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少霸爱妻-许芯如, 宁泽珩-总裁豪门小说

在北城人的眼中,宁泽珩多金帅气、孤傲又不可一世;只有许芯如知道,在他冷漠的外表下是一颗无比温柔的心。
冷少霸爱妻-许芯如, 宁泽珩-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不过是抵债的物品

雨夜。

许芯如刚吃过感冒药睡下,楼下便传来汽车熄火的声音。当宁泽珩带着一身酒气出现的时候,她才想起今天是周末。

过去一年半,每个周末宁泽珩都会准时出现。这个男人孤傲、冷漠,每次只会直奔主题。

“阿珩,我今天不舒服……”许芯如翻坐起身,被单从身上滑落。洁白如雪的香肩在月光的映照下,白得反光。

扯掉领带,宁泽珩伸臂把女人从被窝里拉出来,毫无前戏直入主题。撕裂的疼痛是那么的熟悉,却又那么的刺骨难受。

偏偏她不能反抗,否则换来的是更肆意的折磨。

雨越下越大,许芯如很快成为男人身下的一汪春水。麻木、卑微、不屑一顾……

“许少峰联系你了吗?”每次从许芯如的身上离开,宁泽珩都会雷打不动问同一句话。

木讷地摇了摇头,许芯如蜷缩在角落里面如死灰。这次男人有点过了,她差点受不了晕过去,身体像被火车辗压过般疼痛。

周而复始的答案,让宁泽珩面露愠色。他从女人的身上离开往浴室走去,把门摔得震天响。

宁家大少爷的脾气,向来不怎么好。

大概是感冒药的缘故,许芯如蜷缩在角落里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梦中她回到一年多以前的那个暴风雨交加的晚上,许少锋离开前只说了一句话:“好好留在宁少的身边,等我回来。”

日复日,月复月,他终究没有回来。

许芯如对宁泽珩的态度,从刚开始的卑微隐忍慢慢变为习惯。习惯他的阴晴不定、喜怒无常,以及两人之间微妙而扭曲的关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旁的男人还没离开。大概昨晚折腾得太累了,他此时正在熟睡,轮廓分明的脸颊让人流连忘返。

这个叫宁泽珩的男人,是许芯如的债主。不,准确来说是舅舅许少峰的债主。

许少锋原本是宁氏集团的财务总监,前途无量。他却监守自盗挪用公款,最后纸包不住火只能选择跑路。

唯一留下的,就是这个长得还算漂亮的外甥女。

三千万的公款换来一个女人,宁泽珩一夜间沦为笑柄。他是天之骄子,在商场上运筹帷幄、雷厉风行,结果被自己最信任的下属摆了一道。

一口怨气,无法下咽。

宁泽珩把所有的怒火都撒在许芯如的身上,偏偏她无法置身事外。许少锋对这个外甥女是出了名的大方,从小以名媛的标准培养,疯狂砸钱。

亏空的公款里,花在她身上的钱可不少。

昨夜被折腾过后,许芯如的感冒似乎更严重了。她硬撑着下了床,翻出感冒药吞了两片,然后下楼泡蜂蜜水。

许芯如的动作很慢,在宁泽珩面前总是小心翼翼,不让自己走路的时候显得另类。可是再努力隐藏,仔细观察仍能看得出来。

她是个跛子,右腿不灵活。

从前许芯如也是个漂亮健康的姑娘,被许少锋捧在掌心呵护。那场突然而来的意外,让她的身体有了残缺。

遗憾,但她并不后悔。

刚到厨房,钟点工陈嫂便提着大包小包走进来:“路上塞车,我还没来得及准备早餐。”

“没关系,我来就好。”许芯如莞尔一笑说。

在这座奢华的牢笼里,只有许芯如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她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更没有自由。

身份证早被宁泽珩收走,就连生活用品都是陈嫂定期送上门。许芯如只是舅舅抵债的物品,宁泽珩闲暇时的发泄对象。

七点整,宁泽珩已经穿戴整齐到达餐厅。他不曾多看许芯如一眼,拿起蜂蜜水大口喝起来。

阳光透过洁净的落地玻璃洒在男人的身上,就像堵上了一层金光。宁泽珩集合男人的所有优点,帅气、多金、聪明,年纪轻轻便创业成功,是北城最具影响力的商场新贵。

他的举手投足之间彰显风度,是名副其实的贵公子,唯独对许芯如是例外。他厌恶她,憎恨她,却又不甘心放过她。

气氛有点尴尬,许芯如琢磨很久才小心翼翼地问道:“阿珩,下周末……你还会来吗?”

放下报纸,宁泽珩问非所答:“吃过药了吗?”

许芯如半响才反应过来,轻轻摇头。她可不想经常吃那玩意儿,对身体不好。“昨天是安全期,可以不吃药。”

宁泽珩对许芯如的回答嗤之以鼻,讥讽说:“我可不想惹麻烦。”

“对不起……”许芯如不敢忤逆他的意思,手忙脚乱从抽屉里翻出事后药服下。苦涩的味道很快蔓延至口腔,她的心却在滴血。

一年半,就算养宠物都能捂住感情。可是宁泽珩待许芯如的态度冷漠至极,哪怕两人最亲密的时候也没有半分和颜悦色。

也对,她的存在只会让他蒙羞。

宁泽珩的目光如刀子般扫过许芯如,一声不吭起身离开。路过客厅玄关柜,他看了一眼茶几上的花瓶,冷声吩咐说:“把花全都扔掉。”

“这是许小姐亲手种的……”陈嫂尴尬地说。

“别忘了,谁才是这里的主人。”宁泽珩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直到院子里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许芯如才挤出一丝笑容说:“没关系,既然宁先生不喜欢,那就丢掉好了。”

“好吧。”陈嫂看待许芯如的眼神,又生出了几分同情。

被困在这座奢华的牢笼里,许芯如唯一的消遣就是养花。宁泽珩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让她难堪罢了。

发呆之际,桌面上的手机响起。

是杂志社的花姐。

许芯如偷偷摸摸躲在角落里接听,压低声音问道:“花姐,找我有事?”

第2章 给他准备惊喜

“下期的杂志封面能提早到今天交稿吗?出了点意外,我得把后一期的内容往前挪。”花姐嘶哑的声音从电话的那头传来。

这个性子直率、脾气有点儿急躁的中年女人,是许芯如兼职漫画社的编辑。半年前她瞒着宁泽珩接下这份工作,每周一稿,现金交易。

虽然钱不多,但能让许芯如找回存在感。

“没问题,我昨晚已经画好了。”

“太好了,一小时后老地方等。”花姐松了一口气说。

挂了线,许芯如回到卧室开始整理画稿。陈嫂一般会在午饭后离开,没钱没身份证,宁泽珩倒也不担心她会跑掉。

一小时后,许芯如在H咖啡店见到花姐。她的性格直率,检查了一遍画稿以后直奔主题:“画得真不错,是我喜欢的风格。对了,上次提议到我们杂志社当全职插画师的事,考虑成怎样?”

“对不起,不太方便。”许芯如委婉拒绝说。要是被宁泽珩知道她偷偷接工作,一定会大发雷霆。

也对,看许芯如的气质和打扮应该家庭条件不错,又怎会在乎杂志社几千块一个月的工作?

“算了,只要日后你能定时交稿就行。”花姐一口气把奶茶喝完,遗憾地说。

两人接着聊了些插画上的事儿,便各自离开了。许芯如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闲逛,最后停在一间服装专卖店门前。

这个牌子是宁泽珩最喜欢的,随便一件衬衣都是四位数。想了想,许芯如还是鼓足勇气走进去。没钱买,看看总可以吧?

逛了一圈,许芯如最后停留在放领带的展柜前。其中一条宝蓝色的领带标价五千块,已经是所有款式中最便宜的。

五千块……加上今天的稿费,她勉强能负担得起。

“你好,我想买这条领带……”许芯如的小脸泛红,心里想的是宁泽珩收到礼物时的表情。

“好的,稍等。”店员礼貌地应说。

拿到领带准备离开,一抹粉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许芯如的视线。她怔了怔,第一反应就是离开,想不到对方已经率先一步开口。

“哎呦,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宁哥哥家的小跛子。”程秋雅双手抱胸,永远一副嚣张气焰的样子。

程家大小姐,宁泽珩的头号脑残粉,野蛮又难缠。

“程……程小姐,很久不见。”许芯如自知无法避开,只能硬着头皮打招呼说。

程秋雅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许芯如一番,趁她不留神一把将纸袋抢过来:“啧啧……这是给宁哥哥买的吗?该不会是全店最便宜的吧?难道你不知道他只穿这家店高级定制的款式?”

被戳中心思,许芯如的脸颊涨得通红:“把东西还给我……”

两人之间的那点破事儿,程秋雅是知道的。

她与许芯如扛上了,仗着自己身高的优势把领带高举过头:“像你这么恶心的女人,真把我恶心到了。联合自己亲舅舅合谋坑宁哥哥,不就是的诈骗犯吗?”

“你真以为宁哥哥把你留下来,是为了金屋藏娇。他不过是为了留证据,把你舅舅送进监狱而已。”

“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的鬼样子,就你这张脸也敢对打宁哥哥的主意?许少锋以前把你送给过杜少男人?脏死了!”

责骂声吸引了其他人的主意,议论声四起。

许芯如窘迫至极,扑上前就要夺回领带:“这是我和阿珩的事,轮不到你多管闲事。”

动作太急,她一不小心摔了个满怀。

程秋雅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把领带揉成一团丢在脚下使劲踩了踩。她偏要恶心这个女人,谁让她不要脸爬上宁泽珩的床!

“住手!”许芯如想要捡回领带,刚好被程秋雅的高跟鞋戳中。她故意用力蹭了几下,手背的位置传来钻心的疼痛。

程家大小姐就是这么嚣张,撒野的同时不忘乘机羞辱许芯如。“下次不要让这个欺诈犯进来,会拉低你们品牌的档次。”

看热闹的店员和客人无不窃窃私语,对许芯如指手画脚。

“他就是送给宁少的女人。”

“我看长得也不怎样,估计是床上功夫了得吧。”

“不要脸,这种女人也敢进我们店,传出去岂不成为笑话?”

……

不屑、嘲讽、挖苦,许芯如被所有人冷眼以对,却没有放在心上。她心疼的是努力那么久才到手的礼物,被这个女人糟蹋了!

许芯如气得肺都要炸了,怒吼道:“把领带还给我!”

“我偏不要,小跛子。”程秋雅扮了一个鬼脸,趁许芯如不留神捡起领带就走。她慌忙追上去,动作太急在众人面前暴露了短处。

知道许芯如的腿不好,程秋雅才故意刺激她。想不到这个蠢女人还真上当了,在众人面前自曝其短。

围观的人群里发出讥讽的笑声。

“道歉!”许芯如被彻底激怒了,扑上前就要抢回自己的东西。动作太急,她直接把程秋雅撞倒在地,身后的展架应声落地。

两人抱在一团,场面狼狈。程秋雅气急败坏,反手就是一巴掌。

“贱人,不知好歹!”

许芯如被这一巴掌摔得眼冒金星,愣在原地许久才缓过来。她挣扎想要爬起身,头顶突然飘来熟悉的男声。

“你们在干什么?”

回过头,许芯如便撞入一双含怒的眸子。

是宁泽珩!

第3章 让人恶心的欺诈犯

程秋雅慌忙爬起来,可怜兮兮地说:“宁哥哥……这个女人不知道发什么疯,把我推倒在地。”

瞥了地板上的女人一眼,宁泽珩的眸色又冷了几分。

“阿珩……”许芯如狼狈地爬起来,右脚处传来钻心的疼痛。一定是刚才摔倒的时候崴了脚,痛得她心尖儿都在颤抖。

宁泽珩往前一步居高临下盯着眼前的女人,语气冷若冰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许芯如一时间语塞,傻傻地愣在了原地。她知道宁泽珩不允许自己随意外出,尤其是在人多的场合出现,避免曝光身份给他招麻烦。

得不到回应,宁泽珩弯腰攥住许芯如的手腕,眼眸里似有两束小火苗在跳跃:“跟我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丢人……

许芯如的心尖像被刀刃划过般痛,她只不过想要给宁泽珩准备生日惊喜,没想到会把事情搞砸。

“宁哥哥,她还把我弄伤了,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程秋雅抱住宁泽珩的胳膊,使劲扬了扬右手刷存在感。手背上的那两道划痕,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许芯如低垂眼眸,心虚地说:“是她先招惹我……”

“呵,做错事还有理了?你真以为自己是许家大小姐?”宁泽珩冷冷地说。因为愤怒,整张脸都显得有些扭曲。

暴风雨欲来,许芯如吓得不敢继续说话。

刚好店长从内室走了出来,把纸袋递给宁泽珩:“宁少,这是宁小姐订制的披肩。”

半响,宁泽珩才接过纸袋,阴冷着脸说:“跟我回去!”

一声令下,许芯如紧跟其后。男人长得高大步伐大,根本没顾忌身后的女人是否能跟得上,就像拧小鸡似的把她塞进了门口的轿车。

车门被摔得震天响,宁泽珩黑着脸吩咐司机说:“先回芳华别墅。”

听说要回芳华别墅,许芯如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阿珩,今天的事我可以解释……”

“闭嘴!”一声吆喝,吓得小女人连忙闭嘴。

芳华别墅距离市中心不远,闹中带静。这是一座奢华的牢笼,专为禁足许芯如而设。

看得出来,宁泽珩今天的心情很糟糕,连拉带扯把许芯如拖进了院子。门被关上的那刻,他用力把她摔在沙发上,语气灼灼逼人:“许少锋回来了?”

良久许芯如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问道:“舅舅回来了?我……我真的不知道……”

“少跟我来这一套!”宁泽珩掐住许芯如的胳膊,力度大得惊人。他恨她,更恨她那个背叛了自己的亲舅舅。

这许家的两人,不过是一丘之貉罢了。

被无数次误会和羞辱,许芯如从不辩解,因为许少峰亏空公款是事实;视线一片模糊,她强忍泪水央求道:“阿珩,求你先放手……如果舅舅联系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她卑微得就像尘埃,只能活在宁泽珩的影子下,纵然如此仍不愿意离开。

因为她爱他,从十年前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开始。

“别阳奉阴违,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宁泽珩的脸色黑如墨水,大手一甩转身走到落地窗前,摸出香烟点燃。

缕缕烟雾笼罩着他轮廓分明的侧脸,阴冷、无情,却仍美得让人窒息。

对这个男人,许芯如除了爱慕就只剩下愧疚。明知道两人不可能,她却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第4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

香烟燃尽,宁泽珩接了一个电话便匆匆离开。离开时他不忘把别墅反锁,威胁许芯如再踏出这里半步会直接断粮。

这个男人说到做到。

许芯如忍痛到厨房找来冰袋,冰敷红肿的脚腕。她的口袋里,放着那条被弄得皱巴巴、脏兮兮的领带。

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许少锋了;哪怕他做了错事,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嫌弃自己的人。

接下来的一周,许芯如乖乖待在别墅里。为了讨好宁泽珩,她主动向陈嫂学习做他喜欢的小菜,打算在周末这天好好赔罪。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周末晚上许芯如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好菜和蛋糕,满怀期待等宁泽珩过来。他的生活向来规律,今天是周末一定会出现。

然而从六点到九点,她连宁泽珩的影子也没见着。

正纠结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桌面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许芯如想了想还是接通了,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今天是阿珩的生日,你怎么还没到?”

“程明辉?”许芯如认出声音的主人。

“对,我们在帮阿珩庆祝生日呢,就缺你了。”程明辉是程家大少爷,也是宁泽珩的发小。怪不得他今晚没有过来,原来跟朋友庆祝生日去了。

“可是……”许芯如没忘记宁泽珩的叮嘱,欲言又止。

“这是阿珩的意思,他这人高冷爱面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司机我已经安排过去接你了,记得打扮得漂亮点……”程明辉说罢便挂了线,不给许芯如任何解释的机会。

程大少爷的最后一句话,多少让许芯如打消了顾虑。原来宁泽珩并没有那么讨厌自己,之前的冷落也许只是不好意思罢了。

精心打扮了一番,许芯如刚走出别墅门口便迎来一束汽车的灯光。司机探出头,询问道:“请问是许小姐吗?程少让我来接你。”

“麻烦了。”许芯如浅笑说。

一路上她的心情变得忐忑不安,盯着手中的纸盒傻笑。这是她精心为宁泽珩准备的生日礼物,他最喜欢的海盐口味蛋糕。

大半夜交通状况良好,不到二十分钟司机已经抵达君悦酒店。刚钻出汽车,许芯如便看到程明辉伫立在酒店大门口。

“姑奶奶你总算到了,我们进去准备一下吧?”程明辉抓住许芯如的手腕,迫不及待往酒店里扯。

“我们要去哪里?”许芯如脚步一顿,追问道。

“准备给阿珩的惊喜!”

七拐八弯被带到一间休息室,程明辉吩咐说:“把衣服换上,然后躲进礼盒里。”

看着半人高的礼盒,许芯如愣了愣问道:“这是……”

“你惹阿珩生气了对不?刚好趁着这个机会哄他。”程明辉一脸认真地说。

许芯如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这种惊喜弄不好会成为惊吓。她转身就要离开,却被程明辉拦下来了。

“小如如你太不解风情了,男人就喜欢新鲜感。瞧你这张惹人犯罪的脸,要是阿珩不喜欢,愿意你养那么久吗?”程明辉不仅长得妖孽,还有一张能会说到的嘴。

“别看他平日总是臭脸,对你可疼爱呢。你吃得用的住的,那样不是最好?”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这方法行不通?你们冷战的这几天,我可不好过呀,老被他欺负!”

……

这家伙誓言旦旦的样子,让许芯如逐渐放下心里的防备。程明辉说得没错,如果宁泽珩铁石心肠,又怎会让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里面都有些什么人?”许芯如谨慎地问道。

“老宁不喜欢热闹,包间里就我和若磬。”程明辉拍了拍胸口说。

沉思良久,许芯如狠下心道:“好。”

第5章 措手不及

与此同时,君悦VIP包间。

宁泽珩性格低调,偏偏亲姐宁若磬是个爱热闹的主儿,自作主张筹办了这场生日派对。除了两人共同的好友,还邀请了好些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包间就像一个小型的宴会厅,觥筹交错、热闹不凡。哪怕不喜欢被安排,宁大少爷仍保持一贯以来的风度,与参加派对的宾客谈笑风生。

气氛和谐,沙发旁盛装打扮的女人悠闲地喝着鸡尾酒。

“听说你和阿珩因为城北的地皮,闹得不太愉快。”宁若磬喝了一口鸡尾酒,忍不住八卦道。

哪壶不开提哪壶,程明辉冷哼一声说:“还不是你的好弟弟横刀夺爱,临门一脚把我看中的那块地抢走了,害我被老头子训了一顿。”

两人属于相爱相杀型,小时候见面就喜欢互掐;长大以后,宁泽珩创立了盛世集团,成为程氏集团的竞争对手。

这次的暗标宁泽珩再次投中,价格只相差十万块,气得程明辉差点吐血身亡。

宁若磬见惯不怪,嘲笑说:“城北那块是好地,落在你地手里浪费了。阿珩的改造计划我看了,真心不错,建成以后让他给你留几套公寓金屋藏娇吧。”

“你们姐弟俩狼狈为奸,欺负我读书少。”程明辉举杯一饮而尽,忿忿不平地说。

恰好这时,服务生用推车把大礼盒送过来了。程明辉勾唇一笑,凑到宁若磬的耳边神秘兮兮地说:“我给宁少准备的惊喜到了,嘘……我们过去看热闹。”

“礼物?程少你可是出了名的抠门,今天是良心发现了吗?”宁若磬仔细打量推车上的大礼盒,顿时好奇心爆棚。

面对宁若磬的嘲讽,程明辉并没有放在心里。他这几天憋了一肚子气,趁今晚给那小子一点教训。

喧闹的包间很快安静下来,宾客留意到礼盒的存在,纷纷议论起来。尤其是程秋雅,围着礼盒转了好几圈,兴奋地笑说:“阿珩,赶快拆礼物看看……我们都很好奇里面是什么?”

“该不会给宁少送了一个女人吧?”角落里不只是谁喊了一句,惹得全场哄笑。

宁泽珩举着酒杯,优雅从容地走到礼盒前:“这是谁送过来的?”

众人纷纷摇头,表示不知情。程明辉躲在角落里一脸坏笑,还不忘举起手机随时准备拍照。

宁若磬顿时明白过来,猜到这份大礼非同一般。既然今天是宁泽珩的生日,就让他们疯一把吧。

“估计是给你的惊喜吧,先拆开看看。”宁若磬挑了挑眉毛,嬉笑说。

礼盒上绑了氢气球和蝴蝶结,鲜艳的颜色十分抓人眼球。宾客一直起哄,包间里的气氛持续高涨。

沉默片刻,宁泽珩上前把蝴蝶结解开。大礼盒瞬间裂开四片,端在盒子里的人影快速站起来,高举蛋糕笑说:“阿珩,生日快乐!”

话落,全场瞬间鸦雀无声。

宁泽珩眸色一紧,唇角的笑容一点点地消失。身后随即传来阵阵的闷笑声,他的脸色阴冷到极致。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小说

回首情难续-陈蔓雨, 白晟言-婚恋生活小说

2021-1-1 7:53:00

小说

总裁的暖宠新妻-陈诗诗, 闫世航-总裁豪门小说

2021-1-1 7:57:0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