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逆乾坤-白清岚, 宴平生-穿越重生小说

浩瀚九州,繁华乱世,皇朝颠覆,且看她素手弄乾坤,书写一段帝女传奇!
凤逆乾坤-白清岚, 宴平生-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挫骨扬灰

“我就是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她活到我与沈亦修成婚!”

“贱蹄子被挖了灵骨还能活这么久,真是不知道她在用什么吊着命!”

白清岚幽幽转醒的时候,听着耳边响起的声音,分不清楚现实还是虚幻。

此时的她,双目早已经被挖,两个黑漆漆的血洞,正在涓涓的流着鲜血。

四肢被削去成为了人彘,困在臭气熏天的破坛中。

唯独耳朵与嘴巴还能用。

这些不过是为了是让她清楚的白清薇的谩骂,让她发出求饶的哭喊。

但是,白清岚没有遂了她们的心愿,她始终没有发出一声喊叫。

即使被人暗算挖去了灵骨,四肢都被人砍断的时候,她也没有喊一声!

“二姐,这个贱蹄子醒了!”

白清岚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身体猛然一震,让她陷入到无边的黑暗里面的,就是她的这个三妹白清芷!

“我的好姐姐,今天有件喜事要告诉你,我要与沈亦修成亲了,这身喜袍还是老祖宗留给你的那身,咯咯咯……”

另一个声音响起,白清岚曾经觉得这是自己听过,最空灵的声音。

可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就是这个女人,砍去自己的四肢,挖了自己的灵骨!现在还要抢去自己的夫君!

“我的好姐姐,你不知道吧,当初三年前的今天就是你当众被沈亦修退婚的日子,那个时候你在大门口苦苦等了三天,成为了全金陵城的笑柄,而我与你的准相公,在沈家的别院里面,春风一度!”

白清薇的每一个字都重重的击打在白清岚的心脏上,让她疼的撕心裂肺!

“对了,还忘了说,你身上的灵骨,还真是好用,让我的武功更上一层楼,就连女皇都对我宠爱有加!”

白清薇咯咯的大笑着,冲着白清岚耀武扬威。

“为什么!为什么!”

白清岚咬着牙,声音从牙缝之中传了出来,“白清薇,我以前待你不薄,你却这般对我,我白清岚在这里发誓,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要你尝遍我现在所承受的一切痛苦,让你粉身碎骨!”

“哈哈哈哈!”

白清薇与白清芷狂笑不止,“白清岚你别做梦了!别忘了,谋杀七皇子的事情之后,你早已经成为了所有人杀之而后快的对象!就算是我现在把你给抬出去!你也是人人喊打的臭老鼠!”

“二姐,臭是真的,但是老鼠就不对了,因为老鼠还有四肢呢!”

“咯咯咯!三妹说的不错!不错!一会儿等接喜轿的人来了,我就用我的好姐姐当马凳,去会会我的沈郎!”

她的话音刚落,白清岚因为愤怒而极力的克制着,眼眶中的血不停的涌了出来。

“快看,二姐这贱蹄子生气了,又流血了!你看看这回,都有蛆虫了!”

“真是恶心透顶了,快来人,上寒刃……”白清薇的话还没等说完,就听着大门“砰”的一声响起,霎时间,白清岚的身体猛然一抖。

“是什么人敢闯我白家,知道不知道……”白清薇的话还没等说完,紧接着一声惨叫的声音响起。

白清岚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打斗的声音快速的响起,几个呼吸之后,周围的血腥味道正浓,白清薇与白清芷狼狈的跑了出去,渐行渐远。

白清岚激动的大笑着,“白清薇,白清芷,你们跑那么快做什么!黄泉路上,姐姐等你们!哈哈哈!”

话音刚落,那人一步一步的向着她走了过来,白清岚的心剧烈的跳动着,心中的悲戚到达的极点,瞬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熟悉的草药香气,让她浑身一震。

不,这不可能,不可能是他……

“清岚,对不起,我可能不能带你出去了……”

鲜血夹杂着硝石的味道,一瞬间充斥在她的鼻腔。

此刻,白清岚空洞的眼眶内,殷红的鲜血好像决堤的河坝,源源不断的顺着脸颊滑/落。

“清岚,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在沈亦修之前遇到你,我能做的,就是现在让你痛快的死……”

“平生……”

白清岚轻声的呢/喃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他温暖的怀抱。

周围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大,脚步声彻底的将附近围了一个遍,白清薇刺耳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放箭!放箭!”

在那一刹那,白清岚/清楚的感受到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大火将二人吞噬,周围爆炸与哀嚎的声音响起,夹杂着各种哭泣与尖叫……还有丝竹管弦的喜乐声音,越来越近……

就这样死了吧!

如果有来世,我白清岚在这里发誓!把那些曾经伤害过我的人,挫骨扬灰!

只是,平生……我的平生……

第2章 新娘子跑了!

“啊……”

白清岚猛地坐了起来,睁开了眼睛,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呼吸。

“白家大小姐醒了!快,快叫下人去准备,千万不要耽误了吉时!”

白清岚睁大了双眼,仔细的看着周围,快速的撩开了被子,看着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她的身体控制着不住的颤/抖起来,她曾经失去的双眼,失去的四肢,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

“白家大小姐,您不能寻短见啊!今天可是您的大喜日子!”

白清岚错愕的转身,看着喜娘鄙夷的看着自己,不耐烦的催促着她,“白家大小姐,花轿已经进门了,千万不能让沈家等太久了。”

喜娘的再一次开口,让白清岚这才看清楚了身上穿着的衣服。

竟然是红袍金丝底的喜服!

“你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候!”白清岚冷冷的看着她,高声的询问着,内心早已经激动的巨浪滔天,这喜娘,正是当年沈家接亲过来的人。

喜娘一愣,眼中划过鄙夷的神色,却也缓缓的开口,“是己亥年,四月十三。”

是了!自己真的重生到了三年前,与沈亦修成亲的那一天!

自己当年的一切,都是因为今天而转折的!

白清岚顿时冷笑出了声音,翻身/下了地,快步的向着门口走去。

看着她如此,喜娘急忙的跑过去,语气十分的不好,“白家大小姐,我们家大少爷与您有婚约,虽然您没有见过着大少爷,但是他好歹也是人中龙凤,配你……”

“扶我去花轿。”

白清岚粗暴的打断了喜娘的话,当年她听着这些,心中虽然不满,但是充满了期待,就是因为这一丁点的期待感,让自己最后成了什么样子!

白清岚只要一想到这个,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绝对,绝对不能重蹈覆辙!更要让那些欺负自己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喜娘大喜,以为她想明白了这件事情,兴高采烈的引着她去到了花轿前,眼底更是划过了一丝的幸灾乐祸。

白清岚快速的钻了进去,坐在轿中大声的喊着,“现在出发!”

“白家大小姐,现在还不能……”

“快走!现在!马上!”

白清岚焦急的催促着,时间要赶不上了!还有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他就要遇到危险!

喜娘眉头紧锁,眼底划过一丝的不悦,心中冷哼一声,暗暗的想着,就算你现在猖狂那又如何,等到了沈家,有你好看的!

这般想着,喜娘的心情格外的好,她招呼着轿夫,众人敲锣打鼓的向着金陵城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白清岚坐在轿子内,快速的回想着当年的今天。

自己的确是在上轿之前昏迷不醒,从那之后,她晕倒的次数越来越多,直到遇到了宴平生,他说自己中了一种罕见的毒,这毒药已经侵入了她的骨髓。

宴平生用了毕生所学,耗费了无数的珍稀药材,才将自己身上的余毒彻底的清除干净,却因为当初迟迟找不到那一种药材,耽误了治疗的最好时间,整个人的武功都废了七七八八!

白清岚屏住呼吸,凝聚着内力,就在那一瞬间,她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这,这是!

白清岚感觉自己身上的内力浑厚无比,不止如此,当初她没有学下来的武功、心法,居然都在瞬间不断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里面。

稍微一动身子,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花轿都为之一颤!

她足足拥有了一甲子的功力!

白清岚激动不已,突然想到了什么,快速的撩开了车帘,看着不远处的山涧上,炊烟袅袅。

霎时间,她凝聚内力,暗暗一动,“咚”的一声,花轿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轿夫们满头大汗,惊慌失措的站在原地。

“怎么回事!这花轿怎么能落地呢!太不吉祥了,太不……”

喜娘大声的喊着,扭着腰肢向着花轿的方向走了过来,白清岚见状,在喜娘要撩开车帘的瞬间,快速的冲出了花轿,一道光似的冲了出去,向着半山腰的方向跑去。

喜娘吓的跌坐在了地上,眼看着白清岚越来越远的身影,脸色苍白的大声喊着“快!拦住她,白家的新娘子,跑了!”

第3章 小郎君,救命!

白清岚此时身着嫁衣,向着越来越近的茅屋飞奔而去,没有丝毫的犹豫,一脚踹开了大门,顿时屋内药香扑鼻,让她瞬间恍惚不已。

一个声音惊讶的响起,那熟悉的男声,让白清岚的眼眶红了起来。

“这位姑娘,你这是做什么?”

宴平生,我终于找到你了!

“小郎君!救命!”

白清岚眼底划过一丝的狡黠,横身冲到了宴平生的面前,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向着床榻的方向狠狠一甩。

“咚”的一声巨响,宴平生被她给扔在了床榻上面!

白清岚身着喜袍,再加上刚才说的那句话,直接让宴平生的脸色一变,在袖口处微微的动了动手指。

白清岚见他的动作,瞬间轻笑出了声音。

宴平生向来就不好习武,毕生的经历都投入到了医术药理上,只有在危险的时候,才会动用手中的袖箭,对习武的人来说,那东西简直就跟玩具一样。

此时的她一个虚步躲过了宴平生的袖箭,径直的冲到了他的面前,快速的点下了宴平生的穴位,让他动弹不得。

宴平生错愕的愣在了原地,眼看着白清岚顺势将他压在了身/下,压低音开口道:“小郎君千万不要说话,帮我这个忙,外面有人追杀我!”

宴平生闻言蹙眉,眼底的不悦一闪而过,探究的看着白清岚。

看着他的反应,白清岚心中忍俊不禁,她怎么会忘记,这个男人吃软不吃硬,是个十足的小傲娇!

想要把他骗回府中,还需要费一些精力的!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外面,传来了沉稳又整齐的脚步声,白清岚的脸色陡然一变!

晏家来人了!

白清岚急忙坐了起来,快速的解开了喜袍,扔下了凤冠,霎时间,黑色的长发犹如瀑布一样倾泄下来,散落在周围。

宴平生看到这一幕倒吸了一口冷气,下一秒,他的眼睛都要凸了出来。

眼看着白清岚快速的解开了自己的衣袍,又放了他头冠,顺势将他压在了身/下。

动作一气呵成,她撩开了被子,将二人紧紧的盖在了身/下。

宴平生只感觉一阵香气冲/进了他的鼻腔之内,那好闻的味道直达脑顶,让他的脸颊红的滚烫。

与此同时,只听“砰”的一声,大门被人踹开,白清岚尖叫喊出了声音。

“啊!”

这惊呼声,让门口的众人都愣在了原地,地上散乱的衣服,还有那女人的尖叫声音,都在说着这到底在做着什么!

几乎是瞬间,众人退了出去,消失远走。

白清岚见状,轻轻的勾起了唇角。

解决了!

当初,宴平生与她说过这件事情,晏家来人暗杀他,天知道他用了多少力气,才费劲的逃了出来,身受重伤的他在一个小村落之中休养生息了半年。

这晏家的人谁都知道,宴平生向来不近女色,更不可能与人在榻上缠绵。

白清岚的这一举动,算是彻底的打消了他们的疑虑,再加上地上那大红色的喜服,自是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再给晏家引来杀身之祸……

这般想着,这些人简直比耗子跑的还要快。

白清岚竖起了耳朵,听着外面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她这才缓缓的坐起了身,看着宴平生正用一种十分古怪的神色看着自己。

她勾了勾唇角,快速的点开了他的穴道,宴平生松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抬手向着白清岚的脖颈处挥了过去。

白清岚几乎是瞬间握住了他的手,从指缝中抽出了一根细小的银针,“小郎君刚救了我,就要杀我?”

白清岚说着,将针扔在了地上。

霎时,宴平生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在这里跟我拜天地,要么跟我回白府成亲。”

宴平生闻言,脸色越发的难看,他的声音冰冷异常,“你说什么?”

“就是因为你轻薄了我,自然是要与我成亲!”

白清岚说出这话,直接噎的宴平生哑口无言,明明刚才是自己被这女人轻薄,怎么在她的口中却是这副模样。

宴平生正欲开口,却听着白清岚缓缓的说着,“我白清岚说一不二,说要嫁你,就要嫁你!”

宴平生越听这话越是古怪,刚才的那些人到底是来追杀谁的,他比谁都清楚。

白清岚看他迟迟都没有说话,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扯住了他的袖口,哭诉道:“小郎君不知道,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可是这沈家的人设计,找人羞辱我,更想让我在新婚当天失了名节!”

宴平生听到沈家二字眉头越发的紧锁,不着痕迹的的将白清岚的手给抚了下去,正准备要说话,就听着外面出来喜娘的声音。

“就是这里,把这里给围住!千万不能让她跑了!”

第4章 演技太拙劣

话音刚落,喜娘与轿夫等人冲/进了屋内,看着白清岚与一个男人并肩而立,两个人皆是衣衫不整,外袍更是散落一地。

“这,这!”喜娘的脸瞬间毫无血色,站在原地,根本没想到会成了这个样子。

新婚当天,白清岚居然明目张胆的私会情郎!

“喜娘看到也无妨,我的小郎君说了,现在就与我回白家成亲,今日与沈家的这门亲事,就退了罢!”

喜娘等人倒吸一口凉气,宴平生更是如此。

白清岚转头,压低着声音对他说道:“小郎君,这沈家,我是万万不能嫁的……”

宴平生闻言,紧紧的抿着唇一言不发。

白清岚的视线落在了他的手上,此时正在无意识的搓揉着。

如此的举动,让白清岚心中一暖。

宴平生正在十分的纠结,到底要不要与白清岚走。

见他如此,白清岚决定要再添一把柴火。

她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压低着声音对他说道:“看小郎君这里有草药,定是一个会医术的人,若是能找到解我身上毒的解药,我白清岚任凭差遣。”

宴平生一听这话,眼眸顿时就亮了起来,下意识的握住了白清岚的手腕,想要号一号,这女人到底真的中毒没有。

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看着,却不是这么想的。

喜娘更是如此,脸色黝黑,高声的喊着,“白家大小姐,你这是做什么!你可知道伤风败俗?实实在在丢了你们白家的脸!”

白清岚勾起了唇角,正准备要说话,身旁的宴平生突然开口,打断了二人的争吵,“我跟你走!”

话音刚落,喜娘大声的尖叫着,“你敢!你知道我们沈家大少爷是什么人吗?”

闻言,白清岚冷笑一声,身影一晃,快速的向着喜娘的衣襟里面抓去。

喜娘哪里能想到白清岚会如此,直接愣在原地,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白清岚的手中已经拿着一纸文书,还有一摞厚厚的银票。

“你……”

喜娘的脸色煞白,难以置信的看着白清岚的动作,整个人的血液都开始倒流起来。

白清岚勾起了唇角,用力的甩开了文书,看着上面熟悉的字,冷笑连连。

果然,她与沈亦修今天的成亲,就是一场早有预谋的羞辱!

她指着上面的字,对喜娘说道:“这是什么东西?喜娘,你觉得眼熟吗?”

喜娘顶着那张大白脸,勉强的挤出了一个微笑,身体下意识的后退。

白清岚冷笑了一声,用力的将银票甩了出去,扔在了地上,对着轿夫等人高声的开口,“现在给我们送回去!这些沈家给你们的银子,还是你们的!”

话音刚落,轿夫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快速的蹲下了身子,发疯似的捡起了银票。

与此同时,喜娘趁乱逃跑,白清岚看着她逃离的背影,眼中充满了讥讽。

这喜娘恐怕是去给沈亦修偷偷报信去了!

她捡起了地上的衣服,将它们递到了宴平生的手中,连同着她的喜袍一起。

“小郎君,我们走。”

话音刚落,宴平生看着手中的喜袍微怔,跟在白清岚的身后向着屋外走去。

直到他们并肩坐在轿子里面后,白清岚对跟过来的轿夫高声的说着,“起轿!一切事情,都给我做足了!”

刚说完,轿子又缓缓的抬起,喜乐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而这一次,白清岚与宴平生二人,稳稳的坐在轿子里面。

白清岚在宴平生的注视下,不慌不忙的穿好了喜服,刚准备要开口说话,突然感觉四肢酸软无力,头脑更是发昏。

眼看着宴平生勾起了唇角,宛若谪仙一般的容颜离自己越来越近。

白清岚的呼吸声渐渐的粗重起来,听着宴平生缓缓的说着,“白家大小姐的演技实在太过拙劣,一进门就露出了马脚,不过你帮了我一次,我自然不会欠你这份人情,你身上的这毒,我帮你解……”

小说

流年绵长不凉薄-舒灵, 顾轶深-婚恋生活小说

2021-1-1 9:16:37

小说

职场美女宫心计-蓝宇帆, 田馨-婚恋生活小说

2021-1-1 9:20:3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