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妃狠倾城-燕莫笙, 澹台羽冥-穿越重生小说

在现代活的好好的他,硬是被女变态害到穿越。,这穿越不要紧,可要紧的是居然变成了一个女人!,女人也好,照样搞起。,可千算万算,他都没算到会冒出个摄政王,成为王妃!,新婚之夜,他突然体会到了什么叫乐极生悲,就在这眨眼之间……
摄政王妃狠倾城-燕莫笙, 澹台羽冥-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任务失败

“说吧,你想我怎么处置你?”冷漠而不带任何情感的声音从高处传来,让跪在地上已被冷汗湿透衣襟的华砚禁不住浑身抖了一抖,颤声道:“奴婢……奴婢不敢!”

“嗯?不敢?”那个声音散发出的寒气越来越重,让华砚眼眶一红,鼻音浓重道:“奴婢也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活过来……明明她都把断肠草吃进去了……”

“哦?难不成她是神仙?还能起死回生?”带着些怒意的声音仿佛冰锥直直插在了华砚的心上,她不再低着头,而是泪眼朦胧地看向了坐在卧榻上,那个穿着一身华贵紫服的男人,轻声道:“王爷……奴婢知错了。”

华砚看着眼前这个眉目如画的男人,眼神渐渐痴迷:那像是被上天眷顾的容颜,处处透露精致。如剑一般的浓眉下,一双紫眸深邃而迷人。笔挺的鼻梁如刀削一般,薄薄的樱唇嘴角微微上翘,唇间的美人裂动人心魄,那恰到好处的下巴不娇气也不粗糙,小麦色的肌肤显示着独特的魅力。

澹台羽冥是成明国最美的男子,传言他的一个笑容就能让西凤国的女皇相送一座城池,而且他拥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成明国最年轻的外姓王,也是权利最大的王,摄政王。

“嗯,那就罚你去泗海镇领命……”澹台羽冥沉吟了一会儿,看着跪在地上又惊又痴的华砚,一双暗紫色的眸里划过一丝厌恶,沉着声音道:“且永世不得入京!”

华砚在听到“泗海镇”时心里就凉了一半:那是成明国与西凤国边界的一个小镇,地理位置偏远,环境极其恶劣,传言黄沙漫天,四季炎热。且那里多为牧民,生活习惯也与中原人民相差甚远,中原女子去到那里只能落得个被奴役至死的下场。

她知道此刻王爷内心的愤怒。可她万万没想到,王爷居然让她永世不得入京!

“王爷!奴婢对您忠心耿耿……您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华砚哭得声嘶力竭,一双猩红的眼紧紧地盯着坐在卧榻上,早已看不清脸上神色的澹台羽冥,声音嘶哑道“王爷……奴婢爱您啊……”

“追风,把她的嘴堵上。”澹台羽冥皱着眉头,内心的厌恶已然到了极点,冷着声音道。

“是!”在一旁的追风闻言毫不客气地点了华砚的哑穴,看着哭的满脸涕泗的华砚,心中一阵恶寒,忍不住甩了甩自己刚刚碰过华砚的手指。

华砚的声音终于消失了。

澹台羽冥紧皱的眉头才松开了一些:华砚自打入丞相府后,那么多年来都没有出过差错,怎么偏偏在这件那么重要的事情上出了问题?

难不成……这个燕末笙真的隐藏着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还真是麻烦啊……

谅他澹台羽冥坐上了摄政王的位置,但他却不曾想居然还有事情超出了他的掌控,并且让他摸不着头脑,这种感觉他很不喜欢!

“王爷,那明天的大婚……”追风看着眼前这俊美无俦的男人此刻正满脸阴云,说话都忍不住小心翼翼了起来。

“照办。”澹台羽冥微微眯起了一双酝酿着情绪的紫眸,忽然嘴角微微一笑,抛下这两个字后,便起身往自己的房间大步走去。

他倒要看看,这个燕末笙到底是有什么本事!

第2章 雌雄难辨

既然自己没办法让她死,那就干脆娶了她,虽这有些麻烦,但倒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而那些疯女人会怎么对付燕末笙,他就管不着了!

澹台羽冥一想到这,便不耐地皱起了眉头,加快脚步往房间走去。

他高大挺拔的身躯有些消瘦,仿佛利剑一般散发着阵阵寒气。一身紫色锦衣翻飞花丛之间,在阳光下闪着熠熠光辉,仿佛是天生的王者不怒自威,让路过的仆人都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垂首静待。

而在澹台羽冥身后默默跟着的追风,看着自家王爷那渐行渐远的背影,终是在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怕是……以后摄政王府的日子不会像现在这般安宁了。

“首领,华砚护卫……不肯走。”一个穿着灰色银边护卫服的男人低着头对追风清声道,追风闻言忍不住不耐地冷哼一声道:“哼!她还有得选吗?把她弄晕了送走了。”

跟了王爷那么久,她居然都不知道分寸,还那么不知廉耻居然光天化日说那种话……王爷没杀了她都算手下留情了,居然还不知悔改。

那人估计也没见过追风突然发那么大脾气,愣了一下后连忙点头应道:“是!”随后便快速地离开了,留下了追风一人愁眉苦脸地又叹了一口气:“这一个个的……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放心!”

“嘶……”燕莫笙醒来时只觉头痛欲裂,像是在街头一夜宿醉,还被人连打带踹了一般,全身酸痛。

然而,等他张开眼看见头顶的红纱罗帐时,他的脑子瞬间就清醒了:“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按耐住了心跳如雷的不安情绪,颤抖着手摸了摸盖在身上的被子,细腻的织锦的手感和他自己盖的被子不一样,而且……他脑袋下枕的是什么?怎么硬邦邦的,还有点冰冰凉凉的?而这镂空的痕迹……这……这不是古代墓室才会有的玉枕吗?!

燕莫笙忽然惊而坐起,及腰的长发的散落在他身侧,让他觉有些不对劲:嗯……怎么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多了什么,又好像少了什么……

“姑娘,您醒了?”一个长相秀丽的小丫鬟扎着两个羊角辫出现在燕末笙的眼前,他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及地襦裙的小丫头,惊得嘴巴都要合不上了,更让他吃惊的莫过于这个小姑娘居然甜甜地喊了他一声“姑娘”。

“姑娘?!”燕莫笙感觉自己脑子快炸了!他那一张白皙的瓜子脸瞬间涨得通红,原本清丽的女声在拔高音调的情况下也听起来有些吓人:“你再说一次,我是谁?!”

?“姑……姑娘……您是燕丞相的嫡女啊……”那个丫头见燕末笙发怒了,哭着就跪了下去,连忙说道:“姑娘您大人有大量,奴婢若有什么做得不对地方还请您尽管罚,只罚奴婢一人就好了,求您了……”一边说,一边拼命的磕头,额角的淤血也越来越重。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燕莫笙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他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小丫头额头已经出血了还准备往地上撞去,他连忙下床,伸出了手拦住了她,语气缓和道:“没事,我只是……忘了一些东西。你起来吧,我问你一些事情。”

第3章 是个女人?!

“啊?哦……”小丫头抽抽搭搭地站了起来,看向燕莫笙的眼里带着些许疑惑,但是她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皱了皱眉头。

燕莫笙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心情平复了许久:刚刚在弯下腰扶她的时候,燕莫笙感受到了自己胸前突然多了一些重量——他……真的变成女人了吗?!

要知道在原来的世界他可是叱咤风云的暗杀者……怎么会来到这样一个他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世界,而且还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这……他要怎么办呢?

对了……他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来到这里的?

他记得昨晚他喝醉了走在街上,感受到身后有一个女的一直跟着自己……当时的他也没在意,毕竟他长得好看,暗地里跟踪他的女变态一抓一大把……

可是……那个女的到底把自己怎么了?居然还让自己穿越了?难不成她会魔法么?特地让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受苦?

我去,该不会是自己欠下的桃花债吧!

“姑娘,您没事吧?”小丫头看燕莫笙的脸色越来越差,终是忍不住开口关心道,但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她此刻极其害怕的情绪。

燕莫笙见这姑娘都快抖成筛子了还在故作镇定,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咳了两声,严肃道:“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那么怕我?”

“奴婢叫碧桃……奴婢,奴婢没有怕您,奴婢没有……”碧桃闪躲着燕莫笙质询的眼神,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恍若蚊蝇。

“唉……小丫头,你别怕,我不会吃了你,只是想问问你而已。”燕莫笙突然觉得自己或许要换个手段才行了,不能再继续恐吓她了,不然再这样下去,他什么也问不到不说,估计这个碧桃又得被自己吓哭了。

“姑娘……脾气不太好,容易生气,生气的话……会打人……”碧桃说着,抓着裙角的双手越抓越紧,手心不停地冒着汗水。

“怎么打?”燕莫笙一听到“打人”二字脸色立刻冷了下来,心情也变得有些沉重:眼前这个碧桃看起来也不过十四五六,而这身体原来的主人,怎么看也有十七八了,怎么对一个小妹妹下得去手?这副身体的女人原来那么可怕的吗?所以自己穿越过来难不成是为了救赎她的罪孽?

我去,她跟自己什么关系,为什么她的罪孽要自己来救赎?真的是……

“姑娘……姑娘喜欢拿东西砸人……”碧桃说到这,脸色忽然惨白,像是想起了什么不愿意回想的东西一样,鼻头泛酸。

“她一般拿什么东西砸人?”看到碧桃如同死人一样的脸色,燕莫笙突然意识到自己到底穿越到一个多麻烦的人身上了,登时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痛。

“花瓶……砚台……杯子……也试过暖炉……”碧桃细细地说着,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姑娘一般都是拿顺手的东西砸人。”

砸人……

燕莫笙听到这里突然觉得脑子里闪过了一个画面,他那琥珀色的瞳孔瞬间收缩:他想起来了!妈的,那个女人是拿酒瓶子砸晕自己了,然而自己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女人就跑了!然后……

看来他这是失血过多才死了……好丢人啊!

一想到这,燕莫笙的脸就忍不住红了,薄薄一层红晕布满了他的脸颊和耳后根。

而这刚好让想抬起头看他脸色的碧桃看见了,她一愣,看痴后,便忍不住喃喃道:“其实……姑娘安静的时候很美。”

第4章 婚事风波

“你说什么?”燕莫笙听到碧桃在说些什么,摇了摇头后便强打起精神:既来之则安之,他现在再怎么后悔都于事无补了,倒不如想想要在这个世界怎么活下去。

只是……他怎么就偏偏变成了一个女人!!!

一想到这个,燕莫笙还是觉得抑郁难平,但是他看着自己身处的华贵的房间,想必这个身体的女人身份肯定不俗,最起码他在这里不会受苦,心里也就没之前那么难受了。

碧桃见燕莫笙脸色缓和了许多,轻轻松了一口气,微笑道:“没,只是说姑娘很美。”

“嗯,我知道。”燕莫笙毫不谦虚地应道,随后便盘腿坐了起来:嗯……没了那个东西还真有点不习惯,但是盘腿还真的方便多了。

而碧桃则看着自家姑娘豪放的坐姿禁不住皱起了眉头:虽然说燕末笙原本就性情泼辣,但是规矩还是懂得……这,醒来后,怎么性格变了,这习惯也变了?

“我问你,我的名字怎么写?”燕莫笙见碧桃眼里一闪而过的疑虑,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性子,正色问道。

“小姐姓燕,旧时王谢堂前燕的燕,名末笙,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的末,鼓瑟鼓琴,笙磬同音的笙。”碧桃轻声念道,甜甜的声音让燕莫笙忍不住轻挑眉尾,笑道:“你上过学堂?”

“啊……上过,丞相府里的小丫头都是识字的,丞相老爷可善心了。”碧桃笑道,小小的脸上透露着几分骄傲,但这却让燕莫笙感到有些不安:懂得越多,解决起来越麻烦啊……这个丞相到底是想干什么事?为什么连一个小丫头都要送去上学堂识字?只是因为好心和善良吗?

不过……这原主的名字原来只和自己相差一个字,念起来读音倒是相同,这可以让他更快适应别人对他的称呼。

所以,从今天燕莫笙终究变成了燕末笙吗?

变就变吧……

反正,这个名字也没什么特殊意义。

然而,正当燕莫笙打算继续问碧桃一些有关府里的事情时,一阵匆忙的脚步在房间门口响起――下一秒,一位鬓发微霜,身形有些发福的男人就一脸着急的推开房门,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笙儿啊!你终于醒了!明天你和摄政王还要举行婚礼呢!”

什么?!婚礼?!?!

他连女人的身份都还没适应,明天就要结婚了?这和让他做受有什么区别!

结什么婚!这个婚,他坚决不能结!

“爹!笙儿不爱摄政王,还请爹爹放女儿自由吧!”燕末笙一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就知道眼前之人一定就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父亲了。

于是,她眼泪立刻就下来了,整个人从床上爬了下来,“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苦苦哀求。若不是碧桃扶着她,怕是她的膝盖就淤青了。

“笙儿……这不是爹爹能决定的啊!”燕维良看着涕泗纵横的燕末笙,眼里掠过一抹不忍,但又很快掩了下去,只是伸手将燕末笙扶了起来,柔声道:“笙儿,以你的身份嫁入摄政王府是绝对不会被欺负的……所以……”

“爹!可是女儿不爱摄政王!”燕末笙听到燕维良的话后,差点没忍住一脚踹在了他命根子上:为了权利,连女儿的幸福都不顾了?!这什么爹?!亏他还演戏演的那么情真意切!还不如直接废了他算了!

小说

再无此间情- 顾念, 叶琛-婚恋生活小说

2021-1-1 8:58:53

小说

穿越王妃很绝色-尹秋水, 萧默辰-穿越重生小说

2021-1-1 9:01:5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