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妻归来要复仇-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于静雅, 陆厉深

一场车祸,她从此失忆,却如愿嫁给最爱的男人,两年后,被整容成她的模样的妹妹嫁祸,从此,她的人生,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陆厉深的伤害,牢狱的折磨,让于静雅失去活下去的勇气,一场刺杀,于静雅绝境逢生,恢复记忆,她暗誓,要为父母报仇,要让伤害她的人付出代价!
逃妻归来要复仇-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于静雅, 陆厉深

第1章 谎言揭穿

昏暗的灯光下,隐约可见墙角角落里有一个瑟瑟发抖的女人。

她脸色苍白,双手蜷抱着膝盖,青筋凸冒,眼里尽是惊慌与不安,嘴里一直嘟囔着什么……

“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房间中,一道男人的声音毫无温度的响起。

陆厉深怒红着双眼,瞪着眼前这个女人,眼底全是恨意。

他伸手一把揪起了地上的女人,手死死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恨不得就这样把她掐死。

这个女人足足骗了他两年之久,过去那些情意绵绵的画面,都是假象,都是这个女人做的一场戏!

她怎么敢!

想到这里,陆厉深的眼神更加冰冷,他狠狠的把她摔在了地上,似乎碰一下都嫌脏。

“咳咳……”

女子身体颤抖着,一边用手撑着地面,一边痛苦地揉着脖子,双眼无神,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骗了他?

可当时车祸醒过来后也是一片迷茫,所有人都告诉她,她就是于静雅,她自然就默认了自己是于静雅。

而且,他对自己这么的好,一切都这么的完美,她也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啊。

“我,我没想骗你。我也以为自己是静雅,我承认我贪恋你对我的好……所以我才……才……”

她嘶哑着嗓音,小腹隐隐作痛,心里更是心慌……

“厉深,我真的不是存心的,你也知道,我车祸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她伸出手紧紧地揪住了陆厉深的衣摆,惶恐而急切地哀求着,“厉深——”

“别碰我!”陆厉深原本总是温柔浅笑的眼底浮起一层深深的嫌恶,伸手狠狠地将她扒开,声音冷得透骨,“你这个疯婆子!我看你一眼都嫌脏!”

冰冷的语言犹如利箭,将她惶恐不安的心,伤得血肉模糊。

“那我是谁——我是谁——”女子双目失去了焦距,瘫软在地上,崩溃地嚎哭起来。

“你是谁?你这个白眼狼!我看你这失忆就是装的!你不记得了?那你怎么还记得厉深?于琪琪!”

忽然,一道厉喝声响起,惊得地上的女人猛地抬头。

她见到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当即便吓得脸色惨白,不知所措。

那女人漂亮精致的脸蛋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虚弱的身体被两位护工搀扶着,一双黑眸仇恨地瞪着自己。

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的于静雅,而自己竟然是个冒牌货!可她是谁——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于琪琪?

就在于琪琪惶恐又无措的时候,于静雅已经挣开了护工的手,跌跌撞撞的冲到了她的面前。

“啪!”一记脆响,打得于琪琪半边脸都麻木了,嘴角溢出了淡淡的血腥味。

“于琪琪,我恨不得杀了你!你为了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不惜杀了我全家!”于静雅双手紧紧的抓住了于静雅的领口,双眼血红,泪眼婆娑,“当年是我爸妈把你从孤儿院里抱回来的,你怎么下得去手?!”

听到这话,于琪琪的脸色大变,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不断沁落,她忽然有一种心痛如绞的感觉。

怎么会有这种感觉?难道她真的是于琪琪?

难道她真的——真的杀了自己的养父母?如此禽兽行径?就为了得到一个男人?

她顾不上脸上的疼痛和小腹的下坠感,哽咽开口:“你在说什么?!我车祸以后就忘了很多事,我怎么,怎么会做出那种事?!”

于静雅满脸厌恶,狠狠的推开了于琪琪,“怎么会做那种事?呵,于琪琪,你为了得到厉深,不惜整容成我的样子,现在还假装失忆?!你杀人的样子,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于琪琪,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你!”

说罢,她早已控制不住情绪,疯了似的朝于琪琪拳打脚踢。

“不,不要……”

于琪琪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腹部,脑袋里一片混乱。

她余光瞥到了一脸冷漠的陆厉深,求救的声音也硬生生的吞进了肚子里。

陆厉深深吸了一口气,上前轻轻地抱住了静雅,将她拥进怀里。

一双黑眸深不见底,厌恶的看着地上的于琪琪,冷声道:“伤害静雅的人,我会让她付出代价!”

说罢,他一把拦腰抱起了怀里哭得快昏厥的于静雅,不留痕迹的转身离开了。

他们都是受害者,她才是罪人!

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于琪琪,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只隐约感觉到自己下.体有股热流在不断的涌出来,意识也渐渐开始涣散。

最终,彻底晕了过去……

……

“不!不要!”

一声惊叫声后,于琪琪猛地睁开双眼。

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

浓郁的消毒水气味提醒着她什么,让她眼神一跳。

她下意识的伸手摸向自己的腹部……

曾经微隆的腹部现在一片平坦!

于琪琪犹如被当头棒喝一般,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手死死的捏住了床单。

孩子……

她最珍视的孩子,没了。

她犹记得当时检查出怀孕时陆厉深那欣喜的模样。

但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

可是,她真的不记得自己杀了人。

那是她的养父母,自己真的能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吗?!为了得到陆厉深,她真的可以不顾一切的杀人,还整容留在他身边吗?!

想到这些,于琪琪的头像要炸了一般,眼泪肆意的往下掉。

“砰!”

恰在这时,门被人狠狠踹开了。

她浑身一颤,使劲的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强忍着下.体撕裂的疼痛,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陆厉深扶着脸色惨白的于静雅走了进来。

两人相互依偎在一起,看起来十分般配,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让她不由得有些害怕,心间更是一紧。

她不敢看于静雅,哑着嗓子对陆厉深开口道:“厉深,我们的孩子……没了。”她的声音有些哽咽,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着。

“难道,你以为我还会留着这个孩子?!”

陆厉深眼底闪过一丝厌恶,紧绷着脸盯着床上的于琪琪,眉头微拧,继续道,“自己掉了也好,省了许多麻烦。”

第2章 万劫不复

这话,犹如一道利剑刺进了于琪琪的心口,疼得她脸色发白,拽着床单的手也更紧了。

她凄然道:“陆厉深,纵然我不是真的于静雅,可他真是你的孩子啊……”

于静雅的脸色极其不好,身体气得发抖。

“于琪琪,就你这种歹毒的女人有资格顶着我的脸为厉深生孩子吗?!像你这种女人,就该去死!为我的父母陪葬!”

于琪琪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看着情绪激动的于静雅,嗫嚅着不敢开口。

她又把目光望向了陆厉深,喃喃自语:“对不起……有些事,我真的不记得了,可我们的孩子……”

她明知道陆厉深爱的一直都是于静雅,可她还是不忍心告诉他实话,贪恋那一切的温暖与美好。

曾经的他们也曾快乐过,幸福过。

只是这些,都再也回不去了。

陆厉深眼底闪过一丝恻隐,但也仅仅只是一丝,片刻之后便荡然无存。

他手紧紧的揽住了于静雅的肩膀,向于琪琪宣布着最后的残忍:“你的余生,就留在监狱里慢慢忏悔吧。静雅,我们走。”

说完,他便带着于静雅转身离开了病房。

空气中,依旧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于琪琪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了,脑袋里只回响着陆厉深最后的那句话。

那么清晰,那么冷漠。

她错了,真的错了,如果以前她真的为了陆厉深杀人,那真是愚蠢到了极点!

她不该那样疯狂。

而且,他的温柔从来都只是留给于静雅,她在他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不是吗?!

她所做的一切,都不值得,都不值得啊!

“砰!”

当法官一锤定音之后,在座的所有人都一片欢呼,各家媒体也都十分的雀跃,纷纷开始拍摄播报。

那一个个证据摆在于琪琪的面前,直接证实了她杀人的动机和手法,她除了认罪,连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

她什么都不记得了,除了知道自己是谁,以及一些模糊的片段,其他的一切,一无所知。

她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狠心,会为了一己之私杀人。

会制造一场车祸,害死自己的养父母,还冒名顶替了于静雅的位置。

但这一切,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于琪琪自嘲的一笑,曾经明亮的眸子如今晦暗一片,再也没有了从前的光彩。

“于琪琪,你以为你在牢里呆一辈子就能还清自己造的罪孽了吗?!法官,为什么不是死刑,为什么?”

于静雅痛苦的声音响起。

她突破法警的阻拦,一把抓住了虚弱的于琪琪,大声质问着她。

于琪琪没有反抗,任由她歇斯底里的拳头一下一下地砸在自己身上,任由她撕扯自己的头发,仿佛一具行尸走肉。

于静雅疯狂得没有一丝形象,“于琪琪,我要杀了你!”

在场的人,都知道于静雅和于琪琪之间的纠葛,没有人上去拉开于静雅,只是看着她对于琪琪下狠手。

直到法警拉开于静雅时,于琪琪早已经晕厥过去。

“放开我!我要杀了那个女人!放开我!”

于静雅被法警牢牢拉住时,情绪仍旧没有平复,歇斯底里。

陆厉深瞪了一眼拉人的法警,上前把于静雅揽进自己的怀里,低声安慰道:“一切都结束了。这个女人,就让她在监狱里等死吧。”

说这话时,他的眼睛瞥向了于琪琪,便见两个法警一人一边拖着她的胳膊往出走,就连她的鞋掉了也根本不在意。

不知为何,他的心里不自觉的涌现出一种别样的情绪。

法庭上,那个女人没有半点辩解,全程犹如一具行尸走肉一样站在被告席上,等待着法官的审判。

他记得以前她的脸上总是挂满了光彩,那甜美的笑容,娇憨的模样,以及那双笑起来月牙弯弯的眼睛……而现在,荡然无存,留下的只是一片死寂。

“厉深,我们走吧。”

于静雅深吸了一口气,擦掉了眼角的泪水,抬起头看着眼神空洞的陆厉深开口道。

陆厉深恍然回过神,低下头看着于静雅,嘴角轻轻的上扬着,“嗯。”

刚才,他居然会对于琪琪那个女人产生恻隐之心,他真是疯了!

那个可恶的女人骗得他那么惨,害了他心爱的女人,还杀了她的父母。

无期徒刑已经算是最轻的惩罚了。

陆厉深不会想到,就在此刻,他怀里的于静雅,那双无害的眼神,忽然变得深沉,那脸上的温柔,也骤然变得冷漠阴沉。

嘴角更是勾起了一丝冷笑。

好像,法庭上的一切,都是她演的一出戏……

“8201,进去好好改造!”

于琪琪直接就被扔进了女子监狱,她搭拢着双眼没有一丝力气,周围弥漫着血腥味,眼眸微酸。

她蠕动着肩膀,强忍着身体里的痛撑着挪到了墙角,紧紧地圈住了自己的膝盖。

“喂,新来的!听说你犯了杀人罪是吧?!”

一道粗声粗气的声音响起,语气里多少有些不屑,“好像杀的还是你养父母?!还抢了你养父母女儿的身份嫁进了豪门?!老娘平身最看不惯白眼狼!”

说罢,便听到有脚步声朝着自己走过来。

于琪琪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那人一把揪住了头发往后一扯,接着,一张满脸横肉的脸便印入自己眼眸。

“渍渍,还长着一张狐媚脸!看样子是勾/引了不少男人!老娘最讨厌长得狐媚的女人,真让人觉得恶心!呸!”

那人一口口水吐在了于琪琪的脸上。

“老大,我也最讨厌这种女人!当初我就是杀了我那口子外面惹的狐狸精才进来的!”另一个面黄肌瘦的女人也恶狠狠地道,“我真是恨不得打死这种贱货!”

“打死她!杀了自己的养父母不说,还抢别人的老公,姐妹们,我们打死她!”

这监狱里关的都是杀人犯,自然下手狠,一个个都开始朝着于琪琪拳打脚踢。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厉深,救我……厉深……”

于琪琪毫无还击之力,双手环着自己的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想到陆厉深对自己的冷漠无情,她的心更是抽痛。

第3章 被殴打

那些人像是对待仇人一样下手狠毒,根本不给于琪琪一点喘/息的机会。

于琪琪的全身上下都在痛,最后连痛觉都开始麻木。

“啊!”

不知道是谁一脚踢在了她的腹部上,疼得她脸色瞬间惨白,腹部似乎有什么在不断的翻滚着,下.体有一股热流正在往外流。

她忍不住抓紧了衣服,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喂!你们在干什么?!”

一声厉喝让所有的犯人都停止了殴打,乖乖的蹲在了墙角。

狱警眉头微蹙的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狼狈不堪的于琪琪,抬头对着一旁的同事示意。

很快,奄奄一息的于琪琪便被抬了出去。

于琪琪只感觉周围又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正嘀嘀咕咕对狱警说着什么。

“怎么会打得这么惨?!她好像刚动过流产手术,我看她一直捂着腹部,怕是子宫受损,我建议立马安排妇产科医生过来仔细检查。”

沈行煜抚了抚架鼻梁上的镜框,瞥了一眼躺在床上血肉模糊的于琪琪,叹了一口长气。

他回国一个月之久,这是他见过被打得最惨的犯人。

“沈医生,你就随便医治就得了,只要死不了就成!反正她这辈子都出不去了!”狱警冷漠的开口。

沈行煜眉头一拧,开始拿着镊子沾上消毒水,为于琪琪清理脸上的污渍。

这些狱警的冷漠他已经见怪莫怪了,只是看这女人年纪似乎并不大,怎么会判了这么重的刑?!

就在他把于琪琪脸上的污渍清理干净后,看着眼前精致的面孔,他手上的镊子一下子被惊得掉在了地上。

“子,静雅!”

“沈医生,你在说什么?!这是于琪琪,一个残忍杀害自己养父母的杀人犯。”

狱警好心的提醒,让沈行煜一愣。

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孔,他若有所思。

他不过离开了三年,这三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明明是静雅,怎么会是于琪琪那女人!

与此同时。

陆厉深带着于静雅回到了医院,看着还在浑身发抖的于静雅,陆厉深眼底闪过一丝沉痛,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柔声道:“静雅,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曾经他的静雅是那么的善良,那么的温柔,如今却被于琪琪这个女人一步步逼到了这个地步,他心疼。

想到自己与如此蛇蝎的女人同床共枕两年,而静雅却在暗处承受着非人的心理折磨……

陆厉深眼底的恨意便愈加的明显,手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于静雅眼角还挂着泪水。

她抬眼看着面前的陆厉深,伸手婆娑着他的脸,努力扯出了一抹笑容,点了点头,然后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抽泣着。

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眼底又闪过了一丝得逞的笑意。

另一边。

从医务室回到牢房的于琪琪,整日坐在墙角发呆。

从不可一世的陆家少奶奶,到如今的阶下囚、罪人,位置的一落千丈,让于琪琪有些难以接受。

“喂,8201!饿了你好几天,赏你点吃的吧!”

之前那个满脸横肉的女人把一碗饭放在了于琪琪面前,语气里带着幸灾乐祸。

于琪琪木讷的眼神看着地上被泡了“汤”的饭,嗅着那浓郁的尿臊味,胃里便不由得有些翻滚,苍白无色的嘴唇张了张,冷声道:“我不吃。”

“不吃?!老娘赏的饭你居然敢不吃!”那女犯人提高了嗓音,一把揪住了于琪琪的头发,直接把那碗饭扣在了她的脸上。

“哐当”的一声,碗掉在了地上。

“啪啪啪!”

几记耳光打在了于琪琪的脸上,疼得她脸发胀。

“你——”

形容萧索的于琪琪眼底终于闪过一丝恨意与反抗。

她咬紧了牙关,反手一掌推开了女犯人,整个人直接骑在了她的身上,狠狠地掐住了那人的脖子。

被欺压近一个星期了,她不想就这样一直任人欺负。

如果她注定一辈子都待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那她就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她对不起的是她的养父母,是静雅,不是她们这群人。

“唔,放开……”

那女犯人想要推开于琪琪,却于事无补,涨红了脸,眼里带着惊恐,双手双脚不停的对着于琪琪开挠。

“既然我已经杀了人,多杀你一个也不嫌多!”

此刻于琪琪早就红了眼,心里的恨与怨气上涨,手上的力道更大了。

一旁的犯人见到不对劲,全部都冲上来,赶紧过来分开于琪琪和那女犯人。

于琪琪不肯松手,但最终还是双拳难敌四手,被人拉开了。

“疯,疯女人!”

那女犯人喘着粗气,慌乱的看着神色不对劲的于琪琪,早已经没了平日在牢房里的霸气,躲到了一旁的角落里,有些失神。

她出监狱的时间还有一年多,死在这里太不划算了!

于琪琪恶狠狠的瞪着那女犯人,贝齿紧咬着下唇,头发上的尿液顺着脸不停的往下流,她毫不在意的抹了一把,使劲的甩开了拽着她手的人,嘶哑着嗓音开口:“别再招惹我!不然,我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她不想与任何人为敌,她犯了什么错早已经记不清了,什么忏悔与不安她没有感觉,她不想过这种水深火热的生活。

如果可以,她宁可死去,也不要苟延残喘……

“别再招惹我!不然,我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因为于琪琪这句不咸不淡的话,整间牢房的女人都不由得不寒而栗,她们的刑期都是有期徒刑,并不想再沾惹上什么案子,所以对于琪琪也不敢真的下死手。

可于琪琪不一样,她是无期徒刑,就算她真的杀了他们,大不了她也是一命赔一命而已。

整间牢房气氛顿时变得极其压抑。

“8201,有人探监!”

冷漠的声音传入于琪琪的耳里,她缓缓的朝着门口走去,心里却有些诧异,现在这个时候,她无亲无故,还有谁来看她?!

当她走到探监室,看到隔音玻璃对面那张清冷孤傲的脸时,浑身不由得一颤,眼底闪过了一丝慌乱。

第4章 去探监

玻璃上也倒影出自己的倒影,凌乱的头发上,还滴着尿液,脸色极其难看。

她颤抖着身子坐了下去,犹豫了好久才拿起了面前的听筒,眼里饱含着泪水。

她喜欢的男人还是这么的英气风发,只是他的眼里再也没有以前的柔情。

陆厉深看着面前的女人,不由得诧异。

曾经自己喜欢的那头乌黑亮丽的头发早已经被剪短,犹如一把杂草,整个人缩小了一大圈,裹在囚服里面,仿佛一阵风都能把她吹倒。

而她的脸上还带着淤青,就连露在外面的胳膊与脖子间也有紫红的印记,看来她在这牢房里过得的确不如意。

不知道为什么,陆厉深心里那股莫名难受的感觉又泛了起来。

他甚至有砸了面前的玻璃把她带走的冲动……

可他猛地又想起了她做过的那些事情,本来动容的心一下子往下沉,又一次变得冷漠。

他攥紧了拳头,拿起了听筒。

“厉深,你来了。”

于琪琪的声音带着干涩的嘶哑,手死死的捏着听筒,强/压住内心的波澜,“我以为……你不会来看我……”

“我来看你死了没有。”

还没等于琪琪说完,陆厉深便冰冷的打断了她的话,眼神冷漠的直视着她,讥笑道,“不过,结果……还真是让我失望。”

犹如一盆冷水泼在了于琪琪的身上!

她手不由得一颤,眼底夹杂着痛意,凄然道:“我真的不记得自己做了那些事……我也许……没有……”

“呵,没有,你杀了静雅的父母,顶替了她的位置,骗了我两年时间,你没有!”

陆厉深的话更加的无情,恶狠狠的瞪着她。

忽的,他好像想起了什么,咧嘴一笑,“还有个事得告诉你,下个月我和静雅正式结婚了,这样,我和你就连离婚的手续都省了。”

一道晴天霹雳劈在了于琪琪的头顶。

她再也没有力气支撑,手中的听筒直接滑落在桌面上,眼泪不自觉的涌了出来,心抽搐的疼痛,眼前模糊一片。

陆厉深直接放下了听筒,一点也没有受到于琪琪的影响,整理了西装,转身大步离开。

没有一丝留恋。

“厉深……”

于琪琪苦涩的低喃,看着那扇虚晃着的门,身体里最后的支撑点终于崩塌。

眼前一黑,她又晕了过去……

汽车飞驰而过的画面,血红的一片染红了天……

静雅……静雅……

是谁在叫她?!不对,她不是静雅,是琪琪!

一个机警,于琪琪一下子睁开了眼。

依旧是消毒水的味道,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苦涩,她最近还真是和医院有缘。

“你醒了!静雅!”

雀跃的声音响起,让她忍不住看向声音的主人。

那人穿着一身白大褂,一张文质彬彬的脸带着笑意看着自己,那张脸陌生又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一样。

于琪琪眉头微拧,犹豫了片刻,苦涩道:“你认错人了,我是于琪琪。”

她也希望自己是于静雅。

可惜她不是,她只是一个失去记忆的杀人犯而已。

“琪琪?!”

沈行煜不由得错愕,看着面前面容消瘦的女人,心里莫名的有些心疼。

她的模样明明和静雅一模一样,可她却说自己是于琪琪?!

他记得于琪琪的模样,除了身材和静雅十分相像,长相根本不像。

“是,我是于琪琪。”

于琪琪略显嘶哑的声音自嘲道,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一把扯掉了手背上的点滴,“像我这种人,死了比活着好,医生你又何必救我?!”

说完,她下了床,准备离开。

可沈行煜却一把按住了于琪琪的肩膀,瞳孔发红,低声吼道:“静雅,你好好看看我,我是沈行煜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

被沈行煜这么一喝,于琪琪吓得后背一僵。

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脸,她木然道:“医生,我说了我是于琪琪,不是于静雅。你认识的人,不是我。”

到了这里,她还是沾着于静雅的光,果然像她这种孤儿,怎么会得到眷顾呢?!

她睁开了沈行煜的束缚,揉了揉被捏疼的肩膀,缓缓的朝着外面走去了。

屋内的沈行煜脸色大变,手僵硬在半空中,脸上带着痛苦的神色。

刚才他给她扎针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她手腕上的疤痕,他记得她告诉过他那是她小时候被烫伤的痕迹。

可她为什么矢口否认自己是于静雅?!

……

另一边,婚纱店。

“小姐,这套婚纱很衬你的肤色,加上腰间的收拢,显得整个人高挑不少,能有你这么完美的身材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导购小姐嘴巴像抹了蜜似的夸着于静雅,眼里绽放着光彩,毕竟一出手就这么阔绰的人实在不多。

于静雅嘴角上扬,看着身上洁白的婚纱十分满意,拿过一旁的手机准备拍张照片发给陆厉深,却不想这时手机跳出来了一条短信,让她脸色骤然下沉。

她手紧紧的握着手机,咬紧了牙关。

呵,什么开会有事来不了陪她挑选婚纱?!敢情是跑到了那个女人那里去了!看来他对那个女人是真的还有感情,所以才会欺骗她自己一个人去了女子监狱!

想到这,于静雅的呼吸也变得沉重了几分,眼神犀利的瞪着镜子中的这张脸,仿佛在瞪着仇人。

“小姐,这套婚纱以前龙氏集团的小姐也挑选过,这可是我们从米兰聘请的设计师设计的,肯定能穿出你要的气场……”

“别人挑过的还拿给我?!呵,你是觉得我不如别人了?!”

于静雅直接打断了导购小姐的话,然后转身走进了更衣室,气恼的把身上几十万的婚纱扯烂,再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大步走了出来。

她直接递给了导购小姐一张卡,冷笑道:“下次眼睛擦亮一点!”

……

监狱。

因为上次于琪琪的爆发,牢房里其他犯人都吓着了,一个个再不敢针对她,生怕她一个气急杀了自己。

而这,也给了于琪琪喘/息的机会,她没日没夜的蹲在墙角,再没人敢打扰她。

小说

宝贝佳妻举高高-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林溪音, 霍锦昀

2021-1-1 11:03:55

小说

首席宠妻请克制-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郭小敏, 古景天

2021-1-1 11:07:3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