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竹叶青-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叶青青, 原随风

叶青青,妖后转世,沦为一只竹叶青。,原随风,落难魔王,变成失明的凡人之子。,这样的两人相遇了,又会谱出怎样的爱情故事?
一只竹叶青-穿越重生小说-主角: 叶青青, 原随风

第1章 怀念

阴沉沉的天笼罩着妖界和人界的交汇处的翠微山,让人不由得感到有一丝难过和沉闷,压抑的空气中似乎都带着让人难以言喻的压力,压得胸口发疼默默的喘不过气来。

这样的天气,别谈是人,就连妖也不大喜欢。可是妖君还是安静的站在翠微山的山头,仔细的眺望着附近的一切,高低不平的山丘,连绵不绝的山脉,翠绿的各种植物,那般鲜艳翠绿的颜色,就像自己母亲倩姬的原型一样。

想到自己的母亲之后,妖君又开始低落起来了,悄悄的低叹了一口气,又陷入了自己的回忆里面。但是身后隔得远远的妖仆,只能看到那个平日里在妖界横行霸道,性格暴虐不堪的妖君竟然盯着一棵树在发呆。

于是,难免有了点小骚动。

一个刚刚被指派来服侍妖君没多久的妖仆,轻声小心的点了点身旁的妖仆:“嘿,妖君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大对劲啊?”

被问话的妖仆,神气的小幅度扬了扬自己的脸,但还保持在恭敬的低头范围中。有点倨傲的看着问话的妖仆,直到对方摆出一副毕恭毕敬请求指教的样子,这才有点得意洋洋的开口回道:“一看你就是新来的,我可是在妖君身边服侍了将近五十年了。我告诉你,妖君每十年的这一天都要到这里来,风里雨里的,从来没断过。”

问话的妖仆一脸惊诧,连忙小声的问道:“不会吧,就这地界,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值当妖君这么定时定点的来啊?”

这时,刚才那个一脸倨傲表情的妖仆,这才小心翼翼的扫视了四周,确定没有别人注意到他们之后,才小声的回答说:“可不是嘛,就连妖皇陛下都有些奇怪。不过每次,妖君在这站着发呆之后,都要到附近的鹿九娘那里坐坐,喝杯茶再走。于是宫里就有人流传说,妖君这是看上鹿九娘了,只怕日后,这鹿九娘就是我们的妖君妃了。”

那个听到回话的妖仆,小声的大吸一口凉气:“鹿九娘?莫不是那个妖界上古几大妖族中唯一仅存的那只九色鹿,鹿九娘?”

那个小声传递消息的妖仆,再一次得意洋洋起来,还小心的翻了一个白眼,回道:“可不是就是那个鹿九娘嘛,这妖界哪还有其他的鹿精,敢在她面前自称自己是鹿九娘的。”

一时间,两人窃窃私语交谈起了自己从各处打探来的,妖君和鹿九娘的八卦,以及妖君和鹿九娘这么多年来不得不说的那些让人暗中猜想的暧昧关系。

······

吵,吵死了。即使相隔甚远,后方的窃窃私语也足够的小声,但是对于早就已经修炼有成的妖君来说,真算不得多小的声音,后方谈论的那些话也真真切切的传递到他的耳朵里。本来已经沉浸在回忆中的妖君,迫不得已,皱了皱眉头,从回忆中抽身出来。

要是换做在妖界皇宫的平日,只怕自己早就已经披上了在他们眼中残暴的外衣,将他们几人拖下去处罚了。可是,今天是他思念自己母亲的日子,他也不愿意把自己的伪装展露在母亲面前让她知道,于是还是选择不去理会身后的一切。

只是以往自己都会一直沉浸在回忆中,久久不愿离去,才会在这翠微山呆这么久。现在,一从回忆里抽身之后,他反而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若是就这样,直接转身回去,自己也不愿好不容易可以从皇宫中离开的时间就这样白白的浪费,那是直接去鹿九娘那里吗?

妖君默默的问着自己的内心。

其实宫里的流言,妖君自己也有所耳闻。一开始,只是不愿从回忆中抽身的自己,如果就这样直接面带悲伤的回去,皇祖父似乎都会生气。他一直都不喜欢自己这么懦弱的思念母亲,所以为了不让皇祖父生气,自己也能够继续缅怀母亲,自己才会选择每次要回去之时,找鹿九娘坐坐,喝杯茶,让自己的心绪平定下来再走。

后来,直到上次皇祖父也听到了这个流言,亲自将自己叫去问话,自己为了不触怒皇祖父,便默认了自己对鹿九娘有意,这种流言才愈加猖狂起来。甚至,后来鹿九娘见到自己都变得有些不自在和羞涩起来,这次倘若自己再去找她,只怕流言就更不容易平息了吧?

有点为难的妖君,只好盯着眼前的草丛开始苦恼的思考起来。正在他纠结不已的时候,哪知道盯着的那片草丛竟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草叶也不停的翻动起来了。

后面的妖仆注意到前面的动静,忙不迭的跑上前来,将妖君护卫在后,才一脸凌然的看着草丛,大声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滚出来!”

正当场面似乎有点剑拔弩张起来的时候,那个躲在草丛中的东西终于现身在了人前。

一条翠绿色的小蛇,长不过四尺,小巧玲珑的,琥珀色的眼睛还在不停的滴溜溜的转动,单纯动人的很,一副听不懂问话懵懂的样子。

看清是一条小蛇的时候,紧张起来的妖仆们这才长呼一口气的冷静下来。其中一个妖仆上前,正要将其斩于剑下的时候。另一旁的稍微机灵一点的妖仆,在看到妖君自这小蛇出现之后,就一直盯着它的晦暗不明的目光,立刻上前制止了这个莽撞的妖仆。

正准备挥剑的妖仆,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头脑的被制止后,这才抬头注意到了妖君那专注的甚至有点可怕的眼神。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和着前面的一个妖仆一起恭敬的跪下,毕恭毕敬的询问起妖君的处置来。

妖君在一看到这条蛇时,他的心就颤动了。这样的颜色,这样的模样,除了大小和妖力之外,简直和自己的母亲,倩姬,一模一样!

难道这是母亲为了宽慰自己不要一直在沉湎在对她的怀念中,才特意派来的一条小蛇吗?这样一想的妖君,顿时眼睛都牢牢的锁定在了眼前的小蛇身上。

直到,那两个妖仆恭敬的问话才将他拉回了现实。妖君暗暗攥了一下拳头,面上还是一派稳定的说:“把她带回去,单独放在灵兽园中最好的位置,就说是我的命令,找几个人好好照顾她。”

说完,竟然亲自俯下身子,拿起了那条小蛇之后,快步离开了翠微山,一路直行回了皇宫。

路上,在经过鹿九娘的住处时,眼看妖君就要直接离开了。其中一个妖仆正要出声提醒,哪知就被旁边的另一个妖仆瞪了一眼,这才只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的就走了。

第2章 突变

辉夜阁,鹿九娘正满心期待着妖君的到来。

自从上次,妖皇在问询过妖君的意见之后,就偷偷召见了她,将妖君对自己的情意全部都告诉了她。

原本,鹿九娘就和妖君相识多年,虽然妖界中有各种流言蜚语到处流传,但是每次妖君来时,脸上的表情都十分沉痛,不似那些人所说的那样,是会见情人时的喜悦。所以虽然自己一直都对妖君有意,但自己也一直都没有把那些传言当真,只是把自己的情意默默的寄托在妖君每次来时的茶点上。

可是,上次就连妖皇陛下都亲自开口了,直言妖君心中也是有鹿九娘的。不仅如此,还询问了她的生辰八字,和皇族准备什么时候下旨宣布两人的婚约。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鹿九娘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美好的不愿醒来。

所以,估摸着时间,今天是妖君要来的日子了。鹿九娘从七天前就开始准备着给妖君的茶点了,就连衣服都新制了好几套,一点一滴都打算做到最好,从早上起就开始心心念念的在竹林旁,等候这妖君的到来。

正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正在放风的小安跑了进来,说是妖君已经带着人往这里来了。鹿九娘又惊又喜。惊的是今日,妖君来的时辰较平日里不知道早了多久,自己还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喜的是,莫非妖君也是听到妖皇的安排,所以这才按捺不住的提前来找自己了吗?

有点着急起来的鹿九娘,吩咐上下的人,赶紧整理出一片清净的地方,将茶点果蔬都摆放好后。这才急急忙忙的一路小跑回自己的闺房,打算换一身鲜亮点的衣服,重新再梳洗一下自己的妆容。

正当辉夜阁上上下下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门外的小安又跑了进来,大声喊:“快!快!妖君离这里只有有不到一里路了!小姐,小姐,您准备好没?”

鹿九娘这才一边检查着自己的衣装和妆面,一边小步的向着门外走去。明明满面笑意,却仍旧假装没好声气的白了一眼正在偷笑的小安:“你这丫头,越发的没有规矩起来,现在竟然敢打趣你小姐我起来。妖君来了便来了,值当你这么大呼小叫的咋咋呼呼吗?越发的不稳重了,小心我把你打发了出去。”

小安看着满面喜色的小姐,也没有把这半埋怨半高兴的训斥听在耳朵里。

自幼服侍鹿九娘的她,看着今天格外光彩照人的鹿九娘,说:“我这不是为小姐你高兴吗?小姐你喜欢妖君,我们都看在眼里。这眼看着你就要心想事成了,妖君又这般记挂着你,把你这样的放在心上,就连我们这些做奴仆的,看着心里也开心啊!”

鹿九娘听着高兴,但还是眼角带笑的努力板着脸撇了一眼小安,捏了捏她的小脸,才说:“就你这张小嘴抹了蜜似的,惯会说好听的话来哄我。不闹了,越发的没大没小,等会妖君来了,也不怕被人听到了笑话。”

两个主仆互相调笑着,正准备出门迎接妖君的大驾。

哪知还没有走到门口,就看到门口的家丁急匆匆的跑了进来,看见鹿九娘之后,便跪地汇报道:“小姐,不好了。刚刚妖君经过我们这里时没有停留,一路直接往妖界皇宫的方向去了。我看着妖君一行人,形色匆匆,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们也不便上前开口问询,这才直接回来向您汇报了。”

鹿九娘正笑脸盈盈的神色立马就僵住了,一旁看着今天事出有变的小安也不敢再开口了。

小安小心的抬头看了看,神情已经有些落寞下来的鹿九娘,这才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说:“小姐,你别多想。许是妖界又出了什么大事,妖君这才不好耽搁的直接回去了,下次,下次妖君一定还会再来的。”

鹿九娘叹了口气,有些难过的说:“吩咐他们,把准备好的那些东西都撤了吧。看来今天妖君是不会来了,没有陛下的传召,我也不能随意进出皇宫。你说的没错,许是出了什么大事,看来只能等下一次了。”

小安小心的看着难过的鹿九娘,一边使眼色让其他人去把东西都撤掉,这才小心的扶着鹿九娘回到了房里。

另一边,妖君带着青蛇一路疾行回到了皇宫。

刚到皇宫,进了自己的流云殿,还来不及去面见自己的皇祖父,就急急的命人准备东西,准备亲自照顾这条蛇了。

青蛇许是被妖君身上所带着的妖族威压给震撼到了,即使它现在还没有开灵智,但一路却都一直乖巧的缠绕在妖君的手腕上,像一个绿色的翡翠手环,没有反抗。现在到了这个威压更大的地方,青蛇的压力似乎更大了,妖君几次想将它从自己的手上取下来,都没有成功。

最后为了安抚这条蛇,妖君甚至还不得不努力的提起嘴角,摆出了一个自认为比较友善,但却因为太久不苟言笑反而显得更加可怕的微笑来。这个微笑一出来,果然震住了一直在无声反抗的蛇,也震住了正在一旁服侍的妖仆们。

妖仆们面面相觑的看着彼此,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大气都不敢出,毕竟谁都理解不了妖君现在的行为。

而被吓着的青蛇,浑身僵硬的再也盘不住手腕,就这样被妖君直直的从手上取下,小心的放在一旁,那早就叫人已经精心准备好的窝里。

妖君又在一旁小心的备好清水和灵食,细心的贴着蛇窝放置,复又在蛇窝上加了一个守护阵法,阻挡住周围妖族自带的威压。看着被威压震慑住的青蛇,在结界内又慢慢的开始活跃起来了,妖君这才去准备换衣服面见皇祖父。

正在伺候妖君换衣服的时候,一位妖仆总管还是忍不住的开口,对妖君说:“妖君大人,那条蛇不过是一条连灵智都没有开的凡蛇,您放在灵兽园让人照顾着也就罢了。像这样有失身份的亲自照顾······又用灵食喂养······是否不太稳妥啊?”

妖君没有回话,只是在衣服换好后,自己抬手整理袖扣的时间,略微抬眼扫视了过去。那位总管被妖君那一眼,仿佛看待死人般的眼神吓到,立刻跪地连连叩头着说:“属下失言,恳请妖君大人恕罪。”

妖君没有再看正在叩头的人,对殿外的侍卫开口说:“处理干净,我不想再看见这样质疑我的人。”

侍卫默默上前,强势的拖走了正在求饶的总管,其余的妖仆也都被吓得眼观心心观鼻,更加安静的轻手轻脚忙碌起来。

妖君有些烦躁的啧了一声,挥手让殿中剩下的几个人小心的照顾好蛇后,再仔细的看了一眼依旧活跃,似乎没有被刚才发生的事所影响到的蛇,这才心情稍微好转的带人出去了。

第3章 联姻

到了妖皇殿,妖君这才稍稍正了正脸色,没有带出情绪后,才一路稳重的向着妖皇殿的正殿走去。

妖皇尧帝,威严的正襟危坐在正殿里的桌案后,仔细的处理着这段时间以来,妖界各处大小的事物。看到妖君来了,这才放下手中的笔,严肃的说:“今天又去看鹿九娘了?”

妖君有些讪讪,回答道:“皇祖父,莫要再取笑孙儿。我今日只是出去闲逛,并没有去找鹿九娘,”说到一半,小心的看了看尧帝的脸色,才接着说“皇祖父,毕竟我和鹿九娘一个未娶,一个未嫁,您这样说不太好。”

尧帝冷哼了一声,看着站在下方,外人传言中暴虐不堪的妖君像只小鹌鹑似的低头的站着。

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下脸色,走上前来,拍了拍妖君的肩膀,说:“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不是皇祖父催你,你这每次定时定点的出去,又都拿鹿九娘做挡箭牌,你以为祖父不知道你出去是做了些什么吗?”

妖君的脸色有些难看,低声的回道:“祖父都知道了,那为何上次还那样问孙儿,这不是取笑孙儿吗?”

尧帝看着这样的妖君,恨铁不成钢的戳了两下妖君的额头:“你呀你呀,皇祖父的心思你看不出来吗?那鹿九娘在妖界也算是名门,又是唯一的一只九色鹿。你知道上古妖族的家业有多大吗?若是她成为你的妖君妃,莫说门当户对,就连这烦扰我许久的妖界开支都可以解决了!”

妖君这才惊讶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尧帝,说:“皇祖父,我们妖界的问题已经这样的严重了吗?需要和上古妖族联姻才能解决燃眉之急?”

尧帝长叹一口气,默默的又走回桌案后坐下,才有点黯淡的开口说:“妖界的情况你也知道。你的父亲妖王······不提他也罢,那日你和你的母亲一起受难,你也知道那些天界人的嘴脸。虽然你的母亲妖后倩姬在那次动乱里也死了,但梁子已然结下了。现在神、妖、魔三界动荡,你祖父我又元气大伤,实在是力不从心啊。”

妖君听到祖父又一次提到自己的母亲,顿时心中一痛,又抬头看着强撑着身体,却已然有些显得外强中干的祖父。这才犹豫了许久之后,毅然决然的开口对尧帝说:“祖父,既然现在只有这条出路了,左右现在孙儿没有意中人,那孙儿便以妖君正妃之礼去迎娶鹿九娘吧?”

尧帝挑眉看着突然强硬起来的妖君,故意开口问:“刚刚你不是还想和鹿九娘撇清关系的吗?现在又这般急切的想要迎娶,我告诉你!鹿九娘在上古妖族中间的地位可不简单。你若是娶了人家,可要好好待她,免得日后上古妖族和我们皇族起了嫌隙!”

妖君低头思忖了一下轻重,才慎重的开口说:“孙儿已然想好了,恳请祖父下旨赐婚。”

尧帝这才有些欣慰的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对妖君说:“行了,祖父知道了。那就择日不如撞日,我已经找人算过日子了,过了年节之后的月初九是个好日子。上次问你时,祖父就已经开始准备聘礼了,这样等明日就可和婚书一起到鹿九娘那提亲了。”

妖君听到这样赶的准备,猛地一抬头,一时也有些惊慌。但抬头看到,似乎已经解决了一大难题的皇祖父,难得的整张脸都舒展着开心的笑的时候,顿了顿,还是没有再开口了。

————

辉夜阁,刚刚的兵荒马乱过去之后,整个园子都冷清了下来。

鹿九娘已经把衣服换回了平日里的普通装束,默默的坐在房里,捧着脸,看着桌上的烛火在跳动着,时不时长呼短叹一声。

小安看到这样惆怅的鹿九娘,心里又有点不好受,故意打断了鹿九娘的感叹。努力想活跃气氛,特地用欢快的语气说:“我的小姐啊,刚刚你是没看到,园子里的人啊,都在说你今天准备的那个桂花糖蒸栗粉糕有多么多么好吃呢,差点啊,都要打起来了。”

鹿九娘像是没有听到小安的说话,仍旧痴痴的望着烛火发呆。小安奇怪的上前,轻轻的拉了一下鹿九娘的衣角,问道:“小姐?”

鹿九娘这才像是从回忆里突然惊醒了一样,温柔的回头看了看小安:“我刚刚有点出神了,不过听你刚刚在说桂花糖蒸栗粉糕?”

小安这才露出一个讨喜的笑容,做出一些夸张的比划,努力的想让小姐开心起来,特别大声的说:“可不是嘛!小姐你刚刚在房里没有看到,那些人啊,为了抢一块糕点都要变成乌眼鸡了,恨不得啊,都要出去打上一场了!”

鹿九娘微笑的看着小安努力的比划着,才开口说:“那道桂花糖蒸栗粉糕,是我琢磨了好久才想出来的一个糕点呢。既然大家都喜欢吃,那我做的应当还是不错的。”小安回道:“何止是不错啊!我吃了一块都想继续往下吃呢,小姐你呀,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鹿九娘终于有点开心的笑了起来,小安也偷偷的低呼了一口气,可算是把小姐给哄高兴了。

可没想到鹿九娘笑完之后,还是又重新开始出神了起来:“那道糕点,是专门为妖君准备的,他呀,还是小孩子心性,最喜欢吃栗子和桂花糖了。”看着又开始出神的鹿九娘,小安这次暗叹,自己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

妖君离开妖皇殿之后,就回到了流云殿,他可没有想到今天因为事出有变,竟会有人在暗地里偷偷地思念自己。

刚一进殿门,妖君就直奔自己床榻边的蛇窝,看着正乖巧安睡着的青蛇,这才将刚刚心中的郁气全部都呼了出去。

一直留守在殿中的妖仆,几次三番看到妖君对这条普通的青蛇,如此上心。这才看着眼色小心地上前来,小声的汇报他离殿之后,青蛇都在殿中做了些什么。

看着听着自己的汇报,神色都渐渐柔和下来了的妖君,周围几个妖仆都暗中警示了眼左右的人。一众人心中都惊诧不已,看来这只普通的青蛇,要成为流云殿里的新宠了。

第4章 小宠

叶青青是一条蛇,一条很漂亮的竹叶青。

叶青青一开始没有名字,她只是一条为了躲雨而不得不蜷缩在叶子底下,结果睡着了的普通小蛇。

可是再普通的小蛇,在被妖君捡到并圈养起来之后,她也变得不再普通了。更何况,妖君为她起了名字,虽然不是多么的好听,可是叶青青喜欢自己的名字,就像喜欢妖君一样的喜欢。

妖君其实还不算妖君,因为妖君今年才三百岁,按照妖族的年龄来说,妖君其实还只是一个三岁的奶娃娃,而就像现在已经两岁的叶青青,在普通蛇里其实已经可以算作是一位妙龄少女了。

可是妖君是这一任妖界之主尧帝的孙子,也是尧帝陛下仅剩的唯一一条血脉,所以妖君很讨厌被人称呼为太孙殿下,更不喜欢被直呼自己的姓名。久而久之,妖君就只是妖君,名字太久没人提起以后,很多人或者说很多妖也就忘了妖君的名字。

妖君其实是个性格暴虐的人,妖界的人特别是妖君的流云殿里的人都特别害怕他。但,唯一温柔的,就是妖君对蛇有着一种特殊的偏爱。只要是绿色系的蛇,不管是翠绿还是青色或是什么其他的绿色,妖君都会弄上一条,饲养在自己的灵兽园里。

这一点让妖界的许多妖迷惑不解,像这样单独一种颜色,又没有灵智的灵兽不过只是最低等的灵兽罢了。更何况像妖君这样在灵兽园还天天灵食灵药的这样伺候着,甚至比对高级的灵兽们还尽心的照顾着,简直就是不可理喻的一种行为。

但叶青青很开心,也很喜欢妖君对自己的照顾。她只是一条普通的蛇,本来在那次的叶下发现之后是要被弄死的,但是妖君说他院子里没有像叶青青这样的蛇,才让叶青青死里逃生。

其实也难怪,妖君园子里的蛇虽然都是没有灵智的低等灵兽,可是为了投妖君的喜好,妖族送来的全是六界里血统高贵赫赫有名的蛇。像竹叶青这样,只是在人界有着一点小名声的普通蛇类,根本就不可能会被送到园子里去。

而叶青青更是幸运,也许是因为她的颜色是最为纯正的青色,妖君没有选择将她放在灵兽园,而是自己亲自照顾。不仅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还有了专门伺候自己的仆人,过上了有灵食吃有灵水用的米虫生活。

妖君所在的流云殿不知道有多少妖仆对此疑惑不解,但妖君仍是对叶卷卷宠爱不已,不但经常亲自喂食,偶尔还会帮叶青青洗澡。

最常见的就是,妖君时常会看着叶青青发呆,每当这个时候,暴虐的妖君总是会难得的好说话。因此,叶青青很快就成为了流云殿的心头肉,妖仆们也不敢在暗地里讨论她的低微出身了。

这天,叶青青在吃过流云殿里的仆人送来的高级灵食之后,就开始慢慢悠悠的游到了灵兽园,懒洋洋的挂在树枝上晒着太阳,连那琥珀色的瞳仁都舒服的眯了起来。

妖君怕叶青青在这流云殿闷的厉害,特别吩咐殿里的人,如果叶青青想要外出的话,就将灵兽园这灵气最为充足,地盘也最大的地方,划给叶青青专门玩耍用。

因此,叶青青只是挂在这里晒个太阳,底下都有好几个妖仆看着她,深怕妖君的心头肉在看不见的地方出了什么意外。

但没过多久,远处的属于通天地蟒的区域却开始躁动起来。叶青青漫不经心的略抬起了自己的头,发现那里距离自己的地盘还有几里路远之后,就心大的趴下去继续晒太阳了。

通天地蟒的领域里,几条体型硕大的蟒蛇正在互相交缠搏斗着。

因为妖君喜欢唯一,所以每一种的蛇其实在灵兽园里都最多是各种一条罢了,但在这里地上纠缠着的却有七八条不同的蟒蛇。本着担心蛇类繁衍期会产生躁动,所以每天的灵食里其实都掺有抑制发情期到来的灵药。所以,看着这几条依旧扭打的不亦乐乎的几条蟒蛇,灵兽园里的仆从都有些无措。

这时,一个年级稍显大一点的老妖仆突然一拍脑门“对了!差点忘了,他们这是开了灵智了,这是在互相抢夺修炼的资源!快!快去禀报妖君!”几只妖慌慌张张的一路冲出了灵兽园,急急忙忙向着妖皇殿去了。

叶青青好奇的看着忙乱的人群,心里却有了自己的思量。

其实叶青青被妖君圈养了也有段时间了,之前的叶青青真的就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蛇,没有想法没有思考只存在本能的动物。

可是在流云殿的这段时间以来,每天叶青青都能享受到高级灵食的喂养,甚至因为叶青青真的是一条漂亮的蛇,而且也比其他血统高傲喜欢打架闹事的蛇来的好照顾一些。所以除了流云殿的特殊照顾之外,灵兽园里的仆从还会为了讨好妖君,偏心的多给叶青青喂食其他的灵力充足的食物。

就连叶青青现在所霸占的这棵树,都是灵兽园一半为了讨好妖君,一半是偏心叶青青所特意准备的蓝翎树。蓝翎树即使是在灵兽园里,也不过就那么一棵,挂在上面,能够更好的吸收灵气,所以这些日常中的特殊照顾对于叶卷卷的修行其实是很有益的。

叶青青每天所吸收的灵力一点都不少,早在不久之前就已经开了灵智。

可是她知道,妖君不是很喜欢有了灵智的蛇,所以一直都显得懒洋洋的小心的掩藏自己。

开了灵智还可以隐藏,她只要装的呆一些,就可以从那些本就偏心于她的仆从面前蒙混过去了。

可是随着叶青青灵智的开启,妖族的天赋中其实就已经蕴含着了修习之法,她早就已经可以开始修炼了。但她不敢赌,因为一旦开始修炼了,那她周身所带的灵力就绝对掩藏不住了。

一是因为会离开流云殿之后,就再没有这样好的修炼场所和悉心照料的仆从,二是因为离开妖君就是叶卷卷最大的不舍和恐慌了。

所以,她忍住了修炼的诱惑,老老实实的装作一条没有开过灵智的蛇,但即使是这样,在叶青青慵懒的度过一年之后,她发现自己身上自己出现了细微的灵力!

叶青青开始恐慌了,她不知道被发现自己不但开了灵智而且还开始修行的下场是什么。

但现在,那条通天地蟒既然也已经开了灵智,甚至那一群蛇都开始抢夺修炼资源了。那么现在只要妖君来了,自己就可以先知道到底会怎么处理了。

叶青青有些激动的轻微甩了甩自己的尾巴尖,但表面上仍旧是懒洋洋的挂在树枝上晒着太阳睡午觉,心底里却开始默默的估算妖君多久才会抵达灵兽园了。

小说

予你深爱成瘾-总裁豪门小说-主角: 顾青黎, 慕易沉

2021-1-1 10:44:43

小说

回眸乱于心-婚恋生活小说-主角: 石晶晶, 秦昆仑

2021-1-1 10:47:2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