“伊月,看你平日的表现很是不错,虽然上次无意将程少的酒弄得摔坏了,不过还好你命好,躲过这一劫,今日阿丽推荐你来VIP专区服务送酒,你可得小心谨慎,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给我好好的干,知道吗?若是再发生上次那种事情,谁,都救不了你。”雷哥一脸横肉,此刻颇具耐心的调教伊月,显然是卖了阿丽的面子,也许是其他人……

“雷哥,伊月知道。再不会发生之前那种事情了,还请雷哥放心。”伊月觉得雷哥虽然蛮狠,模样彪悍,不过还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说白了是大气,对!很大气的一个人。

“知道就好,好好干,工资加提成,比你在散台那边,收入可观多了,对了,有时候还会有客人给小费,得到的都是你的。”雷哥给伊月飞了个眼,不过伊月根本没有接受得到。

伊月在夜总会里面工作,秉承两个理念。

第一,隐藏自己,就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第二,从不多逗留客人身旁片刻,哪怕是一秒。

这一年来还算很安和太平的过来了。

伊月知道自己貌不惊人,本来就是很安全的。

可是她总是怕有的客人喝得多了的时候,那眼睛也是会跑肚的。

何况连阿丽都说,自己的眼睛里面仿佛存在着种蛊惑,让人忍不住多一眼,便会深入进去,久久的不愿离开。

“伊月,愣着干什么?十二号包厢送一瓶轩尼诗过去。”又是一瓶名贵的要死的酒要伊月送去。

南宫伊月的心中有些发怵,有了上次那一会教训,这次伊月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手中的那瓶轩尼诗的上面,她慢慢的很有警惕性的走入了十二号包厢,看她的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卧底的条子。

进入了包厢以后,南宫伊月见包厢里面只有三个人,为首的一个这坐在沙发上,另外的两个人在唱歌。

伊月走近沙发旁,来到那位客人面前。

其实客人长成了什么样她根本就没有看清。

因为她的注意力还是在那瓶贵得不得了的轩尼诗上面,而且包房里面灯光闪烁,迷乱人眼,她更得小心手里的轩尼诗。

一般较为名贵的香槟,红酒、洋酒在客人应用之前,首先请客人验酒,以便客人确认。

验酒显示服务的周到与高贵,是饮酒服务中的一个重要的礼节。

南宫伊月半跪着,按照要求,面带微笑,将商标对准了面前的客人,给客人展示确认。

一边说道:“您好,先生。这是您点的轩尼诗,请您过目,请问……”

伊月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脸颊。

此刻话还没有说完,一边的头发,已经被一只冰凉的手指拨弄到了耳后。

“站起来,打开!”话还没有说完,却被一个冷冷的声音打断,正是动自己头发的那个人。

伊月的心一颤,客人的举动太过无礼,可是这也只是小情况而已。

伊月慢慢站起,抬起头,望着眼前这个人,她此刻的微笑有些僵硬。

这个人身材高大,估摸着得有一米八多,完美俊逸的脸,清爽的短发,眼神冷冷的,俯视着南宫伊月。

身高只有162厘米的伊月仰望着面前这个男人片刻。

随即低下头,侧身用右手紧握酒瓶,向着杯中倾倒酒水,她手掌自然张开,握于瓶中身,食指指向瓶嘴,与拇指约成60°,另外中指、无名指、小指基本排在一起,与拇指配合握紧瓶身……

不知是不是因为南宫伊月倒酒的姿势手法很是专业,还是因为其他什么,男人似乎很是满意。

于是声音变得柔和了不少,:“你出去吧,我们自己来。”

说着,将南宫伊月手中的酒“夺”了过去。

“哦。”南宫伊月见酒“安全着陆”,放心的拿着托盘,退了下去。

出了包厢,伊月松了一口气。

这次她看清了这个男人,他身材像个男模,模样像学校里面打篮球的大男孩,可是脾性倒是古怪。

反正不用她候着倒酒,伊月已经如逢大赦了。

包厢内……

“怎么?对方才那个妞儿感兴趣?”

刚刚唱完一首军旅歌曲的华海军区大校佟大卫瞪大了眼睛,向着华海军区少将张影川挑眉问道。

张影川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酒杯。

冷眸微笑对着肌肉结实,浓眉大眼的佟大卫说道:“方才那个女孩,看着瘦小,头发遮住了脸,我还以为她没成年。”

……

小说

首席老公太强势-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孤晴, 慕容昊泽

2021-1-1 11:15:58

小说

弃后难当-古代言情小说-主角: 席容, 安中磊

2021-1-1 11:19:1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