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老公契约妻-白娡, 龙门不凡-总裁豪门小说

父亲被害,婆婆虐待,丈夫出轨,她还被诬陷失身,净身出户。,在生活落魄之际,一个神秘男人找上了她,帮她复仇,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一纸协议,她将自己卖给了这个男人,就在协议期满,她要离开的时候,男人拦住了她……
神秘老公契约妻-白娡, 龙门不凡-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老公的算计

S城西城区——

一幢豪华气派的别墅里,此刻传出哭声。

诺大的客厅成灵堂,逝者的雕像矗立在灵柩前。

灵柩上方是巨大投影仪,不断循环播放死者生前出席各种活动的照片。

白娡趴在灵柩前哭的死去活来,周遭的亲朋好友却满目薄凉。

所谓的亲人不过是看重父亲白枭雄生前的资产和权势,如今父亲去世,冷漠的嘴脸尽显无遗。

丈夫单尘枫正接待来往进出的客人,举手投足间尽显儒雅与斯文。

突然,有人尖叫一声,手指向投影仪,在场人都满脸惊愕。

很快,鄙夷、惊讶,厌恶各种不好的眼神一刷齐看向白娡,不时用手指她。

尤其是单尘枫满脸愤怒与难堪,脸涨的可以喷血,阴的可以滴水,朝她迸射出一道杀人的强光。

局势转变太快,白娡一头雾水。

抬头,下一秒,她脸色蜡白,心头一窒。

投影仪上竟然播放着一个女正被一个男人抱住的照片。

男人是正面,笑的满脸猥琐,女人背面,脖上赫然一枚红色胎记!

满屏的风流!

什么情况?

这不是自己吗?!

她怎会他的初恋抱住?

怎么有这种照片?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白娡心下一窒,想起她那晚因吵架喝醉,之后就不省人事。

但这照片又是谁拍的?!

女人一脸惊异,再看单尘枫,脸上写满难堪,指责声越来越大。

居然给老公戴绿帽子,亏人家还辛苦料理她爸的后事!

就是,居然还把照片放出来!真不要脸!

没想到白枭雄叱咤一生,却生出这么个没有家教的女儿!

申讨声像一把刀割进白娡的心,一时间,她手足无措,向单尘枫投去求救眼神。

不是这样,这是误会!”白娡想解释,单尘枫没理她。

这样尴尬的局面,参加葬礼的心里有数,自然不会多留。

场面异常尴尬,充斥暴风雨前的压抑。

单尘枫送走全部人后,转身,他一把扼住白娡的手腕,一改往日温和,恶狠狠的盯着她。

白娡激动的摇头,“尘枫,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要告诉我那个女人不是你?照片做不了假,你居然给我戴绿帽子!”单尘枫抓住女人手腕质问。

白娡急忙解释,“照片也可以做假!尘枫,我真的没……”

“那张男人的脸做不了假吧?!”男人猛的推开她,指向屏幕,“你居然和那个男的搞在一起,在这样的场合给我这么大的难堪!白娡,你到底有多骚?”

白娡急的直掉眼泪,抓上单尘枫的手,“那是意外,是因为上次吵架,所以我……”

“所以你应该被净身出户!白娡,你出轨,我不会给你留一分钱的财产,这是你咎由自取!”

男人说的决绝,那副表情是白娡三年来从未看过:毅然绝然,心冷易狠!

见白娡没反应,楞神,单尘枫笑了,“怎么?舍不得钱?做了对不住我的事还想分杯羹?”

“尘枫,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那真的是个误会!”

“够了!今天就离,不离,我就把那些照片全部抖出去,看你以后怎么做人!”

她急了,大声嚷起来,“你就这么喜欢给自己扣一顶绿帽子?!”

单尘枫扬手就要打,白娡以为自己会被狠狠打一顿,手腕被一个男人硬生生箍住。

那是个英俊的男人,一米八身高,一身剪裁精致的西装,看起来气宇轩昂,气度不凡。

男人微笑,但手上的力道却一点都没放开。

“单先生,事情没查清楚前,这样动手是不是有失你的风度?”

单尘枫急红眼,也许是眼前男人起场太强大,四目交接时,他很快移开。

“你是哪个?”他粗哑着试探性一问。

他明明送走了全部参加葬礼的人,这男人从哪冒出来的?

“去了趟洗手间,出来就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我不过是看不惯男人打女人。”

男人答非所问,手轻轻一松,单尘枫因为一直在挣脱,连续几个踉跄差点摔倒,他愤恨的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

这时,一个中年女人从房里杀气很重的走出来,抬手就给白娡一巴掌。

“贱人!居然给我儿子戴绿帽子,你今天就给我滚!”

说话的是单母兰露娓,一身华丽的衣服,单凤眼,看起来保养的很好,眉眼间透露着算计。

单母对这个媳妇一向不满意,出了事,更是刁钻苛薄,不留情面。

“尘枫,今天就去跟她离婚,不然你就不是我儿子!记住,不许给她一毛钱!”

白娡哭着抓上兰露娓的手,“妈,我真的没有做那些事!请你相信我,叫尘枫别和我离婚好不好?”

“滚开!肮脏的贱人,你不配做我们单家的媳妇!”她一把被兰露娓推开。

白娡被撞上灵柩,额头瞬间血流不止,而单尘枫站在楼梯口冷漠的俯视着她。

她爬向单尘枫,“尘枫,求求你别离开我,我可以把财产都给你,只求你相信我,好不好?”

“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想听,如果你不离,我就把那些肮脏的照片放到网上,要你声败名裂。”

丈夫的话像一双利爪彻底撕裂她的心。

她像断了翅膀的蝴蝶掉在大海,好不容易身边有根木头,她试图爬上木头活命。

没了单尘枫,她该怎么办?

“姐姐,你这样对姐夫太过分了。”

抬眼,白娡正好对上白姗姗说不清道不明的责怪目光。

白姗姗?她唯一的表妹!

“你怎么在这?”白娡狐疑的看向白姗姗。

“姐,你怎么能做对不起姐夫的事?”白姗姗对白娡满脸失望与责备。

那种目光,恨不能将她浸猪笼。

她明明是无辜的啊,为什么都不听她解释?

她了解单尘枫,一旦决定的事不会更改。

白娡擦干眼泪,她猛的吸了下鼻子,凄楚一笑。

“好,离婚可以,你是爸爸的养子,也是上门女婿,但财产法律上我有一半!”

单尘枫掏出一支烟,身体靠在楼栏处悠闲的点燃,“白娡,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还想分家产?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怀孕,只要你拿,我就要你流产。”

白娡看着眼前温文尔雅的男人惊愕的说不出话来,她嫁了个怎样的男人?

第2章 龙门不凡

三年来,她从没想到单尘枫居然是这样一个冷面无情的人!

吃惊的还有白姗姗,相较于吃惊,兰露娓却面无表情?

白娡本以为兰露娓知道她怀孕后会考虑离婚的事,但却无动于衷。

这是怎样狠心的一对母子!

可,他又是怎么知道她怀孕?!

“调查的。”

一句话全释她此刻的惊讶。

看着朝她慢悠悠吐出烟圈的男人,白娡咬牙,“这也是你的孩子,你就这么狠心不要?!”

“不要。”

回答的斩盯截铁。

“我要的是钱和权。”

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三年时间,隐藏的真好。

擦干眼泪,白娡自嘲一笑,“怀孕期间不可以离婚,我会查清楚给你一个交代,若是误会……”

“是不是误会都要离。流产就不算孕妇,不离,就声败名裂。”单尘枫猛吸一口烟,一脸狠戾,不忘补一句,“净身出户。我会给你留条活路。”

呵呵!

好一个留条活路!

她传统,保守,那些照片一旦传开,她以后还怎么面对自己的孩子……

“好!我离,就算为了小孩!”深呼吸一口,她痛下决心,

如今,她还有选择吗?

狠狠踩灭烟头,单尘枫拽住受伤的白娡,把她朝车里一塞,开往民政局。

进门,单尘枫就发现先前那个男人也在,被一个女人正纠缠不清,朝他不断哭泣。

“看来你也不是善茬,对自己的妻子也不怎样吗?”单尘枫见到男人就冷嘲热讽,对在白家的举动“回敬”回去。

男人回头正好对上白娡哭肿的红眼,女人对他挤出一记笑,回报他在白家替自己的解围。

“你是谁?什么妻子?给我滚蛋!”没想到那女孩回头朝单尘枫不客气的吐槽引来其他人的暗笑。

男人菀尔一笑,“原来是单先生,怎么?先前刚和老婆决裂,这刻就来甩单身了?”

“不需要你来管我的家事。”单尘枫不客气的回道。

单尘枫倨傲的经过他身边来到白娡身边,“你额头是被撞的?”

白娡摇头,男人递她一张名片,“有需要可以找我。”

她不知道该不该接,不接不好,接了又尴尬。

男人见白娡为难,直接拿过她的手,把名片递到手心。

单尘枫毕竟还是她老公,看到这么亲密的举动,火冒三丈,“她不需要你关心,给我走开!”

男人凑近女人耳边轻声开口,“或许你很快就用得到。”

“你别碰她!”

对于单尘枫的发飙,男人显然视若无睹,朝她淡淡一笑,消失在门口。

“你还有脸拿陌生男人的东西?什么烂名片,给我!”单尘枫一改斯文,竟然去抢,被身后的女人一手箍住。

明显那女孩练过功夫,单尘枫脸上挂不住,气急败坏起来。

“丫头,还不放开!”

女孩轻松拿到单尘枫手里的名片递还到白娡手里,“拿着,我最看不起欺负渣男。这种男人赶紧离婚。”

女孩说完猛的松开单尘枫,朝他不屑的冷笑拍拍白娡肩膀走了出去。

白娡瞥了眼名片,“龙门不凡?”

什么!?

单尘枫本想发飙,听到名字一楞,急步走到她身边看向名片。

很快他嘴张成圆,眼睛瞪的老大,仿佛看到不得了的东西。

龙门不凡!商业界的精英,国际企业管理的先锋。

S城前十大国际企业管理公司又分为一百个商业精英,层层筛选而出。

龙门不凡名下的总公司在世界是十强国际管理公司的龙头,更是一百强精英中的精英,他的分公司遍布世界各地。

听说他天生对数字敏感赋有天份,能在短短十秒内算出上亿复杂公式的数字。

他的钱多的吓死人,权势滔天,能力连神都忌妒。长的更是帅气至极,上吸九十,下吸三岁的所有雌性群体。

只是此人一向神秘,娱乐界以及周刊从未露过什么面,即使露面也是背影偶然为之。

白枭雄生病住院一年,公司在单尘枫的管理下,前半年出现资金周转艰难,到最后竟然出现赤字。

而白氏公司怎么说在商业界也算是名声大臊,原本一年前白枭雄在位时,和龙门总公司签有合作协议。

因白氏当时也出现过一次资金问题,合作一个大项目前,龙门公司会先转进白氏二十个亿作为保证金,开启两家大公司的合作帷幕。

但因白枭雄后来住院,合作搁置。

单尘枫本想找龙门不凡利用二十亿填补公司资金断口,不想撞抢口,搬石头砸自己脚。

他从没见过龙门不凡,如果知道是他,别说得罪,为他擦皮鞋都愿意。

白娡看到单尘枫小人丧失机遇般懊悔的脸,她摇头,冷漠提醒,“去签字。”

单尘枫追了出去,但车已开走。

单尘封颓废的走进去,他看着白娡发呆。

想到龙门不凡之前对她有笑意,语气温柔,或许这个已不被他爱的女人可以帮他彻底解决赤字。

单尘枫的嘴角扬起一抹阴笑,他一把拽住白娡。发现自己动作粗鲁,改为攥住她的手。

“咱们今天不签字,回家去。”说完就把她朝车里塞。

单尘枫握住白娡的手,“娡娡,怪我不该误会你,我当时是心痛才这样,说的都是气话。你能不能原谅我?”

单尘枫360度大转弯,白娡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肯定不是好药。

“原因?”

说对他没感情,那是假的。毕竟在一起三年,他对她也算呵护有加。

“娡娡,我不离婚了,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看在我们夫妻三年的份上。”单尘枫几乎哀求。

单尘枫握住白娡的手被她挣脱,“你说。”

“我看龙门不凡对你不一般,你也知道爸的公司之前与他们公司有一项合作,但爸身体不好,龙氏一直没把保证金打进来。现在公司面临破产,如果我们能和龙氏继续合作,二十个亿可以重塑公司。”、

“说重点。”白娡的头有点隐隐作痛。

单尘枫舔舔干涩的嘴唇,“那个,娡娡,你能不能去和龙门不凡说说?我先前得罪了他,我不好再和他谈合作的事。你看……”

“一没交情,二不认识,我去谈?我凭什么叫人家和一个即将破产的公司合作?”白娡一针见血反问单尘枫。

第3章 奇葩条件

“就凭他主动给你名片,他分明对你有好感。再说爸的公司你也有份,你也不想看到爸的公司破产吧?”单尘枫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白娡想起龙门不凡那句:或许你很快能用得到。

她眯起眼像探照灯一般扫向单尘枫,“你究竟什么意思?不会是要我拿身体去‘谈’合作吧?”

单尘枫一把抓住白娡的手放心口,“老婆,只要你帮我这回,我发誓好好对你和孩子。”

说完他还不忘举手发誓。

啪!

一记耳光狠狠的落在单尘枫的脸上。

白娡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老公居然求妻子不惜以上床换取合作。

“你的发誓在我看来没有可信度!”她红着眼喘着粗气怒吼,吼完下了车就要过马路被单尘封抓住胳膊。

男人在路边扑通一声跪地,两手死死的抓住白娡的膀子,“算我求你,若公司破产,我什么都没了。”

大街上人来人往,他就这么跪着,很是抢眼。

白娡心烦的要拉他起来,“那是你的事,你起来。”

“不,你不答应,我不起。你也不想看到你爸的公司毁在我们手里吧?这样爸在泉下也不会暝目,求你!”

白娡一惊。

她曾经对爸爸发誓,公司交到单尘枫手里,一定使公司更加辉煌。

况且她现在怀孕,离婚对孩子没好处。

半晌。

“我试试。”她闭眼痛苦应承。

白娡拨通龙门不凡电话时,手指千斤重,当电话那头传来磁性而魅惑的声音时,她不禁紧张。

“这么快就来找我了?”男人的语气饶有兴味,满是猎物自己送上门的愉悦感。

白娡讶然,这男人什么鬼?她还没张口,他就知道是她?

只是,他怎么晓得她号码?!

“没有我不知道的,何况你是白枭雄的女儿。”

下一刻,他全释她的疑惑。

“三十楼S888室。一小时后我有会议,要来就速度。”

嘟嘟——

那边传来盲音。

自始至终,她没说过一句话,他就直接叫她过去?

这男人总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你怎么不说就挂电话?”单尘枫皱眉不明所以,一副焦急。

白娡摇头,“都给他说了。”

“说什么?”单尘枫更急切。

“叫我上去。”

单尘枫一听主动为白娡开车门,满脸兴奋,“好好表现啊,就靠你了。”

白娡恨不能将这个男人撕碎。

为了事业居然可以牺牲自己的老婆,可她又不能不问。

站在龙氏集团大厦门口,阳光刺的她睁不开眼,迈不开步。

先不说和一家即将破产的公司合作风险又有多大,二十个亿的保证金不是小数目,对于这次谈话,她没抱希望。

当白娡走向电梯时,前台小姐提醒她上旁边的总裁专用电梯。

“那里不是有普通电梯吗?”白娡不解。

女人礼貌笑笑,“是总裁亲自交代,您请进吧。”

这男人搞什么?!

站在s888室门口,白娡踌躇要不要敲门,思考间,里面传来男人的声音。

进门,男人示意她坐对面沙发。

白娡有些局促,不知怎么开口,略为尴尬。

“很紧张?”龙门不凡靠在摇椅上问。

白娡淡淡一笑,清清嗓子,“龙总,我首先为我丈夫今天在民政局对你的态度道歉。”

“丈夫?你们没离婚?”他点燃一支烟,答非所问。

白娡不置可否,“暂时没有。我今天想诚意的和您谈谈父亲生前与你合作的事。”

“那要看你有多少诚意了。”龙门不凡居然为她亲自倒了杯咖啡递她手里,深邃的眼看着她。

她被看的有点娇窘,捋捋耳边头发,“只要能做到,您尽管提。”

龙门不凡失笑,“你丈夫想必什么都做不了吧?不然公司也不会经营一年就面临破产。”

男人的意思很明显,只有她可以挽回公司目前的状态。

“有什么要求您尽管提……”她有点不自然。

龙门不凡玩味的坐回椅子,“不管什么要求?如果我要求白小姐以自己换取合作呢?”

来之前,白娡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公司处境危险,但她还是没想过要以身体达到目的,哪怕单尘枫再次提出离婚,她也不愿违背自己的原则。

见女人沉默,龙门不凡掐灭烟,从抽屉拿出一份文件,“过来。”

白娡震惊,当她拿到文件才相信,这真的是之前和父亲签约的合作文件。

龙门指向她父亲名字的旁边,“文件拿回去叫他签字就生效。”

“您是同意再次合作?没有任何要求?”白娡不敢签自己的名字,严肃而镇定的问他。

男人笑笑,“我不是免费给二十个亿的保证金,条件是你必须离婚。”

什么?离婚?

白娡来此目的就是不离婚,而龙门不凡的条件和她目的背道而驰。

“龙总,我想这个要求我做不到。”白娡直接回答,干脆,明了。

男人眯起眼,“还爱他?”

“是。”

“即使利用你?”

……

气氛沉默,白娡起身,朝他礼貌笑笑,“这是一部分,是我不想父亲的产业毁在我手里,也是安自己心。”

“我能得到什么?”龙门不凡把玩手里的笔,“我是个商人,利益是我最大化。”

白娡曾经也从事管理专业,是个数据控,更被称为数据怪,学生时代是个学霸。

“如果龙总不嫌弃,在合作期间,我愿为两方合作事宜或数据的管理统筹尽一份心力!”女人表态。

龙门不凡早就听说白枭雄的千金对数据有惊人的造诣,初中直接学完高中,高中跳级大学,大学没进修完就拿到双硕士学位,曾在全国数据统筹比赛上多次获得特金奖。

“好,不过合作期间,只要我一声电话,你必须到公司参与各种会议。”龙门不凡也表态。

白娡抿抿红唇,“恐怕除了数据在我能力范围外胜任不了其他,况且我后面要休产假。”

“这你不用担心。”龙门不凡优雅的摆摆手,又倒了杯开水给她,“喝点水。”

白娡有点窘迫,“您还有会议要开,我先走了。”白娡刚要走就被龙门不凡拉住胳膊。

“我和你一起下楼。”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白小姐手上的夜光手表很漂亮,谁送你的?”龙门不凡拿起她的手欣赏起来。

小说

匪首娘子有点辣-梁小莹, 萧时煜-穿越重生小说

2021-1-1 9:38:25

小说

腹黑前夫别纠缠-许念晴, 凌延浩-婚恋生活小说

2021-1-1 9:41:2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