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傻女医妃-方幼清, 云亦行-穿越重生小说

方幼清:姑奶奶我是个有勇有谋的奇女子,前世死得憋屈好不容易捡回一次重新为人的机会,我看谁还敢压在我身上!,云亦行:哦?是吗?
天降傻女医妃-方幼清, 云亦行-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重生?穿越!

“方医生,小心那个精神病人!”

小护士的提醒还没来得及被方幼清消化,抢了另一位医生的手术刀的精神病人已经挥着手术刀,冲到了方幼清面前。

方幼清身子一侧,躲开冲着她面门而来的锋利刀刃,腾出左手死死地扼住了精神病人拿着手术刀的那只手。

她用力一抖,将精神病人手中的刀子震落。

“车祸现场送来的十几个伤患已经让我们手忙脚乱,怎么还有个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方幼清扯着嗓门咆哮着,“谁的病人啊!快叫保……”

呲——

刀刃刺破皮肤,不偏不倚的扎进了方幼清的心脏。

闭上眼前的最后一刻,方幼清看到面前的精神病人带着傻呵呵的笑容,好像在问她:“嘿嘿,没想到吧,我还有一把刀!”

外科圣手方幼清当然知道,这一刀足以要了她的命。

只是她不甘心,优秀得不像凡人的她,居然就这么死在了一个精神病人的手里?!

……

“咳咳咳……”

玄灵国、朝歌城外三十里,怒龙江一条不知名的支脉河流岸边,一具被水浸泡得有些肿胀发白的尸体突然咳嗽了起来。几口河水被咳出来之后,那具原本已经肿胀发白的尸体突兀的睁开了眼睛。

在不久之前被一个精神病捅死的方幼清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惊喜道:“哇!赞!老娘重生了!”。

苍天有眼,她居然还活着!

这是方幼清再次睁开双眼之后的第一个念头。

不过很快,她就发现周围环境陌生,而且自己的身体似乎小了很多。

这是一具约莫十四五岁的身体,身上的衣服虽然湿透,却是精致华贵,一看就是上好的丝绸,显然,这具身体的原身,应该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富家小姐。

等等?富家小姐?所以,她是……穿越了?

正要细想,方幼清忽然觉得脑子猛的一阵剧痛,本就惨白的小脸因为脑子里瞬间更是一瞬间就毫无血色,无数信息乱麻一样塞进了她的脑海里,仿佛要将她的头都撑爆一般。

方幼清两眼一黑,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等她再一次醒来,脑子里就多了一份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原来,她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方幼清,是玄灵国镇国公方天复的孙女。她因为小时候中过毒,毒虽然解了,人却变得痴傻驽钝,学什么都不行,是玄灵国公认的废物。

镇国公十分疼爱她,可因为她人傻,也有不少人背着镇国公偷偷的欺负她。

其中,欺负她最狠的,就是一个叫陈莺的女人。是原主的表姐,也是害死原主的凶手。

陈莺不过是嫉妒原主被镇国公偏爱,所以将原主独自骗到了怒龙江边,趁着原主不注意,将她推进了怒龙江,让原主做了怒龙江中,一条可怜的冤魂。

感受着原主残留的那些情绪,方幼清握了握拳头,在心底说道:“放心,既然占了你的身体,你的仇我是一定会给你报的。我会让那个陈莺,死无葬身之地的!”

正说着,天边传来轰隆隆的雷声,方幼清脸色不由得一变。

这具身体的底子并不好,又溺了水,伤着了肺,若是再淋雨……好不容易重活一回,她可不想再白白丢了小命。

方幼清焦急的朝着四周看了去,发现不远处有一座破败的小庙,连忙躲了过去。

小庙真的很破败,除了小庙东侧有一块仿佛棺材一样的石头摆着的地方之外,到处都在漏雨,连供着的哪个只有半截身子的神像上方,都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滴雨。

方幼清心急,脚下一滑竟然在大石头旁滑了一跤,屁股摔疼不说,掌心还传来刺痛,抬手一看竟然被划拉出一道口子。

“真倒霉!”方幼清在心里暗自吐槽,根本没发现,自己掌心被划破后流下的血被那像棺材一样的石头吸收得一干二净。

“咔嚓……”

片刻之后,棺材模样的石头上,出现了细小的裂缝。

第2章 神秘男子

“什么声音?”方幼清下意识的四下看去,手却不知觉的又按到了石头上面,这一次,石头仿佛是长出了一张看不见的嘴一样,直接就将方幼清的血液,从掌心破口处吸了出来,吸得方幼清半只手一瞬间力气全无。

“什么鬼东西!”方幼清心头大骇,连忙使出吃奶的力气,将被吸住的手掌从石头上拽开。等拽开之后一看,手心一块皮都没了,只留下模糊的血肉。

顾不上手心传来的剧痛,方幼清本能的朝外逃去,身后却传来一个清冷低沉,透着无尽的危险,却又好听得能让人耳朵怀孕的声音。

“胆敢惊扰本王沉睡,你,还想逃吗?”

理智拼命的告诉方幼清快逃,可她的身体却诚实的呆立在原地,并且还顺着男声望去。

那是一个好看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男子,钟灵毓秀,仿佛集齐了人世间所有的美好,却偏偏又极度危险,一双妖冶的异瞳里头,仿佛藏着幽冥深渊,让人一看就心生畏惧,恨不得匍匐变作蝼蚁,瑟瑟求活。

“你是谁?”男子的声音冰冷得不带一丝感情,仿佛夹杂着寒冬最凛冽的雪风。

“我……我是方幼清,是玄灵国镇国公的孙女。”话一出口,方幼清惊呆了,她本不想回答,怎么这嘴像是不受控制似的,这么实诚就回应了这个看起来很危险的男人呢?

“方幼清。”男子轻轻咬出方幼清的名字,忽的一笑。

这一笑,仿佛是能破开坚冰的春风,又像是能焚尽时间一切的烈焰。

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不简单!

方幼清努力克制住内心的巨大恐惧,用正在不停打颤的上下牙床颤抖着发问:“你,你是谁?”

“云亦行。”男子低低回应,手指轻轻的在方幼清略显冰凉的唇瓣划过,凑到方幼清的耳边,用充满魅惑的低沉语气轻声说道:“记住这个名字,我们很快会再见的。还有,你是本王的。不要让任何人得到你——的血。”话音落下,轻轻一掌打在方幼清的身上。

一股暖流瞬间传遍方幼清的全身上下,撕裂疼痛的肺部一瞬间不痛了,浑身上下的肿胀无力也消失殆尽,连掌心都重新变得光滑,仿佛先前的血肉模糊只是她的幻觉。

“谢……”一声谢谢只说了一半,方幼清就发现,哪个男子凭空消失在了破败的小庙里。

“喂?人呢?”

“云亦行?”

小庙里静寂无声,连风雨都在不知不觉间停了下来。只有一块温润的玉佩仿佛长着小翅膀一般,精准的落在方幼清的手心。

男人的声音突然回荡在小庙里。

“收好这个玉佩,还有,不要让任何人得到你的血。”

第3章 穿越了!

看着除她之外空无一人的小庙,方幼清有些茫然,要不是玉佩还在她掌心静静的躺着,她几乎要以为,自己刚刚是做了一场梦。

可是,这真的不是梦吗?

被精神病人杀死,一睁眼缩小了将近一半的年岁;会咬人、会吸血的大石头;石头裂开蹦出来的不是美猴王而是一个好看得不像人的男子;男子说着一些她听不懂的话,给她一掌却把她的伤给治好了,还能凭空消失不见;玉佩这样的死物,还能自己飞到她手心……

所以……这真的是梦吧?

梦醒了,她还是哪个在充满着消毒水味道的医院里忙碌到焦头烂额,恨不得把自己分成十个人来用,好救治更多伤员的外科医生。

方幼清把心一横,捻住自己白皙稚嫩的小手手背上娇嫩的皮肤,轻轻一提,狠狠一拧。

喵拉个咪!

疼死她了!

方幼清的眼泪一瞬间不受控制的飙了出来,太疼了,真的太疼了,疼得太真实。

所以,她真的不是在做梦!

她是真的真的,穿越了!

喵拉个咪,世界真玄幻!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她还是好好想想,应该怎么回去镇国公府吧。还有哪个害死原主的陈莺,她既然占了原主的身子,那原主的仇,她也得给她报了。

想着,方幼清站起身来,朝外走去,原主就是个半痴儿,记忆零散破碎,她是没办法从原主的记忆里找到回去的路线,看来,还得找户人家,想办法问个路。

“清儿,小清儿,你在哪儿,小清儿……”

“小姐,大小姐,你在哪儿,大小姐……”

刚刚走出小庙没多久,方幼清就隐隐约约的有许多人一起呼喊的声音。其他人的声音也就罢了,可哪个老者的声音,像极了她过世的爷爷。

方幼清的眼圈忽然红了,她死得突然,也不知道她的父母会难过成什么样子。

不过,眼下不是难过的时候……想着,方幼清眨眨眼,将心中的泪意逼了回去,快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清儿!”

没走多远,一个惊喜的声音在方幼清的耳畔响起,旋即,一个头发花白满脸急色的老人一阵风一样冲到了她跟前,步伐矫健得,根本不像老人。

到了方幼清跟前,老人就道:“你这孩子,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你这是要急死爷爷不成?”语句像是在责备,声音却透着满满的心疼和后怕。

看着眼前这个和爷爷一模一样的老者,方幼清的眼眶再一次不受控制的红了,眼泪也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爷爷!”方幼清拖着长长的哭腔喊了一声,旋即就扑进了老者的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老者正是方天复,玄灵国镇国公,也是方幼清的爷爷。自从唯一的儿子失踪之后,方幼清这个唯一的孙女,就成了方天复的命根子。

看着方幼清自己怀里委屈大哭,方天复只心里头像刀子挖肉一样的疼:“小清儿,乖孩子,别哭,告诉爷爷,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乖,告诉爷爷,爷爷给你做主。”

方幼清一边哭,一边告状:“呜呜,爷爷,表姐说带我看大鱼,结果到了河边就把我推到水里,她还骂我是废物,说我活着是浪费粮食,不如去水里喂鱼,好让鱼多长点肉。呜呜,爷爷,清儿想陪着爷爷,不想喂鱼。”

听到方幼清的话,方天复勃然大怒,骂道:“这条养不熟的白眼狼,要拿我的清儿喂鱼是吧?好!我倒要看看,鱼吃不吃她的肉!”

骂完,又哄方幼清:“小清儿,都是爷爷不好,不该一时心软,把这么个祸害带回家,差点害了我的清儿,回去之后,爷爷一定给你出气。”说着,蹲下拍拍自己的肩膀,对方幼清说:“来,爷爷背你。”

记忆再次重合。有她的,也有原主的。同样宽厚的肩膀,同样温暖的后背,同样慈爱的老人……仿佛一棵参天的巨树,能将所有风雨全都挡下。

方幼清心口涩涩的,眼睛也酸得厉害,她忽然有一种感觉,她那过世的爷爷活了,就活在眼前这个老人的身上,她到这个世界来,就是来陪他老人家的。

方天复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方幼清像往常一样的,扑到他后背上来,下意识回头去看,结果又看到方幼清的眼睛红红的,顿时急了:“小清儿,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

“不是。”方幼清用力的摇摇头,说道:“就是觉得,有爷爷真好,爷爷对清儿真好。”

“这孩子。”方天复笑呵呵的摇头,一脸慈爱的摸着方幼清的脑袋,说道:“清儿是爷爷的唯一的亲孙女,爷爷不对你好,要对谁好?”

“清儿也要对爷爷好,清儿要好好的孝顺爷爷。”方幼清一脸认真的说道。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听得方天复老怀大慰,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他的傻孙女哦,真是长大了,懂事了,都知道要孝顺他这个老头子了。

想着,方天复再一次蹲下,爽快的说:“来,爷爷背你回家!”

“不要!”方幼清立刻摇头,又拉着方天复的手摇着,用撒娇的口吻说道:“爷爷,清儿不是小孩子了,我要自己走回去,还可以牵着爷爷走。”一边说,一边挽了方天复的手臂,朝前走去。

“好,好。”方天复笑得越发开怀了,任由方幼清拉着他朝前走。

在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有一个人一直站在树下看着她,将他们的言行都看在眼里,听在耳里。这个人,正是之前在小庙里的云亦行。

“属下参见王爷。”方天复他们离开不久,就有一个身着侍卫服饰的年轻的男子出现在云亦行的身侧,单膝跪下,恭敬的见礼。

“本王睡了多久?”云亦行不带一丝感情的开口。

“回王爷,您睡了九个月零九天。”侍卫恭敬的回道。

云亦行小声喃喃:“九为数之极,九九,涅槃之力……莫非,一切都是天定?”

“王?王爷?”侍卫一脸懵逼的轻唤。

云亦行没有替侍卫解惑的习惯,冷冷的吩咐道:“日落之前,本王要看到镇国公孙女方幼清的所有资料。”

第4章 方幼清活着回来了!

“小姐,小姐,不好了,不好了!”镇国公府汀兰苑,一个丫环打扮的年轻女子慌慌张张的跑进一间颇为雅致画室,还在门口,就气喘吁吁的说道。

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正在屋里作画。听到丫环的声音,也不回头,面上带着几分刻意的沉着,一边继续在画布上描画,一边慢条斯理的开口:“小荷,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遇事要沉着冷静,不能慌里慌张的。你是我的贴身丫鬟,代表的是我的脸面。像你这样遇到一丁点事情,就大惊小怪的,丢的是我的脸面。”

那叫小荷的丫环大喘了一口气,才说:“不是的小姐,真不好了,方幼清,方幼清她活着回来了!”

“什么?不可能!”

画作在一瞬间被重重的墨彩污毁。

年轻女子又惊又怕,脸色在一瞬间变得无比难看,却又本能的不肯相信,用质问的语气说道:“她怎么可能不死?我明明亲眼看着她扑腾着沉到水底去的,怎么可能活得成!”

说着,把脸一板,看着小荷不满的说道:“小荷,你是不是弄错了?还是说,你想要借着这个事情要挟我,好从我这里得些好处?我告诉你,做人得知足……”

“我的小姐!”小荷一脸焦急,走到那年轻女子身边,压低声音说道:“您是奴婢的主子只有您好了,奴婢才能好,奴婢怎么可能为了这种事情来要挟您?”

说着,小荷有点委屈:“小姐,说句大不敬的话,咱们主仆从小相依为命,难道您连奴婢都信不过了吗?”

小荷自然还是信得过的。

年轻女子深吸一口气,看着小荷说道:“我当然是相信你的,就是……方幼清都沉到水底去了,我们亲眼看着的,怒龙江的水又那么急,她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小荷马上说道:“奴婢一开始也是不信的,可是奴婢再三确认过了,她真的没有死,连大夫都没让请,这会儿正和镇国公在用膳呢。”

确认方幼清平安无事,年轻女子整个人都慌乱了起来,语无伦次的开口:“怎么办?怎么办?镇国公要是知道,我把她推下水……他还不得剥掉我一层皮啊!”

说着,又满脸恨色,恼怒的道:“这个该死的小贱人,她怎么那么命大?这都能活着,老天爷还长不长眼睛了?”

原来,这个女子正是把方幼清推下怒龙江,还得原主惨死的恶毒女人——陈莺。

小荷也是又急又怕,毕竟推方幼清下水,她也有份。陈莺是主子,还有可能活,丫环本来就命贱,她……

想着,小荷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了,焦急的问陈莺:“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她怎么知道应该怎么办?!

陈莺手足无措的在原地转了好一阵圈,忽然眼前一亮,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强作镇定的对对小荷说道:“慌什么,方幼清一个傻子,难道还会告状不成?小荷你去,把纣公子请到饭厅一趟,就说镇国公找他有事。”

小荷也是眼前一亮。

对啊!她怎么忘了纣公子!

镇国公对纣公子欣赏得很,几乎将他当成半个儿子看待,纣公子对小姐情有独钟,要不是身份太差,她家小姐看不上,说不定……至于方幼清,喜欢纣公子都喜欢到命里了,成天缠着纣公子不放,有纣公子在场,方幼清的心思肯定就全落到纣公子身上去了,哪里还会记得她和她家小姐推她下水的事情。

想通了其中关节,小荷也定下心来,欢欢喜喜的应了一声,去前院找纣凡去了。

等小荷走了,陈莺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然后端着一脸虚伪的假笑,去了镇国公府日常充着饭厅的厅室。

方幼清正在吃饭,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厨房里端上来的,全是她喜欢吃的菜肴——当然,其实也是原主喜欢吃的。

美食使人愉悦,方幼清也不例外。尤其是她心中认定了她这一场穿越,是来陪自己的爷爷的,穿越的伤感和恐慌也就不见了,可以让她更加放松的享受眼前的美食。

只可惜啊,有些人就是像苍蝇一样,见不得别人好,总要来打扰人家的兴致。

方幼清正吃得开心呢,就有丫环进来禀报:“国公爷,纣侍卫求见。”

纣凡?

这个纣凡方幼清知道。在原主的记忆里,最喜欢追着纣凡跑了,甚至还差点为了纣凡丢掉性命。可惜啊,纣凡却被陈莺哪个虚伪的女人哄得团团转,时时处处都护着陈莺,恨不得把陈莺当成女神供起来。

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可惜有眼无珠,她可不是这种男人好坏不分的男人啊,送她她都不要。

方幼清好整以暇的看着哪个身姿挺拔的年轻男子走进前厅,一脸嫌弃的撇了撇嘴。

纣凡自然是不知道方幼清在嫌弃自己,他看都没看方幼清一眼,只朝着方天复一揖,不卑不亢的开口:“不知国公大人找属下有什么吩咐?”

“我找你?”方天复有点懵,他有找纣凡吗?不太记得了。

也不知道是上了岁数还是什么,这两年,方天复的记性时好时坏的,很多事情都记不清楚,所以他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找过纣凡。

但是方幼清知道啊!

她可是一路跟着方天复回来的,很清楚方天复没有让人找过纣凡。不过,想到他和陈莺哈有原主之间的那些纠葛,方幼清觉得,这多半是陈莺的阴谋吧?

也不知道哪个恶毒的女人,又想搞什么鬼?

纣凡清楚方天复记性不好,所以以为是方天复忘记了唤了自己过来有什么事情,连忙说道:“那属下先告退,若是国公大人想起来有什么事情了,再吩咐人再来叫属下可好?”

方天复摸了摸下巴,他好像真的忘记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重不重要,不过,管他呢,反正不管什么事情,都没有他的小清儿重要。

所以,听到纣凡的话,方天复挥了挥手,说道:“行吧,那你先下去吧。”

方幼清可不想这件事情就这么轻易的被揭了过去,当即皱了小脸,状若无意的说道:“爷爷,我怎么不记得,你让人找过纣凡哥哥呢?”

小说

庶女无心惹残王-简云苓, 宇文徵-穿越重生小说

2021-1-1 9:29:24

小说

狂妃遮天-云若汐, 皇甫卿-穿越重生小说

2021-1-1 9:32:3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