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毒妃要逆天-林瑶筝, 慕飞昊-穿越重生小说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世界顶级毒师,金针解毒,金丝把脉。却不想一朝穿越成为了华夏国医学世家的废材大小姐,还被下旨嫁给了逍遥王。,还没嫁进门就被下马威,当真我是废材?,笑话,金针在手,解天下奇毒。,毒师系统,打遍天下无敌手。,洞房之夜,却不见新郎,不想在新房却意外的撞见了霸道的逍遥王。,她说:“我是你妻子,我不走!”,他说:“你还是第一个跟本王这么说话的女人!”,“今后你就是本王的女人,没有本王的允许,不得再和别的男人有瓜葛。”逍遥王那霸道的语气回荡在耳畔。,刁蛮任性?被王爷抛弃?废柴女逆袭成天才毒妃,令所有人打
天才毒妃要逆天-林瑶筝, 慕飞昊-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什么,要嫁人?

“好疼!”

模糊中,林瑶筝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额头撕裂了般的疼痛。

“大小姐,太好了,您终于醒了。刚才老爷还来过问大小姐的情况呢。”林瑶筝正想起身,就见眼前的丫鬟欣喜的将自己扶起来。

大小姐?什么情况啊?

林瑶筝张望着四处,只见自己正穿着一身的嫁衣,额头带伤的躺在一张床上,四面都是古色古香的装饰物。

“我不是死了吗?难道,我穿越了!”就在林瑶筝囔囔自语的同时,一股陌生的记忆出现在了林瑶筝的脑海。

这具身体的原主和林瑶筝同名,是华夏国太医院首席理林子峰的嫡女。

虽然长得美貌,但却仗着父亲曾经救回了安太后的命,加上后母的宠溺,在华夏国是出了名的刁蛮任性。

“大小姐?”正当林瑶筝在整理这些记忆的时候,丫鬟彩儿轻轻推了推林瑶筝的肩膀。

“大小姐,快准备吧,逍遥王府的花轿还有两个时辰就来了,错过了时辰,只怕老爷又会不开心了。”彩儿将林瑶筝扶到桌前,就束起头发来。

“花轿!”听到彩儿的话,林瑶筝瞪大了眼睛看着彩儿。“对啊,这具身体是要去成亲了的。”

林瑶筝看着铜镜前那张脸,要比他她生前显得格外的虚落,加上额头上的伤口,此时的林瑶筝的脸色惨白得吓人。

“彩儿。”就在彩儿为林瑶筝梳起凤冠的时候,林瑶筝拉住了彩儿的手,问道:“我额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对于这个身体,林瑶筝在脑海中怎么也找不到死亡的记忆。但是,林瑶筝清楚的记得生前的自己是在解毒过程过以身试毒,不幸身亡的。

原本林瑶筝是二十一世纪的世界第一的毒师,擅长金丝把脉,金针解毒,是与其说是个医师,倒不如说是天才毒师。

可惜了我的那身毒师系统呀,那可是科学的结晶啊!

林瑶筝在等待彩儿的回答中,同时也在心中默默的感叹着。

林瑶筝的毒师系统是集结了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科技所制造出来的,里面储存着无数的毒药资料和药材,能够瞬间判断出有毒物质,并迅速调配好解药,曾帮助林瑶筝解决了一个又一个的毒学问题。

见彩儿迟迟都没投回答,林瑶筝转过身去看着彩儿,只见彩儿皱着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大小姐,我……”

正在这时候,林瑶筝用自己的余光发现,一个个丫鬟的身影端着一盘盘菜肴走了进来。

彩儿见那些丫鬟们都端着饭菜进来,立马松了一口气,快速的将饭菜整齐的放在桌上,同时对着林瑶筝说道:“大小姐,您从昨天开始就没有吃东西了,这可是夫人特地让人送来的。”

“我母亲?”林瑶筝走到了桌前,看着这一盘盘诱人的菜肴。

其实,林府的夫人李氏,并不是林瑶筝的生母。

林瑶筝一出生,生母慕容倩便难产死了。后来慕容倩的表妹李蓉甘愿嫁给林子峰当二房,李荣也就顺利的嫁进了林府。只是后来李氏的在林府的势力逐渐壮大,从此,李氏便成为了林府的夫人,林瑶筝的母亲。

李氏从来都没有让林瑶筝学过任何的医术,就连医术都禁止林瑶筝碰。但是对林瑶筝却是极其的宠溺,导致林瑶筝最后长成了刁蛮的废柴女。

“看来,我这个后母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有这么好的后母,也难怪以前的那个林瑶筝这么的刁蛮废柴。”林瑶筝坐在了桌前,冷冷的哼了一声。

彩儿虽然没有听清林瑶筝的话,还是对着林瑶筝笑着说道:“大小姐,要我说,还是夫人对您好。老爷都不许我们给您送饭来,就夫人肯为了您忤逆老爷的话呢。”

这句话要是以前的林瑶筝听到了,肯定会更加的感激她这个后母。不过,现在的林瑶筝可不同以前了,她可不会再被这种假惺惺的人所骗。

可是林瑶筝实在是太饿了,看来这个身体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

“她倒是好心啊。”林瑶筝嘲讽似得说道。

就在林瑶筝拿起筷子准备吃饭的时候,突然间,在林瑶筝的脑海深处传来了‘滴滴滴’的声音。

对于这个声音,林瑶筝简直不能再熟悉了。

这是毒师系统提醒的声音!!

林瑶筝大惊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我的乖乖,我竟然把这个好东西带了过来,真是天助我也啊。”林瑶筝会心的笑了起来,却让一旁的彩儿有点搞不清状况。

不过,林瑶筝高兴没几秒,脸色又瞬间暗了下来。因为林瑶筝很清楚,一旦毒师系统有了反应,就只能有一个解释了:

这些菜里有毒!

林瑶筝倒吸了一口冷气,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李氏啊李氏,你竟然在我与逍遥王大婚前下毒,很好。”林瑶筝狠狠地盯着眼前的饭菜。突然,林瑶筝双手一挥,‘哐当’一声,所有的饭菜统统都被林瑶筝打翻在了地上。

“大小姐,您这……”彩儿还没来得及多思考,就见眼前一片狼藉。

林瑶筝用一种以前从来都没在脸上出现过的表情,对着彩儿说道:“彩儿,你去告诉李氏,别以为我不知道她的那点儿心思。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是傻子也是懂得的。”

听到林瑶筝的这席话,彩儿愣在了原地,张大了嘴巴看着林瑶筝。

见彩儿没有反应,林瑶筝加大了音量,说道:“还愣着干嘛,快去!”

“是……我马上去……”在林瑶筝再一次的催促下,彩儿回过神来,惊慌的转身跑了出去。

“李氏,只要有我林瑶筝在一天,你就休想再欺负我。”看着彩儿远去的身影,林瑶筝嘴角上扬,得意的笑了起来。

而李氏那边,在听到了彩儿的话后,李氏‘砰’的一声,右手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脸上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这林瑶筝真这么说。”李氏虽然生气,但还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彩儿说道。

彩儿战战兢兢的站在李氏面前,低着头有些哆嗦的回答道:“回夫人,大小姐是这样对奴婢说的。”

李氏紧皱着眉头,心想道:“难道真是她发现了什么?不可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点破绽都没有,她怎么可能会知道。难道……这么多年她都是骗我的?其实她早就知道我暗暗给她下毒!”

一想到这里,李氏的心中震惊着,忙对彩儿说道:“走,带我去大小姐那!”

第2章 你到底想做什么

林瑶筝见彩儿走远,便轻轻的将门关上。

林瑶筝蹲下/身,缓缓地把洒落在地上的一颗青菜放在了桌上。刚才毒师系统的响起无非就是要提醒林瑶筝这菜里有毒,至于什么毒,林瑶筝等彩儿离开后便开始分析了起来。

毒师系统可以自动的分析眼前的毒物,强大的是还能够分析出里面的成分,并且只要林瑶筝毒师系统中的药材足够,就能够迅速的配出解药。

林瑶筝闭上眼睛,就开始利用毒师系统分析面前这颗青菜里的毒。

“是钩吻!”林瑶筝睁开眼,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那颗青菜。

吃惊过后,林瑶筝冷冷的笑了起来:“没想到,竟是这样的毒物。难怪这副身子这么虚弱,看来这个李氏常年在饭菜里下毒。”

钩吻的毒虽然弱,但是长期服用毒药的下场,可想而知。

想想,自从李氏进门之后,林瑶筝的身体便开始有些变化,时常都会呼吸困难,不然就是浑身无力。林瑶筝变得任性也有这一个原因,一生病就是十几年, 加上李氏的宠溺,脾气变得古怪也是情由可原了。

“一个医学世家,任凭自己的嫡女中毒也没有人发现,要是被外头知道了,该是多么的讽刺!”林瑶筝嘴角抽笑着。

好在毒师系统很快就调配出了钩吻的解药,林瑶筝这才送了一口气:“还好有这个毒师系统,记载了所有有记载的毒和解药,不然在这个地方,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毕竟这只是一个系统,不能够自己凭空变出药材来。在林瑶筝的这个毒师系统中,就偏偏缺少了配成解药的荠苠。

“早知道以前就多收集一些药材的,药到用时方恨少啊!只能等以后慢慢的解毒了。现在知道了自己被下毒,以后小心不要再吃进去就没事了。”林瑶筝有些后悔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林瑶筝吐槽着自己的毒师系统的时候,就听见门外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

“瑶筝。”李氏还没进门,就喊起了林瑶筝的名字。

林瑶筝没有回应李氏,只见李氏一进门,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叹住了。同时也邹起了眉头,但仅仅也只有两秒钟,不过,却还是被林瑶筝看在了眼里。

“瑶筝啊,你怎么把这些饭菜都打翻了呢?是下人们准备的不和你胃口吗?”李氏收起了那惊讶的表情,转而一脸微笑的看着林瑶筝问道。

看到李氏那一脸的虚情假意,林瑶筝在心中暗暗的冷笑了一声:“想假情假意的骗我,门都没有!”

李氏见林瑶筝没有回应,心中有些忐忑不安起来:“她以前不是一见到我就迎上来?难道林瑶筝真的知道了什么吗?”

“瑶筝,怎么啦,为什么不说话了?”李氏走到了林瑶筝的面前,顺手将自己的右手搭在了林瑶筝的肩膀上。

“别碰我!”林瑶筝一脸嫌弃的抖了抖肩膀,硬是将自己的肩膀从李氏的头中离开。

看见林瑶筝的态度,李氏大惊了起来,同时心中也开始有些不安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随即变得慌张起来,但还是保持着李氏那一贯的夫人气质。

“瑶筝,怎么这么跟母亲说话的。”李氏尴尬的对着林瑶筝笑道。

林瑶筝冷冷的一笑,对着李氏说道:“姨娘,瑶筝一直都是这么说话的。”

“姨娘?瑶筝,你刚刚怎么叫我姨娘?”听到林瑶筝对自己的称呼,李氏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瑶筝。

林瑶筝直直的看着李氏的脸,不屑的对着李氏说道:“难道我说错了吗?我的生母是慕容倩,姨娘是我父亲的二房,我不叫你姨娘,难道还要叫你母亲大人,还是说林夫人呢?”在说道林夫人这三个字的时候,林瑶筝故意强调着。

二房这个称呼,是李氏永远也不愿意听见的。早在李氏独霸林府的时候,就严禁下人叫她二夫人,而大家也很自觉的叫她林夫人。虽然李氏只是个二房,但是实际已经是夫人的地位了。

林瑶筝坐了下来,抬头看着李氏那一脸惊讶的表情,嘴角轻轻的上扬着,说道:“姨娘,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直都勤勤恳恳的为我们林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但是,有些不该做的事情,还是不要做比较好吧。”

听到了林瑶筝的这一席话,李氏心中如同磕碜了一下,随后很快就对着林瑶筝强颜欢笑说道:“瑶筝,你瞧你说的是什么话。是因为从阁楼上摔下来,现在还不是很清醒吗?彩儿,快去请大夫来。”

“别请了,我很清醒。”林瑶筝铮铮的说道:“你自己对我做过什么,你很清楚。”

听到这一句,李氏内心像是别重击了一般,愣在了原地。

“姨娘,怎么啦,是瑶筝说对了什么吗?”林瑶筝用着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李氏,说道。

李氏回过神来,转过身去对着站在一旁的彩儿说道:“你先下去,我有话要跟大小姐说。”

“可是,逍遥王府的花轿……”彩儿还没有搞清楚眼前的状况,一脸疑惑的看着林瑶筝和李氏。

“叫你出去就出去!”李氏连夫人的形象都顾不得,直接对着彩儿大喊道:“你是夫人还是我是夫人,事情还用你教吗?给我下去!”

“是是是,彩儿马上走!”面对李氏的叱呵,彩儿赶忙跑了出去,同时也将门关上。

见到彩儿的离去,李氏这才回过头看向林瑶筝。

此时的李氏,觉得面前的这个林瑶筝很是陌生,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得,一时之间竟让李氏有些捉摸不透她。

“你是谁?”李氏盯着林瑶筝好一会儿后,开了口对着林瑶筝说道。

林瑶筝听到了李氏这句话,笑着对李氏说道:“姨娘你怎么了,我是瑶筝啊。姨娘,从阁楼上摔下来的是我,难不成姨娘也从阁楼摔下来,还把脑子给摔坏了?”

不过,李氏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李氏在心中暗自想到:

也对,她也不可能变成另外一个人。可是,为什么一夜之间林瑶筝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难道,在之前的那十几年里,林瑶筝一直都在装傻骗我!?

一想到这里,李氏的心里便重重的打击了一番。

“姨娘,你怎么了?”看到李氏没有反应,林瑶筝试探性的说道。

李氏这才回过神来,目不转睛的盯着林瑶筝看,不过李氏的眼中充满了对林瑶的敌意:“你都知道了什么?”

听到李氏的询问,林瑶筝在心中便开始乐了起来。但是还是装作镇定的样子对着李氏说道:“你对我做的,我都知道了。包括,这十几年来对我下毒的事情!”

“什么,你怎么会知道的!”李氏大惊了起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李氏每日都偷偷的在林瑶筝的食物中放一点点的连翘,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林瑶筝竟然知道自己对她下毒。这十几年以来,林瑶筝从来都没变现出来,偏偏到了成亲这天,说出来。

这林瑶筝究竟想做什么!

林瑶筝耸了耸肩,不在意的用手挑动着桌上残留的菜叶,说道:“你不必知道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要明白,虽然我父亲现在视我如空气,不过,一旦我父亲知道了你的真面目,父亲也会为了林家的声誉做出一些必要的决定,不懂得你这林夫人的位子还能不能保住。”

“你!”听到了林瑶筝的话,李氏生气的用手指着林瑶筝,气冲冲的对着林瑶筝说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第3章 狠狠地敲诈你

林瑶筝看着李氏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心中竟不自觉的兴奋了起来。

林瑶筝心想道:要是不趁现在好好的敲诈一笔李氏,我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于是林瑶筝暗暗的决定一定要趁这个好的机会让李氏付出一些代价。

林瑶筝看着李氏,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要你给我准备一些东西,只要你让我满足了,我保证不会跟别人说半个字!”

“此话当真?”听到林瑶筝的回应,李氏眼前一亮。

林瑶筝点了点头,说道:“我说话算话。”

“好!跟我说,你要什么,我一定尽量给你找来。”李氏松了一口气说道。

林瑶筝‘哦’了一声,嘴角上扬着,显得有些奸诈的看着李氏,说道:“我要你给我准备一些药材,品种越多越好……”

“可是,我只能找到一些常见的药材。”李氏打断了林瑶筝说道。

而林瑶筝却不想跟她废话,瞥了一眼李氏,继续说道:“你可是林府的夫人,我们林府药库的钥匙你应该知道在哪儿吧。”

在林瑶筝的记忆中,林府的药库一直都是林府的禁/地,没有林子峰的命令和药库钥匙,没有人可以进入药库中,就连极受宠爱的李氏都不能够进入。但是,药库中,却收藏了许多的珍贵的药材可林府传世的医典。

“你想要药库里的药材!可是钥匙在老爷那,我不可能拿到的!”李氏着急了起来,对于她来说,要拿到林府药库的钥匙,比当上林夫人还要难。

可是林瑶筝可不管这么多,她只要提要求就好了。

林瑶筝不理会李氏,继续说道:“还有,给我准备一些钱,就当做是你给我的嫁妆。”

这一条件,李氏听到后明显放松了一点。对于她来说,钱不是什么问题。于是痛快的说道:“行。”

“我要五百两!”林瑶筝说道。

“什么!”听到这个数字后,李氏明显的颤抖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着林瑶筝。

虽然说李氏是林府的夫人,平时林子峰给自己的例银和首饰不少。但是五百两不是一个小数目,一时间李氏的手中也没这么多的现银。

林瑶筝看到了李氏的表情后,有补充到:“我说的的黄金。”

“黄金!”在听到这两个字后,李氏彻底的失去了离去,踉跄的着,同时用手牢牢地扶在了桌子上:“林瑶筝,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过分?我只是那点你的钱,要一点药材,哪里过分了?”林瑶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李氏的面前,说道:“我怎么过分也比不上你这十几年来都在对我下毒过分,也比不上这十几年来你一直都在外诋毁我过分,也比不上你让我父亲渐渐的离开我过分!!”

“你……”李氏指着林瑶筝,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林瑶筝伸出手将李氏指着自己的手压下去,接着凑在李氏的耳边轻轻的说道:“姨娘,我马上就要出嫁了。难道你不想林家的女儿因为出嫁没有嫁妆而被人耻笑吧。毕竟你可是我姨娘啊,怎么也得让步一番,你说对吧。”

李氏抿着嘴,没有说话。

林瑶筝继续说道:“林府的女儿出嫁没有嫁妆,而且她的后母还每天给她的饭菜里放连翘,你说,这样的事情要是在华夏传来开来,这些百姓会怎么想我们家啊?”

“我给!”终于,李氏狠下心来,对着林瑶筝说道。

这两个字,字字都让李氏心疼。

林瑶筝就是要让李氏心疼,这样,也算是报了一点仇了。

林瑶筝站在李氏的面前,背对着李氏,说道:“等下花轿就来了,我看你也来不及准备了吧。这样,等我回门的时候,我就要见到我想要的东西。当然,那些黄金你可以折算成银票给我啊,至于药材嘛……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李氏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拳头,眼看着林瑶筝将自己敲诈却没有办法反抗,心中更加的憎恨着林瑶筝。李氏在心里发誓,终有一日,自己要将林瑶筝重重的打倒,让她尝一尝跌入深渊无助的感觉

就在这时候,门口吵吵闹闹了起来。

“夫人,大小姐,逍遥王府的花轿已经来了。”彩儿轻轻的敲了敲房门,说道。

“知道了。”李氏回应道。

李氏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林瑶筝,眼中充满了复杂的表情。

林瑶筝走到了梳妆台前,将红喜帕盖在了头上,缓缓的走到了李氏的面前,小声的对着李氏说道:“姨娘,别忘了你我的约定。待我回门的时候,我会来收取的。”

还没有等李氏回应,林瑶筝便自己将房门打开,对着彩儿说道:“彩儿,我们走吧。”

望着林瑶筝远去的身影,李氏将自己的拳头紧握,重重的砸向了桌子:“林瑶筝!”

此时,在逍遥王府的大厅中。

安太后坐在大厅的中央,表情显得很是凝重。

“姑姑,你怎么啦?”看着安太后的样子,站在一旁的白灵儿询问道。

白灵儿是安太后的哥哥丞相白腾安之女,可谓是华夏国的倾城美人,极受太后的宠爱。虽说如此,但从来都不骄纵,一直都是温婉贤淑,讨人喜欢。

谁都知道,安太后尤为喜欢她这个侄女,一心想娶进门,不想林瑶筝竟然成为了自己的儿媳妇,这一直都让安太后极为反感。

“姑姑,你是因为飞昊哥哥今日要娶那个林瑶筝才不开心的吗?”白灵儿走到了安太后的面前,蹲下/身子看着安太后说道。

安太后看了看白灵儿,叹了一口气,拍了拍白灵儿的肩膀,说道:“灵儿啊,姑姑对不起你。”

白灵儿微微一笑,就如同盛开的花儿一般的好看,对着安太后安慰的说道:“姑姑,您没有对不起灵儿呀。灵儿就算不嫁给飞昊哥哥,还是可以经常到姑姑这里陪着您的。”

听到了白灵儿的话,安太后这才有了笑容,紧紧地握着白灵儿那白皙的双手,说道:“只有你才会这么陪着我,飞昊看不上你,绝对是他的损失。”

白灵儿笑了笑,不过又地下了头,叹了一口气,对安太后说道:“听说,那个林瑶筝是个大美人呢。”

见白灵儿有些失落的样子,安太后紧握着白灵儿的双手,慈爱的对着白灵儿说道:“要我说,我的灵儿才是最美的,管她怎么样,只要我们不承认,等一段时日后,她自己都会离开。”

白灵儿点点头,乖巧的将自己的脑袋靠在安太后的腿上,继续说道:“我听外边儿的人说,这个林瑶筝好像不会医术啊,是林御医众儿女中唯一的废柴。”

“不会医术?”安太后好奇的看着白灵儿。

白灵儿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不过长得不错呀。”

“那有什么用……”安太后一脸不悦的说道:“还不是废人一个。”

白灵儿看着安太后的神情,脸色暗暗的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紧接着,白灵儿站了起来,走到了安太后的身后,轻轻的锤着安太后的背,说道:“可惜了林瑶筝有些骄纵,但是听西宫茗太后说只是有些天真罢了,只要嫁人了就安分了,所以就早点将林瑶筝嫁来王府了。姑姑,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在说完这句话后,白灵儿有意的朝着安太后的脸望去。

只见原本表情就不太愉快的安太后,在听到了白灵儿的这番话后,显得更加的气愤了起来,说话也变得大声:“你的意思是说,茗太后她要皇上赶紧完婚的?”

白灵儿用力的点了点头。

安太后紧皱着眉头,‘啪’的一声,右手用力的拍在了椅子上,冷冷的笑着:“茗太后,又是你,这件事情,哀家记得了。林瑶筝,就算你进了我们王府,也休想得到什么!”

小说

首席老公难招架-曲言言, 墨玥-总裁豪门小说

2021-1-1 9:23:55

小说

陆少宠妻花样多-顾思思, 陆岚风-总裁豪门小说

2021-1-1 9:26: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